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你想吃奶油蛋糕吗?(DK夏五:暗恋X 双向奔赴✅)

*暗恋却只敢当朋友夏 X 被砸了一下就立马开窍五
*夏五暗戳戳给硝子准备惊喜时意外地互通了心意
*夏五双向奔赴
*我流私设花火大会流程

“硝子,明天跟老子和杰一起去庆典玩吧?”正在把玩夏油杰发丝的五条悟转头看向正在翻看医书的家入硝子,向她发出外出邀请。

家入硝子抬眼望向夏油杰,企图从他眼里看出此事是否出自他意愿。令她感到无语的是,此时此刻的夏油杰正一脸专注地写着五条悟和他的任务报告并且对她的眼神视若无睹。

“夏油,你这样纵容他真的好吗?报告什么的,应该让五条自己写吧?”

“ 硝子你哪一次看悟认真写过报告啊?每次被夜蛾老师批评了之后还不是我写了交上去的。”夏油杰头也不抬地回应家入硝子,写着报告的手未曾停止。

“硝子,一起去嘛。每天看你那个医书,你难道不想放松一下吗?黑眼圈都快加深了,小心变成熊猫眼哦。去嘛去嘛,庆典最后还有花火大会哦。我们一起去看烟火吧!”五条悟直接略过两个同期对他的吐槽,持续向家入硝子发出逃课邀请。

“我不要,庆典的人潮这么多。我宁愿蜗居在家看书。”家入硝子重新将视线聚焦在眼前的医书上,想也不想地拒绝了五条悟的邀请。

“诶—— 硝子,你是害怕人群吗?有老子和杰在,你就放一百万个心吧!”

“我才不是。”

“那为什么——”

“硝子,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我们硝子可是高专唯一一位能用反转术式替别人疗伤的天才呢。而且,就算考不过,你也照样可以在高专行医的。我们未来的家入医生,咒术界可得仰仗您呐。而且你最近也太紧绷了些,就跟我们出去放松一下吧?”夏油杰放下手中的钢笔,整理零散的报告纸时也不忘加入五条悟的“劝诫”行列。

“这还用你说。别小看我了啊,我肯定能考过的。”闻言,家入硝子轻笑回答。

“硝子,如果你考不过,老子就去帮你炸了那堆烂橘子的总部,看他们还敢说什么。”五条悟肆意张狂的宣言让夏油杰和家入硝子纷纷扶额,不禁为五条悟口中的“烂橘子”们感到悲哀。

“好了,我去还不行吗?真是的,你们俩到时候可别玩着玩着把我给抛下了啊。”家入硝子揉着太阳穴,不轻不重地向两个看起来不靠谱的同期发出警告。

“去哪里?准备一下我们要开始上课了。”夜蛾正道恰好推门走进教室,一眼望向正在聊天的学生们。虽然成功且迅速地捕捉到了一些字眼,却并没有思考太多。以至于后来夜蛾老师在办公室桌子上发现一张狂草的“请假单”时,他的三位学生早就溜得没影儿了。
————————————————
“硝子,这里!”

其实就算五条悟不向家入硝子招手示意,家入硝子也能在人群中一眼看见她两位身量出众的同期。家入硝子看着眼前的人群,开始思考自己当初答应同期的邀请是不是脑子进了水。眼看家入硝子呆在原地不动,二人朝着她走去。

夏日限定庆典怎能少了热情满满的民众,此起彼伏的交谈与欢笑将灯火通明的庆典街道衬托得越发热闹。攒动的人群逐渐将整个街道填满,正在享受亲子时光的一家子、二人世界的青春小情侣、游乐时间的幼童。在家入硝子即将被人海淹没得喘不过气之际,夏油杰和五条悟总算是越过人群走到了她面前,将她护在自己二人之间。

“说了会保护你的吧,硝子。”五条悟低头朝着身边的家入硝子笑了一下。

‘真是犯规啊。’站在家入硝子左侧的夏油杰突然有些失神,思绪开始有些飘忽。

“杰,硝子说她要吃棉花糖。我们去买棉花糖吧!”

