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猫有风险 by 夜梦姻人

 

绷带五咪/失禁/强j变和j

 

 

夏油杰蹲下身,饶有兴致地戳了戳五条悟头顶的猫耳,指尖触到温暖的毛绒触感,五条悟没对他开无下限。客观原因是五条悟中了咒术,暂时失去咒力不能开无下限,但夏油杰主观上愿意将这当作是昔日旧情人的特殊待遇,虽然五条悟表面上满脸冷漠,很快就躲开了他的手。

 

被遗弃的猫咪面对抛下自己的饲主充满警惕,奈何体型太小,甚至还没有夏油杰的手掌大,心不甘情不愿的被他捧到面前。“悟,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掌心里的小猫背过身拿后脑勺对着他,声音冷冰冰的,“你笑的太假了。”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夏油杰将猫揣进袈裟前襟,召唤出咒灵乘上,“可是悟现在需要我吧?至少让我先送你去安全的地方,在那之前先忍耐一下。”

 

袈裟里没有穿高专制服时惯有的香烟味,五条悟先出于习惯嗅了嗅,默不作声的抱着手臂坐在他胸前。

 

变小了的猫被夏油杰带回自己的住处,菜菜子和美美子去上学了不在家,夏油杰光明正大的抱着猫进了卧室。五条悟被放进柔软的床单里,他对夏油抱他到床上的举动熟悉到觉得不自在,像某些事情即将发生的前奏,刚站起来想打量一下夏油杰现在的房间,后者拉他制服拉链惊得他尾巴上的毛纷纷炸开。

 

“不是高潮才能解咒吗?我只是想帮帮悟。”冠冕堂皇的说辞,好像到了这个时候他忽然又关心起自己一样,五条悟往后退了几步避开他的手,“不需要你帮忙,我自己弄就行。”

 

他说完,等着夏油杰出去,不想后者非但没走,还好整以暇的在五条悟对面盘腿坐下。

 

“你做吧,我在这里看着,万一有什么危险也能保护你。”夏油杰眼看着猫的脸色冷了下来,继续煽动道,“难道悟害羞了吗?”

 

五条悟似乎不打算再管对方的去留,也没刻意避着他,就直接利索的解开裤子褪到腿根。宽大的制服上衣下摆松松垮垮的掩着裸露出来的皮肤,夏油杰毫不遮掩地盯着他腿心看,看得猫的尾巴不自在的蜷在身侧,低着头坐进床单里,手试探着摸进两腿间。

 

身体的变化一时难以适应,当着前男友自慰也没有想象中香艳,五条悟把手伸进衣摆下面半遮半掩的抚弄,来回撸动时偶然泄露出一点春色,又夹着腿挡住。他兴致缺缺,摸了半晌阴茎还是不怎么硬,再度受到夏油杰关注的感觉反而让他难以集中,猫渐渐烦躁起来动作也不自觉变得粗鲁,收效甚微反而还弄疼了缩小的身体。

 

“啊...”细嫩的肌肤比正常状态下要更敏感,五条悟低声叫了出来。茎身因为疼痛而彻底软了下去,之前的努力前功尽弃,本想尽快高潮好结束这种尴尬的局面,却越急越无法进入状态。

 

微弱的痛呼倒给了夏油杰凑过来看他的借口,体型和力量的差距,掀起遮挡的衣摆时五条悟根本无法拒绝。温热的吐息吹拂过私处,揉得有些红肿的阴茎垂软着,夏油杰稍稍拨开了他的两条腿,藏在其后的肉花就显露出来。它也变小了很多,夏油杰想凑近那处嫩红看得更清晰点,猫以为他要碰,垂在身旁的尾巴立刻甩过去掩住,又被自己的毛发刺得腿根细微的发颤。

 

态度明确,曾经黏人到几乎烦人的猫再不肯对自己露出肚皮,夏油杰舍不得逼他太狠。他循序渐进的给猫顺着毛,及时收回手,说我只是想检查一下悟有没有受伤,现在悟不能用反转术式,受伤了我会很心疼的。压制刚松开,看着猫咪又蜷缩起身体,夏油杰满脸和善的提醒五条悟:“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可是悟现在既没有硬也没有湿,你也想早点高潮恢复原来的身体吧?”

