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咀嚼

小随笔,原作向的玻璃糖,有点疼

夏油杰喜欢嚼吸管。

硬嚼,生嚼,一边听五条悟说话一遍嚼,嚼得吸管都瘪下去,不能吸了,还在嚼。

五条悟一段时间内一直固执地认为夏油杰有某种咀嚼偏执症,告诉他停下嚼吸管才能成为正常人,夏油杰只是无奈地耸耸肩,说着:“哦,好吧,但是我喜欢。”然后被五条悟生拉硬拽抓到家入硝子那,家入硝子皱着眉看着两人然后一人奖励一个巴掌,先是告诉五条悟夏油杰嚼吸管不是病是你脑子有病,然后又告诉夏油杰嚼吸管是病而且被五条悟发现后会病得更重所以请你下次不要在他面前嚼,最后一人一脚踢出了宿舍——天杀的,这可是晚上十点,谁会夜袭女生寝室啊。

五条悟揉了揉被踹疼的屁股在地上像个咒灵一样诡异地扭曲,杰,你看,都怪你嚼吸管,让我们被硝子嫌弃了!

夏油杰一个头有两个大,把五条猫饼从地上拽起来,气冲冲地指着他骂一顿,这是我的问题吗?明明是你脑子有病吧?

哈?五条悟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也不用拽了自己从地上一下子跳起来,对着夏油杰就是一顿输出,无奈从小在世家里长大,辱骂之语比夏油杰要整整小上三十倍,在骂战上有一种苍对蚂蚁的无力感,当然他是那只蚂蚁。

言语辱骂不奏效五条悟怒而转体术对战,一把扑到夏油杰身上就要对其进行殴打,没想到明明比自己矮一点的夏油杰居然将他稳稳接住,反身将他一把摁在地上,擒住他不断扑腾的两手,电光火石间就吻了上去。

五条悟红了脸直接死机,直到一吻终了夏油杰已经蹲在旁边戳他的脸看看是不是把大少爷亲死了才反应过来,像只鱼似地扑腾起来飞奔离开,假装没有听见夏油杰在后面喊悟,想做我可以做哦!

看着五条悟飞奔离开夏油杰笑得开心,站起身打算离去时旁边的门开了,家入硝子拿着个手机对准他,然后点击发送了一段视频,收件人是夜蛾正道。

夏油杰睁大眼睛。

“人渣。”家入硝子慢吞吞地说,“咒术高专的隔音是很差的。”

第二天两人被夜蛾正道拖走,一人一拳,幕后黑手家入硝子在旁边笑嘻嘻地乐。

夏油杰喜欢嚼吸管。

但五条悟不喜欢。

他吸完一杯草莓牛奶,将吸管抽出来叠成一个小方块放进嘴里,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嚼起来。

五秒钟,喉口开始出现梗塞感。

七秒钟,喉咙开始痉挛性地想要呕吐,他忍住了,生理性眼泪泛上眼眶。

十秒钟,胃里开始恶心,随即出现了第一次干呕,鼻子酸了起来,他没有停。

二十秒钟,喉口的梗塞感越发严重,鼻子酸得几乎要流下泪来,胃里的恶心感泛上了嘴,口腔里开始出现带着酸味的口水。

三十秒钟,他吐掉了嘴里的吸管,没缓上两秒呕吐感前所未有的强烈,喉咙已经开始痉挛,他跌跌撞撞地飞奔去厕所,抱着马桶呕出了一口酸水。

三十秒,不过半分钟,他的生理性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他知道将吸管叠成小方块放到喉头嚼吸管的做法和普通的喝饮料时嚼吸管是不一样的,但是他就是这么干了。

这更偏向于一种自虐。

这下流出来的不只是生理性的泪水了。

“杰最近嚼吸管怎么嚼得越来越狠了?”

五条悟皱着眉头抱怨:“把吸管叠成小块放进嘴里的嚼法还是有些太过奇怪了吧?”

“有吗?”夏油杰笑笑,“我还蛮喜欢的。”

第二天上课时胃里的恶心感没有征兆地冒出来了,他向同学们飞快地道歉,弓着身子跑了出去,在厕所吐得昏天暗地,他昨晚和今早都没吃什么像样的东西,所以只能吐出些该死的胃酸,把他的嗓子灼得发疼。

他脚步虚浮地回到宿舍,拿出手机给家入硝子和给这届同学负责文化课的辅助监督发条信息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床边正坐着家入硝子。

“低血糖和胃炎。”家入硝子言简意赅地解释,“最近吃过饭吗?”

“不多。”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像猫似地缩起来,“有点忙。”

家入硝子叹了口气,皱着眉说道:“照顾好自己,还有人需要你。”

“知道啦——”五条悟在被子里闷闷地答,女医师帮他拔了针就离开了。

房间里又只有他一个人了,寂寞感包裹了他。

五条悟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

烦死了,他拼命地抹掉不断掉落的水珠,烦死了,烦死了。

“啊啊烦死了。”五条悟坐在蝠鲼上抱怨,“怎么有那么多任务啊。”

“毕竟是特级咒术师嘛,”夏油杰笑笑,“之后我们一起出任务的次数估计也要少很多了。”

“这是纯粹的压榨啊!”五条悟张牙舞爪地控诉,“他们就不怕我们两个特级咒术师突然不干了吗!”

“悟不会的吧。”

“那倒是啦……”

“说起来。”五条悟趴到夏油杰盘着的腿上,“嚼吸管真的好玩吗?”

“因人而异吧。”夏油杰想想回道,“可能对悟来说不是很友好,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

“我又没有咀嚼偏执症,当然不会啦!”

“哈哈。”

明明对谁都不可能友好吧。

烦死了,杰。

烦死了。

END.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