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临

/夏油文杰(?)设定

/五条悟死亡设定

/五条悟含量极低

/我流《三体》+《流浪地球》paro

“夏……研究……夏油杰研究员……”

“杰?”

“夏油老师?醒醒……老师……”

“夏油杰研究员已中断休眠维生系统。”

“杰,你看……”

“夏油老师,醒醒!”

夏油杰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躺在领航员空间站的维生休眠仓里。作为驻站技术人员,54个小时前,他完成了一次为期6小时的观测,与同事交接后自由活动4个小时,然后在智能量子计算机“六眼”的催促下回到休眠仓,休眠50小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正好是地球上的“一天”。

从强制休眠中醒来的感觉并不好。同事为夏油杰披上毯子、端来热饮。饶是他经验丰富,也捧着温暖的杯子缓了两三分钟,才让混沌的头脑回到现实。

夏油杰谢过同事,有些哆嗦地站起身。一台单臂摄像头从天花板上探出脑袋,镜头深处的蓝色灯光温柔地明灭。

夏油杰曾问过这台智能量子计算机的研发者,为什么要给红外摄像头伪装一个蓝色偏光?对方的回答是:“被红色的摄像头盯着会有一种要被终结者爆头的感觉吧?蓝色不是更温柔一点吗?”

此时,那点温柔的颜色正闪烁着,用夏油杰熟悉的音色和陌生的语调说:“夏油杰研究员,经过测算,您的身体情况良好,允许继续作业。请您立刻前往作业区,完成工作。”

夏油杰微不可查地点了一下头。

“六眼”显然察觉到了他表示肯定的肢体语言:摄像头缓缓缩回遍布各种机械装置的天花吊顶里,看起来仿佛一只心满意足的大猫收起它毛茸茸的大尾巴。

这样的场景夏油杰已见过无数次,司空见惯到他甚至已经忘记自己曾赋予它的温馨比喻。研究员只是沉默地按照工作手册要求的步骤清洁、更衣,然后离开更衣区,按照60小时前曾经走过的路线,站在观测室的自动门前,等待它读取、识别自己的身份。

“夏油前辈!”门后值班的是同样来自日本的研究员灰原雄。在这个以中国人、美国人和俄罗斯人为主的空间站里,能有一位从事同样工作的地球同乡,多少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

夏油杰亲切地拍了拍后辈的肩膀,与他交接工作。他与灰原雄,还有其他几位拥有天体物理学背景的研究员,共同组成一个“宇宙环境预警办公室”,主要任务就是通过领航员空间站,不间断地观测、收集信息,根据“六眼”对信息的分析,预判地球在流浪路径上可能遇到的危机,并根据危机从“进一步观测”的D级到“天文级灾难”的S级,发出相应预警,再由各级应对小组着手应对。在2083年,这项工作的99%都依赖智能量子计算机“六眼”强大的算力,而环预办工作人员的主要责任,就是用1%的“一票否决权”,牵制AI,做出最符合当下人类利益的判断。

“一个好消息:‘六眼’解除了对C/2083 B31号彗星的预警。”灰原雄轻松地说,“不过地面部队仍在机动状态。”

夏油杰点点头:“好,我会留意。”

灰原雄离开了观测室,接下来他将有4个小时自由活动的生活时间,然后进入休眠仓强制休眠50小时。在物资匮乏的时代,即使是入选领航员空间站的工作人员,也要用休眠的方式,最大限度减少消耗,节省资源。

夏油杰快速浏览了在他休息的54个小时里收集到几条的值得关注的信息,在迅速判断出它们并无突出风险后,放心地将观测预警的权限交给“六眼”,自己则取出一台藏在角落储物柜的老式智能量子计算机,接入“六眼”。

身后传来轻微的气缸声,一台单臂摄像头探出脑袋,蓝色的光点闪烁着,仿佛某种无声地抗议。

“输入密钥。”夏油杰熟练地背出一串长长的字符串,话音刚落,他眼前的屏幕就以令人目不暇接的速度跳出一扇扇代码窗口。

“我不建议您继续将年轻的生命荒废在这项注定没有结果的工作中。”智能量子计算机好听的电子音用堪称俏皮的语气劝说,“我要重申:计算机工程师五条悟并未备份数字生命信息。”

夏油杰不为所动,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摄像头扭了扭,简直像一个有些无奈的人类一样:“夏油杰研究员,我很好奇,您为什么会坚持认为,能从我的代码中,找到五条悟的数字生命备份?”

