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与你的三个约定

君との3つの約束

与你的三个约定

作者:ジョニー・キリサキ

原文:

仅供安利,若有错误请随时指摘。

※无授权 请支持原文




只愿你能好好活下去的三个约定。


没有精神强大的夏五,某种意义上倒也很强啦。

请喝完10杯威士忌以后再阅读。

真的仅限什么都能接受的人看,也仅限接受超常现象的人。




“杰,来和我约定吧。”


高三的夏天,正在黄昏时分的海边散步时,悟冷不丁地说出了这句话。

杰眉头紧锁,想要探知悟的深意,纯黑的墨镜却阻碍了他,眼前所见的只有狡黠的笑容。

杰疑惑地问:“……是要做什么约定?”

“三个,”悟愉快地说道:“答应我三个约定。”

踏入浅滩的悟所踢起的海水发出声响,晶莹的浪花被夕阳染红后再度坠落。

“首先嘛,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你都要幸福快乐地活着!”

悟回过头,杰不禁对着那张纯粹的笑脸露出苦笑。

“虽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我现在很快乐也很幸福。”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不知为何,无色的不安感如水滴坠落心间,而悟却幸福之至地说出了下一个约定。

“还有,要爱着现在的我!”

听到这句话,杰上前一步触碰悟被水花润湿了些许的指尖。

“我不是爱着你的吗,这件事你是知道得最清楚的吧?悟。”

自触碰的指尖开始缠绵,杰和悟手牵着手,彼此的温度融为一体,舒适的热度让杰深知此刻的幸福。从墨镜的空隙之间所见的眼眸如结晶般光彩夺目,十分的漂亮。

悟抿紧唇瓣,随后又有些难为情似的开口了:“……嗯,是啊,我最清楚不过了。”

他的声音却不知为何透着一丝落寞,但杰并不知道其中的理由,唯独那股仍压在胸口上透明且无形的不安在不断蔓延。

紧握的手,令人怜爱的温度。

内心有种不好的预感。

──现在绝不能放开这只手。

而悟却轻易地就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走,浅滩之上如同在和海水嬉戏的悟边漫步边转过头,用那张沐浴着夕阳的漂亮笑脸。


“最后是──就算我死了也不要哭!”


悟的话语宛若呐喊。

一切都如此炫目,在水平线上徐徐沉落的光芒之中的悟,美好而又梦幻。

“悟。”

想要靠近的杰朝悟走去,并向悟伸出了手,然而在他的手触及到之前,悟先拿自己的手指对准了太阳穴。

杰睁大双眼,悟依然在柔和地笑着。


“所以不要哭哦,杰。”


这样说着的悟──用咒力击穿了自己的太阳穴。

他的身体重重地倒入浅滩。

赤色在水中蔓延。

海浪的声音清晰可闻。

可也非常的静寂。

万籁俱寂。

究竟发生了什么,杰无法理解,在理解不了的状态下,他跪在倒地不动的悟身边,抱起了太阳穴还在不停流血的悟,明明是盛夏却这般冰冷,明明正被夕阳照耀着却如此苍白,唯独赤红的血液鲜明万分。

“悟?”

落入海面的血晃悠悠地扩散开来。

“悟。”

为什么你一句话都不说呢。我不明白。思考完全跟不上。这是梦吗?他是这样想的。不然的话也太奇怪了吧。

杰俯视着平静闭上双眼的悟。

“悟。”

他再一次呼唤悟的名字,唯独海浪的声音在回响,缄默无言地躺在臂弯中的悟,脱离了「生物」中的「生」,变成了单纯的「物」,仅剩这份过于空虚的重量。

这样做毫无意义。

即便开始认知到事实,内心却执拗地拒绝了。对了,让硝子来看看吧,这样的话悟一定会活过来、的。在考虑到这一点时,杰已经全面接受了悟的死亡。

死者无法复生。

所以悟活不过来。

活不过来。

悟会就这样死去。

会就这样……死去?

悟已经死了。

那双天空色的眼睛真的再也不会映照出自己的模样了吗?

杰保持着抱起悟的姿势凝视着他的脸,然后小心翼翼地避开了那仍在流着血、被濡湿的头发。他抚摸着悟变得苍白如雪的脸颊,摩挲过他的唇瓣,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即便他心知肚明,哪怕仍有触感也不会再得到回应。

啪嗒一声。

一颗水珠从杰的眼中滴落,顺着悟白净的肌肤流下,眼泪一滴接一滴片刻也不停息地从那具身体上滑落,与“悟”这个呼唤了无数次的名字一同消溶于海中。

三个约定。

悟才说过的话。

但是,不要哭什么的根本就做不到。

回想起那张美好夺目的笑脸,心中满是不愿。

我不要这样,我不要啊……悟。

杰发出撕心裂肺的恸哭,到这一刻全身的血才沸腾般变得滚烫,痛苦与悲伤扑面而来,他搂紧悟的遗体抽泣不止,丝丝呜咽混杂于海浪之中。

在落日西沉,残光乍碎的

──瞬间。








“杰,你怎么了?一直在发呆。”


我听见了、悟的声音。


杰猛然转过头去,喝下可乐的悟畅快地呼出了一口气。他慌乱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是高专的公用房间,并不是黄昏的海边。

──那刚才的是什么,刚才我看到的是什么?

杰感到混乱不已,如果那全部只是白日梦也太过真实。

咚、咚、咚……

心脏发出不安的跳动声。

眼前的悟正用咒力把喝完的可乐罐挤扁,随手扔进了垃圾箱里,伴随着轻微的哐当声,那双苍蓝的眼瞳透过墨镜的空隙瞥了一眼杰。

“到底怎么了?你脸色超差的。”

“没……”

杰目不转睛地盯着悟。

还活着,那双眼睛里正倒映出自己的样子。

他按耐不住冲动紧抱住了对方,悟有些慌张似的哇了一声。

泪水缓缓地模糊了杰的视野。

太好了……还活着,那果然只是个梦。

他打从心底感到了放心。

“你到底怎么了啊?杰。”

悟略带焦急地询问,轻抚着他的后背。

好温暖……现在正是八月盛夏,不如说近乎是灼热的。

感受着这份温度和心脏传来的鼓动,稍微有些哽咽的杰,声音却带着笑意。

“我没事的,只是很高兴悟在我的身边。”

悟听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在说什么啊……不过嘛,你最近看起来挺累的,所以我就尽情宠你好了!啊,还是说去床上更好?”

