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快乐

  • 一个平安夜的小短篇。
  • 时间线是杰叛逃后。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原本只是打算去取他在平安夜为自己定制的表层是柠檬果酱实际内里是草莓夹心的五条悟独家限量版反人类的三倍糖千层蛋糕。身为地表最强的五条悟,倔强地在夏油杰走后死活不肯为自己买一件新的羽绒服,也不愿意将层层叠叠压在箱子最底层的夏油杰的羽绒服拿出来为自己保暖御寒。仗着有无下限为所欲为,于是在不要钱的西北风的盛情款待下身为地表最强的五条悟也顶不住热情连打了三个喷嚏,然后在街头的拐角处召唤出喜气洋洋的夏油杰。

五条悟:“?呸,晦气!”

“不可以这么粗鲁噢悟~”夏油杰顶着他那张狐狸脸笑眯眯地朝他走过来,笑眯眯地解下带有自己体温的围巾,动作轻柔地将围巾连带着他自己的那一份温暖一圈圈缠绕在五条悟的脖子上,“悟,冷不冷?”

“你想干什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诈,从实招来五条大人饶你不死。”五条悟后退三步,一脸戒备。

“想和五条大人一起过平安夜而已,不知五条大人是否愿意赏脸?”

“别拿你那一套装腔作势对我。”五条悟头也不回,健步如飞马不停蹄一心只有他的反人类蛋糕。夏油杰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健步如飞,很快跟他并肩同行,好像对他的目的地了如指掌。两人沉默地并行了一段时间后,五条悟终于忍不住了,“你跟着我做什么?”

夏油杰依旧一脸喜气洋洋快乐无边:“陪你拿蛋糕,去你家吃饭,我订了餐了。”

五条悟:“谁答应跟你一起吃饭了?”

夏油杰:“你不跟我一起吃饭吗?可是我还定了平安夜限定款喜久福一起送过去了,你要是不想吃那我就退了吧,好可惜啊,好不容易才排到的。”表情遗憾可惜得好像吃不到的人是他,要不是他的狐狸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五条悟差点都要信以为真。

“吃完饭就走,一秒钟都不许多留。”五条悟挣扎两秒,决定拜倒在喜久福裙下。

夏油杰举起手拍拍胸口一副我保证你信我的样子,牵起他的手进去甜品店拎起反人类蛋糕转头就朝着目的健步如飞,中间还不忘拐进商店买一点烘托气氛的小酒。

于是稀里糊涂的五条悟就跟他吃完了晚饭,气氛上头的时候又稀里糊涂地喝了点小酒,又在酒精上头的时候开始亢奋地要为夏油杰调制一杯五条大人独家限定平安夜鸡尾酒。于是在酒兑酒的胡闹下,他把自己灌醉的同时,夏油杰也被他灌了个半醉。

在彻底失去理智之前又保留了一丝清醒,他们陷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的兴奋状态。于是平时掩藏在理智之下的东西开始冒头,欲望叫嚣着想要得到满足。想接吻,想拥抱,想做爱,想被填满,想乘着欲望的帆船沉入到对方灵魂汇成的海里。

他们相拥着靠在窗边接吻。窗外高楼林立,零零散散亮着几户灯火,月亮就挂在那些高楼上方,月光明晃晃地透过窗帘,照在唇齿相依的两人身上。

一开始只是一下一下轻轻地互啄着,像情窦初开的小情侣那样,夏油杰的手摩挲着五条悟被酒精染粉了的耳朵,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搓着。又慢慢顺着他修长的脖领往下,一路经过他白皙性感的锁骨,来到那个微微凸起的地方缓慢地打着圈揉捏着。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吻也开始变得粗暴,夏油杰的舌头扫过五条悟敏感的上颚,又一寸寸地舔过他那排洁白整齐的牙,酥麻的感觉自口中一阵阵来,迫使五条悟忍不住将嘴张得更大,在夏油杰退出的时候又伸出舌头挽留,略带点急躁地将这个一开始单纯的吻变了味。

