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 to the East(退役警犬杰x流浪猫咪悟)

猫猫狗狗,但是be
人有时候就是会发癫的,不好意思

夏油杰是一条退役警犬,他长得很高大威风,擅长扑咬犯人。可惜在一次捉捕行动中,被犯人开枪打伤了右前肢,尽管恢复得很好,但不适合再做警犬了。训犬员哭哭啼啼地和他告别,把他交到了一位领养人手中。
领养人是个又高又胖的中年男人,据说他是因为杰看起来很威风,遛狗也能帮助他保持健康,才收养了他。
但是男人并不怎么喜欢杰。 除了遛狗和吃饭的时候,他都把狗拴在院子里。不过杰是一只性格安静稳重的狗狗,而且经年的训练让他对人类忠诚而友善,所以他不是很在乎。
只是有些无聊。杰趴在院子里,甩着尾巴想。
某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杰百无聊赖地晒着太阳,等待傍晚天气凉快下来,人类带他出去散步透透气,忽然一只蝴蝶从分隔街道和院子的灌木之间飞了进来,紧接着,一只雪白的、毛茸茸的大猫,跌跌撞撞地追着蝴蝶一头撞进了夏油杰眼底。
蝴蝶扑闪着翅膀飞走了,猫咪遗憾的目光落在了退役警犬身上,与天空同色的猫儿眼流溢着光。
“哟,这里怎么有只小狗狗?”看起来很礼貌但实际上不太礼貌的漂亮猫咪迈着轻快的步伐蹦蹦跳跳地来到夏油杰身边,贴近他的鼻子嗅了嗅,“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杰怔怔地说不出话来。这只猫咪有这雪白柔顺的毛发,湛蓝的眼睛,粉色的耳朵、鼻头,想必肚子和肉垫也是一般淡淡的粉色。他的脸小小的,小鼻子翘翘的,三瓣嘴仿佛在笑,可爱的小尖牙若隐若现……
警犬杰见过很多凶神恶煞的罪犯、坚毅果敢或不修边幅的警官,以及很多像他一样或善战、或敏锐的警犬,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猫咪,还是这种软软甜甜,天使一样的猫咪。
天使猫猫伸了个标准的猫式懒腰,蓬松的大尾巴在杰身上扫了扫:“好吧,你不会说话?那我走了,拜拜,小狗狗。”
“……夏油杰。”大概是怕猫咪像来的时候一样轻盈地消失,杰连忙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你是?”
“原来你会说话呀。”猫咪愉快地翘着尾巴,“我是猫咪哦。你怎么还有一个姓氏?有点酷,我也要去找一个姓氏。我叫悟。你是新来的吗?”
夏油杰紧紧贴着悟猫猫,如果可以他希望能把猫咪圈起来,舔舔他蓬松柔软的白毛毛:“我是退役的警犬,这个人类领养了我。”
“哦,你真可怜,可怜的小狗狗。”悟自来熟地贴贴杰,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小弟,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警犬的脸颊,“这个可恶的人类把你拴在这里了。”
“那也不是……”杰的脸颊痒痒的,“人类会给我水和食物,会带我出去散步。”
悟不能理解地瞪着蓝眼睛看着他。太阳很好,他的瞳孔缩成一条细线,显得更蓝:“可是,你这么大,自己就能找到食物、占据干净的水源。还是说你不会自己散步?哈?”
“那不一样。”杰耐心地解释给漂亮的猫咪听,“在人类的街区,大型犬不能自己出门。”
“哦、哦……好吧,人类的规矩。”悟不耐烦地甩尾巴,“他们把所有的空地都盖上房子,然后空地就是他们的啦。真遗憾,我蛮喜欢你的,还想邀请你一起去抓麻雀、抓老鼠、抓蝴蝶。算了,可怜的小狗狗,下次再找你玩。”
白色的猫咪又舔了舔退役警犬的脸颊,像一摊柔软的液体,从来时的灌木缝隙间流了出去。
他走了……杰失落地看着灌木丛,感觉那些叶子都不太绿了。他心想:虽然悟说了还会来,但是他是一只自由的小猫,或许找到了新的朋友,就不会再来了……
警犬看见灌木的枝叶摇晃了一下,神奇地绿了起来。一只白毛蓝眼的猫咪探出一个小而可爱又美丽的猫猫头,伸爪轻轻扒拉了一下自己的脸侧。他的肉垫真的是粉色的,看起来又软又弹。
“对了,杰!你知道吗?”猫咪说,“你的头上有一撮毛,看起来特别奇怪。”
说完,他又跑掉了。

