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所困(pwp/一发完/双性/angry sex/无咒力普通人)

夏油杰和五条悟吵架了,起因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

下午的时候五条悟喝了水就顺手把杯子放在了桌上没收起来,夏油杰在家事方面有些轻微的洁癖加强迫症,希望家里的物件都能整齐摆放。他在收杯子的时候唠叨了两句,就惹来五条悟的大为不满。

他俩在一起之前,五条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生活中的琐碎小事都不需要五条少爷亲自动手,随处摆在桌上的任何东西都会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被家里的佣人收好。和夏油杰同居后他自觉已经改了许多,却没想到只不过今日一个偷懒,就又被夏油杰说嘴。

两个人本来只是拌嘴两句,却逐渐升级成了近五年来最大的争吵。五条悟心里觉得委屈,他认为这样一件小事夏油杰都要和他吵架一定是因为七年之痒,夏油杰看他不顺眼不愿再和他过日子了;而夏油杰则觉得同居以来的大大小小事都是他在操心,他逐渐开始怀疑五条悟是不是对两个人的生活不上心,自己一厢情愿经营着两个人的生活,五条少爷哪天不想过了,转身离开也不用犹豫的,可能还会感到轻松,因为不再有人会因为他没把杯子放回架子就责怪他。

夏油杰吵着吵着就安静了,他想到五条悟或许会走,就感觉很是疲惫又伤心。

五条悟太了解夏油杰了,看着那人上一秒还蹙着眉与他有来有往的争吵,下一秒就全身卸力一般不说话,他就知道夏油杰又钻牛角尖了。

他们之间一直都是夏油杰心思更重,刚在一起那两年甜蜜的时候很多,但小打小闹也不少,十次有八次都是因为夏油杰患得患失。有一回夏油杰因为觉得自己让大少爷跟着自己吃苦不好,持续低气压了快一周,被五条悟逼问到底是怎么了,却还是一句轻飘飘的没什么,苦夏罢了,把五条悟气得差点说分手。

那次之后两个人就说开了,五条悟让夏油杰不论怎么想的都得和自己明说,不许再一个人胡思乱想,什么想法都得告诉自己,也再次重申了自己对夏油杰的爱。夏油杰颇为感动,敞开心胸将自己的小心思都说给五条悟听,两个人聊到半夜泪眼婆娑地抱在一起,一边亲亲一边安慰对方,最后还来了场充满柔情与激情的性爱。

这五年来夏油杰都没再这样了,谁曾想他今天又来,五条悟只觉得心头火起,忍无可忍地对夏油杰吼了起来。

“够了!杰!你到底为什么又开始胡思乱想?”

五条悟说完这话,觉得自己再不能忍受,转身就要往外走。夏油杰虽然也在气头上却也知道不能让他这么离开,快步上前拖住五条悟一只手,让他转过来看着自己。

两个人面对面看了一会儿,夏油杰盯着五条悟有些湿润的眼眶心下不觉柔软了起来,想伸手把五条悟揽进怀里,五条悟就不肯了,开始无声挣扎了起来。

五条悟力气不小,但架不住夏油杰健身多年,一身肌肉推也推不动。他逐渐放弃挣扎,被夏油杰按进怀里。两个人就这么搂抱着站在玄关里不说话,五条悟听着耳边夏油杰的呼吸声又觉得烦躁,再次挣动了起来。

两个人最近的性爱并不频繁,夏油在忙一个重要的项目,而五条也因为公司的事情连续加班了几周,本来今天是两人好不容易可以放松下来腻歪一会儿的时机,没想到却闹成这样。

夏油杰冷静下来就意识到自己再次陷入思维怪圈,看五条伤心难过的样子就该明白他有多爱自己。此刻想着五条刚刚湿润的蓝眼睛,怀里的人胡乱地蹭着,加上快两周没做爱了,他逐渐察觉到自己有个不该现在起立的地方逐渐站了起来。

五条悟也感受到了,他都快气笑了,虽然两个人已经做了无数次,但还是没想到这人平时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却在这种时候也能硬。他今天偏不想如对方的愿,还在吵架呢!于是他便幅度更大地动了起来,夏油杰竟也不管不顾,上手就伸进他宽大的衣摆,揉起他的胸。

五条的胸型很好,两人做爱的时候夏油总是手口并用的玩他奶子,还爱用手指捻他乳头,没两下就把五条悟揉的气喘吁吁。

趁着他失神之际,夏油杰把他抵在墙上开始亲他的脖颈,五条悟幅度更大地动了起来却又被立刻按住,他被亲的腿软,再无法逃脱了。

“夏油杰,你停下!你这是干什么!啊…我们话还没说完,你…呃…你是要强奸吗?!”

五条悟知道平时夏油杰都在让着自己,却没想到他力气居然这么大,他一边生气一边还因为之前的事情伤心,又隐隐有点期待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夏油杰从来对他都很温柔,但有时候好像是在压抑着自己不要伤害到他,其实五条悟有在期待夏油杰更狂野的一面,之前还想找个时机告诉夏油杰,他不会被吓跑,可以更放肆一点对待他。

现在被压在墙上,感受着身后人有点蛮横的动作,他心里居然有了一丝轻快。真是没救了,他的爱和包容都如此明显… 等到夏油杰把他的裤子扯下,蛮横地用硕大的阴茎插入他的淫穴,他只觉得身体和内心都被填满了。

“呃……杰……”

五条悟闭着眼,用额头抵着墙喘息着,夏油杰在他身后握着他的腰,一插进去就狠狠摆动了起来,他第一次感受到夏油杰是在用蛮力征服着他,没有什么技巧,也没有九浅一深,只有越来越重的撞击。

夏油杰的本钱太大了,即使做了无数次也无法忽视的存在,把他的淫穴里每一寸都填满。五条悟根本来不及喘息,只能被逼着去承受。

他特别喜欢夏油杰勃起的鸡巴,很粗,硬度和上翘的弧度都非常完美,与他的小穴完美契合,而今天的夏油杰毫不留情地用这根鸡巴鞭挞他的小穴只会让他更加兴奋……

“悟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吗… 真美丽真淫荡啊,刚刚悟还想去哪里?这幅样子是想被谁看到?别人能满足你吗?”

