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着你的每一个五点第十九分钟

或许我爱五条悟。
这个念头在夏油杰脑袋里出现的很突兀。 简直莫名其妙。夏油杰想。大概是天光明亮如同某个盛夏。又可能破开苍穹的九重天长风也曾造访少年一梦。所以夏油杰会想起五条悟也很正常。是风的错。是梦有过。
他们曾经放纵言爱。夏日,蔚蓝,晚风。夏油杰那时十七岁。与五条悟相爱是意外,也是命中注定。 夏油似乎比同龄人都更成熟稳重,在遇到五条悟之前。因为五条悟这个人不仅自己要疯,他还要拉上夏油杰一起,而夏油这个没出息的总会为他步步退让。他们在一起时当之无愧问题少年的名号。
他们在晚秋深夜跑到高专后山打架,打到竹林倒了一大片,打到所有人都被惊醒,打到最后淋漓着汗吻到一起。他们在黄昏前乘虹龙飞到海边,然后肆意笑着比赛跑入潮涌,像是无畏于死亡离别。这是少年人的特权,他们年轻,所以他们理所应当张扬热烈,因为这是少年的特权,他们不用去藏思念悲伤,不用忍着刺骨疼痛向前,不用自顾自同化痛与乐。因为他们无所不能,因为他们在一起。
夏油杰叛逃后再没拥有过夏日,他们有时会遇到,是偶然也是蓄谋,重逢时他们从不谈过去,他们接吻,做爱,彼此纠缠交融又渐行渐远。五条悟喜欢看夏油杰痛,他爱在缠绵时说刺人的话,在他们隔着千里风程装作还可以拥抱时把夏油杰推的更远,然后看夏油杰遍体鳞伤一步步走回来,刀锋深入骨髓,见血方止。每当这时他就会笑,笑的很恶劣,笑到每一寸血肉皮肤都痛,伤敌一千自损一千,他们连痛都要一起。
我恨你,夏油杰,我恨死你了。五条悟曾这么说,夏油杰只是很深的注视着他的眼睛,夏油杰眼中有悲伤有绝望的去意,有深刻入骨的爱,他无谓结局毅然决然淌进五条悟眼中冰封的海,然后他干燥的手掌挡住五条悟的眼睛。别这么看我。夏油杰说,别这么看我。五条悟勾着嘴角嘲他。为什么,因为不敢吗,不敢直视我还是不敢直视自己,夏油杰,你就是个废物胆小鬼。夏油杰只是很轻很轻的吻他。因为你看上去要哭了。夏油杰对他说,苍蓝的浅海藏不住深情挚爱,于是海水溢出来,一点点的。夏油杰很安静的感受手心的湿润,他们一起痛,剥皮抽筋也要爱。
性事结束后五条悟跟他打了一架,夏油不还手,五条悟看他时已经褪了痛和悲伤,眼里蒙了水雾和细碎的光。我这辈子只爱这一次,我只爱你一次。他如此说,然后不留恋的走了,那一刻的时钟指向五点十九分。
我爱五条悟,从回忆里抽身时夏油杰确信。但爱恨深沉又怎样,他们是相交线,无论曾经如何相交相爱不分彼此,都总要分道扬镳,渐行渐远再无逢时。
夏油杰不会再拥有夏日,也不会再放纵去爱,但他永远爱五条悟,一生一次,不死不休。

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