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弃猫效应

泥塑主播五&坏男人夏
没破镜的破镜重圆,带点追妻
au世界观

夏油杰其实很激动,五条悟冷静地说你先别激动。

今天的角色装扮缘起于某些光碟里的画面,五条悟模仿着里面的角色为自己进行装扮 。衣服并不是现成的,这可是末日,自然不会凭空出现那些过去世界里的物品。但是最强不愧是最强,只要有案例样品,区区动手当然不在话下。夏油非常清楚自己挚友的强大,以至于他不会非常非常惊讶那一箱子的各种样式的偏向女性的服饰。

电脑屏幕里,聊天框中的观众们不停息的发出应该被丢进:wastebasket:里的字符,垃圾的话语无休止的散开。五条悟却只能先尴尬地笑着,在镜头之外用手强硬地推开最近突然上门拜访的前挚友的非法靠近。

为什么是前挚友,因为五条悟觉得夏油杰肯定还没有原谅他或者重新接纳他,他找上门一定是要报复自己。五条悟不想打架也不想被报复,五条悟希望夏油杰可以自己主动走开,但是他张不开那个嘴,不到三天,小小的房屋里就理所当然地多了另一个人的生存痕迹。就像是恶作剧一样的糟糕生活已经进行到了第三天了。

明明很讨厌这种被充满的感觉,明明很讨厌,明明只想着逃离,却开不了口去说你滚蛋。

“抱歉啊大家,悟酱要先关闭一下摄像头呢,这边的小猫咪超级坏的,请稍等一下哦 ,我们下午见的说~”拉长的男音里充满了嗲嗲的语气,但是紧张感却依旧难以隐藏。

“悟说的猫咪是我吗?”夏油看着关闭的电脑,微微笑地一擦嘴角,终于在五条要杀人一样的眼神里开口了。

五条真的很不爽,但是化了淡妆和带着猫耳发箍的脸蛋的确很难有展示愤怒的说服力。但还是很尴尬。

还记得夏油来到的一天就放倒了刚刚结束工作的五条悟,以至于五条药效过后一眼看见的就是这个撇开自己两三个月还不问不管的坏家伙。那天把糖果吃多了 ,因为心情非常糟糕,被塞满了不恰当事物的内心极度空虚,只能采取一些不正确的手段。

五条悟知道那些彩色糖果的副作用,他本来无所谓于此。但是他没想过,因为糖果的原因 ,他会堂眼前的家伙趁虚而入,重新地不带解释地闯进他的生活。

虽然知道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事出有因,可是一想起之前的忽视,五条悟就感觉浑身在发抖。

曾经,在曾经,他已经很努力地去了解夏油杰了,为了更好的理解,他甚至选择了离开。他觉得离开是对双方而言下最好的选择。

夏油看着眼前的大猫,知道对方肯定还在生着自己的气。无可奈何,他只能换个话题:“悟饿了么,我带着你喜欢的巧克力。”

“不要。”五条悟下意识说。

——不要随便吃别人的东西。这是夏油杰以前说的。

刚开始组队的时候,明明是还不熟的时候,夏油杰却总爱教给这个实力强悍但是生活常识异常缺乏的少年一些正常人该有的常识。就比如,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的糖果或者食物,再饿也不可以,
那很可能是骗子的陷阱。

夏油杰也愣住了,愣住的同时他离开明白了原因,并且为此感到悲哀。

五条悟记得夏油杰说的很多话,然后现在,夏油杰成了曾经自己口中的那个“陌生人” 。

五条悟也发觉问题所在,但是他不想改口或者道歉。

五条悟说:“你坐着,我去弄饭,我有好吃的。”

这里的空间很狭小,但是却依旧被并不厚的墙面分开来了。五条悟关上了厨房的门,把夏油杰一个人留在小卧室里。

因为太紧张或者是其他什么问题,五条悟没换衣服,黑白但是懒得折腾细节而没有蕾丝的女仆装依旧安稳的套在五条悟的身上。夏油杰注视五条悟的一举一动,因为做的很偷工减料,五条悟把裙子裁剪的有些不合身,看起来大了。

其实也可能是因为他太瘦了吧。

这俩天夏油杰不少次的偷着触摸了五条悟的身体,依旧是没有赘肉的完美身材,唯一的不完美就是太瘦了。厨房里有着少量的蔬菜和大量的速食产品,其实这些都不容易获得,在陆地上连着做任务一个月也不一定可以获得五条悟半个冰箱的食物的分量。

看来做主播真的很赚,夏油杰想。
难怪悟会离开,夏油杰感慨。
果然是自己的问题,夏油杰反思。
也许自己的确不适合悟,夏油杰思考。

思考思考……

“荞麦面要加辣吗!”思考打断,五条悟端着盘子从开了半边的门里探出脑袋,发箍上的猫耳有点歪了,却也显得更加可爱。

比起回答五条悟的问题,夏油杰更先的耳红了。耳朵藏在散开的黑色长发里,不知道五条悟有没有注意。

“都行……”夏油杰说。

还是空间太小了,跑步都伸不开那双长腿。大概还是资源缺乏,五条悟的腿上没有任何装饰,如果是女仆的话,应该要穿与之相关的白丝吧,夏油杰走神了。五条悟伸出筷子,轻轻地敲了一下桌面。

“抱歉。”
“你要住在这里吗,我可以让给你,就当我不告而别的赔礼了……”

五条悟说的很突然。
夏油杰筷子直接掉地上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是因为没有好好吃饭吗,是因为走神吗,为什么悟又要离开?因为想得太多了,夏油杰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找五条悟的这些天已经想了很多,却一点也没有遇到五条悟之后的这俩天想的多。还是那个原因,因为位置不够 ,两个年纪不小的大男人已经一起同床共枕了三个晚上了,因为没有多余的枕头,五条悟把自己的枕头给了夏油杰,他则枕着那个怪刘海企鹅。

夏油杰也会觉得这样就够了。他白天在地下城里买卖东西,反正之前积累的点数已经让他足够富裕了,孩子们那边有着乙骨照看,小队员们每天都有报备情况传过来,也不是很操心。

回归的日常是不是本应该就如此美好,如果抛开五条悟每过一个小时就问一次夏油杰什么时候离开的事实就更加浪漫了。

五条悟真的很紧张,很烦躁,明明以前的他不会这样。不会留恋什么,喜欢什么就是什么,拿得起放得下,是个标准意义的优秀男人。可是他没学会怎么应对下意识的不知所措,夏油杰过去里教给了他很多事情,但是这次问题全部都是夏油杰。

夏油杰是五条悟最大的问题。

五条悟替夏油杰捡起筷子,拿餐巾纸擦干净后再放在夏油杰的凉面旁。其实夏油杰不太能吃辣的,荞麦面本来就是清淡的口味 ,虽然他说了随便 ,五条悟依旧没有放辣椒,虽然想过要不要整蛊一下这个家伙。

但他要是真的就生气了怎么办啊,之前的事情应该也没原谅自己,好像是。五条悟想。那些糖果真的副作用很大,一想多就头疼呢,不过,区区头疼又怎么样,五条悟一只手放在桌子的下面,用力后陷进掌心里的指甲极大的缓解了脑子里的震动感。

我草真的想跳过乱七八糟直接让杰哥做猫的:face_exhaling:

9 Likes

好有趣的世界观!期待后续!

蹲蹲

蹲后续!

蹲蹲后续,迫不及待想看杰哥把猫猫做到喵喵叫:heart_e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