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舞会 by 蛟二十二

Warning: OOC、老桥段的校园恋爱、全年龄向

“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不要当我的舞伴……”

“不,你不用重复一遍,我听到了。”黑发凤眼戴着黑曜石耳钉的男人把手中的烟头掐了,缓缓吐出了最后一口烟。他说:

“五条悟,你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

夏油杰知道五条悟的名字。事实上整个学校恐怕没人会不认识他。

五条悟,五条家的大少爷,白色短发,身长有一米九,五官精致得过分,平时总戴着一副复古圆墨镜,能把高中校服穿出奢侈品高定的气质。若仅是外表优异便算了,可他偏偏又各科科目全优,体育全能,成绩单漂亮得无可挑剔,是除了性格以外没有缺点的一个人。

对,性格。即使是不太关心八卦的夏油杰也听闻过隔壁班五条悟的光辉事迹:藐视师长、无视校规、捉弄同学,传闻是个性格恶劣的人。但即便是这样,喜欢他的人依然非常多,夏油杰还记得今年年初情人节隔壁班的盛况,拿着巧克力向五条悟告白的女生列队的话能从三楼排到一楼。

所以当五条悟在放学后拦住夏油杰说想要邀请他作为舞伴时,夏油杰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还没睡醒,第二反应是对方没有睡醒。

关于舞伴这回事,是因为一个月后的圣诞舞会。学校每四年会和京都的分校联谊,举办圣诞舞会,学生们需要邀请一个舞伴前往。

只是夏油杰万万没想到第一个邀请他的人居然是个男生,而且还是五条悟,那个五条悟。

“为什么?你已经有舞伴了吗?”五条悟斜靠在墙上,双手插兜,从墨镜的上边缘盯着夏油杰。

“没有。但是,这好像不关你的事?”

“这怎么会不关我的事呢?我现在是在邀请你诶。”

“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呢。你叫什么?”

夏油杰笑了。他现在确信五条悟脑子多半是有点问题。

“我叫夏油杰。”

“噢,你好,夏油杰,认识你真高兴。愿意做我的舞伴吗?”

“不愿意。”夏油杰悠悠地回答道。

“为什么?”五条悟瞪圆了眼睛,脸上的墨镜沿着他笔直的鼻梁滑下去了一截,这让夏油杰发现了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去什么圣诞舞会。”

如果说刚刚的五条悟只是疑惑,他现在看起来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震惊。

“你不想去?你不喜欢圣诞舞会吗?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人不喜欢圣诞舞会?”

真是个少爷。

夏油杰心中暗讽,面上不动声色,还挂着些微笑,对五条悟说:“我不喜欢。所以我不会当你的舞伴。”

五条悟眉头一皱,手也从裤兜里拿了出来,身体冲着夏油杰的方向微微前倾:“但是我希望你当我的舞伴。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那我就……”

“五条少爷,”夏油杰耐心基本售罄,直接打断了对方,“并不是世上所有的事情都能称你的心如你的意……”

“那我就求求你。”

夏油杰的声音戛然而止,就像是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

白发碧眼身高一米九的大少爷双手交握,放在胸前,撅着嘴对夏油杰说:

“求求你嘛。”

十分钟后,夏油杰拎着包,手里夹着根烟,走在回家的路上,裤兜里的手机的通讯录上多了一条号码。

夏油杰不是同性恋,对同性也从未抱过什么非分之想,所以如果你以为他会被区区男色迷惑的话,那就太天真了。

他答应成为五条悟的舞伴,是因为大少爷承诺舞会结束后会付给他五十万,并当场先付了一半的订金。

夏油杰虽然不怎么缺钱,但五条悟给得实在是,太多了。

他咬着烟的滤嘴,觉得现在的自己仿佛是风俗店的牛郎,心中有点为世俗妥协的悲凉,又有点爽。

所以当你看到路上有一个扎着丸子头戴着黑色耳钉、上身校服下身改装过的灯笼裤、看起来像是个不良高中生的人,他的脑子里也许不是放学后的约架,而是八点档的狗血剧场,单肩挎包里装的也许不是蝴蝶刀和匕首,而是书本和文具。

夏油杰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人。

初见他第一眼,人们可能会误会他是什么不良少年,但稍微接触过后会发现他礼貌温和,成绩还很好;可当你觉得夏油杰是个乖巧的好学生时,又发现他会把烟带到学校里抽,还会找借口逃课翻墙。

其实夏油杰本人是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的,他也没想让自己被打上好学生或坏学生的标签,只是随心所欲罢了。

说到随心所欲,夏油杰不由得就想到了五条悟。他想起了方才的对话。

“为什么一定要是我?”夏油杰问。

“不为什么。”五条悟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颗糖,粗暴地撕开包装纸塞进嘴里,脸颊鼓起了一块。

他说:“我乐意。”

---------------------*-

课堂上,夏油杰胳膊抵在桌子上,手撑着下巴,打了个含蓄又奔放的呵欠。

昨天刚得了一小笔巨款的他没出息地网购到了后半夜,给自己买了些衣服饰品日用品还有游戏机。

钱能买到幸福感,这是真的。

夏油杰决定今天中午买最贵的便当。

午休时。

当他掰开筷子,虔诚地夹起一块牛肉时,突然眼前光线一暗。

“哟!杰!”

