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五条偏执藏狐狸

(浅薄的认为新宿分开事件的解决重要的是五条悟开口说话,那个时候感觉五条悟被震惊的话都不会说了,只有夏油杰在嘚啵得(褒义)

ooc预警-不要骂我-这是最重要的

看着杰不断张合的双嘴,五条悟的耳朵却什么也听不见,耳边尽是强烈的耳鸣声,世界仿佛一瞬间都离他而去,夏油杰的脸也开始扭曲,变得恍惚,心里是沸腾满盈的暴躁,不解和恐慌。

别讲了,别讲了,五条悟低声喃喃道,以为发出的是怒吼,结果却是弱不耳闻地声音。

是你是最强才是五条悟,还是你是五条悟才是最强

悟,你的选择都有意义

夏油杰深深地看了五条悟一眼后转身走入人群
停下,停下,五条悟举起苍的手势,面前夏油杰的身影在不断的扭曲,
为什么,为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巨大的不解和愤怒让五条悟本就不断暴躁偏激的思想紧绷,成线,成丝,在夏油杰身影即将汇入磅礴的人流前一刻,断了
五条悟立马瞬移到夏油杰身后,抓住他的手臂,并从胸前穿过紧固住夏油杰,立刻瞬移离开新宿街口

下一秒,他们出现在静海旁高高的山崖上,五条悟的墨镜后,六眼染上红色,双臂紧紧箍住夏油杰,并不断急速地深呼吸。起伏的胸口,急促的心跳,隔着单薄的衣物,分毫不差的传到夏油杰身上,

悟,别这样

又是这平淡的语气,还夹杂着不满

五条悟一个向前迈步,带着夏油杰从山崖上跳了下去。

别说了,别说了,你等等我,等等我,等等我什么呢?五条悟心想,等我的世界安静一下,再等我跟上你一下,再等我理解你下,杰,你先停一下,停一下。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身体在重力的牵引下急速下降,越来越快,在快到海面时,五条悟带着夏油杰翻换了身体,后背重重砸进海水里

海水从四面八方疯涌而来,灌进耳朵,封上嘴巴,闭上眼睛,水压不断压迫两人靠近再靠近,就要靠近到一个身体里,就要再也分不开。
窒息,黑暗,逼停了所有思考,就像一个只有两个人的温室,毫无外界,毫无其他

夏油杰初始只挣扎了一瞬,便卸了力随五条悟,窒息与黑暗让心里的痛苦被果断抛却,只有身体反馈的最直接鲜明的痛苦侵占大脑。

当心脏因缺氧水压跳到极致,当大脑只剩想要呼吸的欲望,在意识即将崩溃前一秒,五条悟带着夏油杰瞬移到了岸上。

五条悟松开夏油杰,两人便在地上激烈的吐着海水。
松懈倒在地上,夏油杰脑子一片空白,只觉铺天盖地的疲惫袭来,眼睛挣扎地闭上,头一歪昏了过去。

五条悟看着昏睡过去的夏油杰,心里的困惑一声大过一声

你是五条悟才是最强,还是你是最强才是五条悟?

这有什么可问的?!

老子叫五条悟,和杰一起才是最强的,没有杰的话,我就不能完全的拯救他人,虽然五条大人并不把拯救他人当成自己的责任,但,,这是杰要我这么做的呀!
现在,杰要走了吗?没有杰的话,我会开心不起来的,就像,,,就像困在一个地方急得团团转,却找不到出口一样!

五条悟皱着一张俊脸,难过的气息浓的都快变成了液体,讲他的心脏包裹起来,沉重,窒息,湿漉漉的,像集满水被狠狠拧干着的毛巾。

杰不能走,不能走,不能和我分开!杰也不许这么想!

不许,不许,通通不许!

这几道声音在五条悟的脑海里不断翻滚,越来越大,越来越尖锐,那双苍天之瞳里悄然爬上红色的血丝,眼睛睁的大大的,目次欲裂。

绑起来!藏起来!驯服他!

绑起来!藏起来!驯服他!

绑起来!藏起来!驯服他!

五条悟的手颤抖又坚决的伸向夏油杰,他将夏油杰打横抱起瞬移回了他在高专外的一栋房子里,这栋房子是五条悟一次兴起自己购买的,当初是想打造一个秘密基地,可以藏很多自己喜欢的东西,还可以叫夏油杰和硝子去玩。现在用来藏杰还真是诡异的适合。

14 Likes

Omg好刺激!期待后续~

2 Likes

期待后续!

/(=✪ x ✪=)\蹲蹲
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