【夏五】吹泡泡

教师杰&病弱幼悟(?

ooc预警

凌晨时分,在某一层的楼梯道中,但是因为没有声控灯,所以说无论怎么样,那手电筒的光都显得过分刺眼,于是夏油杰用手捂住了大半的光芒。然后是,太过于安静的空间,只有人的呼吸声和飞虫寻光的扑哧扑哧,脚步是轻轻的,那个小小的白发少年靠着墙,整个身子都蜷缩在角落。

真的是好小的一只,夏油杰揣住手机,俯身,把少年拦腰抱起。很轻很轻,仿佛是握不住的空气。先是很疑惑,然后紧接着是不知所措,那层奇怪的布料和不吭声的少年。但是,但是那长发男人却只是有点疯,他就是很开心,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只是单纯知道了一个事实。

“悟,你回来了。”他这样说,语气里是按捺不住的狂喜。

坦诚的讲,带孩子对于夏油杰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这事他经验丰富。但如果这个孩子叫五条悟的话,性质就必须很好的升华一下了。

把小孩子抱回家,然后翻出菜菜子美美子的旧衣服,从里面找到大一些的POLO衫和短裤,小心翼翼地给怀里的少年换上。他的白发,他的脸蛋,不可置否的是,这些夏油杰都很熟悉。大约十一二年前,他在看过差不多的相片。但是漂亮的男孩不说话,一双蓝眼睛没有丝毫生机,像一个大号的关节娃娃,空有一副令人动容的面貌的洋娃娃。

“你不可以说话吗?”夏油杰把他直愣愣地放到床上后,坐在床边侧首问。

男孩他先是摇摇头,夏油杰等了很久才终于张嘴,他问:“你说我是谁?”

夏油杰笑了笑:“你是五条悟?”

“五条悟,我?”

“五条悟,我的五条悟。”但是夏油杰重复了两遍。

五条悟歪歪头,指着自己,也重复:“五条悟,我的?”

“你是五条悟。”夏油杰又笑了,他揉了揉少年那细软的白发。家里还有不少方糖和奶茶,烧仙草也还剩了一些,夏油杰一边想一边要起身。

可是当他转头时,衣摆却被五条悟紧紧的抓住了。

“杰?”他歪歪头,“你是,杰?”

很多很多方糖,夏油杰迷迷糊糊地想。好像是好多年前的夏天,是一杯柠檬水,加了蜂蜜都不能令当事人满意的蜂蜜水,最后必须要夏油杰派上一个小咒灵去离着高专老远的超市里买糖 。

五条悟说杰是笨蛋,明明应该买方糖却买了白砂糖。然后夏油杰不服气,就问五条悟要钱,要现金不要黑卡钻石卡会员卡以及购物卡。但是小少爷没有现钱,黑发少年就嘴角上扬的开始阴阳怪气。于是他们就打了一架,因为一杯最初夏油杰给五条悟买的蜂蜜柠檬水。

这次夏油杰加了很多方糖,端着奶茶进去的时候,人不见了,床上多了一个异型被状物。夏油杰掀开我,把人薅出来,然后摇醒了那个五条悟。

“奶茶,不喝吗?”

“你是谁啊?”

清晨的时候,才抱着五条悟开始睡眠的夏油杰已经不打算上班了。夏油杰把被子给怀里的小男孩盖好,自己则抱着小男孩。夏油杰睡不着,他看了一眼床头的透明盒子,盒子里放着的东西不大,散发着亮亮的镭蓝色的光。

那其实是一对眼珠。很漂亮的。

其实,即使是特级咒术师,也分不清现在是梦境还是现实。他知道他抱着的应该是一个诅咒,但是更多的,他闻到的是五条悟独有的甜味。说不定是幻觉呢,夏油杰又想。

可是那也太迟了吧。因为事实上,在这十来年的日子里,日子过得像流水账,很多事情都很无聊。他不做梦,也没梦到过五条悟。他很少怀念,他总是觉得五条悟某天会突然回来,就像是大少爷又开的一个极其讨打的玩笑。

