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辅导(家教夏×少爷五/双性/PWP)一发完结

课外辅导

-现代背景,贫穷大学生夏×未来家主五
-双性,笨蛋打炮



夏油杰上大二的时候,经导师介绍给朋友的上司的亲戚的孩子做家教。

当时他正为助学贷款焦头烂额,两个妹妹也即将升上中学,打工杯水车薪而支出口一项比一项更大,差点就要休学半年去大西洋捕捞金枪鱼了。因此听闻有每周补习三次工资不但够解燃眉之急,还能留下点做生活费的天降馅饼,立即一口答应,隔天就收拾收拾准备去试课。

出发前惯例给导师报了个信,非常感谢您的介绍我会认真对待巴拉巴拉,对方没一会儿回复:「不客气,五条同学情况比较特殊,试完想拒绝的话也别担心。」

怎么可能?和上船捞金枪鱼相比,给高中男生做家教可谓天堂,就算让他教哥布林学英语还是给吸血鬼做晚饭都无所谓。他一定要竭尽全力拿下这份工作。

夏油信心十足、信誓旦旦地去了,坐着五条家前来接送的专车(没错他们甚至还包交通),哐次哐次一开就是两小时。周遭风景逐渐从高楼林立转为乡村小院,最后变成山郊林野,高耸树木将蜿蜒泥土道包围其中,不见前路,如直通天际。大学生打开谷歌地图一看,没有信号。

夏油:“……”

夏油信心下跌到92%,不禁想:这地方能有高中生?高中在哪?

事实证明,他的质疑是正确的、中肯的、合理的。顺着山路又往深处行进半小时,司机带他穿过一扇大门,一座小院,停在一条约莫有五十级的石板阶梯前,台阶下有一位身着和服的沉稳中年人正在等候。夏油拿不准这位是传说中导师朋友的上司还是导师朋友的上司的亲戚,正要行礼,对方不疾不徐开口:“你好,我是五条少爷的生活管家。”

夏油:“……”

夏油:“你好,我是……”

管家:“夏油先生的详细资料我们已经向您的大学、高中和打工场所了解过了,因为少爷是五条家唯一的继承人,去学校上课太过危险,所以从中学起就没有接触任何同龄人。希望您能以朋友身份取得少爷信任,教育少爷践行家规,继承家业。”

夏油:“……”

夏油回忆导师临行前的话,五条情况何止是比较特殊,简直是特殊他妈给特殊开门,特殊到家了。他用十秒钟在脑中反复描绘自己穿着雨衣水鞋,一边在狂风骤雨中稳住身体一边给渔船收网的逼真情景,总算勉强稳住脸上滴水不漏的优等生面具。

夏油微笑:“没问题。”

挂着优等生面具的夏油杰跟在管家身后拾级而上,一边聆听对方娓娓道来五条小少爷的基础情况:五条家奉行因材施教的私塾教育,每周一至六有各地名师前来为继承人授课,从国文数学外语等基础学科到管理财经这类企业技能样样齐全,还有茶道、剑道各种修养课轮番上阵,五条的时间表列出来比夏油当年备考时还要紧凑;然而小少爷天资聪颖,本身一点就通,眼下又正值叛逆期,已经连续把五六个老师赶出门外,这段时间要么旷课在房间打游戏,要么无所事事地恶作剧,还每天吵着要去市区玩。

“佣人们陪他玩闹倒无所谓,可少爷这样堕落下去,我也没脸见家主大人了。”管家沉痛总结道。

夏油算是听懂了,五条悟不是哥布林也不是吸血鬼,是道明寺。

“既然这样,那我试课的内容是……?”他小心翼翼地说。

正说着,二人已走到主楼下面。这地方据说是专门给小少爷成年前住的,庭院设计得古色古香,中心反倒是一座简约现代的二层洋房,夏油一踏进那几扇晃瞎眼的落地窗范围内,就感到一束针扎似的视线投在自己身上。

“对少爷的话,只要装作辅导数学和国文,检查功课情况就好,”管家停下来面对他,意味深长地说,“至于试课内容,少爷最近喜欢学小混混说话,如果你能让他的自称变得礼貌一点,就算通过了。”

夏油心想坏了,我成杉菜了。再抬起头,正好看到一丛反着太阳光的银发在窗户后面,那双蓝眼睛冷冷地瞪他一眼,唰地把窗帘拉上了。

夏油:“……”

夏油:“能先给我十秒钟吗?”



