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魔指南(PWP/Fate补魔设定)一发完 by 陶陶

《补魔指南》一发完

*经典补魔,27夏(Servant)×17五(Master)

*醒脾很怪,非插入杏行为

*不知道怎么预警了,如果大家觉得雷请紧急退出…

 

 

 

 

“真的要这样吗?”五条悟说。

他一脸犹疑地靠进沙发里,手搭在制服裤腰上不知如何是好。他的从者则拨开袈裟于面前半跪,纵使身受重伤也依然看起来胸有成竹,和眉毛拧成一团的御主形成鲜明对比。还真是经验丰富。五条腹诽,便听见看似经验丰富的夏油杰说:“Master,圣杯战争恐怕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如果不从现在开始节约魔力,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

“知道了,”五条打断他,“耳朵都听得起茧了。”要不是见过从者召集魑魅魍魉的实力,谁能想象这个穿着奇怪宗教服饰唠唠叨叨的家伙是近代最强诅咒师?反正五条是想象不出来。

“而且都说叫悟,master、master的谁知道在说哪个。”他说。

“悟。”夏油的表情稍稍软化,眼尾放松下来时显得疲惫而且温柔,“你当然是我唯一的master。”

声音沿着脊椎骨钻进耳朵里,作为一名血气方刚的男高中生,五条对此类场景的抵抗力几乎为零。这家伙该不会是故意的吧!每次……每次都这样!他恨恨地想,但夏油明显不这么觉得,依旧神情安定地半跪在地上,仿佛对御主通红的耳根一无所知。

“行了,别再说了。”五条觉得浑身不自在,干脆动手解开早已被捏得发热的长裤搭扣,灰色的棉质内裤从里面露一角。“只要弄出来给你就好了吧?”

“是的,”夏油说,“以悟的血统,精液和体液里的魔力就足够疗伤了。”

“都叫你别说了!”白发高中生冲他大喊,血色已从耳根爬到脖子,“等会儿不准碰到我,恶心死了!”

从者皱眉,似乎真的十分苦恼:“可是,让体液白白流掉也很浪费,还是让我用嘴更合适……”

“你这家伙……”五条紧紧抓着内裤,“再说话我就用令咒让你闭嘴。”

抱歉。夏油说,然后真的不说话了。

沉默时的空气又开始变得粘着。五条在从者注视下从内裤里掏出性器,他没有上过普通高中,也不曾体验过与同龄人在公厕坦诚相见,不知道自己有一根色素异常淡薄的阴茎,浅肉色的柱身卧在雪白耻毛里,龟头隐约从包皮里冒出来,颜色竟然是色情的嫩粉。夏油的手在沙发下捏紧膝盖,不断告诫自己要循序渐进、要忍耐、不能吓跑对方,然而年轻的御主开始自渎时简直是最好的催情剂。五条家教严厉,又自小住在和式古宅,自慰的经历少之又少,因此随意用手摩挲几下系带就硬得像石头一样。他在夏油面前垂下头,自虐般上下撸动自己的鸡巴,硬邦邦的柱身在小腹前一摇一摇,只想早点射出来结束这场荒诞戏码,可越紧张反倒越是找不着感觉,把龟头都捋红了也没吐出几滴前列腺液。

“悟,”从者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样会受伤的。”

五条一个激灵,抬起头,成年人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毫不掩饰里面赤裸的欲望。“让我帮你吧?”夏油说。

“不要……”他只来得及说半句话,手里的肉棒弹动几下,居然真的从马眼流出一股清液。好难为情,被人盯着原来是这么难为情的事情,明明只是生理现象而已,是男人身上都有的东西和都会做的行为,可夏油的声音就如同样蕴含魔力,让五条难以抑制地兴奋起来。

“流出来了,”从者继续说道,“好厉害,流了好多。”

五条想我可没允许你说话啊,可下身的反应明显比大脑更加诚实,颤抖着溢出透明的前液,对男人目的性强烈的话语欢欣鼓舞。自慰原来还能这么舒服,和梦里流出的精液,早上起来的晨勃都不同,肉棒在黏糊糊的手心里滑动时舒服得要死,夏油还在用仿佛有实体般的眼神强奸他,视线在御主获得快乐的敏感地和漂亮的脸庞间扫来扫去。五条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可能是很糟糕那种,因为从者的眼睛最终停在他脸上,胸口起伏,从喉咙深处释出一口长长的喘息。

“可以接吻吗?”夏油说。

“什么?”五条感到有些缺氧,头脑一阵阵晕眩。这家伙在说什么啊?真得把他揍一顿才行,可下一秒夏油的声音又响起来,带上许多歉意:“对不起,因为伤口很痛……”

“只要一点唾液就行,”长发男人露出忍耐的表情,“或者,吐在我嘴里也可以。”

如果那样也可以的话……五条凑近对方的脸,让夏油将呼吸喷在自己脸上。他才发现自己的嘴一直无意识开着,涎液早已从舌根处溢出,顺着唇角流到下巴上,濡湿一片。夏油的眼神在那片水亮皮肤上一扫而过,随后乖乖张开嘴,像约定好那样克制地伸出一点舌头,等待御主将持有魔力的液体滴落在舌面上。

好像小狗。有一霎那,白发高中生几乎想低下头含住这块舌尖,但理智还没有完全从他脑海中消亡殆尽,于是只合上口滚动喉结,看着夏油的嘴唇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如果此时有外人进来,看到夏油杰跪在他面前仰头张开嘴,下颌划出一条锋利的曲线,而他自己衣衫不整地握着鸡巴,可能要以为御三家最年轻的天才五条悟,竟然是个要看着从者舌头打手枪的变态了吧。