有人类的味道,但更多的是诅咒的味道。但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它们混杂在一起的时候,夏油杰依旧觉得很甜很奇妙,他贪图着这些。

不上班,不接电话,完全不讲道理的特级教师丝毫不理会来自学生乙骨忧太和伏黑的信息轰炸,最多只是轻飘飘的回复了一个“全天自习”。而辅助监督的电话和短信,干脆完全无视就好了。

夏油杰忙着给小小的五条悟试着新买的衣服。现在的五条悟大概最多就十岁,蓝眼睛亮亮地望着夏油杰忙前忙后,但是自始至终都只是坐在沙发上喝奶茶,没有一丝要帮助饲主的倾向。

不过也无所谓吧。夏油杰又拆了一件马甲,然后拿着衣服走到五条悟跟前,手起手落地捏了一把五条悟的白嫩的小脸蛋。

“杰,不要……不行!”五条悟不满地拿自己的小手扒拉着夏油杰那骨节分明的长手。

“杰,不要太过分。”五条悟突然说。

夏油杰愣了一下,然后停手:“现在记起了多少?”

“刚入学那里。”

“好,那我继续了。”

其实说到底,他们才认识了不到两年,此后的不过都是回忆。可是看着伏黑惠一点点长大,看着硝子留的越来越长的头发,看着学生们一个一个毕业当上合格的咒术师,夏油杰却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

年少时遇到过太惊艳的人,经历过最悲恸的感情,以后发生的,似乎都显得有些无足轻重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重新出现的五条悟变成小孩子就算了,身子居然还差的不行,说话说着就打起了瞌睡,整个人的精神一直迷一般的变化着。目前,他手里的奶茶都快松的要倒了。

夏油杰还瞒着大家,他没有告诉任何人,那个曾经的五条家的六眼回来了。五条悟的记忆和言谈举止都透着一股子别扭,但是他喊夏油杰名字的时候,却和从前一模一样。

以前,大少爷没事就喜欢拉长了尾音,沙沙的声音有点像是撒娇。家入硝子说你们怎么能怎么恶心,夏油杰只能扶额的不接五条悟的话,他说五条悟一个人的行为不能带上他夏油杰一起批判。

但是家入硝子嘲讽,说有本事你夏油杰先让五条悟从你腿上爬起来。

搂着五条悟睡着的那个清晨,夏油杰做梦了,梦到了执行星浆体任务那会儿。

他梦见五条悟浑身血的抱着理子妹妹的身体,他看着五条悟对他说“把他们都杀了吧”后倒在了他的怀里。那个时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家入硝子后来猜测是因为五条悟并没有完全掌握反转术式,半吊子的情况下还带着伤去单挑伏黑甚尔,活下来大概是运气。

但是五条悟这次运气并不好。

夏油杰跑到盘星教的时候已经很有一会了,五条悟的身边倒着几具还淌着血的尸体,周围更多的教徒都木讷的站在一边。五条悟的眼睛里空洞得好像没有灵魂,他抱着理子妹妹说是他搞砸了一切。

夏油杰试图靠近他,可是那些死去的人让他有些无措地愣在了原地。杀死这些人是没有意义的,一群弱者,一群愚者,一群什么也不懂什么也看不到的蠢蛋罢了,他们不是主谋,没有意义的。夏油杰满脑子的意义意义,可是他张不开嘴,就算是他张开了嘴巴,他发不出声。

五条悟看着他,也不动,也不说话,像个恶魔,不对,没有那种恶魔。应该说更像是一个神,一个没有善恶之分的神,可是那更不对了,夏油杰慌乱之中分辨着地上的尸体。

有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是盘星教的教祖。可是,怎么可能,他们不应该早就跑了吗?夏油杰不知道。

“把他们都杀了吧。”悟说。

他说完,隔了几秒,又说,“对不起杰,都是我的、我的错……”

