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喜闻乐见(PWP) by azure-stan

,

*约炮约到上司,非正统SM,只是夏油杰有施虐倾向

*有轻微夏路人和路人五提及。用词粗俗内容也粗俗,请注意

*关于我的上司好像是个抖m这回事





夏油杰下班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命好像没了一半,这都是拜他的那个骚包上司所赐。

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的,他的上司五条悟就针对他似地让他做这做那,并且都不是他该做的工作,例如突然被叫去泡咖啡,突然要帮忙按摩肩膀,突然跑去买限定甜品,这之类的。

“我要是哪天疯了第一个就把他杀了……”夏油杰神志不清地念着,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打开了自己的某匿名软件。

是的,夏油杰的放松方式就是约一炮,把对方搞趴了他就爽了。

他翻看着这次的在线可约,翻到一个头像是自己的身体的男性,作为一个基佬,夏油杰对有腹肌和胸肌的男人十分偏爱,毕竟那手感可比捏身材平板的受要爽多了,他毫不犹豫地点下了红心,对方几乎是迅速和他互心,然后弹出了聊天窗口。

“就现在,XX酒店21楼5号房,马上过来。”

真霸道……

夏油杰抽了抽嘴角,这让他想起自己那个不讲道理的上司。夏油杰的头像是自己遮住眼睛的脸,或许这个急性子的人是看中了自己的脸吧,那可是他的大优点之一。

好了,不想那么多了。夏油杰暗自想着,招手拦了一辆车赶去酒店。

“啊?”

夏油杰敲开门的时候,门里面站着他的上司,穿着浴袍,发丝滴着水,还有清爽的笑脸。

“真巧啊,夏油杰。”

夏油杰决定回去之后就把自己的头像换掉,本来是防止约到熟人,没想到约到了自己的上司。

“晚上好,boss。”他中规中矩地打了招呼,就站在门外,“我觉得这不合适,我该回去了。”“哪儿不合适?”五条悟一把抓住了扭头就要走的夏油杰的胳膊,“我可是洗好澡了在等你来哎?”

“可您是我的上司……”“那你更要听我的话了,进来洗澡,然后操我,别跟我说你界面写的你是1是假的。”

我靠,他说的好对。夏油杰震撼,下一秒就被拽进上司开好的房间里,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始脱衣服洗澡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吹干头发出去面对他的上司的,但他看到上司的头发居然还没有擦干的时候却下意识叹了口气,然后拿着毛巾去擦五条悟的头发。“您这样会感冒……啊,失礼了,我不小心就……”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像个老妈子一样,不,自己已经习惯性地去帮五条悟做事情了。

“擦干啦。”五条悟撇撇嘴,好像夏油杰注定要这么做一样的语气,手里还在刷着手机。夏油杰无奈,只好坐在床边认真地搓着那头漂亮的白毛。

夏油杰下半身只裹着浴巾,五条悟背对着他,他看不见五条悟裹得严实的浴袍下面真正的身材,搞不好头像是p的呢?那他也只能认栽。

“吻我。”“啊?”

五条悟一把扯掉了擦着自己头发的毛巾,转过身去伸手勾住了夏油杰的脖子,把他拉过来吻上还濡湿着的唇瓣。五条悟舔着夏油杰的唇线,而夏油杰在一瞬间就凭借着肌肉记忆把五条悟按在了床上,五条悟像猫,他只是一直在舔夏油杰的嘴唇,却没有半分要伸进去的意思,于是夏油杰主动地张开了嘴,含进那条不安分的舌头吮吸着。他在上面吸得啾啾响的时候用手解开了五条悟的浴袍,伸手摸进去一捏,好家伙,还真不是p的,这对大奶子他能揉一晚上。

平时怎么看不出来他身材这么好……

“唔唔嗯!”五条悟含糊地催促他,夏油杰吻得更深了些,好让五条悟连嗯啊声都发不出来,他心里打着小算盘,没一会夏油杰就决定了,五条悟平时怎么折腾他,他一会就怎么折腾五条悟。

