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分手(现代AU)更新第一章

,

*现代AU搞笑向(应该)
*分手段子集锦,全凭口嗨的主观臆断

11 Likes

《好心分手》1


1.

乙骨忧太夏天结婚,办草坪婚礼,盘算着请谁来当伴郎。


邀请函发给两个中学同学,思来想去,又给高中学长五条悟和夏油杰各发了一封,道理很简单:五条悟和夏油杰一个帮他向女朋友告白,一个帮他向女朋友求婚,以表感激;五条悟和夏油杰十年爱情长跑众所周知,以求吉利;五条悟和夏油杰身高腿长,英俊挺拔,穿上西装像两个门神,以……以貌取人。

发出去过了一会儿,五条悟答应了。

又过了一会儿,夏油杰也答应了。


乙骨很高兴。


高兴地筹备婚礼,高兴地勘察场地,高兴地安排流程,高兴地等到婚礼当天,夏油杰一袭银灰色伴郎西装提着礼物前来签到,长发束起,风度翩翩,两侧空无一人。

乙骨高兴地表达感谢,顺口问道:“五条学长等会再到是吗?”

夏油:“嗯?不知道,我们分手了。”

乙骨:“……”


几分钟后,来当伴娘的家入硝子踩点到达,翻开签到册。

家入:“你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

乙骨:“……”


五条悟最后一个走进彩排现场,面容生辉,嘴唇柔亮,感觉每一根头发丝的角度都经过精心安排。他在手册上打勾,又拿着金色马克笔在签名板前沉思片刻,大手一挥,踩着“夏油杰”三个字写下大名。

乙骨:“……”


乙骨后悔极了,只想找个抽屉钻进去坐上时光机器回到三十天前,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夏油杰和五条悟中间他反倒是最避嫌的那个,大概这就是一种扭曲的余情未了或者不甘示弱。可惜发出去的邀请泼出去的水,夏油和五条不但来了,还来得坦坦荡荡准备充分。

夏油在台上声情并茂回忆一番自己如何帮学弟求婚,末了说:“忧太是我见过最善良,最愿意为他人考虑的人,在崭新的家庭生活中,这份体贴会帮他们走得很远很远,说实话,甚至让我觉得很羡慕。”

紧接着五条上来,直截了当地说:“像忧太这样坦诚直率,愿意付出真心沟通的好男人很少很少,起码我是没有遇到过。”

乙骨:“……”

乙骨:求求你们下去吧。


夏油和五条真的下去了,不过是被家入一手一个拎下去的。也不知道他们三人在远处站着谈了些什么,再回来时五条面色阴沉,夏油皮笑肉不笑,行为上倒是正常多了,拍合照时五条甚至还给夏油让了让位置。乙骨差点热泪盈眶,感觉学姐的形象在眼前从未有过地高大,简直是悬壶济世妙手名医。

其实名医也没做什么,只是说:“别这么幼稚好不好?”

“你们是想要别人劝复合还是怎么的?”家入说。

夏油和五条不说话了,一人看一个方向。

半晌夏油说:“没有,分手就是分手。”

五条似乎想看他一眼,忍住了,冷哼一声:“我也不想跟这种人复合。”

家入说:“那就不要这么作了。”完事转身向会场走去。


分手就是分手吗?夏油说话时确实是这么想的。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可惜五条悟这条河他从学生时代起就踏进踏出踏来踏去,路没踏出来半条反倒惹一身落汤鸡似的狼狈不堪,真心觉得自己被这段恋爱害得好惨,可是看着对方穿正装打领带,在草坪与鲜花中如星光熠熠,又不禁觉得十二分苦涩。五条恰巧在这时回过头来,若有所感地对上他的眼睛。


五条:“你瞅啥?”

夏油:“……”

夏油:“谁看你了?”

五条:“哈?说谎的人吞一千根针。”

夏油:“是你先跟我说话的。”

家入:“……”

家入:“你们两个都回去吧!”



2.

夏油和五条真的回去了,不过这次不是被家入拎回去的。


婚礼顺利完成,新人相拥而泣,宾客欢呼祝福,蓝天白云绿草清风,幸福完美得让两个分手不久的人无力斗法,站在一旁各怀鬼胎地鼓掌。晚宴时夏油和五条别别扭扭地坐在同一张餐桌上,没再说话。

夏油想: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过去的都过去,不要再管五条悟的事情了。

而且他还在不跟前男友说话大赛中取得了0:1的好成绩。


夏油把握十足,气定神闲,大方得体地扫了眼前男友的方向,以刺敌情,发现服务员正在给前男友杯子里倒红酒。

夏油:“……”

夏油把握不是很足了,气息也不太平稳。

夏油想:忧太怎么没跟服务员说不要给悟……五条上酒?

