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未来》

五条悟的无下限术式已经修炼到能自动选择术式对象,原本应该是替悟高兴的事,夏油杰却还是看起来蔫蔫的。从这个夏天开始就这样了,问他也只说是苦夏;五条悟心存介怀,撇撇嘴,但还是没在当即追问下去。入夜,夏油杰擦着刚洗过的头发,听到有人敲门。开门见到悟抱着枕头可怜巴巴地盯着自己看,说:“杰,好难得我们能见上一面,今天晚上能不能一起睡觉?”夏油杰想,三年级以来两人能独处的时间确实是很少;他说夏天两个人挤一张小床多难受,但还是开门把悟邀了进来。五条悟得令,弹到杰的床上趴下晃腿,像天天来一样自在。夏油杰坐到他身边的床沿上去擦头发,水滴下来把悟抱着的枕头也打湿了。五条悟突然伸出胳膊像章鱼触手一样把杰的腰卷住、向下一拽,让他也躺下,又好不安分地上下摸。夏油杰心里思绪万千,没空和他计较会把床单弄湿之类的事情,干脆闭上眼睛。五条悟手还搂着杰,凑到他耳边问:“你是不是还在为灰原的事情烦心?”

“看着他在眼前变成那样…怎么可能忘掉。幸好悟没有亲眼看到。”

夏油杰沉默一会,声音低哑地回答。

“要是我早点去就好了,杰不要自责。”

“不是这回事,悟也不可能一个人做完所有危险的任务。”

夏油杰想起七海说的气话,眼神更加黯淡下去。

五条悟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夏油杰看,说:“可是杰还有别的烦心事吧,不可以说吗?”夏油杰还想说没有什么,但五条悟伸手捂住他的嘴,“杰的解释很苍白啊,脸色也难看地要死,就算说是苦夏也太勉强了。我想和夜蛾申请和你出一段时间的双人任务,也算我的休假,天天一个人007还没累死就先无聊死了!”

夏油杰虽然想两个特级一起出任务是不是太浪费资源,但悟说是休假,那当然也是好的,点头说好,就站起来去吹头发。

夏油杰原本手里的任务是去一个偏僻山村除灵。听上去不是很复杂的任务,现在还有悟一起,感觉心情还是轻松许多;和悟呆在一起的时候确实纠结术师的未来、可恶的猴子之类的心思都少了很多。两人除完咒灵,夏油杰联系辅助监督的时候五条悟往边上一间隐蔽的小木屋去了,六眼察觉到那边不一样的咒力波动,还是看看好。不料见到两个被囚禁的小女孩,身上都有咒力;原先在和夏油杰道谢的村民发现菜菜子美美子的房间被打开,急忙跑进来解释说她们就是诅咒的罪魁祸首,夏油杰按了按眉心,脸色很难看,说诅咒的原因我们已经祓除了,和她们无关。周身的咒力也浮动不安,五条悟抓着他的肩膀,用力按住。

“不过是些猴子罢了,咒术师日日夜夜为了这些猴子奔波卖命,到头来就是这种待遇吗?”夏油杰用咒灵开了笼子的锁,抓着五条悟的手质问。

“…猴子,杰要怎么说都可以,但在这里杀人得不偿失。”五条悟很少有这么正经的时候,“杰还记得在盘星教的时候,你对我说杀了那些人也没有意义,眼下也一样。把人救出去就好。”夏油杰声音都在抖,“如果尽头是同伴的尸山血海,什么才算是有意义呢?”

两个村民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这两个年轻人在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命悬一线,夏油杰看着他们倒是觉得有点想笑了,愚昧也许是一种上天的恩赐。

五条悟不再和夏油杰说话,抱着两个吓呆了的女孩,推着夏油杰往外走。辅助监督的人已经来了,现下要紧的事情是先回高专。离开房间的时候夏油杰的咒灵还是留下重伤了房里的两个村民,血泊里的人相视,还自觉无辜遭了无妄之灾。

夏油杰因为蓄意伤人被高专警告处分,说是留校观察,其实就是软禁。五条悟被允许去探视他,开门见到杰抱膝缩在椅子上,看起来非常阴沉。五条悟拽着他的领子把人拎起来,“杰究竟在纠结些什么,现在还是不能告诉我吗?”

“悟还不明白吗,咒术师的生涯就像一场漫长的马拉松,等待在尽头的不过是同伴堆积如山的尸体罢了。连同伴都无法保护的我们又是为了什么而战斗牺牲?”夏油杰好像真的很累,甚至懒得抬眼去看悟,但声音却很冰冷。

“所以杰就要杀人吗?杀了那些普通人,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五条悟声音也冷下来,坐在夏油杰的床沿上。“说真的,他们怎么样我不在乎。但我在乎你。”悟抬头看着杰,眼睛亮晶晶的,“杰是我唯一的挚友。”

夏油杰哽住,两人的关系他当然心知肚明,但被悟说出来还是有些让人眼热。

“毕业之后,我要留下来当老师。”

“…???”

夏油杰太震惊了,高专里任何一个学生说出这话都比五条悟可能性大,毕竟悟之前都是说以后绝对不要变成夜蛾那样的老头,也最讨厌给小孩做保姆了。

“我要改变咒术界。单单靠杀戮是不会有人追随的。只有培养自己的强大的同伴,才能改变未来。”五条悟说的头头是道,夏油杰觉得这么认真的悟真的好反常好少见。“而且,我选择的未来里不能没有杰。”

“好中二啊悟,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夏油杰的思绪好混乱,低下头回了一句。

“那杰会离开我吗?”五条悟问。

“现在不会。”夏油杰答,至少现在和悟在一起的时光是有意义的。

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