他把舌头探进五条悟的口中,舔舐过牙床,勾着他的舌头带着吮住,夏油杰捏着他饱满的胸肌,用力地抓揉着留下手指印,乳头夹在他的手指间被挤压着来回揉搓,很快就挺起来,被夏油杰的掌心覆盖上去时五条悟闷哼了一声。夏油杰的指甲修剪平整,这让他抓揉的动作不会太伤到他的上司,但还是被他掐出几个指甲印,与此同时夏油杰的舌头突然被五条悟咬了一下。

“嘶!”他连忙收回这个吻,也收回了正在捏着五条悟的奶子的手,捂着嘴满脸困惑盯着他的上司。“……谁叫你乱捏一通,我不小心就……”五条悟支支吾吾,偏着头解开了自己的睡袍脱下,饱满的胸肌其中一边都是手指印,挺翘的乳头是粉色的,这大概是拜他白得过分的肤色所赐,就连已经半勃的阴茎的颜色都不是特别深的深粉色。

夏油杰有点想笑,他见过的受不算少,但还是第一次见到五条悟这种粉粉嫩嫩的一米九壮汉。

“笑什么笑!”五条悟像是明白了那个忍笑的脸是什么意思,直接骂了夏油杰一句,夏油杰因为职场上的本能被自己的上司吓了一跳,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想起这可是在约炮,他没必要害怕自己的顶头上司,夏油杰想了想:“我提前告知您一件事。”他撩起他垂下的碎发,五条悟盯着这个动作,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什么事?”

啪。

响亮清脆的一巴掌落在五条悟的脸上,他被打得有点懵,眨了眨眼偏着脑袋一时半会没有回过神来。

“主导者是我,不是你,你现在开始必须听我的话。”

夏油杰在一瞬间变脸,冷冰冰的眼神落在五条悟脸上,五条悟只觉得脑子一空,有什么湿热的液体从他的后穴里流出来。他兴奋了,因为夏油杰的掌掴和突然的变脸,以往他遇到的1都会因为他是大个子而束手束脚,夏油杰的举动让他震惊之余又感到了一阵无比的刺激感。他扭过头,看到夏油杰依旧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并且还叼着发圈拢着他漂亮柔顺的长发,扎成了一个丸子,却又留了一大半垂下。

五条悟觉得自己的小腹几乎在发烫,他完全勃起了,在夏油杰的注视下他硬得一塌糊涂。“是。”五条悟眯起眼,咧出一个任何人看了都会心动的笑容,“我会乖乖的。”

好,这回轮到夏油杰突然脑子一空了,他刚刚只是按照自己一直以来都会做的方式对待了五条悟,甚至做好了五条悟就这样跟他打起来的准备,没想到五条悟居然接受了,而且估计可玩性比他想象中的尺度还大。

五条悟是m?夏油杰这样猜测,从地上捡起他的皮带,抽了一下五条悟的阴茎,惹得对方叫唤了一声,他命令五条悟下床,跪在他的脚边。“趴下去,然后把屁股抬起来。”夏油杰扯了扯皮带,对折过来,看着五条悟居然乖乖地趴下去,甚至摇了摇他的屁股,夏油杰倒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就是用力地抽打在白皙的臀瓣上,这一下让五条悟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夏油杰像是进入了状态,他根本没去问五条悟还好吗,需要正常玩法吗,只是一次又一次地落下皮带,左右抽打着对方柔软挺翘的屁股,五条悟几次都想爬着逃开,但他忍住了,他不知道夏油杰会不会因此生气然后做出更过分的事情来。

实际上五条悟并不知道自己似乎是m。

他只是因为夏油杰的那一巴掌后后穴湿得要命才发现自己好像哪里不对劲,为了确认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那种体质,他选择了接受夏油杰接下来准备做的一切。

反正他不乐意了也能把夏油杰反过来揍趴下,大概,他对自己定时去健身房的身体感到相当自信。

“好痛、痛……呜呃、痛啦!”五条悟吵得要死,每打一下他就要叫唤一声,夏油杰不耐烦了,不轻不重地踹了一下他的腿,“再这么吵下去我就把你的嘴堵上。”

