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广播(堕天杰x天使悟)

深夜11:45,假装早早入睡的吉野顺平睁开了眼睛。
他无声无息地翻身下床,从床下的纸箱里掏出一台老式收音机。
吉野顺平是个平凡的高中生,业余时间喜欢看电影,同时也是异常事件爱好者。某个失眠的深夜,他摆弄着家里那台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一直搜不到信号的老式收音机,不知拨弄到哪个频率,居然从沙沙作响的电波里,分辨出清晰的人声。
“说起来,恶魔和人类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呢?”一个少女说。
另一个少女反问:“什么关系呢?”
第一个少女说:“一般来说,是捕食者和食物的关系吧?”
第二个少女回答:“是吧。”
“但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总会有不同以往的恶魔诞生。”第一个少女说,“比如,咔嚓,相机恶魔!”
少女继续说:“但相机恶魔,最初也只是用镜头吸取灵魂的碎片。到了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利用手机里各种涉及到摄像头和相片的应用,比如修图软件,更方便快捷地吸食灵魂。”
“嗯……”第二个少女出声。
这是什么深夜怪谈节目吗?吉野顺平饶有兴趣地听着。
两位少女接着又讨论了各式各样与现代科技结合的新生恶魔,当节目到达尾声时,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第二天还要上课的吉野顺平在心底大呼“不好”,强迫自己闭上眼睛睡觉。只可惜睡前听到的故事太过离奇,梦里都充斥着各种怪力乱神,令他在第二天成功迟到。
吉野顺平欲罢不能地又收听过几次这档怪异广播,比内容更奇怪的是,它的频率并不固定,总是随机出现,又莫名消失。蹲守几次后,吉野顺平才了解到这档节目的名字是《地狱广播》,主播的两位少女,一个叫菜菜子、另一个叫美美子,一个自称新时代相机恶魔、另一个则是绞刑恶魔,非常中二时尚。她们还经常请其他恶魔、亡灵,甚至龙、吸血鬼等黑暗生物来自己的节目做客。麦克风前的每一位嘉宾都恰如其分地扮演了自己的角色,整个世界观严丝合缝得仿佛真的有魔法似的。
吉野顺平在网络上变换关键词搜索了许久,始终没有搜到这个节目的相关信息。只有他在匿名论坛上小心翼翼发布的问题的十几条无意义的回答中,夹杂了一个乱码的ID:啊,这确实是来自地狱的广播。你要小心咯。
时值正午,吉野顺平却背着一条留言吓得寒毛倒竖。
但他依然难以抵御这来自地狱的电波的诱惑。每到凌晨,他总是忍不住拿出那台老式收音机,企图与这档危险的节目偶遇。
今天也如此。正当他漫无目的、昏昏欲睡地扭着调频钮时,喇叭中忽然传来一阵尖利的电波声,像是一只恶魔藏在收音机里大笑。吉野顺平精神一振:这是遇到《地狱广播》的信号!
他连忙翻身上床,用被子把自己和收音机、手机蒙在一起,打开录音软件,屏息静听。
那个名叫美美子的绞刑恶魔少女正在开场:“各位听众,晚上好。今天《地狱广播》的主题是——天使。”
名叫菜菜子的相机恶魔少女“呕”了一声:“虽然圣天使是世界上、全宇宙最讨厌的生物,但好在我们地狱也有着自己的堕天使!”
美美子的声音也兴奋了起来:“欢呼吧!今天,我们请到了整个地狱最强大,由四大天使长之一的大天使堕落而来的堕天使——”
两位主持人一齐尖叫:“夏油大人!”
吉野顺平捂住了耳朵。收听这档节目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听见两位主播如此兴奋,上次地狱三头犬在直播间里扬言要现场吃掉她们时也不曾。
“谢谢你们的邀请,菜菜子、美美子。”被称作“夏油大人”的堕天使温和地说。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像黑暗生物,倒像是什么修行多年的得道高僧。
夏油大人问:“需要我做什么?”
菜菜子撒娇似的说:“夏油大人,请向我们的听众们介绍一下,天使这种生物吧?”
“天使吗?”夏油笑了一声,醇厚的嗓音透过电波倾泻而出,“天使是一种神圣生物,一般来说,祂们出生在创世纪的第五天,是人类的兄长。但是也有一些人,因生前行善事,死后灵魂上升天堂,成为天使的。”
