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病态依赖 高专杰x285

五条悟以为自己又做梦了,上一秒还在手机回复了学生说任务完成的短信,合上眼帘又睁开时就变回高中时期的寝室,从桌上的摆设和衣架上有着宽大裤脚的校服来看是杰的房间。

浴室的水声停掉之后,下身裹着浴巾湿着头发的夏油杰推开门和他面面相觑,处处都透露着诡异,要说是梦的话,蒸到脸上的温热水汽未免太过逼真了。

“你是什么咒灵吗,特级?怎么会有悟的咒力啊。”

“真可惜,我不是咒灵哦。”

笑眯眯地朝很好应对的高中生看过去,杰一脸防备和怀疑,五条悟没管那边他是什么心思,很自然地拉开左边第二个抽屉,把做掩饰的一堆漫画随手丢到地上就把日记本翻开了看。

“我看看啊…哦,就是今年啊,也就是说现在的杰有事瞒着我吧?”

这个声音和动作,蛮不讲理的行为和对自己日记本存放处都得心应手的样子。

不会吧…确认关系没多久的男朋友变成这种更难对付的成年人混蛋了吗,完全是最糟糕的情况。

“悟…啊,暂且先叫你悟吧…你今年几岁啊?”

“啊好失礼,一上来就问别人的年龄…我今年二十八岁,还有你现在的年纪应该叫我五条老师吧。”

“老师?你果然还是咒灵吧…”

“是不是难道杰不应该是最清楚的吗,从刚刚开始就在很着急的发信息呢…”

五条悟走过去从他手里把老物件抽过来,夏油杰伸手就要抢,被无下限挡回去了。

“和长辈说话的时候好歹拿出点尊重吧小鬼,我没回你消息吗…可能是去十年后了吧,算了,这个不重要。”

手机被丢到椅子上,夏油杰听着清脆的响声一阵牙酸,被五条悟挥挥手蛮不在意地说了等原来的自己回来会赔给他的。

“十年后啊…”

夏油杰穿了睡衣,和这个莫名其妙的五条老师一起坐在床脚,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局促得让五条悟很想笑。

“有什么问题就问吧,看你一脸好奇的样子。”

“我和悟现在…”

“吵架了,还没和好。”

“…好吧。”

尴尬地挠了挠脸,忍不住去看新造型的五条悟。眼罩遮了一半脸,完全看不清楚表情,气压很低,不知道以后的自己是干了什么混蛋事啊…冷战期间被送过来了是吗。

“眼罩可以取下来吗?呃…五条老师?”

还是很别扭啊!明明和那个戴墨镜的蠢货是一个人,怎么看上去那么难搞定啊。

“诶,我才不要把脸给小鬼看啊。”

抬手就用很大力道掐了自己的侧脸,疼得呲牙咧嘴也不松手,还很恶劣地嘲笑自己红通通的两颊。

“我们两个这个时候发展到哪一步了?”

夏油杰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思考着该怎么回答,听见那位五条老师又语出惊人了。

“做了吗?”

“欸。”

夏油杰反应过来的时候脸已经烧起来了,五条悟一边想着还真是个死高中生,满脑子那些下流幻想没一个敢实现的,切了一声又说,不会还没亲嘴吧,我怎么不记得当年你有那么怂呢,偷偷拿老子照片打手枪不会以为自己没看见吧,真是够变态的。

“别说了…只到亲嘴那步而已啊,哪里有你想得那么肮脏,别随意揣测我好不好。”

又想着自己到底是多歹毒犯了哪个天条把人惹成这样,还是说长大了不好哄了,气得眼歪鼻子斜的就会欺负高中生。

“随意揣测?技术烂得像狗屎还很粗暴,我可是深有体会才骂你色情狂的啊夏油杰同学。”

技术烂还粗暴…以后的我到底是怎么样的人渣啊…夏油杰瑟瑟发抖,看着这个五条悟的眼神都带了几分怜悯。

“——所以,好心的五条老师必须要给你恶补一下,别他妈和十几岁的老子第一次开苞就用本子上最激烈的玩法。”

