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关于暗恋这件事(现代校园,双向暗恋)

﹡夏油杰x五条悟
﹡现代校园,互相暗恋

“硝子——我总觉得我最近怪怪的,我看到杰的时候心总会莫名其妙跳的很快,看到杰同别人亲密一点我心里就会有酸酸涩涩的感觉,那种感觉真让人难受。”

五条相似泄愤般用勺子剁着碗里的冰激凌,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奇妙的气场。

硝子看着这样子的五条,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五条就差没把“我吃醋了”写在脸上让杰哄他了。

一想到这几天夏油找她也是这一副苦恼的模样,硝子的头都要大了。

这两个深柜绝对是上天派下来惩罚她的!

“怎么说?你心不会跳你就凉了,不会是因为夏油和女孩子很亲近吧?话说杰最近确实是和一个女孩子走挺近的,还是说是昨天夏油说的那个喜欢的男孩啊?你要有情敌了噢~五条。”

让一个单身汉来解决两个互相暗恋的人的情感问题的同时还不能直接明说两个人互相喜欢着,这简直是对中间人的折磨。

五条一听这话跟炸毛的猫似的,大声喊叫着,“怎么可能?!”

整个甜品店的人瞬间将目光齐刷刷的转向五条,感知到众人目光在自己身上的五条顿时僵住了身子,声音也逐渐变小,“我怎么可能对杰抱有那样的感情,我们可是——”

“是挚友,挚友了啦,五条你又要这么说是吧?如果你能接受挚友和别人亲吻牵手结婚,甚至和别人滚床单的话那你和他确实是铁血挚友。”

接连几天都被朋友情感问题骚扰的硝子作出决定——即使不能干点实际性伤害的事情,那她也在嘴上损一把,刚说完这话隔壁的白毛果然明显可见的焉了。

硝子两只熊猫眼看着天花板,张嘴就是一句损话,她对五条这种感情迟钝的家伙已无话可讲。

呵,两个口是心非的家伙但,但凡两人的嘴能说一两句直球也不至于现在还是挚友的身份。

硝子剥开糖纸放入嘴里,此时她颇有些生无可恋,“说正经的,五条你对夏油到底抱有什么感情?不要跟我说只是挚友——”

他和杰除了是挚友、同学,还是什么……五条想不出挚友以外的词能形容他们两的关系。

大家好,老子是五条悟,曾经的老子不为任何事苦恼,现在却遇上让老子苦恼烦闷的事情。

老子才没什么值得烦恼的事情!要不是因为关于杰,老子对此才不上心呢!

自从高一入学以来杰和老子一样受女生欢迎,但过了一阵他成唯一一个受欢迎的,因为老子面对她们的表白时拒绝的话太过冰冷而刺耳。

有时候夸张了还会有男生来表白两人,我们两人都默契地拒绝了。

杰明明一直以来和别人的距离把握着刚刚好,然而最近杰这几天居然和一个女的走的特别近!

其实这也没什么,就算杰和那个女生真的在一起,老子……也会好好祝福他们的。

祝福个屁!老子就是不爽杰对他人展露出自己温柔的一面。

对比于昨晚刚发生的事情而言,这都算小事情了。

时间倒回昨晚——

“今天是我的欢送会,我买单!咱们尽情玩!不醉不归!”欢送会的主角——森川大手一挥宣布着开始,聚在一起的人们齐齐举起酒杯为他欢呼。

五条一般不会来不怎么熟的人的聚会,但对方很懂怎么邀请到五条。

对方邀请了夏油,顺便拜托夏油务必带上他,说是五条能来的话能够更容易邀请到女生。

夏油和森川关系还不错,就问一下五条愿不愿意来,五条不感兴趣却因为夏油来的缘故也跟着来了。

五条还有一个原因而不喜欢这种喝酒的聚会是——他是一杯倒,哪怕度数并不高。

在夏油和硝子面前喝过几次,从第一次一杯就醉了之后硝子和夏油一般都会按着他不给喝酒,哪怕是在聚会时都会照顾着五条,给五条兑水。

五条稍稍来迟了些,刚进门就看见邀请自己前来的挚友坐在卡座里被莺莺燕燕包围着,左右还有妖娆多姿的男女想贴上来递酒,夏油一直在拒绝,但仍有一些实在推辞不了的酒,他就只能喝下了。

