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晌贪欢(原作向五条生日贺)

Tips
时间线叛逃六年后的十二月七日夜
夏油第一人称

你我心知肚明,这是一晌贪欢。

———— ——————

悟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没有什么征兆,没有前因后果,就是在这么个没什么特别的日子,菜菜子和美美子今晚要去同学家留宿,不会回来,我刚刚从淋浴间走出来的这个时刻,他不是从门外走进来,而是就这样,凭空地出现在那里。由于太过戏剧性,简直就像一场梦。

很美的梦。

我无数次这样设想过,在只有我的房间里,我关上所有的灯,闭上眼,在黑暗里回忆我们的过去,悟是怎样触碰我的,在回忆里我的皮肤因此战栗,但无论如何我都没有办法真正释放出来。不管我怎么努力,想象里的悟也没有办法真正的满足我。

这次不同了。

即使没有六眼,我也能确信,在那里的是悟,五条悟本人。这个空间里的空气因为他的存在仿佛都变得稀薄起来,我感觉有些缺氧似的头晕目眩,但是不能对他表现出来,不能被他看穿。尽管不知道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接下来迎接我的是什么,都不能被他看出来。

悟动起来了,他径直走到我的面前,是不是有点太直接了,不过我们之前除了距离确实没有任何阻碍,大概有五年,还是六年?新宿之后我们再没有见过面,尽管咒术圈子就这么大,想见面还是有很多机会的,但大概是源于我们曾是挚友的默契,直到今天他又一次这样站在我的面前。

“你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是像个骗子了。哦不对,你就是个骗子。”

这是悟开口跟我讲的第一句话。我这才好好看他,他又长高了,肩膀变得宽阔,不知道有没有好好练习体术。他没有带高专时候那种圆形墨镜,用绷带把眼睛遮住了,是有什么变故吗,六眼果然还是给他带来了太多负担吧。即便是这样悟也很美丽,他的鼻梁他的嘴唇他更加凌厉的下颌线。我承认我这样的视线心猿意马得一目了然,但还是要回答他的话。

“那你来到骗子的老巢做什么呢?”

他有一点动摇,非常细微,逃不过我的眼睛,但是我发现他马上又变得坚定起来,因为他再次迈步来到我的面前,一口咬在我的嘴唇上。

真完蛋,理智在这个时候崩盘了,不管是什么大义也好阴谋也好对他的探究也好,通通都被我抛在脑后,此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伸出双手,紧紧拥抱住这个我以为已经永远失去的人,把他按进我的怀里,亲吻他的唇。

悟很主动,他把我按在床上,下体磨蹭着我,嘴上没闲着,一条舌头伸进我的口腔,几乎要舔进我的喉咙,手上却是纯情地抓着我的前襟,一副放荡又矜持的模样。

几年不见他能做到这样已经算是很大进步,五条家的六眼神子生来高调,成年之后更是张狂到可以称之为跋扈。但没多少人知道他私底下其实相当保守,穿制服要好好地系好最上面的扣子,夏季校服的里面一定会穿上打底背心,就算是周末也会雷打不动的早起,做爱的时候每一次都像第一次,看起来非常放荡,但其实只是一只小猫,渴求又不敢贸然打开身体的样子。

很可爱,很迷人。

我去抚摸他的后颈,他那里的头发剃的很短,摸上去毛刺刺的,但是柔软。另一只手去解他上衣的纽扣,摸进去,他只穿了一件t恤,隔着薄薄的布料上下几个来回,乳尖就听话地立起来,摩擦着我的手掌。他的身体很明显地抖了一下,因为我开始毫不顾及地揉捏他的胸部,高专时期的悟清瘦,一个细长条儿,胸肌也是薄薄的一层,如今可以一掌握在手里,竟然有些分量。这我就不太能忍,男人果然还是战胜不了对胸部的钟爱,我把两只手都用在揉胸这项事业上,悟就有些不满,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绷带真是碍事,但可以从他脸上看出情色,真是不可思议。