“……我真是笨蛋。”

“呜哇、好冷淡!”

“都怪你大白天的就说奇怪的话。”

忽然冷静下来的杰叹息着放开了悟,悟不高兴地嗔怪:“杰是个大笨蛋。”

确实是很傻,即便再怎么有真实感,那种东西不过是虚梦一场而已。只是因为随着夏天而增多的咒灵──以及心中徐徐渗出的阴暗感情,才做了那种不吉利的梦。

“不过真的很烦啊,咒灵也增长太多了,”悟边讲边看着他:“杰,你没事吗?”

“怎么这么问……”

“之前不是提过了吗,我问你是不是瘦了的时候,你说只是因为苦夏而已,那是真的?”

他的语气满含担忧,杰禁不住对让恋人产生这种想法的自己苦笑:“当然是真的,也有咒灵增多太累了导致的原因,不过不至于这么担心。”

嘴上这么说,杰的内心却在苛责说谎的自己,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想让悟知道,自身这丑恶的感情应当藏在心底。

──非咒术师是丑陋的猴子。

这样的话不可能说得出来,即便在杰的心中,将这点否定的自己也确实是存在的,但在这不安定的状态与繁忙之中,不管是对身体还是精神都是一种负荷。

仅仅只是因为这样。

绝不能将如此不堪的感情外露。

白皙的手搭上他不自觉攥紧的拳头。杰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人,虽然看不清低着头的悟的表情,但那一定不是明快的。

“悟。”

“杰。”

声音不约而同,悟先一步开口。

“你哪里都不要去哦?因为你必须变得幸福才行……为此我可以做任何事。”

幸福这一言语隐隐触动了心扉。

这是梦中的悟所说过的,三个约定之一。

那副光景在脑海里稍纵即逝,杰让垂着脑袋的悟朝向他这一边,吻了上去。感受到这份鲜活的气息,杰安心地笑了。

“只要悟在身边就是我的幸福。为了你的幸福,我无所不能。”

收到这样的剖白,悟睁大了天蓝的眼睛,一种难以看清的感情在其中摇曳着。不知为何看起来像是要落泪般的悟,有些害羞似的笑了。

“……这样啊。就是你的这种地方,真不知道该说是花言巧语还是狡猾好。”

“先这么说的不是你吗?”

“我是因为──”

悟难得地踌躇了,杰为这一反应蹙起眉,尽管那犹豫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没什么,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发自心底地笑出来,仅此而已。”

听到这句话杰不由得一惊,有种内心深处被悟看透的错觉。他尽量使自己看起来自然的,缓缓地跟悟拉开了距离。

此起彼伏的蝉鸣填满两人之间的沉默。

悟唐突地用像是强行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声音对他说:“虽然有些远,但要不要去海边?虽说到的时候大概已经是傍晚了。”

──盛夏、黄昏时分、大海。

全身都这几个词汇的组合充满抗拒,可悟的表情却很明快,丝毫没有刚才那如同幻影般已逝之人的虚无感。

尽管如此杰还是很困惑,在做了那样的梦之后,不想去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并不知晓他心情的悟歪了歪脑袋:“难道你有什么别的安排吗?今天难得我跟你都休息,一起去海边享受青春嘛。”

面对单纯笑着的悟的邀请,杰在犹豫过后点了点头。

“……好,不过,悟。”

“嗯?”

站起身来的悟回过头看他,看着那副充满活力的模样,杰摇了摇头然后也站了起来。

──别死,这样的话语是不必要的。

“没事,可别因为玩过头而感冒了啊。”

“什么啊,又把人当小孩。你到底要把我当小孩对待多少次才会满意啊?”

“我可不记得有那么多次呢。”

悟听罢轻轻笑了出来。

“也是啊……不记得也好。”

悟说完牵起杰的手迈开步子。

“说回来要怎么去海边?可别说要用我的咒灵啊。”

“没关系,威胁辅助监督开车过来就好了。”

“真够人渣啊。”

过于傲慢的态度让杰忍不住捏了捏眼角,悟不满地撅起嘴:“我才不是,因为那家伙总是在背后偷偷说我们是消耗品什么的。”

反复默念着消耗品一词的杰心情不自觉暗淡下来。

我们的确是消耗品,为了非咒术师而牺牲生命,尸体在无人知晓的角落堆积成山。

“这样的话确实无法原谅那家伙呢。”

“对吧?所以我们随意使唤他就好啦。”

眼前的笑脸充满使坏的味道,但非常符合悟的作风,杰也不由自主跟着一块笑了。

“悟,那我们究竟要怎样威胁他?”

“跟他说不听的话就像之前那样揍扁你,这样估计那家伙就会乖乖听话了吧。”

“……你到底把他教训得有多惨啊。”

“那种事你应该能想得到的吧,杰。”

“嘛,基本能够想象到,我大概也做过同样的事。”

虽然还是觉得对方有些可怜,但他并不能原谅把自己和悟这样的咒术师说成是消耗品的男人。

“果然你也是这样想的嘛。”

悟边走边说着,然后呼叫那个辅助监督把车开了出来。

辅助监督一看到悟和杰脸部就开始抽搐,傻兮兮地用着礼貌的口吻请他们上车。

随着车辆驶出,开阔的大海出现在茂密树林的前方,身旁的悟兴奋地喊道:“是大海!”