夏油杰夹着牛肉,瞪着自顾自坐在他对面的白毛金主,熟稔得仿佛和夏油杰认识了半辈子的模样。夏油杰内心寻思着,天底下会有比五条悟更自来熟的人吗?大概不存在吧。

五条悟一屁股坐了下来,开始拆他自己带的便当,笑眯眯地说:“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夏油杰耸了耸肩,把牛肉送进了自己的嘴里。虽然有五条悟的地方总是备受人关注,但夏油杰并不在意别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更何况五条悟看着还是挺下饭的。

他是指,五条悟的便当。

华丽的三层食盒和一小罐汤,打开后还热腾腾地冒着热气,精致的食物颜色靓丽十分夺人眼球,闻起来也让人食指大动。

“所以,找我什么事?”夏油杰咽下食物,开口问道。

“找你一起吃饭嘛!你的便当看起来很好吃,我可以尝尝吗?”五条悟开心地直勾勾盯着夏油杰的午饭,看上去就像饿了三天。

五条悟这个人,简直就是教科书般的神经质大少爷。夏油心想。

这桥段再俗套不过了,对普通人的午饭产生好奇的少爷,提出交换便当的请求,往往会被对面自尊心极强的穷孩子恼羞成怒地拒绝,但夏油杰不是这样的人,羞辱就羞辱吧,谁叫五条悟的便当看起来真的很好吃。

但夏油杰果然还是太年轻。

因为他没料到五条悟的脸皮这么厚。

不仅吃掉了他四分之三的牛肉,而且还把他自己带的豪华便当也干干净净地吃完了,吃完了还要往椅背上一靠摸着小肚子对还饿着的夏油杰说哎呀好撑呀。

夏油杰差一点就上去掐死他了。如果不是在最后一刻想到这个人昨天给自己转了二十五万而因此悬崖勒马的话。

夏油杰猜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很臭,臭到连五条悟这样没脸没皮的人都心虚了起来,讪讪地从兜里摸出了一块糖放到夏油杰面前的桌子上,没底气地说:

“请你吃糖?”

夏油杰没拒绝,拆开包装就丢尽了嘴里,把奶糖嚼出了嘎嘣嘎嘣的声音,仿佛嘴里的不是糖而是什么人的骨头。

“咳,其实……其实我是想来问你,你会跳舞吗?”

“街舞算吗?”夏油杰冷冷地说道。

五条悟大吃一惊,说:“你会跳街舞吗?”

“会一点。”

“那交谊舞呢?”

“不会。”

“哎呀,那就糟了呢。”五条悟嘴上说着糟了,表情看起来却是有点欠揍的得意。

“真是糟了呢。”夏油杰面无表情地重复道。

“没办法,只能由我来教你了!”

“……啊?”

“我来教你跳舞,包教包会!实不相瞒,别人都说我在教导别人这方面很厉害的,以后说不定会成为教师噢~”

“……啥?”

“所以去你家还是我家还是包一个舞蹈教室呢?舞蹈教室就不要了吧,太浪费钱了毕竟我家就有舞蹈室,但是去我家的话,我家人太多了好麻烦啊,那么,决定了!就去杰的家里吧!你什么时候有空?这周日可以吗?真是期待啊我还从来没有去过朋友家里玩呢,需要带什么拜访礼物呢?还是糖果和点心吧,你看上去还挺喜欢吃糖的……”

夏油杰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在公共场合做出殴打同学的举动,即使那个同学是五条悟。这简直是如同菩萨一般的仁厚和耐心。

阿弥陀佛,想想五十万。

夏油杰擦着家里的马桶,看着光可鉴人的白色陶瓷在暖黄的灯光下反射出自己的影子,突然觉得凌晨三点爬起来给屋子大扫除的自己是个智障。

虽然但是,除去万恶的资本的力量的驱使,其实夏油杰对五条悟的来访本身也并没有特别抗拒。这是第一次有同龄人来夏油杰的家里,无论怎样,他不想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回忆。

说起来,夏油杰是平日看着很容易亲近的、性情还算温和的一个人,从小到大认识的普通朋友不少,亲密的朋友却是一个没有。因为夏油杰和人交往时总是带着一些距离感,仿佛他的面前总有块玻璃,透明而坚硬,均匀地把所有人挡在那微小但却不容忽视的方寸之外。

这份距离感让夏油杰舒适,他觉得他是那种不需要朋友的人。

他也并不需要五条悟成为那个例外。

上午十点,五条悟准时敲响了夏油杰的家门,带着一打伴手礼和一小束精美艳丽的鲜花。

“打扰啦~咦,令尊令堂不在吗?”