好啊,邀老子过来就是让我看你有多受欢迎吗?五条心中愤愤不满的说着。

五条的银白头发和优越显眼的脸蛋在众人间格外的突出,死死盯着夏油那个方向、在心中任由自己形象的小人发火的五条突然被人群围在中间,他们推搡着五条坐落到长桌上,消失在夏油的视野中。

瞥到五条身影消失在人群中的夏油有些放心不下,眉毛微蹙,想要起身去寻人却被卡座的人纷纷挽留。

夏油不顾他们所言所语,婉拒后踏出了卡座便看见长桌上被五彩灯光照耀着的五条。

他低眉似乎在想着什么,一副乖乖的模样与吵杂、在舞池里疯狂扭动腰肢的人们形成鲜明对比。

神圣、梦幻、朦胧、绚丽、诱人。

夏油就这么怔愣地看着他,直至森川在那边喊他。

“哟!夏油,你终于成功从美人堆里出来啦?要不要一起来玩游戏啊?你的挚友——五条君也在哦~”

夏油也如同五条那样被推搡过来到长桌旁,剩下一个位置正好是五条对面,刚想打招呼时却被森川大咧咧叫唤着开局的声音打断,无奈之下只好先坐下来进行游戏。

这是一场高三的欢送同学出国留学的聚会,邀请的人大多都成年了,大家也就玩得更加肆无忌惮。

桌子尽头的森川拿着酒瓶作麦克风喊着:“曾经有喜欢的却不敢表白的人喝一杯混酒!”

桌子上的人一半都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前阵子意识到自己对夏油感情的五条也在这群人行列中,他端起酒杯就要喝时看见对面夏油也喝了这杯酒,不禁嘀咕着这人居然也有暗恋过的人。

两位高中三年的风云人物喝下这杯酒自然有人好奇能让他们两喜欢却不敢表白的人是何方神圣。

有大胆的人跳出来问:“夏油君!五条君!你们居然都有过暗恋的人啊!长的这么帅怎么会不敢表白啊?!”

“是啊是啊,如果我长成他们两这幅俊俏的模样,我走在大街见到一个帅哥美女我就要联系方式。”

“可是也没见他们两除了彼此、家入同学和七海同学他们,也没有玩的很近的人了,他们会喜欢谁啊?他们不会喜欢的人都是彼此吧?”一句音量稍小的话语如一块石头投入水中引起千层浪,让热闹的人群不断起哄着二人。

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中五条不知说什么,在踌躇之际,对面的人先开口了,“啊呀,我那个可不止是曾经喜欢过的,现在也喜欢,只不过是我太胆小了不敢表白。”

众人的哄笑声愈发大了。

“还有,我喜欢的人是男生,我喜欢他,而他恰好只是男生罢了。”夏油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能让人群更加躁动,众人不禁惊呼能让夏油如此喜欢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男生。

夏油看向对面的五条,二人目光交汇,夏油在那双苍青色眼眸中看见了不解、震惊,还有一种夏油说不上来的感觉。

第一次见五条这样的他有些心惊胆战,拿起手机开始问硝子。

「刚刚这些话说出去真的有用吗?悟怎么变得有点奇怪……」

「放心,五条他这是很明显的吃醋了」

「你高中三年不温不火只搞成了挚友,有时干点出格的事情他都没觉得不对劲,你还不知道他情感很迟钝啊?再说了,哪对兄弟会亲嘴的?你见过啊?除了你俩[死亡微笑]」

「那次纯属意外,五条他站起身后还拍拍我肩膀是没事他不介意,让我也不要在意……」

「反正我不认为他对你只是挚友的感觉,他只是没分清楚自己对你的感情,他要是认清楚了,他那种行动派肯定比你这个胆小鬼敢说」

「你就信我这个撩机好了」

夏油再次抬起头看向另一边的硝子,硝子注意到他的目光,她比了一个“放心有我在”的拍胸脯手势,夏油差点笑出声来。

这边还在好基友帮做撩机,教自己撩挚友的帮扶现场,那边的白发挚友却冷不丁冒一句话出来。

“我也是,之前和现在都喜欢着一个男、生。”五条刻意咬重‘男生’二字,他故意说出来试探某个人对此的态度是否和自己刚刚一样无措。

按硝子的话来说就是五条这又是吃醋了,整个人酸溜溜的。

这句话一出,硝子和夏油当场石化,硝子感觉都能看到夏油石像要来裂开碎成渣了。

下一秒硝子腿上放着的手机不停地震动着,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该死的深柜们毁我青春!

