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要算数

做完任务的时候已经晚上了,为了不让原本计划好的五条悟生日的游戏火锅蛋糕酒会泡汤,只好让家入硝子乘辅助监督的车先回去准备,他和夏油杰两人乘着夜色去商业街买蛋糕。

两人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一家尚未打烊的蛋糕店,店面上还挂着新开业的彩带。因为他们没有预约,只好等着现场制作。

五条悟等的无聊,吃完两块赠品甜点之后,看着外面的雪,眼睛一亮:“杰,我们去打雪仗吧!”

少年人刚祓除完咒灵,周身的血液即便是在落雪的寒夜里也没那么快冷下来,两个人打的热火朝天,把周围洁白平整的雪搞的面目全非。

“杰中二十七下,我中二十三下,是我赢啦!”五条悟双手比耶。

“如果把你开无下限作弊的几个也算进去的话确实是这样呢。”夏油杰笑眯眯的道。

“……总之愿赌服输,下周的任务报告就交给杰啦!”

虽然本来五条悟的任务报告大多就是夏油杰写的。

蛋糕店里响起订单完成的铃声,五条悟率先跑进去:“做好了!”

然后两人提着蛋糕站在店门口面面相觑:辅助监督把车开走了,这个点也没有电车了,他们怎么回去?

俩人只好跑到没人能看到的角落。

五条悟眨眨眼看向夏油杰。

夏油杰召唤出蝠鲼。

“虹龙啦虹龙!今天刚收服的那个!”

夏油杰召唤出虹龙。

白色的龙载着少年腾空而起,带起猎猎的风响彻耳畔,俩人兴奋的大喊,声音被吹散,落入飘渺风雪里。

上有看不见的渺渺星河,下面是逐渐远去的人间灯火,虹龙在无人看见的空中快速的前行着,是独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

夏油杰伸手接住雪花,“今年的第一场雪就好大,是个好兆头。”

“这才不是今年第一场雪吧?今年第一场雪是一月二号下的。”

“一般来说,我们把冬天这时候下的雪叫第一场雪。”而且这是他认识悟之后的第一场雪。他从前未觉下雪有什么乐趣,直到今日才察觉到雪很美,和悟一样的颜色,纯白,不染人间尘埃。

五条悟把冰凉的手插进夏油杰棉衣的帽子底下汲取温度;“你那是谬论哦。”

夏油杰不想在他生日的时候跟他争论哪句是谬论,他们总不能在虹龙上打起来。把五条悟的手拉过来给搓热,“手好凉,你怎么不开无下限。”

“那多没意思。”五条悟搓搓被风吹的冰凉的脸,在夏油杰耳边哈出一团带着温度的白气。

于是他们在虹龙上接吻,唇齿间冰凉却又火热,脸上分不清是是冻的还是其他,红的像是蛋糕店里挂着的彩带。

五条悟瞄了一眼手机,在他耳边叫起来:“杰!!!开快点!!”

夏油杰被他忽然的叫声吵的耳朵嗡嗡:“怎么了?”

五条悟把手机转过来贴到夏油杰面前:“还有三分钟就到零点了啊!”到零点就是12月8号了,那就不是他生日了,他还没来得及吃蛋糕!

三分钟……这里里高专还有段距离,除非他会瞬移,否则三分钟肯定回不去。

原地降落?下面是郊外树林,也没有可以吃蛋糕的地方。

于是他们决定在虹龙上吃蛋糕。

夏油杰让虹龙速度慢下来,两人手忙脚乱的把蛋糕从盒子里取出来,五条悟非常的兴奋,差点把蛋糕整个掀下去。

毕竟,他还是第一次在五条家外面过生日耶!而且还是半天空里坐在飞着的龙上过生日!

然后乱七八糟的插上蜡烛,也没有数到底插了几根,五条悟戴上那个精致的生日皇冠。好在夏油杰揣着硝子的打火机还没还,虹龙悬停,落雪无风,于是他们点上蜡烛。

“生日歌生日歌!”五条悟催道。

于是夏油杰开始给五条悟唱生日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年年岁岁生日都快乐。

五条悟捧着肚子笑的直不起腰。

唱的不算好听,但他其实很爱听。

于是五条悟赶在16岁生日的最后一分钟许愿。

他想,他要永远这样快乐。

在漆黑的夜里,蜡烛如星火映照五条悟笑着的脸。

夏油杰想,他希望悟能永远这样自由快乐。

五条悟吹了蜡烛。

“我好开心!”五条悟在夜色里大喊,“以后杰每年都要给我过生日!每年都这么过!”

“好啊,”夏油杰笑,“不过每年都这么过也太惨了吧。”

“反正每年都要杰给过生日,还要唱生日歌!”

“……生日歌就算了吧。”

————

四季的风轮番吹过,很快又到了年尾,像是为了迎合大雪的节气,天上敷衍的飘下几片雪,落在手心冰凉。

2017年不是什么特殊的一年。五条悟依旧如往常一样忙碌的四处跑,祓除了很多咒灵,救了很多人,听了好些老橘子烦人的言论,收了几个可爱的学生,吃到了许多自己买的甜品。

也如往常生日一般过了28岁生日。

提前应付完五条家例行的宴会,高专的师生们又给他小小的庆祝了一下,不能免俗的在众人的祝福里许下28岁的生日愿望。

愿众人平安,愿故人安好。

街角的甜品店拉起大红色的横幅,写着十二周年店庆,第二份半价。

五条悟拐进去,要了两份甜点,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看雪。

他以为下一年依旧会收几个可爱的学生,依旧会有做不完的任务除不尽的咒灵,以及不会见面的人,然后如往常一般迎来下一个生日。

毕竟他是最强,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也没有什么能够击溃他。他行走在世间,人间无限靠不近他。

可是生日蛋糕的甜还未从舌尖退却,新年的钟声还未在万众期待里响起,他就要亲手杀死他的挚友。

平安夜的风很冷,虽早已经吹不透无下限,他却仍觉得彻骨寒。

他把夏油杰带走了,那具身体很轻,仿佛从前都是假,但过往的一幕幕在他眼前更加鲜活了起来。

你看,雪终究会落入人间,会融进人间七情六欲的泥土里。

“杰。”

没有人再回应他。

不会有人再回应他。

但他却听见了夏油杰的声音,那声音说:“悟,好久不见。”

之后,他在狱门疆里度过了漫长而短暂的十九天,仓促的迎来了29岁的生日。

但是这个生日没人组织为他庆祝,毕竟生死存亡的时候,人人心情沉重,无心为他庆生。

门被敲响了,五条悟打开门,是家入硝子。

她端着一块小蛋糕进来,掏出打火机点亮上边插着的不知道哪年剩下的一根蜡烛。

“29岁生日快乐。”她说。

“哇,好寒酸啊硝子。”五条悟说着,闭上眼睛许愿。

“给你过就不错了,毕竟你今年没有给我过。”硝子再次按动打火机,点燃叼着的烟,“明年可要记得好好给我补上,礼物我要最好的烟和酒。”

“是是。”五条悟笑着说。

10 Likes

杰骗人,说好以后每一年都陪悟过生日的。悟也骗人,补不了给硝子来年的礼物

2 Likes

谢谢老师,笑着进来,死着出去了

硝子生日是11.7,所以硝子生日的时候,小五还在狱门疆里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