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就不在万圣节cos魅魔了

原作向夏五短打PWP 时间线是百鬼夜行之前的某个万圣节

教主夏×教师五

:warning:魅魔/失禁/糖浆/乳钉/强制play/榨精/捆绑/强制高潮/控制高潮

Summary:本想在万圣节扮成魅魔去勾引夏油杰的五条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真正的魅魔,虽然只有一晚但足以让他终身难忘。

“五条老师,万圣节快乐——Trick or treat!”学生们在操场上围住五条悟,哪怕身上的衣服对于经常与咒灵打交道的咒术师们而言完全算不上可怕,五条悟却也不觉得幼稚,他从兜里掏出几块糖分给学生们,道了句“万圣节快乐”便走出校门。

或许是刚才学生们的打扮稍微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稍微提起些兴致买了件万圣节用的衣服。不如去会会他吧,上次见面已经忘记是什么时候了,五条悟如此想着。晚饭后,他打了乳钉,把那套衣服换上,又套了件宽大的外衣就出了门。五条悟没打算带些什么见面礼,本来他们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关系,不过是在这些时候念念旧情偶尔会一面的敌对者罢了。

他敲响了夏油杰家的门。

“谁?”

“是我,杰。”

夏油杰打开门,看见门外的人手里拿着件叠起来的风衣,身上的衣服露骨至极,几个连接上下身的金属铁环牵起两根细线,黑色的服装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显眼,数量屈指可数几块布料也毫无遮掩意义,甚至把能驾驭这衣服的人衬得更加淫靡,对方胸部明显的凸起让他有点发愣。是乳钉吗,他暗自想着。

“Trick or……嘶……”话音未落,五条悟却感觉以小腹为源头,身体开始发热,腿也开始发软,下身微微勃起,许久没人光顾的后穴甚至变得湿润起来。

“悟……你怎么了?”夏油杰见状发现不对,靠近一步伸手欲扶住对方,可就在两人接触的一瞬间,他清楚的感觉到对方战栗了一下,红色很快爬上了五条悟的耳尖,在白色的发梢旁边显得格外耀眼,他把五条悟扯进屋里,短短几个动作就让对方发出了色情的喘息,即使是某不正经的名叫盘星教的性冷淡教主也不禁小腹发紧,他腾出一只手向五条悟下面摸去,那里已经湿了一大块,他抬头看着五条悟欲求不满的眼神,秉持着既然人家来都来了不干点什么真是凉了人一片好心的想法,刚好菜菜子和美美子也都出门过万圣节去了,不会马上回来,就顺手拿起旁边一罐糖浆倒在手上,插到人后穴里认认真真做扩张,还戏虐性的慢慢抽出来拉出丝,伸进五条悟嘴里。他完全不在意时间,反正欲火正烧在五条悟身上,自己早晚能肏到他,不妨把前戏做久一点。他继续做着扩张,慢慢加着手指的数量,他突然摸到了熟悉的位置,数年前的那个位置他在熟悉不过了,他轻轻抚摸着那个比其他地方稍硬的位置,如愿听到包裹着他手指的人声音变了调,他逐渐加大力道,甚至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听着身下人愈发放荡的娇喘声,后穴的颜色比先前深了不少,很快就在五条悟全身剧烈的颤抖下喷出汩汩水液,淫荡不堪。夏油杰略显愉悦的深吸了一口气,仔细端详了这身衣服,想着该怎么把这具天赋异禀的身躯打造成完美的艺术品,却突然感觉到有东西勾上他的腿,低头一看是条尾巴。

夏油杰:?

他摸了摸五条悟的头,有些粗暴的拽着人的后脑勺让他看向他自己的后面。“这是什么?”五条悟也愣了一瞬间,但很快又笑了出来,刚才高潮带来的水汽还没来得及从眼里完全淡下去,就看他一脸坏笑的对夏油杰说:“前戏做完要由我来榨精哦。”

夏油杰心里一惊,刚找到的捆绑用具还没来得及捂热就直接绑在五条悟身上,夏油杰来回打着他的屁股,在那片缺少色素的地方留下许多红色的掌印,甚至恶趣味的调侃着“可是前戏还没做完呢,悟别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呢。”他的理智也不比五条悟多了多少,只是常年作为教主出现在人们面前,隐忍的特点早已深入骨髓。他拽住两个手铐中间的链子把人拉起来,五条悟扭动着腰肢,不知道是在因为捆绑而挣扎还是后穴实在空虚。夏油杰让他看着自己慢慢坐到床上,他凑近那双苍蓝色的眼瞳,轻轻的说:“悟可以开始了。”

