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诞生于初春》已完结

全文1W+ 感谢观看

(一)
“怎么出个任务都心不在焉的?”硝子正在恢复五条的伤口。

“是意外啦!所以才会去买喜久福安慰一下自己的哟。”

硝子看了看他手上5种口味的喜久福,“五条你不感觉你最近吃甜品好像比之前多太多了吗?”

“有吗?我本来就喜欢吃甜食啊。”五条回忆起这一段时间确实吃甜食比之前的要多,“可能是拔除咒灵太累了吧,必竟需要补充能量啊。”

“走了,硝子,”五条拿起袋子就打算离开。

“你等等,还没检查完呢。”

五条一脸不解的“硝子你不会是把我当成那群小鬼了吧?”

“我说的不是这个,是一年一次的例行体检,就差你了,夜蛾吩咐我等你回来一定要给你检查,不然那些高层又要说你目中无人了。”

五条撕开一个喜久福的包装“那些老头子啊。”

“明白了就快点开始吧,”硝子拿出了几张纸“弄完我就可以下班了。”

半小时后,五条见硝子一脸复杂看着他的体检单,又转而一脸复杂的看向他,“我好像知道你为什么吃那么多甜食了。”

“哈?你该不会是想说我得了什么断了甜食就会死的病吧?”

“你好像怀孕了,”硝子放下检查单。

“什么?”五条怀疑是不是咒灵进入高专施展了什么术式,能让人出现幻觉的那种。

“我说,你怀孕了,”硝子下意识想抽烟又想起眼前还有个孕夫“我说的是真的。”

五条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硝子叹了口气“你们两个……”

“没有。”

好家伙 ,我还没说完呢。

硝子摸摸口袋“难道孩子的父亲另有其人?”

“没有。”

硝子心想五条你在这当复读机呢,“你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没有其他人,又不是他的,难道孩子能自己变出来不成?

那是新宿街头,他想去问杰究竟为什么?

他希望杰能说点什么,他会听杰说的。

可是另一个人只是说了句“想杀就杀吧,你的选择都有意义,”就彻底的消失在了人海里。

硝子觉得自己头都痛起来了“你们那天就只发生了这些?”

当然不是,之后他彻底的被激怒了,他追上去,还没等夏油反应过来,他们就已经在公寓里了。

当时是为什么会租这个房子来着?就因为悟跟杰抱怨了一句“想体验更加自由的生活,”杰说要不我们在外面租个房子吧,于是他特别开心的去找房子,最后两人一起选的这间公寓。

“悟,你这是干什么?”夏油的声音传来。

“干什么?你别忘了我们是什么关系。”

是的,除了同窗之外,他们两个人还是爱人。

“悟,我们已经分手了。”

“老子还没同意呢。”

“悟,别……”,夏油想说的别任性还没说完,就毫无防备的被五条推到了床上。

夏油也怒了起来,“放手”,见五条没有放手的意思,夏油索性一个翻身,现在躺下来的人变成了五条,五条失控道“在床上还能干嘛?”

夏油似乎是在思考,五条搞不懂他又想做什么,“如果这是你的愿望,那我满足你,必竟以后我们就是敌人了。”

这话一出无疑是彻底惹恼了五条,那个晚上,衣服被丢在了各个角落,炙热而沉重的呼吸在脖颈肩蔓延,肩上都是被撕咬的痕迹。

夏油的手一路下滑,使五条的身体迅速变软,敏感的部位被夏油一找就中,“别…”五条欲张嘴,只能发出“呃 嗯…”破碎的声音,“慢,慢一点”是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五条手死死的抓着床沿,“悟,别这样,会受伤,”夏油尝试把五条的腿松开,“放轻松,”分不清是占领还是宣示,又或者是夏油想在离开前留下些什么,这场床上的戏码似要把一切都发泄出来。

一直到凌晨3点,两个人背对背的躺在床上,黑暗中,五条听见夏油起来的声音,他转过身,夏油已经穿好了衣服,他盯着夏油的动作看了半晌,“可以不走吗?”

