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渍》

夏油杰在洗澡,而五条悟在外面盘着腿左摇右晃,隔一会就拖着嗓子问:杰,好了吗!活像一只等待着整点冲出壁笼的时钟鹦鹉。夏油杰起先还会让他等一等,后面不耐烦了,让五条悟再催就滚出去。不过男子高中生洗澡再拖沓也不至于拖沓到哪里去,夏油杰浑身上下都细致搓了一遍,皮肤都泛红之后拉开浴室门走出来。

这个时候洗澡,肯定是要做爱做的事情的。五条悟两眼放光,眼睛大的人情绪都不怎么瞒得住,眼神烫的能把夏油杰身上的水蒸干。而夏油杰则多少显得有些不情不愿,被五条悟如狼似虎的眼神激得差点又退回到浴室里,犹豫了一下又顶着五条悟要吃了他似的视线迎难而上。五条悟占便宜等不到明天,夏油杰离他还有半米的时候就被猛然拽倒在床上,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猝不及防跌倒,还要迎接湿漉漉的吻。五条悟接吻的功夫不好,没有技术空有架势,教了很多次才不会磕到夏油杰的牙齿。一条少了倒刺的猫舌头热情地钻进来,像搜刮罐头一样到处乱舔。夏油杰把差点被五条悟吃进去的头发扯出来,心里埋汰,但还是尽职尽责地引导着五条悟拿过主导权,和他啧啧有味的接吻。五条悟本来就性质高昂,嘴上被夏油杰亲得舒服,身体其他部位也不甘落后地。五条悟没有跟女孩子交往的经历,也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了摸奶的陋习,没亲一会手就摸到夏油杰奶子上。夏油杰乳头有些内陷,五条悟剪得整齐的指甲就一点点抠出来。夏油杰虽说对五条悟对他的胸抱有超出一般的兴趣这件事上持保留态度,但对被喜欢的人摸这件事上很乐意至极。他也隔着内裤揉着五条悟两瓣软弹的屁股肉,想着待会做的时候一定要让对方好好舒服。五条悟没听到夏油杰心里的想法,只顾着自己爽,没收住力掐在了夏油杰的乳头上。夏油杰疼得吸气,松懈的舍友又被五条悟咬了一口。而五条悟浑然不知地,还在揉奶子。夏油杰在五条悟乱耸地屁股上不重地拍一巴掌,爆出一声脆响:起来!

五条悟后知后觉自己犯了错,仍不依不饶地赖在夏油杰身上,用嘴去安慰刚才被他掐得红肿的乳头,可怜巴巴望着夏油杰,又凶又委屈:杰答应我的,不许反悔。夏油杰没想反悔的,虽然他心里没有完全乐意,但是反悔这件事则显得太没气度。五条悟不知道看了些邪门歪道的东西,某天对他的胸产生了莫大兴趣,从接吻的时候要揉,做爱的时候要吸,到昨天非得拉着夏油杰给他乳胶。夏油杰也是一时心软答应了,作为把五条悟上一次操哭的赔礼和下一次操哭的聘金。平时五条悟也就是揉揉捏捏,像是小猫踩奶一般夏油杰看了还觉着可爱,如今才知道原来是猛虎装病猫,早就对他的奶子虎视眈眈了。夏油杰不想做言而无信的男人,但照五条悟这架势,他怕是晚节不保,于是夏油杰采取迂回战术,先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问:你压着我怎么做?五条悟的确没想过这样的问题,片上那些乳交的都是女人跪坐着簇起自己的乳房,的确不是这姿势。他骑在夏油杰的身上,不像要乳交,倒像是骑乘。但蓝眼睛睁大了一下很快又凶狠地眯起来,好像看透了夏油杰的鬼心眼:怎么不能做!

