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ous》冷酷无情 by白切鸡

:warning:天主教耶稣信徒慎入
:warning:本人不是耶稣天主教信众而是来自他教,如有不符合欢迎点出问题
:warning:入珠朋克杰
不介意的就继续吧!

教堂钟声响起,唱诗班稚童颂唱圣经。
随着钟鸣萦绕和悠扬歌声的音波,一圈圈的荡漾,我的感情与欲望也在如烛火般跳动。
你咬碎牙吞咽在喉间的娇吟,络绎不绝地在我心头上疾走。

在via degli astalli16意大利罗马耶稣教堂,三个联在一排的沉重大门突然开启,巴洛克建筑风格的教堂内部灯光辉煌,米黄色的蜡烛被分作八排,每一排都由朵朵纯白的浓郁芬芳野百合花分隔。拉丁十字形,华丽庄重的天神浮雕,两侧是窄小的忏悔室,中室宽敞明亮,祭坛上是绘满万千神明的圆顶,光线是来自这个原顶的正上方,阳光透过教堂琉璃七彩的玫瑰彩窗映射进祭坛中央高高挂起悬浮在空中的耶稣像上。

一个个由低到高数十个穿着白袍的男童唱诗班从教堂的大门外缓缓走来,顿时圣洁庄严的教堂中环绕着如同深海鲸云般广袤而无限回音的天籁之音,仙乐贯耳,天使之翼的唱诗班洗烬一切罪恶的心灵,在人间与天堂间搭起一座天梯,指向上帝。

象牙白的建筑,昏黄的烛光,透过琉璃窗映射的七彩光耀。领头的白发蓝眼少年身着白色的长袍,带领着身后男童唱诗班们向祭坛缓缓走去,他手中捧着红金色书皮厚重的圣经,粉糯的指节在圣经粗砺泛黄的书面上缓缓移动着,喉结上下滑动着,男高音在他窄小的喉咙中发出天鹅绝唱。

他头顶着镶嵌各式珍珠宝石象征着他是教皇接班人,教廷太子的冠冕,耶稣之光照射在他细软如初雪的白发,像抽芽的水仙花般轻轻飘动着,教廷太子美得谦卑,像极了希腊神话中主管畜牧的潘神,飞蛾双翼柔软霜色的睫毛,碧蓝色晶莹的大眼微微低垂着。他
在审判着他脚边被人按压跪倒在地的黑发少年。

他一头丰盛狼毫般的黑发被甩在教廷太子纯白色皮鞋的鞋面上,双手被一对银白的手铐紧紧禁锢在背后,直挺挺的脊梁被屈辱的折弯,高傲的头颅被身穿警服的男人死死摁在天鹅绒质感的红毯,当他抬起那双最显古典东亚风味狭长的眼眸去看那站在身前俯视他的教廷太子时,一黑一蓝的瞳孔相望,眼波涟漪交织。夏油杰被他天神般的美丽感到不快,比起天神,他更适合被描绘成来自地狱的恶魔,他不禁轻蔑地笑了笑。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上帝耶稣,只不过是每日活在地狱般的人们遐想出来的寄托,给自己的罪恶找到释放的借口罢了。

“夏油杰,向教廷公认的最强驱魔师五条悟忏悔你那深重的罪孽吧,来自上帝馈赠的天使会为你撒落圣水进行驱魔。”站在祭坛上的身着黑袍白领的神父说。

压倒在地的夏油杰闻言又对五条悟回眸一笑,他漫不经心地用西班牙语说出那句在教堂中几乎为禁忌名字:“lilith”
莉莉丝;犹太神话,亚当的第一任妻子,常被描绘成强大而邪恶的诱惑者

“¡Dios mío!¡Dios mío!”
译:天呐!我的上帝!

