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老子是不是你最疼爱的Omega by 蛟二十二

*是一位同学点的五条悟A装O的梗

*很雷!是沙雕OOC!有三轮车!标题瞎写的!

*弱智dk欢乐多,夏五双箭头

*这回真的有车,小孩子不要看……



正所谓,一个谎言之后,要用一千个谎言来圆。

第一次说出口的时候并不艰难,五条悟甚至没经过什么思考,短短的一句话就像一支箭穿过空荡荡的长廊,在脑海中几乎没有停留的时间。他说——

“我是个Omega。”

这是个谎言。

撒这个谎的目的是一小块蛋糕,鲜艳的、挂满糖霜的、香甜可口的红丝绒蛋糕,是桌上摆着的最后一块红丝绒蛋糕。

这块可爱的小蛋糕本不该是属于他的,它应该是夏油杰的,或者家入硝子的,总之不该是五条悟——这个已经吃了七块蛋糕的人。

所以,即使脸皮厚如五条悟,也实在拿不出更多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来独吞这块小蛋糕了。但那块小蛋糕看上去又那么的、那么的诱人,似乎比之前吃掉的那七块还要诱人,仿佛正在向他挥手,邀请他品尝那浓郁芬芳、入口即化、如丝如棉的无上美味。

眼看着夏油杰把剩下的那块蛋糕往家入硝子的方向推了推、而后者看上去欣然接受并拿起了叉子,五条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额头上的汗也冒了出来,一句谎话便未经思考地脱口而出:

“我是个Omega。”

对面的两个同学的一切动作包括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

好机会!

五条悟偷偷把手伸向了甜品碟,抓住了光滑的瓷器边缘,往自己的方向轻轻地拉。

“你什么??”硝子一拍桌子,吓了五条悟一跳,“Omega?你怎么会是个Omega?”

五条悟拉着盘子沉着冷静地回应道:“我怎么就不能是个Omega?我就是个Omega。”

“你从来没说过你是个Omega。”夏油杰开口,看起来也十分震惊,“我们一直以为你是个Alpha,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那现在我告诉你们了。”五条悟耸了耸肩,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块红丝绒小蛋糕,“我是个Omega,所以可以让我吃掉最后一块蛋糕吗?鉴于你们两个都是Alpha,而Alpha应该照顾Omega……”

如果有一个真正的Omega在场就会指责五条悟这是典型的Alpha沙文主义,但这里没有真正的Omega,只有两个Alpha,和一个为了蛋糕脸都不要的Alpha。

此时,除了五条悟,没人会去注意那块甜得齁人的蛋糕。硝子低声尖叫问他是怎么瞒过所有人的,夏油杰则皱着眉凑近五条悟闻来闻去,问五条悟的信息素到底是什么味儿的为什么他才从来没闻到过。

终于得偿所愿的五条悟一边往嘴里塞蛋糕,一边有条不紊地用甜蜜的语气一一应答。

“每天都会喷Omega抑制剂”

“对,把Alpha抑制剂里的东西倒掉,换成Omega抑制剂来着”

“信息素味道是秘密啦”

“因为五条家只需要Alpha继承人,如果是Omega就要被送出去结婚下崽”

“就算是Omega我也是最强的Omega哦”

“有什么区别反正也没人打得过我”

“我可以再点一块蛋糕吗?就一块……”

五条悟没想到的是,这个谎言被夏油杰和家入硝子深信不疑。他原以为顶多三天,不,顶多一天,这个弱智的谎言就会被拆穿,毕竟他五条悟身高一米九宽肩紧腰大长腿一拳能揍飞五个,怎么可能是个Omega?五条悟自己都不信,但杰和硝子信,而且一点都没有怀疑。

毕竟,谁又能想得到,五条悟会因为一块蛋糕而撒谎说自己是Omega呢?

