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五条悟是哭包体质

预警:1.非常非常短小
2.努力了,但有些地方还是有些ooc,躺平了,ooc属于我,原著属于iivv
ps:明天要上学了,12.7赶不上,论坛好像也没有定时发布的功能,只能提前发了TvT
pss:哦天呐,这排版我真服了,不知道怎么改了,就这样凑合看吧_(:з」∠)_

Chapter1
五条家内部有个秘密——他们这一代的六眼神子是天生的哭包体质。
还好五条悟从小性子淡漠,加上是五条家的神子、未来的五条家主,可以说是要什么有什么,除了训练受伤或是六眼使用过度导致眼睛大脑都很痛而引起的生理性流泪之外,他还从来没有哭过。
五条家的颜面保住了。
五条家的长老松了口气。
这要是传出去“五条家的六眼神子是个哭包”的话,五条家的面子往哪搁呀。
在五条悟力排众议上了东京咒高以后,作为他的同学兼好基友的夏油杰也知道了这个秘密。
起因是两人刚上高专没多久后接到的一个特级任务。
虽然天赋异禀,但五条悟和夏油杰此时毕竟都还是一级,对付一个拥有领域的特级咒灵并没有那么轻松。
在一顿狂轰滥炸之后,特级咒灵被打了个半死,两人也都负了些伤。
夏油杰吞下咒灵玉后,忍下呕吐的欲望,和五条悟坐在一边,等待辅助监督开车接他们。
余光里,他突然发现五条悟将墨镜摘了下来,拿出一条手帕开始擦眼睛。
“悟,怎么了?”夏油杰扭头一看,顿时呆住了。
他那一向日天日地的挚友居然哭了!
“啊,杰不知道,老子有哭包体质哦。”五条悟眨了下眼睛,眼眶里蓄满了的泪水顺势滑出,又被他用手帕擦掉,“刚刚那个咒灵打的老子好痛诶,就没控制住,虽然老子并不想哭。”
“可是之前我们打架……”
“那是因为杰打的没那么痛嘛,而且大部分都被无下限挡住了。”五条悟终于止住了眼泪,“刚刚大意了,有一下攻击老子没躲过去,回去找硝子好了。”
说话间,辅助监督到了。
夏油杰直到坐上了车都还在恍惚。
‘以后打架,下手要轻些了。’他想,‘不然夜蛾老师该认为我欺负悟了。’

Chapter 2
夏油杰对五条悟的眼泪毫无抵抗力。
这是五条悟自那次特级任务之后发现的事。
准确来说是夏油杰喜欢五条悟的眼睛,所以也见不得这双眼睛盈满泪水的样子。
仲夏和严冬都是猫猫不喜欢外出的季节,但他还想吃甜品,于是就支使起了有飞行咒灵的夏油杰。
以往两人肯定要先打一架以后才会一起出发,而现在只要五条悟摘下墨镜,眼睛里闪烁点泪花,夏油杰就立刻没有原则的点头答应,甚至一路疾驰,力求猫猫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吃到想要的甜品。
就像现在。
“杰,老子想吃喜久水庵新出的大福——”五条悟躺在被窝里,懒洋洋地喊道。
“悟,不用喊那么大声,我能听见。”今天难得没有课也没有任务,夏油杰正趴在他旁边玩宝可梦,“今天外面很冷,所以达咩。”
五条悟摘下墨镜,漂亮的蓝眼睛开始泛起泪花:“杰……”
“嗨嗨,我去就是了。”夏油杰果然放下gamepad起身穿衣服去了。
五条悟翻了个身,趴着支起下巴,看夏油杰无奈地穿衣服。
“杰,你是不是喜欢老子啊?”不知怎么的,他突然问。
夏油杰动作一僵:“悟怎么突然问这个?”
五条悟看着他的表情,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所以杰真的喜欢老子啊!就是说嘛,老子这么强,长得还这么帅,杰喜欢老子很正常嘛~那么既然杰这么喜欢老子,悟大人决定怜悯一下你!老子也喜欢杰哦!”
夏油杰无奈:“悟,这种事就不要开玩笑啦。”
“老子才没有开玩笑!”五条悟坐起来,“老子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大概跟喜欢甜品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但是老子知道,老子无法想象出未来老子身边站着除了杰以外的人的画面。”他认真的看着夏油杰。
夏油杰跟那双苍蓝对视了一会儿,最终败下阵来。
他捂着脸:“真是败给你了啊,悟。”
“所以,你们两个交往了?”家入硝子看着两个男同学。
“是的哦~”五条悟笑嘻嘻的。
硝子鼓掌。
“恭喜啊,你们两个人渣内部消化了,就不会有别的女孩子被你们祸害了。哦对,我要告诉歌姬学姐。”她掏出手机。
“诶,硝子怎么这样~”
“悟,硝子只是嘴上这么说,心里一定在祝福我们的。”夏油杰大言不惭。
“呵呵。”硝子回应了狗男男一个白眼。

