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0108完结 五条悟诞生日贺文:喂,给我变!【功成名就影帝杰x认知障碍金主悟】

,
  • 悟酱生日快乐~

*现代无咒力AU,部分娱乐圈设定,不影响全文阅读

*影帝杰x金主悟

*非典型性包养梗

年纪轻轻便已摘得影帝桂冠的夏油杰突然收到一份从天而降的剧本,要给富可敌国的大财阀集团少爷饰演他的猫,是的没错,就是让他一个大男人,去扮演成一只懒洋洋翻肚皮喵喵叫的猫。

匪夷所思!

五条悟:震惊!我的猫丢了一段时间重新找回来后,居然学会穿衣服洗澡,还给我做了四菜一汤!

【一段时间后】

五条悟:医生——我的猫发情了!

无情的医生硝子:给它嘎了或者找只小母猫

五条悟:如果我想当小母猫的话有什么问题吗

无情的医生硝子:滚蛋

76 Likes

夏油杰的体质颇为畏寒,这点在降温后的立冬节气很是明显。

于是就当他正裹着毛毯,把自己缩成一团窝在沙发椅上看剧本时,这慵懒的一幕刚好被前来打探消息的五条家护卫们尽收眼里。

黑色长发的男人,细眉长目的标准东方骨相,再加上那柔倦慵懒的气质,确实和备受他们少爷疼爱的那只爱宠黑猫有些相似之处,尤其是此时裹着毯子眯着双眼的样子,和那只在阳光下把自己蜷成一团的猫有一丢丢的气质符合;但这也仅仅是拟人化的一点趋势,并不代表眼前的大男人和猫之间能冲突物种的隔阂进化成一个品种啊!

五条家仆从们无语凝噎,而仍坐在原位上懒洋洋的钻研剧本的夏油杰也完全不知,自己此时已经被某个富可敌国的财阀少东家当成了目标,准确来说还是关系更为暧昧的替身,成为了一言难尽的拟兽类角色。

至于是什么的替身……

夏油杰,29岁,凭借《操纵人心》电影中的男主一角荣获日本电台奖最佳男主的桂冠,从而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年轻影帝,此后也一直在圈中活跃,每年都维持着高质量的作品输出,在业内的口碑与名誉双收。一直到近两年尝试角色转型,才渐渐从各种高强度影视作品的主角扮演工作中脱身开来,转而研究起剧本里那些有深度和哲学思考的非主角亮点人物,想通过不频繁刷脸,仅从偏少的戏份中以精湛的表演能力来吸引观众的眼球,这也是对演员演技的极大考验。

而就在夏油杰在研究剧本之际,已经在暗处盯梢了他许久的黑衣人们则找寻不到合适的时机把人捆走,夏油杰不是大街上四处溜达的普通路人,他的娱乐圈影帝地位注定有一车的媒体人在明里暗里的追踪着他,一旦他遭遇任何不测,相信下一秒就有会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们从四面八方瞬间出现,然后直接给来个现场直播。

所以就在黑衣人们的顾虑之中,片场的助理一路小跑来到了夏油杰休憩的保姆车前,然后恭恭敬敬的请他移步去补拍上一场次的单人镜头,眼见夏油杰的人影淹没在了片场的人海之中,黑衣人们只得忿忿的宣布本次的任务依然无疾而终。

而此时同一座城市的另一个地点,繁华的东京街头,灯火通明的富人高档住宅区内,豪宅的顶层是私人区英式旧伦敦的主题设计风格,还特意做了个壁炉,熊熊燃烧的火炉旁,映衬着一个人被火光照亮的脸庞。

置身在古朴优雅的环境里,来人仿佛是由百年前的工艺革命的蒸腾时代而来,他的身上披着一件毛茸茸的披肩,如雪霜般的银发下是一双摄人心魄的澈瞳,此时却有些茫然无焦的空洞,肤色是不常见阳光的苍白,在一动不动的状态下,整个人宛如毫无生气的精致人偶一般。

