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蒂【R】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dk夏+教主夏 x dk五(天台doi)——

“夏油前辈,夜蛾老师让你和五条前辈去交报告。”灰原的声音传过来,离得很近,今天天台天气不错,适合接吻,还适合做爱。

“杰……”五条悟尾音颤着。他撑在天台的门上,和门外的灰原只有一门之隔。

夏油杰一只手捂住五条悟的嘴,一边往里面挺,“我知道了,谢谢你灰原。”

“我们先走了,夏油前辈,还有,五条前辈。”七海拉走灰原往楼梯下面走,灰原走下去的时候听见天台的铁门“哐当”一声,还有若有若无的喘气声,他开口问道,“夏油前辈他们没事吧,不会又在打架吧?”

七海啧了一声,拉着灰原往楼下走,“他们没事。”

根本不是忙着打架。

七海对于这两位前辈非常信赖,但是完全不尊重!怎么会有人干得出午休时间在天台做那种事呢?而且绝对不是第一次了,七海似乎总能撞破这二位的好事,不管是午休和灰原上天台吃饭,还是晚上陪灰原去校舍探险,又或者是下课间隙准备去厕所,都能无时无刻,对!无时无刻,撞见他们俩在做爱。

七海撞见的次数多了之后,甚至能波澜不惊的关上天台门,拉着灰原转身就走,甚至可以给这二位递卫生纸,夏油前辈还勉强会露出一些不好意思的表情,五条悟,呵,他不拜托七海去给他们买避孕套已经谢天谢地了!

“夏油杰,七海肯定……肯定在心里面骂我们。”五条悟撑着铁门,校裤早扒下来丢在旁边,他现在的膝盖跪在夏油杰垫在地上的校服上,屁股翘着,后面吃着夏油杰的性器,又大又粗,抵在穴里,让五条悟颤着流水,顺着腿流到校服上。

“都怪杰,非要做……嗯~”夏油杰没有反驳,他顶进去的力度很大,几乎是要把五条悟贯穿的力道,他把五条悟拉起来,一只手握住五条悟的手腕,去舔那些流到五条悟手上的糖水,五条悟的左手攥着一根还没吃完的糖水冰棍,夏油杰一边挺腰操他一边舔他的手臂。

夏油杰不反驳,但这件事不能全怪夏油杰,他们今天早上出门之前本来要做,五条悟都已经埋在被子里吸夏油杰的性器了,夏油杰也已经勃起了,但夜蛾突然让他们出任务,于是夏油杰顶着勃起的阴茎去冲冷水澡,五条悟骂骂咧咧的换掉已经浸湿的裤子。

任务结束得快,但是早上的情欲没有抒发,热得心烦的夏天,他们俩在天台吃冰棍,冰棍融化的速度比吃的速度快得多,五条悟凑过去舔夏油杰手指间的糖水,舌头吮吸夏油杰的指尖,舔过夏油杰的指缝,顺着掌纹舔干净夏油杰手心里的糖水,是他先行挑逗,也不能怪夏油杰把他拉到门边,扒下他的裤子,插进他的后穴。

后穴炽热夹着夏油杰的性器,今天还没做过,所以他们都有些急躁,五条悟翘着屁股往夏油杰的胯下凑,夏油杰俯下身去,一只手撩起五条悟的衣服去捏五条悟的乳尖,一只手握着五条悟的腰,因为急躁,所以一开始就大开大合,五条悟的穴早就泥泞一片,十七岁的人哪里管那么多,挺腰提跨的往里面操,进得深力道大,顶进去就让五条悟喘气,猛操了几下夏油杰才反应过来力道大了,想往外退,五条悟不让,夹着夏油杰的性器吞在穴里,爽得猫似的叫,夏油杰捧着五条悟的脸接吻,吻他的嘴角眼睑,吻得很神圣,但是下身动作不温柔,操得用力,五条悟闷哼一声射在了天台的铁门上。