随着五条悟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夏油杰松开了他,低头含住了他胸前那颗粉嫩的凸起,用舌头打着圈地挑逗按压,又用牙齿将它咬着拉长又松开。五条悟在他的舌头下身体一阵阵颤抖,裤子底下的帐篷越来越大,他忍不住拉过夏油杰的手附上那一处,以此来缓解他就快要沸腾的欲望。

“这么急?”夏油杰低低地笑了。手轻轻地按了一下,就得到了五条悟一声甜到发腻地呻吟声。他半睁着眼睛看着夏油杰,一双纯澈的蓝眼睛都带上了一层薄雾,雪白的睫毛上沾染了一点生理性泪水,脸颊到脖子处一片酡红。情动诱人的样子让夏油杰差点把持不住。

“别急。”夏油杰转身去床头拿来他的眼罩给他戴上,“闭上眼睛。”又拿了衣服的腰带将他的手捆绑在身后。五条悟不明所以,但是都听话的照做了。隔绝了视线其他的感官就变得更加灵敏起来,他侧耳听着夏油杰的动静,感觉他似乎去拿了什么东西。然后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就附在了他的胸上,他感觉到夏油杰好像倒了什么在他身上,凉凉的又有点黏腻。紧接着就感觉到一条湿软的舌头正在舔他,顺着那些往下流动的液体一路往下,停留在他的小腹边打转。若有若无地摩擦过下方那根硬挺的性器,所过之处引起一片战栗。他一时间心如擂鼓,夏油杰亲的啧啧作响,搭配着他如雷声的心跳刺激着他的耳膜,连带着耳朵都起了一阵阵的酥麻。随着心跳加速的还有他以燎原之势燃起的欲望,他感觉再憋下去他马上就要爆炸了,不管是前面还是后面,都在叫嚣着想要得到满足。瘙痒难耐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扭动双脚想通过摩擦来缓解,然后他的裤子就被夏油杰褪下了。

“都说了别急啦。”夏油杰揶揄着用手弹了一下他的阴茎。

“快点,你哪来那么多花样。”五条悟晃着眩晕的脑袋不耐地催促着他,想要用手又想起来手被捆在身后,一时间声音里都带上了委屈。夏油杰安抚性得抚了抚他的腰,低下头含住了它。涨得发疼的阴茎进入到温热湿软的口腔里,爽得他头皮发麻。

“啊~”五条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舒服的谓叹,又忍不住往前送了送。夏油杰低头含着舔了几下,又细细地从顶端一路舔到了根部,就连下面两颗囊袋都不放过。细致入微地照顾过每一片肌肤,最后整根含入开始做起了深喉。五条悟在碰到他柔软的喉咙的时候差点被吸得缴械投降,漫长的前戏让他有点急躁,渴望终于得到疏解的他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快感的草原上一路撒欢狂奔。于是他挺动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脑子里好像在举行一场烟花大会,绚烂繁丽的烟花一朵接一朵,炸得他神志不清。终于在挺动了几十下后臣服于夏油杰的口技之下缴械投降。

“杰~要抱抱~”欲望得到抒解,他又想要拥抱,晃着身子就要往他怀里钻,黏黏糊糊的样子惹得夏油杰好笑。夏油杰起身吻了吻他的唇,笑着问他你是小女生吗?五条悟喝醉之后比平时更加粘人,掩藏在成熟大人的体面之下的任性与孩子气在他喝醉之后尽数被他摆到明面上来,嘟嘴撒娇顺手拈来,娇气得不行的样子惹得人心颤。夏油杰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忍不住,越看越想立马将人就地正法了。

