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小寡妇(345和33夏给275送温暖的三批)

summary:34岁的五条悟和33岁的夏油杰来给丧夫寡妇送温暖(非典型80,有点墙纸)……

双飞夹心/产乳/双头阳具/前后双插/质检/受受互玩/电击/双:star:/雌堕/潮吹/后穴开苞/舔批

排雷:互玩部分较多,预警一下()

7 Likes

五条悟回到公寓的时候挂钟的指针已经指向“十”的数字,他逃似的走进玄关,然后碰上门,也不开灯,只是靠在门背上闭上了双眼。他这时候刚刚换了眼罩,不同于白色的绷带,再怎么缠绕也能透进一丁点零星的光,黑色的眼罩阻挡了所有光亮,让他好像彻彻底底地同这个世界隔绝开来。
杀掉杰的第七天。
他忽然想起东方有个说法叫头七,死掉七天后的鬼魂会回家,可又觉得夏油杰若是真有这种机会,也千不该万不该来找他五条悟——而应该是盘星教的家人,菜菜子美美子之类的。五条悟早就学着成为一个很擅长掐灭自己希望的人,学着去接受一些事情,比起原来处于“不接受”的状态还要痛苦。杀掉夏油杰的那天,他极快的写好了报告,似乎从来没有这么规矩地在纸上洋洋洒洒地叙述对方的罪行,尝试把昔日的挚友描述成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然后在最后签上自己的大名。
五条悟想到自己的名字曾无数次地同夏油杰的名字出现在同一份报告上,但这次不同了,这次夏油杰的名字不再同他并列,而是变成了死者。上交报告的时候,夜蛾罕见的关心他,拍着他的肩膀问他要不要休假,而一向热衷于假期的五条悟也很罕见的拒绝了,反倒是更加彻底地将自己投身于教育事业,整日整日地同学生们待在一起。
对五条悟来说,独处,闲暇,这些本来美好的时刻开始变异为一种折磨,一种无论怎样都不可能免去的酷刑,有关于夏油杰的一切成为他生命里的一处陈伤,看上去已经痊愈结痂,却时不时引来剧痛,提醒他不要忘却,无论怎样都不要忘却。
白发的神子靠在门上缓了十多分钟,才在黑暗中伸手去摸电灯开关,还没等他的手碰到,室内迎面而来一股咒力波,一阵风似的,差点将毫无防备的五条悟扫到身后的门上。五条悟像只奓了毛的猫,挣扎着开了灯,心里盘算着是哪里来的咒灵敢跑到他的地盘上撒野。清理干净了视线定睛一看,才发现这哪里是咒灵,分明是两个活生生的人,并且这两人他熟悉无比。
七天前死在他手下的夏油杰,以及长相一模一样的——他本人。

六眼在一瞬间反馈信息告诉五条悟,眼前的两人是货真价实的人类,而不是什么诅咒之类的冒牌货。可事情就是这样才显得更加离奇,五条悟在怀疑自己的真实性和眼前两人的真实性之间选择了大脑宕机,好半天才从眼前这副局面中捕捉到一些信息。
站在自己公寓客厅中央的两个男人,说是“五条悟”和“夏油杰”,却又跟记忆中的人不太一样。这个“五条悟”留着一头披散的白色长发,眼前蒙着白绫,穿着蓝色的羽织袴,袖口绣着五条家家纹,胸前也镶着家徽。而站在他身侧的“夏油杰”,黑色的长发用抓夹松松垮垮地绾在脑后,几缕碎发垂在额前,身上的羽织袴是黑色的,同“五条悟”身上的款式相同,显然,是情侣款。
“哎呀,这样看七年前的自己还真是足够丢脸呢。”长发五条悟含着笑意开口,“你说对吧,杰。”说罢,他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后者不咸不淡地点了点头。
五条悟还未来得及理解对方话中的含义,他却已一拍手掌开始介绍:“晚上好啊,27岁的——我自己。”
“我是34岁的你,来自七年后。”
“那他呢?”五条悟急匆匆地抛出疑惑,焦急又期待的目光落在黑发男人身上。
“正如你所见。”夏油杰道,“七年后,我还好好的。”
“怎么可能……”五条悟行至二人跟前,难以置信地盯着面前的人,喃喃自语,“死掉的人……怎么可能再活过来……”
“不管你信或者不信——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啦。”长发五条悟伸手抓住五条悟的肩膀,手指顺利成章地触碰到了贴着皮肤的布料。