他们做爱的时候总是胆大,夏油杰一贯的谨慎和好学生的表象被他们垫在身下,做完爱才会再想起来,他们做爱的时候不躲不藏,总是随心所欲,教室里面关上门和窗帘就开始做,夏油杰把五条悟摁在讲桌上,一边顶进去一边问五条悟爽不爽,舒不舒服,他们总爱在教师玩老师学生的把戏,五条悟趴在课桌上,高翘着屁股,爽得流水,他一边射一边喊,好舒服,夏油老师再用点力,夏油杰依他,总在讲桌上操五条悟,用校服裹着五条悟的性器,让五条悟射在衣服里,剩下的精液让五条悟并着腿堵在穴里,一步一步的和他走回寝室去。

偶尔他们骑着虹龙飞在半空做,五条悟坐在夏油杰身上,把性器吞进穴里,想要榨夏油杰的精,夏油杰便不管五条悟撑不撑得住,吃不吃得下,非把把五条悟操到失神,操到漏尿,再骑着虹龙飞回宿舍,把五条悟堵在厕所里面做,把镜子和厕所的地面上都射满他们的精液,他们出门不揣一个两个的套,他们一盒两盒的带,有时候套不够用,夏油杰就不射进去,用脚或者用腿,总也能发泄欲望,只有偶尔是例外,比如今天,他们突然要做,所以不带套的内射,是少有的体验。

夏油杰抬起五条悟的一条腿扛在肩上,这个姿势好累,但是也很爽,刚刚射进去的精液顺着五条悟的大腿往下淌,五条悟小腹微微隆起,夏油杰轻轻地摁,淫水就和精液一起混着留下来,沾湿了夏油杰的裤子,五条悟抱着夏油杰,凑到夏油杰的耳边喊太舒服了,杰的肉棒好热好大,顶进来好舒服,夏油杰顶得更深,把五条悟操到不用撸动前面就直接射了出来。

“夏油前辈!你!好!了!吗!”灰原在楼底喊,夏油杰抱着五条悟把精液射进穴里,将性器抽出来,本来想着胡乱擦两下,但五条悟已经跪在夏油杰面前捧着性器舔弄,将上面的精液卷进嘴里,吃得干干净净。

吃干净了,夏油杰收拾一下,就到楼下去处理事情,五条悟光着腿坐在夏油杰的衣服上,精液一股一股的往外涌,五条悟不太想管,仍由夏油杰射进去的精液打湿夏油杰的上衣,过了不应期,他的性器又直直的立着,他不去撸动,只大声的抱怨一句夏油杰好慢啊,要是能现在就出现的话就好了,我还没有做够。

刚说完,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和夏油杰长得一模一样,但又有点不一样。

五条悟站起来,他不着急穿衣服,只是打量着眼前这个长发穿袈裟的人,然后问了一句,“夏油杰长大之后出家了吗?出家人还能留刘海?”

[夏油杰] 显然也有些惊讶,但他笑了一声,“悟的关注点真的很奇怪。”

“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未来的我呢?”五条悟问。

“他不在。” [夏油杰]沉默片刻答道。

“哦,要做吗?”五条悟看着[夏油杰]呆了一瞬,“难道你只是想来看看以前的自己怎么和我做爱吗?因为出家了所以不能做爱了?”

[夏油杰]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出家。”

“我想和长大之后的杰做。”五条悟这么说了一句。

[夏油杰]叹了口气,他走过去,带着些力道的揉五条悟的腹部,水流得多,很快就把五条悟站着的一小块地方弄湿,[夏油杰]没有多说话多调情,但五条悟抱住他吻他,[夏油杰]便探舌头进去,舔弄五条悟的唇齿,吸吮五条悟的舌头,成年后的[夏油杰]的舌头又厚又长,轻而易举就能把五条悟的舌头含在嘴里,五条悟的嘴唇很软,亲起来好舒服,[夏油杰]很快硬了,他自己都没料到,他只是和五条悟接了个吻就性器勃起,胀痛难耐。