十秒钟后,夏油跟在管家身后慷慨就义深入敌腹,来到小少爷房间门前,看着中年人轻敲三下,径自拧开门把手。

“五条少爷,这是今天来给您辅导国文和数学的家教夏油老师,”管家说,“您请打个招呼吧。”

道明……不对,五条悟正穿着整套睡衣,盘腿坐在地毯上边吃零食边玩游戏,地上到处是垃圾食品包装袋,液晶屏幕上滚动着会让人眼花缭乱的游戏画面,闻言只说:“吵死了。”

这样粗鲁的仪态被五条家任何一个人看到都会心肌梗塞,却让夏油松了口气:这分明就是个正在放假的高中生嘛。他还以为自己要给蝙蝠侠当家教呢。

管家看起来倒是要心肌梗塞,无奈地说先告辞了便关上门,把新任家教独自留在房间里。夏油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五条打游戏,对方似乎正在聚精会神和BOSS作战,视角切得花样百出,却不影响动作精准有效,这样下去胜利只是时间问题。他觉得此时不应该打扰,于是盘坐在地毯边缘数着血量等待。

过了一会儿,五条果然胜利了,夏油便说:“五条同学打游戏很厉害呢。”

银发高中生被吓了一跳,似乎才反应过来还有人在房间里。“那当然。”他说。

“你喜欢玩游戏吗?”

“一般,”高中生暗讽道,“起码比念书喜欢。”

夏油:“当然啦,念书很累又很烦人。”

“……”五条似乎也不太想接话:“一般般吧。”

夏油:“果然五条同学做什么都很厉害啊。”

五条:“……”

夏油:“你这里有马里奥赛车欸,怎么没拆封?”

五条:“……”

五条:“一个人玩没意思。”

夏油:“哦……”

夏油:“其实我打游戏也蛮厉害的。”



三小时后,夏油拿下了这份工作。

管家当场给他预支半个月的工资,拍着他的肩膀如看救世主降临。夏油有点心虚,其实他只是骗五条说在学校里只有面对老死不相往来的人才会自称ore,不知是刚刚几盘惨败动摇了小少爷的判断力还是好感度,对方不疑有他,就像说服掷出大成功一样莫名其妙信了。况且夏油平时根本没空玩游戏,他马赛玩得好只是因为要陪两个妹妹打发时间。

无论如何,工作有了,工资有了,助学贷款和妹妹学费等难题暂时烟消云散,大学生夏油杰正式成为五条小少爷的唯一指定家教,每周三天风雨无阻前来为他辅导国文和数学。

这个年龄段男生喜欢的无非是漫画、游戏和大尺度杂志,夏油不敢贸然碰最后一个话题,便每次上门都给五条带本漫画杂志或者管家不让他看的爆米花电影DVD,如此一个月下来,五条在他来时不仅能够坐在书桌前学习,还允许年轻家教叫他的名字。

“悟,”夏油在笔记本上写下一连串解题思路,“这样说能明白吗?”

高中生只是盯着他看。自从发现自己披下一半头发时五条会更听话,夏油就常常扎半丸子头过来上课,虽然在外面有人对他说过披头散发的样子很色气,但悟想必是因为意识到他们俩之间的年龄差距,才会对夏油有点成熟的大人形象保持敬畏,起码夏油本人是这么想的。

不仅如此,他还猜测五条有点崇拜自己……这也可以理解,毕竟他一见面就在对方擅长的领域取得胜利,还是五条身边唯一一个同年龄层的朋友,因为家境关系有着比一般人丰富的生活阅历和处事经验,就算高中生把他当成大哥哥看待也十分合理。

(想象中的)高中生正用(想象中的)崇拜目光看着夏油,漂亮的蓝眼睛在眶中一动不动。半晌,五条移开目光:“这种题目一看就会了。”