夏油杰此言一出,在西班牙耶稣大教堂做礼拜的信众们几乎都被为之震撼,更有甚者失声尖叫,他们不约而同的相继仰起头望向那站在中央的教廷太子五条悟与头顶上悬挂的耶稣神像,他们眼神充满了诚恳与不安,娴熟地不停对着空气划十字圣号,手指反复地点落在他们的前额,胸口与双肩,并喃喃颤抖地念叨着圣三经。

五条悟见众信徒被夏油杰的一句“莉莉丝”就引发骚动不安的众人,心中感到了不屑,人间的信徒在他眼里如万千蝼蚁。他冷若冰霜,令人生畏,他垂眸如怜悯的对上夏油杰不羁的邪笑,双脚穿着白色锃亮的皮鞋正微不可察地在洁白的长袍掩盖下对夏油杰戴有耳扩的耳垂撵了又撵。
他扬起头闭上双眼,碧蓝的双瞳被白皙的眼皮掩藏,收起他如天籁般的歌喉,他缓缓盖上圣经夹在腋下,开展右手,张开的五指代表了基督的五伤,大拇指点在鼻尖对着教堂圆顶悬挂的耶稣神像开始大声的用他那高傲标准的男高音宣读对上帝的祷告。

“Mi padre celestial,祈祷,愿我们的灵魂得到救赎和拯救!”
译:“我的天父。”

来自天堂上帝馈赠的教廷神子,是一位多么高傲自大的大天使加百列。

“放肆!你居然敢对教廷的天使称之为恶魔!上帝怜悯!快,快把他押去忏悔室,将门好好锁死!”站在祭坛上身着黑袍白领的神父勃然大怒,他年老色衰,布满老斑与褶皱的脸被气得红扑,他怒不可遏的一掌拍在祭坛的讲桌上发出巨响。

稚童们组成的唱诗班吟唱圣经的天籁未曾停止,伴随着吵杂与众人的唾弃与海浪的祷告,西班牙警方与教会人员交接罪犯夏油杰,紧紧禁锢的银白手铐换成了更为难受的粗粝麻绳,他被粗暴的裹上纯白的布料蒙住被押往教堂后院更远的忏悔室中,在拉扯的过程中他还在高唱着由他编写高歌恶魔之主撒旦路西法的朋克乐曲。

“你叫夏油杰对吧,你刘海真是有够怪的。”五条悟坐在窄小漆黑的忏悔室中,对隔着帘子的夏油杰嗤笑道。

“作为教廷太子这样说话真的好吗?”夏油杰不疾不徐的回应着五条悟,他的头上仍然蒙着白布,双手与双腿被麻绳紧紧捆绑着,那麻绳似是有魔力一般,夏油杰每每想去挣脱时 ,那麻绳就会像条捕捉到猎物的蟒蛇,将他的双腕越缠越紧。在狭窄幽闭的告解室如同方形的棺材,这让原本失去视觉的夏油杰更加陷入在了黑暗中,在寂静一片中就连空气也变得稀薄的,他的呼吸不由自主地开始加重。

基本案情:
xxxx年x月x日凌晨3时6分,夏油杰持钝器杀害四人,伤1人,由于死者死状惨烈不排除夏油杰使用其他方式杀害死者的可能性目前还在调查查明具体死因。
初步调查:
夏油杰现年17岁就读于西班牙咒术高专,生于日本神奈,xxxx年随父母移民西班牙,疑似带有精神分裂病史。

“你罪孽真是深重啊,杰。”五条悟轻描淡写的念着手中西班牙警方递交的案件调查,穿着白色皮鞋的双腿上下交叠着翘着二郎腿,他听着对面夏油杰逐渐愈来愈沉重的呼吸声,不知为何,那股子舒爽的感觉如潮水汹涌般涌上心头,让他全身酥麻,心跳加重。他撩开隔绝二人的帘子,一把扯下套在夏油杰头上的白布。

身处在黑暗中的夏油杰只见他碧蓝色的双瞳在黑暗中熠熠发光。他能感受到在漆黑的告解室中,夏油杰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游移,这个傻小子试图妄想在黑暗中探索着他的一切。明明是一双黑色的瞳孔,但像一颗小小的黑曜石般,无光自亮,那种注视那么的热切,仿佛一股无形的电流在两人之间流淌,他狭长的眼睛里有无尽说不完的罪孽与秘密,在寂静中两个少年的呼吸愈发的沉重,在空气中交织回荡,像是充满能量的气流。

“你果然是莉莉丝啊。”夏油杰情不自禁的说。

“啪”的一道脆响,那想象中温热的手掌不偏不倚在黑暗中落在了夏油杰的侧脸上,脸上不断传来火辣辣的痛感时时刻刻都在点醒着夏油杰,他眼前的这位高洁神圣的教廷太子在羞愤。他着实忍不住的被他可爱之处戳得笑出声来直白的夸赞着五条悟可爱极了。

