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丨及时止损

“晚安,悟。”

月光透过窗帘缝隙打在被子上,清清冷冷晕开一片。这样的夜总是适合想点什么。夏油杰的目光落在身旁那早已熟睡的人毛绒绒的脑袋,一直往下,到洁白的眉睫,看不见又确实存在的均匀的鼻息,再到抿得紧紧的唇。

他不禁感慨,其实这样也不错。

他想,还好还好,及时止损。

或许在无数并行的错落时空中会有无数个夏油杰穿上了五条袈裟与他的爱人背道而驰,但总有一个要留下吧。

那这个夏油杰为什么不能是他呢。

他曾无数次地后怕,怕自己当初真的一意孤行抛下一切,怕他的爱人的能腻死人的一片湛蓝中掺上碍眼的血红杂质,怕那个心比天高的五条悟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把自己扎得遍体鳞伤。

在这个无法让他真心笑出来的世界,现实本就如碎了一地的玻璃渣。

那么鲜血淋漓的背后,是选择活着,还是死亡呢?

他似乎真的得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他盯着五条悟的睡颜出神,思来想去发现好像也没什么好想的了,该思考的正论大义早在多少年前的苦夏他就已经想过了,而且想的足够多,多到险些真的让他差点迷途不返。现在这个问题的答案几乎可以脱口而出——

反正他做不到抛下爱人两次。

十年前他就完全败在五条悟的情绪下,一切心理建设与准备在看到那人的眼泪时全部溃不成军。尽管事后五条悟解释道他本不想那样的,实在是太丢人了,要怪只能怪那天的风太大,沙子进眼睛了,是个人都会掉眼泪吧!他只是笑笑,承认是自己良心发现迷途知返。

哦,感谢风沙,感谢眼泪。

二十七岁的夏油杰觉得如今这个世界其实还不赖,苦夏已过,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他曾差点失去所谓的朋友、挚友、爱人,不过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况且这个世界真的还不错。现在,他的爱人就躺在他怀里,手上还戴着他送的戒指。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