“抱歉,少爷,那人我们实在无法靠近……”

语音通话从摆在桌面上的手机里传来,男子没有回应,而是伸出手指将通话挂断。这段时间以来,他听到的让人失望的回复实在是太多了。

五条悟从椅子上坐起身,眼神放到了壁橱上的一张照片——白发男子和怀里抱着的黑猫合影,黑猫眼神半阖着,无时无刻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一直到上个月,陪伴了自己近十年的猫咪终于彻底的抛下他去了喵星,这个刺激让本就身患自闭症的五条悟彻底破防,自此就龟缩在了自己的小世界里,再也不愿意踏出一步。

身为大财阀五条集团的唯一接班人,五条悟从小就患有与其他人无法正常沟通的自闭症,任凭多少名医大家竭尽全力也无法治愈,原本五条家的族人们都已经绝望了,而一只平平无奇路过的流浪猫却将局势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方向,在五条悟收养了这只来历不明的黑猫后,他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自带气场居然有了改观的趋势,虽然不能像常人那样的社交,但是他不会排斥生人的接近了!

而就在五条悟终于要慢慢与外来世界融入时这个关键节骨眼时,那个充当着五条悟个人心理空间与外在世界桥梁的角色,黑猫却寿终正寝,五条悟因此一蹶不振,再次失去了与外界沟通的欲望。

五条族人们想尽一切办法,甚至又找了好多黑猫的同类平替,可哪一只都入不了五条悟的法眼,还嫌弃这些猫又吵又烦,远不如自己的那只聪慧,以至于管家终于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搜罗到一只和原先的黑猫几乎一模一样的送到五条悟的面前时,耐心都被耗没了的五条悟索性问了他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大脑当机的疑惑,“你们为什么总是把这些没开化过的低等蠢物送来?我的猫跟这些俗物根本就不是一个物种的!”

得了,这下子少爷的自闭症看来要往妄想症发展了,但直到后面的某件事情的发生,他们才知道,五条悟患得应该是认知障碍。

五条家不能放任五条悟一昧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走不出来,因此便给他安排了各种交流的活动,试图从中发掘出少爷的喜好,从而让他与外在的社会形成联系。五条悟不厌其烦,挑挑拣拣了一些并不怎么需要抛头露面的活动,去了之后也是百无聊赖的躲到一边怀疑人生,徒留下找不到人的保镖们跟无头苍蝇一样的到处跑。

而遇到夏油杰的那个契机,正是五条家做为赞助商之一的电视台颁奖活动的仪式现场,五条悟照例把自己隐蔽在昏暗的台下一角,蓝瞳没什么兴趣的瞥着舞台上光鲜亮丽的艺人们。他的位置是视野最好的第一排,同排的都是演艺圈的各类大佬和富商贵门,除此外哪怕是炙手可热的顶流明星们都得屈居二排以后,五条悟的身份从来没有对外公开,因此探究的视线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没有在自己的身上离开过,五条悟稍稍皱了皱眉,准备起身离开。

周围的保镖们见五条悟有所动作,也要跟着来护人离场,而就在此时变故突然发生了。

随着主持人念出了获奖人的姓名之后,随着影片中代表该饰演角色的个人BGM的响起,一道颀长的身影从舞台的侧方上场,聚光灯落在了他的身上,而五条悟也在这时抬眼望去,并一瞬间的就被那素未谋面过的长发男人死死的锁住了目光。

“非常感谢各位来宾、电视机前的观众们的支持,我是夏油杰……”长发男人握着奖杯,将脸畔凑向了立麦的方向,他的声音有着特殊的磁性魔力,破天荒的让五条悟痴迷的从头听到了尾,即使是再客场不过的套词,在五条悟的耳中却比情人间的温言软语还要动听。

“咕咕……”五条悟喃喃的念出一个名字,伺候在侧的贴身侍从们从少爷的嘴里听到了黑猫的名字,正在奇怪时五条悟又给出了新的指令,“我要他。”

“少爷……?”