夏油的动作微微顿了顿,却没有回答。

“可以不走吗?杰”

这时的夏油已经站在了门口,“悟,好好照顾自己,再见。”接着只听见了砰砰的关门声。

五条没有像刚才一样去追,他觉得这间屋子很冷,并且一点也不好。

“看来就是那天晚上了,你们两个真是……”这下硝子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要告诉他吗?”

“跟他没关系吧,我们已经分手了。”

“可他必竟是孩子父亲,”口袋里没有打火机又摸不到任何物品,硝子认命似的把手拿了出来。

“他现在已经是诅咒师了,况且,我是最强的。”如果硝子完全不了解五条的话也许还会相信他的话吧。

“你的决定我不说什么,但你现在肚子里多了个人,万事小心点,有什么情况记得给我打电话,”硝子坐回椅子前。

五条望着那几张图片“硝子,现在更重要的是你得帮我把体检单改了,我可不想让那些老头子怀疑上。”

“不用你说,我已经在改了,”硝子已经在嗒嗒的码字了。

“还是硝子最好,那我先走一步,”五条拿起剩下的甜品。

(二)

怀孕的第二个月,五条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了孕吐的不适,太油腻的他光是闻着就会反胃,清淡的吃了也会吐出来,连最喜欢吃的甜品也没兴趣了。

手机消息提示音传来,是伊地知发来的消息,内容是有一级咒灵出没,请五条先生前去拔除。

五条看了眼时间:8点半。

第二条消息是伊地知问五条十分钟后出发可以吗?

五条回了个ok的表情过去,从早上起床到现在都有感觉到一阵反胃,五条想这个早餐可能吃不下去了。

“早上好,五条先生,”伊地知恭敬的帮五条打开车门。

在车上伊地知向五条说明了这个咒灵的情报,“也就是说这个咒灵可以储存咒力?”

认真开车的伊知地答到“是的,如果不拔除的话,为别人所用就危险了。”

五条嘀咕了句“还挺新奇的。”

“五条先生,这个咒灵是一定要拔除的,一级咒灵危害太大了。”

五条侧身面向窗外“知道了,到之前我休息一下。”

“五条先生,昨天没休息好吗?”伊地知抬头看了眼镜子,感觉五条的脸色似乎有点苍白。

“可能吧,”之后五条便不再讲话,没吃任何东西又大早上的坐车,五条怕自己会难受的吐出来。

“五条先生,我在这里等你,任务完成之后请务必给我消息,”在车旁伊地知一再交代到。

说话间,五条已经感知到了咒灵的准确位置,并用瞬移来到了咒灵的面前。

怀孕的影响这么严重吗?

用个瞬移都会头晕。

“白色的头发,眼睛上有绷带,你就是五条悟,”一级咒灵笑到“杀了你我就出名了哈哈哈。”

“死之前见我一面,你不算亏,”一级咒灵刚摆出防御姿态,五条一声“茈”,咒灵瞬间灰飞烟灭。

任务完成,五条刚想发消息给伊地知,就在巷子尽头,看到了穿着袈裟的夏油杰。

夏油原本听说有个一级咒灵可以储存咒力,想着对自己以后的大计有作用,便想来收服这个咒灵,没想到碰见了距离上次见面两个月之后的五条悟。

思考了几秒,夏油打算离开,接着他听到背后传来一阵阵的呕吐声,他鬼使神差的停下脚步,呕吐声还是没有停止,他一转身看见的就是五条弯着腰,一只手扶着墙壁,不断的干呕,今天早上没吃东西,吐出来的只有一些苦水,但五条还是不停的想吐。

夏油走到他的身旁,近看才发现五条的脸色不太好,额头上也有汗,夏油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轻轻的拍着五条的背。

五条本想让他不要靠那么近,又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分心,见五条不吐了,夏油也收回了手。

“你在这里干嘛?”五条也不看他。

夏油望着五条依旧苍白的脸色没接话,“总不可能是专门来见我的吧,还是说这么快就要实施你的大义了?”