角落的灰原侧头问七海:“他们两干什么啊?今晚吃错什么药了?”

七海的眉头已经蹙成能夹死蚊子的“川”字了,“不知道,可能狗屎五条今晚有抽筋了,夏油也好不到哪去。”

这一局游戏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后有人提议换一个。

“来来来,我想玩真心话大冒险,真心话大冒险永不过时——!”森川喝酒喝的有些上脸,他醉醺醺的大喊着开始。

众人点头附和,纷纷伸手将桌上的牌和空酒瓶收下去,顷刻间原本杂乱的桌上变得干干净净。

全世界的高中生都不约而同的热衷着真心话大冒险。

五条被叫起来转酒瓶,旋转的酒瓶像是顺应五条心似的在夏油面前缓缓停止。

“真心话or大冒险呢?杰。”
“真心话吧,悟。”

“你喜欢那男的我认识吗?硝子呢?”

“认识哦,硝子还和他很熟呢。”

五条站着从高处看向面前笑眯眯的夏油说着这话时心脏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攥紧,他突然觉得有些难受。

五条低头坐下,刚刚夏油的话有些出乎意料,他想过这个男生是自己和硝子都不认识的,是夏油自己遇到的,现实却是残酷地给了他一巴掌。

夏油望着今晚行为怪异的五条陷入沉思,直到手中不自觉攥紧的手机再次震动。

「我觉得你可能要离脱单不用了,夏油」

「为什么?」

「今晚五条很不对劲,和我说的一样,他整个人像泡醋缸了一样,明摆着是因为你,刚刚问的问题也是,你一说完那话,他变得都萎靡不振了」

「有时候挺替你们担忧视力的,明摆着喜欢彼此,这都看不出,你们也挺厉害」

「别调侃我了,硝子——」

「看我的」

「?」

夏油发出疑问但并未被回复,抬头一看轮到硝子转瓶子,硝子轻轻拨弄,瓶子转起圈,最后不偏不倚的停在五条前面。

五条还在想是哪个小崽子在他眼皮底下泡夏油,压根没注意到桌上的局面,被硝子叫起来问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时还懵着呢。

情急之下,他选了大冒险。

大冒险丢的是脸,真心话要的是命。

与其被人问尴尬的情感问题还不如丢脸,五条如此想着安慰自己。

下一秒硝子说的话犹如雷劈一般将自己劈的外焦里嫩的。

“那请五条和对面的夏油亲一下,只能亲嘴噢,你看我对你多好,还专门找一个熟悉的。”

硝子的一句话让两个人都愣住了。

原来硝子你说的看你的是这种意思吗?!

可恶的硝子——!夏油在心里咆哮着,如果可以的话,他想一口气喷火烧死整个店里听到这句话的人。

虽然一边斥责着硝子胆大的行为,但夏油心中却又对那个未到来的吻有一些期盼。

五条听完连头都不敢抬,生怕看见夏油一脸不愿意的样子,硝子也真是的,明明夏油都有喜欢的人了,还让他去亲夏油。

如果是为了报复他前几天不小心把她的烟全都弄湿了的话,这个报仇的手段未免也太狠毒了。

五条在醉死和社死中选择了前者,五条一口了前面摆着的高度数烈酒,差点呛到,眼眶都因为咳嗽而泛起粉红,眼角还带着几滴生理盐水。

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让人想蹂躏他。

“唉,真可惜。”硝子对着五条说的话,人却是面向着夏油摇摇头,无奈的摊手表示她失败了。

几轮游戏过去后大家都将酒都喝了个遍,整个桌子上分成了几个部分:一个部分半醉不醉的玩着游戏,部分酒鬼还在拼酒,剩下两部分人就是完全没喝酒的清醒人和已经醉死了的醉汉。

而一杯倒的五条已经倒下,加入醉汉行列了,还清醒的夏油看着五条这副模样自然是不会抛五条在一边后自己去玩。

夏油拒绝了他们的挽留,径直走向五条,将醉汉挂在自己身上,准备回家。

让醉了的校草在这呆着,都不知道第二天要在哪个酒店醒来。

路过还在拼酒的酒鬼硝子时打了声招呼就走了,如果硝子没说什么“加油祝本垒”“记得做前戏和带套”之类的话,那夏油也不至于听完后踉跄,差点带着五条摔倒。

夏油好不容易将一个比自己高了快半个头的五条从酒吧运出来,五条却已然变成了一滩液体,没有骨头似的粘在了夏油身上,夏油怎么扒他都无济于事,他就像牛皮贴一样贴在了自己身上,怎么都不肯进计程车里。