那你做吧。夏油杰往后一摊,全当做柳下惠,把一个赤条条暖和和的五条悟晾在一边。五条悟眼珠子咕噜咕噜的,但他很快就放弃思考了。夏油杰的奶子明晃晃躺在他的面前,上面还有一点未干的水渍反射的亮光,五条悟可没有坐怀不乱的本事,心里一点点点纠结都没有直接上手摸了起来,一点也不带客气的。夏油杰的奶子是真的好!如果给全世界的奶子评级,夏油杰的奶子在五条悟心里绝对名列前茅。夏油杰是有点容易长肉的体质,却在千锤百炼下塑造了钢铁般的肌肉,但对本身有些难炼的胸部则呈现出脂包肉的状态,放松的时候绵软却不失弹性,手感十足。五条悟在这对奶子上揉揉捏捏,很快就浑然忘记了乳胶的正确方式,把硬得直挺挺的阴茎往他胸上蹭。

夏油杰本来是精神反抗肉体摆烂,却不知是五条悟非同常人还是自己的两瓣胸肌已经超脱世俗的引力,五条悟竟真对着他搞了起来。他睁开眼,一半是出于震惊另一半是要跟五条悟讲道理要优待战俘,但是睁眼到一半就看见五条悟架着打炮往他的领地上进发,视觉体验太震撼又撅了过去,由于眼睛太小五条悟甚至还没察觉到他睁眼了。完蛋了,夏油杰心里有字幕掠过,他其实说不清楚哪里完蛋了,但总归刚才那一幕让他心里有一些坚硬的东西倒塌了。他感受到自己的奶子被硬挤出一条沟来,然后什么热度十足的棍状体插了进来,火急火燎的样子像极了第一次做爱的高中生,边蹭边忍不住哼哼唧唧地小声叫。

怎么有人被男人的胸磨一磨鸡巴都能喘得跟被操了一样,夏油杰心想。五条悟蹭他的时候不紧喘得动情,屁股也,与骑乘的时候忍不住又不敢往下坐的模样一般无二。夏油杰努力克制了,但是爱意是藏不住的,鸡巴却也会悄悄起立。夏油杰又装了一会就受不了了,这招对五条悟已经没用了,何况现在挡在面前的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而是亲亲小男友的鸡巴,一根相较于其他男人而言甚至可以称得上秀色可餐的鸡巴。夏油杰睁开眼睛,五条悟已经彻底动情了,鸡巴湿漉漉得全是自己流的水,这些水被蹭到夏油杰的乳沟里,亮堂堂的,像是选美比赛里为了彰显肌肉抹的身体油。杰,好舒服……五条悟手挤着夏油杰的胸肌,用力到夏油杰感觉那处的皮肉绷紧一样。夏油杰虽然胸肌练得饱满,但终究是男人的奶子再用力也不会像是女人的乳房一样丰满,如同谷仓一翘起软密地包裹,五条悟一根鸡巴一大半都是露出外面的,为了获取更多的刺激他只能翘臀部,将阴茎尽可能地压进夏油杰的乳沟里。像是……发情的猫一样。

夏油杰健硕的胸肌被摩擦的发红,细看还有几个暗色的手印烙在上面。夏油杰年纪尚轻,虽不算遍体鳞伤,但也有不少的伤痕,斜上方肌肉上就有一盗愈合很久的疤痕,倒不是战斗受的伤,而是上回被五条悟的指甲抓伤的。五条悟光乳交还不够,手攒着两把乳肉揉捏着,手则专心致志地去揉夏油杰的乳肉,就连微微内陷的乳头也要用修建的指甲扣出来,夏油杰也有些按捺不住,一时失神泄出色情的闷哼。夏油杰的声音有着不同于一般男性的低沉,倒显得清透,像是还没有经历变声期一般,但却一般只有在高潮的时候才会露出一点声音,五条悟这个时间一般被草懵了,所以能有耳福的机会不多。五条悟捕捉到,更是兴奋又殷勤地对着夏油杰的奶子卖力伺候,连自己硬得流水的唧唧都一时弃之不理了。

夏油杰也完美被带进了氛围里,手从上往下把长条的五条悟从腰腹摸了个遍,最后落在屁股上,问五条悟可以插吗?这是什么问题,五条悟分神想,哪次不是夏油杰想操就给他操了。于是五条悟抬起屁股,主动去迎在股缝里摸索试探的手指。五条悟最开始熟悉的就是夏油杰的手指,打架也好、约会也好,甚至初吻也是,最先接触的不是夏油杰的嘴唇而是手指。男人的手指关节明显,指腹上有明显的茧子,还有一些破口。五条悟娇生惯养,又有无下限术式庇护,粗糙的指腹在他的嘴角引起一丝似有似无颤栗,然后在夏油杰的提问下如涟漪一般扩散到全身,夏油杰总是要提问:悟,可以吻你吗?五条悟感到喉咙干地厉害,拉过夏油杰就亲了上去。

