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咪香

summary:夏油杰“出轨”五咪的故事。

最近这段时间,大学生夏油杰在家附近的公园里,发现了一只猫。
这是一只巨大的白猫,足足有成年男性夏油杰的手腕到肩膀长,又是飘逸的蓬松的白毛,看上去像一朵天上落下来的云朵,仿佛不留神看着它,它就会轻飘飘地飘起来,喵喵叫着升上天空。它还有一双湛蓝湛蓝的眼睛,看上去像这个小镇一望无际的天空一样,一看就令人心情很好。有时候夏油杰会把它举起来,盯着它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个不停,直到看到自己的身影倒映在白猫的瞳孔里。
这猫不亲人,虽然心大得很,时不时一堆人对着它拍照,它也丝毫不害怕,圆睁着杏眼,女孩子拼命喊着卡哇伊想吸引白猫的注意力让它看过来,它却视而不见,眨了眨蓝色的眼睛站起来,一旦有人将手放在它背上,白猫就塌下腰,流利地钻了过去,狡猾地逃脱了人类的抚摸。人们可以拍到的常常只是它一个模糊的逃离的背影。如果你强行抓住了它想要玩弄,或者不经过它同意地拍它屁股,你甚至可能被狠狠地赏一爪子。
然而它却意外地亲近夏油杰。
夏油杰有幸摸到了它。它的手感和看上去一样,一摸就像抓棉花一样,深深地陷入了里面,像丝一样柔滑,还能摸到小猫带着一些温度的身体,体温比人类摸上去热一些,心跳也也快得多。白猫似乎感觉到了夏油杰在摸自己,像树立旗帜一样高高翘起了尾巴,绕着蹲下的夏油杰蹭来蹭去地,粘了夏油杰满牛仔裤的白色猫毛。它还会慢条斯理地伸出小小的带着倒刺的舌头,摩挲着夏油杰的手指,砂纸一样的质感又奇怪又舒服。白猫舔他的时候,总是似乎很享受的样子,闭着眼睛,硬硬的胡须擦在夏油杰的手背上。
夏油杰想喊自己的男朋友五条悟去看它,然而五条悟兴趣缺缺。就算有那么几次,五条悟打着哈欠跟着自己去公园找猫,那只白猫都不在。
未免太巧了,运气不好。
然而每次当夏油杰要去便利店打工,哪怕是远远地看公园空旷的空地一眼,它都在那里,懒洋洋地晒太阳,用超高难度的动作舔着自己的身体,又舔湿自己的爪子,把自己的脸擦得干干净净。
夏油杰和五条悟最近同居了。
他们都是一所大学的二年级学生,夏油杰学文学系,五条悟则是学国际经济贸易。五条悟最近没什么事要做,他正好在他的gap year,可以宅在家里看电影动画玩游戏,还能为这个不大的家做家务和每天傍晚去超市采购食材做每晚的饭菜。夏油杰则不同了,除了每天忙于学业,下课之后还要紧赶慢赶到家附近的一家便利店打工,这样的日子对于他可并不轻松,他每次结束工作,都能饥肠辘辘地吃五条悟做的两大碗饭。
房子不大,却分了两间房间,一间夏油杰的,一间属于他的恋人五条悟。没错,两个人虽然恋爱了,却还维持着自己的独立空间。或许是因为夏油杰骨子里还是一个非常传统和内敛的人吧,他们才刚刚开始交往,肢体接触出奇意料地少,可能是和别人说,别人都会反问一句“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的程度。
两个人拉过手,水到渠成地接吻过一次,虽说那次五条悟的脸红扑扑的非常可爱,从此之后居然就没什么接触了。因为是第一次恋爱,恋爱也还没多久,两个人相敬如宾地过着日子,没事就不会有肉体的接触,甚至偶尔夏油杰碰到了五条悟,还会说一声,对不起。
五条悟对此抗议过,说这难道还是男朋友么,夏油杰反而连连道歉,离他更远了,他叹了口气,随夏油杰去了。
夏油杰想着一切水到渠成再发展才好,然而五条悟实属有些过于心急了。从最近他几次故意在夏油杰洗澡时推开夏油杰的浴室门得以体现,而夏油杰只是慌张地用浴巾遮住自己赶他走,让五条悟很是失望,以至于之后生气到好几天哄不好的地步。
想到这里,夏油杰更加内疚了。
自己出于性格使然,不爱接触五条悟,然而他最近,着实天天在公园里摸那只猫。