无奈之下,夏油只好连哄带骗的将人塞进计程车里,夏油随后坐上车,五条立马贴了过来,他毛茸茸的脑袋在夏油颈窝蹭了蹭,像猫儿在主人怀中蹭蹭。

身旁的醉猫都晕乎乎的,手却不自觉的在夏油身上乱摸,到处点火却不想灭火。

夏油忍的难受,心上人在自己身上乱摸,这事已经够难搞了,更要命的是五条嘴里还嘟囔的话语。

“夏油杰……是笨蛋!明明我……明明还有我。”

“杰还找了别人……杰真是、是个混蛋——”

“不想和杰说话了……但我好想、好想和杰永远——”

“永远……”

五条的头随着计程车的前进和刹车而一点一点的晃动,嘴里说的话也逐渐听不清,他紧闭的双眸说明了话语停止的原因。

话语虽停止了,夏油的心却砰砰的跳个不停,在安静狭窄的车中,那猛烈而急促的心跳声,心脏仿佛要从胸膛里面跳出来。

永远……永远的什么呢?

是要永远做一直以来挂在嘴上不开口的挚友还是夏油从未奢想的“永远在一起”。

不是以挚友的身份,而是以全新的身份——伴侣,永远的和他在一起。

有些疯狂、不理智的想法在夏油脑海中埋下,或许是因为硝子这些天跟他说的话有些作用,化为肥料浇在心田。

夏油意识到五条或许真的有可能喜欢自己时感觉自己仿佛走在云间。

将人从车里运回到学校外的房子中的他累的快趴下了,五条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他歇息了一会儿就打算把人翻了个面,好让被子盖在他身上,刚刚他还在庆幸五条醉了不会发酒疯,下一秒就惨遭打脸。

他刚准备捻起被角的手被一只大手截胡,让自己的手在五条那张粉嫩的脸上蹭来蹭去的。

“不要走……杰。”

夏油还未说些什么,手也未从五条手中抽出,就见到眼前这人眼角滑落出一颗颗晶莹的泪珠。

这明晃晃的泪珠把夏油吓了一跳,夏油轻轻逝去他眼角的泪珠,对着睡梦中的人轻语相哄,“睡吧悟,我不会走的,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

哪怕只能以挚友相待。

似乎在噩梦中的人在他说完之后消停下来,五条泛红的眼眶和诱人的粉唇,无一不是在诱惑着他。

也许是喝完酒后心中的欲望蠢蠢欲动,也许是因为五条今晚可疑的行为和硝子的鼓励让他这个胆小鬼有了几分勇气。

他俯身在那薄唇上如蜻蜓点水般触碰,唇上柔软的触感让他一下子清醒了。

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惊为天人的行为后,夏油脸一下红透了,身下那物悄然雄起,他立马连滚带爬的进浴室里解决身下的麻烦。

夏油冲完冷水澡后瘫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跟军师联络。

「硝子睡了没?」

「什么事现在是两点了啊喂,你怎么有空发信息给我,没本垒上?」

「你想什么呢?今晚悟特别奇怪,他特别黏我,还嘀咕说什么我别离开他,要永远和我……」

「喂喂,你这话说出来不像本垒时说的话吗?」

「说正经点的呗,硝子我们俩可是你亲爱的朋友」

「你先保持这样吧,接下来五条自己会把自己攻略的」

夏油关上手机在狭窄的沙发和睡大床与五条共眠中还是选择了后者。

五条迷迷糊糊的被一阵香味叫醒,刚抬起腿要走出房间,却被身上快散架的痛给折磨的差点倒地死亡。

五条为了吃上香喷喷的食物,强忍着痛走出房间。

映入眼帘的便是夏油半扎着丸子发烧发的背影在厨房中忙碌着,一种奇怪的人妻味在夏油身上弥漫着。

兴许是他直勾勾的目光太过炽热,夏油还在他阵的时候转过身,“悟,你醒了。刚刚好,我快做好草莓奶昔了,你先去吃早餐吧,桌上还有蜂蜜水。”夏油笑眯眯的说着。

其实夏油不是没有体贴过他,这次与之前同样细致入微的照顾却给他带来了另样的感觉。

明明穿衣时夏油的肌肉也就刚刚好,怎么一脱衣服肌肉这么明显,五条在心中吐槽着。

但男人总归是会对肌肉有些喜爱之情的,五条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往夏油赤裸的上身瞄去。