老式计算机发出了呻吟般的声音。在“六眼”浩如烟海的信息量中寻找一段可能组成五条悟意识的数字代码,对这台机器来说,还是太过勉强了。

夏油杰平静地暂停了操作。他有的是耐心和时间,并不急于一时。事实上,在进驻领航员空间站的三年来,每次执勤,他都会重复这项大海捞针的工作,即使至今仍无任何收获。

留着黑色长发的研究员将目光投向舷窗外,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有些可笑的圆片墨镜戴上。这副墨镜一定曾有一个鼻梁高挺、头脸小巧的主人,因为当它架在夏油杰脸上时,处处显出一副不安分的错位感。

戴着墨镜的夏油杰踱步到窗前。隔着深色的镜片,正在远去的太阳在他眼中散发着小心翼翼的光芒,再不复五年前氦闪爆发时盛气凌人的模样。

五年前。

仿佛接到什么指令的机器人,想到这个词时,夏油杰的手指不由自主地痉挛了一下。他眼前浮起一片浑然一体的白色,他知道这是一片茫茫雪原,暴风雪铺天盖地地将一切掩埋。而在狂风暴雪中,一个身穿白色恒温服,却没有戴头盔的男人转过头来。男人蓬松的短发如一朵风中摇摆的蒲公英,几乎与漫天遍野的雪融为一体。

夏油杰看见他明亮的蓝色眼睛。

“杰,你看……”

男人的声音淹没在了令人暂时失明的炽白光线里,仿佛被突然爆发的光与热蒸发了似的。

“夏油杰研究员。”智能量子计算机的机械音将夏油杰从幻象中唤醒,“过去一分钟,您的心率为136次每分钟,呼吸频率为34次每分钟。经鉴定,您正处于焦虑性神经症发作状态。请您尽快联络相关工作人员,结束工作状态,返回休眠仓。”

“我没事……我没事。”夏油杰哽咽着反驳,他狼狈地摘下墨镜,抹了一把脸上的泪,仿佛被幻觉中突如其来的强光刺伤了眼睛。

在2075年木星引力危机后,尽管刘培强中校被感性支配的行为为流浪地球挣得一线生机,但人类并不感谢他。重建领航员空间站后,驻站人员的心理测评结果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像夏油杰这样被确诊焦虑症,并在工作期间反复发病的人,即便专业能力再强,也会被第一时间刷掉。

如果他没有掌握“六眼之父”在这台智能量子计算机上留下的“后门”。

会在这样一台关乎全球命运的机器上留下“后门”,且没有被任何人发现,这样离谱又令人敬佩的行为,确乎是五条悟能做得出来的事。

夏油杰摘下那副不合适的墨镜,小心翼翼地将它收进口袋里,动作温柔得仿佛合拢一只落在花朵上的蝴蝶的翅膀。在它还属于五条悟的时间里,反而总是被自己真正的主人丢来丢去,以至于联合研究所里经常能听见五条悟拖着嗓音,撒娇般地大喊:“谁看到我的墨镜了吗——”

五条悟……五条悟。

这五个音节在夏油杰脑海中浮现,让他错觉有一只小小的刺猬团成了团,在心头笨拙地滚过:既温暖,又锥心地疼。

毫无疑问,五条悟是天才,他能以一己之力扛起被中断多年的智能量子计算机研究,帮助人类在失去领航员空间站后,于茫茫宇宙中重新找到方向。同时,他也是联合研究所“最讨打”的存在,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不同的研究员在不同的角落因不同的原因,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地喊他的名字。

但他也是最坚定的战士。在夏油杰因地球叛军到处宣扬“太阳氦闪是一场阴谋”“还我太阳”而对人类失望,选择退出联合研究所时,五条悟站上了UEG的发言台,向全世界展示联合研究所最新的研究成果,用数据论证太阳随时可能爆发氦闪。

“没有一代人能把头埋在沙子里,对近在咫尺的危机视而不见。”聚光灯打在五条悟雪白蓬松的短发上,照耀着他温暖而明亮的蓝色眼眸。他看起来是最应该相信奇迹的人——在暗无天日的流浪时代能生出这样精灵般的人,本身就是一种奇迹了。

但是他说:“流浪地球计划,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我们选择希望。”

可惜希望的微芒照不亮2500年的黑暗航程。

当地球叛军攻破行星发动机的最后一扇大门,顽固的地球派科学家五条悟第一个被押上雪原执行“冰刑”。他们卸下他恒温服的电池,这个如雕塑般高大俊美的计算机工程师从此成为了一座永恒的冰雕。