“是五条自己想吃。”

“硝子——”

——————————————————

五条悟想要,五条悟得到。虽然五条悟先前与夏油杰和家入硝子说好要承包三人今晚的所有消费,但夏油杰还是替五条悟付了棉花糖的钱。无他 ,只是看着五条悟一副想把自己的脸埋进整个棉花糖里的样子,就觉得很可爱。

家入硝子和夏油杰对棉花糖并没有多少热衷,却还是得到了来自五条悟的爱心馈赠:二人纷纷被喂了一口棉花糖。

“杰。”

“怎么了——”

夏油杰转身回应的刹那,询问的话语被松软甜腻的棉花糖堵在口中,随着棉花糖融化在口中。唇瓣上不免粘上了棉花糖糖丝,夏油杰一抿唇,哈密瓜味的。

“来,硝子,啊——”

五条悟捻着一小块棉花糖喂到家入硝子嘴边,而家入硝子选择从他手里接过那小团棉花糖,喂进自己嘴里。

“怎么是哈密瓜味儿的,好甜。”

“会吗?老子一点都不觉得诶。”

家入硝子随口吐槽了一句五条悟作为究极甜党对身边人来说是多么恐怖的事情,随即发现夏油杰正在发呆。五条悟正喜滋滋地吃着手上的棉花糖。根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铲屎官所言:悟在吃甜食时会先伸出舌头将甜品卷入口中。

‘应该也是哈密瓜味的吧。’夏油杰的视线落在五条悟那总感觉像是涂了唇彩的嘴唇,默默感受了一下唇上残存的甜味。当家入硝子的目光投射在他身上时,他故作姿态一般掩饰着自己的视线,动作间透露着不自然。

“夏油,你能不能管管他。”

“硝子,难得庆典嘛。”

夏油杰淡淡地扯了扯嘴角,随即转身看向弥漫着食物香味的街道。

“想吃什么?我去买来,你们先去找个地方占座吧?”

“鲷鱼烧、大福、可丽饼、三色团子、苹果糖、章鱼小丸子、炸鸡!”

“鲷鱼烧和炸鸡吧?感觉炸鸡也蛮下酒的。不然我和你一起去买几罐酒好了。”

“悟,你呢?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老子去帮你们占座。待会儿可就抢不到好位置了。”

五条悟吃下最后一口棉花糖,餍足地舔了一下唇,苍蓝色的眼瞳里闪着“我还想吃”的光芒。夏油杰自己都不会意识到,他到底有多喜欢盯着五条悟的嘴唇看。

“先擦擦吧,五条?别带着你黏糊糊的手到处乱走。”家入硝子掏出一包湿巾递给五条悟,示意他看看自己粘上糖丝的手指。

夏油杰不知怎的,顺手将湿巾接了过来。他一边接过湿巾,一边牵过五条悟的手,细细地给他擦手。触及到略微冰凉的湿巾,五条悟的手条件反射地瑟缩了一下,却被夏油杰轻柔地攥住了手腕。夏油杰温热的掌心附在他的脉搏处,五条悟恍然之间感觉到自己的脉搏加速跳动了几下。

“是小孩子吗?还需要夏油帮你擦,五条宝宝?”家入硝子嘴上不饶人,手上倒是又抽出一张湿巾递给夏油杰。

“哼,老子和杰可是唯一的挚友。硝子你是看不惯我们吧?”