[夏油杰]把五条悟背过身去跪在地上,转成便于后入的姿势,五条悟一只手撑着地,一只手掰开自己的臀瓣,泥泞不堪的后穴等着进入,[夏油杰]没有年轻的自己那么急躁,他忍着下腹的欲望,先伸出手指去开拓,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这没必要。

五条悟的后穴早已准备万全,柔软炙热的肠肉紧紧吸着[夏油杰]的手指,穴内裹着精液和淫水,现在被[夏油杰]搅弄,一股一股的流出来顺着流到五条悟的腹部去。

[夏油杰]抽出手指,将早就挺立的性器猛地插进五条悟的后穴,他操得很用力,没有之前扩张的时候温柔,不像是做爱,倒像是杀人,但是快感也很足,激得五条悟足尖发麻,吐出一截舌头来喘气,[夏油杰]操得太用力,五条悟下意识想往前爬,[夏油杰]却不让他走,捏住他的腰往里面操,带起肠肉又操进深处,顶住五条悟的G点,顶的每一下都让五条悟颤着想射。

[夏油杰]抵住了五条悟的马眼,不让他射,袈裟磨着五条悟的腰侧,让他细腻白皙的肌肤发红发痒,浑身上下都是难受的麻痒,[夏油杰]操进去的力度大,隔着肚子甚至都能摸到,五条悟后穴里灌着一屁股的精液,却高高翘着不愿意漏出来,“好爽,杰的肉棒好大好舒服,顶到最里面了。”

精液盛不住顺着流下来,滴在身下,五条悟的胸脯贴着夏油杰的衣服,屁股却翘着让长大后的[夏油杰]来操,而且操得舒爽,操得他想射,想把那根肉棒埋在后穴,[夏油杰]猛进猛出,操了几百下后拽着五条悟的手,挺腰射进去,后穴根本装不下那么多,[夏油杰]一边摁压五条悟的腹部,一边勾着手指让精液从后穴流出来,五条悟的脸埋在夏油杰的校服里面。[夏油杰]把肉棒抽出来,五条悟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来坐好,身下已经泥泞不堪,夏油杰的校服早已经被浸湿,现在黏腻的沾在五条悟的身下,他转过身去,正对着[夏油杰]的性器,又大又粗,顶端微微弯着,每次操进穴里都能顶到五条悟最舒服的那一点,现在这根性器隐没在袈裟里,五条悟探出头去舔。

他掀开袈裟,钻进里面去舔[夏油杰]的性器,刚才的精液还留了一些,也许是很久没做过,精液很浓,味道也很大,但是五条悟吃得高兴,[夏油杰]的肉棒大,五条悟吞进去的时候没法一次吃完,只能上嘴又上手,一边吸一边摸,他最开始做的时候还不会,是做得多了,才学着收敛牙齿,小心翼翼的吸吮,偶尔刺激顶端的小孔,生疏又热情,他埋在袈裟里,袈裟够大,将他视野可见的地方全部笼罩在这样的黑暗里,似乎有种偷情般的感觉。

五条悟白皙挺翘的屁股还露在外面,性器还翘着,屁股内的精液还在往外冒,但他现在一心想着吃[夏油杰]的肉棒,让[夏油杰]把精液射给他,刚刚下楼去处理事情的夏油杰很快回来了,他推开天台的门,看见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穿着袈裟的人,五条悟上半身埋进袈裟的下摆,屁股高高撅起,夏油杰走过去,握住五条悟的腰,五条悟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他把屁股往夏油杰的身下送,嘴里却还含着[夏油杰]的肉棒,又吸又舔,他一边呻吟着舒服,一边吞吃两个夏油杰的肉棒,要他们把精液都射进去,[夏油杰]撩开袈裟,拽住五条悟的头顶进去,撞得五条悟口腔生痛,又痛又爽,他张嘴接着[夏油杰]的精液,吃不下的就顺着嘴边流下来,后穴内的肉棒抵着肉穴横冲直撞,滚烫的液体射进去,又顺着五条悟的腿流出来。

