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次重逢 by 蛟二十二

summary: 五条悟穿越回了十七岁的某一天,并陷入了无尽的时间循环

warning: 全年龄向,OOC,老梗,十分抓马

 

“你是说,你现在的身体里装的是二十八岁的五条悟的灵魂?”

“嗯哼。”

“你的咒术撕裂了空间产生了时空裂痕,让你回到了十一年前?”

“正确。”

“五条悟,你又在逗我?”

“没有。”

“怎么证明?”

 

五条悟笑了,扔掉了手里的塑料蛋糕叉,把身体往椅子靠背上一扔,抱着手臂看着对面的人,不说话了。

十七岁的夏油杰被他看得发毛,憋了几秒后忍不住张口说:

“你看什么?”“你看什么?”

异口同声。

“你说什么?” “你说什么?”

“你知道我下一句要说什么?” “你知道我下一句要说什么?”

“……够了。”“够了。”

“我说真的,够了,悟!”夏油杰拧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五条悟摘下了墨镜,笑嘻嘻地看着夏油杰,说:“都说了啊,我回到了十一年前,而且——我陷入了时间循环。”

“时间循环?”夏油杰咀嚼着这几个字,面色凝重,“什……”

“意思是我被困在了今天,狭义上的今天,半夜十二点与凌晨零点形成了闭环,我会重复不停地过这一天,这就是时间循环。”

“有什么……跳出循环的办法吗?”

“我不知道。”五条悟轻描淡写地补充,“这已经是我过的第一百五十个2007年9月3日了。”

夏油杰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我的反转术式无法再次扭曲空间。我每天都会做不一样的事情试图跳出循环,但是没有用。我知道你现在想问什么。你想问‘为什么是9月3日、今天会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吗’,对吗?”

夏油杰沉默地点了点头。

五条悟笑了。“在告诉你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之前,我要做一件昨天没有做过的事,我是说,在我的那个‘昨天’。”

“什……”

夏油杰话音未落,就看到五条悟一拳挥了过来。

 

五条悟不是个擅长讲故事的人,也可能是这个故事被他重复讲了太多遍,讲故事的人早已失去了兴趣。

夏油杰顶着半张肿起的脸,听了这样一个没滋没味的主角是他自己的故事。

大概就是,今天他原本应该像往常一样独自做一个任务,去一个村子里祓除诅咒。结果他祓除了诅咒,救了两个女孩,杀光了村里剩余的112名普通村民后逃亡,成为咒术界的最恶诅咒师,然后在2017年的12月死在五条悟的手里。

“哦。”夏油杰点了点头。“那你哭了吗?在杀死我的时候。”

“怎么可能。”五条悟翻了个白眼。

“开个玩笑。”夏油杰耸了耸肩。“那么,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是今天?”

“可能是因为,我其实是不想失去你的。”五条悟说。

 

2018年12月24日,五条悟强行使用反转术式时咒术失控误入了黑洞中,当他再睁眼时他发现他回到了十一年前。

当时他像个彻底疯了的疯子一样,抓住夏油杰一顿暴揍然后又抱着人不撒手,动静大得引了全校的人出来围观。当时的五条悟以为这是一个改变过去和弄清真相的机会,于是他跟着夏油杰一起去了那个村庄祓咒,也大概知道了当年夏油杰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那天的最后,他和夏油杰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回到了咒术高专安顿了下来。五条悟以为自己改变了夏油杰的结局,闭上眼等待第二天醒来的那个世界,谁想到当他再睁眼后,他在学校内找不到那两个小女孩的踪迹,村庄的委托还是未完成的状态,仿佛是游戏里谁点了重置按钮,时光重置回了昨天。

在连续度过了一模一样的三天后,五条悟确定,自己陷入了一个时间循环。

他救了菜菜子和美美子(这是那两个小女孩的名字)无数次,有时是他自己去的,有时是和夏油一起去的,有时是让学弟去的,甚至还有几次五条悟把自己班主任、也是未来的校长夜蛾正道踹出办公室让他去救人,但对五条悟来讲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同,第二天醒来睁眼的时候还是和昨日毫无二致的日光和鸟鸣。

他也有想过为什么偏偏是回到了这一天。五条悟想,这大概是他自己的选择。

曾经的五条悟想了很多年仍然想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一天夏油杰要杀人叛逃,为什么夏油杰在这一天突然决定成为一名诅咒师,为什么明明前一天还在发短信说晚安的人、第二天便一声不响地成为了敌对阵营的通缉犯。当年五条悟也茫然地问过师长同学为什么夏油杰要这么做,但他注定是得不到回答的。如果夏油杰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为什么的话,谁还能知道呢?