明明已经去过这么多次海边了,悟却不论何时见到大海都会像孩子似的欢闹。

在这一瞬,杰突然感受到了一丝违和感,然而这股不协调的感觉却从指缝之间悄然溜走,令他不明所以。

到达目的地之后,悟笑着对吓得浑身僵硬的辅助监督说:“回去的时候我会给你发消息的,记得在规定时间内赶来。”

可怜的辅助监督连忙点头哈腰,匆忙地返回了高专。双臂交叉的悟哼了一声,杰不禁苦笑。

“真是毫不留情啊。”

“没办法,因为那家伙说我和杰是……”

话音未落,悟的目光却游移起来。杰轻轻抚摸着悟的脑袋,问道:“说了什么?”

悟抿紧了唇,半晌后才总算开口。

“……说我们是怪物。消耗品就算了还被说成怪物。我们的确是最强的,但同时也是人类,对吧?”

悟的语气中缠绕着些许迷茫,杰很快就微笑着应答:“嗯,『我们』是人类。”

沉淀于心中的浑浊感情又加深了一分。

没错,「我们」是人类,拥有咒力的「人类」。

即便是辅助监督那种人渣,只要是拥有咒力的术师那就是「人类」。

所以──没有咒力的人是──

想到这里,他把几乎要侵蚀自我的阴暗想法驱逐至脑内一隅。

不行,现在是难得能和悟在一起的时间。

杰的视线朝大海移去,太阳渐渐没入海面,将天空浸染成一片绯红。

“杰──!快点过来!”

杰不自觉扬起嘴角,下了海岸向着浪花不断拍打着的沙滩走去。悟脱下了凉鞋,光着脚欢快地同波浪嬉戏。那个身影与梦中所见的悟重叠,耀眼的太阳光在地平线上愈发炫目。

“杰。”

杰朝着呼唤自己的悟看去,露出灿烂笑容的悟开口说到。

“和我,做三个约定吧。”

喉间蓦然一紧。

在白日梦中所闻的光景、言语、悟的表情,正尽数重叠。但这里是现实,海浪的声音,热度稍降的海风,还有夕阳,全部都是真实的,并不是身在梦中。

那么──这究竟是什么?

放着无法掩饰困惑的杰不管,悟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

“第一个约定,要幸福快乐地活下去。”

我知道,这句话刚才我已经听过了。

“第二个约定,一定要非常爱我。”

这个也知道……就在前一刻你还在对我这样说。

悟踢着波浪,扬起光芒四射的水花,漫步在浅滩上的悟因杰的呼唤而回过了头,沐浴在落日余晖之下的他美好至极。

“最后一个约定──就算我死了也不要哭!”

这句话我也,同样已经听过了。

杰想冲过去,然而双脚像被看不见的锁给牢牢铐住了一般迟钝,寸步难行的他只能伸出手念出悟的名字。

悟的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意,那只手抵住了太阳穴。


“……别哭,杰。”


拜托了、

他面带微笑地如此希冀着。

咒力射穿了悟的太阳穴,鲜血四溅。看着倒在浅滩的悟,杰终于挣脱了脚上的枷锁奔跑起来,他抱起对方,死亡的重量让他绝望,从太阳穴中不断滴落的血尽数溶于水中。

“悟……”

杰并不介意自己的手被悟的血染脏,他更希望这只是悟在开不好的玩笑,而悟却安静地躺在臂弯中,连纤长的睫毛都未扇动分毫,天蓝的眼睛紧闭着,不见色彩。

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为什么……”杰翕动嘴唇落下疑问。

悟为什么不起来?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说?

为什么悟他──我不要……

悟才没有死。

杰将耳朵贴在悟的心脏处,那里只剩虚无,泪水从他的眼中潸然而下。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杰轻抚着悟苍白的脸,将自己的唇重叠在悟微微张开的嘴唇之上,那里已经没有温度与呼吸,只残留了触感。

于是,杰终于承认了,也不得不承认。

悟死了……在他的怀中。

仅凭言语无法表达的绝望,那不知掉落何处早已迷失的心脏,眼泪却仍是止不住地涌出。泪水从悟的脸颊滑落,看起来就像他也在流泪一样。

海浪的声音依然清晰,夕阳渐渐褪于黑暗。

“悟……悟……”

杰的口中无数次重复着这个名字,他知道已经无法得到应答,但他仍然反复着,最终。

“不要哭什么的……怎么可能做得到啊……”

杰用被泪水濡湿的声音问已经无法做出回答的悟。

为什么死了?为什么要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你明明刚才还在那样幸福地笑着不是吗,这样也太奇怪了吧?

海浪掺杂着啜泣。

水与泪彼此相融。

太阳已然西沉──那余晖的光芒也随之泯灭。








“──杰。没事吧?”

扑通、心脏剧烈一跳,身体仿佛是被从深海之中一把拽出,杰蓦然惊醒。

环顾四周后发现自己身在高专的公用房间,坐在旁边喝着可乐的悟脸上满是担忧。心脏激烈地跳动起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连呼吸都忘了,努力吸气后总算是再次取回了空气,杰死死地攥紧了胸口,衣服粘上黏腻的汗水。

“杰,怎么感觉你怪怪的?脸色超级差,根本不止是苦夏的程度吧。”

悟正在眼前跟他说话,透过滑下鼻梁的墨镜所见的天蓝虹膜中倒映出了自己的模样。

──梦?又是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疑问接踵而至,思绪跟不上,无法理解,这一连串的事要怎么整理才好。但现在不是该继续混乱下去的时候,要先把握自己现在所处的状况。

“……悟,今天是几月几号?”

