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猫和尾巴是两种生物,脑子和那啥也是两种生物 by 九十九日風雪夜

写太多情色文学导致性冷淡的夏油杰和绝世漂亮模特五条悟

OOC注意!!!霜性小悟注意避雷,非双洁

————

简单来说

脑子:不过区区一个漂亮五条悟,我可以,我完全忍得住。

JJ:艹,那可是五条悟啊,冲!

————

“说真的,夏油,你该找个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家入硝子放下酒杯,非常肯定的说出这句话,因为这家酒馆禁烟,所以她正烦躁的磨蹭手指,“再这样下去,我简直怀疑你要出家当和尚了。”

这话一点不夸张,夏油杰知道家入硝子是半开着玩笑说的这句话,但这句话确实有可能成真,夏油杰已经有多久没正经谈恋爱了?他掰开手指算,一年,两年……起码有十年了,他今年二十七,很风华正茂的年纪,而且夏油杰长得很东亚人,这意思是他长得很让人喜欢,身高也很出挑,更别提他常年健身,作息规律,工作稳定。

也就是说,如果夏油杰想要找个女朋友或者男朋友,那他完全可以在酒吧里随便一坐,半小时里绝对会有至少十个人来搭讪,他只要随便选一个男人或者女人,喝酒,去宾馆,上床,做爱,就能摆脱家入硝子所说的这种“和尚” 的无欲无求的局面。

但不幸的是,这么六七年来,所有的步骤只到喝酒,就再也没有后续了,夏油杰对人的兴趣随着他工作的深入慢慢的减少了。

家入硝子很清楚这点,他们是高中同学,彼此之间很熟识,称不上挚友,但能算关系不错的朋友,正是因此,家入硝子才建议夏油杰找个人上床,她实在不想某天看见夏油杰,是在一个深山寺庙,夏油杰剃了个光头,面对她第一句话是,我佛慈悲。

这样不好,真的会让家入硝子留下心理阴影的。

夏油杰抬起杯子喝了口酒,他一边品酒一边思考自己为什么没有性欲,他要先申明,他的性功能没有任何问题,他会晨勃,也会疲性勃起,只是出现这些情况的时候,他多半是等这种勃起自动软下去,连自慰的想法也少得可怜。

夏油杰又往更深层的地方想了想,他觉得这归根于自己的工作,他的副业是专门写情色杂志的,这也就意味着,他阅览群片做素材,甚至早期的时候也经常自己做爱,为了找些素材,他在各种地方考察过,一开始只是偶然的兴趣,后来有了粉丝基础,也就顺理成章的继续做了下来。

这没什么稀罕的,只是他写多了看多了之后,再少有人能让他心动,让他觉得心脏狂跳,让他想要亲吻,想要吸吮胸部,想要做爱,无论男女,都少得可怜。

这才是他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的理由,所以他好几年不做爱,对于男男女女都失去兴趣,唯一保留的余兴节目就是抽烟喝酒。

“你可能只是没遇到喜欢的。”家入硝子早听过夏油杰这番言论,于是得出这个推断,“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说不定我认识,还能给你介绍。”

夏油杰听了,还真认真想了想,“首先要长得漂亮,让人一眼难忘,我喜欢睫毛长一点的,眼睛颜色最好和普通人不一样,身材高挑吧,性格之类的,和我不一样就行。”夏油杰搅弄自己杯子里的冰块,讲道理,他说得很苛刻了,光是想漂亮得让他一眼难忘,就已经不太可能了。

家入硝子听了,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夏油,你看杂志吗?”

“看得少,怎么了?”夏油杰问。

“其实我刚好认识一个人,完全符合你的要求,但我觉得你在糊弄我,讲真的,如果你没看过这个杂志,但能完全说对他的特征,那我觉得,你天生该和他在一起。”家入硝子诚恳的说。

夏油杰以为家入硝子是在开玩笑,于是问,“什么人,我怎么没见过?”

家入硝子正想从手机里翻出照片来给夏油杰看,还没找到,后面已经有人在喊硝子的名字了,“硝子!”

