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杰求婚五条悟成功了吗》

——Yes还是no?



【1】

夏油杰想向他的挚友五条悟求婚。

他目前正在写求婚方案,已经攒钱买了戒指,现在正在考虑要买真玫瑰花,还是自制玫瑰花手工糖。

选了半天,打算自制玫瑰花手工糖。因为五条悟喜欢甜的,应该会更喜欢能吃的玫瑰糖。

至于为什么一上来就快进到求婚,而不是求交往。

当然是因为他们这对挚友已经把交往中的情侣该做的事都做了,没做的也做了。

所以,现在应该进行到求婚了。

原本对于求婚这件事,夏油杰势在必得,觉得五条悟一定会答应他的求婚。

结果,没想到——



【2】

“我不同意。”五条悟咔嚓咔嚓的咬着玫瑰糖,随手把看够了的戒指扔给了夏油杰。

原本已经在畅想五条悟答应求婚之后应该去哪个国家登记、去哪里旅行度蜜月的夏油杰被五条悟这一句话干愣住了。

“……咦?为什么?!”回过神的夏油杰手忙脚乱的接住戒指,焦急追问道。

“就是不想结婚,现在这样当挚友挺好的。”五条悟的牙齿咀嚼玫瑰糖,含糊道。

“但是,我们已经什么都做过了,怎——”夏油杰试图说些什么。

咬完糖的五条悟舔了舔手指头,耸耸肩打断了夏油杰的话道:“而且,杰,do之后就要结婚,你那是什么时代的封建思想啊,五条家的老头子们都比你开放。”

“哎呀,别再纠结这个,我们去打电动吧,我新下载了一个游戏。”

五条悟把手搭在夏油杰的肩膀上拍了拍,随即一挥手,走在了最前头,意示他跟上。

收好戒指,夏油杰神色纠结似的跟着走了。



【3】

今天,夏油杰求婚五条悟成功了吗?

——没有。



【4】

夏油杰还是不死心。

一缕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了房间里,地上有两个人正贴在一起十指相扣,空气中萦绕着莫名的香气。

夏油杰极尽温柔地用舌尖描绘着五条悟的唇瓣,而他这次也学聪明了,在两人都有些迷迷糊糊之际突然开口道:“悟,我们结婚吧……”

一般而言,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非常容易脑子犯糊涂随口答应不该答应的事。

而且你的爱人在你耳边轻声细语请求,是个人都受不了,听得骨头都酥掉了,分分钟会答应他所有事。

但五条悟的大脑不同于一般人,他即使在做这档子事也比其他普通人要清醒。

面对夏油杰的求婚,五条悟平稳了一下呼吸,然后伸手揽住了夏油杰的脖子,用牙轻咬他的耳垂,咬着轻轻摇动。

接下来,五条悟一瞬间就把两个人的位置调换了。

他的吻连续不断如羽毛般轻轻掠过夏油杰的锁骨,痒得夏油杰止不住的笑,笑到他没力气说话。

五条悟又啃了一下夏油杰的脸,自己动了起来,用行动表明他的意思。

夏油杰精准的猜到了五条悟的想法。

这是叫他「闭嘴,继续」的意思。

夜晚很凉,屋内却很热。



【5】

今天,夏油杰求婚五条悟成功了吗?

——没有。




【6】

“悟,你怎么来的那么晚?!”

夏油杰被雨淋湿了,全身湿哒哒的,浑身不舒服,他现在很生气。

五条悟那家伙说好了来接他,结果等了几个小时,等到雨停了他才到。

亏夏油杰原本还很期待可以和他一起共撑一把伞——恋爱相合伞。

到头来白期待了,现在一股气。

“杰,我真的不是故意来晚的,在路上不小心被一只猫拦住了。”

五条悟凑上前去搂着夏油杰的肩膀,陪笑道:“不要生气了嘛,杰想要什么补偿都可以。”

“那和我结婚。”

“能不能换一个?”

五条悟卡住了,他不太明白杰为什么那么执着于结婚,现在这种关系不也挺好的吗?

夏油杰脸一黑,直接推开了五条悟。

其实在五条悟的概念里,结了婚就会被束缚住,他不想被束缚,他想要自由自在。

而夏油杰想要责任,想要和五条悟组建一个家庭,成为一家人。

他们对结婚的看法截然不同,又不会具体聊这件事,每当夏油杰想聊的时候,五条悟就会立马错开话题。

只要一听到结婚这两个字,五条悟头都大了。




【7】

所以,今天,夏油杰求婚五条悟成功了吗?