夏油赤裸着上身,围着一条之前一起去逛超市时五条随手拿起的玉桂狗围裙,可爱的玉桂狗花边围裙与一身腱子肉的夏油呈现出一种强烈的反差。

五条对天发誓自己真的没有乱看什么片,看到这幅场景却又忍不住觉得会发生点什么令人羞涩的事情,一想到这,他的脸霎时变得滚烫,慌乱地摇头,立马脚底抹油地溜出厨房。

夏油看着眼前人奇怪的行为感到疑惑。

他现在急需军师帮助,在线等!!急!!

五条嫌弃宿舍不能干的事情很多,规矩也多,他自然不受这气,果断在校外买下这一套房子。

自从和夏油熟悉之后,他也会邀请夏油偶尔过来住个周末,自然这里也有夏油的生活用品,但他想不明白夏油怎么突然爱搞裸体围裙这种东西,即使他裤子没脱,健硕的上半身也能让人血脉偾张。

厨房是半开放式的,他一边端着蜂蜜水在嘴边小口小口的喝着,一边瞪着圆溜溜的苍青色双眸盯着夏油一举一动。

夏油转过身就看到这幅场景,还以为五条不爱吃今天的早餐,五条急忙摇头,随即埋头将盘中餐给消灭掉。

夏油递过刚做好的草莓奶昔后也开始吃起早餐,五条还含着半口奶昔就开口问,“那个杰我昨天有说什么胡话吗?”

“嗯?什么算胡话?”

“就、就……哈哈,杰你肯定懂我意思,不要逗我了。”

“实话实说,悟,昨天你没有说什么胡话。”

“那也没发生什么吧?我的衣服怎么被换了?”

“没,你吐在你衣服上了,太恶心了,我给你换了拿去洗,难不成你想穿着有呕吐物的衣服,然后睡在自己床一晚上?”

“没没没,那就好——嘶,好痛。”五条刚放松下来瘫坐在椅子上,碰到背上的淤青,痛的不禁泄出声,“怎么我腰这么酸痛?”

“可能是昨晚不小心弄的。”夏油想起昨晚自己背着一个一米九二的人到处碰撞的画面,有点忍俊不禁,说出来有些不太好,免得某个一米九二要吐槽自己。

这边正儿八经的,那边五条的想法已经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完了,老子不会本垒了吧,被捅了?老子怎么会是下面那个?但如果是杰的话……那我好像也无所谓了。

不对,重点不应该是老子怎么就本垒了吗?!

表白了吗?他答应了?还是只是不小心擦枪走火打了一炮……

那我和杰现在算是什么关系啊???

看杰这幅气定神闲的样子又不像做过了,到底想怎么样?!

杰就是不想给我名分!

五条在脑中经历许久的天人交战后,最终得出了这个结果。

于是夏油这边又看到五条莫名其妙将他的盘子拿过去将煎烂剁碎,再把盘子推回来,随后又将草莓奶昔的吸管吸的贼响。

夏油疑惑不已,怎么突然生起气来了?

五条的心情简直在开过山车一样上下起伏,五条心海底针。

五条吃完后去厕所换衣服,准备找硝子吃甜品后顺便问问题,结果一脱衣服才看见身上一大片触目惊心的淤青。

“天杀的杰——!不小心弄的能有这么多淤青吗?!”

五条在浴室中看着身体青青紫紫无能狂怒,喊得太过腰有点疼。

遍布淤青的身体,杰模糊的话语,这些串联起来的线索,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他想到这就不敢再想,换完衣服后直接冲到门口说自己突然有急事,一眨眼就消失在门口,独留夏油一人在房中。

末了,这就是最近五条因杰而感到烦恼的原因。

夏油思考着五条梦话是否是真的,五条却看不清夏油是否喜欢自己。

硝子在两人间看他们的爱恨情仇像在看狗血玛丽苏电视剧,还是套路最老套的那种电视剧。

“我……如果杰很喜欢对方的话,我也不是不能接受他以后要结婚。”

“真的假的?五条,说违心话的话,以后不请你吃甜品一辈子。”

“真的。”

“再说一遍,说违心话的笨蛋会让杰离你越来越远哦,我说的话一般很灵。”

“好吧,我就是不想杰和别人那么近怎么了!身为他的、他的——”五条一说到挚友就顿住了,突然觉得以挚友身份说这话似乎不太对劲,但他不经情感事情的脑子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且他们之间除了挚友、同学这两层关系又剩些什么呢?

