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SIXTEEN

*无咒力普通男高pa

*he放心吃

不知何时沾染起的这副毛病。开始也只是整日整日感到全身乏力,到后来夜里翻来覆去地难以入睡,睡着后没多久又被惊悚怪诞的梦惊醒。黑眼圈日渐增重,上课不留神就会注意力涣散,一遍一遍看题目却难以入脑,更别说去思考如何解题了。成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滑,作为蝉联班级第一整个学期的优等生却因为成绩连续被班主任谈了几次话,那些所谓的朋友看到他成绩的跌落无多关心只是慢慢疏远他。初一就自己搬了出来住,父母那边除了每个月的少得可怜的生活费也别无联系,想找人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早已孑然一身。越发觉得生活索然无味,几次站在阳台想着跳下去一了百了是不是就可以结束痛苦,仅剩的理智还是让他稍微上网查了一下,得出的结论可能是抑郁症。

其实也只是给他这些异于常人的思想和行为作了个总结,成为了一个有名字的异类,让他根据这个词条来让医生[对症下药],不过服药确实让他精神稳定了些。他还是日复一日地上学,考试,总算是把成绩提回到原来的水平,班主任见状便不再多追究,那些疏远的同学也慢慢靠了回来,他也不觉得有什么甚至偶尔会和他们出去吃饭唱k。不大叫,不摔东西,不自残,只是坐着,任由那股粘稠的自我厌恶吞噬自己。

[不想活下去,也没有死去的理由。]

如此这般,阴冷的冬季不声不响地离开。伴随着初春的寒风一起,夏油杰还是迎来了高中生活。

然而他在开学第一天就遇到个麻烦。

起因是他没在自我介绍前问后桌那人的名字,准确来说是没有找他搭话。

五条悟其实在入学典礼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夏油杰,和大部分高中男生都不同,留长发就算了还扎起了个丸子头,额前那撮怪异的刘海不知为何和这人的脸异常的匹配,还戴了两个把耳垂撑得十分圆润的黑色耳扩。

奇怪得合适。这是五条悟对夏油杰的第一印象。

理所当然的,几乎对还没说过话的人不会有第一印象的五条大少爷的目光就不经意地追随着那位怪刘海同学走了。

也没管或看上他的脸或认出他身份前来巴结的人,只 不经意 地过两秒瞟一眼在人群中穿梭的夏油杰,看着他拐弯进了教室,抬头发现自己竟然和他是一个班的,内心有些窃喜步子轻快地迈进了门槛。照着黑板上的座位表走到自己座位旁,靠窗,最后一排,很完美的摸鱼圣地。等一下,前面这个人的丸子头……再抬头看了眼座位表,得知了怪刘海同学叫夏油杰,然后故意把椅子拉得很响地坐下,等着前面那人来和自己搭话。

一分钟,两分钟……期间还是有很多人来找五条悟搭话,但他注意力全在前面那人身上了,连随便几句哈哈都不想说,手肘支在桌面上,手掌托着下巴,就这么盯着夏油杰的丸子头看。

为什么这人不找我说话啊?

其实不是五条悟有多高的架子一定要别人和他搭话,而是他从生下来社交里面就没有[主动和别人说话]这个选项,不管他想不想,别人总是以各种不同的理由贴上来,所以这种情况完全是他第一次见,才会感到烦躁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接下来班主任的讲话五条悟是一句没听进去,就盯着夏油杰发呆。或许是视线过于强烈,前面的人终于忍不住往后瞥了一眼,想看看是谁一直盯着自己。四目相对之时夏油杰忽的想起了自己只看过一次的海,阳光顺着云隙撒在海面上,波浪随着海风一阵一阵拍打着礁石。很纯粹的美。他转过头去以五条悟同款姿势撑着下巴,耳根不自觉地红了几分。

然而他对于后面这个美男子的好印象只持续了半分钟。

半分钟后一个纸团飞到了他桌上。

潦草的字迹,最开头糊了好几个墨团,大概是不知道怎么称呼吧。决定后的称呼却是“喂”,让夏油杰觉得他前面几个墨团可能只是为了看看笔写不写得出墨。

“喂,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话?”

