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恋歌 by诗织

, ,

只是很普通的(未交往的)DK做爱小短文
纯PWP,全文8000字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9 Likes

窗外寒风呼啸,连绵不绝的细雪夹在风中飘落了下来,一眼望去,外面已经变成白雪皑皑的世界,而昏暗的室内,电视屏幕上还停留在被关卡BOSS打败的页面,游戏手柄被他的主人们随意地摆放在地上,矮桌上摆放着两罐已经打开的啤酒,放置在一旁的薯片口袋大大咧咧地张开,仍由里面的薯片暴露在空气中逐渐软化,好不容易从山脚下专门卖来庆祝节日的炸鸡无人问津,只能慢慢地一点点变冷。

因为,本应将这些香喷喷的炸鸡大快朵颐的高中生们正在忙着做其他事情。

“嗯……”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和粗重的呼吸声从床上传来,洁白柔软的被子凌乱地铺在床上,两具身材高大的躯体重叠在一起,黑发的那位几乎把白发的那位亲进床褥,而白发的那位也不甘示弱地用力将黑发的那位扯下来,企图让他与自己一并陷入情潮的漩涡,空气正随着两人的动作变得更加灼热。

突然,不知道是谁的手机响起打断了他们,叮铃叮铃地不停作响,像一个不和谐的音符插进这段充满暧昧的小调打乱,一键清空了空气中暧昧的氛围,直接将其中一人的理智拉了回来。

“等等……”夏油杰一只手将从丸子头上散落下来的黑色碎发捋到脑后,另一只手则是四处摸索着想要找到正在发出“噪音”的手机。

骤然被打断了的五条悟面露不满,蕴起一层水雾的湛蓝色眼睛带着点迷茫看向了夏油杰,嘴里嘟囔几句意义不明的词语,按住夏油杰的手,说着“不要管它”,便坐起了身子,环住夏油杰的脖颈黏糊糊地缠着对方要亲过去。

但是夏油杰并没有回应他的请求,他歪了歪头,让五条悟的吻落在了自己的脸上,刚从连绵不断的热潮中逐渐降温的大脑让夏油杰恢复了些许理智,他心生懊恼,在心里不断质问着自己,悟可是他的挚友啊,他们之间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呢?就算是因为酒精的作用一时间意乱情迷,那也不可以!

夏油杰面带慌张地将四肢像八爪鱼缠在自己身上的五条悟扯着手脚“撕”了下来,嘴上用着“说不定有什么正事,还是要听一下”这样的借口开始四处寻找自己的手机,身体与对方渐渐地拉开了距离,试图让欲望冷却,同时也希望五条悟也能清醒过来,意识到这不是可以和朋友做的事情。

手机在床底下找到了,夏油杰打开一看,原来是七海打过来的电话,他连忙接起了电话,询问道:“喂,七海,怎么了?是吗……你们那边搞了圣诞的酒会啊……”

这边的夏油杰还在和电话的另一边寒暄,被冷落的大白猫撇了撇嘴,酒精上头的五条悟脑袋里似乎只剩下了要和夏油杰亲近的念头,所以他无视了对方拒绝的肢体语言,直接跨坐在夏油杰身上,作势要凑到他的嘴边讨要亲亲,于是无奈之下,夏油杰只好直接把人抱了个满怀,又重又大只的猫猫窝了进他怀里,粗壮有力的手臂圈住五条悟的背部,让他安分地呆在自己怀里,不许他乱动。

“悟?在我身边……我们要不要参加酒会?这个嘛……我想想。”

“奇怪的声音?咳咳……什么都没有,是你的错觉。”

五条悟整个脑袋都埋进了夏油杰的脖颈之间,因为身体没办法动弹,所以他只能偏过头才不让自己窒息,而此时的他视线里是夏油杰优越的下颚线以及凸出的喉结占据,喉珠正随着主人说话的声音上下起伏,落在五条悟眼里,就成了最棒的“逗猫”小玩具,蓝色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似乎正在找准时机一击即中,很快他便仰起头用双唇含住这颗乱动的喉珠,粗糙的舌苔一下一下地舔舐着它。