隔着布料还是觉得被狠狠瞪了一眼,看来的确是五条悟没错,连那个本子都知道。完全没有秘密啊夏油杰…在心里暗暗给自己点蜡,没去想前半句所谓的恶补是什么。

睡裤很宽松,还没调理完脸红就被一扯裤绳手伸进去,敏感部位被人捏在手里玩弄两下就支棱起来,赶紧去抓他手腕想推开他,结果人家开了无下限,碰都碰不到。

“你干什么呢五条…对高中生耍流氓是怎么当的老师啊?手快拿出去…”

“绝—对——不要,好好接受老师的教学啊夏油同学?你这样老师很难办的。”

带着点茧的手掌让夏油杰恍惚了一瞬,这个时候的悟还被自己笑过手一点也不像男人,深闺大小姐一样保养得白且漂亮,这十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啊,自己是不是根本没在他身边了。

还心疼着呢,外裤和底裤都已经被完全剥开了,男人动作熟练地刺激着他敏感的位置,拇指指腹刮蹭着顶端的小孔,其余四指并拢,包裹住器官匀速运动着。

“明明就很精神吧?杰是不会发出声音的那种类型啊,还以为高中被玩弄了会可爱一点,结果完全不可爱啊…”

男人没看见预想中的反应,失望没到两秒就又有了坏心思,移开落在他器官上的目光看向他通红的脸蛋,心软了点所以笑开了,抚摸着他腿根感受着掌心的颤。

“我开动了。”

撑住他腿侧的床单,因为重量稍稍陷下去一小块,五条悟的嘴里又软又湿,温度比在空气里晾了一会儿的性器高出一截来。

“五条…你别、行了…我错了,你别弄我了。”

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很认真地在为他口交。揉搓着茎身,连底端囊袋也照顾到,舌尖灵巧又滚烫,口腔包裹性很强,还故意发出啧啧的吮吸声,舌面抵着龟头打转,刮过敏感的位置就浑身都抖。

还是蛮可爱的,第一次被人口吧,小处男。

以杰主导的性爱都太暴力了,五条悟承认他乐在其中,但并不妨碍他想拿回主动权。把杰拷在床头说要和他玩点情趣,口到一半锁开了就被抓着头发往下摁,鸡吧死命往他喉管里干,最后被呛得喷得一脸都是脏的,嘴角都他妈要裂了。

五条悟想着心情好起来,拜人所赐的,被说成和婊子一样的口交技术在此刻尽数奉还,直到夏油杰小腹紧绷着发抖,腿根也抽着跳,不自觉地要拱腰,五条悟突然停了所有动作,看着在射精边缘的人被生生逼停,眼角的生理泪水都掉下来。

“你真他妈有够人渣的…”

生气了。他愉快地想,那人声音很哑,器官不满足地抽动两下,然后听见那个以欺负人为乐的人渣教师指着嘴让他想要就自己来。

“全部射进去也没关系,我会好好吃下去的。”

无下限被关掉了,指尖探进他的发间朝胯下摁去,喉头软肉本能因为异物进入痉挛着,压下想吐的欲望和舌根,故意从喉咙里发出难受的声音,处男真是没轻重且毫无情趣可言,五条悟感觉里面都要被撞得淤血了,头皮都被抓得很痛。微凉的精液打在喉管深处,喘着气急急忙忙拔出来的时候弄得嘴巴和脸上都是,五条悟嘴角被操得艳红,眼珠向上看着眼神飘忽扯卫生纸的夏油杰展示了一下舌面上白浊的液体,和自己说的一样吞了进去,还拿手指去刮脸颊上的,跟真觉得有多好吃一样细细舔过一遍指尖。

夏油杰的手呆滞在半空中,半晌才捏着人下巴把脏污擦干净,喃喃着说刚刚感觉太奇怪了才没忍住射了,要不要喝点水或者漱漱口。

“怎么能真的吞下去啊…”

“你好无趣哦杰,做爱的时候别那么有礼貌啊,老子会萎掉诶?”