 

五条悟还记得他杀死夏油杰的那个下午。

二十七岁的夏油杰靠在墙上,墙上全是他的血,他坐在一片狼藉的鲜红里冲着五条悟笑,仿佛他还当五条悟是他最好的朋友一样。

那时的五条悟什么都没有问,因为他知道,过了太久了,便已经再无必要了。

于是他亲手埋葬了夏油杰,以为那就是一切问题的终结。

但当五条悟在被狱门疆封印前看到夏油杰躯体的一瞬间,他才知道问题从来没有终结的时刻,有关夏油杰的回忆在他亲手杀死夏油杰时被他装入铁盒埋入地下,只需日后一场大雨冲刷去上面薄薄一层新土,曾经的爱与痛便腐蚀穿透那锈迹斑斑的铁盒,破土而出,再无遁形。

所以他想要重来一次,愿意重来一次,回到他失去夏油杰的那一天。

那是天才最强术师生命里的唯一一次遗憾。

 

“你好像变了很多,悟。”年轻的夏油杰说。他盯着五条悟的脸,试图透过这张年轻的面孔看到身体里那年长的灵魂。“以前的你可不会说这么温柔的话。是因为未来的我已经死了吗?一般人缅怀故人的时候语气总是会好点。”

五条悟温柔地说:“我可以现在就把你弄死,不用等到二十七岁,我在明年的今天就可以缅怀故人。”

夏油杰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比起十年后,现在的少年看起来太瘦了,颧骨和尖下巴都十分明显,即便是笑起来看上去也有些憔悴。

五条悟撑着下巴看着他。他看着这张有点憔悴的脸已经连着看了一百多天了。

“应该看腻了吧?”

“嗯?什么?”五条悟没听清,又问了一遍。

“如果你循环了一百五十次的今天,那你看到我这张脸每天说着同样的话,应该很厌倦了吧?”

“还好吧。”五条悟转了转眼珠,看上去还有点得意地说,“对于我来讲,每天还是过得不一样的。比如我前天抢了银行。”

“……”

“有一次我还往夜蛾的办公室放了头猪。”

“猪?”

五条悟张开双臂比划了一下,“至少一米五长吧。可沉了,放下以后地板上就是一个坑。”

“……”

一阵可疑的寂静过后,两个人开始狂笑。

所以五条悟当老师时没人怕他也是有原因的。高中时期才会做出的弱智事情,五条悟七老八十了也做得出来。虽然正常的高中生也搬不动上百公斤的猪就是了。

夏油杰似乎对未来的自己并不是很感兴趣,他只是问了很多关于五条悟的问题。两个人闲扯了一会儿后,夏油杰突然说:

“我觉得打破时间循环的关键点还是在你的身上,悟。”

五条悟没有否认,也没有直接赞同,而是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个世界上能困住你的,也只有你自己了吧。”

五条悟不置可否。

“既然是你的术式把你带到了过去的时间点上,那么想要打破循环回到正常的时间点,还是需要你的术式。”

“我试过发动术式很多次,但……”

“我的意思是,你真的知道术式发动时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不从源头找起呢?”

五条悟眼睛一亮。

“杰……”

“嗯?”

“我怎么没发现原来你以前这么聪明?”

夏油杰弯了弯嘴角,说:“我一直都很聪明,只是没你聪明罢了。”

 

-Day 151

“我以为所谓的时间旅行和时间循环都发生在漫画和电影里。”夏油杰一边翻着书一边说,“我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你真的是28岁的五条悟吗?“

五条悟从书架上捧了一摞狭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书放到桌子上,撅了撅嘴抱怨道,“果然是小鬼,问题真多。“

“……我才问了一句。”

“你在我的昨天问了很多句!”

“那你应该把那句话跟你昨天的我说。”

“夏油杰你好婆婆妈妈啊。”五条悟嗤声。

“五条悟,明明是你硬拉着我来图书馆帮你找解决办法的!”夏油杰把书一摔,火气也上来了。

“怎么,要打一架吗?我是无所谓啦,反正你也打不过我。”

 

-Day 152

夏油杰翻了翻书页,突然开口说:“我以为所谓的时间旅……”

“闭嘴。”五条悟飞快地打断了他,“不要跟我说话。”

“为什么?”夏油杰一脸莫名其妙。

“我怕我会忍不住打你。”五条悟把脑袋埋进书里头也不抬地说。

夏油杰看着对面毛绒绒的白色脑袋,眯了眯眼睛,把手里的书“啪”地甩了过去。

 

-Day 155

夏油杰翻了翻书页,开口说:“我……”

“别说了,”五条悟面色沉重而忧伤,“我不想再被图书管理员赶出去了。”

“……”

 

-Day 157

“时间循环?”夏油杰皱眉,“那是什么?你是怎么做到的?”