对于同窗好友一下子变了性这件事情,家入硝子表示淡定,叼着烟踮起脚拍了拍五条悟的肩膀什么也没说,只是在日后五条悟抢她点心的时候明显纵容了很多。

而夏油杰的态度就有些耐人寻味了。自从得知五条悟是个Omega,他连着一周都是挂着对黑眼圈来上学,以前冷不丁就爱拍一下五条悟后脑勺的习惯也没了,和五条悟吵架的时候也哑火了,那边五条悟正准备进入嘴炮状态,这边夏油杰硬生生就把嘴边的嘲讽咽了下去。

五条悟觉得夏油杰这变化有点好玩,他找到了新的骚扰夏油杰的乐趣,每天都在对方爆发的阈值上蹦迪,主动挑起一些无比弱智的争斗,还创造了很多毫无意义的身体接触。

最好玩的是有一次五条悟把自己钻进夏油杰怀里、并把自己的脑袋搁到对方大腿上的那次,他居然看到夏油杰脸红了。

啊……

正所谓酷哥脸红最为致命,躺在夏油杰膝盖上的五条悟看着夏油杰锋利的下颌线和形状优越的喉结,还有从脖子耳根一路往上飙的浅红色,内心惊涛骇浪,扒拉掉自己的墨镜瞪圆一双大眼一眨不眨地试图将这个画面永恒地刻在脑海里,直到八十岁也不忘记。

如果要说为什么……

那是因为五条悟喜欢夏油杰,非常、非常、非常喜欢的那种喜欢。

一年的时间让五条悟习惯夏油杰的存在就像习惯阳光和水,又一年的时间让他发现夏油杰于他来讲不止于阳光和水,是比那些更要热烈澎湃让人渴求的东西。今年是他认识夏油杰的第三年,他已经想好了毕业后和夏油杰的婚礼要请谁作为证婚人和嘉宾。

至于两个人同为男性Alpha这一事实,在其他人眼里仿若天槛般的难题,在五条悟心里根本不算什么。如果是夏油杰的话,他是Alpha、Beta、Omega甚至太监都不是问题。

五条悟的性别观相当淡薄,这要从他出生开始说起。天眷的五条家的六眼有先天犁鼻器缺陷,如果不十分凑近别人的话,他几乎闻不到其他人的信息素。

所以和大部分Alpha或Omega不同,他是用眼睛看着这个世界的人类。

他八岁时分化成Alpha,当时的五条悟并没什么感觉,只是有轻微的发热,相比之下家中的亲属和家仆们反应比较激烈,捂着鼻子被小Alpha强烈的信息素熏得晕头转向。可五条悟自己却什么都闻不到,还是别的Alpha告诉他,他的信息素的味道是迷迭香。

“迷迭香。”

“什么?”夏油杰正忙着把五条悟毛绒绒的脑袋从自己的裤裆里推开。

“我的信息素的味道,是迷迭香,你想闻闻吗?”五条悟吸了吸鼻子,“据说是。我自己闻不到。所以你要不要……咦?”

夏油杰原地跳了起来撒腿就跑,留给五条悟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

正所谓,小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的时候,最有效的反击方式是讲一个更黄的段子还回去。如果良家妇女捂着脸害羞地嘤嘤嘤反而会助长敌方流氓的嚣张气焰,让他更变本加厉。

虽然夏油杰算不上什么良家妇女,但五条悟在调戏夏油杰这一点上还算挺流氓的,而且夏油杰方屡战屡败确实助长了五条悟方的嚣张气焰,这让五条悟找到了扮演Omega真正的乐趣。

就比如说:

“啊——杰——”

“你又怎么了?”

“不想走路,你背我。”

“你腿断了吗?没断我可以帮你断。”

“好残忍哦——但是——人家只是——生理期嘛——”

然后夏油杰就得忍着恶心对五条悟妥协。五条悟跳上夏油杰的背,一只手抓着夏油杰的小辫子,另一只手握着手机偷偷google Omega生理期是什么。

再比如说:

“杰——我的香皂用完了,借我一……”

“五条悟!!!”

“哎呀你捂着干什么啊我又不是没见过……你不用管我我就进来拿个香皂~咦你换了洗发香波的牌子吗,这个味道好香啊!”

“你他妈……”

“泡沫进眼睛里了吗?让我来帮你吧!好奇怪呀杰,你的眼睛明明不大但是好像总容易进东西呢来让我给你擦擦……哇啊啊啊夏油杰!!!”