五条悟闻言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掀开告解室的黑幕就往外走,瞬间刺眼的光芒射进夏油杰的眼睛里。五条悟身上的白袍猎猎作响,风声呼啸,后院的教堂外是被惊起的大片白鸽,留下片片飞羽在空中徘徊。初雪般银白的发丝随风飘扬,在黄昏夕阳的映射下变成金灿,他敏锐的捕捉到裹挟霜色的天使身上那一点罕见的红,是红润欲滴的耳垂。

看着他将要离去的背影,恍惚间紧涩的喉咙中喉结上下滑动着,“你叫什么名字!”夏油杰对五条悟喊道。

“悟!”羞愤的天使用他无形的六翼裹紧了自己,始终没有向他回过头去,他的声质清冽细腻,仿佛羽毛清扫心头,在告解室中他的声音原本刻薄得就像击玉般冰凉。

在教堂看守净化的期间夏油杰与五条悟的矛盾不断的激化,毛头小子的朋克少年总是以教廷太子厌恶的方式吸引对方的注意,同时的,圣子也以恶劣的行为予以回击。每当夏油杰按照教会规定被强行押去告解室中与五条悟会见时,夏油杰会轻哼着歌颂撒旦的乐曲掺杂在五条悟咏唱圣经的旋律中,麻绳紧绑的双手像蛊惑亚当与夏娃的蛇一般穿过那阁中欲盖弥彰的黑幕去轻轻摩挲着那喃喃诵经的唇瓣,狡猾的手指总是恶劣的探入五条悟那一张一合湿滑温热的口腔中。伴随着手指被牙齿狠咬的钝痛与暧昧的呜咽和水声结束。同时那份青涩无法压抑的情感也在怯生生的,如同叶子细长的含羞草丛般在轻轻抚摸中缓缓合上,再展开……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五条悟带着夏油杰逃过了教廷人员歹毒的监视。原因是夏油杰答应了五条悟要为自己进行驱魔净化仪式,天使与恶魔之子的双手紧紧相牵,在夜辉中两个少年脸上闪现着快乐与野猫的蠢蠢欲动。

“悟,悟,悟……”

寂静的夜中那是教堂最深处最隐蔽,已无人再拜访的告解室,昏暗潮湿,墙皮早已脱落,墙上凹凸不平。当五条悟后脑勺撞到湿冷墙壁上时醒来的瞬间,泪眼婆娑的眼睛微微睁开,意识在朦胧中缓缓升起,宛如水滴低落湖面,激起一圈涟漪。他衣摆下两腿间色泽粉糯如玉的阴茎在夏油杰的手心轻轻地上下撸动着,他几乎是难以抑制自己不断颤动的双腿在夏油杰的腰间紧缠着,他眼中饱含着情迷的秋波望着一遍遍喃喃着自己名字的夏油杰,轻轻伸展手臂,指尖碰触到的温度,带来丝丝慵懒与绵长的快意。他像是牙牙学语的稚童,笨拙的学习着夏油杰对他那热切的亲吻。

废弃的告解室满室静溢,甚至能够清楚的听见两人亲密深吻时的吮吸声,他的嘴唇与他轻轻交合着,温热猩红的口腔中两条湿滑的舌头相互交叠翻滚相互勾引着,“不要了……不要了……”陌生的快感超负荷的充斥了他的全身,这十七年以来从来没有任何人告诉过自己原来被爱抚是这种滋味,接吻是多么的奇妙多么醉人心魂。
恍惚间下身传来阵阵更加陌生的感觉,如同电流般游走在他的全身,如同滚滚春雷敲打着他那颗膨胀的心脏,他开始感到恐惧,开始死死的抱紧身前如救命稻草般的夏油杰,那双被细细修剪过的指尖一遍,一遍又一遍的抓在夏油杰肌肉蓬起的脊背上,落下一道道艳丽。在夏油杰温热的掌心中,五条悟奶白的精液阵阵射出洒落在夏油杰与五条悟光裸的腹部上。

“什么……”五条悟哆哆嗦嗦的问。

“是悟的罪孽,射出来就好了。”夏油杰伸出穿有银白色钢珠猩红的舌尖舔舐着五条悟眼眶流出的泪花,黏糊糊地为五条悟解答道。他空出一手蘸了蘸腹间的精液放在五条悟的嘴中,五条悟顿时便被恶心的干呕了起来,黏腻的唾液混杂着麝香伴随他混乱的呼吸全泄落在夏油杰的脖颈处,滚烫的鼻息喷洒在脖间,激动的抽泣声调越调越高。