[夏油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夏油杰把五条悟压在地上,抬起五条悟的腿往里面撞,五条悟胯骨通红,性器只能颤着流水,已经射不出什么东西了,夏油杰咬着五条悟的耳垂,停歇的时候把五条悟穴内的精液抠挖出来,五条悟凑上去吻,“里面还是杰的更多啦。”

夏油杰不说话了,只把肉棒堵在五条悟的穴里,操到五条悟失神,操到他翻起白眼,他们在天台上胡做了一个下午,等到黄昏的时候走下楼去,五条悟的腰腹酸痛,腿都直不起来。

他抵着夏油杰的耳边,轻咬夏油杰的耳垂。

“下次,我们在教室做吧,在七海他们的桌子上。”

夏油杰拍了一下五条悟的屁股,穴内的精液差点涌流出来,却被五条悟塞成一团的内裤堵着,夏油杰笑了一句,“看情况吧。”





——教主夏+dk夏 x 教师五(办公室doi)

夏油杰还没搞清楚情况。

说实话,目前他所处的环境,勉强还能算是他熟悉的环境,他在高专的教师办公室里,但仔细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以往的教师办公室里可没有一个一眼看上去就贵得要命的真皮沙发。

而且,也没有一个戴着眼罩的五条悟。

“嗨杰,好久不见。”五条悟坐在椅子上,看着突然出现的夏油杰,笑了一声,夏油杰回应了一句,但不好反驳说自己今天早上才和那个五条悟一起出门,给五条悟买了蛋糕,接了吻。

“你现在是十六岁?还是十七岁?”五条悟歪了一下头,夏油杰断定他不是想要装可爱,只是真的单纯的想知道夏油杰现在的年龄而已。

“十七。”夏油杰回答道。

“十七岁啊,那么十七岁的杰想和老师做爱吗?”五条悟撩起眼罩来,细长的睫毛颤动着,“我现在可是五条老师哦,我们可以在教师办公室里做爱,怎么样?”

夏油杰远比想象中更爽快,他绕过桌子走到五条悟身边,把五条悟从椅子上捞到桌子上去。

“五条老师,你勃起了。”五条悟的两条大腿光溜溜的,他上身穿得好好的,像个正经的老师,下半身却一丝不挂,只有毛发干净的粗长的阴茎,直直的挺立在夏油杰面前,顶端流出些水,桌上也已经被后穴的水打湿了一片,夏油杰坐在五条悟刚才坐的椅子上,他把脸埋进五条悟的跨间,吹出的热气让五条悟麻痒,他把阴茎顶到夏油杰面前,夏油杰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好要命,五条悟只被看了一眼就后穴流水,他的办公桌平白遭殃,身下积起一片水来,五条悟撑住夏油杰的肩膀,摸到他比起成年后还不算厚实的肩膀,又顺着摸他全部向上扎起的黑发。

夏油杰的口技比起同龄的五条悟要好得多,他捧着五条悟的肉棒从下往上舔,五条悟的性器干干净净,形状样子和尺寸都让人赏心悦目,夏油杰一边吞一边抚摸五条悟的卵蛋,五条悟的性器被夏油杰含在嘴里,来回进出,用舌头吮吸搅弄,五条悟快要射时夏油杰吐出了肉棒,五条悟的精液射在夏油杰的脸上和头发上,黏腻的粘在夏油杰的脸颊上,夏油杰并不在意,他站起来和五条悟接吻,十七岁的夏油杰不同于二十七岁的夏油杰,他技法不多,但是学习能力很强,五条悟不过与他吻了一会,夏油杰便完全掌握了主动权,他勾引五条悟的舌头,卷着去舔五条悟的唇齿,让五条悟喘气,撩起衣服让夏油杰去吃乳尖。