“我想知道你们到这里来的目的——”五条悟话音未落,眼前的两个人已经开始宽衣解带,五条家主还顺带着开始解五条悟的扣子。后者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惊慌失措,正想再询问什么,和他有着一样长相的男人却送上了温热柔软的唇。
这个吻来得突然,五条悟此前只在高专时期同夏油杰接过吻,那时候毛都没长齐的孩子哪里谈得上什么吻技,全凭本能互相交换唾液。甚至有时更趋于粗鲁的撕咬,好像面对的不是情人而是仇敌,要将对方的嘴唇折磨破皮,尝到那一丁点血腥味才肯罢休。因此五条悟直到现在也没开发出接吻的技能。相反的,五年后的他却成了一个接吻的高手,虽然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不可能有和自己接吻的经历,但五条悟无法否认地认为这个吻热烈得恰到好处,像是在他干涩枯竭的身体上滴了一滴露水,使他不得不去乞求更多。
五条悟被拉进一个柔软的怀抱,属于夏油杰的熟悉气息将他整个人笼罩,黑发男人的唇擦过他耳侧,似乎是将脑袋搁在了他肩膀。同昔日爱人触感相同的温热手掌从黑色眼罩的边缘探进去,粗糙的指腹轻轻抚过他的眼睑,五条悟因为这刺激不受控制地闭上眼。正值严冬,眼睛处的皮肤因被眼罩覆盖而温暖,可夏油杰的手指微凉,挑起那黑色的布料,分开前用手指亲昵地蹭了蹭六眼神子的眼侧,才将他眼罩摘了下来。夏油杰的动作愈发放肆,环着五条悟的腰肢倒在沙发上,后者想起身,却被五条家主欺身而上,落入了腹背受敌的境地。
“悟……”五条家主的白色发丝倾泻而下,垂在五条悟脸边,蹭的人痒痒的。他已经摘下脸上的白绫,一双蓝色的眼睛里盈着一汪缱绻的水,隐隐透着几分戏谑。年长的白发男人猫似的蹭他,双手探进他胸口作乱,捏着殷红的乳尖把玩,五条悟忍不住低吟。虽说是个双性,但他并没有长一对女人似的乳房,只是也没什么肌肉,胸前总是软绵绵的。他想挣扎,却被夏油杰牢牢禁锢着,被对方捏着下巴接吻。
这像是一场强奸,可五条悟饥渴了太久的身体显然乐在其中。身上的高专制服几乎被褪干净,赤裸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也许是因为寒冷,五条悟忍不住颤抖。五条家主笑着褪下袍子,露出胸前一对微微鼓起的少女椒乳,以及一看就是被好好疼爱过的熟妇乳尖。
“罪魁祸首在你身后哦。”五条家主察觉了五条悟的惊讶,双手捧住自己的一对漂亮乳房,“因为每天都做爱,所以胸部才会变成女人样子哦。”
雪白的乳肉在五条悟眼前微微颤抖,夏油杰的声音在耳后向起:“悟也会变成会喷奶的荡妇的,如果落在我手里的话。”五条悟马上意识到夏油杰口中的“悟”指的是自己,面上不受控制地烧了起来,老实讲他的性爱经验并不多,虽然在高专的时候和夏油杰如胶似漆,但处女丧失是夏油杰叛逃前夕的事情,在此之后他就成了守活寡的小可怜,用按摩棒和手高潮的次数不知道是做爱高潮的几倍。
五条悟感觉到夏油杰的性器正顶着自己的屁股,身下的花穴也正开合着渴求蹂躏,五条家主的手强硬掰开他的大腿,夏油杰配合良好地抓住他的小腿,将他的下身摆成了门户大开的M字。白发神子的肉鲍颜色粉嫩,形状漂亮,俨然一副没被开发过的样子,五条家主伸手拨开两篇肥厚的阴唇,露出里头早已充血红肿的肉蒂,用拇指轻轻摩擦。五条悟受不住得想将两腿并拢,却被夏油杰狠狠钳制着,动弹不得。