五条悟很想转过头大喊那好啊你把我嘴堵住啊,但他觉得还是叫出来更爽一些,只好控制了一下音量。夏油杰捋直了皮带,又是一下抽打在五条悟已经肿起来的屁股上,五条悟咬着牙连口水都流出来了,咿了一声。不知道从第几下开始五条悟就觉得快感占据上风,他觉得自己变得奇怪了,夏油杰抽打他的时候不会说话,只是沉重地呼吸着,他觉得那很性感,夏油杰呼吸的声音让他头皮发麻,五条悟想摸自己的老二,但他很清楚在这种玩法中如果受方碰了自己那么惩罚会变得更过分。

所以他碰了。

“我有说过你可以摸自己吗?五条悟。”夏油杰叫了他的全名,这让五条悟浑身紧绷,他第一次从那个性感的嗓音里听到自己的名字,平时他都是叫自己boss或者老板,连五条两个字都不带。但五条悟可不是省事的主儿,他自己爽到了还想着要去气夏油杰,至于办法就是慢慢地转过头去,然后吐出舌头,摇了摇屁股。

“……”夏油杰的脸色彻底黑了。

“呜啊!好痛、痛!”

五条悟被眼罩蒙着眼,两只手分别拷在床头两边,双腿用开腿器捆着,夏油杰用这个房间里发现的各种玩具中的散鞭抽打着他的上司,每一次挥动都会打在他饱满的奶子上,散鞭的带子抽过他的乳头。五条悟失算了,他虽然觉得自己体质应该是那边的,但还是不想在下属面前丢脸,他准备反抗夏油杰的时候没想到夏油杰这家伙他妈的学过格斗,他被反了胳膊压在床上,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不受控制了。

五条悟完全可以大喊大叫自己会报警,但他没那么做,他在被夏油杰支配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忘记了这种事情。

他又疼又爽,眼泪和口水直流,眼罩湿了一片,舌头吐在外面喘息着,看起来像只狗狗。他喘得像在挨操,口中不断地喊着“杰”、“夏油杰”,时不时咬着嘴唇拼命地摇头,发出哽咽的哭腔。

夏油杰突然停下了鞭打,五条悟听见他翻动东西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嗡嗡响,突然又没了。五条悟有极其不好的预感,他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什么东西被打开了。

天呐,夏油杰,你给我个痛快吧。五条悟想骂娘。

在下一秒,一个冰凉湿滑的东西顶在他淌水的后穴口,五条悟张嘴还没来得及叫停,那个柱体状的东西就直接插进他的屁股里,直直地顶在他的最深处,随即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咿、啊……呀啊……”五条悟用力地仰起头来,舌头伸到极限,他高潮了,仅凭突然的插入和震动就爽得后穴喷出水,快感窜上他的小腹,精液一股股射在他自己的胸腹前,沾在他身上的鞭痕上。五条悟如愿以偿地高潮了,脚趾抽搐着,他的眼罩被夏油杰翻开,果不其然看到了往上翻的眼瞳。夏油杰满意地又把眼罩盖上,他亲了亲通红的手腕,去解开五条悟两只手的手铐。

然后拷在了身后。

五条悟还晕乎着,他后知后觉才想起来没有安全词这东西。“夏油杰!”他竭尽全力大叫一声,把夏油杰吓得一怔,“我们没有安全词!”

“我们又没有在玩什么特殊的,为什么要安全词?”夏油杰被这一问也愣了,仿佛刚刚抽打五条悟的人不是他一样,五条悟被这一反问更是也傻了,他心想,对哦,为什么要安全词,然后嘟囔了两句忘记了之类的话,任由夏油杰接下去的动作。

夏油杰似乎在一顿施虐后获得了满足,他把五条悟的开腿器也解开了,全身上下只有手铐和按摩棒,夏油杰握着按摩棒抽动着,五条悟湿透的穴很受用地吸着按摩棒不放,尽管他刚刚从高潮中缓解出来,夏油杰斜着身体半抱着五条悟,温柔又亲昵地用嘴唇摩挲他的耳垂。五条悟有些不习惯,他从未试过个子和体型能跟自己媲美的人这样对待他,以前的都是匆匆干完甚至秒射了就跑。

要不然他怎么对夏油杰这么特殊对待呢。

在夏油杰进公司那天,他一眼就认出来这家伙是个gay,gay得不行,gay里gay气。那张脸就是刘海奇怪也挡不住的帅,那根鸡巴的大小就是西装裤都掩饰不住,老天,他千万不要是个0。

五条悟今天本来是在这间酒店里吃了个午宴,索性就开了个房睡在这儿,下午没事干刷着匿名软件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奇怪刘海的头像是夏油杰。

界面还写着是纯1,好耶!