悟的回答和记忆中一模一样。听到这个以后,杰推测出了自己大概是在反复经历同一天的事实。同时他也瞄了一眼悟,是和往常一样的悟……并没有任何悲伤或是忧愁的感觉,真的是平时的悟。

悟奇怪地瞅着他。

“杰,你干嘛这样看着我,跟见到亡灵一样……”

亡灵吗,非常相近的形容。

杰伸手触碰到悟的脸庞,凑过去亲吻他。

“你、在这种地方……”

显然被他的行为给惊到的悟慌张不已。

不过这样就清楚了,眼前的悟是好好活着的,但还不能确定这是否是现实。杰试探性地用咒灵操术唤出咒灵,稍稍割开了自己的手臂,伴随着轻微痛感,血液顺势而下。

面前的悟慌忙叫道:“杰!你在做什么啊!快去硝子那里──”

“不用,这种小伤没必要让硝子来治。”

鼓动着的脉搏,从伤口中淌出的血液。这份疼痛和温热毫无疑问正是自己身在此处,这个世界是现实的证明。也就是说,现在才是现实,刚才的只是非现实的某种东西。问题在于为什么会陷入这种情况。

于是他最初想到的是,应该受到了是某种诅咒的影响。

──诅咒,若是这样那这究竟是什么诅咒?

杰思前想后,那些蛆虫一样不断涌出的咒灵。

在祓除咒灵的过程中,是不是存在着吸收了某种咒灵后,在自己身体中作为「不良的存在」而残留下来并产生了什么影响呢?无法否定这一假说的可能性,但是……

大概是等一直沉默着思考的杰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悟长叹了一口气:“我去拿点绷带啥的过来,在这儿等着我。”

悟说完便离开了,这对于想独自考虑的他来说是好事。

这个循环会从悟不知为何选择自杀之后回到原点、再次自杀。如果这次也走同样的路,悟大概又会自杀的吧。

回想起那副光景,胸口深处强烈地发疼。

幸福的笑脸,飞溅的血液,不再动弹的悟。

──我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杰暗自在心中发誓。

那么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悟不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

海浪的声音恍然于耳边响起,映照在眼眸深处的是夕阳──以及黄昏时分的大海。

不能去到那个地方,这是杰想到的第一个应对法。接着浮现的是悟为什么会自杀的理由,这个应该直接问他本人,如果心爱的恋人是因痛苦而寻死,那只要消除他所抱有的烦恼就好。

问题是光解决这两件事还不够,如果悟还是死去的话,就有破坏之前考虑的「假设」的必要。是他考虑到一半的,因受到自己吸收的诅咒的影响这一假说。

虽然那仅仅是个假设,最坏的情况只能想办法解决那个。不,是必须要。不这样做的话,悟又会笑得那般幸福地……在我的眼前死去。

──我要拯救悟。

我已经不想再看到爱人在自己眼前死去了。

“杰。”

杰听到声音后转过头,提着急救箱的悟叹着气坐到了他的旁边。

“我说你啊,干嘛若无其事地做这么夸张的事啊,明明平时一副优等生的样子。嘛,虽然这也是常事了。”

悟边说边用纱布擦了好几遍血后然后消毒。消毒液带来的痛楚在逐渐蔓延。悟不熟练地给他缠着绷带,最后满意地笑着说:“好了!”

虽然包得很难看,但心中却因对方所流露出的温柔而泛起爱意。

“悟。”

“嗯?什么事。”

“……谢谢你。”

容易害羞的恋人将脸转向了别处:“……又没做什么大不了的事。”

就是这种地方也很可爱。

杰叫了一声悟的名字,将自己的唇贴上毫无防备就回过头的悟的唇。唇上传来柔软的感触,杰把舌头探进悟微张的嘴里,与之纠缠在一起,响起咕啾咕啾的水声,互相变换角度亲吻了好几次,才总算肯分开。杰的视线一跟脸颊染起淡粉的悟对上,悟就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捂住了杰的眼睛。

“悟,你这是做什么?”

“……别一个劲盯着我看啊。”

“那当然会看的吧,正常来讲不都会想看自己喜欢的人的脸吗?”

“你怎么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种话的。”

“没办法,”杰拉开悟蒙住自己眼睛的手,跟他四目相对,温柔地笑道:“因为我爱着你啊。”

“所以、我才说……你……”

正当他想抱住此时语无伦次到令他怜爱的恋人时──

“要是真这么爱我的话,那现在就带我去海边,一起去看海吧。”

原本想要拥抱的手顿住了。

已经这个时间了,等去到海边的时候就会是傍晚了吧,耳边似乎响起了在此刻不可能听到的海浪声,悟在那片美丽而又残酷的世界当中死去的光景于眼前复苏。

“不行。”

杰遵从本心说道。

面对直接给出拒绝的杰,悟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天蓝色的眼睛。

“为什么啊,虽然离海挺远的但只要开车的话很快就能……”

“不可以,我绝对不去。……我真的,无论如何都不想去。”

这样说着,杰轻抚着被笨拙包扎过伤口的手臂。他已经不想再失去这比任何人都要可爱的恋人了。

悟看起来相当困惑。这也是当然的,自己无缘无故却固执地拒绝去海边。杰想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很差,但他无法在这里妥协。

寂静被阵雨般的蝉音所掩埋,不知究竟经过了几分钟。

“真拿你没办法,”只好选择放弃的悟举起了双手:“投降,不去海边了,这样就行了吧?杰。”

他的回答让杰松了一口气,只要不去到那个地方,悟大概就不会死了,但仍需谨慎……

“悟,你有没有什么──”

“啊啊,没能去到海边啊,明明我最喜欢那里了。”

悟站起身来笑着看向杰,从窗户射进来的茜色光辉,在他身上镀出一层绮丽的色彩。

此时心脏不安地跳动了一下。

“杰。”

他本来想说不要再继续讲下去了。

“能和我做三个约定吗?”

悟取下墨镜,目光平静。

“第一个约定是,你要幸福快乐地活下去。”

“悟。”

杰蹭地一下站起并伸出手,但却被看不见的隔阂──无下限咒术给阻止了。

“第二个约定是,你要非常的爱我。”

“这种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即便知道这样做也无济于事,杰还是吼出了声。

“悟,现在立刻解除无下限,否则我……”

“我做不到,既然爱着我的话,就不要阻止我。”

这样说着露出微笑的悟,美好得如梦似幻。

“还有第三个约定……就算我死了,你也不要哭。”

“不可能,这种事我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杰强忍住想大吼的心情:“……你怎么可能会死,我们是最强的……不是吗?”