之后五条悟拉着硝子发出疑问:“今天我和夏油杰在一个隔间里洗澡,他以前都是用正面对着我,但自从知道了我是Omega后,他就用屁股冲着我。请问这算性骚扰吗?是前者属于性骚扰还是后者属于性骚扰呢?”

家入硝子痛苦地捂住了耳朵。

如此这样鸡飞狗跳了半个月,五条悟对Omega扮演游戏仍乐此不疲,夏油杰却先一步想开了。他把五条悟拉到厕所里,满脸郑重地对五条悟说,悟,我想了很久,虽然得知了你是Omega,但你还是你,你在我心中并没有变化,性别并不能改变什么。

五条悟愣愣地“啊”了一声。

“所以不要再他妈的让我给你请生理假帮你系鞋带背你上楼梯喂你吃零食了,我google过了,八十岁的Omega也比你腿脚利索点。”

五条悟瘪了瘪嘴,觉得人生前途一片灰暗。

果然,自从夏油杰想开了之后,两人的关系又回到了过去那般的相处模式,五条悟也看不到夏油杰深红色的耳根和手足无措的样子了,害羞的夏油杰仿佛昙花一现,在五条悟的人生里出现又消失,只留下记忆里的影像让他可以在夜深人静时咂摸着回味一二。

撩不到夏油杰的五条悟觉得自己这个Omega当得真是失败,并且完全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个Alpha,当不了Omega。

直到有一天咒高开了性教育课。

咒术高专本来就师资奇缺,老师少学生更少,所以性教育课的老师是夜蛾兼任的,课程内容也极其敷衍的样子,把四个年级所有的学生放在一个屋子里,照着市面上买的普通高校教材在黑板上画画人体,讲点生物知识和卫生安全问题以及戴套子的正确方式,着重强调了青少年早孕的危害性,让大家别搞出人命。

五条悟和夏油杰坐在最后一排,躲在学弟的后面,俩人嘀嘀咕咕嘀嘀咕咕。

嘀咕的内容也十分弱智没营养,就是什么“套子是不是均码的”“成结的时候套子的延展性好不好会不会勒蛋”“要不要多拿几个回去玩水球大战”,唠到一半夏油杰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起来五条悟是个Omega。

他在跟一个Omega讲黄色!

夏油杰一个急刹车把后半截没讲完的话咽下去了,不仅他闭嘴了他还伸手去捂五条悟的嘴,让五条悟也赶紧别说了,一个Omega怎么能讲黄色呢?

如果此时有别的Omega在场会说好家伙夏油杰你也是个典型的Alpha沙文主义,Omega为什么不能讲黄色?

但他的对面是个假Omega真Alpha,所以五条悟并没有感到被冒犯,反而也一愣,觉得夏油杰说得对,内心卧槽,对吼我是个Omega我怎么能讲黄色。

于是五条悟也闭嘴了。

后半节课,五条悟的内心都是十分憋屈的,他不知道当Omega有什么好处,和夏油杰的发展不仅没有更进一步,反而丧失了和夏油杰一起快乐搞黄色的权力。夏油杰可是毕业后要改姓五条的,有道是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踏入婚姻门槛的那一刻基本就是半截入土,不趁着入土前多搞搞黄色,那怎么能叫青春呢?

想着想着,五条悟就悟了,于是他自然而然地做出了一个决定——

这周末和夏油杰上本垒。

好好享受他时日不多的青春。

在这之前,他要先在夜蛾那儿多偷几个套子。

五条悟是个聪明的天才,聪明人不打无准备之战,所以当五条悟决定要进行婚前性行为时,他要做足了准备。

于是他查阅了很多文字和影像资料,准备了水性的和油性的润滑剂,L码XL码XXL码XXX码的套子一应俱全,且都是精挑细选由他本人亲自尝过味的可以接受的水果味。为了以防万一,他还准备了避孕药。

顺便一提,那个“万一”是“万一做到一半自己或杰突然变成了Omega”的万一。

那么万事俱备,只差最后临门一脚。

“杰,这周五晚上你有空没?”

