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关进了不做爱100次就出不去的房间

是圣诞节贺文,大家节日快乐哟~

莫名其妙地被关进这个怎么也出不去的房间,白发教师愤愤地一脚踢在了门上,更何况旁边坐着的正是自己叛逃十年之久的男友。
— “悟,好久不见了,不想和我一起叙叙旧旧嘛” 盘腿坐在床上的教祖挂着脸笑眯眯的看他。
— “跟你有什么好叙旧的,倒不如想想怎么出去。” 猫背对着他冷冷的开口。
— "唉,真伤心啊,还以为好不容易有和悟独处的机会呢。"说着做出一幅很悲伤的样子
—“话这么多,不如跟我回……”
话还没说完,房门口轰的一声打断了五条的话。上面毅然浮现几个大字——不做爱100次就出不去的房间【爱心】
……
……
"悟…?"夏油杰尝试开口打破沉默
……
什么啊!!??!!五条悟抬手就是一个茈,大门依旧稳如泰山。gojo老师近日连轴出差,难得今天休息,在赶往买甜点的路上突然天地一暗,再一睁眼就出现在这里。
眼看着猫就要炸毛,夏油杰赶紧上前来哄。
轻易的穿过那从不对他设防的无下限,双手轻轻的环住五条老师的腰身。
—“这里没有外界的时间流逝,看来只能照着上面的话做才能出去了”
夏细杰不动声色的收紧了环抱,用脸讨好的蹭了蹭这人的颈窝,手下的腰身劲窄,摸起来手感颇好。
悟这些年成熟了不少啊……小猫的身体尚为青涩可爱,而这只熟猫则更加饱满,身上的线条就像雕望那样流畅匀称,胸前更是分量十足,雪白肥腻的屁股紧紧的被包裹在黑色的教师制服下面,显得色情无比,让夏油杰忍不住想把这人修长的双腿对折在胸前,好好地草草这紧致的后穴,看看这人冷淡的脸发情时的样子。多亏了自己从前的日夜耕耘,小猫的小穴已经被开发成了他的专属精液肉壶
想起了那口流水的穴,夏油杰眼神都晦暗了几分,踮脚吻上了猫很好亲的嘴
—“悟,张嘴”啧啧的水声在密闭的房间里尤为明显,听着让人脸见心跳。五条悟虽然还是刚才那幅表情,但被亲的通红的脸已经出卖了主人此时不平常的心情,夏油杰舔舔他的唇珠
“悟,我们做吧”
.
.
.
五条悟刚脱下了一点裤子,回头却看到夏油杰已经只剩下足袋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骚了” 五条悟嫌弃地说。
—“啊?我觉得还好吧”
夏油杰先用手撸了两下猫白净的性器,然后低下头一口吞咽进去,惹得身下的人呜咽一声
“嗯…慢点……啊嗯”
吞吐的动作逐渐加快,猫难耐的扭起了腰
嗯唔…嗯…不,不行,杰,我要去了,啊——!!
猫一声尖叫,夏油杰照单全收,全吞了下去。
刚射过的五条面色潮红的躺在床上,胸口随着喘息的频率上下伏动着,绷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蹭开了,露出来干净湛蓝的苍天之瞳此时也蒙上了一层水雾,夏油杰觉得自己迟早要溺死在这双眼睛里。偏偏这人不是个任人施为的性子,被欺负了也还是咬紧牙关不肯配合。一幅别扭的模样看得夏油杰鸡儿邦硬。他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急不可耐地把手指伸进粉嫩的后穴,却发现那里早已经是湿软一片,猫喷出来黏黏糊糊的水液让屁股像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最强就连屁股也是最强的,喷出来的水自然也比别人多。
—“悟状态不错啊” 夏油杰又添了一根手指进去,两根手指剪刀一样把穴口撑开,常年拿武器而变得粗砺的手指摩擦着穴里的嫩肉,咕叽咕叽的水声越来越大,弄的到处都湿漉漉的。见身下的人还是憋着不肯出声,教祖轻轻地叹了口气"悟,舒服的话就喊出来吧,我想听悟的声音。” 突然蹭到了一块凸起,夏油杰用手指刮了两下后重重的碾压下去。
“嗯啊——!!”
猫猛地尖叫出声,穴里就像发了大水一样,滴答滴答的从穴口流出来。
杰调整了一下姿势,用手指专攻猛插这一点,刚才还冷着脸的猫此时脸上淫荡的表情再也收不住了。
“啊啊啊啊啊嗯……不要、别碰那!”
