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告诉我蓝莓奶油的味道》(祓本paro R)

, ,

《请告诉我蓝莓奶油的味道》

Summary:祓除本铺的五条悟34岁生日当晚还要加班。

*祓本au,关系黏糊糊的两人。
*8k6一发完,几乎是pwp,纯糖保证。
*OOC,OOC,OOC!有些泥塑,也许有一些人体盛内容(也不算吧?)。
*大家不要浪费食物!

-2023.12.06 23:27-

“那,今天的特别配信就到此结束了。悟君要去品尝自己的生日蛋糕了!……‘希望明天还能见到活蹦乱跳的悟君’……喂稍微对完美的五条大人有点信心好吗?明天会在推上发布存活报告的不要太想念我哦!”

祓除本铺的上手五条悟,按下了结束放送的按钮,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刚刚结束的深夜生放回是五条悟生日的特别放送,内容是祓本的两位直播亲手制作五条悟生日蛋糕的过程,蛋糕的每一层内馅由当时随机抽选的粉丝指定(因为真的还是打算要吃,所以限定的材料都是可食用的甜食范畴的东西),意外地花了很多时间,两个人整整手忙脚乱了一晚上,结束时已经逼近0点了,厨房还是乱七八糟的样子,不过他们心照不宣地打算明天再留给家政收拾。

“唉,真是累死人了。我说杰,现在的漫才组合也要求太多才多艺了吧,要不是我俩还真不知道怎么做下去。”

接了杯热水回来的五条悟吐吐舌头,脱力地往身后的沙发上一倒,宽松的家居服滑到肩膀边缘,掰着手指细数当今娱乐圈的罪孽。

“除了想段子说漫才,还得把直播主的工作也都做了、综艺主持的工作也做了、演戏的活拍摄的活也没少接,生日也得营业,真是要命的累——”

“真是辛苦悟了。不过,工作多也说明我们的人气很得到认可嘛。祓本也能一直发展下去真是太好了。而且,托悟的福,明天就可以休假哦。”夏油杰微笑着看着自己的搭档歪七扭八地躺在沙发上、缩在萌袖里掰手指数着多面手工作的样子,觉得也许再过十年悟也不会改变。

祓除本铺从他们两人18岁组合出道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营业了16年,早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漫才组合。

当然,漫才还是没有放弃的主业,只是在令和时代,光靠讲段子可不够人气长虹。现在祓本的日常工作,除了漫才方面的活动,还要每周固定更新视频企划、时不时直播,做sp综艺节目(绝对不是灵异类)《交给祓本吧!》的主持,因为外形出众,各种各样的时尚拍摄和影视参演邀约也是相当密集……总之确实是非常涉猎广泛。人气自然也是顶级,在祓本之前绝对没有漫才艺人当选过“人气最高的男艺人”和“最想被抱的男艺人”。

“杰你真是……私下里就不要再讲正论了,偶尔和我一起抱怨下啊。”五条悟翻了个身,把脑袋贴在夏油杰膝盖附近,鼓起脸颊吐槽。随后一张猫脸露出狡黠的笑容蹭上去:“马上0点就是我的生日了哦,杰有没有准备什么惊喜,不能因为是老夫老妻了就什么都不做吧?”

这家伙三十好几了还是这么喜欢撒娇这一套。

夏油杰笑了,他还就吃这套。狠狠揉了一把大白猫软绵绵的头毛:“……说什么老夫老妻啊。礼物还是一如既往在明天约会的时候给你。今晚就尝尝你的生日蛋糕早点睡吧。”

-2023.12.07 00:36-

可是看起来似乎不能早点睡了。

五条悟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看夏油杰从浴室擦着头发出来,屋里暖气很足,只穿着松垮的家居裤也想必并不会冷;他从冰箱里拿出蛋糕,又把房间里的灯关了几盏。交往好几年了,五条悟当然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于是故意往被子里一钻,只露出眼睛目送自己的男朋友端着蛋糕放到床头。