“啊,他们在外地出差,有阵子没回来了。”

夏油杰把客用拖鞋递给五条悟,在原地有些无所适从地抓了抓头发。

五条悟脱下外套长围巾和绵羊皮的小手套,里面穿着白色衬衫、黑色条纹背心和修身的黑色长裤,看起来挺拔又精神,搭配他那张仿佛被上帝偏爱的脸,在狭小的公寓里仿佛能发光。

而夏油杰本人,穿着一套藏蓝色的家居服,头发也没扎,随便地披在肩上,光着脚趿拉着条纹棉拖,手里拿着一束不知道应该放在哪儿的花。

五条悟一进门,就晃着脑袋拼命打量周围的一切,嘴也不消停,长长地“哇——”了一声

“怎么了?”夏油杰皱眉,内心还有点莫名的紧张。

“你家好小哦!”

“……”

夏油杰懒得理他,找了个昨晚喝剩了个底的牛奶瓶,拿到水槽底下涮了涮,粗暴地把花塞了进去。当他回头去看五条悟的时候,发现后者在不知何时拉开了储物柜的一个抽屉,整个人的上半身几乎埋进了抽屉里。

夏油杰头上青筋直跳,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揪住五条悟的后领把人半拎了起来,说:“你在找什么?”

“就那种,家庭相册,之类的东西……”五条悟无辜地看着他,“想看看你小时候戴不戴耳钉。”

“不戴。”夏油杰面无表情地回答。

“哦。”五条悟看起来失望极了,然而很快就又振作了起来,拆了一盒自己带来的巧克力跳进了夏油杰的沙发里,蹬掉脚上的拖鞋,调整了一个最舒服的角度,然后飞快地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向夏油杰邀请道:

“坐呀,别客气~”

夏油杰抱起手臂,沉默地打量了五条悟一会儿,而后转身去了自己的卧室,出来的时候手上拎着两个枕头。在五条悟疑惑的目光中,他把其中一个枕头塞到了对方的怀里。

五条悟:“?”

夏油杰春风拂面般一笑,抓着枕头一角兜头狠狠摔了过去。

等到他们终于想起跳舞这回事的时候,两人已经报废了两个枕头,瘫倒在沙发和地板上,气喘吁吁额头冒汗,脸上带着剧烈运动和大笑缺氧的红晕。

“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好玩的事情!”五条悟擦了把眼睛上的汗,举起手欢呼道。他的墨镜在一场枕头大战后也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了。

“真遗憾你以前没有经历过被人暴打一顿。”夏油杰躺在地板上嗤笑,眼睛里闪烁着轻松愉悦的光。

“怎么会有人暴打我呢?我超强的,又长得可爱!”

夏油杰用手肘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

“喂!我不可爱吗?我不可爱吗?”五条悟捧起脸做了个鬼脸。夏油杰被逗得笑了起来,而后又绷起嘴角,撒了今天的第一个谎:

“不可爱。”

五条悟撅了撅嘴,翻了个白眼,然后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冲夏油杰伸出了一只手。

“来,跳舞。”

夏油杰垂眼看着面前的那一只手,白皙修长,干净有力,姿态优雅,一只养尊处优的男孩子的手。

他握了上去。

“好。”

他们合力把沙发和桌子搬到一边,腾出了一片空地。五条悟把手机音量开到最大播放起了华尔兹,柔美极富韵律感的圆舞曲霎时间充满了整间屋子。

“事先声明,我不要跳女步。”夏油杰说。

五条悟耸了耸肩,对他说:“左手放在我的腰后面。再往上一点,对。然后把你的右手举起来给我,好的,然后放松,跟着我走就好。”

夏油杰一手握着五条悟的手,一手揽着五条悟的腰,像刚出生的考拉宝宝一样摇摇晃晃地抬脚走步。五条悟一点面子也不给他,噗嗤一声就笑开了,温热短促的气息扑在夏油杰的侧脸上,这些多余的热度对夏油杰此刻的紧张感一点帮助也没有。

“笑屁。”夏油杰觉得自己的脸上又热了起来。

“很简单的,相信我,我后退你就往前进,我前进你就往后退,再来一遍,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周一上课的时候,夏油杰满脑子都是五条悟的声音,五条悟在他的耳边在他的脑子里不厌其烦地重复着。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他的声音总是带着笑,烦人得要死,甜得要死。

甜个头啊……

夏油杰耷拉着眼睛,在心里嘲笑自己的形容词。

只是个烦人的同龄男同学罢了,又瘦又高没胸屁股小,还比自己高,臭屁又不懂礼貌。

但是脸长得真的很不错……

昨天跳舞的时候,五条没带那副可笑的圆墨镜,近距离观察的话五官真的很漂亮,鼻梁很挺,眼睛很大,眼珠子蓝汪汪的,睫毛竟然和发色一样也是白色的,看来他的头发是天生的不是染的,说不定下面的毛也是白……

“咚!”