不耐烦地把自己的手拍开,夏油杰还没缓过劲来,这个悟浑身上下的诡异感很可怕,他确定这个人一定是十年后的五条悟,但这十年间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对方知道,是自己和他走向了不同的道路吗,哪怕戴着眼罩也很好猜,没有拥抱和亲吻,只能由他触碰自己,完全感受不到真正的体温和呼吸。明明性爱应该是高兴的事情吧,但是只有脸上有笑容啊,一点都不开心,下一秒就哭出来也属于正常范畴。

他脱了衣服,跟风俗店里出台的服务人员一样把自己的手拉到胸口上——实际上十八岁的五条悟也喜欢这样做,只是为了和自己比健身的成果和谁的肌肉更多,指尖弹性的触感很好,每次都会想他到底有没有一点我会对他有性幻想的自觉啊。

指缝间还有点没擦干净的体液,苦涩咸腥地伸进自己嘴里带出唾液来,两腿微微分开沾着湿润探到身后,要不是他耳根和脖子都透着红夏油杰还真觉得他毫无脸皮了。

在小自己十岁的人面前扩张好像确实不是什么人干的事,夏油杰觉得他现在兴致不高,但是因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定要和他做爱而努力着。

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再长大十岁也这么蠢吗,是弄痛自己了吧?多大人了还玩这套呢,不要撇着嘴看我啊,你这家伙不是都当老师了吗。

“好了悟,我来吧。”

实在看不下去他腿和腰都疼得在颤的样子,床头柜拉开拿了润滑油和套出来,挤了一滩在前半掌,拍拍身侧示意他过来。

五条悟有种被小孩小看了的感觉,夏油杰很紧张,手指凉凉地塞进去,感受到另一只手下他绷紧的腰腹怕他疼又不敢动了,直到五条悟笑起来说小朋友还真是好骗才又重新在穴道里开拓起来。

曲起指节,修剪过的指甲不会弄伤他,里面软且热,因为润滑剂的关系让进出没了阻碍,加到第三根手指的时候五条悟觉得高中的杰是不是有点性无能了,拿膝盖顶顶他说可以进来了。

“可是老师你很紧张欸,一直在夹我的手指,不好好做扩张肯定会疼的。”

喂,不要学这些奇怪的话啊。他笑眯眯地凑过来,隔着眼罩看见的杰和当年隔着墨镜看见的一模一样,就连那个笑容也是实打实的真心实意。怎么会变得那么恶劣的,明明原来这么可爱,床上说点荤话还有点不好意思,把害羞转换成操他的动力了是吗,怎么感觉手上的动作变重了。

指腹把软肉搓过一遍,五条悟腿间的器物早就抬了头,双指呈剪状分开,合拢时夹住穴肉在指缝,五条悟发着抖终于忍不住发出来点声音,再说要他插进去的时候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

微凉的润滑剂被夏油杰挤在自己性器上,想戴套也被五条悟制止了说不喜欢胶皮的感觉,龟头凑过去穴口就张合着向里陷,软热的部位把前端都包裹住,进去一大半之后夏油杰额头上都冒了汗,五条悟像是终于拿回了处男的主动权,缓过劲来又笑他没经验,别几秒就被吸得射里面了。

“你他妈倒是放松点啊,不然我怎么操你,动都动不了了。”

“很凶哦杰,老师明明是很——贴心地照顾你第一次,才想着把进度慢下来的…只想着在老师身体里射精还真是过…”

说话的时候分心去别的地方了,没刻意夹着夏油杰不让他动,掐着精壮的腰就往里顶,五条悟表情都空白了,完全不懂得要循序渐进的死高中生,妈的是要把老子捅成对穿吗。被湿热的穴道包裹的感觉比自慰不知道好到哪里去,奇怪的感觉让头皮到脊椎都跟过了电一样发麻,尾椎烫烫的,身体完全是追寻着本能在动,退出去又操到最深,才被手指温柔对待的穴口根本经不起这样弄,无意间顶到了前列腺的位置,五条悟还没来得及喘息就痛呼出声。你妈的这个人渣把老子顶到床头来了,脑袋硌着木床头有点疼。终于大发善心地听见人脑袋撞到的声音回过神,眼角都干红了,喘着粗气俯下身来把枕头垫到他头顶,想亲亲他却亲到人汗湿的掌心,被推开了,是因为表现不好吗。想的什么一下就被看出来了。