“哼,杰真是恶趣味,刚刚还在装正经呢。”五条悟埋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尾音却带着调侃的笑意,“说什么今天就早点睡……”

“哪有,”夏油杰无视他的调侃,一把拉开五条悟的被子,偏凉的手按在对方温热的胸膛。“不是说了要先尝尝悟的生日蛋糕吗?看看你可爱的粉丝选择的口味搭配如何啊。”

搭配口味,应该是给蛋糕搭配才对,现在却变成搭配自己了吗……五条悟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纵容着夏油杰胡闹。他们从出道开始就在作为搭档同居,但发展成现在这种关系的时间并没有想象中长;组合初成立的几年,他们还一起经历过一些糟糕的挫折,一时负面新闻缠身,夏油杰的状态也有很长一段时间相当恶劣,还接受了很久的心理治疗,甚至到了一度要考虑解散组合的地步……而那些事情过去之后,夏油杰在人前就似乎变得比在崩溃之前更加温和自恃了,但五条悟时常会觉得有点难以触碰到真正的杰,就像他用什么东西把自己包裹起来,而内心隐藏得更深了一样;但现在,看着正蘸着奶油思考往自己身上哪儿抹的搭档,对方展露这样恶趣味又孩子气的一面让五条悟感觉很满足。

“悟在走什么神呢?”夏油杰舔了舔自己手指上的奶油,挑眉看着五条悟,“……蓝莓味的奶油,还是浅蓝色的,该说和悟很搭吗,悟的粉丝对你真好啊~”

“明明是我们的粉丝。”五条悟懒洋洋地坐起来,勾上夏油杰的脖子,去舔他嘴角的奶油。夏油杰这种带点吃醋意味的发言其实让他很受用:“杰是小孩子吗,又在想这种事。”

“什么都没想。”

“骗人。”

没兴趣掰扯这些幼稚的东西,夏油杰啃了啃五条悟水润的嘴唇代替抗议,换来对方有点吃痛唔的一声。真可爱,实在很难把这样樱粉弹润的唇和34岁的男人联系在一起……近距离看着自己的搭档,即使是朝夕相处十几年,也完全没法看腻那张脸。五条悟实在童颜到离谱的程度,近年来为了“增添成熟魅力”,上镜时他经常会做把刘海梳起来一些再配上方框的墨镜的造型,而此刻柔软的白色刘海拢在眼前,遮挡着额头,显得和十几岁刚出道时几乎没有区别——34岁的五条悟脸颊上甚至还保留着些柔软的弧度。

“悟真的完全不会变老呢,不会是魔女吧。”

夏油杰捧着五条悟的脸,忍不住用拇指往上推出些颊肉。

“哈啊,没有的事,今天不是就又老了一岁吗?”五条悟舒服地闭上眼睛,猫一样用脸颊蹭着夏油杰的手,嘴上却不留情面地吐槽,“不过,和杰比起来确实是显得年轻呢,明明是年下,可别让别人觉得我们是老夫少妻啊。”

“……”

夏油杰忽然发现自己搭档除了脸之外,这种说话让人高血压的地方也完全不会随着年岁增长改变。额角青筋跳了跳,他用力一扯五条悟的脸颊:“你不是刚刚还抱怨工作累,挤兑起我来倒是比写段子思路顺畅不少啊?”

“胡说,我写段子也从来不卡壳,新鲜的梗永不枯竭,完美的究极的五条大人。”

“行行行,那么最强的无敌的五条大人,新一岁的夜里就拜托你额外加班了。”

夏油杰把五条悟一把按倒,笑意盈盈地把冰凉的奶油装饰到他身上。忽如其来的温差刺激着细嫩的皮肤,五条悟稍微抖了抖,但顺从地平躺着,任由对方把那些奶油从自己的锁骨开始往下涂抹。被蘸取的奶油不算多,动物奶油在体温的作用下很快变得松软坍塌,没有抹匀的油脂在昏暗光线下罪恶地细闪着,浅淡的蓝色与五条悟瓷白的皮肤几乎分不出区别来。