可在夏油面前,连那样恶劣的幻想也变得如此可口。他不禁想象对方的舌头舔过自己那个地方是什么感觉,光是伸出窥探的触角都浑身战栗。如果能舔一舔乳头就更好了,五条很早就发现自己的胸部比一般人敏感,在同龄人脱掉上衣于山林间打闹时,他的乳头只要接触到冷空气就会立成圆圆的两颗。如果面前这个人能用嘴巴吸自己的两颗东西,那一定会超级舒服……

“悟,怎么了?”夏油说,“把嘴巴张开。”

有魔力的语言。五条依言张开嘴,酝酿许久的涎液顺着卷起来的舌头缓缓流下,他觉得口干舌燥,唾液也变得粘稠,在舌面上流过时痒得令人心慌。夏油不知何时靠他更近,两片舌头只要打个喷嚏就能贴在一起,滚烫的呼吸在面面相觑中来回交换,在第无数个回合中滑腻的涎液终于滴落在夏油嘴里,扯出一条长长的银丝。

好色情。其实并没有那么惧怕疼痛的从者想道。他顺着银色水液向上舔食,在堪堪吻到御主时停下来。下次。下一次就要跟悟接吻,然后给他口交,想让年轻的主人在射精时流下眼泪,体验过去十七年间从没有感受过的快乐,接着再下一次,再下一次就把肉棒插进他的身体里,就着潮喷的淫液磨开肠穴,将精水留在逼近腹腔的深处。从亡者世界归来的英灵如是盘算着,而面前五条的表情已接近高潮。响亮的水声回荡在房间里,光是将唾液滴进从者嘴里就能绝顶的御主,让他打心眼儿觉得渴望。

“谢谢,现在好多了。”夏油说,他重新回到跪坐的姿势,将整个人挤进对方两腿之间,“让我帮你吧,好不好?会很舒服的,也不会碰到悟的那里,我保证……”

五条犹豫了。“真的吗?”他说。

“真的。”夏油说。他把手盖在主人手上,五指捏紧,隔着掌背圈住肉粉色的阴茎。这根东西已经湿得不像样子,噗噗地往外吐出体液,简直就是魔力的喷泉。夏油毕竟比五条虚长十岁,对男人共通的敏感带了如指掌,握着五条的手刮蹭马眼、揉捏阴囊,不一会儿就让对方绷紧脚背,腿根开始发抖。

“要去了吗?悟,”夏油说着,忽然并拢手指掐住肉棒前端,“抱歉,再等一下,会让你更舒服的。”

“喂,你、”五条蹬动双腿,产生近似抽筋的肌肉反射。在他能够甩脱开前,厚颜无耻的从者已抓着他的手指伸进股间,那里被前液泡得软了,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插进一个指节。异物感。高中生吓得清醒过来,慌乱之下意图挣脱成年人的恶作剧:“杰,干什么,好可怕……”

“很快就好了,再忍耐一下。”夏油靠近他说道,既不允许接吻,也不能够触碰,只好安慰性地捏了捏御主的指根,另一只手握着对方让指头在褶皱间进进出出,“因为悟很敏感,只是穴口应该也会很舒服的。”

“什么啊……到底在说什么、”五条说道,很快被复杂的感觉哽住喉咙。好痒,最开始只是密密麻麻的痒,即使明知是自己的手指,但却跟着杰的步调在屁股里抽插,感觉好奇怪。紧接着褶皱被一点点撑开抚平,显而易见地变得心情舒畅,变得还想要更多,要是能被撑得更开就好了……

夏油就在这时突然抓着他上下撸动起来,被卡在射精边缘的阴茎涨得发红,因充血和挤压敏感得不可思议。五条反射性弹起腰,明明是要逃跑的,却把性器向对方掌控中送得更深。从者说得没错,确实更舒服了,舒服到令人恐惧的程度,前端被熟练带动着抚慰,后面在一次次撞击中入得更深,甚至萌生出仿佛被自己手指强奸似的错觉。他仰靠在沙发上大口呼吸,将下身让给英灵肆意玩弄,以对方的节奏刺激肉棒和穴口:“哈啊、啊、嗯、那里……哈啊……”

“要去了吗?”夏油说。

“嗯、不、不知道……嗯、啊、”

“想去吗?”夏油说。他的动作变得更重,直到御主发出近似哭泣的声音,说道想去、好想去,好想射,杰,快点。他于是低下头来,一边说着我开动了,一边对着发抖的龟头张开嘴巴。

五条全部射在他舌头上,精液浓稠而且量大,足够从者治疗伤口后再历经几次战斗。他断断续续地射了好一会儿,以要将阴囊射空的架势交出所有存货,甚至觉得有一瞬间晕了过去,随后又在夏油耐心的捋动下惊醒。从者孜孜不倦地为他延长高潮,直到年轻的主人下身只能吐出清液,才意犹未尽地吞下口中白精。

悟的味道很好。夏油说。下次也试试用后面高潮吧。

那是什么意思?五条想。但如果再来一次这样的手活他可受不了,于是稀里糊涂地点头,在对方满足的道晚安中沉沉睡去了。

 

 

 

END

50 Likes

你很会蛊惑人心嘛夏杰:exploding_head::hot_face: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