……这是什么问题?虽然你长得确实好看了点也没必要自恋到觉得每个人都要主动来找你说话的程度吧??夏油杰抬头看了眼还没擦掉的座位表,想了想唰唰写下几个字给他扔了回去。

“五条同学,我想和谁说话是我的自由吧。”

如此娟秀的字体竟能写出这样刻薄的话,五条大少爷怒不可遏。

但奈何老师开始让同学自我介绍,基本的礼仪还是要遵守,不然就要被家里人逮回去读封闭式贵族学校了,只好暂时沉默想着一会儿下课一定要跟这人好好[理论]!

终于熬到了下课,五条悟拍桌就要站起来大声呵斥前桌的可恨行径,那人却转过来先发制人,“你好同学我叫夏油杰,你叫什么名字?”

五条悟本来就对这人感兴趣,对方先服软自己自然没了脾气下一秒就要原谅他。

“我叫五……等一下你刚刚不是写在纸条上了吗?你耍我啊!”

其实夏油杰在传完那张纸条过后突然回想起在教室路上那些叽叽喳喳的女生说的话,好像是个不得了的财团少爷,还是别招惹了吧。这么想着说出来的话还是没忍住捉弄了一下这位对社交毫无概念的大少爷。

“不过我们交换了名字,以后就是朋友啦!”

总而言之,两人算是成了[相互认识的同学]以及五条悟单方面承认的[朋友]。

如果说奇怪得合适是五条悟对夏油杰的第一印象,那安静得过分就是第二印象。

问完名字并被认作是自己的朋友过后并没有像他遇到的其他人那样欢欣雀跃,而是转过身去继续看自己桌上那本书。由于长相也有几分姿色所以被班上几个女生搭讪了,作为同班同学交换了联系方式就很有礼貌地让她们不要打扰自己,然后再一次沉浸到自己的世界里。似乎是非必要绝对不说话且面瘫的类型,但就刚说的那两句话给五条悟一种这人滔滔不绝起来一定很有意思的感觉。

想多看看他的表情变化,再多听他说几句话。

五条悟向来是随着内心感觉走的人,便就这么[顺着感觉]缠上了夏油杰。

上午过得很漫长,毕竟对于天才来说普通高中的课程看两眼书就能完全搞懂,所以每一节课四十五分钟五条悟都有四十三分钟盯着夏油杰发呆,剩下两分钟是总共眨眼的时间。一下课就去戳前面人的背,开始滔滔不绝地讲废话。

发现夏油杰和自己一样没有报社团过后更是理所当然地让他放学和自己一起走。然而五条大少爷平常都是坐车上下学,并没有邀请过也不需要谁和自己放学一起走。

但今天不知怎的就和这一小段路较上了劲。

“夏油同……杰!放学等我一起走哦!”

“我记得五条同学是有车在校门口等着接的吧?”

“那……那就一起走到校门口!”

小女生吗你。

但还是鬼使神差地在一众小女生小男生愤怒的注视下答应了他的邀请。

夏油杰其实想不通为什么五条悟非要他这个朋友,明明来巴结他的人那么多,有长得比他好看的,有成绩比他好的,有说话比他有意思多了的,五条悟却不知为何就缠着自己不放。

他原本以为这个爱凑热闹的臭屁少爷肯定会去报一些热门社团顺便不管年级直接捞下社长职位,但出乎他意料的是五条悟并没有报任何社团。而自己也没有报社团,两人[自然而然]地组成了回家社。每天都一起走到校门口,五条悟上豪车,夏油杰拐弯走进地铁站去打工。

一开始夏油杰觉得自己肯定和这种一看就娇生惯养得不行的少爷没话讲,想要敬而远之却奈何地理位置和人文因素不得不和他有频繁的交往。但五条悟好像和他想象中或者平常电视上看到的少爷不太一样,虽然都有股唯我独尊的感觉,但五条悟似乎并不是因为家境或者别的外在因素,只是单单的因为他这个人而散发出的这股[老子天下第一]的气息。锋芒全露的张扬,这种人本来是夏油杰最讨厌的类型,和他相处下来却并未心生厌恶,反而被他似乎随时都高昂的情绪有些吸引住了。