五条悟觉得夏油杰磨叽,于是不知羞耻地捧起自己的乳肉暗示,对方则从善如流地在那两点殷红上也缀上奶油,随后俯下身开始舔弄。

按理来说,男人的乳头应该不是什么敏感处才对,但五条悟这些年早已被开发透彻,搭档那条平时用来灵活吐槽的舌头刚贴上那块软嫩皮肤,他就已经开始有点感觉了;他一手托着自己的胸,一手按着身上人还有点潮湿的长发,嘤嘤呜呜地呻吟。夏油杰一向对前戏很有耐心,他先是用舌头舔去五条悟乳首上的奶油,随后便开始吸允啃咬那处凸起,空着的手用正好应该会感觉有点疼的力道抓捏着对方另一侧的乳肉。他知道五条悟在床上其实就喜欢粗暴点的,光是轻柔的爱抚根本没法满足这家伙。搭档莹白丰盈的乳肉从他骨节分明的指节间溢出不少,小巧的乳首被局促的指缝挤压充血挺立起来,只是用指尖摩挲,便能听到五条悟的喘息变得有些凌乱。

“哼嗯……”光是被玩胸,五条悟就有些硬了。他猫一样眯起双眼,眼瞳被情欲染成水汪汪的蓝,难耐的腿曲起膝盖去顶夏油杰的下身催促他继续。

于是夏油杰松开五条悟已经被揉捏得留下嫩红指印的乳肉,两手去握他的腰。刚刚涂抹在腰腹处的奶油已经被体温融化,滑腻腻地填满了肚脐的凹陷。夏油杰趴在人身上,舌尖把那处的奶油舔出、又从有些绵软的白皙小腹开始往上推去;五条悟自从十几岁出道以来,就一直保持着有些过分高挑纤瘦的身材,尽管非常嗜甜,躯干和四肢却都一直修长纤细,即使说他是模特也不过分。不过,可能到底是随着年岁增加代谢有些下滑,最近一两年他身上稍微有了些软肉:尤其是胸腹、屁股大腿这些位置脂肪堆积得格外明显点,而这衣物遮掩下的状况自然只有夏油杰有幸了解。尽管也会提醒悟要注意锻炼,但他实际上对自己男朋友身上这些柔软爱不释手,做爱时总喜欢多掐几下。此时也不例外,夏油杰舔掉涂抹在五条悟身上的奶油还不够,更是故意用了些力道抓捏他腰侧的软肉,听到对方不满的哼唧声,又用手按着他肉乎乎的小腹打转,肚脐以下这块位置也是五条悟的敏感点之一,被按压这处让他后腰都感觉酸酸的,整个人都瘫倒得更加酥软,只好用大腿无力地夹夹夏油杰表示抗议。

夏油杰抬眼瞟去,实在觉得悟这副样子可爱得不行,也很色情,光是捏捏舔舔脸就红得不像话。尽管他这些年不再像年轻时那样沉不住气,还是很快硬起来了,不过,他还是打算再忍耐一会儿。

夏油杰起身分开五条悟修长的大腿,把已经软绵绵的大猫捞起来靠着床头,两指探向被丰腴臀肉挤压着的后穴。

五条悟很快意识到进入自己身体的凉凉滑滑的东西是什么,这样的触感绝对不是他已经提前用过的润滑液。他涨红了脸,自己的生日蛋糕的用途真是越来越糟糕了,急忙攥着床单反对:“喂!杰……你别什么都往里面抹啊?”