悟点了点头:“是啊……”

“我们是最强的。但是,对不起,杰。”

他的手指缓缓地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悟!”

杰想阻止他,然而令他近乎绝望的无下限咒术却不允许他那样做。

悟并不允许他这样做。

轻轻眯起天蓝色的眼睛,悟笑了。


“……所以杰,绝对不要哭哦?”


咒力贯穿了悟的太阳穴,洒落的鲜红血液也沾染到了杰的身上,悟在阵雨般的鸣声之中倏然倒下,赤色逐渐往四周散开。

“悟。”

杰慢慢地朝他走去,跪着将人抱起,悟的手臂无力地摇晃了一下。

“……悟。”

已经什么都无法思考了。杰任凭眼泪肆意流淌,不断地重复着在他面前亲手结束自己生命的、恋人的名字。为什么……为什么悟非死不可呢?为什么悟总是笑着自我了结呢?我应该再早一点问他的,究竟为什么要自杀。跟我们身在何处根本无关,就因为我的疏忽,我又再一次失去了悟。

“悟。”

我喜欢你、我爱你,所以你不要再死去了啊……

“悟……”

杰紧紧环抱住被给予了永久沉默的悟,但不会得到丝毫回应。悟已经死了,所触碰到的悟身体的每处,都在宣告着他的死亡。

哭泣声与蝉时雨重迭陨落。地上蔓延的血和夕阳的暗红浑然一体。流动着的黑暗在房间的角落里愈发浓厚,从窗户透过来的光正寸寸消弥。

在那束光芒殆尽的瞬间──








“杰、杰──你有在听我说吗?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发呆。”

啊啊,果然又回到这里了吗。

公用房间里,本该已经死去的悟此时却站在杰的身旁。杰的心中混乱不堪,被迫经历数次希望与绝望的更替,但近在咫尺的悟仍然挽救了他濒临崩溃的精神。

“我说啊,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

“烦恼……”

头脑还未完全清醒过来。

悟在听到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后,声音有些发闷。

“总觉得……你最近很奇怪,也好久没有像这样跟我见面了。”

被他说很奇怪,杰有点想发笑,却并没能笑出来,取而代之的是布满阴郁而又无力的声音。

“……我没什么,不如说你最近怎么样?悟。”

杰把最应该问的事抛向了他。被问到的悟眨了眨眼睛,粲然一笑。

“什么事都没哦,因为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已经很幸福了,你应该明白的吧?”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但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你总会死去?

杰伸手去摩挲悟那张细腻的脸,稍微感到了安心。我还能接触到悟,或者这次悟不会死。他想的是,既然跟场所没有关系的话,那这次听他有什么烦恼就好了,但悟却坦诚地说自己现在真的很幸福。

我知道这句话并非谎言。因为我们是一直陪伴在互相身边的恋人,当然能够分辨对方说的是否是实话。

杰将悟拉向自己,牢牢地拥住了他。

“突然干嘛啊。”

耳边响起的轻快笑声治愈了杰几乎溃散的精神,悟的体温温暖了他因绝望而冷彻的心。

杰一边抱着悟,一边抚摸他的发丝:“悟。”

“嗯?什么事?难道是夜晚的邀请?”

“……那样也不错。”

如果真能那样就好了,前提是夜晚会到来。

杰轻轻跟悟拉开距离,取下他的墨镜,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他的唇。悟虽然有些惊讶,但很快就露出了笑容。

“杰是真的超喜欢我啊。”

“当然了,正因为有你在,因为能爱着你,我才会这么幸福。所以,悟──”杰短暂地停顿了一下,接着语气坚定地说道:“绝对不要死。”

悟睁大的苍蓝眼眸转瞬又平静地眯起,绽开笑颜。

那温柔的神色使杰看得入迷。

真美啊,他想。

“杰真是个笨蛋啊。”

悟边说边站起身,偏过头看着杰,笑得无邪。


“不用那么担心的,──来和我做三个约定吧。”


心脏再度被冻结,那股冰冷尖锐地刺入胸口,剧痛无比。

杰急忙站起身往悟的身边冲过去,但伸过去的手却又再一次被无下限咒术给阻止了。

“悟!停下!”

叫喊声正悲切地颤抖着,而悟却十分平静,在耳边响彻的嘈杂蝉鸣如雨水倾泻一般。

“第一个约定是,你要幸福快乐地活下去。”

“没有你的话我是无法幸福的!”

“第二个约定是,你要非常非常的爱我。”

“我爱你……我是爱着你的啊,悟,我真的很爱你。所以──”

“第三──”

悟的手指触碰到了自己的太阳穴。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悟……”

被无法触及的绝望感所压垮。

“快停下……”

他只能反复恳求,他只能不断祈愿。

“悟,求你了,唯独这句话──”

然而、

“第三个约定是,就算我死了,也不要哭。”

“所以啊,不要哭,杰。”

悟幸福地微笑着──亲手击穿了自己的脑袋。

悟的身体向着冰冷的地面倒下,杰一跃而起冲过去抱住了对方。四散的鲜血同时溅上了杰和地面,那片赤色因从窗户照射的光明亮得令人生厌。杰怀抱着安详入眠的恋人,拼命地抑制住了涌上来的悲伤,也许是因为自己每次都哭了,悟才没能活过来的。只要像这样忍耐着、忍耐着,忍下去的话,悟说不定就能活过来了。

所以即便身体不断发出哀痛与悲鸣,他也拼命忍住了。

忍住、忍住、要忍住……

紧咬的唇渗出了血。

没事的,只要再等等的话悟一定会醒过来的。

明明是对此深信不疑,悟却完全不睁开眼睛。

沉落的太阳已经带走了残存的光芒,然而悟依然没能醒来。

──啊啊、果然……还是不行。

已经无力再承受了。泪水决堤般从眼中涌出,杰放声痛哭。眼泪和血交杂在一起,杰亲吻着悟变得冰冷的双唇,他想哪怕是无言的恋人的遗体,他也要爱着。但那即便触碰也毫无反应的空虚感,不留情地贯穿了他的心。强烈的悲伤压过了爱意,泪水又再一次汹涌而出。

“悟、悟、悟,悟……我不要……你快点睁开眼啊……我受够了,我已经无法忍受你会一直死去这种事了。我不能没有你啊……悟……”

杰用力抱紧了悟的身体。

为什么……你什么话都不说啊,明明平时那样吵闹,感情那么激烈,总是在做傻事,为什么你现在却什么都不说?