“我和悟……唔!等、等!”敏感的喉结被袭击的夏油杰声音一下子变调了,对方听到夏油杰明显异样的叫声,从手机那边传来了带着电音的询问。

而趁着夏油杰失神的那会功夫,五条悟立刻挣脱夏油杰的禁锢,眼疾手快地夺取手机,对着手机的另一边一字一顿地做出宣告:“我·们·没·空!杰要和我做a……”

五条悟话还没说完,夏油杰立马对着五条悟“啊啊啊”地大叫了起来,试图用自己的音量将五条悟说的话掩盖过去,他一把夺回了手机,语速超快地对着不明真相的高专众人说:“我们就不去了!再见!”

手机挂断,夏油杰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七海他们有没有察觉到什么,不过现在的他也没心思去考虑他人的心情了,他用大拇指按压紧皱的眉间,有点头痛地看着坐在自己怀里跃跃欲试、眼睛仿佛在发光的五条悟,说:“悟,你为什么要跟七海他们说那样的话……”

“可这不是事实吗?”五条悟抱住了夏油杰,他用柔软的臀肉磨蹭着对方已经隆起小帐篷的股间,得到对方明显加重的一声喘气声后,心满意足地笑着说:“杰都这样了,还想要去别的地方吗?”

“不是这个问题。”夏油杰面露难色,捂着自己的脸,胯间那不断传来柔软和弹性的触感让他的耳朵红得快要滴血,性欲和理智在他的脑海里打架,随后他看着眼前受酒精影响状态明显很不正常的五条悟,艰难地吐出一句:“悟,你现在想做这种事情,只是因为你醉了。”

事情是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呢?说来说去,还是酒精惹的祸。

“杰,我们去买炸鸡庆祝圣诞吧!”就像普通的日常交流一样,五条悟突然向夏油杰提出了这样的想法,而夏油杰也很自然地接了一句,说:“虽然我怎样都可以,不过炸鸡跟圣诞有关系吗?”

“我也不知道,反正都是听别人说的,我还没庆祝过圣诞节呢。”五条悟摊手,语气中透露出了一丝漫不经心,他似乎并不在意庆祝的方式,传统大家族出身,从未过西洋节日的他或许只是好奇心使然,想要一个全新的体验。

于是夏油杰合起了手中的书本,笑了笑,说:“悟的意思,是要和我一起庆祝圣诞节吗?”

“当然。”五条悟凑到了夏油杰的身边,说:“除了杰以为没有别的选择吧。”

被五条悟认定是“唯一”的这种体验总是让夏油杰觉得心情很好,所以他也会尽量地去满足五条悟的要求,他思索了一下,说:“炸鸡啊……去买肯○基就好了吧。不过说到炸鸡,最搭的果然还是啤酒了。”

“啤酒?那不就是酒吗!”

“怎么,你不敢吗?”明面上优等生模样的夏油杰内里是一肚子的坏水,尚未成年的他早就偷偷犯禁,倘若他能将他的挚友也一同拉下水,那么他们就是共犯,就算之后再犯,也没办法指摘他。

“怎么可能。”五条悟的人生字典里大概是没有“害怕”这类词语的,他行事作风向来百无禁忌,倒不如说,他对这种事情相当好奇。

两个高中生一拍即合,花了点手段总算是把想要的东西全部搞回来,摆了满满的一桌,只有两人的宿舍里开始变得有点热闹起来。

打了一盘游戏,活动了一下大脑和手指后,夏油杰便拉开了啤酒罐的拉环,五条悟也有模有样地模仿着夏油杰,“咔”地一声,嗅觉灵敏的五条悟便闻到从罐子里散发出来的小麦发酵的味道和酒精的微苦,引得他好奇地把啤酒罐放在鼻子下闻了又闻。

修长的手指夹着啤酒罐在五条悟面前晃了一下,夏油杰狭长的眉目注视着身边的五条悟,本应冷冽的面部线条变得柔和起来,额前特意留出来的黑色刘海让他那张东亚风味的面容显得更加有韵味,五条悟也有一瞬间看愣了,随后,夏油杰带着浅浅的笑意,轻声说道:“Merry Christmas,Mr.Gojo.”