 

“被你这么看着能湿才比较奇怪吧。”五条悟语气冷淡,夏油杰却丝毫不受打击,依然挂着笑意抱歉道现在状况特殊,还请悟忍耐一下。边说边解开袈裟,裸露出离开高专后愈发结实精壮的身躯,解开裤头掏出半勃的老二。那根鸡巴比现在的五条悟还大,上面的青筋看着格外骇人,五条悟以为夏油杰要这样肏他,不由得往后缩退。

 

别怕,夏油杰安抚地摸摸塌成飞机耳的猫耳,右手继续握着阴茎对着五条悟缓缓撸动,“我记得以前这样做,悟会变得很湿。”

 

绷带下的蓝眼睛艰难的将视线从面前庞大的阴茎上挪开,浓郁的麝香气味仍然不断钻进鼻腔。他很久没看到它了,青春期就粗长的超出规模的性器现已长成凶器,五条悟看了一眼就觉得逼穴和屁股隐隐作痛。

 

虽然不愿承认,夏油杰的身体仍对自己有吸引力,也可能是旷了太多年,囤积的情欲稍一撩拨就被唤起,在体内乱撞着寻找发泄的出口。花唇开始发烫,手无意识的探下去抚摸揉捏,只觉越摸越热得难过。小穴里瘙痒得想手指伸进去弄弄,五条悟自然就这么做了,可他里头还不怎么湿,中指按入两个指节就涩得生疼难以为继。

 

夏油杰没错过他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也熟悉它们代表的意义,知道五条悟现在因为润滑不够弄疼了自己,“慢慢来,悟,不要急,需要给你加点润滑剂吗?”

 

不等五条悟回答,他所谓的润滑剂就滴落到私处,湿黏微凉的触感散发着熟悉的味道。没想到他会拿马眼溢出的前液当润滑,五条悟闪躲不及,女阴被对方的体液粘满。

 

正在花穴处忙活的手也淋上透明液体,倒是让插入真的顺利不少。现在擦拭倒显得矫情,五条悟一边手肘撑着床面,捅在穴里的中指用力顶开窄小的内壁,突破束缚时身体一阵发软,绵绵的瘫倒进床单里。

 

“嗯…”猫咬着嘴唇小声的哼着,中指已经在花穴内进进出出,掌心则压着外阴揉,明显开始舒服了。

 

一根手指很快就无法满足逐渐湿润的穴道,夹着腿的姿势使阴道口紧紧合着,很难再增加食指,五条悟只能在夏油杰眼皮底下敞开大腿。水红的肉花微微绽开,阴蒂和花穴都那么小巧脆弱,夏油杰光是看着鸡巴就又硬了几分。

 

食指徘徊在阴道口周围打着圈,猫张着嘴喘息着尽力放松自己,他变小之后似乎连下面都跟着变紧了,插进第二根手指就开始觉得撑。并拢两指抽送着寻找体内的g点,摩擦到那里时小腹不受控的抽搐了几下,阴道深处终于分泌出了淫水,五条悟胳膊发软,彻底平躺下来喘了几口气才攒回力气继续按摩那里。

 

内部的褶皱因为强烈的快感不断缩动,紧紧吸着手指,五条悟自慰得艰难,想快点又对自己狠不下心,生怕会直接尖叫出来。他不想再在夏油杰眼前丢脸,干脆放弃抽插直接按在敏感区磨,腹内和腰侧源源不断的酸软逼得他一直发抖,整只猫紧紧侧蜷起身子。

 

是爽的,但精神始终紧绷着,离高潮还差一截怎么也够不到,体力却消耗了大半。五条悟模糊中感觉夏油杰又靠近了一些,他身上散发的热度让自己更难受了,水是流了不少,但除了越来越疲倦,丝毫没有潮吹前的迹象。而且随着逐渐习惯,快感的阈值也在提高,花穴里两根手指开始吃不饱,第三根手指又很难进,双腿急切的来回夹着摩擦。

 

夏油杰见他喘得很急,怕他缺氧,把缩成一团的猫捋平展开。后者手指还插在里面被他摆弄,花穴里又溢出股蜜水顺着手指淌下来,在床单上洇出一点水痕。

 

他没直接去摸五条悟,只是轻轻抚摸着那块水渍,动作尤其色情。五条悟绷带下方的颧骨处红晕浓重了一些,将脸转到一边,插穴的频率却逐渐和夏油杰撸管的速度趋于一致,好像在幻想肏他的东西是杰的阴茎。

 

可是手指能够到的地方终究有限,也不够粗,五条悟呜咽着用力往里探,始终摸不到宫颈。里面又热又酸,五条悟不自觉的在床单上蹭着缓解身体的酸胀,缠着的绷带被蹭松了,缝隙里露出盈盈的蓝色。眼珠转向夏油杰时满含委屈,目光交接时夏油杰愣了愣,脑海里闪过一串他们曾经做爱时的种种片段,随后在手心里挺动的更起劲。

 

精关松开,故意将浓稠的白浊淋了五条悟一身,猫彻底湿透,被突然浇灌下来的精液弄得睁不开眼,无措的揪扯着床单试图擦拭自己。五条悟擦着脸,解开浸满精水的绷带,身体因为羞辱意味强烈的对待泛起粉红。