于是夏油杰埋头去吃五条悟的乳头,一只手根本包不住五条悟的胸脯,二十七岁的五条悟胸腹有些软肉,又比十七岁更敏感,他挺起胸脯往夏油杰的嘴里送,乳尖不用过多挑逗,已经挺立起来,夏油杰又吸又咬,带着急躁和温和的劲,他一手去揉五条悟再一次挺立的阴茎,环抱着五条悟,把自己的性器也露出来,五条悟见了高兴,甩了鞋子,抬起腿用还穿着袜子的脚去蹭夏油杰的性器,流出来的水沾湿了五条悟的袜子但他毫不在意。

“五条老师,套和油?”夏油杰问了一句。

五条悟从办公桌上下来,把夏油杰一把推到了真皮沙发上。

“不用戴套,直接射进来吧,油也不用。”夏油杰横躺着,五条悟跨坐在他脸上,干干净净不停流水的后穴就在夏油杰眼前,夏油杰撑着五条悟的腿,舌头舔向五条悟的会阴处,刺激太大,水流得停不下来,全部扑在夏油杰脸上,确实不需要用油。

夏油杰坐起来,五条悟顺势坐在夏油杰的胯上,一只手握住夏油杰的肉棒对准后穴,然后一点点的吞进去,没带套的性器肉感十足,跳动的青筋让五条悟心口狂跳,坐着的姿势并不影响夏油杰挺腰,他掐住五条悟的腰往下带,肉棒往穴里挺得很深,五条悟夹紧肉棒,夏油杰抱住他抵在G点,后穴痉挛,爽得五条悟勾起脚尖,夏油杰抵着射进去,五条悟的精液射在夏油杰的衣服上。

“悟,东西我买回来了。”来人散着发,黑发及肩或是及腰,怎样都无所谓,他手里还提着一盒蛋糕,夏油杰的肉棒还埋在五条悟的体内,五条悟扬过头去,“你回来啦,杰。”

[夏油杰]走过来,他把蛋糕放在桌上,今天他没穿袈裟,穿了一身便服,五条悟看见[夏油杰]在笑,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走到五条悟和杰身边,他一边捞起袖子,把袖子卷上去,露出结实的肌肉,长到腰间的黑发被他全部扎起,五条悟立刻就湿了,他的水流出来润湿了夏油杰的裤子,十七岁的夏油杰感觉到五条悟淌出的水,他把肉棒从穴内抽出来,精液就流出来弄湿了他的裤子。

这是生理反应。

五条悟一点不能否决,他和二十七岁的[夏油杰]见面时,[夏油杰]时刻散发,每次[夏油杰]扎起头发,五条悟就明白,他要挨操了,[夏油杰]会把他摁在桌子下面让他口,会在教师办公室操他,他们会夜半相见,做到天明,所以下面流水是生理反应,不能怪五条悟,要怪就应该怪[夏油杰]。

“杰~”这一声叫得颤颤巍巍,五条悟的下身滑腻泥泞,但[夏油杰]此时此刻已经将五条悟拉起来,双手撑在沙发椅背上,正对着十七岁夏油杰的脸,五条悟喘着吐气,舌头吐出来,被夏油杰含住接吻,舌头上的颗粒感让五条悟浑身发麻,后穴一张一合,[夏油杰]攥住五条悟的腰,挺立的肉棒抵在五条悟的穴口,毫不客气的插进去,五条悟不应期刚过,现在被猛地一操,前面不用触摸就射出来,溅到夏油杰身上,十七岁的夏油杰不介意,他抱住五条悟的脑袋,和五条悟接吻,伸出手去撸动五条悟的肉棒,五条悟的性器颤巍巍的立起来,五条悟两条腿都在颤,他跪在沙发上,屁股翘着被[夏油杰]操,前面的性器被十七岁的夏油杰握着撸动,他们轮流和他接吻,五条悟浑身泛红,腿都撑不起来,全靠[夏油杰]插在里面的肉棒。