“嗯,没关系的悟,只是哪一张嘴吃的区别而已。”

夏油杰毫无悔意,眼都没抬随口回应道。蘸着奶油的手指却往身下人的后穴里又探进两寸,其实趁他洗澡的时候五条悟已经自己稍微做过准备了,久经人事的后穴里此刻正是柔软湿滑的状态,侵入时完全没有受到什么阻碍,热情的肠肉反而还紧紧包裹着手指主动往里绞着。夏油杰熟练地寻找到那一处稍微坚硬的凸起,两指打着转按压着,拇指还不忘在肛口也摩挲几下,享受五条悟夹在自己腰侧的大腿肉开始颤抖,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油嘴滑舌的……下次,你来做抛梗的好了……”五条悟喘着气,嘴硬着却没有拒绝的意思,“杰别光弄后面,也帮我摸摸前面嘛。”

“悟真是着急,前面现在也用不上不是?”

夏油杰坏心眼地笑道,把原本搂着五条悟后腰的手抽出来,随意搓了几下对方半勃的性器,随后便推着膝盖把人折叠成一个更夸张的角度。白发青年那根尺寸不俗却无处使用的阴茎此时抵在自己折起来的腰腹,后穴里还被身上人骨节突出的手指抽插地更快更狠了些,每次抽动还都刻意停留在前列腺上按一下。

“唔!”五条悟咽了咽口水,忍受着后穴的刺激。他现在的姿势不太受力,只好更努力地用大腿夹着杰的腰避免自己滑下去。被按摩前列腺的快感让他半勃着的性器前端和后穴都汩汩地流出一些晶莹的液体来,明明还没有任何实质的抚慰,五条悟就像女人一样小小地潮吹了一次。

“悟的身体真是太色情了,只靠手指就能弄成这样。”夏油杰抽出手指,感受着悟体内的余温,随后慢条斯理地脱下家居裤,随手扔到床尾。

“就这样直接进去也可以吧?”

五条悟点点头,双手扣着夏油杰坚实的后背,把腿也收紧了些。夏油杰则得以把五条悟后穴的状况尽收眼底,嫩红的穴口此刻空虚地收缩着,那处早已有些纵割的趋势了,变得好像本来就是为了性交而准备的器官一般……夏油杰胡思乱想着,手中抚弄着自己性器很快完全勃起起来,他那作为亚洲人实在有些尺寸离谱的可怖物什上青筋浮现,五条悟盯着夏油杰手中的那玩意发呆,不管见过几次,果然还是觉得杰好夸张,每次自己到底是怎么把它吃进去的?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夏油杰固定好五条悟,扶着自己的性器撑开穴口,便一口气直接插到了底。

五条悟惊叫,狠狠挠了夏油杰的后背一道。即使是习惯了性事、充分开拓准备好的身体,果然也还是没法一下就接受这样的侵略!白发青年两眼翻白,后穴当即被捅得满满当当,那东西刚刚进来得太急,差点要把他顶吐了,疑心自己只一下就被顶到了胃,即使不夸张地说也应该顶到结肠口了,男朋友太有资本也是一种烦恼!

很疼倒是说不上。但五条悟还是急促地嘶嘶吸气,努力地尝试放松后穴的肌肉好把夏油杰更好地接纳进来。他简直有点恼火了,这家伙今晚怎么回事,忽然毛毛躁躁的像小孩子一样,大多数时间的夏油杰虽然有些坏心眼,却还是不会在这些方面马虎的。毕竟他肯定不希望弄伤了悟。虽然,五条悟现在确实也并没有受伤;要说讨厌这么直接插到底嘛,也并不是…嗯,也许偶尔这么来一次也不坏。于是五条悟只是带着些愠色地用上目线盯着夏油杰,指示他可以继续了。

.夏油杰见五条悟似乎回神过来,趁着伶牙俐齿的搭档还没能说出些什么可怕的话,便开始挺腰抽插操干起身下人。那口天赋异禀又经验丰富的穴果然没有让人失望,刚刚还一副毫无余裕一点也吃不下了的样子,现在却可以柔顺地吞吐着肉棒了,一如既往地热情紧致。软糜嫩红的肠肉湿滑,充分润滑过(有些过头了)的后穴随着抽送冒出咕啾咕啾的水声,火热的肠壁紧紧绞着夏油杰的下身,让他也难耐地喘息起来。