“大概是因为术式暴走产生了类黑洞式的强大引力场,使时空反弹形成了闭合类时曲线,让我穿越回了过去的一段时间段上,并产生了周期内的无限循环。”

“那么你知道怎样打破循环吗?”

“我和你花了几天的时间查阅资料,还把所有的有关时空旅行的电影和科幻小说都看了个遍,现在有两种猜测。一是,我所陷入的这段时间循环是一个基于我自己的时空投影,就像循环播放一部影片一样,影片里的一切都是固定的。但是我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做出实质性的破坏或者去我从未去过的地方,因此这个猜想不成立。那么如果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我真的回到了2007年,那么时间循环的现象代表空间发生了折叠,就像莫比乌斯环一样,24:00时分与0:00时分重合在了一起。如果这段时间是在满足诺维柯夫自洽性原则的基础上能够影响未来时空的话,那么我每天做不一样的事情,便会导致不一样的未来,显然与时间循环的‘重置’概念相悖……”

“所以……”夏油杰皱着眉试图消化着五条悟的这些推论,“你是想说时间循环本身是一个悖论吗?你陷入了一个悖论?”

“不。这个悖论的前提是时空是线性结构的,但如果是树状结构的话,一切就可以解释通了。你知道‘平行宇宙’的概念吗?打个比方,我今天早上喝了一杯牛奶,以我举起杯子的一瞬间作为节点产生分支,世界一的我选择了喝牛奶,而世界二的我可能选择把牛奶泼到了你的头上……”

“好烂的比喻。”

“……由无数个节点衍生出无数个平行宇宙,在同一时间轴上互不相干,在理论上来讲是完全行得通的。所以我猜测,我每经历一天循环,都会创造出一个新的平行世界。”

说到这里,五条悟可疑地沉默了一会儿。他在想他抢了银行的那个平行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

“但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说出打破时间循环的办法。”

“因为我不知道要如何打破呀……”五条悟哗啦哗啦地揉自己的头发,“如果我能打破的话,我还会在这里跟你说话吗?”

“……”

“但我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我觉得问题的关键性还是在于我自己。哦对了,这也是你提醒我的。”

“什么意思?”

“意思是,也许,可能,这场时空旅行里掺杂了一些我个人的意愿,所以如果要脱离这个时空的话,我应该回归问题的本质——我为什么会回到这一天?如果这是我想要的话,我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我想要回到过去改变什么呢?如果我达成了我的目的,我是不是就能够打破时间循环了呢?这是目前来讲最合理的推断,但又被我否决了,因为我的目的其实已经达成了……”

“你想要什么?”夏油杰盯着他,好奇地问。

“我……想要你留下来。”

“留下来?”夏油杰重复着。

“对。因为原本在今天,你会外出执行一个任务,在执行期间你杀了112个无辜村民后叛逃,自此变成了诅咒师……”

夏油杰愣了一愣,然后笑了。五条悟总是会被他的这副没心没肺的反应气到,因为他看得出来,每一次夏油杰得知自己的未来命运后都不是很意外。

但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夏油杰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希望我仅限于今日不要杀人,还是希望我永远做一名咒术界的仆人?”

五条悟瞳孔骤缩,瞪圆了眼睛。

“悟,就算我今天不出门,明天也会出门,没有那个任务,还会有其他任务。如果你时空旅行的目的是想改变我的命运的话……”

夏油杰脸上的笑容渐渐隐没了。

“悟,你得承认,即使是你,也无法改变命运。”

“夏油杰!”五条悟上前一把拽住了夏油杰的衣领,几欲把人提了起来。夏油杰看着近在咫尺的精致面孔,感受着五条悟炙热的吐息冲刷着自己的面庞。

“夏油杰,为什么?你所追求的大义,就那么重要吗?你真的觉得你能办得到吗?杀光所有普通人类,创造一个只有咒术师的世界——”

“如果是悟的话……”

“我办不到!夏油杰!”五条悟嘶声道,“你以为我是谁?我又不是神,我办不到的,你也一样……”

“悟……”

“通过消灭一个种族来成全的大义又是哪门子的大义?夏油杰,你的大义又在成全谁?杀光了所有普通的人类,你就可以真心地笑出来了吗?”

“悟,你知道我杀死那一百多个村民的原因吗?……是知道的吧。拜托,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一百五十七天,你仍然没能摆脱这段循环,这已经能够说明一切了。如果这是我的命运的话……”

夏油杰轻轻地笑了笑,说,“谢谢你,悟,但我不值得你为我这样做。”

 

-Day 199

“你说你来自2018年?”