这个回答正中年轻家教下怀:“悟真的好聪明,我都不知道下节课要教什么了。”他尽可能柔和地说,“可以跟你商量一件事吗?我们把以前的数学老师请回来好不好?那是很有名的老师,可以教水平更高的东西。”

“哈?!”五条大声反对,和夏油面对面对峙了一会儿,声音又低下来:“……除非杰跟我一起上课,再跟我一起做作业。”

夏油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融化了,看五条就像看两个妹妹缠着自己要举高高,一种为人兄长的责任感油然而生:“没问题,本来我也会继续做悟的家教的。”

五条:“说好了喔。”

夏油:“嗯,说好了。”

五条想了一下:“物理老师和管理学老师也可以叫回来,课本看得有点烦。”

夏油忽然间完成三项KPI,双喜临门,真想身体力行地把学生举起来转两圈,强忍住笑意道:“好啊,悟肯定会进步很大的,有什么想要的奖励吗?”

五条似乎在等他说这句话,抬起眼睛扫了下家教的耳垂道:“我要杰给我打耳洞。”

这倒是完全出乎夏油意料,他本来以为对方会要求去电动厅之类的。“这样就可以了吗?”

五条说:“嗯。”

五条虽然任性妄为,但只要承认的事情都算一言九鼎,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夏油也有信心独自说服管家,事情顺利得不可思议。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即将打上耳洞的地方。五条的耳垂偏薄,碰起来柔软小巧,倒是和精致的五官很衬,只是往常都藏在银色碎发下,没想到摸上去比想象中要红润温热不少。“打耳洞的话就可以戴很多漂亮的耳饰了。”夏油说。

“不要,”五条断然拒绝,“戴跟杰一样的就好。”

笑容在来得及控制前爬上年轻家教的脸。五条毫无保留的信任和无自觉的亲密感都让他觉得好可爱,而对方一直任由他捏自己的耳垂,不知不觉,把整只耳朵都捏红了。



于是,在五条生日这天,夏油不但如约给未来家主打了两边各一个耳洞,还送给对方一副自己同款的耳钉。说是同款,夏油自己的只是精品店里随便买的装饰品,可不敢往小少爷耳朵上乱戴,这副是他在奢侈品店精挑细选的贵替,大小也更适合五条,甚至忍痛为此花掉了两个月生活费。

五条高兴极了,让家教给自己戴上耳钉后对着镜子左看右看。他本身就长得超凡脱俗、难辨年龄,即使本人只是个和俗世脱节的青春期高中生,也难掩从小到大作为家主培养的气度,此时戴着简约华贵的黑色耳饰,竟然一瞬间散发出成熟的魅力。夏油觉得这两个月生活费花得太值了,紧接着喉结忍不住滚动了一下,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刚刚竟然会觉得悟很性感……

对方恰巧在此时放下镜子,独自下定决心般站起来锁上房间门。夏油还在忙着掩饰自己可耻的下流想法,五条已回到他面前,严肃道:“杰,我还有一件事要你做。”

高中生一反常态的正经让夏油紧张起来:“怎么了?”

五条:“杰现在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所以这件事我只告诉杰,你可以保守秘密吗?”

这实在是太可爱了,夏油恨不得向他举手发誓:“我一定会的,悟可以信任我。”

五条:“好,那你坐到床上去。”

夏油:“?”

夏油遵守承诺照做。这还是他第一次坐在学生床上,往常就算两人一起打游戏,也是双双坐在地毯上——话说,家教会坐在学生床上才奇怪吧,而且他本来压抑住的下流想法又开始冒头了。悟到底想做什么?

五条仿佛听到他内心的想法,走到床边二话不说开始脱裤子。

夏油:“?!”

夏油:“悟要做什么?等下、别脱了——”

五条躲开他想要阻止的手:“不是说要信任你吗?放手啦。”随即三下五除二蹬掉长裤,连内裤都脱了,上身穿着一件齐臀的衬衫,垂下来的性器在衣料间若隐若现,简直像那种传说中的男友衬衫。夏油惨叫一声盖住眼睛,完蛋了,他竟然在学生床上看着对方脱裤子……

五条似乎还觉得自己给的打击不够大,拉住家教的手就往两腿间摸。夏油根本不敢睁眼,也不知道这算他袭击五条还是五条袭击他,感受着男孩子微凉的皮肤在指尖滑动,努力背诵这个经那个经,直到指尖被按进一片温热湿滑的地方。他把眼睛睁开了。

夏油:“这是……悟是女孩子?不对……”

五条:“怎么可能?你是笨蛋吗?”