“你怎么走神了,悟。”夏油杰突然这么暧昧地叫他,让五条悟忍不住收紧了小穴,夹得按摩棒抵着他的敏感点震。“啊……”五条悟低低地喘叹,身后的手揪紧了床单,他紧皱着眉头又咬住牙关的样子性感极了,夏油杰想着,舌头去舔他的脖颈,他能感觉到舌面下的皮肤颤抖着,他吮着,水声暧昧,夏油杰没用上他的牙,他只是一直又吸又舔五条悟的脖子,还有他的喉结,同时用按摩棒以并不温柔的速度操着软穴。

五条悟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第二次勃起了,那根按摩棒在他体内乱搅,爽得上脑的快感让他无法回应夏油杰的问话,更过分的是夏油杰还蒙着他的眼睛,这让一切反应都被放大,他能听见按摩棒嗡嗡作响,听见自己体内的淫水被操得喷出去,夏油杰在他的耳边带着吐息唤着“悟”。他浑身哆嗦,耳垂红得要命,几次想要夹紧腿都被夏油杰重新分开。

夏油杰从他体内抽出了那根按摩棒,和五条悟的阴茎握在一起,两只手握着一起撸动,五条悟叫得更大声了,带着浓重的哭腔喊着快停下,他的阴茎被震得又酥又爽,尤其是夏油杰还用手指去挠他的马眼,“不要、杰……拜托,快停下,呜……”他在说这话的时候夏油杰撸得速度更快了,而且握得也更紧了些,他只觉得自己的大脑都要混乱了,他没想过还有这种玩法,在夏油杰的一次勾挠中他又一次高潮了,甚至射到了夏油杰的身上。五条悟抽搐着身体倒进夏油杰怀里,脑袋埋在肩窝里软着舌头喘息。

“爽吗?”夏油杰忍不住笑出来,五条悟听见了直接用脑袋去撞他的脖子,“玩了半天,你操不操我啊!”他自暴自弃地喊着,夏油杰连说了几声好,然后把他的手铐和眼罩都取掉,抱着五条悟让他躺在自己弄得到处都是水的床单上,冰凉的水渍贴在后背上时五条悟的脸更红了些,夏油杰用手指插进去试着动了几下,分剪手指撑开他的小穴,“还不够啊……”夏油杰突然嘀咕起来,五条悟没听清,他看着夏油杰按停了按摩棒,然后重新插进他已经湿软得足够插入一根阴茎的小穴。

就在五条悟觉得奇怪的时候,夏油杰把润滑液倒了一手,然后在一根按摩棒还插在里面的基础上又插了两根手指进去,这让本来还有点松软的小穴又一次变紧不少,惹得五条悟直接挺起腰来。“你、哈啊……你干嘛,夏油杰……”“不告诉你,你负责放松就好,悟。”

夏油杰勉强又塞进去第三根手指,这回有点疼了,五条悟难受得用手去掐夏油杰的肩膀,又害怕又期待地努力放松自己。他抽动手指,甚至试图在穴里翻个面,当然这是做不到的,夏油杰手指被夹得紧,他试图动的时候都会被五条悟给夹住,他只好俯身去亲吻五条悟的眼睛,吻他的嘴角,哄小孩似的。

最后他把穴又弄得松了一些才抽出手指来,五条悟心想,杰把自己弄松了完全没有好处啊,但是当夏油杰握着那根大小可观的阴茎靠近他却没有拔出按摩棒时,五条悟才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杰、杰!你等一下,等等……呜!!”夏油杰把龟头顶着穴口,用手拉开之前开拓出来的一点缝隙,强行压着柔软的按摩棒插了进去,才插进来半根五条悟就喘息着用力起伏胸膛,睁圆眼睛大口呼吸着,他又疼又爽以至于晕头转向,还能感觉到夏油杰为了进来正把着他的胯部一点点往里撑。