夏油杰骑着放学的自行车,路过了公园。看看手机,还有一阵子时间。
白猫正蹲在那里,夏油杰觉得这猫很聪明,于是决定观察它一会儿。
不一会儿,他见到猫突然站起来了,四肢着地轻巧地跑了起来,一直跑到了滑梯前。它看着台阶,纵身一跃,两跃,三跃,跳到了滑梯的顶端。
一只猫要玩滑梯?
没等他反应过来,白猫就乘着滑梯从顶部滑了下来,用正襟危坐的方式,看着有点搞笑,顺着一波三折的滑梯,绕了几圈滑了下来,毛茸茸的尾巴被它在屁股底下坐得平平的,像一块天生的坐垫。猫玩得很开心,远远地都能想象得出它忍不住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猫从滑梯上跳下来,又一次跳上了滑梯,重复刚才的动作。它看上去就像个贪玩的孩子一样。
“小猫在玩滑梯!”孩子们看到了它,在周围拍着手围成一圈,白猫却不为所动,不害怕也不人来疯,淡定地滑了一圈。听到孩子们的掌声,它骄傲地仰起了头。
猫玩了太多圈滑梯,被螺旋滑梯的结构绕得头晕,下来走起路来有些歪七扭八的,但很快就适应了。有小孩上去想要摸它,没想到白猫炸成了一团。只见柔顺的白毛刺刺地竖了起来,像一团静电的毛球,本来就和小狗一样大的这只猫此刻显得更大了,都能够让小孩感到威压,猫的口中发出嘶嘶的低吼声,后退了几步,弓起了背,蓝色的眼睛里仿佛要迸射出电光,尾巴也爆得和狼牙棒一样。小孩害怕地缩回了手。
小猫像六月的天一样,变脸比翻书还快,这瞬间就收回了狰狞的面目,躺在那里,用尾巴盖住自己的脸,呼呼大睡。
夏油杰有些不怕死。
他忍不住摸了摸猫咪的额头。细细又短短的绒毛摸起来很舒服,和身上有些蓬松的质感完全不一样,他不止地揣摩着猫额头,直到猫轻轻地喵了一声,睁大了眼睛看着夏油杰。那双眼睛蓝盈盈的,很透彻,夏油杰简直要被吸进去了。
他无视了周围小朋友们的窃窃私语,“这个大哥哥好厉害欸敢摸那只猫”。知道么,五条悟也有双这样的眼睛。一个念头像子弹一样穿过夏油杰的脑海。白猫的眼睛还无辜地盯着夏油杰看。
其实,他也很想摸摸五条悟。那头柔软的猫儿一样的白发也好,棱角分明但是看上去包裹着一层肉的肩膀也好,线条柔和但又有人鱼线的侧腰也好。
这都是一点一滴的日常生活中,他无意识看到的。尤其是五条悟踮起脚尖抬起手往柜子顶上放东西时露出了那截雪白的肚皮和人鱼线。
莫名其妙地,夏油杰的脸红到了耳朵根。他站起身来,看看时间。
不早了,该去打工了。