——没有。




【8】

没有绑着绷带的五条悟站在阴暗的道路出口处,背后暖橙色的夕阳洒在地上,拉开了长长的影子。

他蹲下身来,安安静静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夏油,然后伸出手小心翼翼描摹着他的眉眼。

指尖拂过眉梢,划过眼角,最后停至唇瓣,夏油杰任由他摆布。

突然,他凑上前吻上了夏油杰的唇。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吻,夏油杰诧异地睁大了双眼,最后又缓缓的闭上了,开始回应。

温柔而绵长的一吻结束,温热氤氲的鼻息打在了彼此的脸上。

“……杰。”

五条悟轻轻的呼唤,他从兜里拿出来一个盒子,从里面掏出了一枚戒指。

他说:“和我结婚吧。”

这几年五条悟想了无数遍,即使结婚也不会没有自由,毕竟他的结婚对象是夏油杰,他们都是自由的,他们永远都不会束缚彼此。

但现在,五条悟想被束博,他亲自给自己套上了枷锁。

他心甘情愿被束缚住了,因为他知道,束缚他的人也会和他一起飞。

他想通了,他早就该想到的,但是似乎已经来晚了,晚到自由好像已经不太重要了,真正重要的存在已经快要消失了。

“……哈!”听到五条这么说,夏油不禁笑了,这笑靥干干净净的,宛如夏花般绚烂美好,仿佛又回到了高专时期。

为了让我无遗憾的死去,居然同意在学生时代也没同意过的事。

明明并不是很想和我结婚,但连戒指也都提前准备好了,是早就想好要这样子送我上路了吗?

悟,其实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好!”

“不过,你最后好歹说些诅咒人的话啊。”




【9】

2017年,12月24日。

今天,五条悟求婚夏油杰成功了吗?

——成功了。




【10】

夏油杰垂下来的左手无名指上。

一枚款式简单,上面刻着GS两个字母的银色戒指正在闪闪发光。

和五条悟的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是一对的。







————END————




【11】

五条悟从来都不掩饰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或者说他好像巴不得人看到一般,每次打招呼都用左手来打,一个惯用右手的人宛如一个左撇子。

当学生们因为他刻意的动作不得不注意到那枚戒指而问起的时候。

他也会坦坦荡荡且得瑟地说一句:“没错,就是婚戒,帅气的五条老师已经名草有主,有爱人了哦。”

由于承认的太快了,反倒显得像是假话,所以压根没有多少个人真的相信他已经结婚了。

更何况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的结婚对象是谁,当有人问起“那师母是谁”等相关问题的时候,五条悟也只会打哈哈。

甚至禅院真希还猜测五条悟是不是在模仿乙骨忧太。

她吐槽道:“毕竟那无良教师说他的爱人已经死了,死前只留下个戒指,这怎么看都像在抄袭忧太那家伙的经历。”

“说起来,那戒指好像是百鬼夜行左右才在悟手上冒出来的吧,难不成是我们的忧太大哥的爱情故事太浪漫太感人了?所以悟眼热了?也想有个爱之戒?”胖达假装严肃的摸了摸下巴。

以上这些猜测并没有在乙骨面前说,毕竟大家都挺体贴人心的。

不过,被派往国外出差的乙骨忧太最终还是听闻此事了,他隐约猜到了五条老师的爱人是谁。

在五条悟还给他学生证的时候,说出口的唯一,还有那副柔和又思念的表情,都表明了一个事实,对此他忐忑不安而又心慌愧疚,感觉都无法面对五条老师那张笑嘻嘻的脸了。

乙骨忧太:救命,我把恩师的爱人给杀了,怎么办?要不要切腹谢罪,在线等,很急。

匿名用户:要不你先自首?




【12】

一年级的钉崎野蔷薇也和虎杖悠仁悄悄地把脑袋凑在一起八卦过这件事,站在一旁没有加入其中的伏黑惠也竖着耳朵在偷听。

拥有野生动物直觉的虎杖悠仁觉得这件事是真的。

虎杖悠仁:“毕竟五条老师望着那戒指的表情,应该做不得假吧,每次说到这件事的时候,总感觉老师那浮夸的笑容都真实不少。”

钉崎野蔷薇:“说起来,有一次我好像看到他在亲吻那戒指,肉麻死了。”

伏黑惠:“而且如果是假的,那他为什么不能连爱人名字都编造出来,反而对此讳莫如深。”

一年级的三位同学越八卦就越觉得这是真的。

但,这事实更可怕了好吗?毕竟就连那个五条悟都能有爱人,这天要塌了吧。




【13】

“你是谁?”

“我是夏油杰啊,你把你求过婚的爱人给忘了吗?你还戴着和我同款的戒指呢,人家好难过喔。”

“……肉体跟咒力,所有通过六眼得知的情报都表明,你确实是夏油杰。但是!我的灵魂却否定眼前看到的!!快回答!!你究竟是谁?”

“我要吐了,妈的死给。”




————尾声————



机场等候区。

“哟。”

五条悟那好久不见的爱人冲他扬了扬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依然散发着柔和的光。

32 Likes

乐。絹子“妈的死给”

5 Likes

看什么都像刀子:sneezing_face::mask: 脑花笑死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