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请你教我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普通人pa  16岁夏x30岁五

有射niao+办公室□交+情趣用品+厕所doi+性瘾五等操作

30岁五凭借成熟男人的魅力引诱小夏的故事

OOC注意!!

————社团活动室doi+引诱小夏

“五条老师,志愿书我放在办公室了,不好意思,麻烦您帮我调试设……”夏油杰推开社团活动室的门,还没说完的话顿在嘴边。

社团活动需要他调试设备,班主任兼指导老师五条悟提出可以帮忙,但是需要夏油杰帮他把班级志愿书先交到办公室去,夏油杰没什么异议,他和五条悟私交很好,二人年龄差了一大截,但意外的很合得来,五条悟是日本人里难得一见的白发蓝眼,童颜不老的帅哥,穿着休闲服和夏油杰走在路上都会被以为是同龄人的那种年轻。

当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夏油杰甚至以为五条悟是他的同学,等到五条悟站上讲台说自己是班主任的时候,夏油杰都没缓过来。

五条悟对年轻人的乐趣知道得彻底,甚至比夏油杰还要了解新发售的游戏机,新出版的漫画杂志,拉着夏油杰打一晚上游戏也是常有的事情,因为夏油杰的父母常在外地工作,所以某种意义上,五条悟是朋友兼班主任兼监护人的身份和夏油杰相处着。

但是不对劲,真的不对劲,夏油杰知道他们关系亲近,也知道他们很合的来,但是五条悟似乎和他之间没有朋友应有的分寸感。

五条悟玩累了会睡在夏油杰家,挤在夏油杰的单人床上,早上醒来,夏油杰总是被五条悟抱在怀里,五条悟修长的腿压在夏油杰的腰上,难免蹭到一些尴尬的位置。

五条悟偶尔还会在夏油杰家里洗澡,借用夏油杰的衣服,评价夏油杰的内裤和自己的差不多但是睡衣睡裤短了一截,他甚至会在夏油杰淋浴的时候和夏油杰挤在同一间浴室里。

“一起洗澡不是很正常的吗?”

很正常,但又不太正常,五条悟会坦诚的赞扬夏油杰发育不错,但夏油杰却没法在洗澡的时候直视五条悟,不敢去注视自己班主任白皙的长腿和被蒸气熏得粉嫩的皮肤。

这样的“正常”勉强持续了半年,但等到夏油杰在梦里将自己白发蓝眼的班主任压在身下之后,就不太正常了。

夏油杰感觉到自己大事不妙,不敢再和五条悟有进一步发展,深怕自己行差踏错,坠入道德的深渊。

五条悟估计也是察觉到了夏油杰的回避,主动提出帮忙调试设备,也是想拉进距离,增进关系。

虽然在夏油杰的梦里,这份关系已经负距离没法再增进了。

“老师……”夏油杰拉开社团活动室的门,顿时怔住,五条悟坐在夏油杰常坐的位置上,手里攥着夏油杰脱下来的校服外套,在……手淫。

夏油杰闪身进去,猛地关上了社团活动室的门,“咔嚓”一声,从里面反锁了。

“……杰……”五条悟似乎也被吓了一跳,但手上动作没停,只是视线从盯着夏油杰的衣服变成了盯着夏油杰的脸。

“五条老师……”夏油杰走过来,站在自己的椅子旁边。

“老师你,是故意的吧。”夏油杰没有太多念头,直接戳穿了五条悟的心思,五条悟手上动作不停,冲夏油杰笑道,“我就知道杰你会看出来,就是故意的哦。”

“谁让杰你每天都躲着我。”五条悟将过错往外一推,吐了一下舌头,挑衅的看了夏油杰一眼,精液射出,溅到夏油杰的无袖衫和校裤上。

“明明都做春梦了,你梦见和我做了吧。”

夏油杰站在旁边,听罢,半蹲下来看着五条悟,“五条老师,你知道社团活动室没有监控,现在也已经放学很久,才这样做的吗?”