[夏油杰]操得太用力,五条悟连话也说不清,只能小声的哼哼唧唧,一边向十七岁的夏油杰索吻,一边去撸夏油杰的肉棒,二十七岁的[夏油杰]把五条悟从沙发上放到地上,他用五条悟的裤子垫在地上,让五条悟埋在十七岁夏油杰的胯间。

五条悟捧着夏油杰的肉棒吞吃,他不需要怎么用力,后面[夏油杰]的起伏让他顺应着吞吃夏油杰的肉棒,夏油杰扣住五条悟的头,往里面顶,二十七岁的五条悟的口技不知道比十七岁时好了多少,他又浪又爱玩,比十七岁的时候吃得更多,也能玩更多的花样。

夏油杰用力一挺射了进去,二十七岁的[夏油杰]也射进去,他把五条悟翻转过来,往五条悟的乳尖上抹奶油,如果五条悟尚还有理智,那么他就要骂人,骂[夏油杰]浪费粮食,但他现在神志不清,爽得小腿抽搐,性器一股一股的往外射,根本无暇顾及[夏油杰]到底在干嘛。

“悟现在看起来很好吃哦。”

[夏油杰]把五条悟转过去,将乳尖对准十七岁的夏油杰,他问十七岁的自己,“要试试五条老师身上的蛋糕吗?”

十七岁的夏油杰故作镇定,耳朵红得几乎滴血,他凑到五条悟身前,[夏油杰]去亲五条悟的唇,夏油杰便吸吮着五条悟的胸腹,将乳尖上的奶油抹开,又一点点舔干净,五条悟的穴里痒得难受,但两个夏油杰都不插进来,他坐在[夏油杰]身上,咬了一口[夏油杰]的唇,[夏油杰]这才放开五条悟的嘴,五条悟喘着气,挺着胸让夏油杰舔,一只手绕道后面去摸[夏油杰]的肉棒,急着往穴里放,急着让[夏油杰]操他。

“杰~”不知道他叫的是谁,但是二十七岁的[夏油杰]把五条悟抱起来,大张着腿操进去,他用力的进出,让五条悟喘息,让五条悟浪叫,他在紧紧包裹着肉棒的后穴里插进手指,再次拓宽五条悟的后穴。

五条悟喘着气和[夏油杰]接吻,[夏油杰]将五条悟的插着肉棒的后穴展现在十七岁的自己面前,夏油杰迟疑了一下,五条悟撩开自己的眼罩,他看着夏油杰,伸出手掰开自己的臀瓣,“进来吧,我想吃。”

夏油杰脸热,拿肉棒抵着五条悟的后穴,[夏油杰]稍微退出一点,让十七岁的夏油杰得以进入,五条悟停不下的流水,太爽了太大了太舒服了之类的话喊倦了,十七岁的夏油杰和二十七岁的[夏油杰]一前一后的顶五条悟的敏感点,把五条悟夹在中间,夏油杰一边揉五条悟的胸腹一边操,吸吮五条悟的胸脯在他的胸上留下数不清的红痕。

每一下都舒服得让人颤抖,五条悟的性器已经射不出什么东西了,现在颤巍巍的淌水,两根炙热的性器一前一后的捅进去,捅了几百下,夏油杰顶住五条悟的深处,和二十七岁的[夏油杰]一起射在五条悟的G点,五条悟被滚烫的精液激得浑身抽搐,无意识中性器射出什么东西。

稀稀拉拉的声音落下来,五条悟尿在了地板上。

[夏油杰]笑着说了一声,“这样清理起来很麻烦呢。”

五条悟说不出话来,靠在[夏油杰]身上,十七岁的夏油杰已经消失了,[夏油杰]把五条悟丢到沙发上,他看了一眼时间,对五条悟说,“五条老师,现在离天亮,还早得很哦。”


dk夏xdk五+教主夏x老师五四人换妻换攻doi(攻受还是固定的,只是不同年龄混搞)————
不能接受请及时退出
教师五为[五条悟],教主夏为[夏油杰]