“这算什么?杰在耍帅吗?”回过神来的五条悟吐了吐舌头,完全把自己刚刚看愣的事情忘得一清二楚。

抱着不服输的心态,他也拿起来手中的啤酒大大咧咧地碰了过去,些许啤酒被震荡出了罐口,那张国宝级别的漂亮脸蛋凑近了夏油杰,满天的星辰被揉碎进这双湛蓝色的眼眸,这双美得令人失神的眼眸向夏油杰投以注视,语言天赋比夏油杰更胜一筹的他摆着一副得意洋洋的臭屁模样,说出一句更加标准的英语:“Merry Christmas,too,Mr.Geto.”

虽然五条悟自以为自己很帅,但是在夏油杰内心里只会觉得五条悟这样的举动很可爱,所以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拿啤酒罐轻轻碰了一下对方的啤酒罐,算是回应了。

夏油杰爽快地喝了一大口啤酒,酒精在口腔挥发,让他的神经有些许飘飘然,人类会对失控这种事情产生畏惧,然而夏油杰本身还是个比较能喝的人,他还能保持一定的清醒,反过来他的精神还会因为这种偶尔失控的感觉而放松了不少。

五条悟倒是有点踌躇,但是看着夏油杰豪迈喝酒的模样,他也喝了一小口,结果立马苦着脸,吐出舌头,说:“好苦,难喝死了。”

“悟完全是小孩子口味啊。”夏油杰取笑道。

“杰才是,为什么会喜欢喝这种苦涩的东西啊。”

“这种东西要大口喝才会爽啊,不要去感受它的味道,说不定会好一点。”夏油杰哄着五条悟又喝了一大口啤酒,啤酒下肚后,五条悟苦兮兮皱着脸,他被苦得口齿不清,开始指责某人:“杰好坏,欺负我。”

恶作剧成功的夏油杰一下子笑得怎么都止不住了,气得五条悟整个人扑了上去,两人扭成一团开始打架,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缘故,五条悟的力度比平时软了不少,打在夏油杰身上不痛不痒的,而夏油杰一边笑得喘不过气,一边开始格挡五条悟挥来的拳头,最后五条悟整个人被压进了床褥,手脚被牵制住完全无法动弹,夏油杰俯在五条悟身上,他为了近距离欣赏五条悟那副挫败的表情,故意凑得很近,得意地挑了一下眉,说:“怎样,认输了吗?”

“哈?怎么可能。”五条悟被气得从喉咙间发出一点低沉的气音,不愿意服输的他下一秒抬起了唯一能动的头部,将自己的嘴唇覆上眼前那道浅色的薄唇。

双唇紧贴的时间不过是两三秒的事情,几乎是一触即分,然而残留在夏油杰唇上的温热久久没法散去,在五条悟亲上他的那一瞬间,他仿佛感觉到成千上万的烟花在他大脑里面噼里啪啦地炸响,炸得他眼冒金花。

“什么?”一下子被亲懵的夏油杰没回过神来,此时他的大脑里只能在无限循环一句话:诶,刚刚发生什么事,五条悟亲了他,为什么?

反击成功的五条悟似乎有点意犹未尽,趁着对方防备松懈,他赶在夏油杰继续提出疑问前,又亲了上去。

五条悟青涩地用嘴唇含住着夏油杰的唇珠,时不时伸出舌头舔舐着略微干燥的下唇,描摹对方的唇线,他并不懂得亲吻要怎么做,只是凭借自己的直觉,按照平日里影视剧那样有模有样地做起来。