现在他也是饥渴的,但身体却湿的厉害。男高中生精力旺盛,在一起的时间不是打游戏就是做爱,甚至今早上上课前都紧急来了一发。五条悟还是软的,又被自己流的水浸透了,没费什么功夫就把夏油杰的手指吃了进去。甫一进去,五条悟就软了腰险些跌倒在夏油杰身上,男高中生呢个那些手茧摩擦在柔软的肠壁上如同异常残忍又甜蜜的惩罚,再加上五条悟的身体就是由这个人全程调教出来的,有什么比一件熟悉你的武器更可怕的事情呢。夏油杰用两根手指在浅处插着五条悟的穴,也不敢给他太多刺激。另此时他也没有多么排斥了,甚至主动挤压一边的胸肉让五条悟可以腾出一只手撑住自己不摔下去。

但五条悟还是没能坚持太久,屁股里流出的水很快浇了夏油杰一手,前面也不逞多让,浓白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吹出来,大部分落在夏油杰的胸上,少部分则溅到脸上。五条悟达到高潮之后人都是虚的,变成软绵绵的一坨小猫,直接倒在自己的精液中和夏油杰的奶子上。夏油杰抽出手指,手给瘫软的大猫顺气。他其实不太舒服,阴茎全程没有得到什么照顾,硬的难受。五条悟趴在他身上喘气,气还没喘均就来找他要亲亲。亲了会更难忍的,夏油杰想,然后扶着五条悟的肩膀和他接吻。

亲吻的时候,五条悟腿碰到夏油杰昂首的鸡巴,很。主动邀请夏油杰插进来,夏油杰摸他的大腿,犹豫不决。倒不是五条悟刚高潮完一轮现在插难受,而是另外的东西。五条悟也清楚他自己几斤几两,拉住夏油杰的手放在半勃的阴茎上,张开腿让夏油杰进来。夏油杰又亲了亲他,给五条悟撸硬了之后,一边堵住铃口一边慢慢地往里插。五条悟本来就不是什么耐操的体质,出精口被堵住,高潮的感觉像是闷笼里的热气一般。夏油杰一开始没有完全插进去,只用一半的长度干他。等五条悟适应了,欲求不满了,才把他翻过去全部给他,齐根没入又齐根拔出。

恋人的体贴让五条悟如在云顶一般的舒爽,前面不能射精就用后面吹水,一股股地浇出来浸湿了床单,不大的房间里全是响亮的水声。快感积蓄到一定程度没有发泄口,五条悟到最后还是没有忍住,扒着夏油杰的手让他让自己射一次。夏油杰松手的时候高潮的精液喷涌而出,腰腹和胸膛都覆上乳白色。夏油杰咬着牙在急剧收缩的肠道内抽查了几次,在五条悟彻底进入不应期之前拔出来对着失神的脸用手用力地撸动,想趁着余裕尽快射出来。五条悟迷迷糊糊看到眼前粗壮的鸡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摇摇晃晃挺起身子来,把自己的胸往夏油杰的几把上凑。夏油杰也没推辞,拉起人来就把火热的阴茎顶了上去。五条悟的胸还是单薄了点,用力往中间挤也只能挤出一道浅沟。剩下的部分就用嘴来含,湿热的舌头猫一样扫在龟头上,把膻腥的前液卷进嘴里。但过剩的口水还是没有控制住顺着张大的嘴角流下来,掺杂着浓稠的精液一起滴到湿的不能再湿的床单上。

夏油杰在乳沟里狠狠摩擦几下,把嫩白的皮肤擦出红痕,临近爆发的时候摸着五条悟的侧脸。五条悟无师自通地张开嘴,把第一股浓精吃进口中。

—就这样吧—

38 Likes

夏油杰乳頭內陷這點小細節喜歡的要死,色的要命:hot_face:

1 Like

太辣了:hot_face: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