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杰曾是个好学生

因为脑中闪过标题,所以随意写了短到没什么内容的短篇,有点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写了就姑且一发,应该是不会再写这个了。


夏油杰曾是个好学生。
在前十六年的人生里,他一直过着相对正确的人生,过着那种平静又普通到让人艳羡的生活。他不抽烟,但在硝子烟瘾犯了摸遍衣兜却找不到打火机之后,开始随身携带打火机。他也不吃甜食,但买东西时总记着五条悟的口味。他讨厌咒灵的味道,但为了守护更多人平静又普通的生活,他可以吞下去,再吞下去,不断重复到什么东西都吃不下的程度。
他平时的行径都很正派,不太了解夏油杰的人对他的评价都很高,不过想了解身边人对他的评级,夜蛾会摘下眼镜边叹气边揉太阳穴,说五条悟带坏了这个好学生,硝子会翻起白眼,只有五条悟会露出得意到欠揍的笑脸,说杰是老子的挚友,我们是最强。
一旦遇上他食欲不振的时候,和他一起吃饭的五条悟往往也会短暂放下筷子,皱着眉头指责他的生活方式不够健康。夏油杰从不放在心上,这很正常,那家伙不高兴的时候看什么东西都不顺眼,什么都可以挑出刺来。校医都夸他生活习惯很好,说他的身体很健康。
只是他体内的咒灵积攒太多,身体上的不适令夏油杰分不出心思多想,为什么五条悟会突然就不高兴了,但他知道怎么逗他开心,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的很。
自从和五条悟成为挚友后,他就随身携带糖果,以备不时之需,比如这种时候。当然直接掏出糖果推到悟面前效果不会有多好,夏油杰更喜欢用些能勾起他兴趣的小手段,比如说……
悟,你看,我学会了魔法。夏油杰说着,将餐巾叠成花苞的形状。虽然悟嘴上说这东西有什么好看的,但却忍不住好奇心往他这里偷瞄。夏油杰很成功地成功吸引了悟的注意力,对方只嘴硬了一小会儿,便眼也不眨地看着他的手,在夏油杰手指摆动的幅度之下,花苞完全绽放,露出了藏在花蕊中的糖果。
他将糖果花递给五条悟,蓝天一般的眼瞳亮晶晶的,夏油杰感觉自己像是正将毛线球递给小猫。
有一瞬间,夏油杰曾确定过,他未来要养一只白色的长毛猫。
最好还是蓝眼睛的。


夏油杰第一次抽烟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那夜真的很黑,他站在屋外看着阴沉沉的天空抽烟,燃烧的烟草中和了他身上的血腥味道。他没来得及擦掉喷溅在身上的血液。那血被风吹得半干,厚重的感觉黏在他的皮肤上,每一寸都在宣判着他的罪孽。
明明是第一次抽烟,他却没有被呛到,也没有任何不适,他双指夹着烟,熟练得像个本就深谙此道的老烟民。尼古丁令他的思维一点点变得更加清晰,他重新审视自己短暂的人生,曾经的十几年庸庸碌碌白走一遭,外力推着他,达成了今天的结局。
在那个夜晚,他顿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即使它注定会被人称为歧路,甚至是邪道。夏油杰坚信着他会给咒术界带来变革,就算粉身碎骨,那也要轰轰烈烈走完属于自己的结局,至少还能告诉后来者,此路不通,请走另一条。
在与那对双胞胎交谈之前,他掐掉了燃烧到一半的烟,确认烟味散去,才俯下身对她们伸出手,承诺会带给她们全新的未来。
这一夜,他将自己的过去全部斩断。他所勾勒的未来,不再会有糖果,也不再有猫。

end

11 Likes

弃猫可耻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