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夏五万圣贺文】Unconventional Relationship (连载)

夏五2022万圣节贺文
鬼魂(怨灵?)夏x魅魔五

预警:人外,触手,CB五

属于一些突然踩刹车,拿油门当快板踩的黄色相声。
还没写完(((先发点看看
预警等我写到了再补…
做饭好累啊!!!

9 Likes

1.

五条悟本来想好好睡觉的。

任凭谁,拖着疲惫的身体扑上床的那一刻,意识就会瞬间被侵蚀吧?他连翻身都懒得动,迷迷糊糊地闭上眼,准备睡到天昏地暗,无论谁来找都绝不醒来。

五条悟梦到了糖果屋。不是隔壁森林里那群骗小孩吃的老巫师们搞出来的、只能看不能吃的假货,而是带着甜腻香味的一大座巧克力庄园,以同族们所不屑的甜点做为点缀,就连道路旁的花卉都是焦糖制作的,在阳光下显得透彻。他突然想尝尝这些花的味道,便走到姜饼路的边缘,蹲下去伸手折下一朵,露出舌尖舔了舔花瓣。好像是草莓味的?五条悟不太确定,感觉里面又混了别的什么果味。

他认真感受着舌尖上的甜味,试图分辨出来这是朵什么味道的花。

似乎有什么擦过他的脚踝。

兴许是拐杖糖蛇?他不怎么在意,被咬的话,是不是会往血管里注射高浓度糖汁?他这样胡乱猜测着,甚至开始期待被拐杖糖蛇咬一口……

五条悟猛地睁开眼。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正顺着他的脚踝缓缓向上摸去。

五条悟随便选了个方向狠狠踹了一脚,在感觉不到皮肤上冷冰冰的触感后就干脆利落地一卷被子,长条的惠方卷出现在床边。

“操你○的夏油杰!”五条悟崩溃般地闭上眼,朝黑暗中一团雾蒙蒙的东西大声谴责道,“我批都肿了你别日了!”

2.

“可不能这么说啊,悟。”

床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个人影来。夏油杰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房间里。他伸手试图把五条味的惠方卷往床中间推,惠方卷在察觉到夏油杰的意图后就一扭一扭地想要离他远点。

“别搞了,真别搞了!让我好好睡个觉……”

惠方卷里传来闷闷的声音,感觉下一秒里面的人就会重新睡过去。

“不行。”

夏油杰带着笑去扯被子,但从拒绝的话语中却能听出几分咬牙切齿。

“你真的是魅魔吗?这么几天就受不了了?”

五条悟听到这句话后想从卷着的被子里出来朝着夏油杰的脸上来一拳,长条的被子卷一边动来动去一边发出“那也经不起天天吃你这样的啊!”的声音。似乎是确认了夏油杰暂时没有什么动作,被子里的五条悟继续小声念叨着什么“真的吃不下了”“太饱了太饱了”“怪物……”这样的话。

“当初主动送上来的是悟你吧?而且,我现在变成这副样子你多少也该负点责任。”

夏油杰慢条斯理地说着,靠近了试图躲在一旁的魅魔。他把一半身体化成灰雾,从被子间细小的空隙中钻进去。在碰到被子里五条悟赤裸着的腿后,这些雾气变得比潜入时稍微实化一些,像触手一样,顺着五条悟的腿往上摸。冰凉的触感让五条悟打了个颤。

灰雾化成的触手挤进他双腿之间,毫不客气地磨着五条悟已经红肿的批。不堪重负的花穴又开始朝外缓缓吐出水来。五条悟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他不自觉地将腿间的触手夹紧。但它们并没有在这里停下开拓的步伐。一部分留了下来,另一部分却仍然向上蠕动。

五条悟似乎妥协了。

他放任被子被扯开,包裹在其中的美味展现在夏油杰面前。五条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尾巴放了出来,细长的尾巴轻轻勾上了夏油杰的小臂。比天空还要美丽的眼睛眨了眨,对他露出一个笑来。

然后,夏油杰听到五条悟用甜腻腻地声音说道。

“你拿尾巴撸两下吧。快点,我要睡觉。”

TBC.

24 Likes

做饭辛苦啦!

8 Likes

感谢喜欢……抱歉最近有点忙没时间做饭,明天晚上应该会发新炊的部分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5 Likes

噫,难得看到夏油杰不阳痿的粮,毕竟夏五这对cp基本完美阐述“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23333” :rofl:

12 Likes

期待期待:kissing_closed_eyes:

2 Likes

3.