“悟,你先去占座吧?我和硝子待会儿就来,别乱走。”夏油杰将湿巾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顺手捏了捏五条悟修长的手指。
“夏油,你很反常啊?你和五条平常不都是单独出去的吗。难不成你今晚要和五条表白找我当见证者?老板,来四罐果味啤酒,再拿两罐橙汁。”家入硝子数着钞票,从小摊贩手上接过饮料。

“硝子,你又在说什么呢?我们三个好久没有一起放松一下啦,最近的任务都快让我喘不过气了,就当陪我释放一下压力不行吗?”夏油杰从家入硝子手上接过袋子,略有点心虚地笑了一下。家入硝子撇嘴表示不屑。

“话说回来,悟会在哪里呢?”夏油杰四处张望了一下,提前来占座的人有点多,即使花火大会还未开始,人潮已经开始聚集。

“这还不简单?”家入硝子扯着夏油杰的袖子朝着人群攒动的聚集地走去,像是有目的地地径直走向挂满红色丝带的大树。大树底下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大部分都是女性,时不时还能听到她们在窃窃私语,像是在谈论些什么。

“不是,硝子,你是想许愿吗?看不出来你也是个会向神树祈福的人。”夏油杰一脸疑惑但还是跟着家入硝子的步伐走进了那个包围圈。

“笨蛋吗?看不出来五条在那里面?”家入硝子一手拉着夏油杰,一手指着包围圈的中心点。走得越近,越能看见一个白毛坐在树下的长椅上,脸上尽是不耐烦的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爆发。白毛男人就算是戴着墨镜,也能从他优越的五官里看出他绝佳的气质。当夏油杰和家入硝子踩进包围圈的那一刻,五条悟苍蓝的眼瞳里闪烁着光芒,他飞奔到夏油杰身边,试图在夏油杰宽厚的肩膀之下躲避他人打量的目光。

“杰,你们怎么这么慢啊?老子都要被他们烦死了,叽叽喳喳地,我又不认识他们。”五条悟一只手拉着夏油杰,一只手拉着家入硝子,快步走出这个令他感到烦躁的人群。

“抱歉,悟。让你久等了。”夏油杰回握住五条悟的手,默默感受着五条悟被晚风吹得有些发冷的手心。待三人终于走到相对较僻静的地方,夏油杰召唤出蝠喷咒灵,载着三人飞到了庆典街道边的小山崖上。

“硝子,你手怎么这么冷。”五条悟握着家入硝子的手稍稍紧了些,试图用咒力维持她的体温。夏油杰闻言,用手背感受了一下家入硝子的手,片刻有些懊恼地说:“浴衣果然不够保暖,我这里还有几件外套。悟,你和硝子将就穿一下吧,别着凉了。”说罢便从储物咒灵里掏出两件羽织外套,套在五条悟和家入硝子身上。

“杰,你呢?”五条悟看着正在帮他整理羽织的夏油杰,同样单薄的浴衣在夏油杰身上看起来也并不保暖。夏油杰用双手圈住五条悟的手,身体力行地表示自己体温高得很。五条悟感觉到夏油杰的体温正源源不断地温暖着他的双手,视线一时有些不知道该看向哪里,他转头看向已经坐在不知哪来的地垫上的家入硝子,逃也似地走向家入硝子。

“硝子,老子的章鱼烧呢?”五条悟在家入硝子身边坐下,试图在眼前已经摆放好的食物里找到想吃的章鱼烧。家入硝子指着还冒着热气的章鱼烧,示意他再晾晾,与此同时她转头看向正准备坐下的夏油杰,伸手替他打开了一罐啤酒,放到他面前。

五条悟面对好友总是大方的很,他一手插起一个章鱼丸子,递到夏油杰和家入硝子面前。二人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口,紧接着纷纷张开口往外吹气:“五条!”“悟!”

五条·罪魁祸首·悟赶紧给二位同期递上开好的啤酒,却还是绷不住疯狂上扬的嘴角。家入硝子试图伸手狠狠地拧一把五条悟的手臂,却被无下限给挡开:“哈,五条,下次别指望我给你打止痛针。”

五条悟洋洋得意的嘴角瞬间就垮了,他火速双手并着朝上地伸到家入硝子眼前:“错了!硝子,我错了!”