“好了好了,将罪孽全部射出来就好了。”夏油杰的手轻轻抚在五条悟颤抖的脊梁上,“悟不是要为我驱魔吗……悟要帮我将罪孽消除吗……”夏油杰继续向眼前这纯洁的天使蛊惑道。

“好……我,我要怎样……”五条悟问。

夏油杰抽出腰间那条铆钉腰带将它甩在地上,五条悟目光所及皆是夏油杰那双在裤头上移动的手,他紧张的嘴唇都在微微颤动,发出嘶嘶吸气的声音,伴随着裤链拉开的声音,在淡淡的黑暗中那根蓬勃向上带着青涩的阴茎从蓝灰色的牛仔裤中弹了出来,那根上翘的肉棒硬挺的高高勃起,铃口冠状沟的皮下是竖向单排列的一颗颗圆润的突起。
五条悟看着夏油杰这尺寸有点吓人的东西霎时间脑子都冒白光了,他不知所措的连双手都好似无处安放,刚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的就射出来了,他回想起夏油杰是将手套在着根玩意上,轻轻上下摸着就射出来了。他心底想着一定也是这样,将白皙的手正欲伸下去时夏油杰却抓住了他的手。

“悟,跪下来,用你的嘴。”夏油杰说。

五条悟啊,可怜的天使,受到了恶魔之子的蛊惑。他碧蓝色流光溢彩的眼瞳着了迷似的,目光灼灼的凝望着夏油杰的眼眸,抓着他的手缓缓下滑脱落在他的大腿上,像一个电梯一样下坠着向他跪落,粉嫩的双膝压在他穿着柔软皮质的马蹄鞋背上。伸出猩红的舌尖试探性舔舐在夏油杰性器涨红的伞头,一种腥苦、浓烈的麝香冲撞着五条悟的味蕾。

“悟……帮帮我吧,看在上帝的份上。”夏油杰再次蛊惑的说。

五条悟闻言抬起头去看向夏油杰,他的双手哆哆嗦嗦的从夏油杰的大腿两侧离开转而抚上夏油杰两腿之间那根粗壮的蓬勃,他就这么盯着夏油杰黑曜石般的眼,他的眼神纯真的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在恍惚与迷乱之中微微张开了那张原本紧闭的双唇含在了夏油杰的阴茎上,一颗颗的阴茎皮下的珠子狠狠碾过五条悟的舌面,浅浅的喉眼顶在伞头再深不能。

“嘶……悟,轻一点……”夏油杰伸出手去揉了揉五条悟毛茸茸的发顶,情不自禁的喉间冒出舒爽的叹息,双腿之间满含温润湿意让他欲罢不能,湿滑的舌头被他的长龙压在底下,那时不时收不住的牙齿为这场“驱魔仪式”徒增了几许飘渺的刺激,他开始扶着五条悟的脑袋缓缓抽动着,嘴中还在轻声细语地安抚着五条悟,粗粝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他的脸庞,身下啧啧作响搅动的水声与呜咽交杂。

夏油杰低下头去看身下跨间的五条悟,只见他含着自己的阴茎一直在浑身颤抖,直打哆嗦,口交过程堵满喉咙的窒息感让他原本霞白的脸庞爬满潮红,嘴角与嘴唇就像他泪眼婆娑的碧蓝色双瞳般也早已波光粼粼,眼见五条悟只会含着自己前半截便再难以往下咽的样子便自禁的扶着五条悟的下巴,往口腔最深处的喉间顶去。

“唔!!呜呜!”