结束了一天忙碌的打工,夏油杰回到了家中。
天太热了,他出了一身的汗,所以他习惯回来第一件事是洗个澡。
热气在浴室里氤氲开,夏油杰一边仰着脖子洗澡,一边想着最近常常在公园里出现的这只猫。
好像是没有主人的,也不是很喜欢人的样子,却意外地很亲自己。看得自己都想养只猫了。
等等,还是先愁一下两个人的生活吧。自己家境普通早早独立了,工资不多,五条悟虽然家境富裕,却对他也是严格,不会给他太多的钱的。
可能养猫无望了,夏油杰在水汽中叹了口气。
这次门规规矩矩地敲响了两下,五条悟没有再擅自闯入了。
夏油杰想了想,便对他说,你进来吧。虽然并不是很想被他看到洗澡的样子。
五条悟从浴室门口探出个头来,“杰今天的牛排要加多一点黑胡椒么?”
“听悟的,悟做的都很好吃。”
讲话的时候他注意着五条悟的眼睛。真是一对猫儿一样的蓝眼睛,闪闪发亮的。
猫儿一样的蓝眼睛眨了眨,飞快地在夏油杰身上扫视了一圈。
“你果然是这个意图吧,出去!”夏油杰哀嚎。
五条悟不怎么开心地切了一声,挑了挑细细的白色眉毛,想要重重摔上门,却最终还是轻轻带上了。
留下夏油杰一个人在一片雾气里反省是不是自己做错了,抹了把脸。

白猫实在是太可爱了。
又大,又白,又软绵绵的,简直引发了人的可爱侵犯,想把它枕在脑袋下面。夏油杰几次从公园路过都看着它出了神。
真想让悟也看看这么可爱的猫,不知道白猫会不会赏脸给五条悟摸摸。
夏油杰忍不住想要喂它。于是掏钱买了两个罐头,一个鸡肉苹果的,一个金枪鱼的。这次下课以后就飞快地骑着自行车去了公园。
猫果然还在那里。
只见猫睡在秋千上,微微打着呼噜,巨大的身体一起一伏,像一块会动的毛毯。它太大了,从秋千的座位上溢出了,简直是要掉下去了。夏油杰看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猫好像意识到夏油杰在看自己,尾巴抖了一抖,抬起头来,用海一样的蓝色眼睛看着夏油杰,粉色的小小鼻头湿漉漉的。见夏油杰要摸自己,它配合地又闭上了眼睛。
白猫和夏油杰不可思议地默契。毕竟总有人想要摸它,抱它,和它合影,都被猫咪拒绝了,以至于上次那个粗暴地把白猫抱起来的小伙子被它抓花了脸,在对方嗷嗷乱叫的时候它从怀里跳出来了,溜之大吉。
此时此刻猫咪正微微甩动尾巴尖,靠在夏油杰的腿上。夏油杰不住地顺着小猫的后背,感觉和绸子似的滑溜溜的,皮肤热腾腾的感觉令他安心。他扒开白猫的毛想看看这猫的底色是什么样的,竟然看不到一丝颜色,毛又密又厚把皮肤遮得严严实实的。
“吃罐头喽。”夏油杰啪地打开了鸡肉苹果的罐头。
只见猫慢条斯理地绕着罐头转了两圈,抬头喵喵地嗲嗲地对夏油杰叫了两声,像在说谢谢一样。罐头上是一只白色的波斯猫,同样长着蓝色的大眼睛,然而脸不似这只这样又小又圆,整体看上去被这只漂亮的不知什么品种的白猫比下去几分。
猫开始一口口地舔食罐头,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夏油杰在一边撑着膝盖弯下腰来目不转睛看着白猫埋头猛吃,只看到罐头口被小猫的脸埋得满满当当的。舌头舔舐肉泥和苹果泥的声音不断传来,很快罐头就空了一半,猫砸吧砸吧嘴,接着吃。
夏油杰不由自主地摸摸猫头,却又愣住了。他听说猫大多是护食的,心里做好了被猫咬一口的准备。
然而猫只是懵懂地抬头看看他,甚至歪了歪头,看上去非常的天真。猫接着开始吃了,已经可以听到舌头刮空罐子的声音了。
白猫看到夏油杰手里还拿着另一个罐头,便喵喵地叫了起来,绕着他转圈,两脚着地站了起来,把自己拉得长长地,轻轻用爪子拍着夏油杰的大腿根乞食,它很聪明,没有伸出指甲,只是用柔软的粉红色肉垫让人心软地一下下拍打着。
等等,都够到我大腿根了?!
夏油杰震惊地瞪大了不算大的眼睛,低头看着这只硕大的猫咪。只见猫一脸可怜巴巴的神色。
明明长得这么大,却是个大宝宝。
“给你给你。”夏油杰又打开了金枪鱼罐头。
猫咕噜咕噜地去吃了起来,很快速的,金枪鱼罐头也所剩无几。它似乎吃饱了,进食的速度慢下来了。
他想起了五条悟吃冰淇淋,也是这样,看上去慢悠悠但是一口接着一口的,很快就把一整根吃完了,还会再要一根。
夏油杰看了眼时间。
“不早了,我要迟到了。小猫咪,下次再见了!”他远远地朝着猫挥挥手,踏上了自行车飞快地驶离。