他笑了,夏油杰头一次看到五条悟笑得那么那么的丑。五条悟走过来,把理子递给了夏油杰,然后下一刻,他自己整个人就像失了力一样的向夏油杰倒了过去。

再然后,梦醒了。

夏油杰看着身边的小男孩,很难弄清自己的现在的心境。以前又不是没有同床共枕过 ,夏油杰记得是因为十六岁那年的冬天太冷,在吃完了寿喜锅的夜晚,五条悟死活不愿意出去回自己的寝室,哪怕就在隔壁不到两米的地方。

“杰你醒了。”

“嗯。”

“你变了好多啊。”

小孩说,他像是一点也不知道他自己的情况。五条悟往旁边挪动了一下身体,伸出手挽住了夏油的脖子,好像是想说什么,嘴唇微微翕动 却又什么也没说。脖颈上的温度是真心实意的,夏油感到了困倦。

一开始认识五条悟的时候,夏油杰就觉得这个人和自己绝对不是一个世界的。怎么说呢,他太强了,强的人人都觉得和他有着一道天地般的沟壑,压根没搞靠近。夏油当时就这么老老实实把自己的意见告诉了还是老师的夜蛾正道,然后荣幸获得了一击重拳。夏油是好学生, 很少挨打,所以他不知所措。

夜蛾深深地叹口气说:“那也不是你们不和悟玩的原因啊。”

“我还以为你们是同龄人之间的话,应该是不存在这种问题的。悟,或者说五条,他也就是一个很和你以及硝子一样的臭小鬼,除开脾气的确是被惯的厉害了,但是习惯可比你们好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硝子一起躲着抽烟的事情。”

夏油杰愣住了。

夏油杰和五条悟认识的时间不长,也就不到三年,但也不短,他们曾经一起走过了不完整的两个夏天。

夏油杰并不是一个很小气的人,他有时候会在极度劳累的情况下去庆幸五条悟已经死去,这样他们就不需要共享这份徒劳的辛苦了。一个人走了十来年 ,每天做牛做马做牛马暂且不提,一天天的日常不是与学生的谈心伦教,就是与高层勾心斗角,相比那么点996的任务,一切都算轻松了的。如果是五条悟的话,估计会更累,毕竟他 ,也更强嘛。越强越累啊。

但是少年时期的夏油的确不怎么理解这个与一般年龄的臭小鬼,他会觉得对方很自大,所以夜蛾正道会为此把彼时的夏油杰教训一顿。在三观上,夏油明显和家入是更处的来的,但他们并没有有兴趣去孤立某人,只是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也同样没有接纳某人的意思。哪怕五条悟向夏油杰挑衅,夏油杰也秉承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态躲避对方 ,对方很强,身世也很好,他们肯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是五条悟才是真正纯粹的那个人吧 ,夏油杰在故事开始后才逐渐明白这个,也非常迅速的理解了夜蛾的意思。

十六岁的五条悟不会因为小女孩的意外死亡而感伤 ,他看起来是不是很无趣很冷漠啊,像个反社会人格一样。可是事实是,一个才十六岁的高中生完全可以不顾忌自己的生命是否有危险,全靠着一种奇怪而又没有理由的自信勇往直前,他像是比每个人都愿意去舍弃自己拯救他人。这算是超人吗,可是他才十六岁诶。

夏油杰开始熟悉五条悟的时候是05年的秋天,失去五条悟的时候是07年的夏末。他们相处的时间其实很短,可是自此过后, 夏油杰再也没有见过那种鲜活的灵魂,那种纯粹到难以被时间磨灭的话语。

“我们是最强。”他们曾经一起这样说。可是那些往事,那些泛黄到模糊的相片,那个走过了就回不来的某个东京的冬天,都仅仅是过去。夏油杰告诉自己应该理性,作为目前唯一有完全行事能力的特级咒术师,他告诉自己应该冷静。