那只手欺负了一会儿肉蒂就得寸进尺,探了一根手指插进五条悟的肉穴,异物感并不好受,但五条悟并没能拥有适应的时间,因为那根修长的手指极快地以性交的姿势操弄起来,每一下都蹭过软肉,甚至勾起来故意逗弄他。五条悟失控的低喘,却被毫不留情地加了一根手指,两指并拢在阴道里进出,将肉逼搅弄得汁水四溅一塌糊涂。
“流了好多水,好滑。”五条家主凑到他耳边调笑他,五条悟只能别过头咬着下唇不去理睬。
“悟的这里也该开发一下吧?”夏油杰放开了五条悟的一条腿,伸手到人股缝间,轻轻摸了摸那处紧闭的穴口。五条悟一句“不”还没能说出口,就被强硬地挤入一根手指,进进出出地抽插起来。
前面的穴有五条家主抵着他的软肉用两指操弄,后面的穴被夏油杰用一根手指开发。五条悟则天赋异禀,在这种淫乱的局面中获得一些快感,后穴也分泌出肠液润滑干涩的甬道。夏油杰同五条家主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加了一根手指,用力地肏到前所未有的深处,破开层层媚肉,将五条悟奸得魂飞魄散。
“哈…哈嗯!太深了唔呃…啊啊…”
白发神子像是终于破功,眼角渗出些情欲的泪水,被插的颠晃不已,腰肢淫荡的弯起,阴唇抽搐似的喷出大量的汁水。
居然是高潮了。
正当五条悟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时,夏油杰揽着他的腰将他身体抬起,扶着自己硬的发疼的鸡巴蹭了几下后穴穴口,而后便噗嗤一声长驱直入,以粗暴至极的姿态破开五条悟的身体,狠狠的撞击在双性人敏感的肠壁上,插的他浑身一颤,惊呼着颤颤昂头尖叫。夏油杰的动作野蛮至极,腰肢顶撞,双手掐着五条悟的腰往自己鸡巴上送,龟头磨过五条悟的前列腺,几乎将人折磨到崩溃。
这边两人已经搞上,那边五条家主也没闲着,他轻车熟路地从一边茶几的第二层柜子里拿出两个情趣玩具,一个是镶着两个粗长狰狞假鸡巴的双头阳具,一个是带电击的按摩棒,都是五条悟没用过的,前者是因为没人陪自己一起,后者是因为没胆子。
不过现在都有用武之地了,
五条家主有一副早被开发透了的熟妇身体,他张开双腿,露出那两口被经年累月的性爱肏成浪屄的穴,后穴已经被开发成一条缝,花穴也浸着艳红的淫荡颜色。他的女屄湿哒哒地滴着水,牵拉在大腿之间淫靡至极。长发男人看也不看将按摩棒推到最高档,随便扩张几下后穴便将假阳具整根吃下去,闷哼一声,身前的阴茎翘的老高。他也不管身后有按摩棒在作乱,拿着双头阳具撑开五条悟的女屄就插了进去,五条悟仰头浪叫,空虚的阴道一下子被凶狠地填满。五条家主凑过去封住他的唇,扶着剩下一半假阳具,用自己的屄吞了下去。
两个五条悟凑得很近,两对乳尖贴在一起摩擦,不同于五条悟压抑的低吟,五条家主的浪叫显然更加放肆,他挺动腰肢,让双头阳具深入两人阴道深处,用力碾磨着两个双性最柔软的骚肉,撞得淫水四溅飞射。夏油杰不逞多让,打桩机似的猛顶狂肏,在处女屁穴里越顶越深,越插越狠,每一下都像是要把五条悟活活干死似的凶猛。五条悟一个四舍五入的处子,哪经得起这种性爱,当即浑身乱颤,嘴里的呻吟组不成句,整个人仿佛被侵犯强奸的淫兽似的浪叫着,当两边的鸡巴都顶进骚穴时,更是满脸情潮的摇头浪叫。