“可是今天那些村民真的很过分啊,居然拿石头砸我!太过分了吧!”五条悟怒气冲冲的说了一句。

“但是也不能杀了他们啊,你那样有点太过了。”夏油杰道。

“啧,又是那套正论吗?”五条悟啧了一声。

“我不是那个意思。”夏油杰叹了口气。

夏油杰今天不想和五条悟吵架,他今天吞了好几个咒灵,不太想和五条悟吵,嘴里犯恶心,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和五条悟接吻。

“先进去再说吧。”夏油杰把嘀嘀咕咕的五条悟拉进宿舍里,“有人。”夏油杰站在五条悟旁边,皱了下眉,正要放咒灵时,五条悟拦住了他。

“你怎么又来了?”五条悟对着站在宿舍里的人问道。

[夏油杰]笑着说,“好见不见啊,悟。”戴着眼罩的[五条悟]就站在旁边,见是他们两个,凑到夏油杰旁边,“夏油杰同学,我是五条老师哦。”

夏油杰记得,他收回咒灵,松了口气,正要往浴室走,[五条悟]突然拉住他,摁住他的脑袋和他接吻。

“你干嘛!这是我的杰,你的杰在那边!”五条悟跳过去,喊了一句,但仔细琢磨又觉得不对劲,[五条悟]也是他,夏油杰也是[夏油杰],更何况他上次翘着屁股让[夏油杰]操进去,如今在喊这句话,好像是有点不对劲的。

“嗯,果然是咒灵吃多了才这么没精神。”[五条悟]松开夏油杰的唇,看了一眼五条悟,“嘛,别这么计较嘛,这样,先让你用。”

“悟,别把我们说得像按摩棒一样。”[夏油杰]这次穿着的是袈裟,上面还带着尘土,看来他们来得突然,突然出现在宿舍里,突然撞见十七岁的自己,突然决定做爱。

“对呀,像杰这样好的按摩棒哪里找得到呢?”他们话里夹枪带棒,但不影响他们做爱,他们可能刚有分歧,甚至打了一架,但他们一直如此,吵架,打架,接吻,做爱,这是一贯的顺序。

宿舍的床不大,但幸好天气逐渐热,地上还铺了地毯,在哪里做都不影响,[夏油杰]把头发拆散,又咬着皮筋把头发扎成马尾,这次他把袈裟丢在地上,露出干净的里衣,[五条悟]在和夏油杰接吻,五条悟脱了夏油杰的裤子,也把自己的裤子甩到一边,他埋下头去给夏油杰口,阴茎已经挺立起来,[五条悟]早在[夏油杰]扎头发的时候就已经淌水,像坏了的水龙头,一滩水兜在内裤里,湿漉漉的裹着自己的肉棒。

[夏油杰]凑过去,拉住五条悟的腿,把他从夏油杰的胯下拽过来,他把五条悟翻转过来,就着姿势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润滑油来,他们对这个房间的东西摆放驾轻就熟,油挤在手上,手指探去扩张五条悟的后穴,润滑油他们备得少,大多数情况不需要用,现在也可以这么说,但套要带,于是[夏油杰]埋下头去,舔五条悟的胯骨,舔他的会阴和阴茎,高马尾的发间刺着五条悟的大腿根部,让他战栗,阴茎早流出水来。

[夏油杰]把套递给五条悟,让五条悟给他带,五条悟戴得慢,不能说不熟练,只能归根于他这次好好的看了看二十七岁[夏油杰]的性器,他一点点的带,就一点点的顺着摸下去,摸到最后,[夏油杰]把他掀翻过来,让他给十七岁的夏油杰口,受二十七岁的[夏油杰]的操。