不管刚高潮过的猫有多敏感,夏油杰用自己的堪称凶器的鸡巴在糜红的穴口磨了磨,然后长驱直入地肏进紧致的小穴,感受到肠肉被一寸寸的打开,可怜的小穴被阴茎撑开到发白。夏油杰毫不怜惜的大开大合操干起来,任五条悟两条修长白皙的长腿徒劳的乱蹬,然后精疲力竭的垂下去,被夏油杰挂在肩膀上
“嗯、嗯、嗯啊啊、太大了…嗯啊不、不要了,你出去啊昂—!”
美人抽抽噎噎的哭声勾得恶劣的人更想欺负他了。
—“不要吗?可是悟的后穴在紧紧的吸着我的肉棒呢”
夏油杰大力撞击着五条悟的臀部,肉体碰撞的声音啪啪作响,艳红的嫩肉依依不舍的缠着巨根被拉出,然后马上又被顶撞回去
—“你看,悟里面又湿又热又会吸,根本舍不得拔出去呀”
“啊啊啊啊啊嗯!!”
五条悟本人已经听不清这人在说什么骚话了,他被干的摇摇晃晃神志不清,一波一波猛烈的快感电击般袭来,从两人交合的位置直升到天灵盖,淫穴被刺激的直缩,像只贪婪的小嘴在吸吮体内的巨根,把夏油杰爽得不行。猫许多年没吃过大餐,一下子被这么粗暴的对待自然受不住,只能无意识地紧紧抓住夏油杰宽大的衣袖,想像以前那样寻找能够信赖的依靠,可惜这个伏在自己身上耸动的人已经不是当年的亲亲小男友了。夏油杰安抚的摸了摸他的脸,怀恋的看着那双眼睛。
—“悟,把腿再张开点。”
也不等五条悟回应,就一把按住被干的不住颤抖的大腿肉,向下掰到了最大。这下子已经变成媚红色的小穴一览无余,淫荡的吐着肠液,被搅和成白色的泡沫挂在两人的交合处。窄小的肉穴还在可怜的吞吃着巨大的肉柱,实在是艰难,还剩下一截露在外面。
—“杰…”嘴里依旧低声喃喃着恋人的名字
—“嗯”夏油杰漫不经心的回应着,一边拉过五条悟的手去摸还露在外面的那截肉棒。大少爷的手心很嫩,爽得夏油杰不禁叹谓起来。渐渐不满足于这种深度,夏油杰突然停下了动作,身下传来的刺激陡然消失,还在懵懂状态中的五条悟疑惑的抬起头来。然而下一秒,夏油杰猛的一挺腰,就将那根长度惊人的孽根全部送进后穴里,一下子插进了紧闭的结肠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五条悟的天鹅颈被迫向后仰去,直接被送上了高潮,口水眼泪流了一脸,粉红的舌头无力的挂在嘴边,像个被玩坏的精致娃娃。
夏油杰咬住了那段软舌,尽情的亲吻五条悟,而下半身就着这个深度,狠狠的操干起来
“唔唔!”五条悟拼命的甩着泪摇头,脸部因为缺氧而憋的通红。然而没有用,被整根插入的感觉实在是太超过了,身体被人掌控,只能乖乖的承受被肉棒凌辱的后穴传来灭顶般的快感。
夏油杰在身下人快要昏过去时终于舍得放开五条悟的嘴,那张平日里不肯饶人嚣张至极的薄唇此刻被吸吮的红肿不堪,被夏油杰捏在手里把玩。
“悟真可爱啊”
五条悟已经没有力气骂他,他被操的直向上翻白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身上这人还不肯放过他,对着他的乳头又捏又扯,两颗敏感的红豆颤巍巍的挺立在空气中。抽插带来的噗嗤噗嗤的声音不绝于耳,肉穴像失禁了一样淅淅沥沥的喷出肠液来,打在夏油杰的腹肌上,越来越收紧的甬道表明五条悟已经快到极限了,夏油杰加快了肏干的速度,插在内壁里的肉棒又胀大了一圈,龟头一突一突地,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额啊啊、杰…太烫了、要被烫坏了……不行、嗯啊、不行了……”
“悟,被草成我的精液婊子不是很好吗,
“都射给你哦”
羞辱的话从昔日的优等生嘴里不停的说出,对上那双失焦的漂亮蓝眼睛
被中出后的大腿怎么也合不上,大敞四开地露出腿心任人观赏。猫被放置在床上,双目游离地看着天花板。小腹因为被灌满了精液而微微隆起,被操的糜烂红肿的穴口正在汩汩地往外淌着精液和猫水的混合物,洇湿了身下的一片床单,看的夏油杰简直邪火四起,伸手去抠他穴里的精液
等五条悟慢悠悠的回过神来,扭头一看门板
上的数字却只少了一个。
“喂,这是怎么回事。”
“大概…要我射出来才算一次吧。
—“哈?那你自己撸100次不就好了”
—"悟好残忍啊"夏油杰用袖子挡住脸,偏过头做出一副很伤心的样子。
这时候门上又吱吱呀呀的浮现出了字,而且还有一道沙哑幽怨的声音同时响起
"不…不可以!必须由玩家夏油杰射入玩家五条悟体内才算一次!”
……