夏油杰抬头一看,这个人戴着帽子戴着口罩和墨镜,在酒馆里看不清楚,但显然家入硝子认识。

“五条?正好,我和夏油刚说到你。”家入硝子放下手机,让了个位置给五条悟。

“夏油, 这是我初中同学,五条悟。”家入硝子又说到,“五条,这是我高中同学,夏油杰。”

“你好,我是五条悟。”五条悟伸出手去和夏油杰握手,手指悄悄磨蹭了一下夏油杰的掌心。

夏油杰顿了顿,把手收了回来,这是某些人搭讪他的惯用技巧,五条悟一边点菜,一边把墨镜摘下来。

蓝眼睛,很漂亮的蓝眼睛,和普通人完全不同,钴蓝色的眼睛。

睫毛也很长,而且是白色的,看起来不是染的颜色,因为他的头发也全是这个颜色,看起来是天生的白发,皮肤也很白皙,如果留下吻痕的话,一定会很明显。

夏油杰轻轻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这么臆想有些太没礼貌。

至于脸,实在是太漂亮,让夏油杰一瞬间失语,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张漂亮的脸,太少有人让夏油杰失神,今天一朝遇到五条悟,才算是真的明白漂亮的意味。

身材高挑?别提了,夏油杰目视下来,五条悟甚至比他还高一些。

夏油杰拿着酒杯的手都有抖,他自己觉得好笑,哪里知道随口一说的心动人物就这么出现了,还全部踩在他的点上。

“悟……五条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呢?”夏油杰这么几年,头回遇到心动对象,说话都有些别扭,“没事,喊我悟就行啦,我是做那个的。”五条悟伸手指过去。

夏油杰顺势抬头一看,一张大大的五条悟的海报就贴在酒馆,海报上的五条悟侧着脸,白皙的面容半边打着阴影,那双钴蓝色的眼睛,静静望着前方,耳边坠着一颗蓝宝石做的耳坠。

那双眼睛太多深邃的意味,夏油杰看得震撼,脑子里瞬间闪过无数画面,他不自在的挪了挪身体。

他勃起了。

不是疲性勃起,不是晨勃,只是单纯被五条悟的那一眼看得勃起。

“我是个模特,杰呢?”五条悟看过来,夏油杰总觉得这一眼里充斥着一些别的味道。

“我是个小说家,兼职干摄影师。”

夏油杰勉强的笑了笑,下身硬涨难受。

什么没有世俗的欲望,什么出家,这一刻都是脑子外的东西,夏油杰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他想和五条悟做爱。

————

夏油杰再怎么想和五条悟做爱,也不可能拍桌而起,大吼一声你看我能不能和你上床!

太露骨,不是他的习惯,但要是这次要放走五条悟,必然不是个好主意,家入硝子想要撮合他们俩,这点再合适不过,夏油杰推辞着做不自然的状态走进厕所,他试探五条悟,他自己清楚这点试探坏透了,但五条悟跟了上来。

家入硝子拎包跑路,酒馆跨过晚上七点就成了酒吧,老板把那些桌子撤下去,打开五彩斑斓的灯,这里就成了迪厅。

“悟,我有点喝多了。”谎话,全是谎话,夏油杰什么海量,想要几杯清酒喝醉,完全是在扯谎。

“没事,杰,我可以开车送你回去。”五条悟跟在后面,他今天穿着紧身的浅色牛仔裤,屁股该死的翘,他怎么会有这么翘的屁股?夏油杰想不通。

他们一前一后进了同一个厕所,同一个坑位,五条悟拉开拉链和夏油杰一起放鸟,周围的酒鬼红着脸嘘嘘,五条悟见夏油杰半天不拉裤链,以为夏油杰喝得烂醉,不愿意拉下拉链。

但事实不是这样,夏油杰有些迟疑,虽然他现在没有在勃起了,但是他鸟大,货真价实的大,和他做爱的人第一次都痛得要命,第二次才开始爽,操久了还能操出形状来,他还没和五条悟做过爱,不想还没开场先把对方吓跑。

五条悟没想那么多,给夏油杰拉开拉链,夏油杰有小心注意五条悟的表情,五条悟没什么反应,除了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夏油杰耳尖红透,连忙自己扶住,不敢再看。

他怎么能这么色情,要命的色情。

这种一来一回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试探,结束在回家的时候。

离开店的时候,天早就黑透了,五条悟喝得比夏油杰多,此刻歪歪扭扭倒在夏油杰身上,在外面晃荡一圈,吹了点风,才算清醒了一点。

“杰比我能喝嘛。”夏油杰稳稳扶住五条悟,他当然比五条悟能喝,倒不如说,他从没见过像五条悟一样这么不能喝的人,两杯倒,在五条悟身上是实打实的醉倒。

快要到凌晨两点,夏油杰家离这附近不远,但从酒吧走到夏油杰家,有一段不短的暗巷,白天里都没几个人走,更别提晚上了。

暗巷不算大,勉强容纳他们两个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看着前面漆黑一片的巷子,五条悟眼睛亮了两度。

他们是怎么搞起来的?