“嗯哼。”

“那你说说我们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留在咒术高专当老师了,你的人气比我还要高那么一点点点。我们还养了个孩子,你等我一下……”

“当当~我回来啦!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未来的学生!叫惠!”

被白发男高中生拎在手里的黑发小孩一脸平静地说:

“我的家里很穷,没有钱给你们赎金。”

 

-Day 230

“杰,一起看电影吧。”

“看什么?”

“感人的,煽情的,催人泪下的,能让你发现人性之美的……”

“……”

“……动物世界?”

 

 

-Day 278

“你来自未来?”

“对呢。未来的你还没到三十岁就秃了,而且从你毕业后就没长个,一直比我矮,哈哈。”

“滚。”

 

-Day 301

“杰。”

“嗯?”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什么赌?”

“如果今天夜蛾穿的是三角内裤的话你就让我给你编辫子。”

“……不要。”

“那,如果三丁目那家宠物店里左排上数第二行第三个笼子里的名字叫miku的布偶猫今天戴的是粉色斑点围嘴的话……”

“不要。”

 

-Day 320

“杰。”

“嗯?”

“有没有人说过你其实长得很好看?”

“悟。”

“嗯?”

“你照过镜子吗?”

“我又没说自己长得不如你好看。”

“……滚。”

 

-Day 322

“杰,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男人也行。”

“为什么问这个?”

“问问嘛。”

“喜欢安静的。”

“哦。”

“懂礼貌的。”

“……”

“不用长得太好看,顺眼就行。”

“你是不是看上七海学弟了?”

“……”

“你看我干嘛?反正你说的又不可能是我……唔唔!!……”

“如果是五条悟的话,以上条件也许可以适当放宽。”

“???!”

 

-Day 323

“杰,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为什……唔……”

“啊哈哈哈哈,扯平!”

 

-Day 340

“杰。”

“嗯?”

“要做爱吗?”

“噗……咳咳……”

“哦对差点忘了。我喜欢你。”

“……”

“所以要做吗?”

 

-Day 386

“杰。”

“嗯?”

“你知道吗,未来我们结婚了,还领养了二十三个孩子。”

“哦。要姜片吗?”

“要。”

 

-Day 560

“所以,叫我来这干嘛?”

“杰,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

“我无法使用术式了。”

“你在说什么鬼话。”

“我是认真的。”

楼顶天台上,五条悟张开双臂,在风里一步一步地朝边缘走去。

“杰,我没有术式了,我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你……”夏油杰伸手去拉他,但是被拍开了。

“悟,发生了什么?你又在搞什么鬼?”

五条悟在楼顶边缘停了下来,指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说,“杰,你看,我现在和他们没什么两样。”

夏油杰脸上的表情仿佛在听什么天方夜谭。

“五条悟,你在说什么?术式出问题了的话就去找医师……”

“我现在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你会接住我吗?”

五条悟说着的同时向前迈了最后一步,整个人骤然坠了下去,像一只被折断了翅膀的鸟。

两秒钟后,五条悟从夏油杰召唤的咒灵上跳了下来,头一次见识到了暴怒的夏油杰。年近三十的五条悟被十七岁的夏油杰劈头盖脸不带重样地骂了十分钟。

五条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许是快疯了。他想知道如果他变成了没有咒术的普通人的话,夏油杰是否会像杀掉他自己双亲一样也杀了五条悟。但这个前提条件并不成立,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失去术式。

而且就算让今天的夏油杰相信了又如何呢?在那个平行世界的第二天,他仍然会变回十七岁的天才咒术师五条悟,带着上天眷顾的傲慢资本,以至于从不会费心回头看一看身后的人。

一天,真的太短了。

 

-Day 610

“杰,我问你一个问题。”

“嗯?”

“明知道自己会死,但还是硬要去送死,你说,这是个什么心态?”

“可能因为他要做的那件事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吧。”

“是吗。”

 

 

-Day 611

“我来自2018年。我使用术式扭曲时空回到过去就是为了告诉你,在未来我们在一起了你搞大了我的肚子以后又抛弃了我。”

“……”

“请不要抛弃我。”

“悟,你吃坏肚子了吗?”

“你答应我。”

“我答应你。”

 

-Day 612

“杰。”

“嗯。”

“骗子。”

“嗯?”