这样小猫一样的举动似乎在不断试探着夏油杰的底线,此时的他内心一半是被勾起的欲望,一半是男高中生的胜负欲,两者结合在一起,他忍不住地低头回应了。

比起五条悟,他显得有经验许多了。他叼着作乱的舌头含在嘴里吮吸,从舌根开始汲取着甜味的津液,五条悟被吮吸得舌尖发麻,只能“唔唔”地发出声音来。

“张嘴。”夏油杰完全没有停下来的念头,他一边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让五条悟张嘴,一边他用舌头试图撬开五条悟的贝齿,而对挚友抱以信任的五条悟顺从地张开了嘴巴,下一秒,灵活的舌头带着侵略性的意味扫荡了五条悟整个口腔,将氧气全部掠夺。

好舒服。沉浸在亲吻的五条悟脑海里只剩下了这样的想法,他环住夏油杰脖颈的力度又紧了几分,仰着头回应了对方。同样的,这种过于顺从的举动让夏油杰更加沉浸在这个亲吻中,他只觉得被他亲得面红耳赤的五条悟实在是太可爱了。

这明明不是朋友之间可以做的事情,但是此时的两人都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他们都一致觉得,比起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眼前的人更加重要。

再之后,一通电话及时打断了他们,才没有继续往下做。

夏油杰望着眼前那片已经变得迷蒙的蓝色,恢复理智的他清楚地意识到五条悟现在的状态非常不正常,多半就是喝醉了。也是,只有这种原因,五条悟才会做出这种毫无理智的事情。

“悟,你只是醉了,我们清醒一下好吗?朋友之间是不可以做这种事情的。”夏油杰稳住了坐在自己怀里的五条悟,再次重申了一遍自己的观点,试图挽回五条悟岌岌可危的理智,不让他再继续下去了。

“杰把我当作什么随便的人吗?我知道朋友之间是不可以做这种事情啊,但是,我觉得杰可以和我做这种事情。”五条悟再次拉进了两人的距离,胸膛紧贴,让两颗雀跃的心脏贴得更近了,他随手将夏油杰不成型的丸子头松开,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披散了下来,黑色皮筋轻而易举地被五条悟挂在自己雪白的手腕上,他的眼眸直视着对方,夏油杰仿佛感觉到了如大海般深邃的蓝色几乎要将渺小的他溺死。

随后,五条悟发出了灵魂的质问:“杰,难道你不想和我做吗?”

夏油杰从未见过这样充满诱惑力的五条悟。实不相瞒,撇去性别的因素,五条悟这张漂亮的脸蛋完全是男女通杀,就连夏油杰也不例外。夏油杰不得不承认,五条悟的长相完全在他的好球区里,只是平日里的五条悟在他面前多数是展示着孩子气的模样,所以他最多也只是觉得五条悟很可爱,像猫咪一样,没有半点僭越的欲望。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酒精而变得微红的脸颊,淡粉色的嘴唇被亲得红肿水润,眼角红红的带着点泪光,隐约带着点色气,但是又不失可爱,这是夏油杰从未见过的模样。

如果真的做下去,悟会哭出来吗?

被这种想法占据了大脑的夏油杰,他的答案毫无疑问就是,想和悟做,他想要看到悟的全部模样。
于是夏油杰回以充满侵略性的眼神,手伸进了五条悟的衣服里面,食指缓慢地从五条悟紧致的下腹一路划到了肚脐上方,细细地在那个地方不断打圈,指腹下的身体明显打了一个激灵,夏油杰没有直接回答五条悟的问题,而是用问题代替了:“如果我说是,悟会让我进到这里吗?”

“那就进到我的最深处吧,杰。”

这样说着的五条悟向夏油杰回以热烈的拥吻,而夏油杰亦是如此,在这样寒冷的冬天里,两颗炙热的心紧密贴合,奏响了属于他们的冬日恋歌,温暖了这个寒冷的世界。

经验尚浅的高中生们第一次做爱肯定会不熟练,更别提他们还缺了必要的润滑油和避孕套,这似乎注定了这场初次的性爱不会进行得太过顺利。

五条悟仰躺在床上,衣服被剥得精光,露出雪白如玉的身躯,上面布着零星几点的红色吻痕,就像红梅落在白雪上。他有点害羞地张开双腿,因为夏油杰盯着他一览无余的下半身有点久,他便恼羞成怒地踢了对方一脚,说:“杰,你盯得也太久了吧。”