[五条悟]躺在旁边,半支着身,他从旁边的柜子里摸出杆烟,点燃,却不急着抽,他递给夏油杰,夏油杰吸了口烟,吐出口烟气,[五条悟]追上去吻,唇齿间都是烟味,[五条悟]伸出几根手指去开拓后穴,对着[夏油杰]吐气,萦绕在他齿尖的甜味和烟味都混合在一起,半染的香烟落下些烟灰来,不烫,但[夏油杰]还是下意识伸出手去接住,[五条悟]摁灭了烟,抬起头和[夏油杰]接吻。

[夏油杰]的肉棒还插在十七岁的五条悟体内,顶弄他的高潮点,让他发大水般淌水,毫无气力的喘息,上面的嘴吞下十七岁夏油杰的精液,下面的穴含住二十七岁[夏油杰]的精液。

含不住的便顺着大腿流下来,沾湿床单,让干净的传单泥泞不堪。

[夏油杰]和[五条悟]接吻,他一只手伸出手指奸淫[五条悟]的后穴,让里面早兜不住的水流出来,淌到自己的手心,另一只手拉过正抱着被操的五条悟的脚,肉棒磨蹭着五条悟的脚趾的缝隙,涨大的肉棒流出的水蹭湿了五条悟的脚掌,五条悟下意识的弯曲脚趾,[夏油杰]的肉棒顶住五条悟的脚掌,大力进出几下后,射在了五条悟的脚心里,精液顺着小腿的肌肉流下来,后穴还被夏油杰操着,五条悟毕竟只有十七岁,远不及二十七岁的[五条悟]耐操,他喘着气倒在夏油杰身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十七岁的五条悟和二十七岁的[五条悟]被并排放在一起,两个夏油杰不知道较什么劲,十七岁的五条悟和二十七岁的[五条悟]都被高高抬起了腿,肉棒撞进去,不讲章法,横冲直撞,抵得五条悟想射,小腹已经被两个夏油杰轮流射满,此刻微微鼓起,涨得难受,夏油杰撞进去,阴茎顶着软肉射了出来,五条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漏了尿,稀稀拉拉的落在床单和胸脯上。

五条悟再回过神,他已经在[夏油杰]身下,二十七岁的[夏油杰]把肉棒挤进五条悟的双腿中间,滑腻的双腿被顶得通红一片,两个人的肉棒紧紧的贴在一起,磨蹭出快感,五条悟转过头去看正在操二十七岁[五条悟]的夏油杰,他把肉棒挤进[五条悟]的眼罩里,那根肉棒上还有刚才五条悟穴里带出去的,不知是十七岁的夏油杰,还是二十七岁[夏油杰]的精液,现在那些精液蹭到[五条悟]的眼罩和头发上,粗大的肉棒堵在[五条悟]的眼罩里,[五条悟]伸出舌头来舔夏油杰的肉棒,想要夏油杰早点射出来,早点结束。

[夏油杰]低下头去吻五条悟,刚才润滑油还有一些残留在他的手指上,他一边吻五条悟,一边顶进去,五条悟的腰酸得不行,抱住[夏油杰]的脖子和他接吻,黑色的高马尾已经有些凌乱,五条悟被操得翻白眼,但他一边颤一边给[夏油杰]理头发,顺着他的鬓角摸他的头发,后穴的水流出来粘湿了床单。

[夏油杰]的精液射在五条悟的腹部,十七岁的夏油杰也把精液射出,夏油杰把五条悟拉过来,给五条悟擦,他余光瞥见二十七岁的他们正在接吻。

夏油杰和五条悟,一直如此,吵架,打架,接吻,做爱。

即便有一天,他们不再同路,仍可以接吻和相爱。


————END
四人do太难写了啊太难写了,不愿再搞,(萎了)
文中扎起头发就代表要挨操这个91老师发的梗
眼罩paly是re老师的(太神了那个漫画)
万字长车,感谢翻阅。

20 Likes

太香了谢谢太太 :hot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