家入硝子和夏油杰交换了一个眼神,朝五条悟扑了过去。夏油杰架住五条悟不让他动弹,家入硝子伸手在五条悟腰间作乱。没有设防的五条悟扭动着腰身,试图逃离家入硝子的“酷刑”,越往后退,越嵌入夏油杰怀里。“我错了!硝子,杰!不要!”

其实,只要五条悟打开无下限,就能成功逃离两位恶魔的魔爪,可谁让他自知理亏呢。

打打闹闹之间,时间一下子来到了花火大会开始的时间。期间,五条悟早已三下两下地解决了所有甜食,此时正捧着一罐橙汁小口小口地喝着。

山坡下的人群开始倒数,雀跃的倒数声昭示着众人的期待。家入硝子似乎是被气氛带动,望向烟火点燃的方向,眼里也是满满的期待,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两位同期正悄悄地离去。

随着倒数声落下,只听闷雷一声响,一条接着一条的银蛇飞升,在暗夜中轰然炸开,绽放出一朵又一朵绚丽的花,金色、银色的火星落下,像是一场梦幻的流星雨。家入硝子望着空中闪耀夺目的景色,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呼唤的声音:“硝子!”

家入硝子一回头,就被人抱了个满怀,是歌姬前辈。家入硝子稳住步伐,看向突然出现的歌姬前辈和冥冥前辈。冥冥前辈身后是她两个人渣同期,二人手上捧着一个燃着蜡烛的蛋糕,正朝她笑。他们身边还有两位拿着礼花的后辈—— 七海建人和灰原雄。

“硝子,祝你生日快乐!”随着祝福到场的是热烈的礼花。彩带被突如其来的风吹得到处都是,飘荡在空中又缓缓落下。

家入硝子怔愣在原地,眼泪刷地一下夺眶而出。这太让她感到意外了,今天是她的生日,而她的人渣同期联合前辈后辈,给她来了个生日惊喜。

五条悟和夏油杰将蛋糕捧到家入硝子跟前,示意她赶紧许愿。“硝子,快!许愿吧!尊贵的五条大人会实现你的所有愿望。”

家入硝子抬手拭去泪珠,不由得笑了出来:“那尊贵的五条大人是什么都能办到吗?我许愿能拥有抽不完的烟和最昂贵的艾雷岛威士忌。”

一旁的冥冥开口说道:“硝子,抽太多烟可不好哦。”

庵歌姬附和地点点头:“再许一个吧,硝子?”

家入硝子正了正神色,闭上双眼,双手合十,默默开始许愿。须臾,她睁开双眼,一口气吹灭了所有蜡烛。蜡烛带来的光亮消退之后,随即而来的是身后的炮响。家入硝子再次转身,映入眼帘的是从烟花里炸出来的Q版画——戴着生日帽被大家簇拥在中间的家入寿星。富有的五条家真的能办成很多事。

“切蛋糕吧,硝子!”一把蛋糕刀被递到家入硝子手上,她在蛋糕上切下一刀,旁边的闪光灯一直闪个不停。歌姬前辈总是很热衷记录家入硝子的每一刻。家入硝子回看眼前两位同期的视线,恶劣的搞怪因子突然爆发,她快速地沾了两次奶油,分别往夏油杰和五条悟脸上抹去。五条悟躲得很快,夏油杰更是伸手挡了一下,奶油仅是沾上了他的小臂。

“硝子!”

“喂,你们两个,我可是寿星啊!给我站住!”

