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酒屋之后

虽迟但到
五条老师生日快乐
34岁的五条老师和可爱的学生们庆祝生日的故事
以及狡猾的成年人的故事

7点的东京街道上天色昏暗,霓虹灯闪烁的街道上回家路上的上班族们摩肩接踵,五条悟像一只猫一样穿过拥挤不堪的人群,拐入一个偏僻的小巷子,这里面藏着一家味道不错的店,是五条悟学生时代和同级生们发现的地方,后来又演变成了和同学学弟们吃饭的秘密据点。

这家店开了将近三十年,破旧的木制店门曾经被五条悟没轻没重地拉坏过,后来他们一群人留下来替店主修好了木门。店主早已从一对中年夫妇换成了他们的儿子,新店主在几年前也已经成婚,店铺也顺势装修了一番,那扇被五条悟修过的门也被换成了崭新的绘着金盏菊的拉门。

五条悟拉开店门钻了进去,房间内的暖气烘在脸上,驱散了身上的寒气。五条悟顺着记忆的路线找到常去的包间,不用六眼也知道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他拉开了推门。

“五条老师,生日快乐!!!”

“悟,生日快乐!”

“五条,生日快乐!”

“又老了一岁呢,悟。”

“金枪鱼蛋黄酱。”

“时间过得真快呀。”

“是啊,我们都已经毕业了呢。”

学生们闹哄哄地挤在一起对着五条悟嬉笑着,虎杖悠仁被推挤着站在最前面,粉发的男孩小心翼翼地举着一个巨大的草莓蛋糕,上面插着数字3和4的蜡烛,火焰被五条悟拉开门带起的风吹地晃动着。

“快吹蜡烛吧,五条老师!”

“不对,应该先许愿吧?”

“按理说要唱生日歌的吧?”

“啊?不要唱歌什么的好羞耻。”

“难道说钉琦你是不擅长唱歌的类型?”

“削你哦,我自然是完美无缺的。不仅脸蛋长得好看,身材也好一级棒,唱歌什么的也是手到擒来。”

“别打了别打了,蛋糕!蛋糕!蛋糕要掉了!”

钉琦野蔷薇在狭窄的包间内追着虎杖悠仁一顿胖揍,伏黑惠顺势接过蛋糕免得被战争波及,禅院真希、熊猫和狗卷棘在一开始说了生日祝贺后早已经把战斗转移到了饭桌上。

“许愿吧,五条老师。”

五条悟一口气吹灭了蜡烛,笑嘻嘻道:“哎呀,可爱的学生们一起给老师庆祝生日吗?真是感人呢。是惠组织的吗?”

不许愿吗?伏黑惠把蛋糕放在桌子上:“不,是家入小姐喊的大家。”

五条悟把视线转向长桌角落的长发女子身上,家入硝子难得没有穿着那件白大褂,而是套了一件黑色的大衣,正坐在闹哄哄的学生中间自斟自饮,感受到五条悟的视线后,举起杯子对他笑了下,黑色的眼圈即使化了淡妆也难掩其存在。

五条悟在家入硝子旁边坐下,学生们围着两位成年人坐开。

虎杖悠仁被钉崎野蔷薇一顿暴揍之后正顶着满头包子给女同学土下座道歉,伏黑惠一脸嫌麻烦的表情在旁边四十五度望天。熊猫和禅院真希正在大快朵颐,两人使筷子抢菜的样子简直像在上体术课一样,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那块烤肉被狗卷棘偷摸着夹走了。熊猫和禅院真希一边埋怨着狗卷棘不当人一边又将目标转向另一块烤肉,熊猫终于胜利了一小步抢到了烤肉正打算扔进嘴里,结果包间的门被送啤酒的服务员打开了,熊猫赶紧用咒术师的反应速度扔下筷子装作一个普通玩偶,到嘴的烤肉就这样被禅院真希抢走了。

在场的成年人除了五条悟没有一个不喝酒的,连伏黑惠的面前都放了一杯啤酒,五条悟才发现在他来之前家入硝子已经喝了不少啤酒了,证据就是女同期桌前一排站开的空酒杯,家入硝子的酒量好是有目共睹的,以前一群人出来喝酒的时候,就算是酒量最好的几个人都醉倒了,她都还能面不改色地继续啜饮。