突如其来的深喉顶得五条悟瞬间如同一个触动机关的捕兽夹一般差点就合上了上下两排的贝齿,夏油杰的双手死死捏在五条悟的下巴上,强硬的撑开了他的下颌,他嘴中的蛊惑如同节节跳动的音符,他再也无法忍耐的抓着五条悟后脑勺上那细软的白发与下巴,开始调整角度对准深处更为温热窄小的喉头顶去,嘴巴与胯部不断啪啪撞击着,唾液夹杂着不断喷涌而出的精液啪嗒啪嗒的飞溅着。

五条悟被顶得头昏脑胀,生理的泪水不受控制的不断夺眶而出,巨大的窒息感如海浪拍在沙滩上冲刷着他的大脑,他只觉得喉间被烫得直冒火星,被自己口腔紧紧裹挟着的阴茎正在股股跳动着将“罪孽”喷散在他的嘴中,那股腥膻的味道在他的嘴中炸裂迸发,待到夏油杰射精结束他便如同解放一般吐出略稍疲软下来的肉棒,他双手撑在地面上,呼吸凌乱,剧烈咳嗽着,精水与掺杂着血腥的淡粉色唾液伴随着五条悟难以压抑的干呕声全倾洒在地面上。

夏油杰依旧站着看着瘫倒在地不断吐出自己精水泪眼婆娑的五条悟,他此时此刻真的很想对五条悟说一句话,哪怕自己肯定又会被意料之中羞愤的五条悟扇巴掌,他都想对五条悟说出自己心中的那句话。莉莉丝,你是强大而又极具魅惑的莉莉丝,他脱下身上黑色两肩镶有铆钉的皮衣铺在地上,向眼前的五条悟缓缓跪下,他的手扶在他青筋暴起的脖颈,将他拦入怀中,细细碎碎的吻落在他波光粼粼红肿的嘴唇上。两个炙热的唇瓣又再次交迭,少年之间的情感达到了高潮,让他们的心灵更加贴近更加深入。

“我们这叫什么?”五条悟懵懵懂懂的吻向夏油杰问道。
“叫做爱。”夏油杰的气息在他耳边荡漾,温暖而诱惑。

他们意乱情迷,眼神像相互交织的一把剑,他们在斗角,互相挑战,相互试探,淫靡的水声荡漾,衣料相互摩擦,皮带衣扣相撞的的声音。象征圣子的白袍,黑色的乐队t桖被一件件褪去。两具光裸的酮体,滚热的皮肉紧紧相贴,两颗如春雷滚滚的心脏鲜活的跳动着。
夏油杰掀开五条悟最后的遮羞布,向他的下身低头俯去,一双大手拨开激起层层肉浪花的臀部,如寻宝般找到那雪丘中那朵,炙热,潮湿,窄小的,深藏不漏的粉花,他将口中含着的唾液吐在肉花上,伸出手指向深处进发探索,一根,两根,三根。五条悟伴随他指尖的不断探入不断的增多与开拓,原本高傲的天鹅绝唱在他的喉间开始变得支离破碎,他将手腕的皮肉死死咬紧,那种快乐、那种疼痛、那种对未知的恐惧、那种他对夏油杰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情感复杂的交织在一起全在此时此刻迸发着。

原本粉嫩窄小的肛口逐渐在夏油杰的手指下开始变得松软,娇艳欲滴只待有心人将其摘下。
夏油杰俯在五条悟身上,手中扶着自己的性器用龟头对着五条悟湿滑的肛口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他将嘴唇轻啄在五条悟脸上串串晶莹的泪花,细细舔舐着他微微颤抖抽搐的嘴唇上,他缓缓沉下腰将阴茎捅入滑进那汁水饱满的肉穴的那一刻。下体便传来破瓜般的疼痛,让他不再忍耐,喉咙渐渐放松,将头靠在夏油杰汗津津的脖根出最终放声大哭了起来。他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还穿着白袜的双腿夹在夏油杰腰间的两侧如抽筋一般紧紧绷直着。
夏油杰同样也不好受,他只感觉自己的脊椎骨都僵住了,那温热的甬道窄小紧致,像一道不断吞咽的喉管死死咬紧着他的性器让他动弹不得,直逼得夏油杰瞬间额角布满了一层蒙蒙的细汗,他轻轻拍了拍五条悟手感颇佳的臀侧,轻声安抚道:“悟,你放松点,我下面快被你夹断了啊。”

“你试一下被捅屁屁啊?!”五条悟对夏油杰几乎是失控的吼道。

“噗……你怎么这么可爱,还屁屁……”

“等!等等!啊……啊……”