他想将心中的感情和疑惑全部发泄到悟身上,可是却做不到,无法做到。

在无力改变任何的情况之下,悟又再一次死去。

光芒随其消逝。








“──杰?你到底怎么了?脸色真的很差啊。”

悟边说边触碰到杰的手。重叠的双手十分温暖,几乎能让人感到炙热的温度,这正是活着的证明。但杰却没办法好好笑出来,也无法再蒙混过去,他已经束手无策了。跟地点、自杀的理由都毫无关系,那么只剩下一个假说:是因为自己无意识吸收的来历不明的诅咒害的,仅此而已。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把悟逼死的人其实就是自己。

过于绝望的杰发出了干涩的笑声,担心着他的悟略微思索,开口提议。

“……杰,要不现在去看海吧?虽然到的时候应该是傍晚了,但我想一定会很漂亮的。”

“海……”

完全不想听见的字眼,但他已经知道这件事跟海没有任何关系,事到如今,即便拒绝去海边大概也是毫无意义的。

“……是啊,去看海也许挺好的。”

几近死心的杰已然绝望地想着,既然又要亲眼所见的话还是选个漂亮的地方比较好吧。而悟依然很开心地笑着说:“那就去叫车啦。”

就和之前看到的一样,辅助监督把车开了过来,两人乘车前往海边,路上他们聊了许多。咒灵增长太多完全没能好好休息、那个地方的甜食很好吃之类的……只是司空见惯的对话,平凡到让人感到奇怪的地步,而这对于杰而言,却是死亡将至前的宁静。

到达之后,悟朝着与夕阳交相辉映的金色大海飞奔而去。

“杰!你也快点来!”

面对在海边大喊的悟,杰也往海浪沙沙奏鸣着的海岸走去。迸溅的海水与闪烁着的飞沫正一同闪耀,明明一切都如同明亮的希望之光。

“……杰,和我做三个约定──”

“不要。”

笑容从悟的脸上消失了,那双苍天之瞳直直地望进杰的眼中,杰凝视着那双漂亮的眼眸。

“……已经不行了,我已经到极限了,悟。”

同话语一起零落的眼泪被沙粒吸收,涌上来的海浪将其化为乌有。流着泪的杰一步又一步,缓缓靠近了悟。他已经不想伸手了,反正也会被无下限咒术拒之门外,那么干脆从一开始就不要这么做。

说到底悟之所以会死,一定是因为我的缘故。

“对不起……悟。”杰好似要呕出鲜血般吐露道:“你反复经历死亡,恐怕是我的错。”

悟睁大了双眼,杰笑中带泪。

“如果是因为我你才会死,那我才更想去死。由我来死,你活下去。我希望你能活着啊……悟,我不想你再死去了,所以……你……”

已不成调的声音未能传达出剩下的话语。

杰泪流不止。

他无论如何都想要悟活下去,为此无论什么事他都会去做。

海浪席卷起哭声,流向不知名的远方。

啊啊……也许这里的确是最适合哭泣的场所。

在杰模糊的视野中,是正在叫着他名字的悟。

“不要再跟我约定了,因为我绝对──会打破最后那个约定。”

夕阳将悟渡上一层绯色,果然无论何时他都是如此美好的。苍穹般的眼睛在落日余晖下闪耀着,接着渐渐湿润了──尽管那并没有变成眼泪。悟闭紧唇瓣,将泪水饮尽,随后用颤抖的声音说。

“什么时候,”那双漂亮的眼瞳正受伤地摇曳着:“你什么时候注意到的?”

涌上来的海浪缓缓退去,悟开合的双唇如是说。


“你从多久开始──知道了我在重复死亡这件事?”


这一问让杰言语尽失。

他没能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那些无法理解的事,悟却仅仅通过他的表情就全都明白了。

“……这样啊,就是最近吗,也是啊,毕竟你就是从第九十六次开始才变得不对劲的。我真是粗心啊,没想到居然唤醒了杰。”

“第九十六次……?唤醒……?悟,你到底在说什么……”

杰百思不解,困惑与无措终是扰乱了思绪,而悟却用平静的语气说。

“没关系,反正这也是最后了,因为已经是第一百次了,这次过后就全部结束了,每次都勉强你跟我做出约定,我真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啊。”

说罢悟轻轻地笑了,那是个纯粹而又痛心的笑容。

杰靠近悟的身边,小心翼翼地凑向他的指尖。能触碰到,无下限咒术解开了。他赶紧抱住悟,像再也不会放手般。

“悟,把一切都告诉我吧?为什么你要动手杀了自己,全都告诉我。”

杰将悟紧紧拥住,沉默被海浪声尽数抹去,即便不看悟的脸,杰也知道他正在犹豫究竟该不该告诉自己。但他不会再错失机会,杰用双手捧住悟的脸,直视着他的眼睛。

“悟,告诉我。”

天空色的眼睛彷徨无措,但在这之后看向了杰。他知道悟已经做出决定了,将手从他的脸上移开。

悟凝视着被夕阳染红的地平线。

“……我做了一个梦。”

“梦?”

悟点点头:“要不要稍微走走?”