五条悟听到这话都无语了,是谁先做出那副样子啊!谁说自己要给别人看了?这男的一天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自己还什么也没做呢,夏油杰都帮他脑补完了。这下不论多爽他都不想给夏油干了,拿手肘开始抵着夏油杰想要从他身前离开。

夏油杰正在兴头上怎么肯,他顺势抓住五条悟的手肘,强制让五条悟的上半身挺了起来,下半身继续不停歇地深凿,另一只手摸到前面揉起他的酥胸。

在做爱的时候被玩奶子是五条悟的死穴,加上下面被夏油杰钉得牢牢的,他又忘了挣扎,沉溺进这不同往常的性爱中。

只是上手玩奶子已经无法满足夏油了,他稍稍退后把鸡巴从五条湿润的淫穴中抽离,将他转了过来面对着自己,再举起五条一条腿,从前面操了进去。五条被插的向上一缩,只觉得自己的逼被磨得发痒,只有夏油插进来才能让他好受一些… 男人趁着他意乱情迷,将他的上衣脱了,低头含住了他的乳头。

“呃……”

夏油杰嘴上吸着他的奶子,下身也不停歇地继续操干,但这个姿势总归不太方便,阴茎总是会滑出来,夏油杰索性一发力,把五条悟抱了起来,放到沙发上,将他的双腿打开露出小穴供自己使用。夏油杰扶着自己的鸡巴从上至下插进嫩滑的穴里,一刻不停地操了起来,狠干了数十下,又压着五条悟的双腿,就着插着的姿势扭动着臀,五条悟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用手推打着夏油杰的胸肌,夏油杰才不管他,扯开他的双手俯下身去吸他的乳头,下体更加用力地律动了起来。

五条悟承受着夏油杰激烈的抽插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但夏油杰似乎被这哭声弄得更兴奋了,耻骨高速拍打着嫩逼的声音刺激着他,让他一刻也不想抽出自己的鸡巴,只想让五条悟哭得更大声一点,这么想着他直起身来左右开弓扇动着五条悟的小乳。

“不要了……杰…… 好爽…啊!啊!”

五条悟被操得神智不清,他好害怕,这样的快感好陌生,他伸手摸到两人的交合处,试图用手拦着夏油杰不要再操自己的逼,却没想到夏油杰真的顺势停下了。

他睁开眼看到夏油杰仿佛是要退开的样子,又不干了,带着哭腔深深喘息着握住夏油杰的阴茎,塞回了自己的小穴。

“不要走,杰……弄坏我也可以……还有奶子,啊!吸一吸……”

夏油杰再也忍不住,低头吸着五条悟的乳头,臀部又迅速摆动起来。

“杰!杰!啊……”

他受不了夏油杰的狂暴,可他的淫穴又非夏油杰的鸡巴不可,他只觉得一切感官都很模糊,只有两个人连接处的感觉在不断放大,他快被杰操死了。

“要我射给你吗?”

“射给我!啊……射进来”

哪有男人可以拒绝内射邀请,夏油杰也是,他更加激动,咬着乳头,做着最后的冲刺,几十下后就抵着五条悟湿润的淫穴射了出来,一边射还在一边往里操,想要把精液推到更深。

精液冲刷着内壁的感觉让五条悟敏感地抖动着腰肢,他的小穴喷出水来,他什么也没做就被夏油杰强制带到了顶端。

五条悟还在高潮中失神,夏油杰已经亲了上来,一口一口轻轻啄着五条的嘴唇。他从五条悟身上站了起来,把五条抱在怀里躺进沙发里,温柔地蹭着他毛茸茸的白发,手也在他柔软的肚子上轻轻揉着,仿佛刚刚在性爱中如暴君一般的人并不是他。

五条悟终于回过神来以后,伸手覆上夏油杰的手。

“杰,以后不要再跟我吵架了好不好…”

夏油杰侧过头咬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悟,有时候我还是会害怕失去你。我很害怕如果你发现我不仅仅只是温柔的,我阴暗的一面是没有办法随着时间抹去的,你会因为无法忍受而离开。”

五条悟转过身来抱着他的腰,靠在他胸膛上说,“我比你想象的更加爱你,而且我爱的是你的全部。所以不要害怕,给我更多的信任,把你的每一面都展示给我,好的坏的我都全盘接收,像今天这样…我也可以接受。”

夏油杰不说话了,只是更紧地抱住怀里的人,他闭上眼,感受着怀里人的呼吸。

他想,他再一次被捕获了,也彻底自由了。

88 Likes

夏五真好。
他们敞开自己爱着对方,想要接受对方的全部,哪怕那会伤害到自己也心甘情愿。
只能说……锁死吧(鼓掌

4 Likes

真好,打开交付自己的一切是获得自由啊w

3 Likes

原来不是想吵架了,是想做了

8 Likes

不行了,老师你笑死我了

我也在想這個哈哈哈哈哈

1 Like

贴心的小杰小悟是为了让我们吃饭

1 Like

不要戳穿小杰小悟

1 Like

老师饭好香!小悟哭哭闹闹爽的不得了嘴硬不要,小夏本来都要停了,又让小夏把几把塞进去……小情侣别太幸福,小夏好宠小悟……

2 Likes

笑岔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 Lik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