“咳咳。”夏油杰清了一下嗓子,试图给自己辩解道:“没想到悟下面的毛也是白的……我只是有点好奇……”

五条悟别过脸,又踢了夏油杰一脚,似乎在催促着他,夏油杰不敢不从,他手指探到了后方,指腹按压着紧闭的后穴,才没入一个指节,五条悟便下意识发出了一声变调的轻喘,异物入侵后方的异样感让五条悟有点不知所措,他轻声说道:“杰……好奇怪啊。”

“没事,相信我。”夏油杰一边抚慰着手下的身体,一边继续往里面深入。只是这里本就不是用来性交的地方,不会自动分泌液体润湿肠道,再加上五条悟过于紧张,那处地方便越夹越紧。

那就这么办吧。夏油杰试图回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AV,他把脑袋埋进了五条悟的后方,试探性地伸出了舌头舔舐着开了一个小口的肛穴。手指和舌头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五条悟只觉得他那个地方像是有一条小蛇钻了进去,灵活地在里面搅动着,粗糙的舌苔摩擦着光滑的肠肉,津液渐渐润湿了有点干涩的后穴。

这种滑溜溜的感觉让五条悟不自主夹紧了双腿,他的喉咙发出轻喘,一只抓着夏油杰后脑勺的黑发试图让他停下来:“杰,那里很脏,不要……”

可惜五条悟的阻挠失败了,夏油杰无视了五条悟的话,直接用其中一条手臂压着五条悟两根大长腿,让他的腰部稍微抬了起来,更好让肛穴暴露在空气中,以便夏油杰的舌头舔得更加深入了。舌头让干涩的肠道总算是变得湿润起来,于是夏油杰一边用着口水润滑,一边再次深入甬道探索,手指进去确实是比第一次变得更加容易了,很快他便摸索到前列腺的位置,对着这个地方发动了“攻击”。在舌头和手指的夹击下,还是个处男的五条悟被快感折磨得神志不清,两腿一颤,双眼上翻,前面完全没有理会的性器直接射了出来,而甬道的深处也泛起了一层绵密的湿意。

此时后方终于堪堪地容纳两根手指,过载的快感让五条悟脑袋迷迷糊糊的,身后的两根手指搅动着泛起春水的后穴,下一秒手指撤走了,那处地方换上了滚烫的肉棒,龟头磨蹭着还很敏感的肛穴,完全超规格的大小有点让五条悟惶恐,但是他还是默认了让夏油杰进来。

才刚容纳进前半根,五条悟就觉得自己后面就像要撕裂一样,他痛呼了一声,痛感让他的身体开始抽搐,眼角瞬间被顶出了泪花。夏油杰也并不好受,刀与鞘完全不匹配的大小让他被夹得有点眼冒金花,但是都到了这步了,他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夏油杰便俯下身子和五条悟开始亲吻了起来,下面的动作没有半分犹豫,一直往雪白的臀肉上冲撞,似乎是想要硬生生地凿出一条能够容纳自己的通道,而五条悟也屏起呼吸,从下身不断传来的痛感中开始寻找快感。

没过多久,两人适应了性爱的节奏,便逐渐找到了快感,他们身体的契合度似乎相当高,五条悟摸着小腹凸起的地方,喘着粗气笑着说:“杰……现在进到这里了啊。”

这样的话语无疑是充满煽动性的,勾起了更强烈性欲的夏油杰直接抓着五条悟的腰往他的方向冲撞,粗长的肉刃直接整根埋入甬道,囊袋拍打着臀肉,引起了一阵阵白花花的肉浪,房间里充斥着肉体之间暧昧的拍打声和咕啾咕啾的水声。

骤然加快的冲撞让五条悟的呻吟变得断断续续起来,连绵不断的快感冲昏了他的脑袋,他被顶得吐出了舌头,发出来的声音带上了些许的泣音,说:“呜,慢点,杰,太快了。”

“但是悟不是很喜欢吗?下面可是夹得很紧呢。”