“不行不行不行我会坏!!我会坏掉的快停下!!”五条悟又蹬腿又用手使劲抓夏油杰的后背,夏油杰耐心一下没了大半,嘶嘶吐息着捉住五条悟的大腿,用力一顶把整根阴茎都插了进来,甚至把按摩棒都一起往里带进去更深。五条悟翻着白眼,身体一下下抽搐着,他的肚子被夏油杰操得鼓起来,能看到形状的那种,夏油杰呼了口气,全然不管还在哆嗦的五条悟,用手指狠狠摁了一下肚子凸起的地方,这让五条悟的腰直接弹了起来。

“混蛋……好撑,疼死我了。”五条悟眼冒金星,眼泪口水流得到处都是,吸着鼻子用脚无力地踩着夏油杰的肩膀,尝试着蹬了几下。夏油杰把他的腿分开,分开前还咬了一大口,留了个牙印,夏油杰喘息着,那声音听得五条悟喉结滚动了一下,他朝夏油杰眨眨眼,夏油杰正闭着眼,慢慢地浅出深进,顶得五条悟也闷哼着用手去扯枕头。夏油杰的脸上淌着汗水,不知道是屋里有点热,还是什么原因,他的脸也潮红着,那双眼眸也有些湿润,五条悟困惑了一会,后知后觉才意识到夏油杰是爽到了,他舔着嘴故意夹了两下小穴,直接让夏油杰漏出一声呻吟。

好色啊。五条悟梗着脖子,紧紧抿着嘴,他快仅仅因为夏油杰的反应就射出来了,夏油杰的碎发贴在他脸上,他眯着眼,五条悟没忍住伸手去扯他的发绳,夏油杰的长发一下散了开来,披散而下。五条悟笑了一声,牵起他的头发亲吻,接着迎上来的是夏油杰本人的吻。夏油杰把他刚刚牵着头发的手十指相扣着压在枕头旁边,夏油杰实际上基本不会亲炮友,只不过这一次有点不一样,他好像被魅惑了一样,见到五条悟就令他口干舌燥,他吻下去,与他粗暴的性爱方式不同,他的吻轻柔而缓慢,先是蜻蜓点水一般一个个落在五条悟的嘴唇上,然后是舌尖,滑过他的唇线,轻轻地舔舐,期间受到不少次五条悟的捣乱要去咬他的舌尖,最后夏油杰会完全贴合着唇瓣深吻着,吮着五条悟的唇瓣,轻轻地抿住。

五条悟觉得他拖拉,索性用一只手扯起他头发来,这一下疼得夏油杰吃痛骂了一声,“你的吻技好像小鬼头啊,别告诉我你就是在装腔作势,是不是现在就想射在我里面了呢?”

这个挑衅很管用,起码对夏油杰来讲很管用。夏油杰把他的两只手都摁在床上——只用了一只手抓着两只手腕,然后用力地咬着五条悟的嘴唇,舌头撬开他的唇齿,五条悟疼得想躲,又被夏油杰掰着脸偏回来,捏着他的脸颊强硬地把舌头搅进去,带着五条悟的舌头把它嘬住扯起来,他的下半身更是开始使劲地操着被两根阴茎塞满的小穴,这让五条悟的呻吟被搞得乱七八糟。他担心自己会咬到舌头,一个劲地呜呜着要夏油杰放过他,没想到夏油杰贴着唇瓣就亲下去了,用手的虎口卡着他的下巴,掌根压着喉结,五条悟被压得难受但也无法反抗,他被亲得晕头转向,还是被操得?他搞不明白了,夏油杰的阴茎每一次抽出都会带着按摩棒一起退出,操进去时又会和按摩棒一起达到深处,狠狠地碾压过他的腺体,五条悟爽得喷出些水来,不得不说就凭借这点水就让夏油杰又滑进去更深。

等夏油杰愿意松开这个吻的时候五条悟半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直喘气,透明的泪水氤氲他的蓝色眼眸,他的双腿无意识地夹在夏油杰后腰上,夏油杰也因为上司迟迟不放松的小穴被吸得满头汗,他一巴掌甩在五条悟的屁股上,“放松,不然我怎么让你爽。”夏油杰不耐烦了,五条悟因为自己被抽得红肿的屁股又被打了一次还在颤抖着,他放下了腿,用双手抱在身侧,正好还能挤着他的胸肌鼓起来。