“顺便一提,我还是天使的时候属于后者。”夏油用欢快的语气说。
“诶!”两位主播发出万分惊讶的声音,“夏油大人不是原生天使吗?”
“哈哈,不是啦、不是啦。”吉野顺平几乎想象得出堕天使笑得眯起眼睛摆摆手的模样,“原生天使几乎不会堕落,而圣天使——就是在活着的时候被奉为圣人,死后成为天使的天使——可能是因为沾染了炼狱的气息,很容易堕落到地狱呢。”
广播沉默了一会儿,美美子转移话题:“还是请夏油大人讲讲天使吧?天使对黑暗生物来说,很危险的吧?”
“是呀是呀,”菜菜子连忙应和,“如果遇到天使,我们要怎样杀死他们?”
夏油轻笑了一声:“这就很复杂了。天使也有很多种,一些弱小的天使甚至可以被凡人用石头砸死;一些特殊的天使对某些克制他们的黑暗物品过敏,比如影子天使反而最害怕纯粹的黑暗。也有一些强大的六翼天使,如果遇到了,千万不要试图挑战或还击,能逃跑就逃跑。”
“还有一位天使……”堕天使的声音变得如梦似幻,仿佛被这位特殊的天使裹上了一层甜腻腻的奶油,“如果遇到了祂,就下辈子见吧。不对,说不定连下辈子都没有了。”
“啊……啊!”菜菜子发出疑惑的声音,然后恍然大悟地大叫了一声,“是——”
“嘘,菜菜子。”夏油打断了少女几乎脱口而出的名字,“天使长的名字是一种祝祷辞,一旦说出口,就会被听见。”
两个女孩一时间连大气都不敢出。
“啊啊……祂,是很特别的天使呢。”夏油用怀念的语气说,听起来与这位不能提名字的天使长私交甚笃,“所有的原生天使都是人的兄长,唯有他是天使与凡人共同的幺弟:祂是在大洪水退去后的第一缕神光中诞生的。祂是万物之主最完美的造物,祂的强大和美丽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甚至无法想象的……”
收音机前的吉野顺平在觉得这位堕天使实在肉麻的同时,脑海中不由得勾勒出一个长着妮○·基德曼的脸的天使——原因无他,他最近刚n刷了她出演的老电影。
“那,像……祂这样的天使,就没有弱点了吗?”菜菜子不死心地问。吉野顺平又幻视了一个趴在父亲膝头,央求他再讲一个故事的小女孩。
夏油也很纵容地说:“理论上来说,祂确实是没有弱点的。如果非要说有的话,大概就是天使这种生物共通的弱点了吧。”
不知为何,吉野顺平也很感兴趣地竖起了耳朵。
堕天使悠哉悠哉地说:“是爱啊。这些天性纯洁善良又天真的家伙,是呼吸着爱生存的。如果拿走足够多的爱,就算是原生天使,也会沾染堕落的气息吧?祂,应该也不例外?
“Satoru。”
随着堕天使吐出这三个音节,收音机里传出刺耳的、哀嚎般的凄厉声音。吉野顺平下意识捂住耳朵,然而下一秒,他惊恐地发现,身在自家卧室里的自己,眼前竟然浮现出一幅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图景!
在比深渊还深、永远无法被“光”光临的地方,一团乳白色的光球矗立其间,而在被祂散发出来的神圣光芒照耀到的地方,无数黑暗生物正尖叫着、扭曲地躲避,却徒劳地在圣光中瞬间化作一缕淡淡的青烟。
此起彼伏的邪恶的尖叫声平息,吉野顺平的眼睛适也应了这黑暗中唯一的光源,他这才发现那不是一团光芒,而是一位被自己巨大的六翼包裹的天使。此刻,祂轻轻舒展开自己华美的、雪白的翅膀,露出神圣、完美的姿态来。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吉野顺平无法用语言形容。虽然这位有着一头比云朵还要洁白的短发的天使长,用白色的绷带缠住了他的眼睛,但仅仅是露在外面的部分,也是人类无法理解、无法记忆的和谐美丽。
大天使踏着光走来,吉野顺平顺着他视线的方向注意到,祂对面还站着一个男人——准确地说,是一位拥有一对黑色羽翼的堕天使。
“悟,脾气太大了,把这里都毁掉了哦?”堕天使夏油笑眯眯地说。
“你叫了我的名字,杰。”名为“悟”的天使长说,一边不甚在意地抖动了一下一侧的翅膀,肆无忌惮流溢的圣光将地狱照得如同白昼,无论强大还是弱小的黑暗生物都努力将自己藏在地狱嶙峋山崖的缝隙里,向撒旦祈求在自己被净化之前,这位天使长能回到他永恒安宁的天国里。
“哎呀,被你发现了。”夏油杰笑着说,他似乎是这里唯一不惧怕这过于锐利的圣光的黑暗生物,“我的女儿们最近有些痴迷这档广播活动,我觉得差不多是时候让她们找点别的乐子了。”