一声巨响给正讲课的老师和犯困的同学们吓得陡一激灵。大家循着声源的方向纷纷回头,看到最后一排的夏油同学满脸通红地把脑袋锤在了课桌上。

---------------------*-

五条悟的舞蹈教学并没有结束在上个周日,原因很简单,因为夏油杰没有学会。

天知道学过街舞还跳得很好的夏油杰是怎么学不会区区交谊舞的快四慢三的,多半是因为两个人之间毫无默契的原因。但是既然五条悟本人都不介意自己的脚被夏油杰的46码的毛绒拖鞋翻来覆去地踩的话,夏油杰也不好说什么。

于是这周周日,也就是明天,五条悟依然会来到夏油杰的家里教他跳舞。

夏油杰决定,这次会记得把新买的枕头收到柜子里。

夏油杰从浴室走出来,擦着头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听到桌子上的手机想起了消息提示。夏油杰点开一看,果不其然跳出了某个人的名字。

五条悟>>>>猜猜我在干嘛?

五条悟>>>>(蛋糕图片.jpg)

五条悟>>>>(吃了一口的蛋糕图片.jpg)

五条悟>>>>(吃了一半的蛋糕图片.jpg)

五条悟>>>>(空盘子.jpg)

夏油杰停下擦头发的手,往身上的浴巾上抹了把手上的水,敲起了触摸屏。

<<<<你有病吗?

几乎是发出去的下一秒,五条悟的回复立刻弹了出来。

五条悟>>>>我在向你分享生活的美好

五条悟>>>>你吃不到的那种美好

五条悟>>>>:P

夏油杰嘴角忍不住一而再地上翘。

<<<<不稀罕哦。

五条悟>>>>下次一起去吃嘛。

<<<<可以考虑。

五条悟>>>>明天?练完舞之后?

<<<<可以考虑。

五条悟>>>>; )

然而第二天,夏油杰并没有吃到五条悟口中所说的蛋糕。因为五条悟迷上了夏油杰新买的“平民游戏机”,和他打游戏打到街道上亮起了路灯才回家,说好的跳舞更是忘得影都没了。

夏油杰艰难地送走了沉迷游戏的大少爷,大少爷临走前扒着门框说下次一定,以及明天放学后去吃好吃的蛋糕吧,杰!

夏油杰笑眯眯地说,好啊,你请客。

再之后,夏油杰带着五条悟去了电玩城和书店,五条悟拉着夏油杰吃遍了周边每一家好吃的甜点,除了第一次的草莓蛋糕是五条悟付的钱以外,剩下的时候都是两人AA制分摊。

五条悟是个奇怪的人,夏油杰仍然是这样想的。

而夏油杰也逐渐意识到了,他拥有了一个奇怪的朋友。

“夏油学长最近谈恋爱了吗?”

“哈?怎么可能。”

夏油杰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时,嘴角上还挂着笑,罪魁祸首是五条悟给他分享的Youtube搞笑集锦视频。

这下,整个街舞社团的人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了夏油杰的身上,也没人练舞了。毕竟一个看着手机傻笑的夏油杰不是每天都能见到的。

“一定是恋爱了!”“是谁是谁!”“是学长的舞会舞伴吗?”“哦~舞伴!”

夏油杰仔细一想,还真是他的舞伴。但总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所以他解释道:

“不是,是个男的。”

“噢……”社团其他成员失望地散开了。有人不死心,说:“男的也可以啊,就不能邀请男的作为舞伴吗?”

同伴们听完哈哈笑作一团,“不会邀请同性作为舞伴吧!那岂不是很丢人?”“对啊,明摆着告诉别人自己不受女生欢迎,只能拉朋友凑数嘛!”“哇……一定会被嘲笑死的……”

夏油杰皱了皱眉。

他一直很在意这件事,就是为什么五条悟要找他作为舞伴,甚至不惜花钱雇他。如果是五条悟的话,什么女生都能邀请到吧,为什么偏偏找他呢?

他其实也问过五条悟。但当时的五条悟只是闪烁其词地用各种不着边际的话题搪塞过去了,看上去几乎可以说是心虚。

所以到底……

“话说门口的那个人是谁啊……”“白色头发的,感觉有点眼熟……”“是那个五条悟吧?”“五条悟?什么?是五条悟吗?活的五条悟?”

听到五条悟的名字,夏油杰下意识抬头,还没等看清时自己肩上突然一沉。

“杰!”

白发,墨镜,是看起来很开心的少爷五条悟,让整间舞蹈室蓬荜生辉的五条悟。

“在想什么呢?”快一米九的男同学把自己整个人挂在夏油杰的身上,笑嘻嘻地说。

“你怎么来了?”夏油杰古怪地看着他。

“路过啦,路过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杰在里面,就进来打个招呼嘛。杰是在社团活动吗?”

“嗯,马上就结束了。”

“那结束之后一起去玩吧!我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店!”

“可以啊,但是你昨天不是坏肚子了吗,胃肠功能还ok吗?”

“绝~对OK!那,十分钟后门口见?”

