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一个炎热的盛夏(第一次写文,有不对请见谅,可以联系删帖…)

粗体文本

夏油杰刚处理完咒灵准备去洗澡,他的男朋友五条悟还躺在床上睡觉,洗完澡的杰看到世上最强睡在自己床上,四仰八叉的,雪白的头发睡的凌乱,睫毛在轻微的颤动,嘴巴微闭,胸廓小幅度的起伏着,显得睡的特别的香,杰擦干头发往边上一躺侧身环抱住五条悟

晚上五条悟先醒了过来,由于没有开灯房间很暗,借着月光看到了自己爱人的脸庞,夏油杰好像发觉有人在盯着他,乎的睁开眼睛,刚刚和五条悟对上,杰:悟,睡的好吗?悟点头并抬头附上一吻。杰揽过悟加深这个吻,悟:做吧。杰翻身把悟压在身下,俯身亲吻悟的脖颈、胸前、腹部再回到悟的小点,轻咬拉扯。悟(惊呼):啊杰…轻点。杰轻笑,抬头去吻悟,这是一个具有侵略性的吻,吻的悟喘不气,杰用食指中指玩弄悟的舌头,带出的液体拉着丝,好不色气。杰伸手去悟身后的小穴,插入一根手指慢慢抽插润滑,再到第二根抽插成剪刀手向外扩张,慢慢的好像按到了什么开关,悟:呃~嗯…杰…可以,进来了。杰:悟,别急,你里面太紧了。杰在悟的敏感点开会按压,惹得悟连连颤抖:啊!嗯~杰!别玩…了~悟的前段早已吞吞吐吐断断续续的流出来很多前列腺液,悟想伸手去摸,被杰制止了:悟,不可以自己偷偷玩哦。悟:老子说!啊~哈~快…进去,快…杰看着面前的人面色苍白的脸染上了情潮的红晕,眼睛迷离,睫毛一颤一颤的抖动,紧紧的咬住下唇,好似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杰越发觉得悟隐忍的样子让人很想狠狠的贯穿他…杰抵住穴口,一手扶住悟的腰用力的进入,开始抽插。由于杰的物什实在是太大了,杰皱褶眉头叫悟放松,头上已经泌出汗来了。突然的进入让悟一下子绷紧了全身:啊!!杰…啊~杰等…快…太快……呃~痛!杰没有放慢速度反而更加卖力的进出,悟全身止不住的颤抖,悟感觉后面可能裂开了,又痛又爽的刺激让悟一下子大脑宕机,前端已经射出来了,高潮让悟的后面剧烈的收缩,杰舒服的也差点缴械,杰:悟,呃~你后面好舒服…呃

悟已经被快感占据了头脑,眼神失焦,不多时杰又开始快速的进出。杰恶趣味的说:悟,叫出来好吗?舒服就说出来好吗?悟不出声我会以为我做的不够好。悟:嗯~啊杰,你…。说完杰就恶俗的摩擦敏感点,爽的悟前端又颤颤巍巍的抬起头来,悟手扶上去上下律动,感觉悟快射的时候立马停止抽插,悟难受:啊!杰!你干嘛~

杰:叫老公。悟:…。得到这样的回答杰又开始抽插起来了,每进入一次都要摩擦悟的敏感点,手却堵住悟的前端不让悟射,悟脸都要憋红了,这种巨大有强烈的快感让悟招架不住,下唇都咬到渗出血珠了也不愿意发出他觉得很羞耻的声音,杰摇摇头无奈的笑了,俯身下去亲吻身下倔强的人,手离开了前端,吐出的白色浑浊液体洒在两人的腹壁。下面两人还在交合,悟的后面因为高潮强烈的收缩着,杰也快速抽插最终射在了悟温暖的肠道内。亲吻完悟,抬头看到悟犹如蓝色琥珀样的眼睛流出泪水,杰一遍一遍亲吻悟的眼睛:悟,对不起。悟沉默却分明不是高潮后的生理泪水,分明就是在哭,颤抖的在哭,杰开始慌了,连忙看身下的人,身下的人所作一团哭的好不可怜,让人觉得受了天大的委屈,杰:悟,别哭,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悟:都说了痛了!都说了让我射了!呜呜呜杰坏呜呜。杰愣了一下安慰道:悟,别哭,我给你买好吃的喜久福!别哭啦!说完杰抱起悟准备去做事后清洁…粘粘腻腻的确实不舒服。

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