家入硝子丢下蛋糕刀,和夏油杰五条悟展开了追逐战。七海建人看着前辈追逐打闹的身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拿起蛋糕刀开始帮前辈分蛋糕,灰原雄在一边给他递碟子。

家入硝子拖着两位好友的后衣领走回原地时,看见的就是已经被分好的蛋糕和收拾好的草地。庵歌姬朝家入硝子招手,示意她赶紧坐下来一起吃蛋糕。家入硝子则松开手中的衣领,朝着前辈走去。忽地被松开,五条悟和夏油杰的后背坠到地上,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夏油杰伸手将五条悟揽了一下,五条悟的头砸在夏油杰的胸口,额头隐隐有些发红。夏油杰立马坐起来,伸手摸了摸五条悟的后脑勺,又凑近仔细看了一下五条悟发红的额头。

“怎么了,杰?老子才没那么脆弱。”五条悟从家入硝子那接过一碟蛋糕,用勺子挖了一小口放进自己嘴里。入口满溢的是香甜的果酱和奶油,五条悟眯起眼睛,很满意自己选的这款蛋糕。他又挖了一勺,递到夏油杰嘴边,示意他张嘴:“杰,吃一口?”

夏油杰张开嘴将那勺蛋糕吃进嘴里,甜食的味道充盈了他整个口腔。五条悟的墨镜在刚才与家入硝子打闹的时候摘了下来,此时他的眼睛不知怎的瞧见了夏油杰小臂上的奶油,他前倾身体凑到夏油杰小臂前,将那点奶油卷进自己嘴里。夏油杰正在品尝嘴里的甜食,忽地从自己小臂传来湿滑的触感,仿佛触电一般,他颤抖了。

“悟,你干什么?”夏油杰的声音忽然有些暗哑。

“我在干嘛,杰你说呢?”要让五条悟开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他可是一直认为他和杰是彼此唯一的挚友的人。但五条悟是什么人,天才领悟的方式多多少少有些难以理解。五条悟额头砸在夏油杰胸口的那一刻,像是被打通了某种任督二脉。坐以待毙向来不是五条悟的作风,他会主动出击,将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五条悟用手指沾了一点奶油,往自己唇瓣上抹了几下,继续开口问道:“杰,你要吃吗?”

夏油杰仿佛听到什么东西断掉的声音,他伸手摩挲了几下五条悟的脸,凑上前去,将五条悟唇上的奶油吃了下去,被“吃掉”的还包括五条悟的唇。刚吃过蛋糕的五条悟,口腔里还残存着奶油的香气,夏油杰轻咬着五条悟的嘴唇,像是在回味蛋糕的味道。五条悟不甘示弱地回应夏油杰的吻,却不小心咬到了夏油杰的舌尖,血锈的味道在嘴里晕开,五条悟惊恐地后撤。夏油杰像是无所察觉一般,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倒是先开口道歉了。
“对…对不起,悟,你没事吧?”夏油杰的手没有离开过五条悟,渐渐下滑到五条悟的后颈,轻轻捏了两下,试图安抚受惊的猫猫。

夏油杰和五条悟这里的动静并没有被其他人所觉察,大家都背对着他们坐下,正在享用那块蛋糕、给家入硝子拆礼物。只有正对着他们坐着的家入硝子,目睹了全程。家入硝子权当他俩不存在,笑嘻嘻地拆着前后辈的礼物,分散着他们的注意力。

夏油杰用额头抵着五条悟的额头,一只手环着五条悟的腰,一只手在五条悟的后颈不轻不重地摩挲着。他轻声轻语地哄着五条悟,一个尽职尽责正在安慰猫猫的铲屎官。

家入硝子环视了一眼身边的前后辈,再到正旁若无人抱在一起的人渣同期,她觉得自己的愿望可能真的可以实现。家入硝子嘴角噙着笑,倍感幸福。

“愿望一:我希望能成功过关医师资格考试。”
“愿望二:我希望我爱的人、爱我的人都能平安幸福。”
“愿望三:我希望明年还能和他们一起过生日。”

— END

55 Likes

好甜啊啊啊啊啊

唔~好棒啊!!齁甜

好喜欢,这种大家族的感觉,我哭了

熏甜啊

就好像是他们本来可以的模样

硝子的愿望都会实现的,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他们会永远在一起,大家都好好的在一起,不要分开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