“是因为完全不想和杰接吻,还有再像刚刚那样失心疯了一样玩命干我我会把你的鸡吧切掉。”

被又轻又慢地顶着,夏油杰把散乱的发丝别到耳后,说里面实在是太舒服了,没忍住才乱来的,别生他气行不行。五条悟说你他妈还做不做了,不操就给他衣服他去点个鸭。

话还没说完被觉醒了自学天赋的人找对了位置,调笑的骂声变了味,尾音都打着颤,前端也抖着溢出清液。

“是这里吗?五条老师?”

好像是个真的很好学的乖学生,歪着头问他很正直的问题,用这道题是不是选c的语气陈述着干到了他前列腺的事实,只听声音根本不知道他鸡吧黏糊糊地插在他老师的穴里,指尖还捏着他翘起的乳头又掐又弄呢。

“老师被操这里会舒服吗?怎么不说话了五条老师?”

别叫我老师了啊…完全是恶趣味吧,搞得像在拍色情片一样,勾引学生的家教什么的。五条悟完全是挖坑给自己跳,咬住下唇不想那么丢人的被高中生干得叫出声音。可是那个怪刘海说一个词就顶自己一次啊,哪有人做爱一直弄敏感点的,刺激得太过了会舒服到发痛的,这种道理也完全不懂还是故意的。

五条悟抖得很可怜,夏油杰完全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饶是高中生察觉能力尚且不那么灵敏,也知道未来的自己肯定没陪在五条悟身边了,不知道是对他生气还是对未来的自己生气,也可能是恶劣的那一面被这个所谓老师开发出来了,很想看他求着自己不要弄了,被快感逼疯的狼狈样子。

“没有声音很难办啊老师…要叫床就大大方方地叫出来啊?”

掐住他紧绷的臀肉把屁股往上抬了一寸,大腿夹着自己的腰更方便进出,五条悟被拉着往他身上靠,夏油杰腰胯动得整个床都要散架了一样晃和响,腰臀被越拉越高,交合处被他看得清清楚楚,自己被搞得无暇思考要捉弄他的事,下唇咬出血了也没憋住叫声,夹杂着痛呼的短促呻吟、臀尖被囊袋撞击的啪啪声、空气被带进来又挤压着出去、润滑剂被搅打得起泡的水声。

眼前一阵阵发黑,夏油杰我真日你妈了,要把蛋也操进来吗,感觉胃都开始隐隐作痛了。胸口被玩得又涨又痛,齿尖刮得破了皮,射得夏油杰连刘海上都有精液,弄到他脸颊上的被人用指尖刮得干净,不容拒绝地插到他嘴里,压了舌根让他只能吞咽下去。

好凶。

杰叛逃过后其实五条悟是做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去千里送炮过一次的,敲开他家门非要说被下了药,其实那酒里有药自己明明清清楚楚,还是很义无反顾地喝了下去,果然二十几岁的杰很聪明且糟糕,骂人是欲求不满到自己吃烈性春药的蠢货婊子,在玄关就抓着头发摁跪在地上被鸡吧塞了一嘴,衣服脱得到处都是,从走廊被抱着操到沙发又去床上,完全不问感受连扩张都只是把冰凉的润滑剂挤进去让他自己来,还没弄好就把勃发的饱胀器物插了进去,痛得五条悟五官发皱,又被掐着脖子亲得气也上不来。说想他,说爱他。完全是比骂他下贱还恶毒的话,眼泪都要流干了还说是生理泪水,指甲在他背后留下深深的抓痕,足尖紧绷着射了他一肚子,最后是屁股里夹着他的精液在他家过的夜,被揉着腰亲额头的时候五条悟几乎要很弱智地又哭出来,但是忍住了,板着个死人脸做了就不认人。那天晚上没有人提关于立场的任何问题,那些永远填不上的裂缝和沟壑都被吻和爱细细密密地刺痛,被磨灭在黑暗里,成了彼此心知肚明又无法开口的东西。