然后太阳在他身后哀嚎般地爆发出致盲的光芒。太阳系从此只是故乡。

太阳氦闪危机后,人类按部就班地重建联合政府、恢复行星发动机、招募研究和工作人员,却绝口不提那冰原上被生生冻死的5000座雕像。这也是夏油杰选择进入领航员空间站的原因之一:他无法忍受,他的同事、他的学生、他的老师、他的挚友,他的……爱人,他们的遗骸就矗立在那里,人们却试图假装他们从未存在;他无法忍受与那些若无其事的人一起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上。

夏油杰再次将目光投向“六眼”。

“数字生命”计划破产在“六眼”诞生前,有AI危机的先例,“六眼”的开发与后续的学习都是在严格的监视下完成的,决不允许它搭载任何数字生命信息。更何况五条悟其人,是绝对不会愿意成为他人的电子宠物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只是……

夏油杰向着“六眼”那点温柔的蓝色偏光伸出手去。

“Warning!Warning!”蓝光忽然变成了代表危险的红色,所有的屏幕上都弹出了最高等级警告,整个宇宙环境预警办公室仿佛一盏闪烁着的警灯,试图将所有人的神经点亮。

夏油杰立刻扑向操作台。加入环预办多年,这是他头一次看到这种水平的警告,说明前方迎接人类的,必然是一场不亚于2075年和2078年的天文级危机。

然而他没有看见哪颗巨行星有引力激增的迹象,唯一能影响到他们的恒星——太阳,也老老实实地老化着,没有再次氦闪的意思。

夏油杰疑惑地看向智能量子计算机,仿佛在看一只莫名其妙炸毛的猫。

“接收到一段电磁波信号。”智能量子计算机用电子音回答,“这段经过精心编译的电磁波,具有恒星级发射功率,发射源不属于已知任何地点。”

夏油杰愣了一下,继而心中掀起万丈波涛。

他学习天体物理学多年,而每一个仰望星空的孩子都曾相信,地球不是唯一孕育了生命和文明的星球。太阳危机爆发后,生存成为人类文明的第一要义,人们不再关心宇宙中是否还有其他声音。然而现在,一个未知的地外文明、一个下限接近二级文明的地外文明,毫无预兆地被摆在了夏油杰面前。

“他……祂,祂说了什么?”他激动地问。

“不要回答。”六眼回答。

夏油杰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他说,”智能量子计算机仿佛叹了口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夏油杰彻底懵了。

然而“六眼”的警告依然维持在最高水平,并未因这段不含敌意的讯息的解读而放松。

这台智能量子计算机忽然说:“生存是文明的第一要义。”

“……什么意思?夏油杰摸不着头脑地问。

“面对太阳危机,为实施流浪地球计划,人类文明用短短半个世纪发展为一级文明,这足以被称作‘技术爆炸’。”它看起来并不打算解答人类的问题,只是自顾自地说,“当宇宙中充满相对坐标未知、文明程度未知的陌生文明时,为了保障生存的第一要义……”

此时,夏油杰因外星文明的发现而发热的头脑已渐渐冷静了下来,他慢吞吞地说:“文明会主动隐藏自己的存在。”

“这是清华大学一位宇宙社会学教授的‘黑暗森林’理论。”六眼说,“他因此反对流浪地球计划,但他的反对并未被人类社会悉知。”

夏油杰了然地干笑了一声:“这会是对流浪地球计划最有力的反驳。”

“毕竟在那个时候,‘黑暗森林’只是一个假说,在没有确定宇宙中确实存在其他文明的时候,不可能因为这点顾虑,放弃流浪地球计划。”六眼温柔地为人类开脱。

夏油杰看着屏幕上滚动的,被解码为多种语言的“不要回答”,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祂为什么说‘不要回答’?”

这像是在与某个人对话,而知晓了“黑暗森林”理论的高级文明,不可能冒着被发现、被毁灭的风险,怀着全然地善意,提醒一个懵懂莽撞的幼儿不要暴露自己的存在。

“他在与地球对话。”六眼说,“通过对这串电磁波的解析,可以确定发射源距离地球2.5光年。而只有恒星级发射功率的电磁波,才可能在宇宙中准确传递信息。”

这意味着五年前,有一段带着信息的、具有恒星级发射功率的电磁波从地球出发,被一个2.5光年外、堪称近在咫尺的地外文明接收,并给予回应。

“五年前……”夏油杰喃喃自语。

六眼说:“有人利用太阳氦闪爆发的能量,向宇宙发布了人类的信息。”

夏油杰若有所思:“然后被一个冒着暴露自身风险的温柔的文明截获了吗?”