五条家主本显得游刃有余,甚至伸手揉弄五条悟的阴蒂,可后穴里嗡嗡运转的按摩棒措不及防地顶入深处,同时间还释放了一股电流。两方刺激一下将他送上绝顶高潮,一双泪眼崩溃的上翻,张开嘴吐出一截舌头,脚趾绷紧,跪着的腿一软,整个人栽倒在五条悟身上。下身的肉逼爽到潮喷,一大股汁液喷在几人淫乱交缠的下身。
五条悟接住狼狈的自己,却看见胸前多出一滩白色的汁液,疑惑的目光对上五条家主狼狈又戏谑的眼神。
“又喷奶了呢。”
五条家主毫不在意自己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艰难地支起颤抖的腰肢,将一对奶子送到夏油杰嘴边,说:“还有点,你要不要喝。”
夏油杰来者不拒,张嘴就叼住一边的奶头,奶汁立刻汩汩流入他嘴中。五条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五条家主塞了一只沾着奶水的手指进嘴里,也算是感受到了那微甜的乳汁。
还是自己的奶水。
好了,五条悟现在不但有了同自己接吻的经历,就连喝自己奶水的经历都有了。他这时才意识到夏油杰的那句“喷奶”并不是开玩笑,不由得为自己的未来捏了一把汗。而他没时间思索太多,就又被拖入情欲的漩涡。五条家主被夏油杰连着吸空了两个乳房里的奶水,花穴里又喷出一股汁液,达到了一次小高潮,他爽了个彻底,便有琢磨了些磋磨年轻自己的法子。
五条悟被夏油杰顶的腰肢乱颤,迷蒙着一对泪眼,腿根抽搐,显然是离高潮不远了。长发男人抽出对方肉逼里的可怖阳具,轻轻拍打那肉花几下,便俯身舔吻上去。灵巧的舌头抚过阴唇和软肉,探进阴道,模仿着性交的动作抽插。五条悟哪里受过这种刺激,当即崩溃地哭叫起来,修长雪白的身躯虾似的弓起,连带着夏油杰陡然加快的打桩速度,将六眼神子送上了绝顶的高潮。
大量水液从他前后穴里喷出,喷了在吃他屄的五条家主一脸。五条悟被夏油杰的大手掐着腰,不住的颤抖着,吐着舌头,俨然一副被肏坏了的样子。即便这样凄惨,五条悟仍是没被放过,夏油杰的鸡巴和五条家主的舌头猛烈地侵犯着他的两口穴,霎时间汁水飞溅,刚高潮完的身体被强行带出不应期,短短十几分钟五条悟就吹了好几次,常常是一次高潮刚刚过去,身体还在颤抖着受着余韵的影响,下一波快感便措不及防地到来,将五条悟送上新的巅峰。咒术界的最强眼下在沙发上被未来的自己和夏油杰玩得翻白眼,大腿不断颤抖,小腹抽搐,下身喷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将身下的布料喷湿了彻底。
“不行了……不行,不行了……”
五条悟浑身瘫软,嘴唇颤抖,仍由夏油杰挺动几下将滚烫的精液射在自己身体深处,他闭着眼睛喃喃,却被身后的黑发男人咬住耳垂厮磨:
“悟,夜还长。”
白发神子想挣扎,却被年长版自己捏住手腕:

“别急,我们慢慢玩。”

Fin.

54 Likes

二七五好萌www3p好耶

1 Like

涩涩天堂!!香迷糊了:hot_face:

1 Like

好耶!寡妇275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