五条悟的高昂不是像打了鸡血每时每刻都很有精力地到处蹦,而是一种对外界有些茫然的憧憬。因为这个快节奏的社会已经被物欲充满,他又恰好没有物质的缺乏,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便对隐藏在物质之下的东西几乎一无所知——因为并不需要。五条悟的精神世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四处飘散,看不清也拨不开。夏油杰总觉得这个人苍蓝的瞳孔里结了一层薄冰,不管这双眼睛表达的情感有多丰富,都不是内心最深处所渴望的。

或许是和自己太不相同而又不讨人厌,夏油杰第一次萌生了想要了解一个人的想法。

于是两个双向奔赴的人关系火速升温,不只是放学的时候作为回家社的成员一起走到校门口,每节课间都凑在一起,中午五条悟也不回家了,每天都带着三层豪华便当和夏油杰一起吃,甚至上课偶尔无聊还要互相传纸条,最后不知道因为什么恼羞成怒差点在课上互殴起来,被批评了下课又立马和好。

过分亲密了吧……?

半个学期过后,这是除了这两个人以外的所有人的看法。

半期成绩也如期而至,两人不出意料地包揽了全班第一二名。

“杰!作为庆祝我们今天出去吃饭吧?我已经和管家说了不用来接我了。”

其实[为自己所得的成功而庆祝]这个概念还是五条悟初中同学在五条悟考了全年级第一过后,叫嚷着要出去庆祝的时候他才知道的。毕竟父母从自己出生十多年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只有每年生日有一笔额外的转账和一个顶级糕点店的豪华生日蛋糕,连一句生日快乐都没有,更别说成绩这种小事的庆祝了。

夏油杰知道庆祝这个概念,但从来对此不屑一顾,觉得成绩只是一个分数,只是高分不会挨批所以要尽量考高点而已。再说,他那点生活费只能勉强付上房租和水电费,吃穿和每个月的药钱还得靠每天打工来挣,哪有钱拿去庆祝。

也是这个时候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和五条悟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还自以为是地觉得彼此心灵相通了。对方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可能连打工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抱歉,我今天还要打工。”

有些生硬的语调,椅子被推到桌下发出刺耳的“刺啦”声,夏油杰拿起包就走出了教室。

五条悟在原地愣了半晌,最终还是愤怒胜过了疑惑,包也没拿挥着拳头就冲了出去。

“喂——夏油杰!你他妈!什么意思?!!”

一拳结结实实刚好打在转过来的半张脸上,夏油杰带着诧异的眼神看着拳头的主人,还没来得及问他要干嘛就又挨了一拳。莫名其妙的挨揍谁能忍,夏油杰抓住五条悟要第三次挥过来的手肘,往上一提抬腿又给了他小腹一猛击,五条悟被撞得后退两步又接着扑上来,本来开始只想打脸的这下碰到哪打哪。

两个人的扭打让本来就不宽的走廊更显热闹,更何况是两个关系本来很好的优生帅哥打架,buff叠满于是很快周围就聚集了一堆人来看。

围观的人很快把走廊堵得水泄不通,有人去告诉了老师,听说是这俩孩子班主任也很快到达现场,把打得已经要不分你我的两个人拉开,一起拖到了办公室进行审讯。

    想着没有闹出什么大事,而两边家庭情况班主任也大概知道,便没有请家长只是简单说教了两人一番就让他们走了。

天气已经逐渐转暖,学校里飞舞了半个月的樱花瓣也随着春天匆匆离开,风吹在身上已经不再寒冷而是微微的凉意,相对的阳光也变得不那么柔和,透过云层刺得人有些睁不开眼。

五条悟虚着眼看着前面快步行走的人,按照正常男高中生的交友方式应该是打一架就会和好如初,但成为朋友后只和夏油杰并排走的五条悟,忽然觉得他的背影似乎比开学那天还要陌生。

明明近在咫尺,五条悟抬不起手去拍他,也张不开嘴去喊他,任凭夏油杰按照平日的路线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五条悟不明白夏油杰到底为什么突然生他的气,想要同样地置气回去又觉得自己像被蒙上了一层冰凉的薄雾,看不清的是夏油杰和他身上那股悲伤。

于是造就了第二天两个人尴尬得跟刚分了手一样的情形。

同班同学因为他俩一开学就如胶似漆地黏在一起都没有和这两个人很熟,所以也不敢上前问其中任何一个人怎么回事,只觉得连上着上着课在第一排都能察觉到五条悟充满怨念的眼神。

