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蔚蓝高空 by于俞屿

*夏五

*无咒力设定

*机械师杰&设计师悟

*部分人物关系混乱,介者慎看

*故事发生在两人26岁时,悟和杰是高中&大学同学,因为部分原因分开

*私设:悟饮酒但酒量巨差

*ooc预警(非人物原创者,无法做到完全一致,勿喷)

*全文1w+,N次发完,请注意观看时间,爱惜眼睛

*可能存在错别字

*不要吵架,不要攻击,笔者只是个为爱发电的无名小卒不协调国际争端

以上OK​:ok_hand:t2:下面开始:point_down:t2:

1

初秋的阳光并没有因为太阳的南移而减弱,即使有窗外的微风拂过,室内的人也依旧燥热不安。新来的机械设计师在长廊里独自一人徘徊,秋后慵懒的阳光散落在银白的发间,独特的发色或许是他留给陌生人的第一印象

“悟?”设计师身后传来了一个温柔至极的声音,S&S的王牌机械师正站在机械室前看着不应该出现在这人

新任设计师微微偏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那双天空蓝的眼睛在墨镜后微微闪烁着光芒

“五条悟!!!!!”长廊尽头传来院长助理庵歌姬的声音“你又逃早会!!!!!”伴随着声音的靠近这位名叫五条悟的新任设计师转身向反方向跑

“夜蛾院长已经生气了,你给我回来!!!!!”

“哈哈哈,我才不,去了准备他臭骂一顿,我要回去打游戏了~”五条悟踏着散落满地的阳光毫不留情的跑出了长廊,那声爽朗的笑声依旧在长廊里徘徊

2

“五条前辈,您这样,真的好吗?”钉崎野蔷薇看着面前堆成山的报告和设计图稿,以及自己电脑上的一堆文件,有些抱怨的问这位新任设计师

“哎呀,没关系的啦,夜蛾他们才不会看是谁做的,他们就是一群只会吩咐的人,做不完你就分给其他人一点,我走啦,我还要赶去买限定款大福!”五条悟边说边退到办公区外,还一脸人畜无害的给钉崎野蔷薇竖了个大拇指,以示褒奖

3

五条悟拿着新买到的限定款大福和冰淇凌,走在研究院空旷的试验场地上,正午猛烈的阳光洒在试验场漆黑的柏油路上,让阳光的威力增加了百余倍

“唔,果然好热,不如回去吹空调呢~”五条悟贪婪的舔着所剩无几的冰淇凌。抬头看了一下这片晴朗无云的天空,五条悟转身回了研究院,身后的维修室利仿佛还有机械师们维修的声音

4

“五条悟!!!!!”自从这位新任设计师来到这所研究院,研究院大厅每天都会上演一场“你追他逃”今天的追逐者是庵歌姬

“哈哈哈哈哈,这不挺凉快的嘛,歌姬,我这是在帮你解暑!”五条悟在院长办公室挂水桶捉弄庵歌姬,现在两人正在大厅你追我赶,研究院内的百年尘埃都被两人卷起到空中了

“好了,别再闹了,一会院长来了就麻烦了。”原本正在研究新模型的夏油杰闻声走到大厅阻止了这场战争

“对呀,也快到午休时间了,歌姬前辈不要生气了,我陪你去吃午饭吧。”家入硝子闻声也从数据统计室走了出来

“夏油,你又护着他!”庵歌姬接过家入硝子递来的毛巾抱怨的看着夏油杰

夏油杰面带微笑的摇了摇头“我可没有。”

5

家入硝子带着庵歌姬走后,大厅里只剩下了昔日的战搭档夏油杰和五条悟

“走吧,我们也去吃午饭吧。”夏油杰转身向五条悟发出了邀请

一场迟到四年的约定好像要兑现了

6

“杰,我们去吃午饭吧,快饿死了,别研究了~”从早上七点就坐在桌前设计交流会稿子的五条悟早就想跑路了

“悟,别吵,我感觉我能解决这个模型。”夏油杰目不转睛的盯着手里的模型,他已经在过去的五个小时里拆拆合合不下十次了,可还是不死心

“啊?有没有可能是设计的问题呀。”五条悟整个人都瘫在了图纸里面“还是先吃饭吧,脑子都要饿的不运行了。”五条悟透过图纸间的缝隙看着在阳光中认真切换零件的夏油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五条悟认输般的把头埋进了设计图里