“我是无所谓啦,有人也无所谓,但是杰你不是扮演好学生扮得很开心吗?”五条悟把墨镜推到头发上,已经脱得只剩白袜子的下身,抬起腿顺着夏油杰的无袖衫的缝隙往里伸,撩起夏油杰无袖衫的边角,露出腰腹的纹身。

“明明是个会在腰上纹身的坏孩子呢。”

夏油杰一把抓住五条悟的脚踝,顺着将五条悟的腿扛在肩上,“五条老师,门我关好了,这层楼或者说这栋教学楼,都只有我们两个了。”

五条悟接话道,“都这样了,你不准备对拿着你的衣服自慰的老师做点什么吗?”

“杰,我给了你很多的机会,你再迟钝一点,我就要怀疑你是不是阳痿了。”

“你如果不理智一点,我睡你家的时候,穿你的内裤的时候,和你一起洗澡的时候,给你放AV的时候,我们早就应该做了。”五条悟抱怨道。

夏油杰笑了一下,“现在也不晚。”

社团活动室的桌子足够结实,学校的隔音效果也让人满意,五条悟上半身还穿着西装,下半身除了双白袜子外什么也没有,夏油杰阴茎勃起,五条悟早见过,长度硬度都让人称赞,常年锻炼的身体肌肉线条十分养眼,五条悟第一次见的时候,就想问夏油杰做不做爱,要不要和他打炮。

现在五条悟总算得偿所愿,即将睡到这个他早就认准的目标。

墨镜被丢到一边,五条悟上半身趴在桌上,翘起臀瓣对着夏油杰的肉棒,他似引诱般,“杰,进来吧。”

后穴早就泥泞不堪,臀瓣浑圆挺翘,夏油杰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血气方刚就想要插进去,但他又一贯冷静克制,不愿意在情事上服输,所以他也要挑逗也要若即若离。

夏油杰伏上身去啃咬,吸吮五条悟的后背,让结实有力的背部布满红痕,色情又暧昧,吻到尾椎时,五条悟仍不住哼出身来,他浑身上下都敏感,怕痒又爱玩,对于性更是随心所欲,大胆放纵,但自从遇见夏油杰,他就很难再从别人身上获得快感,无论男女上下,他都没有了兴趣,只想着夏油杰,只要夏油杰。

禁欲大半年,如今一朝得偿所愿,所有的欲望都冒出来,他不想再要夏油杰慢条斯理的来,他需要横冲直撞的进去。

五条悟往后伸手,掰开自己的臀瓣,露出泥泞不堪的后穴,“杰,进来嘛。”

夏油杰再难忍受,他撸动了两下阴茎,扶住自己的肉棒插进去,饱满多汁,早就做好扩张的后穴没有被猛地进入的不适,只有被填充的快感,汁水太多顺着五条悟的大腿流了下来,沾湿了他的袜子。

“五条老师,我第一次不太会,你教教我吧。”夏油杰贴着五条悟的背部,凑近五条悟的耳朵。

夏油杰是个坏心眼的家伙,五条悟可以断定,他是故意要看五条悟放荡,故意要五条悟说些刺激人的话,甚至是看到五条悟这么熟练而不爽,一心想要折磨五条悟,不让五条悟舒服。

“杰……”五条悟没说什么,对付夏油杰一贯的方法他早已掌握,所以他转过头去,拿那双蓝眼睛看着夏油杰。

夏油杰于是叹气投降,他好像对于蓝眼睛没有抵抗之力,更何况蓝眼睛的主人是五条悟。

夏油杰挺腰操进去,操得很狠,像是要把之前大半年五条悟的挑逗和他的忍耐都一次性释放出来,五条悟汁多操起来只会流水,后穴夹得很紧,肠肉紧紧贴着夏油杰的肉棒,爽得夏油杰吸气,付下身去咬五条悟的耳垂。

夏油杰的肉棒横冲直撞,顶到五条悟的G点,本来就积得多的五条悟猛地被刺激,忍耐不住射了出来,夏油杰拿自己的校服去给五条悟擦,粗糙的校服表面刺激着五条悟的阴茎,五条悟双腿微颤,抖出更多的精液来。

“老师射了好多。”夏油杰挺腰往里撞,撞得五条悟的臀瓣通红一片,夏油杰捏住的腰侧也印了红印。

“为什么,要接着。”刚刚射完,五条悟说话断断续续,声音都颤了一点。

“五条老师,这里是社团活动室,明天会有人来的,清理起来很麻烦。”夏油杰回答道。

“你还真是好学生。”五条悟评价了一下。

“我也想要衣服上有老师的味道,这样的回答会让五条老师更高兴吗?”夏油杰将校服放到旁边,捧过五条悟的脸吻他。

“勉勉强强吧。”五条悟回答道。

“喂!里面还有人吗?”社团活动室的门被砰砰砰的敲响。

“喂。”夏油杰蒙住了五条悟的嘴巴,“我锁门了的,老师你放心。”夏油杰轻声的说。

“藤原你忘记拿东西了吗?”另一个人开口。

“嗯,我把书忘里面了。”

“诶,算了吧,又不是非要用不可,门都被锁上了,钥匙不是在夏油君那里吗?”