“好。”

目送着大少爷迈着小踮步远去后,夏油杰低头笑了笑,开始收拾自己的衣服和鞋子。

“哇……原来学长和五条悟是朋友吗?”看五条悟走出了练舞室,学弟学妹们又重新围了过来,眼里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啊……算是吧。”夏油杰说。

是朋友吧?

老实讲夏油杰心里也有些不确定。如果是朋友的话,朋友会放学和你一起去玩,朋友会给你发一些好笑的无意义的短信,朋友会勾着你的脖子因为你随口说的一个无聊笑话而大笑起来。有了朋友的这种感觉就像是生活被侵入了一部分,把一部分快乐的掌控权交到了另一个人的手里。讨厌吗?夏油杰不认为自己讨厌这种感觉。但他唯一有一点介意只有那个问题——当时,为什么五条悟会找他当舞伴?

但仔细想想,五条悟也许只是心血来潮,这个人做出什么事情夏油杰都不会觉得奇怪。

在他认识五条悟的这短短两周的时间里,夏油杰觉得五条悟是个跳脱的人,喜欢突然做出一些出人意表的事情,身上带着些超脱于俗世桎梏的肆意癫狂。夏油杰在这之前从未见过五条悟这样的人,他怀疑以后也不会有。

退一步讲,五条悟从他身上又有什么利益可图呢?再者,就算当初五条悟抱着别的目的邀请他作为舞伴,这会改变现在的夏油杰对五条悟的看法吗?估计不会的。

夏油杰发现,自己还是挺喜欢五条悟这个人的。

所以他叹了口气,决定不再纠结这件事。

走在他旁边的五条悟听见他叹气,侧头好奇地去看他,问:“怎么了?在想什么?为什么露出这样一副奇怪的表情?”

夏油杰漫不经心地说:“只是在想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作为一个舞伴。”

然后夏油杰发现五条悟整个人僵硬了。

“啊,这个,呃,嗯……”

夏油杰看他这副反应,原本放下的纠结又重新升了起来,沉甸甸的坠在胃里。

“所以,到底,为什么?”

“因为,因为……女生们太矮了,和她们跳舞我需要弯腰,会很辛苦的……”

夏油杰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会他蹩脚的借口。而且他的心里正莫名地有点不爽。

但是随便吧,如果五条悟不想说的话,逼着他说也没什么必要。于是夏油杰主动岔开了话题:

“周日还来我家吗?”

“啊……诶?来、来啊。说起来下周四就是平安夜了,已经没有多少练舞的时间了……”

“上周白白浪费一天时间的人是谁啊。”

“有什么关系嘛。”

“如果下次还教不会我的话,圣诞舞会你就自己跳去。”

“呜哇,明明是杰你太笨了,而且我可是花了钱……”

“定金不退。”

---------------------*-

认识五条悟的第三个周日,依旧是在夏油杰的家里,夏油杰揽着五条悟,额头冒汗,几乎每走一步都精准地踩在五条悟的脚上。

“杰,你是故意的吗?你绝对是故意的吧!是因为我前天抢了你的东西吃吗?我可以道歉的!”

五条悟的五官皱在一起,看起来委委屈屈还有点可爱。夏油杰心中好笑,面上还是一脸云淡风轻的正直:“并没有。”

“真的吗?说起来,其实那天我有在门外偷看你的社团活动哦,杰的街舞跳得不是挺像模像样的嘛,没想到交谊舞竟然要学这么久……””

“那和街舞怎么能一样。”

“怎么不一样?”

“街舞一个人就可以完成,但交谊舞是双人舞,你……”

“杰你讨厌和别人接触吗?”

“不能说是讨厌,只是不习惯罢了。”

“诶……你还没有习惯我吗?”

夏油杰默然。习惯五条悟的存在是一码事,握着五条悟的手面对面跳双人舞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五条悟扯起嘴角,向夏油杰宣布:

“那么,我觉得你应该多习惯我一些。再近一点怎么样?”

他松开了和夏油杰交握的手,换了支慢歌,双臂舒展上伸优雅地揽住夏油杰的脖子,整个人向前靠,胸膛贴上了夏油杰的,让两人身体之间的距离彻底消失了。

夏油杰僵住了。

“你可以把手放在我的腰上。”

五条悟几乎贴上夏油杰的脸颊,唇齿间吐出的气息给夏油杰的圆形黑曜石耳钉蒙上一层朦胧的雾。太近了,仿佛五条悟说话声音稍微大一点就会震聋夏油杰的耳朵,所以他的声音是从喉咙里飘出来似的,每个音节就像是片半透明的云朵,钻进夏油杰的耳中。

就像是小猫用鼻子蹭了蹭他的耳朵。他想。

夏油杰是个有小动物缘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容易被猫猫狗狗们亲近,有时他会难得耐心地喂给它们食物,蹲下身来就会得到一个感激的毛绒绒的亲吻和拥抱。