沉默半晌,夏油才说“收服咒灵。”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那个一级咒灵已经被我拔除了,破坏了你的大计。”

夏油直视悟的眼睛“悟,你的身体……”

“好得很。”

是啊,悟是最强,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况且他还有反转术式。

杰,你知不知道,我肚子里有了我们的孩子,好想跟以前一样,跟你说我不舒服,想让你陪着我,和我一起期待他的到来。

这些却被夏油的一句“是我多虑了”给击馈了。

怀孕的情绪波动在这一刻爆发,“难道我说什么,你就会回来吗?竟然要完成你的大义,那正好我不在了,能省去很多麻烦吧。”

夏油心里酸涩“悟,不要这么说,”自己的大义永远成为了两个人心中越不过去的千万鸿沟,只要触及到那个边界,两人之间就会举步维艰,他意识到自己应该离开了,“悟,好好照顾自己。”

一直到夏油走出巷子的拐角,五条才松懈下来,整个人靠着墙壁,心想这样不行啊,得回去问问硝子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硝子,你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减轻肚子里这个家伙的负担啊?这样下去,任务都做不了了。”

硝子看他一脸苦闷的坐在沙发上,“这都只是初期症状,后面月份大了,负担也会变大的。”硝子停顿一下接着到“现在还看不出来,可几个月之后就很难瞒住了吧?到时你打算怎么办?而且你也需要人照顾。”

“硝子,你快变成老婆子了。”

硝子往后一靠“怀孕可是很辛苦的啊。”

“啊,如果被发现的话,确实很难解释,到时候瞒不住了,就随便找个理由,离开高专一段时间,之后再回来咯。”

“我提前帮你联系我医院的朋友,人很可靠,”硝子在说这句话之后才觉得这么不可理喻的事情,原来在自己身边已经发生几个月了。

与硝子告别之后,五条走在街上看见一排的餐饮店,才想起自己今天还没有吃晚饭,相邻的街店,一时不知道应该去吃什么。

走进这家店时,店里的人不算多,可能是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服务员一脸笑容的走过来“这位先生晚上好,请问你要吃点什么?”

“给我来一碗蛤蜊凉面,谢谢,”五条坐下后,把枕头的位置移到了自己的背后。

服务员微微低头,“好的,请你稍等。”

五条拿起筷子吃了两口餐桌上的凉面,胃里面就传来了不适,显然今天晚上的他也没有什么食欲。

但为了孩子,他决定再吃多几口,直到他吃完第七口之后,实在是吃不下了,他怕自己再吃,就会在店里面吐出来,那样的话也太难堪了。

他只好起身去结账,结账时,服务员看见没有动几口的凉面,还询问是不是不合胃口,不满意的话可以重做一份,五条摇了摇头,“凉面很好吃。”

“店长,刚刚那位客人怎么了吗?”

“没事,那位客人的背影,让我想起以往的一位客人,”她从门帘后面出来的时候,五条正好走出店外。

“不过大概是认错了吧,以往的那位客人总是会和一位黑发男子一起来这里吃东西,两个人都特别喜欢吃蛤蜊凉面。”

店员有些意外,“刚刚那位客人点的也是蛤蜊凉面。”

店长听到之后再次望向五条离开的方向,她的记忆里这两位客人也有段时间没来了。

(三)

夏油高座在教内后面的屏风上,“今日教内传教完成了吗?”

下面一个人半弯腰“完成了,和以前一样,邀请他们入教了。”

“好,你下去吧,”夏油挥了挥手示意。

那人缓缓退后,即将走出去时,迎面迎来了两个小女孩,两人快步走到夏油旁边,橙色衣服的女孩开口“夏油大人,我们去看红叶吧。”

“美美子,你也太急了,”另一位女孩虽然斥责美美子,脸上也是兴奋之色。

“你们怎么突然间想去看红叶了,”夏油也是这才想起独属于秋天的红叶,是因为太久没有出门的原因吗?