夏油一头雾水,埋在肉缝里的手指不由得往深处探了探,立即被五条反射性地用双腿夹住。“所以悟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呢?”

接下来他才明白,五条天生比同性多出一个器官,这件事只有父母和贴身佣人知道,连管家都一无所知。健康检查自然会做,但由于不能声张,通常局限在面对面问诊和刮样检测,五条本人对这个地方的了解,也仅限于其他男生不会有而已。

“所以我想要杰把手伸进来看看里面有多长,”五条本人大大咧咧地爬到床上,在饱受信息量轰炸的新任好朋友面前掰开双腿,“自己弄总是感觉怪怪的。”

夏油:“……”

夏油:“这不是做爱吗?!”

五条:“哈?!”

五条:“都没有用到鸡鸡,怎么能算做爱?男生要用鸡鸡做爱的啊,这我还是懂的。”

夏油:“……”

夏油有点对五条家教育方式槽多无口,或者说从几个月前他第一次走进这座诡异的大宅就很想吐槽了:“这……那也不能让别人随便碰自己,而且悟想知道里面……就是……完全可以买那种玩具……就是……”

五条:“你说按摩棒?”

夏油好想把脸捂住,但是手上还湿湿的,挡也不是不挡也不是:“……对。”

五条:“管家会进我房间欸,肯定会被发现的啊,汇报给老橘子我会被罚的。而且杰也不算别人,都说杰现在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夏油:“就算朋友……”

五条:“这种事情别人又碰不上,万一里面一直通到胃呢?万一里面是异世界呢?万一里面有个肿瘤呢?!我都做不了全身检查,假如因为这个莫名其妙死掉怎么办!”

夏油:“才不会……”异世界是什么鬼……

而他还真的被说服了。主要是五条看起来确实有些不安,天生和其他人不一样,又无法告诉任何人,也不懂得怎么探索自己的身体,而这深山老林甚至没有网络,肯定是很难熬的;退一步来说,拜托夏油总好过被坏人利用,况且只是手指也不算……不算太越界,最重要的一点是,五条对他比任何人都更信任,他不能辜负这份信任。

夏油再次在心里骂了五条家一百遍,一边在房间独卫把手仔细洗干净,一边回到床上:“只有这一次喔。”

“哦,”五条看起来十分紧张,又有些难掩兴奋,“杰真好……”

夏油咽了口唾沫,感觉刚刚一惊一乍中消失的下流想法正重回大脑。五条两腿间那个地方看起来倒是发育正常,没有因为本不该出现显得多么与众不同,肉缝间甚至还有充血的小阴蒂,他用手指按上去揉了一会儿,对方便显得有些不自在:“这里有感觉吗?”

“嗯……怪怪的,”高中生抱着膝弯说,“不过还蛮舒服的。都说把手伸进去就好了,杰在乱摸什么啊。”

夏油有些脸热,辩解道:“如果不让悟觉得舒服,直接进去会痛……不过这里好像刚才就湿湿的,平时也会这样吗?”

“哦,最近看到杰才开始这样,”五条说,“之前都不会,所以我很担心啊。”

夏油:“……”

夏油:“哦……”

他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埋头把那口肉穴揉得湿淋淋的,才慢慢伸进一根手指,滚烫的甬道立即将指节夹住,阻止外来者进一步侵入,他便打着圈在里面轻轻抽插。五条早已整个人陷进靠垫里,通红着脸目不转睛看着下身发生的一切,因为被半勃的阴茎挡住视线,还用手圈住往肚子上不自觉地撸动。一片寂静的房间中,只有夏油指奸学生时发出的黏稠水声回荡着,对方非但毫无反抗之心,还在配合似的打手枪。

这个场景实在是太淫靡、太诡异,夏油想赶紧说点什么打破氛围,手上稍微用力,最长的中指和无名指加快抽插,终于都埋到指根:“已经全部伸进去了。”