小猫既然投怀送抱,就不能冷落太长时间。我又伸手进去他的后腰,手感果然更饱满了,用力一点指尖陷进去,像揉一只注水的气球。我在他口中尝到甜腻津液,小猫正在散发出非常令人失去自制力的香甜。他没有再说什么,被放倒在床上也是乖乖的,我的悟长成了一个这样的大人,我脱光他的衣服,他的阴茎颤巍巍的立在那儿,可能已经射过了,挂着一些液体,但我现在不去照顾那里。我们就应该这样直奔主题,我这样想,既然他什么都不肯说,那么我们应该做的就只有这么一件事。

没有润滑,独身带两个女孩的年轻父亲,和邪教组织有为的领头人的房间里不应该出现这个。但悟是个很会照顾自己的人,他来之前一定是洗了澡,身体带着那种清新的湿意——也自己做过扩张了。我触摸那个入口,指尖顶进去没有任何阻碍,轻车熟路得像是回家一样,里面的肠肉也在热烈欢迎我。

悟就在这个时候开口说了今天的第二句话,他说,“别磨蹭了,就这么进来,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你看,他就是这么体贴,但我不准备这么快就插进去,太快了,好像我们只是急需解决生理问题的两只野兽,至于我们这样到底算什么,我也不想多想。我扶着自己的老二,用那个饱胀的头部抵着他的入口,但是没有进去。

“先蹭蹭,”我说,“熟悉一下,业务不太熟练了。”

“我看你是阳痿。”他的语气有点气急败坏。但是马上就不做声了,因为我扶着性器用头部磨蹭他的穴口,到会阴,就那么热热的湿滑地来回磨蹭,每次路过都浅浅地戳刺一下,他的脸肉眼可见地红起来,直接的抽插和这种更直接的性器的摩擦,感官上的冲击完全不同。

“悟,好好感受啊,这样是不是也很爽,你自己都开始流水了。”

他不回答我,下面的嘴但是翕张得更加频繁,很迫切的样子。满足他吧,我的小猫。我缓缓地插进去,就算他扩张过了也还是太紧,不知道他这几年有没有过别的情人,我猜没有,五条少爷眼睛长在头顶上,这幅身体轻易也不会让别人碰的。我插到底,停下来给彼此一些适应的时间,这下子是真的坦诚而深入地交流了,我趴在他身上,听见他的心跳有力的搏动,他的喘息,从他饱满的胸肌传到我的耳膜。

适应了一会儿他又开始不满意了,结实的大腿伸展了一下就要踹我小腹,我抓住他的小腿,贴着他的嘴唇说“悟,想要的时候应该怎么说,不是这样做的吧?”

他的回应是用下面狠狠夹我,射精的冲动说来就来,被我生生忍住了。有两下子。

于是我开始不客气地抽插,这场性交发生地时隔多年且突如其来,因此没有什么太多花样,他一直面对着我,直到明显干到他前列腺了才肯张开嘴大声地喘,好像一下子释怀了什么东西,旋即他自己扯开了那副碍眼的绷带。我们四目相对。

我想这样的场景想了多久,从我离开他的那一刻开始每分钟后悔一百次,我终于能再次看到这双蓝眼睛,真美,悟,我的悟,真美。

他在高潮时不遗余力地抱紧我,咬我的嘴唇,一边大声叫我的名字,下面也绞得死紧,因此我没征得他的同意就射进他的深处,快感潮水一样的涌上来,淹没我和悟。他的指甲抠进我的后背,那种刺痛提醒我,拥抱的是一丛荆棘,我的猫,我的玫瑰,我的神子。

我其实知晓他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我们之间离和解还相距一千个从新宿到涩谷的距离,虽然我们的身体已经镶嵌得不分彼此,我心知肚明,这是神的眷顾。

“生日快乐,悟。”

给他擦身的时候他已经闭着眼睡过去,呼吸平稳。这是他醒着的时候我没能说出来的话,而我也将在这个看似不会到头的夜晚闭上眼睛,醒来时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在这里。怎样都好,我们都清楚,这是一晌贪欢,我们没有归路。

12 Likes

啊啊老师写得好好!!小五生日快乐呀!

好棒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