他觉得五条悟就像只猫一样,毛绒绒的、湿漉漉的、热乎乎的。

但猫闻起来一般不会这样好闻,猫也不会长成一米九这么高,而且……

而且猫也不会让他体温升高心跳过速,在他本人意识到之前。

即使是朋友,这也太过亲密了。夏油杰觉得自己应该推开他。

夏油杰伸出了双手,却鬼使神差般地轻轻环住了五条悟的腰,完成了这个亲密的拥抱。

“然后呢?”夏油杰低声说。

“然……后,跟着音乐的节奏轻轻挪步就好。……”他感到五条悟把下巴放在了他的左肩上,呢喃道,“不用去想着节拍,闭上眼睛,想象自己是在海上漂流……”

夏油杰闭上了眼睛。他漂浮着,五条悟是他怀中唯一的浮板,温暖又充实。

手机里播放的音乐仿佛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了过来。

if you go now, i’ll understand.

如果此刻你选择离开,我理解

if you stay, hey i’ve got a plan.

如果你选择留下,那我有个计划

we’re gonna make a memory.

我们将要创造一些回忆

you wanna steal a piece of time?

你愿意抽出点时间吗

you can sing the melody to me

你可以为我哼唱一曲

and i can write a couple of lines

我可以写下歌词几行

you wanna make a memory?

你愿意留下一段回忆吗

……

---------------------*-

12月23日,距圣诞舞会还有一天。

今天放学后五条悟没有跟夏油杰一起走,因为夏油杰要去取礼服,而五条悟家里也有点事需要他提前回去。

街上的圣诞气息十分浓厚,每家店面都或多或少挂上了红绿色彩旗和金银边的圣诞饰品,还有五颜六色的小彩灯和大大小小的摆在橱窗里的圣诞树。夏油杰推开店门的时候,店里正在播放着轻快活泼的圣诞歌曲。

“夏油先生,这是您预定的礼服,请于规定时间内归还,如有损坏需照价赔偿,非常感谢您的光临……”

夏油杰接过衣服正要道谢,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陌生女孩子的声音:

“夏油?夏油杰?你是夏油杰吗?”

夏油杰回头,那是个她从未见过的穿着同校制服的短发女生,眼角上还有一颗痣。

“你是……?”

“我叫家入硝子。我认得你,你是五条悟的那个舞伴吧?”

家入硝子,据其本人称,是五条悟的同班同学兼青梅竹马的世交,平日里也算是能谈得上话的朋友。两人都惊讶于五条悟此人竟然还有除了自己以外的第二个朋友,再加上他们在吐槽五条悟上达成了一致,居然一拍即合聊了起来。

“打赌?”

“是啊。他没告诉你吗?之前他跟我打赌,会邀请放学以后在校门口看到的第一个人作为他圣诞舞会的舞伴,如果被拒绝的话,他就会在舞会那天擦亮片唇膏穿水手服超短裙。”

“哈,像是他能干出来的事。”

“所以我输了还是拜你所赐呢。说起来,他是怎么说服你的?”

“他承诺给我五十万。”

“啊。万恶的有钱人。”

“确实。但如果让现在的我来选的话,我说不定会考虑让他输给你。”

“为什么?”

“总觉得让他吃瘪一次会很好玩,而且说不定他很适合穿短裙。”

“哈哈哈哈。话说,夏油,你啊……你该不会是喜欢他吧?”

夏油杰张了张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他盯着短发女生,心想不愧是五条悟的朋友,聊天时想到一出是一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喜欢上五条悟的话,会很辛苦的。他也就只有脸长得比别人好看了些,但是性格实在是太差劲了,你和他多接触一阵子就知道了。”

“我没有喜欢……”

“总之祝你好运,别陷进去太深,到那时再想抽身就晚了。”

“我……”

“哦,我该拐弯了,你是直走对吧?那就再会了,明天见,拜。”

夏油杰目送着女孩子的背影逐渐远去,在十字路口中间原地站了许久,憋出了一句话:“……我没有喜欢上那个家伙。”

咬牙切齿地。但他的声音轻得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

---------------------*-

12月24日,16:00,距离圣诞舞会开始还有两个小时。

“拜托了,夏油学长!”头发上喷了一次性绿色染发剂的学弟两眼飙泪几乎要跪下了,“贝斯手食物中毒进医院了,虽然我们知道学长去年就已经退社了,但是还有两个小时舞会就开始了我们实在找不到其他贝斯手了!”

“……”

“服装和乐器都是现成的,学长只要弹和弦给乐队铺一下根音就行,如果是学长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夏油杰揉了揉眉心,无奈地说:“我需要先跟我的舞伴商量一下……”

“好的好的!学长你的舞伴是谁?我去帮你叫她!”

“三年一班的五条悟,个子很高,银色头发戴着个墨镜,很好认的。我在天台等他。”

直到把五条悟领上来的时候,学弟仍然维持着一脸呆滞的表情,脚底下都是飘的。

“杰?找我有什么事?”五条悟嘴里叼着棒棒糖,眨着眼睛看起来心情十分明媚。

“学长,那你们先聊,我我我在门外等你……”学弟说完就溜了,还随手把天台的门带上了。

“他怎么了?”五条悟扭头看着门的方向,困惑地问。

“没什么,不用管他。”

“所以,什么事?”