 

即使生气,满身夏油杰的味道还是让五条悟兴奋得发热,旧主人熟悉的气息包裹,猫闻嗅着逐渐情动。空虚的花穴又塞进了手指,不可避免的顺带了些精液进去,五条悟顾不得可能会怀孕,继续发狠地抽插蹂躏着花穴。

 

想高潮…但是这样还不够……五条悟绝望的认识到靠自己摸不到最深处的事实。子宫骚动着渴求粗硬的肉棒,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低垂,然而手指还是触不可及。眼泪不知不觉流了满脸,睫毛哭得湿漉漉的,夏油杰看着心疼,指背轻轻揩他哭得乱七八糟的脸颊。

 

“悟,让我帮你,好不好。”他这次拉开了五条悟制服的拉链,一一脱掉他身上被精液淋湿变得沉重的衣物。在即将触到腿间时猫突然警醒,推着他的手指不让他摸。

 

夏油杰叹了口气,只能来硬的,捏起刚刚解开的绷带,几下把小小的猫咪绑了起来。

 

“夏油杰!你——唔嗯!”手臂被绑的牢固,刚扭动着挣扎了没几下,男人略粗糙的指腹就点上了柔嫩的肉花,按进了两瓣阴唇之间。从阴蒂头到最下面的那张小嘴悉数在他的掌握下,开始打着圈慢慢按揉,不时拿指甲轻刮着神经分布最为密集的阴蒂。

 

“啊…哼嗯!别…太快了——!”才慢慢动了两圈,揉逼的速度骤然加快,还刻意按着阴道口一下下往里压,给人一种要把食指插入小洞的威胁。娇嫩的花穴经不起狂风骤雨的摧残,在攻势里可怜地吐出露水,夏油杰收回粘了五条悟爱液的手指,伸出舌尖舔了舔。

 

“悟还是这么甜。”他俯下身嘴唇贴近五条悟的花穴,“想喝更多悟的水。”不等五条悟回答,舌头已经扫过下体,开始反复灵活的拨弄着那朵熟烂的小花。

 

“啊啊啊啊!”猫扭动着腰,怎么也躲不过舌头的入侵,湿热柔韧的刺激爽的他攥紧了床单。双腿下意识想夹紧什么却无处安放,脚尖绷紧在空中抬起了一会儿就无力的倒在床上,阴蒂和阴茎一并硬得胀大立起,涌出了一股接一股夏油杰想要的甜水。

 

舌尖品尝着猫味,五条悟水出了不少,但迟迟没变回来,想必还没有高潮。舌头尝试着往窄小的花穴里舔时猫就会叫得又痛又爽,夏油杰抬起头调侃他说悟好馋哦,看来小穴里不插东西就无法满足你呢。猫满脸渴求的潮红,已经进入发情状态,也不反驳,就眼泪汪汪的看着杰,大开着腿抬着屁股等待。

 

夏油杰仔细估量了一下花穴的大小和容量,贸然插进手指怕猫受伤,于是起身去找合适的道具。等他拿着棉签和一根细长的钢笔回来时,发现五条悟蜷成一团,正在低声抽泣,似乎是以为夏油杰又丢下了自己。

 

他像是被谁掐住了心脏,过去捧起猫安抚了半天,等到五条悟眼泪止住才想起该干正事。于是刚才哄好的都白费,棉签刚捅进穴里,五条悟又开始掉眼泪,不算很大但触觉对敏感的花道来说太粗糙。棉签头像一把小刷子那样剐蹭着内壁,不断朝深处进,顶到一处阻碍,五条悟闭着眼哼唧了一声,摸着肚子呻吟,看来是到宫颈口了。

 

悟,我开始弄了,夏油杰一只手托着五条悟身下,既是为了让他枕着也是为了控制他防止猫乱动。在得到五条悟点头肯定之后持棉签的手施加力道,一次次有力的顶上内里更为狭小紧致的私密入口,“嗯!哈啊……”基本每撞一下都能迫出五条悟有些痛苦的鼻音,对于缩小后的身体来说棉签进宫颈实在辛苦,眼角的泪水滑落进夏油杰手心。

 

夏油杰不时诱哄着他,说就快打开了,悟好乖,再放松一点。发情的猫在这种无意义的哄骗中真的慢慢松开了防备,半靠在夏油杰的掌心里抱着他的指节,宫颈口在频繁的顶弄刺激里稍稍松动,夏油杰趁机顺水推舟一举塞进了五条悟的宫口。

 

猫两眼翻白,又痛又爽的哭泣尖叫,子宫里喷出汹涌的潮水,被棉签全数吸满水分,在宫颈里变得比之前还要涨大,“呜…怎么又大了…”五条悟夹在极致的爽和难受里,一时忘记思考为什么高潮了还是没变回来。