听到了他的话,吉野顺平看向夏油杰的黑翼之下,那里一左一右藏着两个女孩,应该就是主播《地狱广播》的菜菜子和美美子。似乎就是在夏油杰羽翼的庇佑下,她们才逃过了天使长圣光的净化。
悟小巧秀美的鼻头动了动:“广播恶魔利用你的女儿们,捕捉凡人被《地狱广播》吸引的灵魂;而你故意念诵我的名字,让我来对付他。如你所愿,他已经被净化了。”
“不要说得这么冷漠嘛,好像我在利用悟一样。”被掀翻了算盘的堕天使没有丝毫不好意思,“没办法,地狱可是很残酷的地方……也许,我只是想念悟了,情不自禁才念出了悟的名字。”
然而天使长也不为他的甜言蜜语所动:“带着你的小朋友们快滚吧。虽然我的气息还认得你,但这里已经不适合黑暗生物生存了。此后一万年,这里将是主在地下的神国。”
“不愧是悟呢。”堕天使似笑非笑地说,“不过,就这么放过我没关系吗?”
纯白的天使没有说话。吉野顺平怀疑他甚至没有呼吸(天使真的需要呼吸吗),他看起来像是一尊被雕塑家遗弃在深渊峡谷中的大理石雕像。
“好吧。”堕天使摆摆手,让步,“那我们这就夹着尾巴逃跑了?”
“没有下次了,杰。”悟冷漠地说,“不要再念诵我的名字。”
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翅膀为女儿们遮蔽圣光的夏油杰回过头来。这是第一次,吉野顺平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那仿佛面具的笑容。
而就在这时,吉野顺平无意中发现,堕天使黑色的羽翼尖儿上,居然保留了几簇纯白的、天使般的羽毛。
悟目视着夏油杰离开祂圣光笼罩的范围,这才舒展了一下沉重的翅膀,似乎是要离开。然而就在此时,他忽然看向了本不应该存在在这里的吉野顺平。
身材高挑的大天使几步来到了无处可逃的凡人面前。
“你啊,好奇心也太重了吧?”悟弯下腰,不轻不重地拍了拍莫名不能动弹的吉野顺平的脑袋,“嗯嗯,那么接下来就由五条老师给你简单解释一下……具体来说就是:现代人不怎么用广播了,导致广播恶魔的力量变得很微弱,所以他饿疯了,选择铤而走险,用都市传说的方式为自己吸引好吃的灵魂。总之,你小子以后不要再找这个广播了,知道了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扯松了缠在眼前的绷带:“我送你回去。”
吉野顺平毫无防备地看进了一双比湖水还澄澈、比天空还高远的蓝色眼睛。碧蓝的湖水上荡漾着雪涛,清透的天空中飘荡着白云。人类的少年被温暖的羽翼包裹着,晕晕乎乎地,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卧床上。
“忘了这件事情吧。”
美丽的天使长伸指,轻轻在他眉间点了一下,少年便跌入了无梦的黑甜。在意识被睡意彻底淹没、在永远忘记这场奇迹以前,吉野顺平看见纯白的天使长舒展羽翼——
祂最小的一对副翼的翼尖儿上,有一根小小的、突兀又和谐的黑色羽毛。

77 Likes

大天使跟堕天使有染——!!(尖叫)(敲锣打鼓)

38 Likes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好吃好好吃!

太棒!好吃!爱吃!尖叫!

1 Like

不要再..念诵你的名字 :upside_down_face:

1 Like

啊啊啊啊啊这篇好可爱啊!饭香!

太太写得太好啦,仙品!

太太太喜歡啦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有染!有染!!有染——!!!(尖叫)

6 Likes

需要後續!!!

好可爱!!!广播里的悟和杰太可爱了!!遥远电波里的天国和冥府:revolving_hearts:

上面说有染的笑死我啦hhhhh,和上面黑色羽毛呼应了我说

3 Likes

好吃好吃,这篇写的好喜欢

我有一个朋友,不知道他们的翅膀上怎么会有相反颜色的羽毛,需要一个至少1w字的详细说明,不然看不懂。

5 Likes

(不知道说什么于是跟着敲锣打鼓)

2 Likes

好可爱

啊啊啊啊有沒有繼續有沒有?????
好喜歡這個設定啊啊啊啊啊(土撥鼠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