该用什么关系描述他们二人?

五条不知道。

硝子看着这个在任何方面堪称天才的五条少爷,却在情感一窍不通的模样叹了口气,“你喜欢夏油,讲真的你扪心自问吧,五条。好好看清你的心在说什么。”

没了我,你们能在一块的几率大概要为零了。

硝子看着手机中夏油发来的询问,无力吐槽着他们。

夏油问五条人呢,硝子发了个定位准备拍拍屁股走人了,将世界留给他们二人。

刚起身手被扯了一下,“我明白了,硝子我该对他说些什么好呢?”

五条的目光四处窜着,耳根莫名红着。

硝子一眼看破他想干什么了,“说你心中所想所感就好了,五条。”

‘叮铃叮铃——’店门从外面被推开。

熟悉的黑发丸子头来了,硝子轻轻的扯开五条的手,安慰性地揉搓了一下他的头,为他加油鼓劲。

“和他说清楚,祝你们好运——”硝子一溜烟的跑没影了,眼前只剩下走到面前来的——夏油杰。

两人面对面相坐无言,话语堵塞于心中,令人浸泡在酸涩的情感中。

“你那个……!”
“我——!”

两人同时说出声莫名的默契,让原本尴尬的氛围更变得更加沉默了。

“你先说,杰。”
“不了,你先说吧,悟。”

五条看着眼睛乱瞄就是不看自己的夏油,简直火都要冒出来了。

“我,五条悟正式宣布一件事情,我喜欢你,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都要开始追你了,就算以后追不到你,那我们也要继续做挚——”

五条水润的粉唇张张合合的说着日语,真奇怪,明明同样是日语,夏油却听不懂他说什么,自己的心上人表面上镇静地以一种令人想笑的通知方式说要追自己,实际上耳朵和脸早已出卖他的羞涩。

被开头那句“我喜欢你”砸的晕头转向的夏油,一直到“挚”字前都处于懵逼状态。

直至五条又说着如果做对象不行的话,再做回曾说过无数次的“挚友”时夏油才被拉回到现状。

“悟,你真的想好了?我可是最受女孩子欢迎的哦,我可不太好追。”夏油心跳如鼓点似的急促跳动,表面却还维持着眯眯眼狐狸的狡黠模样调侃着对面的人儿。

五条对自己的模样很有自信,三年相处再加上昨日疑似本垒的事情,让五条更加坚信自己表白完后夏油就会答应自己的追求,刚刚自己说话都差点变成结巴了,结果这狐狸还是气定神闲的态度,真是令人不爽。

白猫不干了,被惹毛的五条猫猫,张口想回怼时夏油再次开口。

“但如果是悟的话我会给你开后门,直接通往我伴侣的位置,怎么样?”

夏油侧歪一下头,头上和身后的狐狸耳朵和尾巴一摇一摇的,就是这么个妖媚的狐狸用低沉的声音将五条的心牢牢抓紧的。

刚刚打好腹稿准备在嘴上和夏油开炮的五条再听完那句话后闭上了嘴。

五条好像从他嘴里听到了什么惊为天人的话一样,一时之间愣在了那,反应不过来。

夏油看着愣住的五条,眼底的笑意愈发的深了。

什么啊,原来我们都喜欢着彼此啊。

“愿意吗?悟,我很贪心,从三年前喜欢你,到现在的我爱你,我不想只做你对象,想和你做一辈子相伴于你生命的伴侣。”

夏油从口袋中掏出黑绒盒,在五条注视下打开了它,那是一颗晶莹的宝石戒指,经日光照耀下的宝石折射出一闪一闪的光线,宝石颜色如同五条眼眸的瞳色,美丽又迷人。

银环内刻着「suguru」,宝石虽小,但也是夏油这些年不断做假期工、写小说、画画接稿和在网上做些杂活赚到的钱买的。

夏油从三年前和五条第一次见面时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这个劣根性的幼稚天才少爷,哪怕后来两人第一次见面就挥拳相向,打起了高中开学第一架,但彼此也因此结识成为挚友。