他知道自己的动作很色情吗?夏油杰想。他把五条悟的腿往上推,直到膝盖越过肩头,后腰也高高地抬起来,夏油杰的腿很长,以至于他可以只是跪着就以一个往下用力的方式操着五条悟的小穴,五条悟眼睛紧闭起来,哼着哭腔,哆哆嗦嗦地告诉他可以继续,夏油杰连话都没让他讲完,直接抽出大半根阴茎猛地往下操,汁水四溢的后穴被操得咕啾作响,五条悟呜呜咽咽地哭喊着,两根阴茎对他来说太过了,尤其是夏油杰这个混蛋还在控制着按摩棒与他同步进出,这让紧窄的小穴无法承受剧烈的快感。他被操得双腿乱踢,身体不住地摇晃,五条悟似乎听见了床在吱呀直响,他呻吟着高高扬起下巴,眼眸向上看,他用后穴去了一次,像潮吹一样喷水,爽得整个穴都在痉挛,夏油杰并没有给他休息的机会,他趁着五条悟高度敏感的时候狠劲地顶干着五条悟的腺体,专攻一处的动作让五条悟尖叫着哭得更大声,扑哧扑哧着流出的液体从他的尾椎流下去。

“我要坏、坏了……咕呜,夏油杰、杰,慢……!”五条悟已经顾不上面子了,求饶着让夏油杰放过他,夏油杰装作没听见,他用两只手抓住饱满的乳肉,像对待女人的酥软乳房一般又揉又挤,他们俩的身体都湿透了,虽说夏油杰大腿上的水全是五条悟喷上去的。夏油杰往下操撞,他这次握着按摩棒的根部,和自己的阴茎进出的频率不同,夏油杰插进去的时候他会把按摩棒拔出来,等夏油杰退出来时按摩棒又会重新塞进去,五条悟被这始终填满着自己的状态惹得小腿绷起,蜷起的脚尖无助地在空气里晃着,夏油杰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清楚他哪里最舒服,他被操得快发疯了。

“Boss,我都不知道您是这么淫乱的人。”夏油杰突然用上了敬语,但却是一字一句咬着牙说出来的,他突然又把两根阴茎再一次同时塞进淫穴,他感觉到五条悟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是一阵又哭又叫的大骂,说夏油杰是个混蛋居然两根一起进来,但却不断地忍不住收缩着穴口想要咬住抽出去的肉棒。

他的穴好像都能分辨出阴茎的轮廓来了,五条悟被操得往床头撞,夏油杰也不管,反正床头 安了柔软的靠垫,他只是一次次地把五条悟拉回来,按在自己的阴茎上,用阴毛蹭着穴口。五条悟哭得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像小孩一样哭狠了就会开始咳嗽,接着他开始打哭嗝,一下下地抽着,大概是因为如此而让后穴也变得更有规律地绞紧他,两根温热的阴茎深深地埋在体内,夏油杰用手按住按摩棒的根部,防止它从已经湿得要命的小穴里滑出去,然后短促地操弄着最深处进不去的地方,“要、要去……又要去了……”五条悟神志不清地说着,过多的口水让他的声音变得含糊,他叫都叫不出来了,精液因为姿势的问题喷在他的胸口上,甚至还有些溅在了脸上,颜色已经变得有些稀薄的精液黏腻地沾在他的睫毛、嘴角、胸口上,夏油杰仰起头,重重地呼吸着,他刚刚差点被五条悟夹射出来,硬是忍住了没有立刻射在五条悟的屁股里。

五条悟突兀地安静了下来,夏油杰这才抬眸抽空去看他一眼,五条悟的双眼失去焦距,嘴角的口水滴滴答答地流下去,眼泪糊了满脸,他应该是晕过去了。夏油杰也没打算直接叫醒他,他甚至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重重地顶了几下同样的位置,看着小腹因为他的动作凸起又平坦下去,晕过去的五条悟的后穴还是无意识地吸着他,他现在可以只顾着自己爽,不用考虑五条悟的感受了,只不过房间里安静了太多,这让夏油杰有些不习惯,他从床上找到弄湿的发圈后直起身来,把他的头发挽成了马尾,这个房间让他觉得太热了。

“呜、呜嗯……”五条悟昏昏沉沉地醒来,他不知道自己昏过去多久(大概也就五分钟而已),他使劲闭了闭眼,又睁开,就看到夏油杰眯起眼笑得灿烂的样子:“晚上好啊,悟,睡得好吗?”