五条悟不喜欢喝酒,店员给家入硝子上酒的同时,也给他送上了一杯蜜瓜苏打,还有即使被朋友们吐槽过不止一次像儿童套餐但是去居酒屋必点的三大样,薯条、炸鸡块和蛋挞。家入硝子举起酒杯和五条悟碰了个杯,优雅地喝下了小半杯啤酒,身边的学生们崇拜地看着家入硝子豪饮的模样,转而又嫌弃地看着五条悟喝蜜瓜苏打的样子。

“悟完全和小孩子一样呢,成年人就应该像家入小姐一样喝酒吧?”禅院真希小看这五条悟。

“鲑鱼鲑鱼。”

五条悟吃下一根沾着甜沙拉酱的薯条,笑嘻嘻道:“Great Teacher 五条老师根本就不需要用喝酒来证明自己是个可靠的成年人哦~顺带一提,五条老师不是不会喝酒,只是不喜欢喝酒。从设定上来说,五条老师可是完美的。”

钉琦野蔷薇吐槽道:“喂喂,你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啊。”

虎杖悠仁已经从女同学的淫威中逃离到对面学长学姐们那边:“五条老师,切蛋糕吧!这可是大家一起做的蛋糕哦,食谱是家入小姐提供的,在伏黑的指挥下,大家一起努力做成的。”

五条悟接过伏黑惠递过来的蛋糕刀,用精确的六眼把蛋糕切成一特大七特小的整齐八块,然后在学生惊讶的目光中把最大的那块移到了自己的盘子里。

“喂,悟,哪有人这样切蛋糕的?”

“五条老师你也太没有师德了吧?”

“鲑鱼!鲑鱼!”

其他几个没有说话的学生也在用谴责的目光看着五条悟,五条悟岿然不动地把均匀的七块蛋糕中的一块放到了家入硝子的盘子里,对着学生们说:“给老师准备的蛋糕,老师理所当然就要吃最大块的吧?这可是老师感受你们爱意的表现呀,小鬼们。”

学生们嘘声一片,埋怨着五条悟的孩子气,家入硝子在旁边挖了一小块蛋糕放入嘴里,笑着对五条悟说:“真受欢迎呀,五条。”

“没办法,毕竟我是东京校区最受欢迎的教师。”

“姑且一问,这个排名是你自己排的吗?参加的人一共有几位?”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

“真是一点没变呢,五条。”

家入硝子举起酒杯,五条悟又和她碰了一下,两位相识多年的老朋友在碰杯中无言地交换了祝福。

学生们笑闹着分了剩下的蛋糕,钉琦野蔷薇和熊猫偷偷把奶油抹到虎杖悠仁的脸上,被伏黑惠黑着脸制止了,黑发的少年面无表情地说着请不要玩弄食物,让两位捣蛋鬼也不敢继续作乱,虎杖悠仁躲在伏黑惠身后颇有一种找到靠山的感觉。

学生们早已成年,有喝果汁的也有喝酒,大家的情绪都十分高涨,虎杖悠仁又被学长们怂恿着去插入大人们的话题。

“五条老师,家入小姐说这家居酒屋是你们的秘密据点,在老师学生时代就经常来这里吃饭了吗?”

“是哦,这家老板做的甜芝士玉子烧和烤鸡肉串味道真的绝赞,可惜老板儿子继承这家店以后味道就有点不一样了,哎呀,刚才说的这些话要保密哦,不然下次来老板要给我涨价了。”

“这家店原来开了这么久了吗?”

五条悟伸出三根手指:“开了大概三十年了吧,我还是二年级生的时候翘课出来吃饭的时候发现的,顺带一提,好孩子们可不要学五条老师翘课哦,毕竟大家不是五条老师这样的天才。”

“怎么总感觉想揍这个人?”

“金枪鱼蛋黄酱。”

“三十年的老店了?但是看起来店里面很新呢。”

“啊,这是因为两年前刚翻新过呢。”

这时候家入硝子突然插话了:“是哦,在翻新之前店的大门还是你们五条老师修过的那扇。”

“欸?为什么?五条老师修门?”