杰最近总在想悟。吃饭的时候想、散步的时候想,发呆的时候更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睡前也想,有时候梦里也想。梦里一只蓝色的蝴蝶落在了自己鼻尖,然后“嘭”地一声变成了白色的大只猫猫,用软绵绵的毛将自己淹没。
软绵绵的毛将杰淹没了。
“杰!我来找你玩了!”趴在狗狗脸上的猫咪翻了个身,肚皮朝上,眯着眼睛,一副很惬意的样子,“我把附近的人家都转了一圈,决定我以后就姓五条了!怎么样?五条悟,很酷吧?这家人住最东边,有一间非常大非常大的院子,院子背后是一座山。”
“……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杰受宠若惊地说。
五条悟翻了个身,贴着狗狗的肚子,闷声闷气地问:“为什么?不是说了下次再来找你玩吗?”
夏油杰觉得猫猫说话时,声音仿佛是从自己肚子里传出来的。
“因为我不能跟你玩?”夏油杰小心翼翼地说,“我被拴着。”
悟趴到他身上,看了看藏在大型犬脖毛毛里的项圈:“真可怜。那怎么办?我想跟你一起玩,我第一次跟狗狗做朋友!”
夏油杰心里暖暖的,又忍不住地遗憾。
“对啦!等一下人类不是会带你去散步吗?我也跟你们一起去散步好了!”五条悟说,快乐地蹦哒了两下,“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玩了!”
于是在这天傍晚,挺着啤酒肚的人类带着杰去散步时,漂亮的白色长毛猫咪已经乖巧地蹲在门边了。他的大尾巴绕到身前,拢住四只山竹一样的爪爪,仰着小脸用蓝色的大眼睛看着人类,发出嗲嗲的“喵喵”“咪咪”声,一副乖巧又礼貌的样子:“让我跟你们一起散步吧!我想和杰玩!”
“人类都很喜欢我哦!只要让他们摸摸皮毛,就会拍照、给我吃的!”猫猫非常自信。
然而杰的人类是个例外,看到悟,他很生气地挥舞着拳头,大吼:“哪里来的野猫?快滚!快滚!”
“诶呀,不要这么凶嘛。”悟猫猫打了滚,露出透着粉色的毛肚皮,喵喵叫着,“一起散步呀,别这么小气嘛,我很可爱、很乖的。”
人类听不懂猫猫的话,不仅没有答应他的请求,反而一脚踢了过去。好在猫咪动作很灵活,跳起来躲过了人类的攻击,没有受伤。但是他有些应激,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竖着尾巴“哈”了两声,三跳两跳跳进路边的绿化带里,很快不见了。
人类呼哧呼哧地擦了擦汗,扯了扯拴着杰的绳子,教育他:“不要跟野猫玩,野猫特别脏,身上有跳蚤。猫很讨厌,不知感恩,会翻垃圾吃。”

“什么啊!完全是胡说八道!我才不脏,没有跳蚤,更不会翻垃圾吃!”偷偷溜进院子跟杰贴贴的悟听了狗狗的转述,气呼呼地咪咪叫,“我超级干净的!所有人都喜欢我!而且整个镇子的人都会喂我吃好吃的罐头和猫条!我从来不吃垃圾!”
杰圈着骂骂咧咧的小猫,轻轻地舔他:“悟不要生气……”
“哼!没有品味的人类!”猫趴在狗狗的怀里,大尾巴扫来扫去,“那我要跟杰一起睡觉哦?杰必须一直抱着我!”
“好。”杰很高兴。
狗狗的体温和皮毛都很温暖,猫猫陷在自己专属的猫窝里,很快便打起了一串串小呼噜。
“对不起,悟。”杰以为悟睡着了,小声说。
不料猫咪忽然睁大了眼睛,不解地看着他:“杰为什么要道歉呀?”
杰说:“我以为悟睡着了……因为,人类对悟不好?我觉的很抱歉。毕竟他是我的人类。”
“没关系呀。”猫凑上去舔了舔狗狗的嘴边,笑着说,“有的人喜欢狗也喜欢猫,有的人喜欢狗讨厌猫,有的人喜欢猫讨厌狗,有的人连人也不喜欢……总之,人是很复杂的。”
“但人是我们的好朋友。”杰说,“抱歉,悟,但人对我很好。”
“喵喵。”猫咪不置可否,“也有人对我很好。小镇最西边的大院子里,有个女孩会用逗猫棒跟我玩;往东走一点,一个因为抑郁休学在家的男孩儿会一边摸我一边跟我说他的烦心事;再往东走,有个不会说话的男孩子每天喂我吃一根猫条;再走两步,一个头发很爆炸的男孩儿会给我开罐头……”
猫数着数着就睡着了,在狗狗肚子上无意识地踩奶。狗狗圈着他,很快也沉进了梦香,梦里他的人类打开门邀请悟与他们同住,给悟吃猫条、吃罐头,还用逗猫棒陪他玩……梦里自己也不用被栓着,他跟悟在小小的院子里到处打滚,傍晚在一起牵着绳去散步,从小镇的西边走到东……

