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ter strawberry(双飞/雌堕/尿穴/潮吹)(短篇5k一发完)

五条悟爆爆爆爆爆诞!生日快乐!

tag:平行时空、双飞、sex录像、雌堕、尿穴、潮吹

22 Likes

五条悟在轿车后座闲倚着。这是高专今年完成的最后一份祓除委托,连一向不苟言笑的年长辅助监督都放松下来,笑着问要不要一起去市中心的茶餐厅来一些暖饮甜点。这无疑正中五条悟的下怀,可一向热衷甜品的高专生一言不发,尽管肢体姿态十分放松,精神却紧绷得如同拉满的长弓。

充足的暖气使车窗蒙上一层水雾,街景如褪色的老照片般掠过五条悟的双眼。圣诞和跨年季的东京市区正是一派热闹景象:忙于促销的商家已经挂上圣诞花环,影碟租赁店在橱窗内循环播放《真爱至上》;充满欢聚氛围的音乐声中,隐约能听见街头记者播报晚间节目的开场词:

“又到了一年的最后一个月,这一年你过得怎么样?对新的一年又有怎样的憧憬呢?天气预报显示,几日后有望降下今年的初雪,不如就在皑皑白雪中向2007年挥手告别吧……”

五条悟摇下了车窗,任凭呼啸的朔风拂动他三月未剪的蓬松白发。

时年2007年12月,叛逃为诅咒师的夏油杰的宿舍已被彻底地调查和清理,家入硝子开始准备医师执业考试,夜蛾正道忙于和高层谈判拉扯,而五条悟——五条悟只是一个人搭车去执行大大小小任务,日复一日。他不必再听夏油杰制定的繁琐的对敌策略,也不必再履行“先去出任务的人负责购买最新款游戏卡带”的约定,想什么时候睡觉就什么时候睡觉、想几点钟醒来就几点钟醒来。曾修读过心理课程的辅助监督曾试探性地问过他是否需要情绪上的帮助,五条悟也给不出答案。如果一定要用形容词去描述情绪的话,此刻或许是无聊更多一些。对五条悟而言,夏油杰大抵是一种观察世界的独特视角,突兀闯进深闺少爷的生活中擦净了覆着一切薄雾的车窗,使生活中的细枝末节都明朗。六眼让万事万物都无所遁形,无下限能切分世界至原子,却都无法参透“喜悦”的产生机制。

踏进宿舍大门时,这样的思绪被管理员的呼唤打断了。

“喏,五条君,有人寄给你的。”

管理员从窗口递出一个四方邮包,看起来颇有些分量。五条悟有点诧异地接过,当即用六眼检视了一番。邮包收件人正是自己,显然不是投递错误;层层牛皮纸包裹下,隐约可见一台摄影机的轮廓。

家里不可能用这种投递方式送这么寒酸的东西,更不会是硝子送的礼物——五条悟一瞬间几乎疑心夏油杰把盘星教的宣传片原片寄给了自己。怀着满腹狐疑,他快步迈进了自己的房间,一反常态地耐心用指尖咒力切割开内外包装。

果真是一台型号老旧的摄影机,附了张没贴邮票的冲绳水族馆明信片:

“五条君敬启(哈哈哈,是杰教我这样写信的,不觉得很像老头子吗?):生日快乐,小小悟。总觉得你什么都不缺,也不知道送上怎样的礼物比较好,不如寄点有趣的东西给你看看。我托人带来了可以联络其他平行时空的咒具,并充分利用了它哦。那么——我致力于协调‘我’和杰的关系取得的阶段性成果,就请你来验收吧!”

这是什么?整蛊?恶搞?哪来的这么无聊的人?五条悟蹙着眉头打开DV,发现内存卡已经爆满。点开左上角第一则长视频缩略图,一张和自己别无二致却又平添几分成熟韵味的脸突然出现在屏幕上,惊得他险些脱手扔掉DV。

咒灵变的?可以易容的术式?还是都市传说中会变成人类的鬼怪?看见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存在着实令人如芒在背,无论眉眼神态如何近似,五条悟也确信这名白发蓝眼的俊美男子是“另一个人”。他之所以这般笃定,全因二人细微的气质差异——说句会被夏油杰指责不礼貌的——影像中的人有几分已为人妻的娇态。