学生们像好奇宝宝一样投来疑问的眼光。。

五条悟哈哈哈地干笑了几声,家入硝子喝了口酒用一种很怀念的语气说:“那是我们还是二年级的时候吧,一群人在圣诞节的时候来这里吃饭,五条他不小心错拿了别人的酒杯,虽然只喝了一口,之前一直没见他喝过酒,没想到是一口倒的酒量。”

学生们嫌弃地看着五条悟,后者在前不久还吹嘘说自己的人设是完美的,五条悟端着蜜瓜苏打灌了一口,戴着墨镜的眼睛看不出任何表情。

“……本来就还在中场,大家喝的正高兴,歌姬前辈甚至说出了‘丢下五条不管我们去下一场吧’这样的醉话。最后大家还是决定带五条回去,结果这家伙突然就站了起来。”

“怎么感觉好羞耻,硝子要不还是不要说我喝醉以后的事情了?毕竟那次在我说了一句‘好难喝的饮料’之后,我完全没有任何记忆呢……”

学生们自然是不依的,直接嚷嚷着“悟乖乖喝你的果汁去,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家入硝子本来也不是多话的性格,可能是酒喝多了,也可能是今天的氛围太好,她继续了这个话题。

“五条站起来以后嚷着说‘放开我,我自己能走’。”

“就像个普通的醉鬼一样呢。”钉琦野蔷薇吐槽。

“嘛~喝醉了的人都会说自己没喝醉啦~”熊胖模仿着喝醉的人做了个滑稽的动作。

“然后呢?”

“然后,这家伙就冲着大门走去了,怎么拦都拦不住,那天本来就是五条自己说要请大家吃饭的,这样子根本就没办法买单嘛,啊,对了五条,今天也是你买单哦。”

五条悟做了个收到的动作,托着腮静静地听着家入硝子的叙述。

“五条老师不会是想逃单吧?”

“想到是悟的话,说不定是真的呢。”

“明太子。”

“毕竟一口酒倒的人真的存在吗?”

“哈哈哈,应该是喝醉了,这家伙扒拉着拉门,以为是宿舍的推门,结果直接把人家的门拆下来了,走的时候还一脑门撞在人家的门楣上,把人家用了十几年的大门直接撞裂开了。”

学生们发出夸张的笑声,五条悟像不在听自己的糗事一样,依旧我行我素地吃着蛋糕,甚至还摇铃喊了服务员再送一杯蜜瓜苏打,期间熊猫又服务员怀疑的眼神中装了一次玩偶。

“本来我们一群人就喝得醉醺醺的,只能又最清醒的我去和老板道歉,为了不妨碍到老板做生意,我们一群人就打算想办法把门修好。但是一群人里面唯一有修门经验的只有……”

说到这里,家入硝子突然不说话了,她看着酒杯里冒着气泡的冰镇威士忌,突然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有些无助。

好奇的虎杖悠仁还想问后面发生了什么,被伏黑惠扯了扯衣袖,禅院真希们似乎知道一些什么似乎又不知道什么,但是也没有继续闹腾。热闹的店里,这个包间像一个真空盒子一样出现了几秒钟的窒息。

“啊哈哈哈哈哈,我说我第二天怎么感觉脑袋很疼呢,我还以为硝子你趁我睡着了公报私仇用板砖敲我的脑袋呢。说起来,你们知道所有的北极熊都是左撇子吗?”五条悟指了指印着北极熊剪影的啤酒瓶。

“木鱼花。”

“这种没用的知识谁会知道啊?而且就算你是胡说的也根本没人知道吧。”

“那你们知道蟑螂喜欢喝酒,而且各种食用油都是蟑螂的最爱吗?”

“平时你们看到会飞蟑螂其实知识在滑翔哦。”

“对了,如果蟑螂受到惊吓的会一下子跳到好几公尺高哦。”

“喂,现在是在吃饭,可以不要说蟑螂的话题了吗?”沉默的伏黑惠也开始吐槽了。

家入硝子已经从短暂的失神中恢复,五条悟的话题让她也有了浑身恶汗的感觉,反应比较大的钉琦野蔷薇已经开始捂着耳朵默念着奶奶教过她的咒语来驱散脑海中的画面。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从居酒屋出来已经快到12点了,家入硝子和学生们一起打车回学校了,五条悟紧了紧外套领子,在夜晚的冷风里慢慢踱步回了自己的公寓。

这所公寓在东京市区一处老旧的小区,毕竟高专地处偏僻的山区,不方便回去的时候五条悟就会在这里落脚,这一处正是他三年级那年购买的。小区建成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许多设施已经更新迭代,奇怪的是公寓下面的信箱却还是老旧的模式,没有换成新的。信箱本来应该是绿色的,但是在多年的使用和氧化中,外面的铁皮已经褪去了原本的色彩,斑驳的外壳上有胡乱涂鸦和广告贴纸贴上又被撕掉、撕掉又被覆盖的痕迹。