“才不是突然呢,”这次轮到菜菜子开口“我们以前在村里都没有看过红叶,据说现在是红叶观赏的最佳季节。”

两人异口同声“去吧去吧,夏油大人。”

不忍心破坏两个人期待的眼神,“那后天晚上带你们去看看吧。”

梆梆梆,来自屋子外面的敲门声。

“五条,你在里面吗?”站在门口的五条发现硝子正提着一包东西出现在面前。

五条躺回床上,“硝子,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硝子扫过整间屋子,最后视线落在了五条桌子上,打开都没打开的甜品,又看了看五条的脸色,“我来看看你干嘛呢。”

“这几天没有任务,一猜就知道你在这里了,”硝子打开冰箱“空无一物啊,这几天又没吃什么东西吧。”

五条靠在床边看起来有点有气无力“不是不想吃,是真的不太吃得下。”

手机的页面停留在一张图片上,“我们出去走走吧,硝子,一直在屋子里我感觉好闷,宝宝肯定也感觉很无聊,说不定带他出去玩玩,到时候食欲就来了。”

大包的拉链已经被硝子打开,“你还真是会想,也不是不行,白天忙完,我过来找你,不过请问你现在需要输液吗?”

“夏油大人,这里就是永观堂吗?”两姐妹站在门口惊讶到。

“是啊,这里是京都第一夜枫,你们是想先吃东西还是先看红叶?”

两人一左一右的跟在夏油身旁,“我们还不饿,先去看红叶吧。”

桥的两边各有几棵红叶,三人并排走过了桥面时,几片红叶掉了下来,顺着河水向远处流去,之后三人看过了里面的建筑,逛过了阿弥陀堂和花园。

夏油倒是第一次发现,她们两个人原来这么喜欢拍照,“你们两个这一个多小时,就一直在拍照啊。”

“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当然要多拍点,就是有些地方不可以拍照可惜了,”两个姐妹刚拍完合照,就在看手机上拍摄的照片。

“不过没事,已经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了,你说对吧,菜菜子。”

“是啊,夜里的红叶真的好好看,”看了许多张照片,菜菜子发自内心的觉得夜晚的枫叶特别不一样。

夏油拍了拍她们两个“我看你们也饿了吧,先去吃点东西吧。”

“我们听夏油大人的!”两人开心的音量都提高了。

菜菜子边走边想整理一下头发,伸了伸手“完了,我的发夹好像落在刚刚拍照的地方了。”

美美子拉上她的手就跑,“那我们快点回去,不然等一下就不见了。”还回头补了一句“夏油大人不用过来了,我们很快回来。”

菜菜子也回应“对,夏油大人不用麻烦了。”

夏油扶额看着小跑的两人,还是这么冒失啊。

“找到了,找到了,幸好还在,”把发夹夹好在头发上,“走了,美美子。”

“前面有个白色头发的人诶,你快看,”菜菜子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是挺高的。”

美美子还想说点什么,就被菜菜子催着“哎呀,走了走了,晚点让夏油大人等久了。”

在她们离开后,白色头发的人在原地驻足了几秒,也转身从同一个方向跟了上去。

菜菜子看了看附近,“我们去吃什么呀?感觉这附近好像没什么吃的。”

夏油安慰她“再往前走走看吧,听说……”

“没有长眼睛啊,都撞到我了,”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大声吼了一句。

“这不是那个白发帅哥吗?”正在往前走的夏油听见美美子的话脚步停了下来。

“会不会道歉啊,”那人见五条没反应,干脆伸手去推,“说你呢。”

夏油再也忍不住了,大步向前站在五条的旁边,“别对他动手,”夏油刻意加重了“他”,那人对上夏油的眼神,立刻感觉到莫名的不舒服,大概是见有人帮忙,那人没再呵斥就走了。

“你这是怎么了?反驳都不反驳一下,甚至还让别人对你动手,”夏油的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怒意。

五条感觉夏油的声音突远突听,他很想看清夏油的神情,想知道他是不是在为自己担心?又为什么要帮他解围?但他突然感觉到一阵胘晕,眼前一片漆黑,呼吸也变得有点困难。

夏油这才注意到五条的不对劲,在五条要晕倒时眼疾手快的将他整个人拥入怀里,口袋里面的手机在此时响了起来,“五条,你去哪里了?我不是让你等我吗?你知不知道……”

“硝子,是我,”手机对面这回瞬间安静的没有声音,夏油抱起五条,“悟不知道为什么晕倒了,你在哪?我去找你。”

这下手机对面又传来哐哐的杂音,“去你们两个住的地方等我,我先回高专拿点要用的东西。”