不论如何,邮寄DV的人想必是有所图谋,五条悟决定继续看下去。

与此同时,视频中的男子也测试好了机位。他浅笑着整理了一番自己的领结,随后转身沿着被熙攘宾客包围的草坪小道走向一道花艺拱门。

是婚礼现场。尽管从小参加的家族婚宴都是日式风格,五条悟还是立刻辨识出了视频中满溢而出的西方婚礼元素:草坪上谈笑的正装宾客、香槟酒杯塔、甜品台、装饰繁复的多层草莓蛋糕和身着婚纱西装的新郎新娘……

等一下,好像没有婚纱。舞台上的三个人为什么都穿着西装?

定睛一看,五条悟直接爆了句脏话——也幸好夏油杰不在旁侧,否则二人势必要因为“悟,要时刻注意言辞”的说教大打出手,以至于无法顺利观看视频剩下的内容。

在宾客的欢呼声中从走上舞台的,是分别身着黑白西装的五条悟和夏油杰。站在台侧的“五条悟”此时也发话了:

“喂、喂?各位,这里是婚礼司仪GOJO,今天是夏油杰先生和五条悟先生喜结连理的日子!掌声、掌声先等等——请允许我向大家讲述两位新人的爱情故事。”

他在不大的露天舞台上自若地移动着,亲密地揽住一对新人的肩膀,串词流利自然得仿佛已经从事司仪多年:

“夏油杰——现在应该叫做五条杰——与丈夫五条悟在东京咒高就读期间并称为最强,均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取得留校任教的资格。在办理教师入职手续前,二位决定先于五条悟先生在洛杉矶的宅邸举行结婚仪式!好了,现在请各位不要吝啬地鼓掌吧!”

尽管画质不佳,交换戒指并黏糊糊拥吻的“夏油杰”和“五条悟”的神情仍清晰可见。那般春风得意的神态对屏幕前的五条悟而言并不陌生,至少在星浆体护卫任务被刺杀打断之前,自己和杰的脸上始终浮现着这样的表情。哪怕不曾向对方道明,年轻的六眼与咒灵操使也深信自己手中紧握的是主角剧本,明日无需规划、未来无需忧虑,和同床共枕的搭档携手并进就已足够。

伴随着宾客的喧嚷,第一则视频中断了。自动播放的第二则录影中,另一个“五条悟”从司仪西服换成了便装,架设好DV的机位后便来到镜头前坐下:
“就像这样,小小地——促进一下。遗憾的是,不同平行时空的事件进度似乎并不相同。在你的时空里,我们的杰又一次地叛逃了。下面,来看看每一时空的五条悟夏油杰都留下足迹的地方吧。”

第三则视频播出时,五条悟只觉得置身真空,连空气都与自己渐行渐远了。热沙绵延,海鸥啾鸣,盘旋在水族馆富有设计感的房顶。除了冲绳,地球上再无这样的海岸。

身着红色防晒外套与沙滩裤的“五条悟”在此时闯入了平静风光中,甚至带了个手持话筒。他微微调整镜头的角度,使得几名渔民打扮的男子进入了镜头:

“锵锵锵,美丽冲绳欢迎你!在我的建议下——哎呀,其实我本来没有这个意思的——
心怀悲悯的少年不忍让少女成为祭品,也顾虑到和天元开战引发的骚乱,决定双双叛逃,在冲绳隐姓埋名地生活!现在已经成为了两名成功的海盐商人!”

他的声音实在是激昂而富有穿透力,想必是很满意于这个时空的剧情走向,远处的夏油杰和五条悟闻言也回头向镜头挥手示意。经过海滩的烈日炙烤,夏油杰的皮肤黝黑了些,可看上去并不粗野,倒是多了些成熟和性感;五条悟没怎么变,纵然年龄有所增长、身份也由学生转变为生意人,举止仍如少年般烂漫无拘,正捧着一只胖嘟嘟的海参把玩。

“据夏油同学所说,经过海风海水的洗礼,五条同学的味道已经从蜜糖口变成了甜咸口,实在是……嘿!杰!抢走老师的话筒可是不对的——”

“五条悟”在镜头前如野生动物纪录片的旁白一样认真解说着,却被远处奔来的夏油杰打断。DV在一片哄笑声中被摔落在地,录像也戛然而止了。

几分怅然压不过好奇心,五条悟继续观看起第四段影像。

依然是固定机位拍摄,不过这次是在室内的旁观者视角。随着DV镜头适应光线,视频中的噪点渐渐消退,“五条悟”湿润潮红的面颊出现在取景框中:

“出现、哈啊!出现了一些小小的故障。这里依然是双叛逃的故事线、嗯唔!但一不小心把杰调教成性爱依赖了,我现在也、呜、一天不做就受不了呢……啊啊、要去了!”