后来夏油才发现自己对五条的情感早已从“挚友”改变成“喜欢”,再到如今的“爱”。

或许是因为冲动而想买下这对戒指,为以后哪天能鼓起勇气表白的自己做好准备。

没有哪个人一表白就想着求婚的,有这种想法的人简直疯了。

夏油也觉得自己疯了。

之前的他对这世界上的人、事、物都无感,没有很大的兴趣,这个世界在夏油眼里像灰色的老旧电影画面,直至遇到了鲜活的五条在灰色的世界中增添了唯一的色彩。

夏油占有欲很强,意识到自己喜欢五条后的夏油总是会因为五条和别人亲密一点而感到难受。

同时又厌恶着自己喜欢五条的事实,如果五条知道了他亲爱的挚友居然对他抱有这种不被世俗所认同的恶心感情会怎么样。

会愤怒、会远离、还是会——夏油不敢往好的方面想,他的情感处于黑暗中不见天日,日夜在阴处糜烂生蛆。

夏油曾想过将自己这份感情深埋于心,让它溃烂在心里某个不起眼的角落;让代表自己勇气的那枚戒指待在角落落灰;让这一切为自己的感情写上句号。

夏油杰只要做好五条悟的挚友就好了。

但五条那些不觉自己逾越的行为一次又一次的撩拨着自己的心弦,给夏油一种感觉——五条对自己也有相同的情感。

矛盾的想法在心中犹如蚕一般,三年光阴中不断吐丝作茧,紧紧地裹挟着夏油的心脏,是要走向作茧自缚还是破茧成蝶的结局完全取决于五条。

三年里的夏日在夏油眼中都是苦夏,苦涩而郁闷,时而的甜蜜不过是海市蜃楼,那丝丝幻想而得来的甜蜜也仅仅是夏油的苦闷心中少有的调味剂。

每次经过戒指店的橱窗,夏油都能看见那对戒指,在看到那对镶嵌着苍青色宝石戒指时,他往往觉得自己是在和五条的眼眸对视。

他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将这对戒指立为目标的夏油在不耽误学业的情况下,跟打了鸡血似的打工。

哪怕能将这枚戒指成功送出去的概率几乎为零。

夏油最近一直携带着这对戒指,被硝子分析鼓励成功振奋士气的他终于想试试表白了,本以为会和之前一样用不上的戒指,却在今天这样平常的日子被递出。

“我愿意噢,杰。”五条笑嘻嘻地递出手让夏油为自己戴上那枚戒指,有些冰冷的眼圈环在手上,五条抬起手端详着它。

这枚戒指镶嵌的宝石在五条这种名门少爷眼里算不上名贵,但是是夏油送的,这颗宝石被五条在心中赋予了世界第一好的称号。

这颗宝石放在夏油这种普通工薪家庭中,还要用小一年的工资才买得起,更何况是夏油这种不愿意用家中的钱财去买送给他人的礼物的人,夏油要自己打工赚钱去买这对戒指所花的时间更多。

一想到夏油为此奋斗多时的场景,他心中酸酸涩涩的。

难怪夏油从高一下开始到前阵子都在没命的工作着,原来夏油这么早就开始喜欢他。

五条想问他这样子为了一对戒指而拼命打工、为了一个概率小的不能再小的可能,这样子不累吗?

千言万语汇聚于心中,临到开口了又说不出,五条只好将情绪宣泄于他们之间的第一次正式亲吻。

苦闷、甜腻、酸涩、朦胧、若即若离的感觉构成了这个奇怪的暗恋。

每一次的擦边球都骚扰着彼此的心,不经意的哪句话都能成为彼此开心或郁闷的开关,偶尔的对视也会让心中的小鹿不停地乱撞着。

这些无不印证了那句话——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对于暗恋这件小事,夏油和五条两个最强却为此烦恼了许久。

但好在原本苦涩的夏天在今天也真正地变得有些甜了。

To be end.

把之前写的文甩论坛存着,我可能后面会写点番外啥的……吧,想撸个车试试……天,一个尚未亲过嘴的人挑战写车试试

29 Likes

OMG这个家真是没了硝子得散~呜呜好纯爱,纯爱无敌

1 Like

真的是很棒的純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