……

五条悟想也没想,使劲夹了一下自己的后穴,然后满意地听到夏油杰啊地一声弯下腰去,本就够窄的小穴又因为两根一起插入而变得完全没有空位,这让夏油杰可以爽到的同时又容易被五条悟夹得生疼,他开始有点想念五分钟前昏过去的五条悟,起码又紧又安静,不会跟他捣乱。

“坏孩子。”夏油杰皱着眉,却保持着他的笑容,紧接着抽出了自己的阴茎,把五条悟翻了个身面朝下,把着胯部让他跪好了翘起屁股,松软得在张合时会打开一些小缝的后穴估计能塞三根手指进去玩弄,但夏油杰当然选择用他自己的鸡巴。他又一次插进来时五条悟感觉就像第一次挨操,还是那么难以承受,夏油杰喘着粗气,操着淫水四溢的软穴,五条悟也不吝啬他的呻吟声了,叫得又媚又勾人,他本就好听性感的嗓音为呻吟声再加了一百分,夏油杰听了只觉得小腹热得厉害。糜烂柔软的穴肉吸吮着那根肉棒,五条悟已经可以承受两根肉棒他在体内捣乱了,夏油杰舒服地喟叹,低下头吻了一下五条悟的后颈,这个动作让两根阴茎都插得要深入他最隐秘的地方,五条悟听说过那种方式的高潮,但他从来没体会过,就算是自己玩也从来没像夏油杰这样这么疯。

夏油杰掐着他的腰的力度更大了,大概明天就会留下淤青的那种,他快速而狠劲地操着五条悟的屁股,时不时因为快感过重而几巴掌扇打在他的臀瓣上,以此来发泄快麻痹他神经的刺激感,五条悟有些被操昏头了,他时不时就会因为夏油杰落下的巴掌像小狗摇尾巴一样小幅度摇着屁股勾引他。

被完全操开的五条悟就像变了个人,应该说是变得更色情了一些,他时不时就会撒娇一样地喊着杰再快一点,或者会主动扒开自己的穴让夏油杰看清楚他的穴肉是怎么被干得外翻又再一次操回去的,他会偏着头把脸压着枕头让夏油杰注意到他的表情,吐出来的舌头柔软地搭在枕头上。夏油杰想去玩那个舌头,但是他更喜欢后面,于是他考虑了一下,啵地一声把假阴茎拔了出来,丢在五条悟的面前。

“舔它。”夏油杰用着命令式的语气,没想到五条悟居然乖乖听话了,他模仿着吃真正的阴茎一样把假阴茎吞了进去,含着它不断地低头又抬头吞吐着阴茎,这个按摩棒底部是吸盘,夏油杰指导着五条悟抬起头,然后把按摩棒的底部吸在了床头上,这样让五条悟不得不用胳膊肘把自己撑起来,夏油杰也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五条悟是怎么动着他的脑袋假装去吸另一个不存在的男人的阴茎。

五条悟吸得起劲,他好几次差点把吸盘直接弄下来,最后索性用一只手握着根部用力按在床头上,夏油杰从后面操他的时候他会被迫深喉进去,发出咕呜的哽咽声,五条悟被这伪装成3p的性爱惹得更兴奋了,他闭着眼专注地吸着嘴里的假鸡巴,舌头熟练地绕着脉络舔弄,或许是他吃得太起劲了都忘记自己屁股里有一根真的鸡巴,夏油杰不满地甩了他的屁股几巴掌,换来五条悟的一声嘤咛。“喂。”夏油杰使劲拧掐了一下他红肿的臀瓣,“别因为有别的阴茎吸就忘了真正在操你的人啊,悟,真是过分。”