在“五条悟”尽职尽责介绍世界观的同时,似乎有人正在猛烈撞击他,使这副成熟精壮的肉体不断向前耸动,露出裸露的肩膀与上臂。虽然看不见全貌,噗啾噗啾的水声、甜腻的吟叫和镜头外的低喘实在太过抓耳,这段录像主题为何已经不言而喻。

镜头剧烈地摇晃一阵,三脚架似乎被人拉远了。待DV稳定下来,只见两个未着寸缕的五条悟肉体交叠,一根勃发的阳具正在紧贴着的瓷白肉臀间摩挲。

趴在人身上的“五条悟”明显更熟些:臀肉饱满、大腿即便处于放松状态也肉感而富有力量、刚挨过肏而未能合拢的纵割后穴水光潋滟。仰卧在床上神志不清地露出肉嘟嘟小穴的显然是高专时期的五条悟——连做爱时都不把墨镜摘下,也不知是急着上床还是性癖使然。

两个五条悟喘息歇息间,残留在年长五条悟穴内的乳白细沫随呼吸节奏顺着大腿根流了下来。不应期的少年本就敏感得不能碰,突然被滑进股缝的温热的水液骚扰,登时哼哼唧唧地摆起胯来。

年幼五条悟不过是下意识地动作,却使得两根塞着串珠尿道棒的粉白肉茎上下摩擦,一时间整个卧房都充斥着甜腻淫乱的声响。从出精口缓缓溢出的稠白液滴来看,即便激烈性事已经告一段落,两个五条悟仍然被严格限制着射精。

“喂!这到底是……”

明知无人应答,五条悟仍然惊呼出声。他和夏油杰做爱的次数不少,但看见被肏得软烂如融化奶油的自己还是头一回。

话音未落,被“五条悟”宣告为性爱依恋的夏油杰进入了镜头。他的脸相较高专时期消瘦了些,头发梳成半扎的丸子,发尾不算垂顺,和五条悟在新宿街头拦住的那个夏油杰几乎是一个人。唯一不同的是,刚刚双飞过大五小五的夏油杰看起来心情颇好,他并未对因为连续干性高潮而疲倦不堪的恋人施以抚慰,只是走上前把做过不知道几轮但依然精神的粗硕肉棒搭在少年五条悟的面颊上,大约是默示承受方为其清枪。

两个五条悟倦怠得几乎阖上眼睑,动作也迟缓,小猫喝奶一样有一下没一下地舔着,对沾满体液的巨根而言简直杯水车薪。直至夏油杰握着肉茎抽打在“五条悟”的脸上,一看就善于口交的大人才缩着两腮嘬吸起红润龟头,果不其然榨出了不少余精。浓稠的白精喷溅在少年五条悟眉间,攀过高挺鼻梁流到唇边,随即被人探出舌尖卷了去。

直到前液流到手上,DV前的五条悟才发觉自己正在自慰。这对他而言无疑是有些新奇的尝试:与夏油杰共度初夜前并不十分懂得这些,二人正式交往后则无需自己抚慰——有时也用不上这根男性性征就能高潮得一塌糊涂。

镜头里的画面并未因夏油杰彻底射精而结束,他弓身拦腰抱起“五条悟”,发力的手臂青筋隆起,看得五条悟口干舌燥。成年人裸露在外的腰杆覆了层薄脂,又蒙上湿热汗水,在灯下便如温润的羊脂玉般泛起光泽。

然而,夏油杰的意图并不是让人欣赏璧人腰畔的好光景。他揉弄了几下被肏得绵软发红的穴,挺腰咕滋一声干到了底,全然不顾“五条悟”崩溃地哀求着要到了要吹了好想射,只管摆着劲腰灌了“五条悟”一肚子热尿。

“疯子……呃……”