操,夏油杰望着四周,能见度低得吓人,往下看,只有五条悟含住他的肉棒,眼睛亮亮的。

五条悟的技术不知道哪里来的,捧着肉棒往嘴里吞,但只有单手,夏油杰看不清另一只手在哪,只听见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的声音。

四周都很安静,只有五条悟吸吮他的肉棒,和一些稀里哗啦的水声,操,该不会是五条悟自己搞自己搞出来的声音吧。

夏油杰这样想着,下腹便硬得胀痛,一下子变得更大的肉棒被五条悟整个含在嘴里,根本含不完,他今天穿的浅色牛仔裤已经被流出的淫水渗出来,将裤子弄得湿透,夏油杰是个极品,五条悟做模特做了十年,一直是顶尖模特,什么样的超模他没见过,但夏油杰这么和他口味的,他算头回见到,身材完美,长相喜欢,就连肉棒也很大,大得五条悟见到第一眼就忍不住流水。

这条暗巷太窄,不够他们玩得太过头,而且夏油杰没有带套在身上,五条悟带的套不合夏油杰的尺寸,现在他们酒劲上来,只想赶紧搞一发,射出来,然后再继续往前走。

夏油杰扣住五条悟的脑袋,五条悟柔软的舌头舔过他的马眼,将上面的青筋全部用舌头勾勒,牛仔裤紧绷着他挺翘圆润的屁股,五条悟将裤子拉下来,将整个屁股露在外面,渗出的水液沾湿牛仔裤的裤沿。

他太有技巧,夏油杰挺腰的时候还有些克制,但太舒服太柔软太火热的喉口给了太多刺激,让夏油杰太久没做的阴茎兴奋不已,射精的欲望强烈的冒出来,夏油杰连忙把肉棒拔出来,却被五条悟制止,浓精不受控制,全部射在五条悟那张漂亮的脸上。

恶劣因子在这时起了反应,夏油杰发现五条悟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边的精液之后,一双手就抚上五条悟的脸,将射在脸上的精液刮下,推到五条悟嘴里,五条悟顺从的喝下去,露出一副不好喝的表情,夏油杰觉得好笑,刚射过的阴茎再次挺立,他把五条悟拉起来。

“在这里做吗?我想和杰做。”五条悟拉着夏油杰的手去摸自己的后穴,那里已经淫水泛滥,夏油杰在穴外微微触碰,淫水都不停的冒出来,涌到他的手上。

“没有套。”夏油杰对于安全问题还算重视。

“那么要用腿做吗?”五条悟背过身去,弯下腰将牛仔裤往下拉了一些,白皙修长的大腿和圆润的屁股全部暴露在夏油杰面前。

夏油杰之前想得对,五条悟皮肤白皙,留下红色的印子确实好看。

他的肉棒插在五条悟的双腿中间,他们俩的阴茎贴在一起磨蹭着,五条悟的大腿根部很敏感,现在被夏油杰插得泛起一阵令人兴奋的红色,夏油杰力道很大,五条悟整个人被抵在墙上,他双手撑着墙面,才不至于被大力的顶弄撞得歪倒。

挺翘的屁股已经被撞出一片红润的颜色,夏油杰一边感受五条悟的战栗,一边轻咬五条悟的脖颈,脖子上已经有了红色的吻痕,夏油杰很慎重,他还没有吻过五条悟,虽然他们马上就要本垒。

“杰……。”五条悟整张脸都红了起来,不知道是喝多了酒,还是被顶弄得过了头,他低垂着头,不停地喘息着,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阴影。

夏油杰不说话,只用力的将肉棒插进五条悟紧紧并拢的大腿。

淫水从五条悟的后穴流到五条悟的大腿和夏油杰的肉棒上,过于快乐的刺激让五条悟没过多久就射了出来,夏油杰和他一起射出,全部浇在暗巷的墙壁上,原先的无欲无求全部消失,夏油杰给五条悟穿好裤子就带着五条悟往家赶,说真的,他再不操进去,他就要疯了。

夏油杰的家离这附近不远,不远的意思是,拐个弯就到了,因为夏油杰不缺钱,所以住的地方还不错,五条悟看了夏油杰一眼,“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

夏油杰看了五条悟一眼,他们一起坐电梯,在同一层,同一个方向,一个1202,一个1203.