“真是的,明明也有在吸你好不好?”五条悟也不满地抱怨,向后主动把屁股用力地顶上夏油杰的胯,“……!”他突然全身绷紧,夏油杰甚至听见了他握紧了按摩棒的声音,他奇怪地握着五条悟的胯往里顶了顶,发现自己好像操开了一个柔软的地方,他试探性地使劲顶了几下那个柔软的地方,五条悟顿时叫得和之前不一样了,更加淫乱了起来。“这里怎么了?”夏油杰充满笑意地开口,不断地用力顶操着他的上司身体里反应最大的地方,“啊、嗯啊、你别……你别顶啊……!”夏油杰操得更过分了,五条悟发出的声音与其说是呻吟不如说是哭叫着无声呼救来得更对一些,他被夏油杰摁着头又含住了那根假阴茎,五条悟睁圆了眼睛眼泪越流越多,他被噎得直干呕,夏油杰还在后面操他不知道为什么相当敏感的那里。

“我听说过这种高潮方式……”夏油杰撞得他的屁股啪啪直响,“可是我高潮不了了!不行……真的去不了!”五条悟挣脱他的手大喊,他也没在开玩笑,他的阴茎已经只能半勃了,但是夏油杰却俯身压在他后背上,用手握住半勃的性器不急不慢地撸动起来。五条悟那儿爽得让他直发抖,咬着牙齿也控制不住打颤,他的小腹慢慢鼓胀起来,五条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了,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漏出去了。夏油杰也咬着牙,他干脆一低头咬在了五条悟的肩膀上,用力地留下牙印,“嘶……我也快射出来了。”夏油杰喃喃着,五条悟也拼命摇着头哭叫着:“快松开!我……”

话还没说完,五条悟淅淅沥沥地就尿了出来,他用后穴高潮了,尿液一股股地喷溅在床头,随之收紧的小穴夹得夏油杰无套中出了五条悟的肚子,他用力喘息着,温热的精液射入五条悟的最深处,五条悟抖着身体尿出了最后一点,他抓着床头,指甲扒拉着划出痕迹,估计一会是要赔钱了。

“杰……射完就拔出去……咦、等等,你要干什么?”五条悟脱力地趴在床头软垫上,感受到夏油杰射进去了也没有拔出来,他正困惑着的时候又是一股热流射了进来,与浓稠的精液不同,这像是水……五条悟一下反应过来,夏油杰居然尿在了他的穴里,射在里面也就算了,最后居然……!

五条悟哑着嗓子说不出话,他只要动一下就能感觉到自己屁股里的尿液混着精液流出来,夏油杰高潮完还有点懵,他在叫骂声里慢慢抽出来,低下头看到自己干的好事,脸色一白。

……我是不是明天就不用去上班了。夏油杰心想。

到了第二天夏油杰还是忐忑着去了公司,一进公司他就看见了自己的上司又被新来的女生支支吾吾地求合影,而且还是吐着舌头比着耶的表情,夏油杰本想快点路过逃跑,却被五条悟一声叫住:“夏油杰,到我办公室来。”

夏油杰僵硬地转过头,摆着有些别扭的公式化的笑脸应了声。

他在敲开上司的门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自己要被开除的准备,谁知道这个上司会不会公报私仇呢?“我进来了,boss。”夏油杰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慢慢靠近上司的桌子,看着正在玩着自己的手指的五条悟,不知道要不要率先开口。“过来。”五条悟头也没抬,把夏油杰吓了一跳,夏油杰走近了办公桌,他在几乎要碰到桌子时停下,又被五条悟招招手示意到他身边去。

好,可能要被来一拳了。夏油杰深呼吸。

当夏油杰走进办公桌内侧的范围时,五条悟也确实让开了些位置,夏油杰直接闭上眼,但是两三秒后他等待的那一拳却没有挥过来,反而感觉自己的皮带在被人摸来摸去,他睁眼低头一看,五条悟正在把他的皮带扣解开,并且拉下了拉链。

“悟、你这是……”他吓得直接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不喜欢吗?”五条悟丝丝笑着,用脸贴着夏油杰的阴茎,“我可是喜欢上这个了。”

100 Likes

好澀好澀:hot_face:

1 Like

好涩:heart_eyes::heart_eyes:

五条真的真的超级瑟!

:palms_up_together::heart_eyes::palms_up_together:

vocal好喜欢这种上一秒还在说敬语,下一秒翻脸的s夏…好涩 被艹到神志不清的五也好涩…我又好了:pray::innocent::innocent:

1 Like

太色了 上司五

好辣 :drooling_face:你们继续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