天还是很热,但是今天有好事情。
夏油杰推开了家门,挥了挥手里的袋子,“悟,今天有朋友送了我们好吃的,是新开的店的烧鸟外卖哦,一起来吃吧。”
五条悟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上去和以往不太一样,有种松弛,懒懒散散的感觉,总之怪怪的。听到夏油杰回家了,他愣了愣神才站起来,说的话却令夏油杰有些失落。
“杰你终于回来了,对不起,我不怎么饿呢。”
什么?
夏油杰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和以往一样,已经是晚上了。他们俩一向吃饭迟。
“怎么会不饿呢?”
“是饿过头了。刚才等杰的时候,因为肚子太饿了,偷偷吃了很多做好的饭菜,已经吃饱了。真是对不起呢。不过给杰的那份有好好留下来。”五条悟拍了拍肚子,从夏油杰的角度看,他的肚子真的有点鼓鼓的。
悟有那么饿么?
“真的吃不下啦。不信的话,杰来摸摸。”五条悟的声音有点点委屈,他指了指自己的肚皮,示意夏油杰来摸摸。
夏油杰叹了口气,真的伸手去摸了。一触碰到五条悟的肚子,就摸到了满满当当的手感,他是真的吃得很饱了,感觉肚皮只有薄薄的一层,能感受得到他的肠胃正在奋力消化食物。
“撑得难受么?”夏油杰忍不住在五条悟的肚子上打着圈儿揉了几圈,吃了那么多东西想必肚子胀得很难受吧。不过这家伙活该没有口福,这么好吃的烧鸟没他的份了。
就在这时,他听到五条悟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叹息。五条悟的眼睛眯上了,长长的雪片一样的睫毛颤抖着,如果是只猫的话,此时此刻要快乐得喉头翻滚了。
夏油杰突如其来地耳根子一热,和五条悟说了声对不起,连忙缩回了手。五条悟睁开了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夏油杰紧张的样子,眼珠直转。
“我这样摸你是不是……不太好?怪怪的。”夏油杰觉得自己简直在把五条悟当动物一样,而不是当自己的人类恋人。
没有的事,很舒服啊。五条悟满不在乎地想再拉过夏油杰的手让他摸肚子,却没想到他藏着手不肯再摸了。
五条悟长吁一口气,“没用的家伙。”同时这个晚上一直脸都气鼓鼓地,不让夏油杰再接近了。