夏油杰倒是跟个没事人一样,该上课上课该吃饭吃饭,该放学放学,似乎身边从来就没存在过五条悟这个人一样。

五条悟从没觉得日子过得这么慢,平常上课无聊就去骚扰夏油杰,优等生摆着一副认真做笔记听课的样子一边面无表情给他唰唰写些很幼稚的回话的样子实在是看不够。下了课就转过去和他聊天,其实也就是很普通的日常聊天,新上的漫画剧情好烂啊,听他们说游戏厅进了新机子很难玩下次放假想和杰一起去,最近天气好凉啊,今天没带便当,中午吃什么好呢。放了学两个人走到校门口那么短的一段距离都能因为幼稚的小事吵上三四个回合,最后吵着跑着饶了学校大半圈才出去,最后再在校门口告别。回家了就发不停给夏油杰发骚扰短信,对方虽然回得很慢但他发的每一条消息都有认真地回复。

稀松平常的小事却是五条悟从未体验过的,他本来以为快乐是和一大群人去唱K,去涩谷街头抱着叛逆和好奇的心理窥探[独属]于成年人世界的一角再和同伴恶心地彼此嘲笑,以为只要足够吵人足够多内心的寂寞就会被[快乐]填满。交感神经刺激带来的快感不过一瞬间,五条悟常常在那之后的一瞬间感到无比孤独,感到不满足随后又立马投入人群中,如此循环。
但和夏油杰在一起的时候,明明没有那么多刺激,只是小事,很平常的可以和任何一个人做的小事,却总能轻易满足。初春在自动售货机买一听冰可乐再悄悄放到杰的脖子上,被追着扬言要揍他拳头还没有真正落到过他身上很满足。 和杰有一搭没一搭聊天很满足,安静地(一般不超过五秒)一起坐着也很满足。只是杰在身边就很满足。
但从那天两人打了架过后,五条悟心中的满足又开始崩塌,变成了[不满足],想要了解更多的,学校之外的夏油杰,想要追着那个走进地铁站的身影说今天也带上我吧。
但是[满足]是什么?为什么又会[不满足]?
五条悟是个富贵人家的小少爷,家里人因为生意忙几乎不怎么管他,也没有教给他任何社交技巧,但凭着那张帅得惊心动魄的脸和有钱,也算是结交了一群[朋友],甚至还在初中交过一个据说是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的女朋友,但因为第一次接吻太不舒服就甩掉了人家。他从不会操心物质方面的事,谈恋爱也完全是跟着身边人照做,因为他过人的学习天赋成绩也很好,所以对于以学习为主的学生精神方面自然也不觉得缺失什么。
所以他应该已经很[满足]了。
唯一一个和他玩儿得还不错的女生家入硝子有天半开玩笑地问他,好像从来没有因为特定的事产生特定的情感,一直都是随波逐流的样子难道是没有心吗?
[心]又是什么?
那他现在对[夏油杰]产生[特定的情感],算是有[心]了吗?
不知道,只觉得没有杰参与的生活好无聊。

夏油杰这边其实也不太好过,只是他一向都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毕竟也从来没人给他过展露的机会。
要做到每天都坚持十小时无视背后传来的灼热目光也挺难的。夏油杰也觉得那天的确是自己的失态,但又不知道怎么去道歉,或者说应该是担心道了歉和好过后又该怎么和五条悟相处。
不过现在冷静下来反观前半个学期,夏油杰从来没觉得日子过得这么快,这么……鲜活。他本来不爱吃甜食,但每天五条悟都提着一袋子甜品走进教室,不由分说的拿出几个放在他桌上,嘴上还自顾自滔滔不绝地说这个是专门绕路去哪里哪里买的现烤的还是热的呢杰你赶紧吃一口吧我在车上都吃了三个了。见夏油杰不动干脆拿起就往他嘴里塞,结果力道过猛塞得人还呛了两口,然后立马举起双手毫无诚意地道歉说都怪杰一直不吃,冷了就不好吃了。五条悟还很喜欢在午休时间拉着他去看校园里的猫猫狗狗,又因为猫猫狗狗都更亲夏油杰生气,蹲在角落里非要夏油杰答应帮他写今天的数学作业才肯回教室。即使是偶尔被压迫一下也没关系,以前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做的事两个人一起做可以这么有趣,和五条悟待在一起的每一天做的每一件事都像夏日里吹出的一串彩色泡泡在阳光下闪着斑斓的光。
五条悟带着最鲜艳的颜色闯进了他原本只有黑白灰的世界。让他以为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不住地欢悦起来。