“有。怎么了?”

“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好。”

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这句话简直可以作为诱拐犯的模板语句写在教科书上,大概天底下超过百分之八十的诱拐犯在实施犯罪时都会说这句话。但因为这句话是从五条悟口中说出的,所以夏油杰并没有多想。

当笑眯眯的五条悟把夏油杰拉进一家五星级宾馆的时候,夏油杰仍然没有多想。

当五条悟把他拉进豪华套间反锁上门并加上链条锁的时候,夏油杰仍然没有多想。

因为他觉得五条悟会是那种拉着他去五星级酒店开房然后躺在Kingsize床上拉上被子邀请他看他新买的夜光手表的一类人。

当五条悟跳上Kingsize大床上拉开他的背包时,夏油杰期待的真的是夜光手表,而不是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套子润滑剂如洪水般从包里倾泻出来铺了满床。

五条悟把空掉的背包往地上随手一扔,整个人很有精神地坐在床上,眼神充满期待地对夏油杰说:

“来做爱吧!”

夏油杰倒吸一口冷气。

然后他拔腿就往门口的方向跑。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床上的五条悟凌空而起,快如一道白色闪电般冲下了床,挡在了夏油杰面前,宛如一座不容撼动的泰山,将夏油杰和门彻底地隔离开。

夏油杰反应亦是十分迅速,重心降低想要从五条悟手臂下的空隙钻过去,五条悟见状连忙撤步下蹲,却没想到原来对方是佯攻,夏油杰明为开门,实则不然,他旋身向后奔去,目的竟然是窗!

五条悟整个人飞扑了上去,从背后牢牢钳制住夏油杰的上半身,大喊:“夏油杰你冷静点!这里是三十三楼!”

夏油杰整个人十分不冷静地大喊:“没关系我会飞!”

五条悟喊:“那个不是重点啊!重点是你为什么要跳楼啊!”

夏油杰喊:“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只想回宿舍睡个觉冷静一下!”

五条悟停了动作,把夏油杰放开了,耷拉着眼角嘴角,看起来像只伤心的娃娃。

“你就这么讨厌和我做吗?”

“不是……我……”夏油杰转过身,下意识地直接反驳了,然后发现他说不出话,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不喜欢我?”五条悟皱眉问。

“不是……”

“你有性功能障碍?”五条悟瞪大眼睛问。

“……不是。”夏油杰干巴巴地回答。

“啧。”五条悟眉头舒展开来,把身体重心移到左腿上抱着胳膊得意地宣布:

“你在害羞。”

“……”夏油杰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

“没必要害羞。你看,我们俩这么熟了,你喜欢我,而且我喜欢你,你性功能正常,我也没问题,为什么不做呢?”五条悟循循善诱。

夏油杰被五条悟无懈可击的逻辑震撼了。事实上这十几分钟内发生的一切的事都让他感到震撼,整个人都要被撼没了。

但是,要知道当一个人被震撼到一定程度时,他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出来,什么话都有可能说出来。

夏油杰面色沉静,一把抓住了五条悟的手腕,把人往床的方向拖去。

“行,做。”

五条悟欣然从命。

夏油杰脱掉自己最后一件袜子,床上的五条悟已经光溜溜地躺好了,脱得比夏油杰快多了。夏油杰俯身,把自己贴在五条悟的上面,肌肤相亲的触感让两人不同程度地颤了颤。

夏油杰低头看着五条悟眼睛,亮晶晶的,弯成月牙形状的美丽的蓝色眼睛,觉得心里融化了。他闭眼去亲他,嘴唇贴着对方的嘴唇,鼻间急促呼吸的热气滚烫地氤氲着气氛。这是个纯洁的吻,他们柔软地啄吻着对方柔软的唇,就像对待一块舍不得尝的棉花糖。

这是他们的初吻。

但第二个吻相比之下就肮脏很多了,带着情色意味的煽情的舌吻,迫切饥渴地交织追逐着对方,就像拼命想把自己塞进对方的身体里。

这个吻很长,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各自的下半身也都精神了起来。

五条悟舔了舔亮晶晶的嘴唇,抓住夏油杰的肩膀,想把人翻过来压在下面,但这时夏油杰低头看了看两人的下半身笑着说了句:

“作为一个Omega,你还真不小,和我有一拼了。”

五条悟刚抬起的上半身又“咣当”倒了回去。

差点忘了,他的人设是个Omega来着!好不容易把夏油杰骗上床,这时候告诉他自己是个Alpha,夏油杰撂挑子不干了怎么办?