和悟做爱的快感果然无与伦比,夏油杰扶额,他换着角度挺腰,感受着五条悟随着动作摇晃、呻吟、说好喜欢,他想也许这辈子都离不开悟了,脑子都要融化在悟的小穴里了。

他调整着呼吸,用力捞起已经软趴趴的五条悟。交合的姿势使得人几乎是挂在他身上受力的,夏油杰有些被快感模糊的视线盯着五条悟的脸,对方精美的面容此时垂在柔软发丝的阴影之中,樱粉的唇张合着喘息,苍蓝的眼瞳带着些水汽、被鸽羽般的睫毛掩着,脸颊和身上都因为情热泛起粉红的色泽来。每当肉棒碾过前列腺,五条悟就会叫的大声一些,修长雪白的小腿紧绷,直到脚尖用力缩了起来。

夏油杰凑过去衔住五条悟的唇,给了他一个深吻。

五条悟被吻得猝不及防,对方的唇齿间还带着自己身上蓝莓奶油的香气,这个吻却并不温柔:夏油杰凶狠地绞着他的舌头,啃咬着他的唇,激烈地和他争抢着本就不够用的氧气,直到吻到五条悟喉间发出呜呜的声音快要窒息才松开。期间那根可怕的性器还一直埋在他身体里,并且受到刺激充血似乎又胀大了一圈。

五条悟一头扎进夏油杰的颈窝,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他尖尖的下颌蹭在肩头有点硌人,不过无论是谁此时都无心考虑这个问题。剧烈的快感和缺氧状态让五条悟胸腔起伏得厉害,连带着肩膀都有些抽搐了,他用力按着夏油杰的肩背,把自己整个人又往男友怀里嵌进去,靠着体重又坐深了一些。早已被完全填满的肠道深处的软肉都充分抻平,紧紧吸附回来的弹性褶皱几乎嵌合着那根阴茎上青筋凸起,就连身体深处都被操成杰的形状了。太过激烈的感受让五条悟本能地伸手去推夏油杰,抬手却被握住,十指相扣。

夏油杰扣着五条悟的手,埋头取悦他,接着的每一下都撞得用力,结实的髋骨拍在雪白后臀上激起一波波肉浪,格外淫靡的水声和肉体碰撞的声音激得最近不像年轻的时候那样容易被送上高潮的五条悟意识开始模糊,他迷迷糊糊松开另一只手,用力撸动起自己一直被冷落的前端,后面都被彻底操开了,几乎只能靠把自己钉在男友的阴茎上稳住身形,不消几下便爽利地射在夏油杰的胸膛上。

见身下人去了,夏油杰又挺动了几下腰便把自己还硬着的性器直接抽出,将高潮后浑身无力软绵绵的猫安放到床榻上,中场休息一般欣赏起自己搭挡淫乱喘息着的样子:五条悟半靠在床头,已经空虚的后穴还在不知疲倦地一股股吐出水和残余的奶油来,就像一只被挤压过头的奶油泡芙。

“悟怎么自己擅自先高潮了?既然是新的一岁的初夜,不应该稍微再支撑久一些吗?”夏油杰抹了一把自己胸口的白浊,随手从床头扯了纸巾擦掉。他把掉到前面遮眼的长发捋到耳后,舔舔唇调侃起男友来。

“……你这个……迟泄男。”五条悟大口喘着气回神,声音还软着就连忙毫不留情地回击。

“没人告诉过你迟泄也是射精障碍的一种吗?做成这样了还不射你指定有点问题。”五条悟咬牙切齿。

“我想一定是悟缺乏锻炼才会这么快就体力不支。”夏油杰故作无辜地眨眨眼,转头从床边蛋糕上掰下一块,“唔,粉丝们选的第一层夹心是布丁来着吗?”