夏油杰没安好心的顶了顶五条悟逐渐放松的穴心深处,五条悟瞬间便破了防守全身软了下来,嘴里泄出了来自欲望的娇吟,夏油杰敏锐的捕抓到了身下可人儿的反应,他抬起腰又往那口甬道藏匿在深处的凸起碾了又碾,原本略显干涩的甬道开始变得逐渐湿滑,五条悟的喊叫也峰回路转变得甜腻婉转,见五条悟逐渐开始适应后,忍耐了许久的夏油杰便不再禁欲,转而开始追逐那脑中的多巴胺,他抓起五条悟那双在空中踢着得双腿,甬道中抵着凸点肉粒便是放纵的操着,阴茎上那一颗颗突起的阴珠滑过甬道中如小嘴一般一圈圈的肉花,多重的快感在五条悟身下炸开,黏腻腥甜的肠液伴随着夏油杰抽动在两人的交合处噗嗤噗嗤的往外冒。
就像一罐蜜糖般流泄而出,淅淅沥沥的流在彼此的腿根之间,身前的性器在决顶的干性高潮迭起中又再次喷涌出已经较为稀薄的精液,五条悟就快被操的两眼翻白了,他大张着口急促地喘息着。夏油杰伸向五条悟泥泞的腿心摸了一手的淫液抹向五条悟更为青涩的胸膛上,沾满水液的手指那高挺的乳尖上划了又划,另一边的乳尖也没被晾着正被夏油杰湿漉漉的口腔细细包含着,穿有钢珠的舌尖打圈搔弄着那一点。

胸前与下身的快感阵阵拍打着五条悟,他如同深处在湛蓝汪洋的一叶方舟,海风呼啸,随浪摇曳。他终是矜持不住夏油杰对他猛烈的激流勇进,他扒着夏油杰汗津津的后背与脖颈,像一个刚呱呱落地的婴儿般去含着那穿有耳扩的肥厚耳垂,舌头搅动的声音阵阵传进深处的耳心,夏油杰越操越快,伴随着耳垂传来的疼痛与最后冲刺舒爽低沉的喘息中,将自己的一切都由下身的性器喷涌全部传渡于五条悟体内的最深处。

他们之间已无最初锋芒尖锐的隔阂,两具汗津津的身躯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黏糊糊的亲吻在一起,在潮湿阴暗的告解室中,在圣洁的耶稣大教堂圣洁的光辉下,他们如神霄绛阙。

五条悟手戴十字铁链钢虎指,五指关节狠狠抓紧一拳一拳地如雨点般落在恶魔万虫之王贝利亚勒的脸上,洁白轻盈如霞的六翼与面庞贱满如污泥浊水的恶魔之血,上帝之光的光辉在他身上环绕着,圣洁而又强大的模样让夏油杰不寒而栗的瞳孔收缩看着面前吊打恶魔的五条悟。
只见五条悟对地上那没了声息的贝利亚勒啐了一口后,哼着轻快的《never gonna give you up 》缓缓走向满脸血并且瘫倒在地还未从震惊中走出的夏油杰跟前,他洁白的皮鞋踩在夏油杰的脸上碾了又碾,那双苍蓝的眼瞳流光溢彩,天真而而浪漫,又不乏调皮和狡黠之色。

“以后不要再叫我莉莉丝了呀,杰。”

炽天使加百列降临人间吹响号角,也吹鼓了夏油杰动荡的心脏。

42 Likes

追加一篇 熾天使悟x朋克通靈者傑 的番外

夏油杰错愕的看着此时在自己身上情动扭腰顶胯的五条悟,巨大的六翼伴随着每次的抽动而翩翩伸展,每一根洁白的羽毛呼之欲出的像芭蕾舞者般踮起脚尖。

悟是教廷公认的最强驱魔师没错,可没人说这驱魔仪式是物理驱魔啊?!!

五条悟戴着十字架铁链的手掌一巴掌狠狠扇在夏油杰的脸上又伸出猩红的舌头去舔舐夏油杰隐隐作痛的巴掌印上,他咬了咬夏油杰还未褪去婴儿肥的脸颊,喘着粗气恶狠狠的说:“你是死了吗?动都不动。”

33 Likes

香死我了:sob::sob::+1::+1::+1:

好香……

哈哈哈哈哈哈,还活着就自己动啊杰!!

2 Likes

老师是天才 香晕了:sob:

需要更多這系列…

哈哈哈哈哈哈物理驱魔!不愧是5t5

原来真的是天使吗五:flushed:草到了天使不愧是撒旦教徒:+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