Chapter 3
处于热恋期的男同真可怕。
天内理子和黑井美里一路遭受着来自热恋男同的狗粮攻击,意识到。
所以进入高专结界的一瞬间,天内理子感到无比的轻松。
终于!要离开这对狗男男啦!
天内理子内心泪流满面。
“噗嗤”
在五条悟解除了无下限后,一把刀突然贯穿了他的胸膛。
“悟!”夏油杰第一时间放出了沙虫咒灵,将突然出现并捅了五条悟一刀的黑发男人吞下。
“没问题!没伤到内脏,就像别针穿透了毛衣一样。”五条悟冲他笑笑,“优先保护天内,这家伙我来对付。杰你们先去天元大人那里。”
“要小心哦。”夏油杰咬咬牙,带着天内理子和黑井美里转身跑向薨星宫。
五条悟拼命忍住不断溢出的泪水,专心对战从沙虫咒灵体内破体而出的黑发男人。
伏黑甚尔看到五条悟脸颊滑落的泪水,惊讶地挑挑眉:“五条家的六眼这是怎么了啊?被我吓哭了?”
“滚啊!这是体质原因,又不是老子想哭的!”五条悟撇嘴。
另一边。
夏油杰带着两人到了薨星宫门口,黑井美里留在这里,而他带着天内理子继续往深处走。
‘悟哭了。’夏游杰满脑子都是刚刚转头的时候,五条悟脸颊划过的泪水。
‘啧,一定要杀了那个人。’
在夏油杰说动了天内理子,伸出手要带她离开,结束这次同化时,一颗子弹却突然穿过了天内理子的太阳穴。
夏油杰的笑容收起,立刻转身警惕地盯着入口。
伏黑甚尔吹着手枪口冒出的硝烟,缓缓走了进来。
他怎么会在这里?悟呢?
“五条悟啊,被我杀了。”伏黑甚尔笑笑。
夏油杰放出虹龙,瞪大了眼睛,瞳孔紧缩。
“杀了你!”
然而他输了。这个男人虽然一点咒力都没有,但他的肉体却强悍到了连他最坚硬的特级咒灵虹龙都能劈开的地步。
如果不是顾忌到把他杀了的话会有一大波咒灵一涌而出,伏黑甚尔估计也会把他给干掉,而不是打晕。
等到夏油杰醒来后追到盘星教时,看到的就是五条悟抱着天内理子的尸体,被一大群普通人围住鼓掌的画面。
他们的脸上甚至带着笑容。
“杰,要杀了他们吗?”他听见似乎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的五条悟问道。
“不,悟,这样没有意义。”夏油杰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样的语气回答的。
可是真的没有意义吗?
他的内心问他自己。
没有意义吗?
在七海建人重伤,灰原雄惨死以后,夏油杰问自己。
在看到笼子里受伤的双胞胎姐妹时,夏油杰知道答案了。
有意义。
猴子,该死。
【记录 2007年9月,■■县■■市(舊■■村)
在本任务的负责人(高专三年级 夏油杰)被派遣的五天后确认到村内的112名居民死亡,由残秽可断定是夏油杰所为。
夏油杰叛逃。根据咒术规定第9条,判定他为诅咒师并须将其处刑。】

Chapter 4
五条悟接到家入硝子的通知后,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新宿街头,与夏油杰对峙。
在听了夏油杰“是因为你是五条悟,所以你才是最强,还是因为你是最强,所以你是五条悟”的一番混账话后,一股巨大的荒谬感充斥了五条悟的内心。
他看着人群对面的夏油杰,垂在身侧的双手手指颤了颤,想要来一发「茈」除掉他。
但是、但是……下不去手啊。
如果他早些察觉到不对的话,如果那个任务他和杰一起去了的话,如果他变强得慢一点,稍微等一等杰的话,杰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夏油杰近五条悟抬手,便想转身离开。
悟想做什么就做吧,反正,他做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
他转身,余光却见五条悟把手放了下来,头也低了下去,整个人都沉默起来。
夏油杰:?
不对劲。
他停下脚步,又转回来。
在垂下白发的遮挡下,夏油杰看不清五条悟的脸,但却看见了几滴从额发后滴落下的水珠。
夏油杰:!
夏油杰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先一步“唰”的一下穿过人群,冲到了五条悟面前,轻把着他的肩膀。
“悟,怎么了?做任务的时候大意受伤了?吃蛋糕的时候咬到舌头了?还是想要的新款甜品没抢到?”
啊,这该死的本能。
夏油杰在心底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杰……”悟抬起满是泪水的脸。
五条悟看着夏油杰充满了焦急担心的脸,一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对不起,杰,没注意到你这段时间的不对劲,还把你落下了……”
纳尼?
悟和他道歉了?
再加上刚刚五条悟满脸泪水的样子,夏油杰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所以杰不要分手,别离开我好不好……”
“可是,悟,我没说过要分手啊。”
“可是你都叛逃了。”
“……”
“杰。”五条悟的脸紧贴着夏油杰的侧颈,“带我一起走吧,我们一起叛逃。”
“悟,你疯了?!”夏油杰后退一步,握住他的肩膀,“你才继任五条家主没多久啊!”
“那有什么关系。老子离了五条家照样可以过得很好,可是五条家—”五条悟伸手点点还在流泪的苍蓝双眼,“他们可离不开老子这双六眼啊。”
另一边,家入硝子刚回到宿舍,就收到冥冥给她发来的消息。
“五条悟和夏油一起叛逃了哟。”
“咔”
嘴里的糖块被咬碎,家入硝子回了消息就坐在床上发呆。
半晌,寂静的房间里才响起叹息似的声音,“啊,两个人渣……”
事后,在五条家的压力下,虽然夏油杰的通缉令依旧挂着,但总监会一直没有发出对五条悟的通缉。
“‘家主只是被野男人诱惑,私奔去了,等他玩腻了就会回来了。’哈,本家的人可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哦,杰。”
“噗!”夏油杰一口热茶喷了出来。