五条小口喘着气,怔怔地盯着家教看了一会儿:“就这样吗?好像还没到底呢……”

“手指没那么容易碰到底,而且悟的身体很健康,里面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夏油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去看学生一塌糊涂的表情。悟虽然觉得这不是做爱,但显然已经感受到性交的快乐,不想停下来也能理解……他犹豫地说:“我帮悟再插一会儿吧,可能会舒服一点。”

五条点点头。“杰真好。”

“不要再因为这个说我好了……”夏油面红耳赤,其实他比较希望五条能夸他教得好或者游戏玩得好,总之不是在这种小电影似的情景下。他低下头抖动手腕,试探性地在刚刚收获反应最大的地方按揉起来,手指沾满体液,被肉缝吞吐着进进出出,泡得发皱。这可是未来五条家主的身体……夏油心惊胆战,心想要是被管家知道他就死定了,另一边五条挺起腰,不得章法地撸动阴茎,看起来迟迟没办法到达顶峰,过了会儿赌气说:“杰把那里弄得太舒服,我都射不出来了。”

“怎么会有这种事啊?”夏油吐槽道,另一只手扶过高中生的阴茎,用拇指指腹顺着系带滑动,又重重剐蹭龟头顶端的小孔,“悟是不是很少做这种事?要摸这些地方才有感觉。”

来不及思考高中生有没有学习过正确的手淫方式,五条真的在双重夹击下张着嘴射了,浓稠的白精一股股喷在肚子上,一直射到胸口才停下,随着胸膛起伏聚成一小捧。“好舒服,”五条还没把气喘匀,就急着要跟朋友分享感受,“我还没试过这么舒服!”

“反正你现在也学会了吧……”夏油说。

“嗯,”五条点头,忍不住说,“杰好厉害。”

“都说不要……算了。”夏油无奈地起来给他找纸巾,听见五条在身后歇过劲了,饶有兴致地说:“射了这么多,能在黑市上卖三十万呢。”

夏油:“……”

夏油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五条:“精液啊,杰不知道精液能让人怀孕吗?外面有超级多人想怀上五条家的小孩来着。”

夏油:“……”

夏油无力吐槽,一会儿想辱骂五条家一会儿想辱骂这个世界,感觉世界观在今天被从里到外彻底粉刷。话说,那假如天天都给悟打手枪,岂不是每次都能赚三十万?退一步说二十万也有了,一个星期就是一百四十万,每月休息四天的话就是五百万……

五条:“杰不会在想什么变态事情吧。”

夏油:“……”

夏油:“没有啊。”

五条狐疑地看着他,接过纸巾在夏油心痛的眼神中把身上巨款擦干净,再递还给对方。夏油也不知道拿这玩意怎么办,问道:“那纸巾要烧掉吗?还是用水泡一下?”

五条摆了摆手,“交给管家就行了,他们会处理的。”

夏油:“……”

夏油:“难道悟以前每次自慰,都要把纸巾交出去吗?”

五条:“对啊,所以我不喜欢做这个,而且也不是很舒服。”

夏油:“……”

夏油决定还是辱骂五条家更妥当。正要起身去卫生间处理纸巾,五条忽然如灵光一闪,坐起来一把抓住家教的衣服:“杰,你的鸡鸡是不是很大?”

夏油:“啊?!”

五条:“我有一次听到佣人在厨房讨论,说杰的面相是鸡鸡很大的类型。”

夏油:“不是,啊???”五条家真的很可怕!

五条又掰开双腿,不知道这个动作他怎么能做得如此流畅自然,感觉世上有种教育方式要为此承担主要责任:“如果杰把鸡鸡插进来,那不就能碰到底了?”

夏油抓住逻辑漏洞:“这就是做爱啊?!你自己说男生要用鸡鸡做爱的!”

五条略一思索。“那就做呗?”

夏油无力反驳,“悟……”

五条:“而且你都勃起了。”

“…… ”夏油这回真无法反驳了。说实话,从碰到五条那一刻他就硬了,下流的想法在脑中如滔滔江水聚河成海,统统流进血液输送到下体内,在给悟手淫时已经硬得作痛。话说,指奸学生和诱奸学生也就是一字之差,话说,不管怎么样给管家知道他都死定了,话说,五条怎么已经把他的裤子脱下来了!