身边的五条悟看起来困意依旧很大,因为肉体是实实在在的肉体。可以幻变出肉体的咒灵夏油杰并不是没有了解过,他最近追杀的那只特级便是这么一个难以解决的麻烦。五条悟的出现不是巧合,甚至是某种有计划的蓄意而来。可是目的是什么,小孩阖着眼,露出的长长的银色睫毛是夏油杰头一次这么细致观察的美好。夏油杰以前就和家入他们说过说过,睡着的五条悟是世界是完美的事物。

歌姬以前开玩笑:“等他变成了植物人,我一定要收藏。”那个玩笑并不好些,听起来像是诅咒,所以歌姬连忙改口说我才没有那么变态 ,而且五条的那个家伙最令人讨厌的就是他那孜孜不倦的生命力了。俗称太闹腾。

五条悟一个人的日子其实很多,虽然他们俩总是被打趣为难以分割的连体婴儿 ,但实际的事实是 ,他们相处的时间并没有很长。但那个可以确定的现实是,五条悟相处时间最长的那个人,毫无疑问的便是夏油杰。这是夏油杰绝对无法否认的。

夏油杰的沉思还没有结束,来自学生们的下一轮电话轰炸也还没到来,夜蛾正道也尚未带着家入硝子一起杀上门来,他有一会儿可以自由散漫的时间。

“醒了?”夏油杰问已经睁开了眼睛的五条悟。根据昨晚的等待,五条悟的记忆已经基本恢复,基本之外的是,他似乎并不记得星浆体之后的故事,包括他自身的死亡。但聪明如五条悟,面对如此明了的现状,以及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年份和时间,又怎么可能猜不到呢。这是夏油杰想的,但究竟如何,他只能赌。

他在赌这是老天对他的恩赐。哪怕他发现了这个孩子的眼睛,并不是记忆里的那抹苍蓝 ,虽然蓝色是依旧不变,可幼童的眼睛里似乎是蒙上了一层灰色的薄雾 ,真正的光芒就应该在那后。昨晚五条悟也坦白了,他并不能感受到六眼,也无法使用任何术式。

“杰,我饿了。”五条悟懒洋洋的揉揉眼睛,半坐在床上的一边。他看起来一点也不见外,对于这个他其实认识时间不长的挚友,更何况 ,这个挚友看起来应该会比他记忆里的老不少。

二十八的夏油杰在双胞胎的督促下,对皮肤的保养可谓是三天打鱼三百六十三天晒网,每天的工作都已经是让人忙的昏天暗地了 ,两脚不着地的空当里哪有功夫去保护什么皮肤啊。夏油杰早就在七海离开咒术界之前就明白了劳动就是个**这件事,但是前途已定,他不去干的话,死的无辜咒术师大概更多吧。

夏油杰倒是也清楚这种自我于道德制高点下于自我的诅咒,因为很清楚,所以也就干得更起劲了,这种行为,大概是贱的。如果五条悟还在的话,夏油杰想,悟会比他干的更出色吗 ,毕竟六眼才是那个公认的百年难遇的天才,五条悟的天赋才是公认的。不像自己 ,哪怕成为了特级咒术师,面对冥冥和东堂两人的话都会吃力呢。

不过也只是想想啦,同时面对两个特级只是吃力 打赢倒还是没大的问题。这些吃的咒灵愈发的多,是为了实力,也是为了活着。他因为足够的强大,他才有机会从禅院家捞走自己生死仇人的儿子,因为有资本,他才敢强硬的留双胞胎于自己的身边。

但是扛不住了,无论是这些年独行的自己,还是日夜在梦里注视着他的那双空眼,还是死在自己怀里的温热的身体,夏油杰总是觉得自己就是扛不住了。

比起未来,先守好这温存的半点当下吧,哪怕只有一分钟。

“那悟想吃点什么,我们一起出去吃。”夏油杰夏油侧过身,目光对向了五条。

幼童里的身体里放着的应该是少年的灵魂,五条悟笑了笑,说。

“我们去吃凉面吧。”那个笑容就很五条悟,习惯性眯眼露齿,看起来傻傻的,可是那不是夏油杰认知里的五条。

不对劲儿……夏油他想。

“好啊,我们去藤田家的店吧。”

tbc.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