“呼—搞出来了!”等夏油杰欣慰的看着自己刚刚做好的模型时,五条悟已经在设计稿里睡过去了

“悟?”夏油杰发现没人回应后扭头看到了在设计稿里睡觉的五条悟,午后的阳光停留在散落着设计图的桌子上,白色的纸张和银白的头发在阳光的普照下熠熠生辉

“哈?这就累倒了?这可不行呀。”夏油杰略带嘲讽的靠近自己的搭档,把他拍醒了“悟,走吧,吃饭去,时间不早了。”夏油杰看了一下手机,已经下午一点三十了

“嗯?搞完了?”五条悟朦朦胧胧的从一堆设计稿中爬起来,揉了揉自己杂乱无章的头发

“嗯,走吧,我请客。”夏油杰抓起椅子上的外套招呼五条悟出门

“夏油,有时间吗,你上次提交的那个报告我想跟你交流一下。”还没走到餐厅门口,夏油杰就接到了导师的电话

作为一个即将毕业的学生他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不像五条悟专业对口回家直接子承父业进公司就行,夏油杰要为自己的未来作打算

“抱歉,悟,看来只能下次了……”夏油杰有些遗憾的看了一眼五条悟

“啧,真麻烦,下次记得请我吃双倍的!!!”五条悟自顾自的走进了餐厅

“好!”夏油杰背对阳光冲着五条悟露出了个开心的笑容

那是再也没有的下次,那个下次因为各种奇奇怪怪的原因消失在了那个春天

7

五条悟在早会上的睡眠被一句“那,下个月的交流会就排五条和夏油去。”而打破

“哈?!没人跟我商量吧?!”五条悟揉着自己朦胧的眼睛十分不解的问道

“刚才你也没举手反对,散会!!”夜蛾丝毫不给五条悟反驳的机会,立即宣布了散会

“我看他是更年期小脑萎缩,这么多人必须安排我吗,安排我必须安排是和那个人一起嘛?!”五条悟坐在公共办公区跟小职员们吐槽着早会的宣判

“五条,你不愿意跟夏油一起去不会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吧?”庵歌姬十分好奇的凑近了问道

“哈?对!就是因为那个,那可是我的青春哎!”五条悟十分不满的看了庵歌姬一眼

8

“抱歉,悟,今年首创大赛,我恐怕不能陪你继续了,公司那边安排了人”夏油杰收拾着自己的模型漫不经心的说了出来

“哈?!喂,你给老子解释清楚,这可是最后一次首创大赛哎!!!!”五条悟听到消息后瞬间从椅子上跳起来,没有墨镜遮盖的天蓝色眼睛中传达着他的愤怒

“这如你所听到的,我不能和你一起参加了。”夏油杰的语调平静的令人震惊

五条悟没有给出任何回复,他目视着夏油杰把所有的物品带出了试验室

夏油杰在一个月前被一家军备公司签走了,本来五条悟是可以跟夏油杰一起进入这家公司的,但好巧不巧这家公司是五条家的对家,而且五条家的长者不认为自己家的继承人应该去为其他公司尤其是自己的对家来服务,所以这件事情自然成为了不可能

五条悟把几乎设计好的图纸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那年首创,第一名换了一对搭档,那个连续三年稳坐榜首的“五条悟&夏油杰”换成了其他人

那是一段传奇的落幕,也是两人青春的尾声……

9

“怎么只有一张房卡?”五条悟看着只从前台拿到一张房卡的夏油杰有些疑惑

“主办方貌似只给了一间双人间。”夏油杰晃了晃手里的房卡表明事实

“哈?这主办方真抠!”五条悟毫不客气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随后一手插着裤兜一手拖着行李箱到了电梯口等电梯,夏油杰紧随其后上了电梯

10

安置好自己的物品之后夕阳已经染红了窗外的海域

“走吧,该到晚饭时间了,下楼吃点东西吧,晚上回来还要看资料。”夏油杰拿着手机跟房卡示意五条悟该走了

五条悟像只长条猫一样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跟着夏油杰走了

夏油杰很是贴心的选择了一张靠近窗户的座位,两人十分默契的点完了自己喜欢的菜,丝毫没有考虑对面的人。秋后的海透露着一丝悲凉,让人感到伤感。海风带着淡淡的盐味从海洋吹向陆地