五条:“哇,杰真的很大。”

无论面相学说有没有用,夏油确实知道自己是比常见尺寸更大的类型,这也是他喜欢穿宽松裤子的原因。硬梆梆的黑紫色肉棒从内裤里弹出来,啪一下打在五条肿胀的肉唇中间,把对方吓了一跳。“好凶……”肉根蹭着窄缝放在肚子上,沉甸甸的分量从外观看似乎能一直顶到肚脐眼,无论五条想要的底部能不能被碰到,要让他忘记这件事起码并不艰难。

夏油彻底自暴自弃,心想既然要做,就要尽情地做,之后被沉东京湾还是坐牢他都认了,于是将手指插回对方的下体继续扩张。五条被手指插得很舒服,但还在想那根青筋虬结的家伙,催促道:“不要手指了,杰快点插进来。”

夏油居高临下看他一眼,掂着肉棒在五条腿根上拍了拍:“悟觉得现在能进去吗?”

“哦……”五条不说话了。夏油从来没对他这么凶过,但表情冷冰冰的样子也很好看,让他有点想把对方绑头发的皮筋解开。“那你把头发松开。”

夏油照做了,黑发从脸颊边垂下来,映得青年人英俊异常。杰的头发和下面的毛毛都是黑的,不像他都是白色的,好有意思。五条不由得夹了夹,立即引起对方注意。“原来悟是因为这个兴奋了吗?”夏油说。

“啊?”五条迷迷糊糊地说。

“每次头发披下来你都很听话,是因为兴奋了吗?”

“什么?我怎么知道……”他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只是很喜欢看杰头发散下来的样子,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夏油不说话了,又扩张了一会儿,拜刚刚漫长至极的前戏所赐,甬道里已经十分柔软,看样子是不会受伤。他扶着阴茎抵住那里,深吸一口气,最后对五条说:“悟以后要跟别人做爱的话,一定要戴安全套,今天没有安全套就算了,以后……”

“好啰嗦啊,”五条有点恼火,“我又不会跟别人做爱,我只有杰一个朋友好不好?”他接着说:“那你以后记得戴安全套不就行了?”

夏油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决定趁理智没有完全回归前插进去。龟头顺着小缝慢慢顶入,随后是粗壮的茎身,一节一节填满身体,埋进两个人相交连的地方,他一直在等五条喊停,结果插到三分之二的地方,对方还是默不作声。

“悟,还好吗?会痛吗?”夏油说。

“嗯……”五条一张嘴,竟然带着哭腔:“好奇怪,快动一下,在里面感觉好奇怪。”

夏油担心他难受,赶紧冲着敏感点一口气抽插好几下,五条大叫起来,又开始说:“等下、别插了,这样也好奇怪……”

夏油总算搞明白了,五条说的奇怪就是舒服的意思,只是他没想到会这么舒服,情不自禁慌了。所以他才百般阻止五条不能随便做爱啊,这又不是打电动过家家,难道悟说不要了就能随便停下来?这下换夏油恼火起来,憋着劲在里面狠插了十几下,虽然控制住不要撞得太深,还是把五条肏得上气不接下气,被压着胯骨仍然不停用脚踢他。

五条泪眼朦胧的样子很色,下面插起来也很舒服,对方战栗的大腿和乳尖也在说明另一边同样得到了无上快感,这一切都让青年人有些飘飘然了,存心要把未来家主肏得更加失态,几乎忘了自己作为家庭教师的身份。在一段漫长的肉体击打后,房门外忽然传来有节奏的三声轻敲,管家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夏油先生、五条少爷,你们在里面吗?楼下好像听到嘎吱嘎吱的声音。”

夏油像被一盆冷水兜头浇醒:肯定是床在晃的声音传到了楼下。五条又把他夹得好紧,两个人吹胡子瞪眼指手划脚比划半天,夏油终于把自己拔出来,清了清嗓子说:“悟的耳钉掉了,我们刚刚在找耳钉。”

“对,”五条一开口还带着哭腔,立即不敢再说话,“……”

管家顿了会儿,说道:“好的,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我在楼下。”接着脚步声从门口由近到远离开了。

夏油:“……”

五条:“……”

夏油有点清醒过来:“还要再做吗,悟?做到这个地步也差不多了,而且楼下会听到。”而且他需要回家用两个星期时间反省自己先指奸学生再诱奸学生,他刚刚怎么会觉得指奸和诱奸只有一字之差?两个都做了那还有什么区别!