“等我出去之后一定要轰飞这扇门”
"好啦,悟,都是为了早点出去嘛,"夏油杰揉了揉气鼓鼓的猫咪。
"嗯,那么悟、我继续啦” 夏杰嘴上说的温柔,身下的动作却没有半点迟疑
“喂,你!”
完事之后五条悟累的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便也没有力气挣扎,只能被夏油杰心满意足抱在怀里睡觉。
一夜无事,怀里抱着温香软玉,夏油杰难得的睡了个好觉。
到了第二天,还在半梦半醒之间,夏油杰感到胯下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还凉飕飕的。然后自己的家伙就被含进一个湿润温暖的地方。
“唔…”夏油杰情不自禁的想要顶胯,然而还不等他动作,身下的人猛然一记深喉,让他忍不住闷哼出来,这下不醒也得醒了。夏油杰无奈地看着这只打扰自己美梦的猫,蓝色的眼睛在光线微弱的房间里发出幽幽的光。明明是跪在男人身下,嘴里还含着自己的鸡巴,但那双眼睛里却透露出肉食动物般富有侵略性又锋利的眼神。
“早上好?悟”
夏油杰刚想动,五条悟立刻压住他,昨天被欺负的那么惨,今天势必要扳回来一局。
鸡巴在五条悟的嘴里进进出出,磕磕绊绊的碰到了牙齿好多次,疼的夏油杰呲牙咧嘴,很难不怀疑这只坏猫是故意的。
“额啊,悟,我要、射出来了”最终还是忍耐不住,全部射在五条悟的口腔里,门板上的数字又少了一个。还没等夏油杰回过神,五条悟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嫣红的嘴角还沾有夏油杰的精液,看着好不色情。
夏油杰做事要站起来,五条悟一屁股坐在他胯上,两腿把夏油杰死死的夹在中间。
“哎哟”夏油杰被摔得眼冒金星,估计自己的胯骨上已经是青紫一片,惨不忍睹了。
邪教教主刚想伸手去哄自己身上这个祖宗,五条悟偏不让他动。
“谁准你动了?”猫得意洋洋的骑在他身上,用柔软的臀肉来回的蹭夏油杰的肉棒,穴肉里滴出来的淫水沾湿了夏油杰的耻毛,就是不进去,晾的夏油杰下面都快起火。眼睛死死的盯住五条悟,手也不安分的想要去摸那张好看的脸来疏解一下快要溢出来的欲望,然而被五条悟一爪子拍开了。
“这只欠肏的猫!夏油杰恨的牙痒痒却又无计可施,只能像一只失去梦想的咸鱼一样
躺在床上,任淫行教师吃自助餐。
五条悟玩够了,伸手弹了弹夏油杰硬的如同擎天柱一样的性器。
“唔,好大”
尽管高中三年自己天天和身下这人胡作非为白日宣淫,但多年不见要全部吃下这根还是显得有些困难。五条悟用手指轻轻的把自己的穴口撑开,随便搅和了两下,然后腰一沉,就把那根尺寸非凡的鸡巴一下子吃到了底。
“咿啊——!!”夏油杰的声音急转了个调。
“悟,慢点儿,慢点儿。”
身上的骚猫只顾着榨精,爽的舌头都伸不回去,一脸淫荡骚浪的表情。可怜身下的夏油杰,跟不上五条悟的速度,欲望被卡的不上不下,难受极了。他挣扎着想要抓住五条的腰,却被他一巴掌扇在了颇有质感的奶子上。
“老实点嘛,杰”
五条悟眨巴着大眼睛,瞅了瞅夏油杰。
“诶,杰一会儿要是晕过去了,我可怎么办”
“啊?”
“等等,悟?!!!”
夏油杰惊恐的看着五条悟不知道从哪掏出的锁精环,啪嗒一声给自己锁上了。
然后成功的被骑晕过去了……