说罢他便缓慢地沿着海滩走了起来。

“没错,梦。在这个奇怪的梦里,出现了一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自称是神的人。明明那是梦,我也知道这样想的自己很可笑,但不知为什么我相信了面前的神是真的。然后神明说,在这之后,夏油杰会离开五条悟。我对此几乎嗤之以鼻,可是,神向我展现的未来……却真实到不行。我知道自己在说奇怪的话,但是啊,正因为一直在跟咒灵这类异质打交道,所以我能明白,那个未来和神明都是真实存在的。”

悟纯白的头发轻轻飘动,他仍然背对着继续讲道。

“你在这个夏天结束之后的九月,会屠杀非咒术师成为诅咒师。等你我再次相见之时,我会将你杀掉。我会杀了你,很好笑吧?明明比谁都要重视你,比谁都要爱着你的我,却会把你杀掉啊?不敢置信的悲剧。可我很清楚神让我见到的未来是真实的,而那样的未来,我根本就……无法承受。”

“所以啊……”悟笑了笑继续说:“为了杰的幸福,我试着拜托了神,我希望能够让你在发自内心而笑的世界之中活下去。然后他说,只要跟你许下三个约定,再反复经历死亡的话,就会实现我的愿望。”

悟的声音平静而坚定,他踢起海水,如同迄今为止缔结约定时那样。

“于是我就和神明做了约定,三个约定。”

“三个约定……”

“嗯,第一个约定就是,要感到自己活在幸福当中。我真的每次都很幸福啊……”悟强撑着用明朗的声音说。

“第二个约定是,要和你在一起。”

最后一个是。

悟轻声说道,

“──最后要微笑着死去。”

“要笑着在你的面前去死诶,很恶趣味吧?”

用那快要哭出来似的声音。

杰并不知道背对着自己的悟的表情,但泪水已经快要从那双苍蓝的眼睛之中落下了吧。杰跑过去握住他的手腕,悟的身体正在颤抖,但却并没有看向他,仅仅继续编织着言语。

“……如果能将杰的命运改变成幸福的话,就需要一百次在自身感受到幸福时在爱的人面前死去。所以我不断重复着,九十九次的幸福,九十九次的死亡──然后现在到了一百次。老实说,为了杰死个一百次什么的,实在是太轻松了,毕竟咒术师总是与死亡相伴,而且,为杰而死的话我完全不会感到害怕。……我本来,是这样想的。”

声音已然哽咽,所以悟没有选择回头。

“可是,在幸福的时候死去……意外的很辛苦啊。不过并不是我,因为每次在我死的时候,你总是会哭,不能为你擦去眼泪这件事让我感到痛苦,我也总是在感觉到你的泪水之后死去。”

说到这里,悟终于回头了。

泪如雨下。

透明的眼泪从那双美丽的天蓝眼瞳之中满溢而出,悟露出浅笑。

“总算,到第一百次了。”

悟的话使得杰睁大了眼睛,眼前的悟仍在温柔地微笑。

“只要这一次在你面前死去,你就能一直幸福地活下去了。……害你哭了这么多次,对不起啊。”

“怎么会……明明你要更……”

至今为止,九十九次为了自己而死的悟。在自身感到幸福的时候,在他的面前笑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悟死了九十九次,而这次,就是第一百次。为这一事实感到心惊的杰看向了悟。

“这第一百次,要是死了的话……你会怎么样?”

不详的预感掠过心头。

悟有些困扰地笑了。


“我可能,会真的就这样死掉吧?”


这句话让杰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他费力地张开了嘴:“为、什么……”

为什么悟必须得死呢?用悟的死真的能换来我的幸福吗?杰想说他这样做很傻,却如鲠在喉,欲言无声。

面对沉默的杰,悟为了不让他担心保持着微笑说道:“人死不能复生是理所当然的事,虽然我无法活下去,可你能因此走向幸福的人生,所以──”

“悟。”

悟并不想听,他满怀歉意地笑着:“这次不死的话,我至今为止害你哭泣的九十九次死亡,不就毫无意义了吗?”

悟望向大海,太阳即将西沉,他凝视着落日开口。

“……我一直都选择死在海边是因为,海浪能带走你的哭声──要是眼泪也能这样随着海水飘远就好了。很不像我的作风吧?超、浪漫的。”

悟毫无顾虑地在笑着。杰却完全笑不出来,不可能笑得出来。

这人真是破天荒的笨蛋。他确实是被伤到了,但是是从继承记忆的第九十六次开始。

而悟却是整整九十九次,一直忍受着死亡和伤害所爱之人的痛苦,独自一人,为了杰的幸福真的付出了一切。

“杰,”悟就像在劝一个孩子那样:“能放开我吗?我,必须得死才行。虽然现在我还能感到幸福,但再继续和你在一起的话……幸福感会消失,我会感到难过。然后我会变得……不想死的。”

青空般澄澈的目光将杰的心揪紧。

“我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悟竭力地、却也平静地说道:

“我不想杀你。”

声音颤抖着,眼泪不断零落,悟却拼命笑了出来。

“所以,杰──”

在那句话出口之前,杰用力把悟拉向自己,紧紧抱住了他。

“杰?”

悟的声音含着困惑,他试图推开杰,杰却无视了他的挣扎,将人桎梏在怀中,杰直言道:

“──悟,和我做三个约定吧。”

身体剧烈颤抖的悟停止了抵抗。

“约定?”悟在杰的耳边问,杰也很快应答:“是啊。”

“第一个约定是,感到悲伤的时候不要笑,该哭时就哭,直到你不再落泪为止我都会抱着你的。”

杰知道悟的眼泪已经打湿了自己的肩头,他强忍着又涌上来的泪意接着说。

“第二个约定是,想要爱的时候无需忍耐,我会毫无保留地爱你。”

杰抱以满含真心的爱意。

“最后──”

他直视着悟湿润的眼眸。

“第三个约定是,永远不要离开我,要幸福地活下去,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泪珠从颤动着的纤长睫毛上坠落,悟看着杰,声音发抖:“你骗人……”

“骗人……你在说谎。因为未来并没有像你说的这样啊……!我会把你杀掉,那样的事我──”

“悟。”

杰用手拭去他的眼泪。

“难道比起神,我更让你无法信任吗?”