五条悟被夏油杰的话语羞红了整张脸,他捂住了自己的脸,不愿承认。但是夏油杰偏偏就是要让五条悟知道他自己用后面淫荡地吸附着别人的肉棒这件事,他架着五条悟的两条腿,将他的腰部整个抬起,即便是躺着的五条悟也能清楚地看到两人连接的地方。肉刃每往里面冲撞一下,五条悟敏感的身体就会不自主地颤动,而肉刃往后退时,因为充血变得通红的穴肉就会紧紧吸附着它。

外部冲击带来的快感和内心滋生的些许羞耻感让五条悟夹得更紧,很快,两人便一同攀上了高峰,后穴被精液填得满满当当,前面的性器也直接被肏射了出来,甚至因为高度的问题,还有不少精液被射到了自己的脸上。

夏油杰望着身下被自己玷污的白发神子,色情到让他脑袋发昏,刚射精没多久的性器似乎又要立起来了,鬼使神差地,他按着五条悟的腰部,扶着半硬的性器打算又一次捅进了后穴,还在不应期的五条悟立马支起了身子,下意识摆出拒绝的姿态,说:“杰,你让我歇一下……啊!”

眼看着嘴里的肉正打算逃走,夏油杰又一把将五条悟拉了回来,按住了后腰,以后入的姿势长驱直入地埋进了五条悟的身体里,这个姿势比正面进入的姿势还要更加深入,感觉自己似乎好像要劈开两半的五条悟手脚直接软掉,只能卸下了力气倒在床褥间,还留在身体深处的精液混搭肠液,成为了最好的润滑剂,让夏油杰的肉棒更加顺利地进出。

完全释放了性欲野兽的夏油杰发狠地对着那个小洞干了起来,一开始五条悟还能喊几句“慢点”,到后面他渐渐地便失去了声音,变成了好像只会发出甜腻呻吟的性爱机器人。

不知道几个回合后,精疲力竭的五条悟几乎要被肏昏了过去,前面疲软的性器早就射不出任何东西,屁股里被精液填满,腿间泥泞不堪,隆起的小腹让人总觉得他可以受精怀孕。

同样有点累的夏油杰满足地抱住了五条悟,最后以一个轻柔的吻结束了这场激烈的性事,五条悟没有说话,十分疲惫的他只是抱着夏油杰,在他怀里安然地沉睡了。

第二天,本想一觉醒来跟五条悟告白的夏油杰被发烧的五条悟打乱了节奏,在硝子鄙夷的眼神下得知可能是因为自己事后没有给五条悟清理才导致他发烧后,夏油杰以谢罪的姿态跪在五条悟床边。五条悟大大咧咧地表示了原谅,说着没关系啊,我跟杰做也有爽到啊,我们下次再做吧。

向来会多想的夏油杰把本来要告白的话塞回进肚子,开始思考“难道悟只是觊觎我的肉体才会跟我做爱”这种问题,陷入了长期的自我怀疑。

在他三番五次拒绝了五条悟的做爱邀请和独处机会后,夏油杰终于被五条悟堵到了墙角,他大声谴责着夏油杰:“为什么要拒绝我,难道你要和我分手了吗?”

然后这是夏油杰才后知后觉地吐出这样的话:“诶,难道我们在交往吗?”

五条悟愣了一下,瞪圆了眼睛,生气地说:“哈?夏油杰,你都把我这样那样了,难道你不打算负责吗?你这个渣男。”

一气之下,五条悟转身就走了,夏油杰反应了过来,一边喊着“悟,听我解释”,一边把自己跑掉的男朋友追回来。

这之后嘛,夏油杰当然是身体力行地把人哄回来啦。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38 Likes

好吃好吃吃一口我猛吃:yum::yum::yum::yum::yum::yum::yum:

好香好香!!!!

写得好可爱喔ww五条被老师写得让我联想到和式点心,那个叫水信玄饼的东西,近乎透明带点粉色,很漂亮很剔透!我吃得很好ww

嗯嗯朋友之间就是要做这种事的

好甜的小情侣,可可爱爱

甜甜小情侣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