“是这样,舞会的事……我恐怕没办法和你跳舞了。”

五条悟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

“之前那二十五万我会打给你,还有你也不用担心你和家入的那个赌约,我会再和她解释的……”

“你知道了?打赌的事?”五条悟睁大了眼睛,瞳孔骤缩。

“啊,昨天取礼服的时候碰上了家入,就和她聊了一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你生我气了。”

“什么?”夏油杰一愣,“生气?生什么气?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你看你就是生气了!因为我拿你打赌所以你生气了!”

“啊?”夏油杰困惑了,“就这?我早就知道你是个多无聊的人了,怎么可能会为这种事情生……”

“骗人。杰生我的气了。”

“我没……”

“小心眼。”

“哈?你是小学生吗?”

“就为了这种事情跟我生气……”

“我没有跟你生气。我是因为……”

“你就是生气了啊!给我好好承认啊!”

“我他妈的没有生气!”夏油杰生气地对五条悟大喊。他要被五条悟气死了,“给我好好听人说话啊!”

五条悟被吼得呆了一呆,然后回身拧开了门,迈着一双大长腿跑了,几步就没了影。

门口的学弟目瞪口呆。

夏油杰扶额,说:

“……算了,收拾东西,去彩排。”

---------------------*-

12月24日,17:59,距离圣诞舞会开始还有一分钟。

在一片黑暗的幕布后,夏油杰背着红色的贝斯,松了松脖子上可笑的绿色领带,下身穿着深紫色的亮片皮裤,脑袋上还戴着顶毛绒圣诞帽。

幕布外面是身穿礼服、对这场舞会充满期待的青涩雀跃的高中生们。

和五条悟。

夏油杰深吸一口气,等待着幕布被拉开的那一刻。

18:00,幕布拉开,灯光就位,鼓槌落下,音乐声起,圣诞舞会正式开始。

夏油杰站角落里,身边是一个同样带着圣诞帽的铜管乐手,他总担心对方的手臂会碰到自己,因此拨弦的时候总要时不时分心去调整贝斯琴头和自己的站位。

这也是为什么夏油杰之前离开乐队的原因:他实在讨厌和一大堆人合作共事。

然后他又想起了五条悟,想起周日和他磕磕绊绊的那些双人舞,想起五条悟不含恶意的嘲笑和牵引着他的稳稳的手。

夏油杰眯着眼睛向台下望去,寻找五条悟的身影。他很快就找到了,因为五条悟从来都是个显眼夺目的人,当他在人群里时,你第一眼看到的总会是他。

五条悟穿着白色的燕尾服,打着领结,看上去好看极了。他的手里正牵着一个陌生女孩子的手,在体育馆大厅正中央旋转,漂亮的衣摆画着一个又一个的圈,像是翩跹的蝴蝶。

完全不一样。和那些磕磕绊绊的、错误百出的、伴随着很多大笑和打闹的舞步,完全不一样。

就连五条悟脸上那优雅矜贵的微笑也和他记忆里的那个完全不一样。

舞曲换了一首又一首,每一次音乐重新响起时,五条悟牵着的舞伴都是不一样的人。那些女孩子们高挑美丽,梳着精心打理过的发型,穿着昂贵漂亮的礼裙,既没有可笑的红白毛绒圣诞帽,也没有从仓库角落里翻出来的皱皱巴巴的亮绿色领带。

夏油杰没有刻意去看,但他的眼神总是不受控制地追逐着五条悟的身影,胃里沉甸甸的,心脏在胸腔里浮浮沉沉。

舞会还有多久才能结束?

真的好漫长啊。

---------------------*-

舞会散场后,夏油杰卸掉身上的贝斯,扯掉领带和圣诞帽,拒绝了学弟们的庆功邀约,踩着满地的亮片彩纸走出了体育馆。

天空中飘起了一点雪花,算是为这平安夜添上点圣诞气氛。

他不懂整个晚上自己心情低落个什么劲,只是错过了一场舞而已,那对他来讲本应是个无关紧要的东西。

都怪五条悟。

这个傻X。

夏油杰靠在路灯上,很想来只烟,当他摸向裤兜时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带。

他嘟哝了句脏话,决定回去收拾东西回家,这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根粉红色的棒棒糖。

夏油杰抬头,看到穿着白色燕尾服的五条悟,他脸上又重新带上了那个可笑的墨镜,嘴里还叼着棒棒糖,看起来不伦不类。但不难看。

五条悟这个人和难看两个字本来就很难扯上联系。夏油杰想。就算他做鬼脸把自己的脸颊往外扯的时候,看起来也是好看的。

夏油杰接过棒棒糖,拆开包装纸,塞进了自己嘴里,然后被甜了个哆嗦。

“先说好,我不是来道歉的。”五条悟说。

“……”

“那个,我……”五条悟抓了抓他精心打理过的一头银色碎发,看起来十分局促,“之前虽然是打了赌,但不是想要捉弄你之类的,我教你跳舞和你一起玩也不是怕输了赌约,我是真的拿你当、当朋……”

“来跳舞吧。”夏油杰突然说。

“啊……哈??”五条悟大跌眼镜。

“我说,来跳舞吧。”

“我听到了,我是说……你确定?现在?在这里?”