Chapter 5
脑花,本名羂索,千年前平安京时期的天才术师,历经千年把自己变成了只剩一坨脑花作为本体的咒灵,为的是他那个伟大的理想——恢复千年前的咒术盛世!
千年里,他不断的努力谋划着,却多次败于六眼之手,在杀新生六眼不成后,脑花转变了策略。
他决定想办法困住六眼,不让对方再干扰他的计划。
为此,他费尽心思,锁定了天生拥有咒灵操术的夏油杰。
进入高专与五条悟成为挚友,又因为星浆体、灰原雄的死和亲眼目睹普通人伤害咒术师而黑化叛逃,最后死于五条悟之手,又被羂索利用尸体封印五条悟。
这是羂索为夏油杰安排的剧本。
本该万无一失的。
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五条悟会跟夏油杰谈起恋爱来了?!还他妈一起私奔(叛逃)了!
为什么六眼和咒灵操使会是狗男男,你们不是挚友吗?!
[脑花震惊jpg.][脑花抓狂jpg.][脑花无能狂怒jpg.]
羂索看着五条狗和夏油狗带领着枷场姐妹、十影式神使等一干诅咒师把总监会一锅端了,默默踢掉了脑海内碎的稀烂的剧本。
“大势已去,计划还是拖到五条悟和夏油杰死了再说吧。”羂索叹息。
“呵,废物。”里梅回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哈?”羂索额头蹦出个“井”字。
“呦,抓到你们了。”
羂索和里梅一惊。
“领域展开·无量空处。”
羂索和里梅想要跑,身体却因为瞬间涌入大脑的大量无效信息而动弹不得。
五条悟和夏油杰牵着手,站在羂索面前研究着。
“哇,六眼都看不出来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人了诶。”五条悟摘下绷带,好奇地看着。
“除了头上的缝合线,其他的地方一点都没变,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也是,相当厉害啊。⁽¹⁾”夏油杰把羂索用来遮挡缝合线的头发撩起来。
五条悟直接伸手把缝合线抽了出来,掀开了对方的头盖骨。
脑脊液顺着被掀开的地方流出来,一个长了嘴的大脑出现在二人视野里。
“咦——”两人迅速后退。
五条悟:“yue!好恶心好恶心!”
夏油杰:“悟,我感觉我的眼睛脏了。”说完他还痛苦地眯起了小眼睛。
狗男男!你们对脑花有什么意见么?!
羂索想骂人。
“相比之下,里梅换皮的能力更隐蔽一些呢,连缝合线这种束缚标志都没有。”夏油杰说。
“是呢,连野史上也没有多少记载。⁽²⁾”五条悟看向里梅。
夏油杰伸手看了眼表:“悟,快点解决他们吧,菜菜子他们会等急的,而且反派死于话多(虽然我们不是反派)。”
“OK~”五条悟应道,“虚式[茈]。”
强烈的紫光闪过,羂索和里梅瞬间就和这个世界say goodbye。
两人解除领域回到了被轰得破破烂烂的总监会。
正在意思意思打一下的咒术师和诅咒师们停下来。
在场的咒术师都是五条派的人,大多数都因为高层的愚蠢决策而受到过伤害。
“呦,大家都完事儿啦?”五条雾踩在蝠鲼咒灵上,“那么我宣布,五条派篡位成功!”
众人欢呼。
伏黑惠死鱼眼。
所以好了没啊,他给津美纪的圣诞礼物还没准备好呢。
家入硝子也来了。
他看着众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虽然让两个人渣掌权看起来很不靠谱,但……
“以后灰原那样的惨剧,会很少发生了吧……”

注:
⁽¹⁾羂索有一次行动不小心露出了马脚,被两人发现,这具身体是五条悟和夏油杰仔细观察后,特意给羂索准备的,放心,是属于老橘子一方的一个坏蛋。
⁽²⁾夏五两人发现羂索的踪迹后,就偷摸回到五条家查古籍,在一本野史上发现了零星关于羂索和里梅的记载。

1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