“对啊,夏油说他今天要调试设备来着。”

“夏油君你在吗?”门再一次被敲响,五条悟大概是不会紧张的,但他们现在的姿势不妙,五条悟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夏油君的掌心,便感觉穴内肉棒变大,夏油杰不搭外面的话,等到外面两人离开,他才握住五条悟的腰。

“五条老师,你真的,很喜欢做爱。”夏油杰猛地一挺,抵着五条悟的后穴磨蹭,刺激着五条悟的敏感点,激得五条悟射出,龟头冒水。

“老师,外面去窗子边吧。”夏油杰和五条悟贴着走,窗户正好挡住五条悟的下半身,上身还西装笔挺,下面却泥泞不堪,零星的几个学生转过头和五条悟打招呼,五条悟勉强笑着招手。

夏油杰在看不见的角落挺进他的后穴,将肉棒抵在五条悟的G点,让五条悟想呻吟,想叫出声来,让五条悟射无可射,爽到漏尿,夏油杰的精液灌进去,五条悟为了不让精液漏出,紧紧的夹着后穴,手绢被塞成一团塞进五条悟的后穴里,堵住满肚子的精液。

五条悟还要开车,开到夏油杰的家门口,和夏油杰进去,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屋子里做,他射出的精液溅到沙发垫上,流出的淫水要让夏油杰换一次又一次的床单,他翘起屁股让夏油杰插进去,做了一次又一次。

————补课时情趣用品+厕所doi

“好了,看这里,这个地方应该把公式套进去,非常简单的做法,看一下书,做几道题练习一下吧。”五条悟收了书道。

暑期补课,没合格的同学都要参加的补习,五条悟他们班参加补习的人不算多,零零散散七八个的样子,夏油杰坐在靠窗的最后一排,旁边的同学见到夏油杰也来了,有些惊讶。

“夏油君,你不是几乎满分吗?你来干什么?”

“我和五条老师约了一起吃饭,想着来都来了,就听一下课。”夏油杰答道。

“不愧是好学生啊,我要是这么努力我妈妈肯定很高兴。”隔壁过道的同学收回头去,继续面对令人头疼的题目。

夏油杰笑了一下,他偏过头去,藏在桌箱里的左手摁住遥控器,五条悟正走在讲台上,突然浑身一颤,撑住讲台,瞥了夏油杰一眼,五条悟双腿微颤,他加紧后穴,以免在汁水的润滑下,后穴的东西掉出来。

后穴里的东西震感很强,五条悟整个人都在微微得抖动着,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衬衫被拉开两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五条悟走到夏油杰的桌子旁边,凑近夏油杰。

“夏油君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吗?”五条悟问道。

夏油杰点了点头,指了指书上的问题,五条悟一只手握住夏油杰的笔,另一只手顺着夏油杰的腰腹去揉夏油杰藏在宽松裤子里面的肉棒。

夏油杰看了五条悟一眼,隔壁桌的同学还在苦思冥想,夏油杰于是把手顺着伸进了五条悟宽松的休闲裤里,顺着股缝摸到后穴,将那颗跳蛋塞到了更里面的位置。

手伸出来沾了淫水,夏油杰笑着擦到手绢上。

“叮~”下课铃响了。

“五条老师,我们先走了哟。”补课的几个同学收好书包跟五条悟拜拜,五条悟站起身来挥了挥手。

“夏油君要和我们一起吗?”