夏油杰越来越喜欢那只野猫,因为它只和自己接近。
白猫很聪明,和小朋友一样,无论在哪里,只要看到夏油杰过来了,就屁颠屁颠地跑了上前。有一次甚至它看到夏油杰来了,从一堆练习障碍跑的障碍物间交错地跳跃着,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用可以参加专业宠物训练大赛的方式冲到了夏油杰的面前,迎来了全公园的掌声。
等等,这种比赛一般只有狗会参加吧。
夏油杰看到猫在自己面前睡下了,露出了白花花的肚皮,四脚朝天,粉嫩嫩的肉垫让人想要吸一口。
夏油杰忍不住蹲下身,捏了捏小猫咪浅粉色的肉垫,没想到小猫不满地大声喵了一声,后脚突突地蹬夏油杰,像兔子一样。
夏油杰被它的样子逗笑了,便把魔爪伸向了白猫的肚皮。
那里的毛比身上短很多,更加浓密,甚至看上去有些卷卷的像羊毛一样,想必摸起来会很舒服吧。
没想到夏油杰的手刚放上去白猫的肚皮。
“喵!”白猫发出一声尖叫,以及电光火石之间,夏油杰感觉自己的手背一痛。
低头一看,他的手背有三道抓痕,缓缓地渗出血来。
夏油杰莫名地有些生气,提着白猫的后颈把它提了起来。
“喂,很痛的!”他指着自己受伤的手背给白猫看。
只见白猫灰溜溜地夹住了尾巴,垂下了耳朵,蓝汪汪的眼睛往下看,好像要落下眼泪一样。
夏油杰也没什么好不高兴了。不应当,它只是一只小猫咪。
白猫伸出舌头,小口小口地舔舐着夏油杰的伤口,舌头上的倒刺瘙得夏油杰酥酥麻麻的。它转过身去,保持着那个垂着耳朵和尾巴的造型离开了。
“我不怪你。”夏油杰远远地对白猫喊到。

五条悟知道夏油杰被猫抓了,笑得从沙发上滚了下来。“活该,笨蛋杰。”
夏油杰这才知道,猫最讨厌被别人摸肚子和爪子了。
“那么,猫到底喜欢人摸它哪里?”
“脑袋,后背,下巴。熟的猫可以摸它屁股哦。”不知道为什么,说的是猫,五条悟把自己的屁股对着夏油杰伸了伸。
以为我会摸他么,也不是不行。夏油杰将信将疑地摸了一把五条悟的屁股,只感觉这家伙脊背都放松了,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五条悟似乎自己也不好意思了,和夏油杰在地上打闹了起来,哇哇叫着满地打滚,夏油杰的手还放在他的屁股上。
就在这时,他把夏油杰受伤的手背抓到了自己面前,看着夏油杰的眼睛,舔了一口猫抓痕。
“现在有好一点么?”
“喂,给我负责。”夏油杰只感到浑身血液涌上了不该去的位置。
“嗯?”五条悟的眼睛笑得弯弯地看着他。
“我起反应了。”

43 Likes

白猫很聪明,然而偶尔也是会出丑的。
就比如说今天,夏油杰正抱着浑身都是污泥的白猫坐在宠物店。
“我为你请了假,你过会儿洗澡可不能挠人。”
“喵。”白猫蹭蹭夏油杰的胸口,留下一片泥印子。
“洗干净了请你吃猫条。”白猫高兴地晃晃尾巴。
是这样的,夏油杰又去看猫了。这次猫看到他,隔着一条马路就高兴地喵喵叫,竖起了尾巴。夏油杰也兴高采烈地和猫挥手。
殊不知刚下过一场大雨,殊不知有一辆大卡车疾驰而过,殊不知白猫被浑身从上到下淋湿变成了落汤鸡,还脏乎乎臭烘烘的,殊不知一人一猫面面相觑。
白猫已经相当于夏油杰的一个朋友了,没人会嫌弃朋友的。
夏油杰给店里打了个电话请假,试探性地托住猫的胸口,见它不反抗,就将整个猫抱进了怀里,不顾它脏了弄脏了自己的衣服。
“走,我们去洗澡。”
排在前面的小狗洗澡汪汪大叫,简直像要杀了它一样哀嚎。排在前面的小猫一进去,里面就鸡飞狗跳,猫乱抓乱咬,一群人来按住它,才能给它洗个完整的澡。
“你不怕洗澡么?”夏油杰撸撸白猫的下巴。
白猫看着宠物店里的小鱼逗猫棒,不理会他。
“真是奇怪的猫。难道你是有主人的,但是被遗弃了?真可怜。”夏油杰怜爱地摸摸猫脏脏的脑袋。
白猫对小鱼逗猫棒觊觎已久,已经远远地伸出爪子了。
“会给你买的,先洗澡。”夏油杰在猫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白猫没有抵抗,反而呜咽一声。
也就是我们是好朋友了?夏油杰努力控制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随着里面叫了一声到你们了,夏油杰抱着白猫走了进去。
白猫洗完一浇黑水就基本干净了,再洗一浇已经变白回来了,但是宠物店建议再洗一个泡泡澡。
只见白猫埋在一堆白花花的泡泡里,除了小巧的脑袋,显得更巨大无比了,像小山似的。夏油杰哈哈大笑着给它拍照。猫不满地喵喵叫抗议。
“这只猫很干净呢,没有蜱虫,没有跳蚤。明明是散养猫。”洗猫的店员和夏油杰搭讪。“你们是有做什么特别关注么?”
“不,这不是我的猫啊。”
“欸?”
“欸?它是流浪猫。”
“真是遇到好心人了。”女孩子给白猫搓得更用心了。
却没想到白猫注视着夏油杰左侧的刘海。
然后鬼鬼祟祟地伸出了爪子,狠狠地拍了一把。
夏油杰的左脸满是泡沫,忍不住笑了起来。
猫洗干净了,香喷喷的。夏油杰将它放回了公园,自己回到家。