白天一到就要变回成年人,五条悟从他怀里抽出来,看着他的睡颜叹了口气说,还会再见的,杰。

五条悟知道他没睡着,他也清楚五条悟的六眼可以看穿,还是选择了装睡,可能是这样他就不会叫醒自己。

“做爱的时候还在想别的事情吗…?”

半勃的器官颤巍巍的,才感觉到有东西从里面流出来了,对上了夏油杰无辜的眼神。

“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就没来得及拔出来…不是故意中出你的。”

还没来得及骂,他扶着刚射过的东西就又塞进去了,美其名曰里面好暖和,要再待一会儿。

五条悟起身把人摁到床头,穴里的东西淅淅沥沥地顺着大腿根儿流到床上,看得夏油杰小腹发紧,蛰伏在体内的器官又涨大发硬,五条悟几乎能感觉到青筋的形状。

“乖乖当老师的按摩棒吧。”

膝盖跪在他大腿侧边,主动搂住了他的肩颈开始动作,贴着耳根发出的喘息很刻意。骑乘应该是能进得更深,扭着腰把他完全当成无生命的东西在使用,自己的存在只是为了让他被填满,用机械的快感忘掉不愉快的事情。心脏发紧,他的喘息里怎么会有哭腔啊。

五条悟第一次用按摩棒是在夏油杰叛逃后不久,在高专他的寝室,现在的这张床上。本来只是因为睡不着才决定来他的房间,想着闻了味道总会安心一些。结果看见自己遗落在这里的,偷拍的杰上课时睡着的照片。你妈的,之前拿过这个当配菜。

想想都觉得脸要烧起来了,倒是很诚实的从衣柜里把他的衣服都拿出来铺床上,埋进去深吸一口之后觉得自己好像变态。怎么都睡不着,内裤边被挑开的时候觉得自己疯了,但是想起并不温柔也没什么值得怀念的第一次还是很可耻地硬到要滴水。想和杰接吻。撸了半天都没感觉,手都发酸了瞬间觉得自己更可悲了,初恋就像丧偶,拉开抽屉想看一下杰有没有什么黄色漫画一类的东西,却意外看见了按摩棒和上次没用完的润滑液。喂,这个不会本来要用在自己身上吧,真够变态的。很生疏地替自己扩张,往下坐的时候心里也没底,全部插进去按开开关的时候要不是立刻拿杰的衣服塞了嘴恐怕硝子会以为自己被攻击了直接破门而入。

和初体验一样,目光都没有焦距,哪怕嘴被堵住都忍不住闷哼着发出声音,全身都在发抖,几乎是刚进来不到两秒就已经射了,是高潮的生理泪水吗,但是心脏又很痛。

夏油杰拱着腰迎合他的动作,器官顶着他那条发烫的肉筋磨,五条悟射得两个人身上都一塌糊涂,明明该停下的,他却没反应过来一样,穴道都痉挛着抽搐,弄得夏油杰额角直跳,摁着人不让动往最深的地方打桩一样操,湿痕都透过眼罩蔓延到脸上了,泪水顺着从合不拢的嘴角流下来。

“五条老师啊…从刚刚就想说了。”

很哑的声音,手掌却摸着大自己十岁的人安慰着,和哄小孩儿似的。

“根本不是在叫床吧,一直在哭啊…以后的我对你是有多不好,怎么会那么委屈的。”

湿透的眼罩被勾着扯到了下巴上,终于看清楚了杰的样子,夏油杰也终于看见了二十八岁的五条悟那双漂亮的眼睛。

被悲伤泡了个透的蓝色,眼下通红发肿,泪水还顺着眼角淌。

打断了五条悟要找的借口,夏油杰继续说着。

“不是生理泪水,你见到我的时候就已经哭了啊。黑眼罩湿了还是挺明显的,所以才一直不让我看吧?”