“我们住隔壁?”“从来没遇见过!”五条悟大呼小叫了一声。

夏油杰也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在这些无关紧要,他把五条悟拉进自己家,居然还记得要让五条悟先去洗澡,五条悟喊了一声,嘿,我们之前正准备打野炮来着。

“但我们现在回家了,所以还是有点21世纪的人的文明意识吧。”夏油杰回答。

五条悟进浴室前说了一句,“这可不叫文明意识,这叫洗干净好上床。”夏油杰差点扯下他的裤子告诉他不洗干净也能挨操。

但是真到了上床的时候,夏油杰反而紧张起来,刚才他们那是顺着酒劲顺势而为,现在要重振旗鼓,可能没那么容易。

五条悟洗干净,夏油杰也进去冲了澡,他出来的的时候,五条悟连块浴巾也没围,赤裸裸的站在夏油杰面前,夏油杰顿了顿,看了一眼床头柜上已经摆好的东西,又看向五条悟。

“对了,有件事我刚才忘记说了。”五条悟走过来,把夏油杰拉住安置在床边坐着,他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在夏油杰面前,他坐在椅子上,两大腿打开,将整个下半身展现在夏油杰面前,“我有两个穴。”

在肉棒下面,那里还藏着一个秘密的女穴,干干净净,没有任何使用的痕迹,现在微微张着,夏油杰有些吃惊的看着,五条悟没那么羞耻,但夏油杰不仅盯着看,还上手去摸,他的手指抚弄过阴蒂,从没被用过的穴受了刺激,立马流出水来,稀里哗啦润湿了夏油杰的手指。

夏油杰有些问题,但比起问问题,他更感兴趣五条悟的身体,他的手指抚弄揉捏着阴蒂,淫水前后的穴都在喷涌,夏油杰拿过润滑液,在这种时候征求对方的同意有些愚蠢,因为五条悟已经自己掰开双腿在等了。

夏油杰蹲下去,他手指上沾了润滑液,顺着去摸后面的穴口,他自己低下头去舔五条悟的女穴,穴口太敏感,只是在周围轻轻舔过,稍微勾弄一下阴蒂,五条悟就喷了夏油杰一脸,夏油杰抬起头看五条悟的时候,五条悟感觉到一些大事不妙。

他知道夏油杰的鸟很大,阴茎早超过了一般人的普通水平,堪称卓越,龟头就很大,只是进了一个头,五条悟的女穴就有些吃不住,但夏油杰好歹算是经验丰富,他进得缓慢,一边往里进一边吃五条悟的乳头,把乳头吸得肿大,乳尖挺翘着,一颗小豆让夏油杰含在嘴里又吸又咬,高高的肿了起来。

“杰……你好会做。”五条悟忍不住抱着夏油杰的脑袋喘气,修长的腿缠在夏油杰的腰腹上,脚尖磨蹭着夏油杰腰腹的纹身。

“悟……”夏油杰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不算好脾气的人,但对着五条悟总忍不住,“我已经六七年没和人做过了,硝子都担心我要出家了。”

“难怪味道那么浓,不好吃。”他还记着刚才夏油杰喂他喝精液的事。

夏油杰低下头吻他,肉棒已经完全进入五条悟的体内,很胀很大,但每动一下都能戳到五条悟的敏感点,每一下都让五条悟喘声来,“杰……要尿出来了,厕所……”夏油杰紧紧抱着五条悟,咬着五条悟的耳尖,“不是要尿了,是要高潮了。”

夏油杰的肉棒抵着女穴抽插,五条悟隔着肚子看见肉棒在里面的凸起,夏油杰的阴茎太大,五条悟摸着自己肚子都能感受到那里面的肉棒是如何抽插他的女穴,夏油杰长驱直入顶着宫口,滚烫的精液射进去。

五条悟也控制不住,被操弄的女穴涌出水来,前面的肉棒也哗啦啦的喷出水液,前后一起流水,让床单湿了一大片。

夏油杰一边抠挖着五条悟的后穴,一边问,“悟会怀孕吗?如果射进去的话?”