“噗!”夏油杰突然之间笑了

“喂!你笑什么!”五条悟对于这声毫无缘由的笑声表示了不满

“哈,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现在的样子跟大学那会一模一样…”夏油杰放下了餐具一只手支起向五条悟方向看的头,一只手玩弄着桌子上的餐巾纸“一样的,可爱…”

“哈?”五条悟并不想理会他无脑的发言,继续吃着自己的晚饭

炙热的目光把初秋仅有的微凉一哄而散,五条悟意识到他的目光还在自己身上“啧。我去拿饮品。”说罢五条悟起身离开了

本以为五条悟会借机离开的夏油杰在吃拿起来餐具,准备结束他的晚饭

“哐!”五条悟拿着两瓶啤酒坐了回来“来个?”说罢十分流利的打开了啤酒瓶

“不了,晚上还要看报告。”海风让夏油杰温柔的声音染上了海盐的味道,传到了五条悟的耳朵里

果然,五条悟那一杯倒的酒量瞬间就醉倒了

五条悟迷迷糊糊的看着夏油杰,淡盐味的海风并没有让他清醒。好在五条悟醉酒不会耍酒疯,否则夏油杰会十分头疼这个搭档的

“我跟你讲,老子讨厌死你了,最讨厌的人就是你,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要来这家研究院嘛,我明明可以好好在家里呆着的……”一堆好像有逻辑但又没有多少的逻辑的话语从这个醉酒的青年人口中吐露出来

“为什么?”夏油杰带着一点点私心开始跟醉酒的五条悟讲话

“因为,老子想找你的茬!!!”五条悟趴在桌子上强撑着抬起了头看了夏油杰一眼“你破坏了老子的青春,老子肯定要报复你,哼!”五条悟像个三岁的小孩子一样在自己臂弯处蹭了蹭,嘴里还说着毫无说服力的话

“你大可以动用五条家的势力来对付我,这样更简单。”夏油杰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像是在和一位重要的人物谈判一样

“呵,老子才不要,老子不需要!!!”五条悟拍案而起“那是最后一张设计图,那是最后一次比赛……”五条悟不知道胡言乱语了一些什么东西后跌跌撞撞的走出了餐厅,留下夏油杰一个人坐在桌前

许久之后,夏油杰摸了摸衣兜才发现房卡在他这里,虽然不确定五条悟会回房间但是他还是决定回酒店看一下,毕竟五条悟喝酒后并不怎么聪明,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11

夏油杰回到酒店时看到的是一坨窝在房门外的猫,酒店长廊里的灯光映照着门外的人,雪白的睫毛在灯光的映衬下有些微黄。夏油杰无奈的摇了摇头,刷开房门后打横把人抱紧了房间

安顿好五条悟后,夏油杰打开了电脑准备浏览一下交流会的相关文件,只开了吸顶灯和脚灯的房间显得有些昏暗,夏油杰独坐在窗边,窗外是一望无际且深邃无边的大海

“唉。”夏油杰面前的电脑显示屏从打开到现在一直都显示着同一个界面,近一个小时,从没换过。海风已经转向,即使开着窗也只能感受到细微的空气流动,身后五条悟均匀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像是海风的伴奏,一声声直扣窗边人的心

夏油杰的心思伴着海风流露出来,从高中初识到最强搭档一直到最后的形同陌路,他们好像一直都没有真真属于他们的独有的回忆。好像,谁都不可能“不是吗…”夏油杰望着窗外幽深的海问出了无人回应的问题

12

“悟,起床了,再不起床交流会要迟到了!”夏油杰站在门边的脚垫上忧愁的盯着手表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悟……”夏油杰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们可能真的要迟到了

“啧!知道了,催什么催,迟到能怎么样还能把我杀了不成?!”五条悟十分厌恶的把被子拉过了头顶,他好像真的不在乎……

“害……”夏油杰无奈的走到了五条悟床边“我的大少爷,麻烦您起床好么,我可不想回去被骂。”夏油杰把人从松软的被子里捞出来,五条悟像一只长条猫一样赖在床上不起来

“害……”夏油杰见状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寻找出新的办法

“啊,我就起。”说罢五条悟悠哉悠哉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在夏油杰不太严谨的推算下,总算是卡点到了交流会地点