下巴指了指台上仍在做着获奖感言的男人,“就要他。”

侍从们立刻领命,还不等他从“少爷终于从自我的小世界里探出头,并且看到了第二个人的身影(至于夏油杰本人的意愿权势滔天的五条家自动忽略)”而欣慰时,少爷却又自顾自的嘟囔了一句新的话来,“猫猫应该宅在家里翻肚皮的,出来抛头露面成什么样子……”

后面的事情就理所当然的成了此时的局势,等到五条家真正下手去堵夏油杰时,才意识到这名年轻影帝的身份是何等的不便,之前也曾派过集团公关部的经理们给他约过资源的事,但都被夏油杰以无法胜任的借口统统谢绝,而他本身取得的造诣也和一般往上爬的小明星不同,他们就算是花重金把他的经纪人给买通了,然后把人往墙上一压,说我们少爷看上你了,收拾收拾晚上过来侍寝吧,这也没用。

夏油杰是谁?年纪轻轻获奖无数的影帝,家产不说有多惊人但也好歹是殷实过人,业内口碑一流,合作过的艺人就没一个说他人品不信的,人家也完全不看不上富商的金钱诱惑,五条家努力了一星期,居然连和他搭话的时机都没碰上。

因此等了许久的五条悟实在是坐不住了,索性自己跑到了夏油杰的片场,然而他来的时机不怎么好,夏油杰此时正在上妆,其他几个演员倒是收拾妥当了,在开机前的空挡里正在跟探班的粉丝们互动。

夏油杰这次选的剧本是大河剧,他扮演的是一位野心勃勃的政治家,在天皇的面前是毕恭毕敬的臣子,私底下却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副面孔;剧里的戏份不多,却是个十分值得揣摩演技的角色,因此剧组在前期宣发时并没有透露他来参演,算是留了个悬念。

而五条悟等了一会儿也没看到夏油杰出现,就直接向着他所在的化妆室走去,一路上有工作人员来阻挡,但都被亮出身份的五条族人们给挡了回去,好巧不巧的,五条财阀正是这部剧的最大投资商。

正在夏油杰思考着稍后的剧情怎么演绎更好时,化妆室的门突然被人一把拉开,他从镜子的影像中看到了闯入的五条悟,两人的目光也恰好的交融在一起。

外国人?

这是夏油杰的第一反应。

“请立刻出去,这里是艺人的化妆室,不欢迎粉丝的闯入。”

被吓到的助理反应过来后忙不迭的上前赶人,却被紧随而至的五条族人们接手了眼下的局面,迅速清场后,化妆室里只剩下了夏油杰和五条悟两人,就连闻讯而来的经纪人也被五条家派来的顾问给支走了。

夏油杰见过的大场面不少,但是此时这种高效率清人的场合却是头一次遇到,而那冒然闯进来的人则来到了自己的面前,低着头牢牢地盯着他的脸看。

因为饰演大河剧的缘故,所以夏油杰将一贯散下来的长发挽了个丸子头,用了古朴的木簪固定,额前标志性的刘海还保留着,鬓角的碎发则梳下来了一些,他换上了羽织戏服,配上浅淡的妆容更显得像是从久远的历史洪潮中穿越过来的一样,而以上这些在五条悟的眼中却统统都被无视,夏油杰此时在他眼中的形象就是只穿着古装小裙裙的黑猫。

于是五条悟又不高兴了。

以前自己想方设法让它穿猫衣服,它不是打滚就是撕咬的,布料直接给毁成烂布条,怎么现在就这么配合换了衣服!

“……要不,您先请坐?”