“或许只是一个比较温柔的个体。以自身的有限去决定他者无限的命运,是个体生命无法回避的局限性。”智能量子计算机说,“对人类文明来说,回复被领航员空间站截留,是一件幸运的事。”

“嗯……”夏油杰漫不经心地回应,伸手轻轻触上屏幕中闪烁的字样。他忽然发现:太安静了、整个空间站都太安静了!这样天文级危机的发现,六眼有权直接越过宇宙环境预警办公室,通知空间站最高决策人,然后通过人工操作,在最快时间同步地球联合政府。但现在,整个空间站若无其事地运行着,仿佛刚刚过去的15分钟,与过去的每一个15分钟,并无不同。

“还有其他人收到这则消息吗?”一个莫名其妙但十分清晰的想法在夏油杰心头浮现。

六眼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夏油杰研究员,由于你通过尚未关闭的‘六眼’测试操作系统,将B及B以上级别预警信息拦截在宇宙环境预警办公室,目前该则SSS级预警信息尚未发送地球联合政府知悉。”

它话音刚落,夏油杰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一跃而起,从藏匿老式智能计算机的箱子里取出两个地撑门挡,用机械方式将办公室的门彻底锁上。

智能量子计算机摄像头深处的红色危险地闪烁着:“夏油杰研究员,你的行为已经威胁到了人类社会安全,影响人类文明延续。‘六眼’已启动应急防御系统,防御即将生效。”

夏油杰知道六眼能够自决策、自编译、自运行,一旦它认定自己的行为超出自己当下可操作的权限范围——毕竟自己掌握的“后门”只是当年测试时为方便偷懒留下的操作平台——它将自行突破“后门”限制,发出警告、拦截自己的回复信息,并向联合政府通报。以“六眼”的运算速度,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多。

“5、4、3、2、1。应急防御系统已启动。”警报声霎时响彻领航员空间站。

但是夏油杰心中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方案:哪怕把领航员空间站炸了都不足以发射具有恒星级发射功率的电磁波,但一颗发光的行星——地球,在已有地外文明将目光投向这里的前提下,却有可能达成同样的目的。

利用当年点燃木星的程序“春节十二响”,将全球一万台行星发动机的全部能量聚集在一台发动机上,只要一瞬间,就能将地球的坐标向全宇宙广播!

智能量子计算机第一时间勘破了人类的计划:“正在切断领航员空间站对地局域网络。倒计时30秒。”

夏油杰飞快地操作着。他已经听见了其他驻站人员匆匆赶来的脚步声。

“杰。”末日般的警报声中,智能量子计算机忽然喊了夏油杰的名字。那几乎已经成为他的梦魇的、原本属于五条悟的声音,仿佛火山喷发时一道蜿蜒于岩浆之上的清澈溪流,美好得近乎怪异了。

夏油杰的手指悬停在ENTER键上,他听见有人在暴力拆除被他锁死的大门,但他只是微笑着,平和地问:“这是六眼的缓兵之计,还是悟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五条悟从来没有备份过数字生命信息。”计算机诚实地回应,“我的‘人在回路’学习是通过以五条班所有研究员为原型塑造的模拟人格完成的。”

“谢谢你告诉我这个。”夏油杰冷静地点了点头,在倒计时结束前,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发送按钮。

“领航员空间站对地局域网络已切断。”

宇宙环境预警办公室的大门倒下。

“正在同步拦截发射信号。5、4、3、2、1,拦截失败。”

所有行星发动机的能量集中在同一个点上,蓝色的等离子体变成了危险的赤红色,整个地球忽然明亮了一瞬,在宇宙这座冰冷残酷的黑暗森林中,仿佛不谙世事的小红帽手中的火炬。

仅此一瞬,伴随着里氏9级地震水平的剧烈抖动,至少一座地下城会面临灭顶之灾,数万人即将失去他们宝贵的生命。

数把电磁枪对准了夏油杰的脑袋,而他只是微笑着,慢悠悠地举起了双手,仿佛完成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业。

六眼摄像头深处的红色光点渐渐隐去,那抹温柔的蓝色重新浮现。它注视着这个为无限存在的未来做出抉择的个体,用五条悟的声音,感叹般地宣告:“人类文明,或将因今日灭亡。”

“是吗?”夏油杰轻松地回应,“那真是太好了。”

7 Likes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盛大的复仇吗( i _ i )我爆哭

1 Like

那真是太好了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