失算了。

五条悟浑浑噩噩的脑子里勉强冒出来这句话来。

他的尾巴现在被人粗暴地抓在手里肆意把玩着。细长的尾巴被夏油杰缠在手指之间,从它上面传来的拉扯力让五条悟不自觉地微微翘起了屁股。他闭着眼,装作已经熟睡的样子。

“啪”

夏油杰的手掌毫不留情地打了上去。雪白的臀肉荡起波浪来,片刻后,只余一个红肿的手印留在上面。五条悟没忍住,发出一声“呜”后才后知后觉般咬住嘴唇。

“怎么?”夏油杰若无其事地继续玩弄尾巴,像是发现了什么新花样一般,转而去戳弄魅魔尾尖的桃心。“你不是说要睡觉吗?继续睡,不用管我。”

这还怎么睡!五条悟恨不得现在就把夏油杰一拳打昏丢出去。魅魔试图把脸埋进枕头里装鸵鸟,尾巴却完全不顾主人的意愿,自顾自地缠到了怨灵的手臂上,桃心一摇一甩,无意般擦过他的胸口。

这违背主人意愿的小叛徒被人抓住,夏油杰慢条斯理地把尾巴从自己手臂上扯下来,似乎觉得这样玩没什么意思,他把五条悟的尾巴松开,就再也没了动静。五条悟闭着眼,却竖起耳朵仔细听着背后的声音,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

那家伙终于走了?

五条悟松了口气,放松下来,整个人陷在床里,迫不及待地想同梦里的糖果屋再度相会。

去他的死鬼,他美滋滋地想着,谁也别想打扰我睡觉——

他的尾巴突然又被抓住了。那人完全不在意这脆弱的尾巴耐不耐得住这么粗暴的行为,一言不发就要把它缠在什么上面。

五条悟猛地睁开眼。

他的尾巴,他的尾巴。

他的尾巴被这个变态死鬼缠在了那家伙的鸡巴上!!!

五条悟忍不下去了,狠狠朝后一撞,打算给夏油杰一个肘击,最好把他打得认输,再也不来骚扰自己。夏油杰却察觉了他的意图,伸出一只手来,抓着魅魔的肩把人按进床里,脸深深埋在枕头上,让他即将出口的咒骂变成了模模糊糊的“唔嗯”。

因着这个动作,夏油杰的性器差一点戳进了身下已经苏醒正一开一合呼吸的小穴中。他贴近五条悟的脖子,像狼一样咬住自己的猎物,留下了圈宣誓主权的牙印。夏油杰能感受到五条悟紧绷的身躯和他的抗拒,开口嘲笑魅魔的失信:“不是你说尾巴随我用的吗?别乱动,我用用尾巴根。”

我说过吗?五条悟试图努力回想起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却被后面人的动作分散了注意力。夏油杰将鸡巴抵在尾巴根附近摩擦,却总是不小心般差点从自己的穴口滑进。只是触及又离开的撩拨无法满足小穴,渴望像是火焰般吞噬了五条悟的理智,他心里开始小声祈祷,想让这根鸡巴早点进来,把他的水堵得严严实实的。

五条悟感觉有东西挤了进来。那根粗大的性器像是不小心戳错了方向,直接擦过五条悟已经红肿的逼,从他的腿间探出头来。他夹紧腿,主动地在上面磨蹭着,请求它结束这样痛苦的折磨,赶紧进到流着水而温暖的批里来。

这怪物鸡巴的主人似乎完全没有想要宽恕魅魔的意思,而是完全将双腿间这柔软的空隙当作了一个新的能够操弄的穴口,毫不留情地在腿间抽插起来。阴囊因为动作而打在尾根处的皮肤上,让可怜的尾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竖起,随着主人被猛烈向前撞而摇摆着。

夏油杰仍用手压着五条悟的脖子,感受着这副身躯从一开始的紧绷僵硬到现在的颤抖,被顶得不住向前移去。五条悟似乎想抬起头来,但又被他按了回去。夏油杰没有停下抽插的动作,从下面传来的触感如实告诉他性器被腿肉挤压、磨蹭时所体验到的柔软,他的报复欲似乎得到了暂时的平息。

突然,他感到五条悟一下子绷住了身躯,微微向外拱起,又像被抽去了骨头一般,整个人像是任人玩弄的玩具般软软摊回床上。而下身被他夹在腿间的性器则像有温水在上面打翻般,湿淋淋的。

夏油杰把五条悟翻过身来,魅魔的嘴像是合不拢般张着,口水从嘴角流下,眼睛则向上翻白,就算被拍打了脸颊也回不过神来。

五条悟刚刚潮吹了。

TBC.

24 Likes

好喜欢这篇……: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蹲蹲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