先前的冲突里,夏油杰弄清楚了这突然闯进来的男人居然就是富可敌国的五条财阀神秘接班人五条悟,而且他来的目的也是十分的单纯且直接,就是——

“实在不好意思,之前事务所和经纪人也应该向您表明我的态度了,我不想接受这样的关系,还请您以后再提出类似的想法,说直白的,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夏油杰是有拒绝的底线的,他之前还在从小角色里摸爬滚打的时候就有过富商看中他的皮相,那时自己就严词拒绝过,更别说以如今自己的造诣,就算是五条财阀也不能轻易使其就范。

夏油杰先是委婉拒绝,后面又补了一句警告,毕竟五条悟看上去不像是那种浮夸的花花公子,他应该做不出死缠烂打那套……而且就算是有包养艺人的癖好,不应该去找那些鲜嫩的小明星吗?自己这都奔三连接角色都考虑男主的兄长或者直接挑战副线的年纪,有什么可图的?

“……”五条悟沉下了脸,他从一旁顺势捞过来一把椅子,然后大长腿一迈跨坐上去,一把拈起了夏油杰的一撮长发,不等对方诧异,就哑着嗓子开口,声音里却满是压不住的火气,“玩够了吧?什么时候跟我回去?”

……夏油杰的嘴角抽了抽,五条悟这突然的霸总语录给他整沉默了,好半天都没找着其他词来回他,而他不说话不代表五条悟不想说,于是他捏着夏油杰的长发捻了捻,还凑上去嗅了嗅味道,脸色倏地再次大变,“我给你用过的香波味道都散没了!”

夏油杰也不想再跟他废话,从他的手里准备扯回自己的长发,而五条悟没跟他继续较劲,但是眼神却依然牢牢的锁在他的身上,时不时还蹦出稀奇古怪的言论,“流浪街头的日子不好过吧?你看你都被逼着卖艺去了,每天能有几条小鱼干吃?”

“天杀的谁给你打的耳洞!!这是虐待动物!!”

“饿不饿,我给你带了罐罐,想先吃金枪鱼口味的还是肉松糊糊?”

“五条先生,虽然不知道你是表演型人格爆发了还是单纯在耍着我玩,但是我接下来还有剧情要拍摄,可不可以先请你移步出化妆室,让我把后续的戏份先拍完?”

五条悟则是眉头越皱越紧。

“咕咕,别再继续惹我生气。”

夏油杰则是直接起身准备离去,而五条悟又怎么可能放任他的离去,当即也是一个火气上头,直接两个大步迈上前去准备把自己的猫猫给扛走。

两分钟后,夏油杰低头看着五条悟揽在自己腰腹间还在不断用力的双臂,甚是无语。五条悟则是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而令他无比挫败的是曾经自己一手拎着后劲肉就能拎起来得黑猫咕咕,此时自己抱着他努了半天劲对方还是纹丝不动!

夏油杰为了影视行业平时是诸多保养体型的,而且他本来就喜欢格斗术一类的健身项目,因此结实的体魄是常年宅在家里的小少爷五条悟根本无法比拟的,而五条悟累的气喘吁吁,趴在他的肩膀上喘了一会儿,当夏油杰以为这少爷终于闹够了的时候,五条悟则出其不意的在他肚子上摸了一把,语气更嫌弃了,“肚肚怎么变得这么硬!”

我的腹肌又怎么得罪你了……

“以前的肥肉肉没有了啦~”

要是夏油影帝的肚子上真的有了肥肉肉,跟着一起没有的怕是还有他那如老妈子一样操持事务的经纪人的小命。

夏油杰实在是被五条悟闹得毫无办法,他的底气只存在于直击的拒绝,但要是这个在日本可以单手遮天的大财阀少当家真的对自己有执着得念头,他就算是再怎么说不行也没用——而且对于五条悟此时摸着他肚子揩油的行为,他除了象征性的躲一下也不能有其他的举动:骂他一顿不行,小少爷万一心灵再受到伤害自己免不了吃不了兜着走,打他一顿更不行,外面他家那一堆的保镖可都候着呢,夏油杰可不想看到知名影帝横死街头的头版报道。