五条别过头不说话,在房间里看来看去,锁定在二人平时上课的书桌上,宽阔的实心木桌子靠着墙,似乎不会随着动作轻易撼动。他过去双肘撑在桌上塌下腰,对教师露出被肏得肉嘟嘟的穴口:“这样就不会被听到了。”

夏油:“……”

这到底是在做什么?今天所有事情都是怎么发生的?他真的要在上课的桌子上后入五条吗?夏油晕头转向,扶着鸡巴又从后面肏进去,这个姿势更好抽插,只要前后摆腰肉棒就越撞越深,里面彻底成了一团温软的烂泥,仿佛真有直通胃袋那么深,冲动的教师连两颗囊袋都要挤进去了。五条在前面发出嗬嗬的抽气声,银发随着撞击的动作一颤一颤,转过脸用湛蓝的眼睛看向后方,不知为何,夏油觉得此时应该跟他接吻,便俯下身去亲了亲学生的嘴唇。

五条瞪大眼睛。

“杰……”他不可置信地说,“接吻是喜欢的人之间才能做的。”

夏油:“……”

夏油:所以用手肏你和用鸡巴肏你和后入你都不算吗。

夏油:“悟不喜欢我吗?”

五条:“就……”

五条:“……”

五条:“杰好狡猾!明明是我先说的。”

夏油觉得真的太可爱了,五条悟怎么会这么可爱?便凑过去再次亲他,这回两个人的舌头都纠缠在一起,交换了一个啧啧有声的吻。“我喜欢悟,不然就不会跟悟做这种事情了。”夏油说。

“我就知道,”五条说:“那我也喜欢杰。”

好啊,那我们交往吧。夏油说道,接着在深处干了十几下,全部射到里面。五条也踮起脚尖,发出被吞咽的喘息,颤抖着被肏射在书桌上。宝贵的精液一滴不剩,在实木柜子把手边挂着,就在夏油平时放资料的地方旁边。

夏油:“……”

夏油:“这里应该还有其他房间吧,我们下次换个房间上课好不好。”

五条喘着气回过头来,“这里、这里没有了,但是市区还有……还有一套房子。”他说,“我会努力学习的,这样就可以搬到离杰近一点的地方,杰就可以一周教我五次……”

“……我也会帮悟。”夏油感觉自己又要硬了,赶紧想在第二轮开始前拔出来,可五条似乎在管家敲门时无师自通了某种技巧,肉棒被紧紧夹住,抽不出来。

五条:“如果换个姿势是不是能做得更深?”

夏油:“……”



管家连夜清空了少爷楼下的房间。



END

310 Likes

太香了!!!

1 Like

啊啊啊啊啊好吃好吃

2 Likes

我嘞个都 太香了

特别特别香的饭饭!!我大吃特吃

好可爱的五条!
被五的纯真直率可爱迷惑住,失去了理智的夏油杰从此拥有了一个全世界最可爱的男朋友!

1 Like

小悟太纯了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好喜欢:heart_eyes:好可爱直率的猫咪小悟

吗呀 仙饭!!!!

深闺大少爷好爱:sob::heart_eyes:

怎么会这么完美戳我xp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什么两个小笨蛋: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别太可爱了夏五酱

妈妈…妈妈…吃得满嘴流油

深闺大少爷但回打直球!!

1 Like

太喜欢这个了,大大真的好厉害!

又涩又蒙恩,老师太厉害了,超喜欢

管家是不是發現了哈哈哈哈哈

1 Like

我直接斯哈斯哈…

1 Like

太香了!! 精准踩我xp上

好好好是个懂事的管家,连夜清空岂不是可以放心大胆地做了:y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