有心想找硝子拦一下,对方偏偏不在这张桌上。家入不想跟两个大龄青少年坐在一起,早跑到歌姬那边去了,看到夏油频频朝这边张望,竟然还端起酒杯转了个方向。

夏油:“……”


夏油孤立无援,只好在心里化作情感分析视频教祖大骂自己:五条都快三十岁了,自己的酒量自己不清楚?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知道照顾?夏油杰,你要做他的保姆到什么时候?

骂完脑袋清楚多了,强忍下打破纪录的冲动,开始食不知味地吃饭。


事实证明,五条虽然快三十岁,但确实不清楚自己的酒量,不知道照顾自己的身体。吃到一半对方默不作声地离席,过了会儿乙骨来找他:“夏油学长,五条学长好像喝醉了,你能不能帮忙送他回家?我们都不知道他住哪里……”

夏油:“……”

夏油想说我也不知道,他把我家砸得一塌糊涂,当天就卷铺盖走了,我怎么知道他是住在哪里的五条家顶层公寓还是山腰别墅。但是学弟的表情实在太尴尬,乙骨确实是一个坦诚直率、愿意为他人考虑的人,给学长添麻烦想必让他愧疚至极,而这分明不是他的过错。夏油明明可以拦下服务员的。

夏油叹了口气:“好的,我去送。”



3.

送归送,他确实不知道五条现在住哪,夹着一条长长的醉汉在路边思索片刻,决定打车回家。都前男友了也没必要矫揉造作的,难道还带五条出去开房?都前男友了。

五条虽然酒量差,但酒品还可以,不吐不闹不发疯,倒在人形靠枕身上呼呼大睡,比清醒时还好相处几分。夏油在出租车上看着他熟睡的脸发呆,又叹了口气,感觉今天幸福起码溜走了三个月。

都前男友了……


推推搡搡带到家里,打开灯,五条砸坏的鞋柜还没修好,人已经堂堂归来,毫无距离感地挂在他脖子上进门。“杰?到家了吗?”五条迷迷糊糊地说。

夏油:“首先,这不是你家,其次,不要叫我杰。”

五条埋在前男友颈窝里亲了一下:“嗯。”

夏油:“……”


也不知道五条是装的还是真的,脑海里仿佛有个橡皮擦一键清除分手记忆,借酒袭人对前男友百般骚扰,一会儿要夏油杰帮忙脱衣服捏脚一会儿要夏油杰抱着睡觉,极尽醉汉想象力之底线。夏油对他无可奈何,不是他意志力薄弱,而是五条今天确实面容生辉、嘴唇柔亮,每一根头发丝的角度都经过精心安排,不论有谁能在after party上拒绝五条悟,起码今天这个人不是夏油。

他无可奈何地给五条卸了发胶洗了脸,换了睡衣捏了脚,到抱着睡觉这一步时终于停下来认真道:“悟。”

五条正在熟悉的床褥上躺得舒舒服服,闻言眼睛弯弯,手指反勾他的手指:“杰。”

夏油:“……”

夏油确信此人是装的了,两杯红酒也不至于醉这么久,又不是麻醉剂:“上次见面时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我们不合适,继续在一起只会让大家都难受。关于分手每一句话我都是认真的,我确实喜欢你,但这件事已经跟喜欢不喜欢没关系了。”

五条:“你喜欢我?”

夏油:“……”

五条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手指勾到他裤子上:“要做吗?”

夏油:“……”

夏油拉住自己的裤子:“这不是吵架,不是道个歉打个炮就算和好了,你也得向前看,这样对我们两个都……”

五条:“对不起。”

五条:“好想跟杰做……”


六十分钟后,夏油杰大汗淋漓地跟前男友躺在床上。

夏油:“……”

五条:“……”

夏油:“……”

五条:“那我们现在是复合了?”

夏油:“不是。”

五条勃然大怒,跳起来穿上裤子大骂前男友拔○无情,末了大喊我也不想跟你这种人复合!随即扬长而去,临走前还使尽全力踢了一脚门口的鞋柜。

鞋柜本就摇摇欲坠的门板遭受致命一击,哐当一声摔在地上。

夏油:“……”



TBC.

52 Likes

哈哈哈哈哈好可爱!悟真的太可爱了!

喜欢!

五猫注视着你主动向你伸出爪子

你无情地拒绝了三次

五猫离家出走了(不是

4 Likes

可爱,小眼睛速速放弃抵抗归顺猫猫!

2 Likes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喜欢好喜欢蹲蹲蹲蹲蹲!!

救命大猫都这么喜欢你了!一个鞋柜而已,坏了就坏了,快去追猫!

1 Like

喜歡 好好看!!

老师的文都好有趣啊 :heart_eyes:

大骂前男友无情,然后踢倒柜子哈哈哈哈哈,好可爱的悟

都上床了還沒複合了哈哈哈哈哈

哎呀萌得我哈特软软…

太萌了猫大闹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