太混蛋了太犯规了。五条悟心里和嘴上都骂着,手上动作却不自觉地加快了。濒临绝顶时小腹一阵阵抽紧,全身都过电似地战栗,仿佛已然变成了屏幕里被玩弄的对象。

镜头里,夏油杰凑近轻声对“五条悟”说了些什么。软倒在地上的人闻言缓缓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兢兢业业地爬到三脚架前,对着DV呈上被撞得通红一片的臀部。与此同时,夏油杰骨节分明的手用力按压在了被尿水撑得鼓起的小腹上。

“咿、啊……流出去了、好热好舒服……呜、屄也要喷了、呼啊啊”

从窄穴里喷出的尿液混杂着大量潮吹一并糊在了镜头上,画面已然看不分明,只能辨识出夏油杰兴奋而带着几分宠爱的话语:

“高潮到听不见了吗?真抱歉……下次会对悟温柔点的。”

“悟好厉害,后面完全是小屄了吧,喷了这么多水……”

“乖孩子,乖孩子——来,接吻吧。”

五条悟也嘤嘤呜呜地喘叫着射在了手中的DV上——说是“射在”也不尽然,在不苛责前列腺的情况下,他似乎无法像从前一样正常地射精了,只是吹出了一股稀薄透明的潮水。

明明是贤者时间,同样软倒在地的五条悟却没有放空,只是盯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懵懵地胡思乱想:

这个五条悟会拜访我的宇宙吗?可是,杰的叛逃已经发生,即便他来到这里,是不是已经回天乏术……况且,‘五条悟’和我又有什么差别?让他替代我去干预,不同样是在践踏杰的尊严和追求吗?

他一点也想不明白。走向完全不在他掌控之中,既不能像桃铁的角色一样操控,也无法像术式一般演算和推理。

就在这时,走廊上响起一串脚步声。

说是“响起”也不尽然,因为常人的耳朵根本捕捉不到这种窸窸窣窣的细小噪音,

来者穿的是软底的室内鞋——大抵是分趾的,很适宜进行体术练习和格斗。这轻轻步履曾千百次回荡在陈旧的走廊,随着脚步声而来的,是热忱的问候、任务地区的特产点心和缠绵温暖的怀抱。

五条悟觉得自己的姿态有些难堪、有点像小野兽。即便在最凶险的战斗中,自己也不曾这般惊慌和失态过,可当敏锐的双耳捕捉到那串几乎微不可闻的脚步声之时,少年还是抛却了全部的自控,一跃而起冲向房门口。

走廊上空无一人,一切都安静得令人恍惚,连积雪压折松枝的噼啪声响都在此刻静止,急促的呼吸声似乎都成了惊扰。不肖五条悟仔细闻嗅,召唤蝠鲼的咒力残秽就徐徐飘来,其中混杂着一缕奶油和浆果的甜香——

五条悟看向脚下,门外是一只奶油蛋糕,缀满了新鲜饱满的草莓。

END

66 Likes

双飞。。好色情好香艳的饭呜呜

噢噢……卡密撒嘛:palms_up_together::palms_up_together:

非常涩的双飞 :hot_face: :hot_face:
小夏就送蛋糕怎么够!快进门抱猫呐!!

8 Likes

突然叛逃了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坐着咒灵逃跑了(^^)

11 Likes

夏杰走什么?来都来了,来do一手看看 ,你小子别怂:hand_with_index_finger_and_thumb_crossed:

3 Likes

特别香的饭…小夏你走什么啊

呜呜呜呜小悟想你——快回来见见人啊———

小狐宝宝叛逃第一年还不太好意思面对挚友捏

4 Likes

宝宝。。。亲亲你

那就五宝把杰捆绑回来骑到不想叛逃算了✘: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什么虎狼之词)

3 Likes

啊?夏杰你好狠的心 你怎么走了??

1 Like

支持^ ^

充满幸福地吃了!!!感觉食用了草莓蛋糕:cake:超级涩涩的双飞啊啊啊啊啊还有骑着蝠鲼溜的夏杰也太可爱了呜呜呜

2 Likes

xyj你好狠的心你怎么跑了!!!

小眼睛洗衣精夏油傑你是不是不行

感谢喜欢。。。:heart:

严厉批评夏油杰同学的逃跑行为~

1 Like

心够软也不会直接叛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