 

-Day 1000

已经太久了。

五条悟坐在咖啡厅里,往嘴里塞柠檬蛋糕。

整个东京的甜点他都吃遍了,在不断循环的时间里,他做了一切想做的不想做的疯狂的无聊的事,与夏油杰一次次地争执一次次地重新相恋。

他甚至开始分不清夏油杰和夏油杰。有时夏油杰知道五条悟来自未来,有时的夏油杰不知道;有时的夏油杰把他揉碎在床单里,有时的夏油杰神情恹恹地让他走开。在无尽的这一天里,五条悟熟悉夏油杰胜过自己,他知道夏油杰喜欢小叶松和菊花,总是左脚先进门,能单手扎一个发髻,习惯用左手开瓶盖,不爱吃甜食是因为尝了甜美的味道后再咽下咒灵反而会更痛苦。

他还知道夏油杰喜爱五条悟远远多过喜爱他自己,但这份喜爱不足以让夏油杰停下脚步。

当年的五条悟是傲慢的,傲慢得从来不会回头看。可夏油杰也是傲慢的,傲慢得永远不会往回走。

五条悟就这样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地看着夏油杰笔直地走入悬崖。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五条悟咬着蛋糕叉,含含糊糊地对着对面的人说:

“杰,你知道吗,现在的我其实是来自2018年,在未来,你死了,我还活得好好的……”

夏油杰惊愕地看着他,整个人在原地如同被雷劈了一样。

“你为什么就不能留下来呢?”

五条悟泪流满面。

 

-Day 1001

五条悟已经醒来了,但他不太想睁眼。

睁眼又有什么意义呢?他所在的这个时空就像是一个过于冗长的笑话。

然而就算他不睁眼,天生的六眼仍然能让他感知到周围的一切……

他从床上跳了起来。

不一样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五条悟粗暴地推开窗,阳光不一样了,空气湿度不一样了,鸟鸣声也不一样了,他所在的房间也完全不一样了。

他跌跌撞撞光着脚跑出了门。

“噢,五条老师,早啊!”粉毛刺头的少年脖子上搭着条毛巾手里举着漱口杯,精神饱满地跟他打招呼。

“悠仁?”

五条悟眼睛瞪得溜圆,扑上去揉学生的头发扯学生的脸蛋。

“悠仁?真的是你?”

“似我……老师泥肿么了……”虎杖悠仁站在原地任人摧残,口齿不清地说。

“杰呢?夏油杰呢?”

“夏油老师前天去京都出差去了啊……今天上午就该回来了吧……”

“夏油老师???”

“啊,五条老师你到底……哇啊啊啊!”

五条悟猛地把虎杖整个人提了起来,抱着他大笑着原地转了三圈。不明就里的虎杖被转得吱哇乱叫,手里的牙刷和牙膏飞了出去甩在了伏黑惠的门上。伏黑惠闻声探出了头,看清是五条悟在发疯时叹了口气,掏出了手机。

 

To: 夏油杰

无良教师又在折腾学生了。速来。

“叮咚——”

Re: 伏黑惠

收到:)

141 Likes

好甜的小甜饼,原来只要猫猫认真的说出愿望,就可以心意相通Happy end呜呜呜 :sob:
夏杰!!弃猫是犯法的!!!不要再离开了!! :heart:

18 Likes

谢谢你夏油杰,谢谢你选择留下来了

17 Likes

呜呜呜!还好,最后还是来到了一个自己已经改变的平行世界吗?
无论你是哪个五条悟,宗主,希望在这个世界幸福。其他的通道里的五条悟和夏油杰也请新冠肺炎:sob::sob:

泪流满面……

1 Like

“ 夏油杰看着对面毛绒绒的白色脑袋,眯了眯眼睛,把手里的书“啪”地甩了过去。” 这句的日常感好戳我,谁懂

4 Likes

我哇哇大哭

真的太棒了!!TT

是he!!本来都做好了悟终于放下了执念,选择接受没有杰的世界了…结果居然是he!!谢谢老师!

5 Likes

我也泪流满面了啊

一千次也没放弃的猫猫终于he了 :sob:

太美好了!看的时候总还在担心,数次觉得是不是要不改变任何节点才能原路返回,然后看五条悟被迫承受痛苦才可以跳出循环,原来是很温柔的结局!实在太美好了!

1 Like

我的天啊,我真的哭死,夏油杰留下来了

吧,好喜欢杰把悟揉碎在床单里那句

这个结尾我大哭,想到怀玉玉折篇结束,悟被悠仁叫醒,掀起眼罩,露出一只眼睛,迷茫的看向学生们的场景。如果是真的,不,我愿意相信这个结局是他们的平行世界。正如太太说的,无数个五条悟,无数个夏油杰,这一千次重逢,总有一次他们会圆满的在一起。相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