看起来这个房间里除了出去以外的请求都可以被满足,五条悟捧着一罐草莓冰沙酸奶坐在沙发上想,不远处夏油杰正在带着围裙准备两个人的午餐。
五条悟眨巴着圆圆的猫眼盯着他看
相处的久了,这人愈发的不要脸。比如把他压在沙发上干个没完,美名其曰是为了尽快出去,然而在要射的时候却突然拔出去射了五条悟一脸。
有那么几个瞬间五条悟甚至忘了自己被关在这个房间里,忘了夏油杰已经叛逃多年,忘了他们早已经毕业了
他们在一起吃饭,看电影,做爱,倒真像一对生活多年的夫妻了。

“如果…能一直这样过下去也不错”
"这样嘛…"回味了一下自己说的话,五条悟把自己逗笑了。
夏的余光一直瞄着五条悟,见他咬着勺子发呆,就摘下围裙走了过来
—“这男的真辣”
五被夏油杰抱到餐桌上时想。
—“悟来帮我乳交好不好”夏油杰把头搁在五条悟的大腿上,笑眯眯地问他。
“喂,这样的话不算数的吧”
“那有什么关系嘛,悟”
五条悟躺在桌子上,比那些还冒着热气的菜
看起来更秀色可餐。
—“嗯,那么,我开动了”夏油杰双手合十放在胸前。
—“草,夏油杰你个变态”五条悟笑骂他混蛋。
被夏油杰按在身下,五条悟的思绪渐渐放空
曾经,五条悟想过以后
他要和杰住在一个大大的公寓里,最好离高专近点,周末就拉着硝子七海灰原一起去喝酒,平常还要回来给夜蛾老头捣乱。
他们还要把现在的宿舍当做秘密基地,在里面乱搞一通,美名其曰回忆青春
他们要结婚
他们要……
……那是多远的以后啊……



远到看不见尽头,别是梦吧

日子在房间里面一天天的过去
两个成年人装聋作哑的享受这份虚幻的安宁
这天夏油杰来了兴致,把五条悟抵在墙角,用身体卡在五条悟两腿之间,让他面对着墙跪坐下去,然后就毫无章法的顶撞起来。
“太,太深了…啊啊啊啊…啊昂!”
五条悟觉得自己快被草死了,这个姿势实在太糟糕,让他只能被男人抓住,按在这根粗大的肉棒上,被迫接受男人给他灌精。
实在受不住了,五条悟试图向上逃走,然而身后的人早就察觉了他的意图,坏心眼的一记深顶,让五条悟的腰一下子脱了力,从半空中跌落回来,把屁股里那根肉棒一下子吃到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猫被这刺激直接推上了高潮,前端的铃口淅淅沥沥的射出些白浊的液体,张着嘴却说不出话,任眼泪口水流到地上。绷直的后背突然卸了力,软软的靠在夏油杰身上。
“悟,还好吗?全部都吃进去了呢"
罪魁祸首毫无悔过之意,满意地用手去蹂躏饱满的乳肉,另一只大手则在五条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身上乱摸,在摸到被自己顶起来的一块凸起时,用力向下按去。五条悟这才像回过神一样,挣扎着哭叫起来。
“不要,不要,杰”猫试图推开那只作乱的手。
“诶,可是悟又硬了哦,还没吃够吧,这就让悟更舒服一点哦”
夏细杰温柔的亲去五条悟眼角的眼泪,但身下的动作可是十分粗暴,丝毫没有怜惜这人还在不应期。坚硬的肉柱把柔软的肠壁肏的服服帖帖,敏感点全部被照顾到了,俨然成为了一个合格的鸡巴套子。
“不行、下面受不了了…啊!!”
如此两三次,不仅被操的喷了一地水,还便宜了身后那个混蛋。
看到最强咒术师兼初恋情人被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夏油杰怎么会不爽呢。
“五条老师,我是不是做的很棒啊”
“老师会给我什么奖励呢”
虽然没得到回应,但是夏油杰感觉到夹住他的穴肉默默收紧了一些。
“呀,看来我得更努力一些才行”
夏油杰用双手掐住五条悟的腰肢,凭借过人的臂力把五条提起来又松手,让肉棒整根插入又整根拔出。沙哑的淫叫声让人血脉偾张,紫黑色的阳具忍不住又胀大了一圈,浑圆丰满的屁股被撞击的力道弄的通红,在灯光下露出了诱人的光泽。
没过多久,怀里的猫咪忍不住哆嗦起来,看起来是要到极限了,夏油杰一把拉过五条悟,抵住他结肠口射精,滚烫的精液冲刷着肠壁,猫无力的颤抖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竟是直接晕了过去。门板上的数字又少了一个,夏油杰默默的看着,没有动,也没有拔出去,他抱着五条悟安安安静静的坐了一会儿,替他擦去眼角的泪水,又低头去吻他,神情温柔的像抱着什么稀世珍宝。