今天回家比较早,五条悟正在厨房里做饭。
“今天吃天津饭哦,有很多虾仁和蟹柳……杰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话是这么说,五条悟看不出有什么惊讶的。
夏油杰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五条悟自己带流浪猫洗澡的事,并且说这份钱会用自己的开支弥补的。
“杰这么喜欢猫么?”
“之前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家以前是养狗的。不过我现在只喜欢这只猫,其他猫也并没有和我很亲近。”
“我们暂时可没有养猫的打算。”五条悟严肃地提醒他。
也是,自己养活自己还是个问题呢。
五条悟离他非常近,他闻到了五条悟身上浓烈的香味。是香波的味道。
“悟今天怎么这么香,换香波了?”
“是哦,你不喜欢这款么?”
只是这款让夏油杰想到了白猫身上的味道,不太像人用的香波,反而像宠物店用的。
“没有,很好闻。”
话毕,夏油杰将五条悟拉进了自己的怀抱里,对着他裸露出来的肩颈猛吸,不顾五条悟半推半就地在自己怀里反抗说杰好色啊,把他越抱越紧了。
只见五条悟把头向着夏油杰的方向伸了伸,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咦,他这是什么意思?夏油杰摸不着头脑了。
五条悟晃了晃脑袋,眼巴巴地眨着蓝色的眼睛。
“啊,你不摸摸么?好生气。”
于是夏油杰大力揉搓了五条悟刚洗好的,香喷喷的白发。
两人最终吃着两大份天津饭,谈论这只可爱的小猫,日子真的很美好。

让夏油杰担心的事果然还是发生了。
白猫受伤了,还挺严重的。
那天夏油杰照例去找白猫,却远远地听到了白猫的哈气声。
冲过去一看,只见白猫正站在一棵不高的树上,整个猫爆炸成了巨大的一团,尾巴竖了起来,连牙都咧出来了,看得到粉色的牙龈。猫越叫越大声了,仿佛在求救,又仿佛在不屈不挠地示威。
一块块石头朝着猫砸了过来。几个顽皮的孩子正不断从地上捡起石头打猫,白猫的左后腿已经鲜血淋漓,想必是被他们打伤了。
雪白的猫身上鲜红的血,刺痛了夏油杰的心。他厉声喝止住那几个顽劣而不懂得尊重生命的孩子。
“你们在干什么?”几个孩子想跑,却被夏油杰几乎是怒吼的一声吓得定在了原地。
“我们……在和小猫玩。”一个孩子畏畏缩缩地开口。
“猫不想和你们玩。”
“大哥哥,你能不要多管闲事么?”其中一个装作理直气壮的样子反驳到。
却没想到夏油杰板着脸大声说到,“没人告诉你们欺负弱小是不对的么?”
几个小孩只见夏油杰冰山一样铁青着脸,和他们恶狠狠讲着要是有人打你,你会不会很痛,会不会很讨厌他的道理,哇地一声哭了。
“和小猫道歉!”
小孩子们哭着和白猫鞠躬道歉,一窝蜂地跑了。
夏油杰看了一眼惊魂未定地站在枝头的猫,说了声我来救你了。
他两腿夹着树干,爬上了树,对着白猫伸出一只手来。
真该死,我的猫朋友都被打得害怕人了。猫咪一开始避开了他。
夏油杰这下子不怕被咬被挠了,眼疾手快地一把将猫捞住,滑下了树,将猫放在地上。
“你不要怕,我马上带你去医院。”却没想到白猫凶凶地对他哈了两口气,夹着尾巴一瘸一拐地跑了。
看着白猫溜走的身影,夏油杰的心里怅然若失。
我们不是朋友么?
要是我保护好你了就好了。都是我的错。