这句话使得悟无言以对。杰轻声一笑,吻掉了那和大海有着同样味道的泪水。太阳已然落于水平线上遥远的彼方,取而代之的是在夜空中熠熠生辉的星辰。

“……我……”

原本困惑着的悟,下一秒却下定决心般看向杰,在那宛若青空的眼眸中,犹豫已经荡然无存。

“我相信杰,因为我爱着杰,所以杰也要遵守约定。在我难过的时候陪在我的身边,在我想要被爱的时候给我很多的爱,还有──要一直和我在一起。”

悟深深地回拥住他,“杰、杰……”不断重复着的呼唤最终是泣不成声。

杰想,悟在死之前一定也流泪了,一定也在心中哭了无数次吧。

“悟,没事的,我就在这里,我会一直陪在你的未来,你的身边。”

悟被泪水濡湿的眼瞳如同星琼一般闪耀着,杰的模样正映照在其中。

彼此的视线相交,两人都不自觉吻了上去。

“悟,”一吻结束后,杰呢喃般诉说爱语:“我爱你。”

从今往后也会一直、一直、一直,

爱着你。


















八月转瞬即逝,九月悄然而至。

杰出发前往■■县■■市(旧■■村)


悟等待着。

一直在等着。

哪怕西沉的太阳消失在黑暗之中──也仍然在等待自己的所爱之人。




等他回到自己身边。



















那一天,老师难得地在单人沙发上睡着了。老师似乎很中意这个房间,所以这里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休息室。每次被老师呼叫大多时候都是被叫来这里。

“原来老师也是会睡觉的啊……”

“当然啊,你在讲什么废话。”

悠仁和野蔷薇在争论着。

听到他们的声音,那个人一边打哈欠一边坐起身来,还略显困倦似的伸了个懒腰。

“早安啊大家。”

看着笑眯眯的老师,惠有些无语地叹了口气。

“才不是早安吧,请不要叫我们过来结果自己在这里睡大觉。”

得到的却是毫无歉意的“抱歉抱歉~”

惠又再次叹了口气。

虽说在惠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个难以捉摸的人,但这个人究竟都在想些什么呢。

惠在考虑这点的时候老师突然“啊”了一声,看了一眼手表说:“已经这个时间了啊。”随即从沙发上坐起身来。

总觉得他看起来很开心。

“……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梦。”

“梦?”

悠仁和野蔷薇异口同声地问。

心情很好的老师回答道:“对,一个悲伤却又令人怀念的梦。”

“但你倒是看起来很开心诶,是怎样的梦?”

听到野蔷薇的话,老师露出了笑容。

“秘密。”

坏心眼地笑了的老师快步走了起来。

野蔷薇碎碎念着完全搞不懂,明明是悲伤到令人怀念的梦结果看起来却很幸福什么的。不过即便去想也是白搭吧。

惠几人跟在他身后,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并且这种第六感基本都会灵验。

我们来是因为老师说找我们有事,难道是为了「那种事情」才叫我们过来的?

惠开始沉思。

现在这样跟着老师走,那大概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有着女人直觉的野蔷薇估计也猜到了吧,一脸不情愿地跟在老师身后。只有仍然一无所知的悠仁漫不经心地喃喃自语:“是要去哪里呢──”

走出高专以后,八月的炎热与骄阳毫不留情地迎接了他们。刺眼的烈日,青空与树木的绿意构出一副漂亮的风景。蝉鸣如雨,再次给人盛夏的实感,惠对着心情看起来很好的老师叫了一声。

“老师。”

惠又再一次,这回他明确地喊道。




“夏油老师!”




回过头来的老师──名为夏油杰的副班主任,脸上挂着看不透的笑容。

“什么事,惠?”

“……你不会是想说我们也要一直在这里等『那个人』回来吧?”

同样想到这一点的野蔷薇也数落道:“都一把年纪了别搞得这么黏糊啊。”

但身为副班主任的杰却毫不在意的爽朗地回道:“可那是你们的班主任哦?辛苦出差回来之后,要是可爱的学生们能去迎接他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啊,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对吧。”

听到逐渐理解的悠仁说的话,杰点点头:“没错。”

惠无语地戳穿:“……嘴上这么说的老师,难道不是最想见到他的那个吗?”

杰愣了一下,随后轻轻笑了起来。

“那是当然的,因为他是我最爱的人啊。”

“呜哇、秀恩爱超恶心。”

野蔷薇最终还是在八月的热气与大人的戏言中泄露了真心话。只有悠仁说着“恩恩爱爱的真好啊”这种蠢话。不,说不定他也被热气热坏了脑子,希望是这样的。

很快,杰的黑眸闪烁了一下,眼中映入了某个身影。出现在那里的是惠他们的班主任,五条悟。

“悟。”

听到杰的呼唤,悟就像学生似的飞奔过去一把抱住了对方。

“杰,我回来啦!啊──真的超累的。杰这边没事吧?谢谢你总是在我不在的期间照顾这些孩子。”

“毕竟我是副班主任嘛,不过悟也努力了呢,今天就好好睡一觉吧。”

“诶……只有这样吗?”悟的声音带着别的意味。

“你啊……”

杰一边无奈地说着一边将悟的眼罩往上扯动取了下来。纯白的发丝散下,露出天蓝色的双眸,身为老师的悟看起来却有些稚气,面对这一幕的杰也显得年幼青涩,简直就像回到了还在高专时期的二人一样。

杰温柔地抚摸着悟的头发,充满爱意的视线相交。

啊啊,这已经只属于他们两人的世界了。

即便是对此已经看腻了的惠也感受到了那永不会断绝的爱。

夏日暖阳之下,他再次望向了幸福笑着的两个人。

“杰,我今天也很爱你。”

“悟,无论是今天还是明天,我都一直爱着你。”

彼此吐露甜言蜜语,今日也相视而笑。

担任惠他们的老师已经一年,夏油杰与五条悟如今正是




──活在一个能发自内心欢笑的幸福世界之中。

33 Likes

仙品 完全仙品 真的受不了

1 Like

好喜欢,结局差点以为要功亏一篑了,双教师是好得不得了与完美!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