“应该不会吧,我没有完整的女性生理结构。“五条悟回答着,但他的女穴同样可以感受快感,感受夏油杰在他体内的抽插。

夏油杰的手指戳到五条悟后穴的敏感点,他们今天喝了酒,又搞了太多次,五条悟被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冲击过头,现在呆呆的看着夏油杰去拿东西。

夏油杰作为一个情色杂志的撰稿人,家里没有点实用物品是不可能的,他最近新入手了一些,主要是作为参考,但用在现在最合适不过。

震动的按摩棒插在五条悟的女穴,夏油杰专注着五条悟的后穴,穴口花似的,粉红色,虽然有肠液润滑,但夏油杰还是担心会伤到五条悟,小心翼翼的插了两根手指进去,就发现自己多虑了,五条悟的后穴炙热柔软,此刻微微缩着,正等着人进入。

五条悟被翻转过来,跪趴在夏油杰面前,屁股高翘起来,这个姿势要求太高,五条悟的前端颤巍巍的流水,顺着五条悟的胸腹流下去,夏油杰肉棒捅进去,贴着五条悟吸吮他的背部,五条悟的后续诶紧紧的含着他的肉棒,夏油杰握着腰往里捅,把纤细白皙的腰肢印出红痕,胯骨撞上柔软浑圆的臀瓣,蜜桃般的臀夹着他不让退出来,夏油杰大力的顶弄。

将五条悟抱起来正对着穿衣镜,五条悟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的后穴在吞吃夏油杰的性器,白皙的臀瓣上有两个红色的掌印,腰间也被掐红,夏油杰将他抱在怀里,正对着镜子抽插,五条悟修长的大腿被掰开,撑在镜子两边,足尖抵着墙砖,后穴被肉棒大力的操弄,五条悟转过脸,就和夏油杰接吻。

身体被肆意操弄的感觉过于奇妙,五条悟边吻着边觉得舒适,他在穿衣镜前见识了自己后穴吞吃夏油杰的性器,甚至于后面有些放飞自我的将夏油杰压在身下自己用性器抽插自己,上下起伏间将夏油杰的肉棒整个吞吃,每一次抽出后穴都格外的留恋。

五条悟的屁股挺翘,只是挤压着夏油杰的下腹,都让夏油杰舒服难耐,两个穴同时被操干的滋味太美妙,下半身的快感过于激烈,夏油杰把五条悟摁在窗台上操,腿间黏腻湿滑,五条悟被操得有些受不住,他反手抓住夏油杰的手,“不做了……不做了……我要尿出来了,杰。”

夏油杰于是咬他的耳垂,抱着他,一步一顶弄的去厕所,五条悟被操得漏尿,下半身一直在不停的高潮,流出的水太多,导致夏油杰拖着五条悟的臀都会打滑,五条悟看见马桶就控制不住,进了厕所就开始漏尿,尿液哗啦啦的全部尿了个干净,淫水也流出来打湿了厕所的地板。

红肿的乳尖高高的挺立,夏油杰一边挺腰操着五条悟的后穴,一边揉捏,他们坐在浴缸里,热水随着顶弄进入五条悟的身体,“悟的乳头肿得那么厉害,明天要贴乳贴才能出门了吧。”

五条悟早已经神志不清,他懒洋洋的躺在夏油杰怀里,“下次继续。”

“你可以搬进来住。”

“我就住你隔壁。”

“那你要翻窗来找我做爱?”

五条悟转过头去吻夏油杰,“如果你的情色小说需要这种素材的话,我不介意。”

夏油杰耸了耸肩,“我可不会把我的男朋友写成幻想对象让别人幻想。”

“男朋友?”

夏油杰顿了顿,“我姑且是这样想的。”

五条悟笑了笑,“不错,我挺喜欢的。”

66 Likes

香的要死:+1:t2::+1:t2::+1:t2: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