夏油杰有些失落地回到家,眼前的一幕把他吓坏了。
五条悟正抱着左腿一脸痛苦地倒在沙发上,血流得到处都是,腿上的伤口肉都翻开来了。
夏油杰吓得大叫一声上前检查五条悟的伤势,甚至准备打电话叫救护车,还好五条悟艰难地一把按住了他叫他别太紧张。
听五条悟说,他出去买菜的时候被车撞到了,车辆逃逸了。他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回了家,但脚还是伤得厉害很痛。
夏油杰的心再一次被刺痛了。五条悟受伤的时候,想必自己还在和猫玩,这该多讨厌啊。
自己这阵子,是不是也太缺乏对自己恋人的关心了。
夏油杰跑去药店买了消毒用品和纱布绷带,回来亲手一点一点地消毒五条悟的伤口。五条悟很勇敢,除了微微地有点发抖,没有呻吟也没有叫。
夏油杰在五条悟的腿上绑好了绷带,强硬地要五条悟今天必须和自己睡一起。五条悟乖乖听话了。
半夜,夏油杰看着五条悟微微起伏的后背,心有余悸地想着,还好只是撞到腿,如果撞到别的地方,他就要失去自己的恋人了。
这时他也格外担心白猫。五条悟有自己照顾着,风餐露宿的白猫也受了伤,它都开始怕人了,又有谁照顾它呢?

五条悟的伤口恢复速度简直和小动物一样,没几天就可以下地了。夏油杰松了口气,又开始了打工。只是这阵子他们的伙食都是便利店便当了,他不想五条悟太累到。
天已经冷了,没有多久怕是要下起雪了,然而白猫还是没有一个家。
这次在公园里,夏油杰遇到了一只三花猫。
三花猫粘人又有些心机,贴着夏油杰的脚跟软软地走来走去,又故意把自己摔倒。夏油杰只得去摸摸它。它发出撒娇的叫声。
就在这时,夏油杰听到了一个喵喵咧咧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抬头一看,是白猫,它不满地皱着脸,飞快地从远处跑来。
太好了,之前发生的事看来没有对它造成阴影。夏油杰松了口气。
却没想到白猫冲到夏油杰面前,狠狠拍了三花猫一爪子,直接把三花猫拍懵了。紧接着它用自己松软而巨大的身躯用力地把三花猫从夏油杰的脚边挤开,自己凑了上来,同时往地上一躺肚皮一翻,露出了柔软的肚子肉和爪垫。
鼻血,简直要流出来了。它是在吃醋么。
夏油杰用力地开始搓白猫,搓得它舒服地闭上了蓝眼睛,嘴里咕噜咕噜地叫唤,浑身一抖一抖地,像个雪堆。
夏油杰忍无可忍了,给五条悟发了条信息。
“对不起,悟,我要带猫回来。”
为了让五条悟不要那么生气,他特地选了最好的角度给白猫拍了张最可爱的照片发过去。
抱着巨大的猫咪回家,就像在娃娃机店里抓到了最大的娃娃满载而归,夏油杰把白猫带回家了。
没想到一开家门,五条悟,不在家。