五条悟没有进自己的房间,而掏出钥匙打开了属于自己的那个信箱,信箱的腐朽生锈的铁门发出吱呀一声,明明天花板上的白炽灯把地面照的清清楚楚,这个信箱里面却黑得像是另一个空间,隐隐透出不祥的气息。

五条悟好像听到翅膀扇动的声音,挠的耳朵痒痒的,六眼先于一切勾勒出了信箱里的画面,一只荧光蓝的燕尾蝶像是突然睡醒一样轻轻扇了扇动翅膀,随后扑簌簌地从漆黑的信箱里飞了出来。五条悟静静地摘下了墨镜,在那一直蝴蝶飞出以后,成千上万只同样的蝴蝶带着蓝色的荧光飞了出来,一层的白炽灯闪了闪,最后像风中的火烛一样熄灭了,一瞬间铺天盖地的蝴蝶飞到了天花板上、墙壁上、门上,把一楼大厅遮地密不透风,像魔术师的箱子一样。四面唯一有色彩的只有蝴蝶翅膀上圆圆的荧光半点,随着蝶翅的扇动像星星一样闪烁起来。

“总感觉这些年来天上的星星越来越少了呀。”

“是吗?乡下的话还是能看到的吧。”

“可是我现在就想看啊。”

“悟,你又不是三岁小孩,可别撒娇呀。”

“欸?不行吗?”

“……就算你对着我眨眼也没用。”

“哈?我又不像杰眼睛那么小,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还不让我做了!”

“喂,悟,你这算是人身攻击了吧?就算是我也是可以眨眼的。”

“看不见呢,眼睛太小了,眨不眨都没区别。”

“……”

“生气了?”

“没有。”

“绝对是生气了吧?”

“没有。”

“那你对我眨眨眼睛。”

“……”

“快点,我都给你台阶下了。”

“什么台阶?”

“这时候杰如果眨眼睛的话,我就顺势认错,说‘原来杰也是可以眨眼睛的’,这样我们就和好了。”

“悟,要不你还是闭嘴吧。”

“果然还是生气了。”

“……没有,在想下次有空的话喊上硝子他们一起去山上看星星吧。”

“好哦,就这次任务结束以后吧。”

“这次你又忘记放帐了吧,而且还轰掉了半个山丘,先想想回去怎么写任务报告吧。”

“杰……”

“我是不会帮你写的,是时候要像个大人一样承担自己的责任了吧?”

“杰……”

“撒、娇、也、没、用。”

“啊……突然也不是很想看星星了呢……杰这个笨蛋!”

。。。

“杰这个混蛋,先走的家伙就不要一直刷存在感了好吗?”

五条悟看着满天的星星笑着说道。

去年是下着樱花雨的咒灵树,因为五条悟在一次任务结束后说好想和大家在樱花树下野餐;前年是会放出烟花的咒灵,因为五条悟在看完花火大会以后说真好看明年还想来看;前前年是长得像哥斯拉的咒灵,因为五条悟看着皮套人说如果自己的茈绝对比那群M78星云来的家伙更加帅气;前前前年是一只会飞的长着翅膀的飞马,因为五条悟说过……

漫天的星星起此彼伏地眨着眼睛,随后在黑夜里像飞走的萤火虫一样渐渐暗淡,飘落的荧光蓝粉末像下了一场星星雨。最后消失的那只蝴蝶轻轻地落在五条悟的手腕上,拍了拍翅膀仿佛在说再见,化成了黑色的粉末消失在了空中,一层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好啦,好啦,又在提醒我去扫墓了。”

9 Likes

啊啊啊我以为会有奇迹什么的,只有回忆吗?!啊啊啊啊要哭了

1 Like

私设
夏去世以后给咒灵下达的命令依旧可以履行
所以每年的12.7五都会在当年他们一起住过的公寓里收到夏的礼物
(排除咒灵在来的路上被咒术师祓除了的可能…)
咒灵们来到信箱之前丢在沉睡,完成使命之后都会自杀,嗯,除了哥斯拉咒灵是被五条一发茨带走的!

4 Likes

:sob::sob::sob:你真的 我哭死 很好的文 使我的泪水旋转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