来不及多想,夏油立即召唤虹龙飞了出去,菜菜子、美美子虽然不明所以,也看的出来事情不太好,二话不说也跟了上去。

夏油把五条安稳的放在床上,先是伸手摸了摸五条的额头,又解开衣服观察五条有没有外伤,他感觉五条好像瘦了,只是不知为何偏偏小腹那里倒像是吃胖了点。

夏油必竟不是专业的医疗师,如果是外表观察不到的伤,只能等硝子来判断了。

他以为硝子会仔仔细细的查看一番,去研究五条到底是怎么了,但只见硝子驾轻就熟的摆好一堆东西,换来换去的挨个用上,夏油就在旁边给她打下手。

“睡一觉醒来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看着五条没那么苍白的脸色,夏油才开口“他这是怎么了?”

悟不是最强吗?

怎么会搞成这样?

是不是又没好好照顾自己了?

“他进食过少,血糖偏低,这种情况一去人多或者空气不流通的地方就不行了。”

“低血糖就好好吃东西啊,”硝子盯着夏油那种眷恋温柔的眼神,“夏油,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虽然五条一直让我不要告诉你,不过为了他考虑以及他考虑,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

夏油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和他的他又是谁”,但他捕捉到的关键是悟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

下一秒他听见硝子淡淡道“他怀孕了。”

“硝子,你说什么?”夏油在假想五条的各种可能,是不是被咒灵误伤了,还是任务太多没有时间休息,又或者是其它可能,唯独他完全没有想过,这种最不可能的情况从硝子嘴里说了出来。

“我说,他怀孕了,而且孩子的爹是你,”真不愧是一对,和五条一样要做复读机。

片段不断的在脑海里面闪烁,为何前几个月见他时他呕吐不止,又为何刚才那么脆弱,这下夏油全明白了。

“所以夏油,面对这么需要你的五条,即使是最强,也需要你的五条,你还会走吗?”

硝子离开房间去到另一边,“离五条醒来还有时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豆腐料理好吃吗?就只剩这些食材了,”硝子整理了一下冰箱和厨房。

“你是谁?”菜菜子有点不解的观察了硝子好一会。

硝子背靠墙壁,“我是夏油的朋友,或者说曾经的朋友。”

美美子干脆放下碗筷直视硝子,“那个白色头发的又是什么人?夏油大人好像很在意他。”

“他也是夏油的朋友,我们三人曾经是很好的朋友,”不知觉的做出抽烟动作,最后却只吐出了一口气。

“那现在已经不是了吗?”美美子追问。

“谁知道呢?这得看夏油怎么选择了。”

夏油,你究竟会怎么选择呢?

夏油曾以为再也不会回到这间屋子里了,如今没想到自己又一次回到了这里,回到了那个人身边,而那个人还有了他的孩子。

现在他打量起这间屋子,和他离开时并没有什么变化,双人份的毛巾,双人份的餐具,以及当初五条坚持要买的游戏机。

那是他们刚出完任务的一个下午,两人看着时间尚早就去附近玩玩,结果从一开始的只单挑一局变成了在游戏厅呆了几个小时,直到太阳落山才回去,走时五条还恋恋不舍说下次还要来。

没想到悟第二天直接拉着杰一起去游戏厅,夏油以为他又要单挑时,五条却跟老板说“把这些游戏机全部买回去。”

夏油这下被震惊住了,对悟说这也太贵了吧,想玩我可以随时陪你来。

五条付完钱刷刷的拿着包装好的两个游戏机准备走,又把剩下的三个塞给夏油,“不要,每次都要过来太麻烦了,我想什么时候都能立刻玩到到。”

“快点,杰,我们回去一起玩。”

那一个星期两人除了任务就是在房间里呆在一起打游戏,从合作通关到单挑,各种模式都试过了,遇到有难度的,两人会熬夜一起研究,直到困到眼睛都睁不开了,两个人才肯上床去休息。

夏油望着没有移动过的游戏机,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他想悟的身体对他来说果然还是最重要的吧,要不然怎么会在咒灵已经消灭掉后没有马上离开,其实那次他想仔细询问悟的身体,只是悟好像很不高兴,他怕自己再刺激到悟才选择了先离开,再次看见他发现还是不能容忍悟受到一点欺负。