五条悟是一只猫妖。
不仅仅他是猫妖,他的父亲,祖父,都是猫妖。
就算是祖父,是拥有一个集团的董事长,依然是一只有两条尾巴的猫又。
只是他们伪装得都比自己好,他们和人没有两样。
听说自己出生的时候,是一只小猫。祖父从小就严厉地对自己说,断不可被他人发现身份,最糟糕的话,你会面临灭顶之灾。
也就是可能被不喜欢怪物或者不喜欢猫的人杀死吧。
五条悟的童年一直很孤独,为了藏住这个秘密,直到初中他都在上私塾。
然而他无法拒绝变成猫的诱惑。
草丛里的风景是那么美丽,小河里的活鱼是那么香甜,小鸟的叫声都比做人的时候悦耳。他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和谁玩,就和谁玩。他喜欢变成猫,去野外去公园里浪。
虽然猫们也因为他是个怪物而疏远他,而一旦这样做被发现了又会被祖父骂。
最终,他发现自己有无论是猫还是人都可以黏着的人了。
他恋爱了,他同居了。
和夏油杰在一起的时光,他当好他的伴侣。出去玩的时光,他也是小猫和夏油杰做朋友。
他太爱他了。

“悟,怎么还没回来。”
“悟,生气了么?对不起我不该擅自带猫回来的。”
……
“你别这样,已经这个点钟了还不回来,我会害怕的。我要给你打电话了。”
奇怪,五条悟的手机没带啊。夏油杰挠挠头。
夏油杰看着在沙发上震动的手机,愣了神。白猫喵喵叫着,用爪子去够他的大腿。
你先去睡吧,别陪我等了,我要等我男朋友回家呢。夏油杰拍拍白猫的脑袋,换来了一声喵。
他坐在沙发上,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自己除了带了只猫回家,到底做错了什么。
可能这已经很错了吧,家里多了一只猫,就要多一笔开支。
悟的伤好了才没几天呢。
就在这时,他听到白猫发出了异响,站起了身来。
光芒里两腿直立的白猫越变越大,越变越大,四肢变得颀长,绒毛消失,变成了光溜溜的一个人。
白色的短发,小小的巴掌脸,挺翘的鼻子,圆圆的蓝色眼睛。
是自己的恋人。
诶诶诶?
没等夏油杰瞪大眼睛反应过来,五条悟就朝着沙发上的夏油杰飞速扑了过来,把他压在身下。
“摸我。”光着身子的五条悟跨坐在夏油杰的身上,不由分说又居高临下地说着。
“可……可以么?”夏油杰被眼前的一切惊讶得不知如何是好了。然而他还是伸出了手。
他摸了摸五条悟的头。五条悟自然而然地将头靠在了他的掌心,舒适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口中发出不成声的呜呜声。
似乎是很舒服啊,夏油杰开始顺着往下,抚摸他的下巴和喉结,能感觉得到声带在震动。五条悟眯着眼睛,下巴一上一下地蹭他的手。
“后背,可以么?”夏油杰将手搭在了五条悟的后背。
“可以哦,杰每次摸那里,我都很喜欢。”
现在是细腻柔和得像牛奶一样的手感,简直要把指尖吸进去了。
夏油杰的心脏砰砰直跳,将手放在了五条悟的腹部。
五条悟说过,猫不喜欢被摸肚子的。
“没事,大胆地摸吧。”五条悟主动抓起夏油杰的手,在自己的腹肌让一顿揉搓。
夏油杰细细地抚摸着那里的纹理,将脸贴了上去。他学着猫最爱做的样子,伸出舌头一点点地舔舐着那里。
“杰好变态哦。”

从此以后,夏油杰的家里多了一只猫。

67 Likes

好甜 好软 人猫双全的夏油杰 你好幸福

12 Likes

毛茸茸软乎乎的大咪: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非常可爱!

2 Likes

太可爱啦!!!

可爱死了

啊!!!!咪咪!!! :face_holding_back_tears:好甜哦!!!

哈哈瞪大了不太大的眼睛 :rofl:

可爱又香香的饭。。。我啃啃啃啃啃啃

呜呜呜萌晕…猫塑香香…

萌出一脸血,反复多刷老师的文

呜呜被可爱到晕过去,夏油杰你好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