五条悟并不在意手上的手铐,乖顺的看着夏油杰慢慢把裤子褪到膝盖处,勃起的性器弹出来,虬在上面的青筋好像一条条巨龙,弄的他口干舌燥。他坐下去的动作很快,穴内温热的软肉夹得夏油杰头皮发麻,发出一声闷哼,性器突然进入到一个似曾相识的温柔乡里又涨大了一圈。五条悟有些失神,刚才的动作对他们两人来说都操之过急了,他喘息了几十秒才开始动,自己抽插着还伸出一只手去摸夏油杰的手,带到自己胸前,当夏油杰摸上金属制的乳钉时明显感觉到骑在自己身上的人轻轻颤了一下,随即更加娇媚的喘息声就进入他的耳朵,他稍稍挺腰迎合五条悟的动作,让每一下插得更深,那条黑色的桃心尾巴也被快感刺激的蜷起。夏油杰扶上五条悟的性器,随着顶弄的频率上下撸动,感觉他马上射了又用手指按住马眼,五条悟却因为手上的束缚不能挣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可怜的性器被人控制着不让射。夏油杰加快了挺腰的速度,顶在深处交了精,手上握着的性器也松开,让五条悟也同时攀上高潮,白浊沾到五条悟线条美丽的小腹上显得无比色情,哪怕只看这里也让人浮想联翩。看着五条悟一脸餍足的表情,夏油杰起身想离开,却被五条悟按在床上。

“还不够哦,杰不会这就不行了吧?”边说还轻轻摸着夏油杰半勃的性器,语言里挑逗的气味愈加强烈。夏油杰伸手解开他手上的束缚,又坐回床上。

“那你自己动吧。”五条悟顺势骑上来,随便套了几下性器就坐上去,把人的鸡巴当自慰棒用,没几分钟泪水口水汗水就顺着下颌线流下来,滴到夏油杰深色的耻毛中。夏油杰游刃有余的看着在自己身上求欢的魅魔,一低头看见五条悟小腹上出现了淡淡的淫纹,几个心形套在一起,泛着深色的光,变得越来越清晰。他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看见本就接近高潮的人翻着眼睛射出精液,就知道这淫纹成了新的敏感点。他突然想起许久之前听说过的魅魔的几个敏感部位,又看了看那条随着五条悟动作摆动的黑色桃心尾巴,伸手摸了上去。

“哈啊……杰……别……”

“别什么?”

五条悟爽得说不出话,脑子里想的东西从嘴里吐出来就变成了细碎的呻吟,在空荡的房间里形成一点回声,又收进他耳朵里。他数不清自己一共射了几次了,那根可怜的性器现在只能吐出些透明的液体了。夏油杰愉悦的交出第二发精液,滚烫的白色液体进入内壁,听着五条悟断断续续说“好烫”然后发出好听的喘息声,夏油杰没把性器抽出来,而是握住他已经软下来的腰身,趁着他没力气接着骑把他按到床上。魅魔的淫液有催情作用,夏油杰只觉自己大脑发热,下身的欲火也烧的旺盛,一次次抽插把先前还没有吸收掉的精液拽出来又插进去,精液和淫液混合在一起,在那口已经被肏成深红色的穴口处堆积成白沫,夏油杰舔上他发间暗红色的角,同时下身加快速度,进行了第三次射精,性器拔出来的瞬间几乎看不到精液流出来了,只剩下泛滥的淫液和翕张着的穴口。

长期体力消耗过度导致五条悟精神恍惚,可夏油杰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在他晕过去后不知道又被内射了几次,只是第二天早上醒来时饱腹感依然强烈,身上的角、尾巴和淫纹都消失了,臭着脸在夏油杰家吃了早饭便离去了,毕竟估计这个时间那两个小女孩也快要回来了。

那个晚上,夏油杰望着早已黑透了的夜空,两颗星星点缀在黑色的幕布上格外显眼,偶然在深夜回忆起那时的三年青春,无论是谁都会流泪的吧。

27 Likes

怎么还带刀呢:sob:

6 Likes

浅刀一下()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