 

如夏油杰隐约预感到那样,只一处高潮不够,要前后都到才行。含湿钢笔末端,在五条悟专注于雌穴的刺激时抵进臀缝里的小口,金属发凉的质感惊得他夹紧了两张小嘴。

 

现在五条悟夹穴的那点力气对夏油杰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他边缓缓抽送着钢笔往里进,边解释给五条悟都要高潮的必要。看表情猫也许没有听懂,只顾沉沦在欲望里,后穴的饱涨感让他身心愉悦,夏油杰找到他前列腺时肠壁欢愉的绞紧,猫亢奋的浪叫着自己往钢笔上撞。

 

这一动,宫颈里的棉签也往更深处去,直接插进了子宫。由于五条悟此时子宫很小,一个吸满了淫水的棉签头就装满了宫腔,从未有过的充实感给子宫一种怀胎足月的错觉,收缩着将它往外排挤,再被夏油杰顶进去。

 

猫受不了的哭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花穴都松软着没了力气,棉签沉甸甸的在他肚子里胎动般动来动去,快感太过诡异承受不住,五条悟哭着开始哀求夏油杰把它拿出去,他不行了。

 

夏油杰却故意使坏,松开棉签继续抽送着钢笔,“可是悟后面还没有高潮,我忙着弄悟这里,前面的悟就自己想想办法吧。”说着又轻弹了一下露在外面的半截棉签,引得五条悟肚子里一阵乱晃,呜咽着夹紧花道来避免更多的刺激。

 

央求无果,只好自力更生,五条悟捂着隆起弧度的小腹,深呼吸用力将子宫里的棉签往外挤。宫缩时子宫内壁与棉签蹭过,异样的爽让他浑身酥软,竭力在发情的过程中维持一丝清明继续发力。

 

用力时后穴也跟着缩紧,夏油杰毫无阻碍的就把钢笔借着吸力送进了穴心,轻轻一顶,五条悟爽得失声尖叫。操对了地方,夏油杰接连不断地飞快抽插着钢笔,频率逐渐加速,肏开了的后穴软韧又热情,进出间能看到笔身上淋漓的水光,“啊啊啊!好棒!杰…再用力顶啊啊啊——”

 

猫爽得胡言乱语,冷淡的态度全然抛之脑后,抱着夏油杰的手指用脸颊贴着蹭,一会儿要夏油杰用力肏他后穴一会儿又哭着说不要了要坏掉了。棉签还捅在花宫里,夏油杰拨弄着逗五条悟说怎么不继续排了,悟就这么舍不得吗,难道是喜欢子宫里满满的怀孕的感觉?猫哼哼唧唧的哭着说小穴没力气了,排不出来,杰帮帮我好不好,肚子好重。

 

“原来悟是难产了。”难产两个字咬得格外清晰,五条悟崩溃的摇着头,又点头,任由夏油杰边搞他后面边分大他的双腿。钢笔捣弄菊穴的速率减缓,力度却一下下加重,五条悟被顶得一颤一颤,喉咙里溢出断续的呜咽,夏油杰忽然折断了外面那截棉签,用另一头压着五条悟的肚子轻碾。

 

里外一并施加的压迫感让五条悟彻底崩溃,要命的是膀胱也跟着受挤压,哭着求他别弄了要尿了,只会起反效果。

 

两口穴里喷出丰沛的汁水,连花穴里的棉签都因为强烈的高潮被吹得外移出了宫口。快感推到顶点的同时肌肉放松,五条悟控制不住自己上下都涌出温热的体液,边抽泣边打着尿颤,一抖一抖的掉着眼泪,在夏油杰手里变回了原样。

 

猫赤裸着半天没能回神,夏油杰把他里头塞着的东西都拿出来时他总算缓了过来。当着前男友的面失禁真的很丢人,夏油杰方才又那么强迫着欺负他,五条悟坐起身想拿衣服走人,腿却软得怎么也站不起来,两口穴也还酸痛得发烫。

 

夏油杰拽着他的胳膊,假模假式的依依不舍道悟好无情,这就要走了吗。得到五条悟一瞪,他眼眶还可怜的红肿着,威胁不足凄艳有余,夏油杰在拿道具搞五条悟时就精神的鸡巴硬得彻底,耸立着翘到腹肌前。

 

“至少也帮我一次再走嘛,而且你衣服现在也不能穿了。”夏油杰还在晃五条悟的手腕。

 

猫安静了几秒后转身翻到夏油杰身上,骑坐在他胯间,双手撑着男人的胸肌,似乎又恢复了冰冷的态度。但花唇却缠绵的贴着夏油杰勃动的肉棒,开口时声线也低哑而柔软。

 

“要做就快点,我很累。”

 

「fin」

4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