“悟不知道,刚刚你被我操的时候,小腹和屁股上的肉抖动起来就像布丁一样。”

“那种事,绝对没有吧!”正在补充水分的五条悟被这破廉耻的比喻呛了一下,不满地用脚尖去踩夏油杰的背,却没什么攻击性。

夏油杰扑哧笑了,他最乐得看自己无法无天的上手搭档在床上对自己毫无办法的样子。他一把扣住五条悟纤细的脚踝,又坏心眼地探身揪了一把那人肚子上挤出来的一层软肉;五条悟怕痒,扭身想躲,却被塞了一口布丁夹心蛋糕:“给悟尝尝自己。”

“……”五条悟冷不丁在这种奇怪的时刻被塞了一口甜蜜的布丁,还有点赌气:“……你能不能不要玩完我和这个蛋糕又把它喂到我嘴里?”

“本来就说要一起吃的啊,我们一起做的给完美无敌究极的五条大人的34岁生日蛋糕。”

“怎么会有人可以硬着说这种话?”巧舌如簧的上手难得语塞。

“那你倒是解决一下我这边还硬着的问题,今天的时间已经不适合再做一轮了。”黑发搭档像往常一样眯着眼笑。

-2023.12.07 02:03-

虽然刚刚是被操成了那样四肢绵软无力的状态,但五条悟的体力恢复速度还挺快的,休息一会儿吃点甜食,要再来一轮也是游刃有余。不过,既然白天还有约会计划,对于三十代的两人来说今晚不要过度纵欲才是上策。

于是五条悟决定着手解决下他射精障碍男朋友的生理问题。他让黑发男人跪在床上,自己趴下身握住那根居然还硬着的性器……一边怀疑自己搭挡这样真的不是有什么问题吗,一边学着那人刚刚的恶劣模样往他的阴茎上涂抹奶油。

“悟真是睚眦必报啊。”

夏油杰笑了,闲着的手撸猫一样摩梭着五条悟柔软的白发。他的发根在刚刚的剧烈运动中有些汗湿了,并且两人身上都涂了些糖油混合物,事后再冲个凉实在是不可避免。

五条悟白他一眼,伸出灵巧的舌头舔了舔夸张的柱头,吐槽:“即使涂了奶油,杰也完全没有更好吃(进去)啊。”

“……这是寿星的sp服务,杰君就好好珍惜着吧。”

五条悟扶着夏油杰的阳具,蹭在自己脸边勾着舌尖,随后干脆地把那尺寸惊人的东西含进口中,不太熟练地吞吐起来。祓除本铺的金牌上手、超人气大明星那张价值连城的小嘴当然没法把这玩意全部吃进去,还未完全没入就已经被顶到喉头的五条悟忍着干呕欲,努力为夏油杰做了几次深喉,适时抬眼去看自己的搭档感觉怎么样了。因为比夏油杰还要高上几公分,五条悟现在这样仰视他的视角不太常见,说实话感觉挺有压迫感的。 33岁的夏油杰垂着头和五条悟对视着,岁月在他眼周留下了些痕迹,但锋利的下颌线即使是这种视角也依旧紧绷完美;抚着五条悟后脑的手臂因为忍耐而线条分明、青筋凸起,胸肌腹肌块垒分明,投下的阴影很漂亮。五条悟想起似乎夏油杰月中还有anan的杂志拍摄,所以他最近一直有在严苛地管理身材。

不过平时的杰也很辣就是了……五条悟咽了咽口水,口中异物把他脸颊戳出一块异样的突起。阴茎被五条悟湿润的口腔含着、那条灵巧的舌头比起口交更擅长说话,舔弄差点意思,不时还有点儿被牙齿嗑到的痛感;其实快感是不如操他后面那张嘴的,但让夏油杰更受用的是精神上的刺激:出于心疼或者怜惜的心情,平时更多的情况是自己给五条悟口;而此时对方正服务讨好着他,从俯视视角看自己的搭档那张脸,比平时更加惹人怜爱,看他费劲地红着脸用那张平时品尝甜蜜点心的小嘴吞吐自己的欲望、那副只为了取悦自己而努力着的样子,让夏油杰觉得非常满足。他忍不住扣着人后脑稍微挺腰,五条悟被顶得有点难受,咕呜了一声,夏油杰便急忙轻拍他的脸颊示意可以了,抽出性器射在人白皙的锁骨上。