门板上的数字终于只剩下一个了
五条悟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按动遥控器,夏油杰走过来把他抱到自己腿上,轻轻的颠一颠,凑到他脖颈间去闻他
—“你是狗吗”
—“是哦,是悟的狗哦,悟喜欢吗”
夏油杰在五条悟的耳边吹气,笑眯眯的回答道。
这场性爱开始的并不顺利,五条悟总不配合,
“悟,这样我没法进去哦”夏油杰抱歉的笑了笑。
“悟不是想早点出去吗”
夏油杰看了看一言不发的五条悟
一巴掌拍在五条悟屁股上,五条悟闷哼了一声。
“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夏油杰愣了愣,很快又笑了起来。
“最强先生想听我说什么呢”
“别这么叫我,你也是最强”五条悟憋着一股气说。
“所以,这是什么来自旧情人的关心吗”趁五条悟不备,夏油杰一把握住了这人的腰,向下用力按在了自己的鸡巴上。
五条悟被这猝不及防的袭击打的措手不及,腰一软直接趴在了夏油杰身上,任他上下颠簸自己
“悟真美啊”夏油杰像一个亵神的信徒一样痴迷的盯住自己唯一的神子。
“啪”
五条悟干净利落的给了夏油杰一巴掌,夏油杰感到一双冰凉的手紧紧的缠住了自己的喉咙
他以为那双手会掐断他的脖颈,所以他选择闭上眼睛安静的等待
但那双手最终好像什么也抓不到那样脱了力,他还是太爱他了,以至于让彼此在一次次的纵容中逃避
—“这是…你想要的结局吗,这样你满足了吗”几乎不成声的问道
夏油杰很喜欢五条悟的眼睛,这双眼睛和他的主人一样强大漂亮,也许过于夺目耀眼的蓝色在别人看来有些不近人情,但他的神子总会尽情的偏爱他,
他喜欢五条悟吃甜品时亮晶晶的眼睛
他喜欢五条悟恶作剧得逞时狡黠又可爱的神情
他喜欢五条悟骄傲又嚣张的模样
他见过五条悟新宿分手时愤怒的样子
但这还是他第一次从这双眼睛里看到悲伤
夏油杰低低的笑出泪来
他窃喜于自己这点卑劣的喜欢
他想要五条悟眼里只倒射出他一人
—“没关系的,悟,很快就不会痛苦了”
夏油杰痴痴的摩挲着五条悟的脸,
像说给他听,也像说给自己听
毕竟,明天是圣诞节啊
“嗯,圣诞节快乐,悟”

门开了……

129 Likes

太好了:sob:夏五人圣诞节吃国宴来了:sob::sob:都100次了好好在一起结个婚什么的也不是不行吧:pleading_face:

12 Likes

无论怎样都希望宝宝们能幸福:pleading_face:

做了一百次能不能复合一下啊:facepunch::facepunch::facepunch:

11 Likes

夏五姐吃国宴

3 Likes

再关一次,不复合不许出来:see_no_evil:(咳咳)

11 Likes

大人请吃:pleading_face:

这国宴最后一道菜怎么是玻璃渣啊呜呜呜但是好香

7 Likes

二位请结婚 :innocent: :ring:

2 Likes

我…我们夏五姐的事,怎么能叫刀呢(心虚)(目移)

1 Like

金婚十年:face_holding_back_tears:

1 Like

太太说得有理……(陷入沉思)毕竟开头就已经be了嘛(越想越对)不就是玻璃渣?我吃吃吃我狂吃!(满嘴鲜血露出微笑)又重温一遍,太太做的饭真好吃!香!(竖大拇指)

2 Likes

不对…怎么是玻璃渣
自律的夏五姐呃呃呃呃我难受了(╥_╥)

1 Like

抚摸一下宝宝(往嘴里塞糖)

嗯,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夏五姐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