“他要和五条老师去吃饭啦,我们走吧。”

同学们鱼贯而出,只剩下夏油杰和五条悟。

“老师,走吧。”夏油杰拉着五条悟的手往外走。

“回家?”五条悟问。

“老师等不及了吧,那么先做了再回去吧。”夏油杰把五条悟拉到那层楼的男厕所,假期厕所也没人,夏油杰把门一关,将五条悟拉到了最里面的隔间。

“老师你,裤子都湿了。”夏油杰把五条悟的裤子脱下来,外面的休闲裤还好,里面的内裤前后都湿了一块。

“这还不是都怪杰,非要往里面塞东西。”五条悟埋怨道。

五条悟说得话夏油杰一一应下来,他不反驳,只是托起五条悟的臀瓣抵在墙上,湿滑一片的臀瓣差点抱不住,夏油杰把塞进去的跳蛋一下扯了出来,撸动两下肉棒就插了进去,进得很深,让五条悟爽得冒水,五条悟长得高,即便被抱起来,也可以足尖点地的站着,肉棒将交合处撞出白沫,九浅一深的往里操,五条悟抱着夏油杰的脑袋低声的喘,“快一点。”

夏油杰掐住五条悟的腰腹往里进得更快,抵着五条悟的敏感点将五条悟放下来坐在马桶盖上,突然下落的刺激激得五条悟穴内收紧,夹紧了夏油杰的肉棒,淫水留下来滴在马桶盖上,湿漉漉的一片,五条悟差点坐不稳。

一只腿被夏油杰扛在肩上,大开大合的往里面进,穴内的敏感点被撞开,操得舒适,夏油杰挺进几百下,捏住五条悟的马眼,重重的撞在五条悟的G点上,二人一起射了出来。

五条悟的精液一些溅到他自己的胸口上,夏油杰俯身下去啃食他的乳尖,抚慰五条悟的肉棒,那根和夏油杰的一样壮观的肉棒挺立起来,夏油杰上下撸动着,“五条老师,你以前是不是也有很多男朋友?”

“没那么多,几个吧,不过我一般都在上面。”五条悟道。

“喂!你突然插那么快干嘛!杰!夏油杰……嗯~”五条悟环住夏油杰的腰腹,臀瓣被撞得通红,今天来学校之前就做过好几次,早起骑乘,早饭在餐桌上也做过,还被夏油杰摁在书桌上做了,现在又做,虽然够爽,但腰也很酸。

而且他今天吃了很多冰淇淋。

“杰,我要……”五条悟扯了一下夏油杰的衣服,夏油杰一把将他抱起来,转过身打开了马桶盖。

夏油杰的意思明朗,五条悟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夏油杰,他猛地夹紧后穴,体内的肉棒变得更大更粗,塞得满满的,夏油杰抵着敏感点操,五条悟抓紧他的袖子,两条腿足尖点地,夏油杰往里面猛地一挺,五条悟忍耐不住,尿进马桶里,夏油杰也抵住后穴,射了进去。

已经装不下的穴口顺着大腿留下来,沾湿了夏油杰的裤子和厕所的地面。

夏油杰抱着五条悟,五条悟扭过头去吻他,“做得不错。”

夏油杰笑了一下,等到五条悟尿完,他将肉棒抽出来,盖上马桶盖把五条悟放回马桶盖上,重新挺立的肉棒立在五条悟的面前。

“老师,你教我口交吧。”

五条悟把肉棒含进嘴里,从上到下的吸吮,用舌头舔过马眼和小沟,一只手捧着肉棒上下撸动,将夏油杰刚刚射出的精液舔干净,他含住肉棒吸吮,也许是经验不足,牙齿偶尔磕磕碰碰,五条悟拿眼睛去看夏油杰,夏油杰极力忍耐,但确实舒爽,五条悟心下得意,他三十岁出头,在夏油杰面前却孩子气得很。

夏油杰抱住五条悟的脑袋,克制着往里挺,五条悟从这份深喉里感觉到快感,猛地一吸,夏油杰射在了他嘴里。

夏油杰把五条悟拉起来放在马桶盖上,给五条悟穿好休闲裤,吻五条悟的嘴角,“谢谢五条老师。”

————办公室口交+办公室doi(小悟吃醋情节)

“五条老师。”学生走进来,现在已经是放学的时候了,办公室的其他老师已经打过招呼提前离开了,只有五条悟还在办公室,最近他负责的班级里有一位同学似乎出了一些问题,五条悟身为班主任,责任不可推卸,需要和这位同学谈一谈心。

“啊,山本同学,麻烦你就坐在对面这个位置。”五条悟笑了一下,把墨镜摘下来放在桌上。

“谢谢老师。”女同学坐在位置上,“五条老师你还好吗?你的脸很红,是生病了吗?”