五条悟按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小弟弟,把脑袋埋在枕头里,颇有几分大义凛然的悲壮感。

丝毫不知道自己逃过了和另一个Alpha拼刺刀争夺主权的夏油杰只以为五条悟是个未经人事的Omega,打算一切都慢慢地、温柔地来。他再次俯下身,用鼻尖蹭了蹭五条悟后颈的腺体,印上了一个温柔的吻,轻轻吮吸着那块凸起的皮肤,传递着安抚的信息素。

他鼻间满满都是五条悟散发出来的芬芳浓烈的迷迭香的味道。

“悟,你真好闻……”

很好闻,但就是有点上头。夏油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后,突然觉得人有点晕乎,只觉得这味道有点扎人,甚至脑袋还有点疼。夏油杰到底还是没忍住,问他:

“迷迭香没毒吧?”

“啊?”

五条悟人也有点迷糊,他好像闻到了一点点柑橘的香气,虽然很淡,但还是有。可他不记得他带了柑橘味的套子,这味道闻起来有点讨厌,他甚至都不会买。

那边,夏油杰揉了揉眉心,缓解了些头痛。他抬起上半身去找床上散落的润滑剂,也不去管五条悟的气味腺了。

夏油杰并没有感受到那种强烈的想要标记Omega的欲望。看来书中写的也不尽然,夜蛾的那本教材该更新换代了。

接下来润滑的过程就是灾难。

五条悟太紧张了,夏油杰把润滑剂半管都挤出去了还是没能把自己一根手指塞进去。他汗都下来了,反观五条悟也一样,五条悟甚至更着急,但他脑子高喊着来搞我啊,屁股用实际行动反驳着莫挨老子,要么条件反射地躲避夏油杰的手,要么紧锁着大门拒不配合。

夏油杰快崩溃了,他整个人现在是硬得不行,也尴尬得不行,内心一片崩溃。他甚至想说不做了,但是处男Alpha的小兄弟告诉他请不要放弃。

夏油杰发出灵魂质问:“不是说Omega即使不在发情期,也能够分泌液体之类的吗?”

五条悟满腔悲愤无人知,咬咬牙一闭眼双手按在自己大腿两侧掰开,让夏油杰继续。

他掰着自己大腿的两只手都是颤抖的,可怜得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就这样,夏油杰终于成功挤进去一只手指。正所谓万事开头难,只要把门撬开了一条缝接下来的就好办多了。作为一个处男,夏油杰愣是咬着牙坚持着给五条悟扩张了快二十分钟,然后才扶着自己的性器缓慢地往里塞。

五条悟“刺啦”把床单撕开了一条缝,脑袋拼命向后顶着床垫失声尖叫。

他在那一瞬间终于后悔了。关于自己为什么非要说自己是个Omega然后拉着夏油杰上床这件事。

这实在是太痛了!痛到想把夏油杰的小弟弟锯掉一半,实在是生命无法承受之宽度,为什么会这么痛这就是上天对同性恋的惩罚吗?下辈子可不可以不要做Alpha了?或者让夏油杰做Omega吧!或者两个人一起做Omega吧!能省下好一笔润滑剂的钱呢!