而他自己亲手戳破了这个巨大的彩色泡泡。
夏油杰觉得自己还是太懦弱了。
可他还是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得到这样一份真挚感情的资格,连亲生父母疏远自己都如此理所当然,作为毫无关系本是陌生人的五条悟,能待在自己身边的日子又有多少?
再说,五条悟太耀眼了,继续待在他旁边会被灼伤的,特别是那双睁开像高原毫无遮拦的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湖泊的眼睛看向自己的时候,心跳漏了一拍过后夏油杰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蒸发而死掉了。

但真的就要这样结束吗?他和五条悟的[关系]。
夏油杰其实不缺朋友,或者说一直独自一人的他也不太需要朋友,自给自足,每天只是按部就班地活着,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说不定哪天就死了也不会有人在意。
但五条悟的出现让他在意起了一些东西,比如五条悟的声音,五条悟的笑颜,五条悟总是轻快的走姿……五条悟的全部。
意识到这一点的夏油杰脸唰地一下红了,可还在上课正主也就坐在自己后面,他只能故作镇定地继续听课做笔记,但红透了的小半边脸和耳朵已经被五条悟悉数收入眼中。

虽然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下课的时候五条悟还是久违地戳了戳夏油杰僵直的后背。
“喂,那个,杰……啊不,夏油同学……哎!”
五条悟有些烦躁地抓了把脑袋,抬头看见夏油杰笑盈盈地看着自己,脸也一下子红了。
“怎么了,悟,五条同学?”
听到对方模仿自己结巴五条悟更是气急败坏又无法反击,将头埋进臂弯里再露出一只眼睛气鼓鼓地看着夏油杰。
“我只是觉得和好之类的话称呼要正式一点!”
“噗……”
夏油杰想着你第一次给我写纸条称呼就是喂了现在还在意这个干什么,但又觉得忽然因为自己在意起这个的五条悟格外可爱,便笑得更加猖狂。
“所以,快和老子和好!”
五条悟闷闷的声音从手臂间隙传出来。
“好好好,和好和好。”
但夏油杰想着毕竟是自己先冲五条悟发的脾气便准备再给他道个歉。
“那个,前几周是我先冲悟发了脾气,对不……”
“不准道歉!”
夏油杰有些诧异地停住了,但看到五条悟气得有点鼓起来的腮帮子又不由得笑了起来,五条悟看到夏油杰如此频繁地笑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啊……悟,下节课是不是要换教室?”
夏油杰看着周围都空了的座位才猛然想起,两个人着急忙慌地收书,看着夏油杰收好后,五条悟拉起他空着的手就往教室外跑去。

走廊上都是准备回教室上课的学生,前几周的打架已经让夏油杰和五条悟全校闻名,现在两个人又拉着手一起跑当然是备受瞩目。
五条悟倒是觉得没什么,只想着杰的手好烫和教室的方位。但夏油杰从来就不习惯别人的注视,更不要说很多人同时看着他了。便盯着五条悟牵着他的手看,虽然是男生悟的手异常的白呢,倒不如说整个人都很白,手虽然很修长但骨架和自己相比似乎要小些,皮肤也比自己要滑腻些,手的温度也比自己要低,如果能十指相扣的话……等一下,他在想什么啊!

不知道是因为剧烈运动还是别的什么,夏油杰觉得此刻自己心脏跳得快要飞出体外。

该死的,难道我喜欢五条悟?
打完工的夏油杰在员工更衣室换衣服时盯着自己柜子里的一块锈斑发呆。
倒不是奇怪自己喜欢的是男生,只是夏油杰自己都不太明白为什么会对五条悟产生那种情感。
夏油杰至今觉得自己愿意被五条悟如此骚扰还是因为对他各方面的好奇,但到现在似乎早已经转变另一种情感了,他想要主动靠近五条悟。
但可能是被家庭影响,他对恋人这种关系本身还是持有排斥心理,觉得一旦成为恋人就一定会有关系破裂的一天,那为什么又要开始这段关系呢?
那就做朋友好了。那朋友之间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呢,牵手,拥抱,接吻?那如果五条悟以后有恋人了怎么办呢?……再说了,五条悟说过自己喜欢女生,也不可能对自己产生什么别的情感吧。
夏油杰苦笑着停止了思绪的蔓延,站起来把东西收好准备回家,刚走出店门就接到了刚刚脑内风暴中心那位的电话。