夏油杰扔掉了嘴里的纸棒,后退了半步,左手放在腰后,弯腰四十五度掌心向上伸出右手,对着五条悟微笑:

“愿意做我的舞伴吗?”

五条悟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飞快地握住了那只手。

没有音乐,没有灯球,没有光洁的木质地板,两个少年踏在薄薄一层白雪上,在沥青的路面上跳起了慢三步的华尔兹。

五条悟觉得滑稽,总是忍不住笑,一开始夏油杰还在绷着个脸让他闭嘴,结果没一会儿自己也忍不住笑了,那首不存在的华尔兹就变了拍子走了调,夏油杰又开始踩五条悟的脚。

“你要知道,这双鞋真的很贵。”五条悟轻声嘟哝道。

“有多贵?”

“半个你吧。”

“哇哦。”

“所以剩下的那25万我是不会打给你的。”

“本来也没想要啊。”

“夏油杰。”

“嗯?”

“不跳了可以吗?”

“累了?”

“不是……再跳下去我就要被你踩死了。”

夏油杰悻悻地松开了五条悟,后者活动了下脚踝,一脸劫后余生的模样。

整晚夏油杰心中那股酸涩感此刻已荡然无存,但另一些新的情绪又在心中开始升腾,这让他突然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说些什么。

他说:“喂,五条悟,我昨天遇到家入硝子,她说我喜欢你……”

一旦开口,就停不下来的话。

“然后我发现……呃……她好像是对的。”

五条悟的墨镜滑倒了鼻梁上,他瞪大了眼睛,说:

“这是告白吗?这也太差劲了吧!认真的吗?”

夏油杰不说话了,耳根通红,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冻得还是气得。

然后五条悟才反应过来了夏油杰的那些话意味着什么。

然后五条悟傻在了原地。

夏油杰艰难地张口:“所以,是拒绝的意思吗?”

“不是!”五条悟原地一蹦,拼命摆手,整个人从脖子开始往上变红。

“那你同意了?”

“同、同意什么?”五条悟眨巴眨巴眼睛,看上去智商顶多只有十岁。

“和我在一起。”

五条悟咽了咽口水,用力地点头,声音还有点抖。他说:

“行啊。”

五条悟想起了四周前的某天,他跑去和硝子打了一个很无聊的赌,赌约是放学后他会站在校门口外,向他看见的第一个人发出舞会邀约,无论男女。

于是放学铃声一响,五条悟抓着书包飞一样地冲到了出去。

他在校门出口一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开始等。学生们源源不断地和他擦身而过,但他仍旧站在原地,不为所动。直到他看到一个人。

那是一个个子高挑、戴黑色耳钉、梳着黑色发髻的男生,每天都会经过他教室窗外的又酷又帅的隔壁班男同学,他的名字叫夏油杰。

于是五条悟笑嘻嘻地闭上眼睛,向后迈了一步,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站在校门外,眼睛里满满地只剩下一个人的身影。

“你好,这位同学,要不要当我的舞伴?”



END




写在后面:很开心这次参加夏五的圣诞联文!原本只是想写一个平平无奇的老桥段喜剧恋爱故事,最后写成了平平无奇非常无聊的流水账真的非常对不起orz最后祝大家圣诞快乐!

(文中慢舞的bgm是Bon Jovi的《Make a memory》)

76 Likes

硝子:作弊作弊,抗议抗议

11 Likes

wwww现在看还是特别特别喜欢呜呜呜呜呜呜真的特别特别喜欢:pleading_face::sob::sob::sob:

1 Like

嗷嗷!特别好!特别喜欢!!!:heart:

1 Like

好喜歡!!><><><

1 Like

特别特别好:sob:

1 Like

這篇文可愛的受不了呀:sob:

1 Like

似乎是随机,其实是非你莫属

1 Like

特别可爱的dk们!><描述小夏性格的那段好贴!“夏油杰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人。初见他第一眼,人们可能会误会他是什么不良少年,但稍微接触过后会发现他礼貌温和,成绩还很好;可当你觉得夏油杰是个乖巧的好学生时,又发现他会把烟带到学校里抽,还会找借口逃课翻墙。其实夏油杰本人是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的,他也没想让自己被打上好学生或坏学生的标签,只是随心所欲罢了。”两个饱饱继续无忧无虑随心所欲 满眼都是彼此地好好生活吧^ ^

非常可爱的的dk!我记得好像在老福特看到过但是现在又找不到了诶…有谁知道太太在别的平台的账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