To Be Continue

2 Likes

13

交流会还算完美的进行完了,除了五条悟嫌弃主办方差点被抓包之外没有发生任何重大事件。交流会结束后两人莫名的去了海边

几近傍晚的海面翻着微微金黄,晚风和海风交织着吹向岸边,沙滩上还留有潮湿的沙粒。人群渐渐散去,沙滩上只留下了两位刚刚结束任务的青年,一切好像都回到了十八岁那年

“啊!!!!”五条悟突然朝着大海大喊起来,一旁的夏油杰由震惊转向了理解

“有什么烦恼嘛?”向着大海讲话可以带走烦恼,这还是五条悟告诉他的

“没有,我能有什么烦恼呢。”五条悟踢着脚边的沙粒缓慢前行,原本一前一后的两人,不知不觉变成了并肩行走

“大学那会也会在傍晚去海边呢,尤其是研究压的比较紧的时候。”夏油杰两手揣兜,看着渐渐沉入海底的夕阳,回忆起了当年

13.1

“啊——”

“悟,你在干嘛呢。”夏油杰看着眼前突然站起来向着大海呼喊的五条悟笑了出来

“哦?杰不知道嘛,大海可以带走烦恼呢!”五条悟背着双手站在海和陆的交界处,即将沉入海底的阳光擦过五条悟的肩膀投到了夏油杰的脚边

“啊?什么小姑娘才会相信的情话,你也信。”夏油杰略有嫌弃的看了一眼五条悟

“杰真无趣!”五条悟说罢坐在了夏油杰身边

“那,你有什么烦心事嘛?”晚风带着这句不经意的问候吹拂着五条悟单薄的衬衣

13.2

“啊———”夏油杰也走到海岸线上,向着大海喊出了心声

一旁的五条悟显然被这一幕惊到了,他不是不相信这些的嘛……

“哈?你不是不相信这些的嘛?”五条悟张着吃惊的大嘴,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朝大海呼喊的人

“嗯?喊出了更舒服一点罢了…” 夏油杰沿着海岸线,踩着最后的阳光向蔚蓝的大海里迈了一步“我也没希望他能带走什么,或者留下什么……”说罢歪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五条悟

“对了,悟,你能帮我看一张图纸嘛?”夏油杰再次回到了岸上,站在五条悟旁边,以海盐般让人难以忘却的温柔声音问道

“嗯?我为什么要帮你?”五条悟问出了一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问题,但却又让夏油杰觉得异常到不能再异常了

“不行嘛……那算了吧。”夏油杰仿佛并没有感到太大的失落,悄悄地转了个身,继续沿着海岸线追逐残阳

“啧,老子不看飞机图,明天下午之前给我,否则别怪我反悔!”五条悟扔下一句话独自回了酒店

14

五条悟被敲门声吵了起来“进!”敢打扰五条悟午休的人或许只剩夏油杰了。“悟,设计稿,我觉得有点问题……”还没等夏油杰把话说完,五条悟就十分不满的说了句“知道了,放桌子上就滚出去!”

夏油杰虽然对这位从前的搭档对自己的态度十分不满可是也只能嘴上跟他打打嘴架,毕竟真打起来谁也不一定能打得过谁

时针掠过表盘上的数字二后五条悟从桌子上抓起了夏油杰拿过来的设计稿,毕竟还是提前解决比较好

“这哪里是什么设计稿呀,这分明就是小孩子的随手画作吧!?”五条悟盯着手里的设计稿狠狠的吐槽了一番,不仅少视角而且混乱不堪,这分明就是一份草稿!五条悟毫无疑问的下了定论,这就是一张草稿,一张发动机的草稿……

五条悟十分烦躁的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这怎么改呀,比猫毛都乱“呼——”五条悟看着眼前的设计稿重新拿出来一张崭新的纸,既然一时半会改不成了只能先复盘一下试试了

直到办公室变得渐渐暗淡五条悟才发现时间不早了,随手开了灯接着复盘那张乱的无法看的设计稿……

15

让五条悟起床的不是闹钟也不是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而是下属的敲门声“竟然在办公室睡着了嘛,真是的,都怪他”五条悟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在办公室的原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组装室狭小的窗户照射到机械师辛苦组装的机械上