带着醉意的五条悟声音也比平常软了几分,就算是正常说话也带上了点撒娇意味。
“杰……”
“……怎么了?”
夏油杰感觉到了五条悟的异常,却又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对面又迟迟没有回应,只有嘈杂喧哗的背景音,似乎是在饭店或者说酒吧?
过了半分钟对面终于又有了清楚的人声,不过不是五条悟。
“啊你是五条的高中同学吧,我是他初中同学,他喝醉了,我看他最近联系人是你就给你打了,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
“他在哪?”
对方没料到夏油杰这么果断问地址,也毫不犹豫地报上地址并让他快点,说他们要招架不住这个酒疯子了。

夏油杰只觉得自己心跳得比那天被五条悟牵着跑的时候还要快,他到没有多想喝醉的五条悟是多可爱还是多顽闹,只是想五条悟需要他,所以他要以最快速度到他的身边。
所以夏油杰迈开腿跑了起来。

赶到时看到五条悟已经倒在桌上瘫软成一摊泥,还在挥着无力的手不停地朝周围人吐着胡话。
“这家伙上了高中就再没和我们出来喝过酒,今天也不知道抽什么风非要说出来喝两杯……”声音是刚刚电话里的那个女生,摇了摇头指挥另外两个人将五条悟甩给了夏油杰。
短头发的女生将他俩送到门口,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还在大喘气的夏油杰。
“谢谢你让五条找到了心。”
什么意思?
夏油杰还没问出口,短发女生就挥了挥手就折返了。

夏油杰扛着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五条悟,这人刚刚说胡话那股劲也没了,只是安安静静靠在他肩上。和心里的邪念斗争了一会,正直的夏油杰决定还是让五条悟给他家里打电话让管家接他回去。
“悟还是给家里……”
“No!”
吼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英文又陷入昏迷,夏油杰有些哭笑不得,但既然悟都这么说了……也不是自己想带他回去的是吧。

夏油杰将冒着酒气的五条悟放在自己那张摇摇欲坠的单人床上,打算先简单洗漱一下再来照顾他,正准备起身就被一只手拉住了。
刚刚还说着胡话的人在昏黄的灯光下用怎么看也不像喝醉了的眼睛看着他。

“如果我说我没有喝醉,只是想找个借口让杰来接我,杰会生气吗?”
不知道是因为已经习惯五条悟的无厘头和任性,还是自己本来就想带他回家,总之夏油杰并没有很诧异更没有生气,只是沉默了一会儿有些试探的轻轻地问出了口。
“悟为什么想这么做呢?”
五条悟闻言也适当地沉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想出了答案。
“这还需要什么理由吗?我想要你来接我去你家,而我知道你会来。”

“还有,我想了解关于杰的更多事情……”
五条悟也难得地害羞起来。
这种奇怪的心情缠着五条悟有些日子了,总是想起夏油杰,看到夏油杰写作业会想他在家也坐得这么端正学习吗,看到夏油杰吃饭会想他会在家做饭吗。没看到夏油杰就会想他现在在干嘛,在和朋友玩吗,那个朋友和他谁更重要诸如此类的问题。关于夏油杰五条悟总是不自觉地散发自己的思维,去想象一个更加立体完整的夏油杰,以及这样的夏油杰和自己的关系。
即使自己不太懂,也看过身边的人谈恋爱,似乎差不多就是这样,但总觉得自己和夏油杰要更特别。
所以五条悟想要进一步去了解夏油杰的同时,也第一次想要了解自己的内心。

渴望被爱。得到夏油杰的爱

并不明白此事的五条悟还是顺着自己感觉行动,好在夏油杰完完全全接纳并且喜欢上了这样的他。

夏油杰再一次笑了起来。
“这样啊……如果是悟的话,确实不太需要什么理由呢。”
夏油杰的手覆上了五条悟被风吹得有点发冷的手背,缓缓摩挲着。
“因为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悟需要我,我就会出现。”