于是他也这么做了,他拉着五条悟躺倒在床上,解了他的手又摘了眼罩。五条悟伸手摸了摸肚子,又闻了闻,夏油杰刚刚在他身上倒了百加甜。他笑嘻嘻地摸上夏油杰的肩:“杰~是酒醉你,还是我醉你呢?”他的声音有点沙哑,又带着撒娇意味将每个字符说的藕断丝连的,听得夏油杰耳根子都软了。

“你说呢?”他抬起五条悟的腿挂上自己的肩,伸手在他的洞口打着转,然后伸进去了一根手指,久未开拓过的小穴紧实温热,感知到异物入侵便紧紧纠缠上来。夏油杰往里探了探,只是轻轻地摸了摸,里面便立马分泌出一股股的水来,伴随着抽插的动作,湿软的小穴开始变得松软,进出变得更加容易,在他抽出的时候肠肉还跟着依依不舍地纠缠上来。他又伸入了一只手指,往更深处的地方插去。手指在四周探了探,终于在一片褶皱中摸到了那个让五条悟激烈颤抖的敏感点。他一边用力地按压着,一边看着五条悟在快感中爽的直翻白眼,舌头都无意识地从微张的嘴中探出。他胸口剧烈起伏着,敏感得仅靠两根手指就被夏油杰送上了顶峰。

夏油杰将手指抽出,确认扩张完成后就扶着自己的阴茎开始磨蹭穴口,他已经憋了一晚上,实在是有些憋不住了。在五条悟稍微缓过来一点后就对着穴口一插到底,坚硬的阴茎一进入就被湿热柔软的肠肉紧紧包裹,快感一路从尾脊骨直窜上脑髓。最后一丝理智分崩离析,他开始不管不顾大开大合地开启他的打桩大业。

五条悟的双腿被他架在肩上,随着他抽插的动作上上下下跟着摇晃,跟他在欲海中沉沉浮浮的理智一样摇摆不定。夏油杰的尺寸惊人,哪怕是他也有点承受不住,在每一次的抽插中又对着他的敏感点一遍遍地碾压,舒服得他的脚指头都蜷缩了起来。压抑的呻吟声终于控制不住,破破碎碎地从口中溢出,带着哭腔开始胡言乱语,一会喊着好舒服一会又叫着夏油杰的名字。一会缠着夏油杰更深点一会又喊着受不了了。夏油杰低下头含住他的唇,将他那些破碎的呻吟声通通吞吃入腹。用舌尖勾着五条悟的舌纠缠得难解难分,放任自己被名为五条悟的欲海淹没。

禁欲久了的人一旦开了荤就难以止住,两个人缠缠绵绵,一路从床上做到床下,又从床下做到沙发上,临了进入浴室还要在洗手台上来一发。等停下来已经到了后半夜,五条悟精疲力尽,累得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折腾了半宿,夏油杰酒都醒了大半,他抱着五条悟去浴缸清洗,看着他靠在浴缸边头都困得上下一点一点的,一下一下好像敲在他的心门上。他伸手揉了揉他雪白的发,替他清洗干净又用吹风机将细软的头发吹开,动作轻柔地顺着毛,五条悟舒服得哼哼唧唧的,拱着身子就要往他身上靠。

收拾完毕两个人一起躺进干燥柔软的大床里,五条悟的手环着他的腰,头在胸口磨磨蹭蹭,黏黏糊糊地喊他:“杰~”

“嗯?”他以为他想说什么。结果五条悟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的名字,似乎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单纯地想确定他在而已。

“睡吧。”他收了收手臂,将人紧紧地抱在怀中,就在他以为五条悟已经睡着了的时候,怀里的人发出闷闷的声音:“你还走吗?”

夏油杰愣了愣,低下头看到一双湛蓝的眼睛,干净剔透不含一丝杂质,好像一眼能望到他的灵魂深处。“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五条悟闻言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得到满意的答案终于放心地沉沉睡去。

看他笑夏油杰也跟着笑:“圣诞快乐,悟。”他吻了吻五条悟的额头,也跟着沉沉睡去。

1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