虽然不被欢迎,但悟一点都不把这样的小挫折放在心上。他经常钻过充作篱笆的灌木,有时甚至带着咬死的小鸟和老鼠,分享给他最喜欢的朋友。偶尔人类发现了猫猫狗狗的私会,怒吼着把小猫赶走,悟就灵活地钻过灌木,翘着尾巴,神气十足地喵上几声,挑衅一般,然后飞快地跑走。后来人类给院子装了猫刺、装了防猫网,但聪明的小猫总能轻松溜进院子里跟大狗狗贴贴。
人类总是教育杰:不要跟那只讨厌的猫玩、把它赶出去、咬死它……杰只能趴在地上,垂着耳朵假装没听见。
为什么人类和悟不能和平共处呢?杰很苦恼,对一只狗狗来说,这样的苦恼也太沉重了。
夏天到了,天气异常炎热,被拴在院子里不许进屋的杰每天吐着舌头散热,喝大量的水来降温,连饭也吃不下。但他依然坚持跟毛茸茸的、蒲公英似的猫咪围成一个同心圆睡觉。圆圈里侧是白白的悟圈圈,外侧是深色的杰圈圈。
一天晚上,悟圈圈突然说:“想要被杰的人类喜欢……”
“嗯?”半梦半醒的杰抬起头,他不太明白,与人类势如水火、最近战争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猫咪,为什么忽然说这个:“为什么?”
“因为想和杰住在一个家里。”猫把小脑袋靠在狗狗肚皮上,说。
“嗯……”杰很犹豫,“但是,悟不喜欢被关在家里吧?悟喜欢自由自在的。悟还有很多人类朋友,很多很多。”
悟轻声细语地喵喵叫:“也没有那么喜欢啦……下雨的话、下雪的话、刮大风的话,偶尔也会有一点想要一个家。只有一点点哦!”
“而且,杰才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小猫蹭蹭狗狗,“唯一的,最喜欢的朋友。”
杰心里一阵难过。天气不好的时候,不让他进家门的人类也会把他带到有屋檐的门廊下,但他依然会希望能到屋子里更干燥、更温暖的地方。
何况是悟?虽然悟是一只很大的猫咪,但他毕竟只是一只猫,他只有那么小小的一只。
杰在梦中向神明祈愿:让人类和悟和好吧。或者,也给悟一个喜欢他、愿意带他回家的人类吧。

人类撤走了猫刺和猫网,把它们扔进了垃圾桶,同时自言自语:“以后都用不着了。”
杰歪头看着人类,不明白他在做什么。
晚上,悟像平时一样来找他,兴奋地喵喵叫:“杰,那些讨厌但没用的东西都撤走了!人类还在灌木丛里放了小鱼干!”
悟很高兴;杰也很高兴,他觉得自己的愿望被神明听见了。
“哼哼,”猫咪竖着大尾巴,眨巴着蓝眼睛,骄傲地说,“明天晚上、不,中午,嗯,早上吧!对,就是明天早上,我勉为其难原谅这个人类以前的不敬——谁让他是杰的人类呢?我会接受他的请求,让他也当我的人类好了。以后就可以每天每天都跟杰在一起玩了!”
杰有些害羞,但他还是把怀里的猫咪搂紧了一点。
在一起,每天每天、一直一直都在一起……
第二天早上,猫咪果然没有离开。
人类不顾退役警犬“呜呜”的低声威胁,从他身下把已经僵硬了的、冰冷的猫咪拎了出来。猫咪总是打理得柔软顺滑干净的白毛毛变得凌乱,失去了往日美丽的光泽。最后,猫咪被毫不留情地丢进了垃圾桶,就像他以前带来的那些小鸟、老鼠、小蝴蝶。

杰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了。他的胃一点也不饿,只是心空落落的。
人类担心退役警犬被饿出问题,弄了一盘牛肉,端到了杰面前:“怎么不吃饭呢?”
杰嗅了嗅盘子里新鲜的肉块,把头扭到另一边。拴着他的链子发出细碎的响声。
“唉,好吧好吧。”人类叹着气,蹲下身,解开了拴在狗狗脖子上的项圈。
就是这个瞬间。
夏油杰是训练有素的警犬,他擅长扑咬犯人,在退役之前,几乎不曾失手。他知道怎样制服一个人类,知道人类哪些地方最脆弱,哪怕面对一个强壮的成年男人,他也并不会占据下风。
于是,就在这一刻,他扑了上去,动作迅捷得不像是一只绝食好几天的大型犬。
他一口咬断了人类的喉咙。
温热的鲜血流入警犬的口中。他又饿又渴,这新鲜的、从未品尝过的血液唤醒了他的食欲,整副肠胃都抽搐着渴望更多。
几分钟后,训练有素的退役警犬扒拉开只是随意搭上门闩的大门,想着记忆中猫咪告诉他的大山的方向发足狂奔。
“镇子的最东边,有一间非常大非常大的院子,院子背后是一座山。”
他奔跑着,远古的血脉在他身体里渐渐苏醒,他觉得自己的四只变得格外轻盈,连右前肢的旧伤也不复存在了。但是他的心变得很沉很沉,一直沉到了灵魂的深渊里。

28 Likes

???怎么猫猫狗狗pa都要虐啊:sob::sob::sob::sob::sob:

8 Likes

人坏 人坏 人坏

3 Likes

猫猫好,狗勾好,人坏 :sob:

5 Likes

看到be,硬着头皮看下去。人坏( ノД`)

狗好,猫好,人坏!:s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