五条悟觉得自己这辈子心都没跳得这么快过。

时令已是盛夏,本就狭小的的房间里又装了两个将近两米的男人,空气好像凝固了让两人脸都涨得通红又喘不过气来。
五条悟率先开口。
“好热啊杰,有没有风扇……”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来着。五条悟第一次选择了逃避,他不明白这份强烈的感情是什么,他想得到却又怕转瞬即逝,他也是第一次对自己想要的东西如此没把握。五条悟一直以来依靠着的直觉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他还有很多不了解夏油杰的地方,夏油杰对他也是。但他不知何时内心已经笃定地认为不管夏油杰怎么样五条悟都会喜欢他,他们说和喜欢的人接吻会很舒服,那就先接吻试试杰喜不喜欢自己吧。
果然还是那个单细胞五条悟,但多了一颗会因为夏油杰而起伏跳动的心。

看着起身准备出去找风扇的五条悟,夏油杰觉得自己不能再逃避了,也等不下去了。
五条悟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融入了他的世界,或许他连自己家庭情况都不了解,连自己有抑郁症都不知道,夏油杰先前一切的顾虑在看到五条悟醉醺醺的样子都消失了,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迫切的想要得到什么东西,五条悟的爱。
所以他拉住了五条悟的手,已经有细细密密的汗珠聚集在额头鼻尖,夏油杰闭眼深呼吸一口气想要说出口,第一个字音就被一张薄凉的嘴唇堵了回去。

就算再怎么知道五条悟的无厘头和任性,夏油杰还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吓得睁大了眼睛。
但被那双一如既往漂亮的蓝色眸子注视着,夏油杰忽的觉得里面那层薄冰似乎已经碎了,雪色消融雾气散去,夏油杰在五条悟眼睛里看到了他渴望的东西,自己。
像是被点燃了一般的,夏油杰回吻了过去。
也不管身上的汗液和空气的闷热,两个人干脆抱在一起扑在床上如漆似胶地亲,不愧是两位优等生,接吻也无师自通,又再亲了好一会儿五条悟觉得快要闷死了才从夏油杰怀里挣脱出来,回了神,嘴角的津液还没擦去就迫不及待地问他。
“舒服吗?”
对于一个初次和喜欢的人接吻的纯情男高来说,这句话的杀伤力简直要让夏油杰立马中暑晕在房间里。
“当……当然舒服啊……”
五条悟笑得眉眼弯弯,瞳孔也被刚刚接吻流出的生理眼泪擦拭得通亮。
“那杰就是喜欢我咯?”
原本自己想说的话被抢先了一步去,夏油杰有些不甘的同时觉得自己心快要飞出体外了。
所以悟也喜欢我……?
“喜,喜欢啊。”
怕是五条悟还认为他们只是朋友他又急急地补充了一句。
“是……想和悟做恋人的喜欢。”
五条悟大笑起来,又一次抱住了夏油杰。
“当然!不仅是恋人,还是最重要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的喜欢!”

有着不同的原因,他们在原生家庭里并没有得到多少爱,更不要说学会怎么爱。在十六七岁本该放肆去爱的年纪连爱是什么都不清楚。
但对方的出现,让他们第一次发现了独属于对方的,肉眼可见的爱。让随波逐流毫无目标的五条悟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痛苦,悲伤,喜悦的滋味,让对生活已经失去信心,觉得随时都可以死去的夏油杰又萌生出和五条悟一起活下去的念头。他甚至觉得前十六年遭受的苦难能换来遇见五条悟似乎也不错。
所以他也笑了起来。

夏天悄然而至,两人挤在夏油杰那张小小的书桌前,在一张白纸上你一笔我一画地写着他们的暑假规划,时不时还因为意见不和而斗两句嘴,斗着斗着不知道谁先凑上去又亲了起来。

或许会觉得太晚遇见彼此,但没关系,他们才十六岁,夏天刚刚到来,人生也才刚刚开始。

25 Likes

像两块拼图,拼在一起才是完整,给予对方爱,教会对方爱,是互相的,彼此共同一起完成的
老师好厉害/(=✪ x ✪=)\
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5 Likes

是。。夏五酱是两块完美的形状不同的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