“你、你还好吗悟?”夏油杰咬着牙问他,他整个人也在发抖。

所有黄书上都在赞颂Omega火热紧致的美好,紧他是感受到了,但是真的很美好吗?夏油杰觉得自己的眼前出现了星星,被夹得痛到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痛不是真的痛,是爽到极致产生了痛觉,是自己的脑子坏掉了。

但即使是这样,夏油杰的小弟弟也不想向苍天认输,他仍然奇迹般地硬着。夏油杰的长发被汗浸湿,沿着脸颊一路淌下来滴在五条悟颤抖的身体上,这也算是灵与肉的交融,不仅身体上结合了,灵魂上的两个人因为痛觉而达到了一致。

但他们已无路可退,就算可退,夏油杰和五条悟谁也不是那种会临场退缩的人。

于是夏油杰又挤了一管润滑剂抹了上去,一手握着五条悟的腰另一手抓着五条悟的大腿,硬生生地把自己的后半截全挤了进去。

五条悟发出了嗷的一声惨叫,眼泪都飚了出来。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吗?

五条悟痛得几乎要飞升,脑海里甚至出现了走马灯,比如那些他仗着假的Omega身份占同学便宜的一桩桩一件件错事。仿佛弥留之际,他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一切是为什么呢?人为什么要长着几把,性交是正确的吗,人类的繁衍是有必要的吗……

之后的那二十几分钟,五条悟基本处于了半昏迷的状态,直到夏油杰用抖个不停的手给套子打了个结随手一扔脱力地倒在五条悟身上,五条悟才意识到终于结束了,连自己什么时候射的都不知道。意识回笼的时候,只觉得全身酸痛,腰部以下仿佛被截肢了。满屋子都是石楠花和柑橘的气味,混在一起让五条悟头晕目眩。

老子什么时候受过这委屈……

五条悟是真的有点想哭。

他身上的夏油杰正试图平复剧烈的喘息。然后夏油杰伸手紧紧地搂着五条悟,也不顾两人满身的汗和黏糊糊的润滑液,就想着把人搂在怀里、然后再紧一些。

然后他笑了。

“喜欢你。”

五条悟发誓他的心脏停了一秒。

“好喜欢你,悟。”

五条悟睁大了眼睛。他抬起头,挣扎地去看夏油杰的表情,但最终还是失败了,脑袋重新倒回了床上。

“就算你信息素味儿这么呛……还是好喜欢你。”

五条悟吸了吸鼻子,在那一刻身体里感性的部分突然被无限放大化。

算了,等明天,还是好好和杰说实话吧……

于是他也伸手,把夏油杰搂在了怀里,像个充满保护欲的Alpha一样。



END




番外:

我叫夏油杰,是个同性恋。万万没想到,我暗恋了三年的Alpha同学居然是个Omega。我居然是异性恋。

我叫夏油杰。万万没想到,我还没消化好自己是异性恋这个事实,还没跟暗恋的Omega表白,却被对方直接拉进了宾馆上了本垒。

我叫夏油杰。万万没想到,我终究还是个同性恋。

386 Likes

又色又好笑是怎么回事hhhhhh

31 Likes

笨蛋dk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可爱

22 Likes

哈哈哈 兩個笨蛋dk 傑也真信任悟 都沒懷疑的

18 Likes

兩個笨蛋dk 但是甜蜜蜜

11 Likes

哈哈哈哈哈哈哈

8 Likes

omg别太好笑 本以为上床过程中,嗯,在床上夏杰能发现小五不是o。夜蛾:卒

13 Likes

哈哈哈,笨蛋dk

2 Likes

笑死了,笨蛋情侣太可爱了 :rofl: :rofl:

5 Likes

悟好惨啊,可是又好好笑:rofl:

5 Likes

甜蜜蜜笨蛋dk哈哈哈哈哈哈哈!

4 Likes

哈哈哈哈哈哈好可愛的笨蛋dk​:rofl:

2 Likes

哈哈哈哈哈哈哈骗过杰也就算了,硝子也被蒙蔽了,只能说五条家的悟咪一切皆有可能 :star_struck:

13 Like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w

3 Likes

好可爱呀,两个笨蛋小情侣

3 Like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2 Likes

两个笨蛋dk哈哈哈哈哈

2 Likes

犹记得这篇让我在宿舍大半夜看文时笑到差点喷出口水

3 Likes

hhhhhhhh笨蛋dk

3 Likes

噗,哈哈哈,真的好玩。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