“哐!”组装室的门被十分暴躁的踹开了“夏油杰!你人呢!你的稿子老子给你看完了!!”五条悟找了一早上那个请他帮忙的组装师

组装室的人看到气势汹汹的新任设计师倒吸一口冷气生怕进来的人下一秒钟把刚刚组装好的部件给拆了“五条,夏油今早请假了,没有来。”经过组装室的家入硝子看着气势汹汹的五条悟无奈的提醒道

“啧!老子给他复盘了一个晚上的设计稿他竟然晾老子鸽子!”五条悟甩手离开了组装室,扔下了那张他画了整整一夜的设计图

16

夏日的余温渐渐消散,当午后的阳光不再炙热,冰与火开始交融

正午的阳光像热恋期的热吻,而晚风则更像是暧昧期的牵手。一向不喜烟草的设计师咬着一根棒棒糖在空旷的实验场地上漫步。并列的跑道直达地平线,或许走在跑道上的人也有着一颗接触天空的心吧

“哐!!!”不远处传来了物体倒塌的声音,打破了晚风的寂静

出于本能白发的设计师跑到了声源地,黑发的机械师正狼狈的捡拾着散落一地的零件“哈?!你怎么在这里?!”五条悟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如你所见,维修。”夏油杰显然有些烦躁

五条悟不经意的叹了口气“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吧。”五条悟走近了那个停在组装室中央的飞机,开始观察这架貌似没有任何问题的飞机

“你不也在这里。”夏油杰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

“随便你,老子要回家了。”五条悟已经准备向外面走去了

“哎,别走,你能修好它吧……”夏油杰停下了手中捡拾零件的工作,语气在偷偷溜进门的晚风的熏陶下变得温柔

“哈?!开什么玩笑,我是设计师又不是维修师,能不能修好是你的问题。”五条悟疑惑的盯着发问的人

“总归帮我看一下嘛,其他人也都下班了,不是吗?”夏油杰走到五条悟面前捡起了落在对方脚边的一枚螺丝

五条悟鬼使神差的留了下来。“设计图。”五条悟把手递到提出请求人的面前,他能做的也只有看看设计图吧。晚风轻轻的吹碎对方的碎发,碎发在对方面前随意的飘舞,遮挡了对方紧张的心情“早就搞没了,这是好久之前的设计了……”夏油杰把手里的零件放到零件盒子里摸了摸停在那里的飞机,仿佛它是一位自己许久未见的恋人

“啧!没有设计图你让我帮忙做什么!”五条悟显然对于对方这种强行留下自己却又没给明确指示的行为感到厌烦

夏油杰沉默不语,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五条悟留下,只是觉得他在就可以解决,或许是因为这架飞机的特殊性吧……

“哈!这不是有设计图嘛!”五条悟如获珍宝一般从桌子上一堆图纸中拿起来一张他认为的设计图。五条悟优秀的设计师能力在这一刻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毋庸置疑,那张图纸就是眼下这架飞机的设计图,虽然有些老旧和拙劣

“悟!还给我!”夏油杰惊讶的看着五条悟手里的图纸,急忙跑道五条悟面前抢夺图纸

“噗!”五条悟在夏油杰抓住图纸的另一半时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不是,我说,杰,你抄的太拙劣了!好多地方都抄错了呀!”五条悟看出了那张拙劣图纸的本源——他的最后一张飞机设计图。那个他和夏油杰打算接近蓝天的梦……

“喂!你能看到它已经是万幸了好吧!”夏油杰略有生气的看着已经笑得蹲下的五条悟,试图抓住图纸

“我就说嘛,前两天你给的那个发动机感觉有点眼熟,哈哈哈哈原来是你抄不明白五条设计师的图了!哈哈哈哈!”五条悟越笑越猖狂,直接一整个人都倒在了布满灰尘的水泥地上

“你到底帮不帮忙。”夏油杰俯身面带微笑的问着笑的不能自理的五条悟,满脸的微笑都向人传达了杀意

“设计稿我拿走了,回忆一下青春。”五条悟卷起桌子上所有的设计图就离开了组装室。留下夏油杰一人站在散落一地零件的维修室

tbc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