“五条老师…”

“叫我的名字。”

完全不掩饰了,齿尖咬进他肩膀的皮肉,泪珠连成一串混着血一起弄脏了他的背。

“SATORU。”

鸡吧什么也没射出来,最后又被中出了也毫无怨言,干性高潮完全是自己自找的。这回是真的被干哭了,死死搂着他不肯松手,夏油杰只好缓过来之后托着他抱去卫生间清理。

在高中生面前哭了啊,还哭成那个鸡巴样。

后知后觉的丢人,五条悟很想让他滚因为现在自己很想自杀。

“好点了吗?悟。”

“老子怎么可能有事,你太高看自己了。”

“不是说做爱啊…你还要哭吗?”

哪有情商那么低的人…泡在浴缸里五条悟有点想翻白眼,对上了夏油杰真挚又没有嘲讽意味的眼神。

“…想接吻。”

被自己咬破的嘴唇还有血的腥味,舌尖柔软发热,纠缠着交换了氧气和体温,连心跳也同频的快。

又要哭了啊。

尝到咸咸涩涩的味道是夏油杰先拉开了距离,又被不想让他看见眼泪的五条悟追过来吻住,闭着眼把泪水也变得温柔悠长。

“所以…十年之后我是死了吗?”

“我杀的。”

“所以你是想我了?”

夏油杰笑得眼睛弯起来,和趴在课桌上看过来时一样。

“很想你。”

“非常、非常想你。”

272 Likes

好色情。。喜欢dk和成年这种设定啊啊

10 Likes

哎哟大人…:heart:

8 Likes

伤透的285 还是依赖着爱着 u杰。。大人仙迹:palms_up_together::palms_up_together:

15 Likes

大人写的太好:cry:不坦率的大人…说谎话是掩盖爱你的事实…

11 Likes

好看死了啊

2 Likes

呜呜呜。
五条悟的人生里只有一个夏油杰,会让他用一生去铭记想念。

17 Likes

啊啊啊啊什么意思这么色情结果我看哭了。。。

10 Likes

看的我边哭边冲

10 Likes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么香却感觉好难过。

2 Likes

明明很香的,为什么眼泪掉下来了

5 Likes

我记得我单纯来看黄文冲脑子了,怎么会这样我服了太太神作太会写了我真的哭了

4 Likes

怎么有这么好哭的香饭啊。。。半夜边流口水边掉眼泪

7 Likes

我痛哭

1 Like

看得我眼镜酸涩

1 Like

好難過⋯⋯即使過了這麼久再次見到也只是想要和你待在一起⋯⋯的這種感覺⋯⋯TT傑最後笑得好溫柔我好像突然死了

5 Likes

vocal我真的好喜欢这篇 味道特别特别对 特别喜欢285表面坚韧过后独属于夏展现的自我 一些独属于夏的感情羁绊:孤独 怀念 依赖 爱…这篇的小夏也好贴 温柔 细腻 善于发现情绪的变化 我看完反而感觉超级治愈诶 大人间的爱太心酸太晦涩 少年的爱太横冲直撞太转瞬即逝 好像他们一直留有一点点的遗憾 小夏遇见285感觉就会很奇妙 真挚又细腻的少年夏会打直球 遇到饱含复杂情感的五师 或许不仅会让小夏感觉被需要 也会让五师完成一点点心愿 疲惫的大人反而被小孩治愈了,也算是在这个时间线完成了两个人更加坦诚的愿望吧

10 Likes

什么时候看这篇能不哭。。。

3 Likes

又痛又涩……

1 Like

omg想象一下杰长大之后还记得这段记忆但还是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想起这件事心里还是像针扎一样,所以在和悟做的时候看到对方流下的泪水嘴上骂得狠但是动作却还是轻了些

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