“没事没事,只是天气太热了而已。”五条悟道,他一边开口,一边用他锃亮的皮鞋尖踢了一下夏油杰的小腿。

夏油杰看了他一眼,二人恰好对视,夏油杰那一眼有点挑衅有点好笑,他没说话,只是专注的捧着五条悟的肉棒吸吮。

他在给五条悟口交。

在办公室里。

这是五条悟开玩笑的提出来的,他出于逗弄夏油杰的心思,说了这句话,他让夏油杰来他的办公室,把夏油杰塞在他的桌子底下,让夏油杰和他像偷情一样,趁别人转头的时候接吻,在别人说话时调情。

变成现在这样有夏油杰一半多的功劳,他在山本进来的时候拉开五条悟的裤子拉链,把五条悟的肉棒从已经浸湿的内裤里捞出来,给五条悟手淫,给五条悟口交。

“五条老师?”五条悟回过神,忙笑道,“嗯,山本同学你说。”

“对不起,我也知道我最近状态不好,但是……是因为夏油君。”山本抿了抿嘴。

五条悟脸上挂笑,低头去看夏油杰,见夏油杰根本没在听,便把鞋子脱了,抬起右脚踩在夏油杰的裤裆处,一边磨一边对着山本笑。

“嗯,你是喜欢杰吗?”五条悟毫不掩饰可以他可以喊夏油杰名字的亲昵。

“嗯,是的,夏油君之前在我被霸凌的时候帮过我,我很感谢他。”山本同学笑了一下。

五条悟的肉棒正被夏油杰含在嘴里,又吸又舔,从上到下的伺候着,现在硬挺着,顶端冒水,班上的同学就坐在对面,自己却在做爱,五条悟想到这里就觉得兴奋有趣,但他还是要完成班主任该完成的工作。

“山本同学,喜欢一个人是很正常的,在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你可以大胆的去追求。”夏油杰猛地一吸,五条悟忍不住挺腰,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已经给夏油君表白了,但是夏油君说他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他拒绝我了。”山本同学伤心道,她注意到班主任今天有点不对劲,但决心给这位班主任说明自己的情况,获得班主任的认可。

“那么……”

“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如果轻易放弃了,那么还叫什么喜欢呢!我会加油的。”山本同学站起来,向五条悟鞠了一躬,五条悟道,“嗯,你可以的,山本同学,老师支持你。”

山本同学离开了办公室后,夏油杰从桌子底下出来,擦了擦脸上的精液,“五条老师就是通过这种办法来支持自己的学生追自己男朋友的吗?”

“放心,老师我已经是个三十岁的成年人了,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吃醋的。”五条悟坐在夏油杰身上,拉开夏油杰的裤子,已经挺立的肉棒被五条悟一摸,更加硬挺,五条悟撑着一边的扶手,将夏油杰的肉棒含进体内。

夏油杰埋头去吻五条悟的胸膛,让白净的胸膛遍布红痕。

“真的吗?”夏油杰抬头问他。

五条悟把另一边胸膛凑上去,“当然啦,我可是五条悟,怎么可能会吃醋。”

“我之前急着给老师你买喜久福,那几个女生堵在柜子那里,所以我让她们停手,不是专门去帮忙的。”夏油杰解释道。

“杰真是好孩子,无论那天是谁被欺负,你都会上去阻止吧。”五条悟笑道。

“嗯。”

“不用特意跟老师我解释啦,我不会吃醋的。”五条悟在夏油杰的挺进下忍不住喘息,他抱着夏油杰的头,偏过去看那个开着门缝看他们的山本,比着口型道。

[看吧,夏油君是老师我的哦。]

————END

是好孩子夏油杰和“坏”老师五条悟这种感觉

其实是很会玩的悟和假装不会其实很会的杰这种感觉

爽完了,睡觉去了。

PS:好像每次写都没戴套,对不起对不起下次注意,一定让他们注意安全,一定要戴套!

PPS:看了91老师的那篇,我好担心小夏会被五条老师榨干,(担心脸)

23 Likes

啊啊啊啊啊啊啊喜欢太疯狂了!小五老师的占有欲:scream::scream:杰你就宠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