哦,真有这种事的话他都看不到。

此时敲门的声音响起刚好打断了夏油杰的僵持局面,而从他身后抱着的五条悟则没有半点把人放开的自知,夏油杰思索片刻,踩着外面那人推门而入的上一秒,用了个巧劲把赖在自己身上的五条悟给顶了出去,顺便把人按坐在了自己之前的椅子上。

进来的是之前和夏油杰经纪人沟通的顾问,他一身的西装革履,油头抹了发胶,在化妆室强光的照射下有些反光,顾问笑眯眯的先向座位上的五条悟鞠躬行礼,然后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张纸递到了夏油杰的面前。

“夏油先生,这张合约您请过目。”

合约?

夏油杰懵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却下意识的接过了那张材料,他下意识的都把这当成包养合约了,却没想到这上面的内容却是格外的正规:

《艺人演绎聘用合同》

夏油杰:?

还没等夏油杰被这个标题震到,下面的演绎角色细节部分则让他更是目瞪口呆:

……聘请 夏油杰 饰演 咕咕 (黑猫,12岁,已死亡;公,生前为五条集团CEO五条悟先生爱宠)

甲方赫然就是五条集团,连红章都盖好了,就等乙方的夏油杰签上自己的大名。

“……你们开玩笑呢?他出门没吃药,难道您也没用定期服药?”夏油杰被气笑了,阴阳怪气的讽刺起顾问来。

让他今天接二连三被震惊三观的事情显而没这么快就停止,只见那顾问突然一拍脑门,然后从公文包里掏出来一个小药瓶,毕恭毕敬的呈到了五条悟的面前,“少爷,该吃药了。”

五条悟拧着眉头接过了药瓶,苦大怨深的倒出来两颗白白的药片塞进嘴里,然后又精准无误的从化妆台上一干瓶子中摸到了夏油杰的保温杯,就着杯子里的温水将药品吞了下去。

夏油杰又抹了把脸,他看出来了,今天他是彻底被一个超大的麻烦给缠上了。

“具体的细节需要跟我的经纪人来谈。”

“这点您放心,我们已经和您的事务所所长打好招呼了,后面的一切事务由我们五条集团负责;您放心,您定好的行程我们不会干涉,当然前提是不能和少爷的需求有所冲突。”

“……为什么要让一个大活人来演猫,最重要的是为什么找到了我的头上?”夏油杰终于没忍住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咕咕,我们快回家啦……”背后无声无息的五条悟又扑了上来,把脸埋在他的颈窝处开始吸,状态像极了一个邪恶的两脚兽在吸猫主子身上的猫味。

“简单来说,这是少爷的选择,而且此时您在少爷的眼里……准确来说,已经不是个人了。”

“……”

134 Likes

《已经不是个人了》我笑吐,笑的我满地乱爬

33 Likes

笑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经不是个人了”,老师的文章一如既往地如此可爱,peropero

9 Likes

又看到老师了,五条自己也是一只可爱猫猫!

5 Likes

哈哈哈,实惨 但是可以c到猫猫,不亏啦

1 Like

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

1 Like

你已经不是人了夏油杰!你已经是禽兽(?)了

5 Likes

老师的每篇文都好可爱好有趣哈哈哈哈想看后续啊啊啊啊啊啊

1 Like

好可爱……感觉可以有后续……

1 Like

太有意思了

1 Like

夏杰你给我变 我不允许你拆散少爷和咕咕

12 Likes

哈哈好有趣!不管怎樣都躲不掉的!:rofl:

1 Like

哈哈哈哈哈哈哈

1 Like

可爱哭了

1 Like

啊啊啊啊,好可爱,还会有后续吗?求一个
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

1 Like

哈哈哈哈可爱

1 Like

我蹲!

2 Likes

蹲蹲

1 Like

蹲蹲 太可爱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