精液被盛在精巧的凹陷里,随后像刚刚融化的奶油一般顺着曲线流下。五条悟抚着喉咙咳嗽了几声清嗓,揩掉流到自己胸口的精液,随手擦在刚刚夏油杰用过的纸团上。

“杰真是睚眦必报啊。”嗓子还有些沙哑,五条悟默许了刚刚夏油杰的过分行为,只伸手去够喝水的杯子。

“这不完全说明了我们间的平等关系吗?”夏油杰先一步把水递给了五条悟,亲昵地亲了亲搭档沾着奶油的嘴角。

“生日快乐,悟,我爱你。”

“用完人家的嘴才来祝福,真是受不了你。”五条悟接过水杯含了一口漱口,无可奈何地回吻突然嘴甜起来的恋人。“快把我们的蛋糕放回冰箱里。”

“啊,悟,第二层夹心是冰淇淋,已经全部融化掉了……”

补救也为时已晚,两人忙着亲热的时候,融化的甜蜜已经悄悄渗进床头柜抽屉缝隙里了。

-2023.12.07 19:00-

“所以杰说约会的时候准备的礼物,不会就只有这个蛋糕吧?”

五条悟拎着还冒着冷气的蛋糕盒子,取下墨镜随手搭在餐桌上。

因为昨天晚上的失误,由粉丝们决定内容、祓本二人亲手制作的蛋糕几乎在发挥食用功能之前就报废了。作为补偿,夏油杰另外从五条悟最喜欢的那家京都甜品店里订了新的生日蛋糕,让人坐新干线送来了。正好赶上晚上的约会。

“悟切开蛋糕看看?”

夏油杰刚刚往自己杯子里倒上红酒,又给五条悟推去一杯热可可,坐在对面支手笑着看他。他们选了一家会员制的高档餐厅约会,餐厅接待的客人不多,不至于遇到太多粉丝打扰进程。因为今晚不会出现在人多的公众场合,夏油杰穿了黑色的羊毛大衣搭配白色线衫,五条悟则是同款的白色大衣配黑色毛衣,也算一种隐蔽的情侣装了。

五条悟疑心他又要搞什么鬼,试探着把蛋糕切开,塑料制的蛋糕刀切下去,却感觉被什么东西阻碍了;换着角度切下一块蛋糕,蓝莓酱和芝士夹心半融化着流下,揭露了内芯的秘密:一个玻璃制的方盒罩着闪耀的戒指,璀璨的蓝宝石在餐厅顶光下流光溢彩,主石旁边镶嵌的钻石切割锋利漂亮,银质指环不是常见的圆形,而是设计成了无限符号的样子。

夏油杰俯下身,打开了藏在甜蜜中透明的心意,为眼前那双白皙修长的手戴上了戒指;尽管并没有沾到果酱芝士什么的,在蛋糕内里待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戒指闻起来还是有些甜滋滋的味道,无论是气息还是款式和五条悟非常般配,尺寸也恰到好处。

“和我结婚吧,悟。”

-2023.12.07 21:05-

@hrhn_GojoSatoru1207:
「大家晚上好!我来报平安了哦,小悟今天也活蹦乱跳的,没有发社交平台的时间是在偷偷幸福,不是死了大家不要担心。」

@hrhn_GetoSuguru0203:
「托悟的福,每年的12月7号都过得很开心,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hrhn_GojoSatoru1207:
「不过今年确实是比往年都要更加开心一点:D今后的一年,五年,十年,祓除本铺的五条悟都请大家多多关照了!」(配图比耶自拍,无名指上有一枚蓝宝石戒指)

52 Likes

好香

好好吃!!!

哈哈哈哈是在偷偷幸福,你们幸福我落泪( •̥́ ˍ •̀ू )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