他想悟就算没有了自己,也一定要开心快乐,可现在事实并不是如此。

他想尽管害怕去面对,但悟永远是他最想去珍视的。

所有的大义,所有的决定,都抵不过一个五条悟啊。

他拜托硝子先帮忙照顾一下悟,自己先送菜菜子、美美子回去,再去买点东西给悟吃,表示会尽快回来。

(四)

“菜菜子、美美子,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很少回来了,”夏油半平视与两姐妹讲话。

“为什么啊?是要去做什么任务吗?”两姐妹听到这话之后都是一脸的失落。

夏油蹲下来拉着她们的手,“不是任务呢,是我一定要去做的事。”

夏油大人第一次说自己要离开这么久,两姐妹都有点忐忑和不确定,“那夏油大人还会回来吗?”

夏油大人点了点头,“肯定会,你们放心,我一有空就会回来看你们的,已经拜托了奈奈姐姐照顾你们。”

“我们不是小孩子了,夏油大人放心吧,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回来,”两姐妹与夏油挥手告别。

“醒了,还有没有不舒服?”硝子手里转着打火机。

五条盯着天花板“硝子,计划泡汤了,出意外了。”

硝子就差没把打火机咔嚓一声了,“是出意外了,叫你不要乱走,人都不见了。”

“哪有,我不就是去看看红叶吗?”

“你真正想见的是红叶吗?”得了,这人现在是想彻底装不知道了。

“我不听,我不听。”

“夏油没有走。”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房间角角落落看遍了吧,一睁眼就东张西望的,以为我没看见呢,“我告诉夏油了,他有必要知道,你别怪我。”

五条盯着天花板的眼神明显一晃,手无意识紧拽着被子,“他……”

“行了行了,他就说去给你买吃的,应该快回来了,”硝子想自己这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被两个同期如此折磨。

几分钟后,公寓的门被推开,硝子见夏油已经回来了,“我先走了,高专还有一堆医疗资料要弄呢,不想加班。”

“辛苦你了,硝子,要吃点东西吗?”

“不了,某人可是还在躺着呢,”硝子摆了摆手表示拜拜。

夏油把食物放好在桌子上,看不清五条的脸色,夏油斟酌到“悟,先……”

“想走就赶紧走,等下小心我让你走不了,”如此强势的话语,从现在虚弱的五条嘴里说出来,夏油的想法反而是怜惜,悟又逞强了。

安静到五条以为夏油又会直接离开,夏油却看向地板“我曾经以为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善良正义的,是需要去保护弱者的,”夏油把视线转移到窗外,“因为我太弱了,没能成功保护到理子,如果当时是你在旁边的话,理子就不会出事了吧。”

五条一下转头望向夏油“不是这样的,就算是我也……”

夏油苦笑,“而且我发现世界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我无法去守护现在的世界,也许我再也找不回自己的当初的理念了。”

五条急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因为体力没恢复又太激动,直接磕到了床板上,发出的声音才把夏油的思绪拉回这一刻。

“悟,给我看看,磕到哪了?”夏油走过去蹲下来。

五条一把拉过夏油的领子,“你给我听好,我不允许你这样说自己,理子的事情根本不是你的错,都怪我当时没拦住,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值得我们去救的人啊,以后你有什么忧愁,和我一起分担啊,我都会帮你解决的,我到底是你的什么?”

说完之后,五条彻底脱力了,整个上身都向后倒去,夏油怕他又磕到自己,赶紧先扶稳了五条。

是啊,还是有值得的人,即使没办法接受这个世界,但悟一直都是我不容有失的人啊。

“悟,先吃点东西吧,”就想把他抱回床上,只是五条并不想配合自己,“悟,不吃东西你会受不了的,况且孩子……”

“你都知道了,你是为了孩子才回来的吧,是不是打算等他出生后就抢走?然后培养他做什么诅咒师,”五条试图拍开夏油的手,但没有成功,“我告诉你,想都别想,这孩子跟你没关系。”

夏油觉得自己必须要解释清楚了,“悟,你听我说,我是心甘情愿回来的,在这个世界上,你就是我值得的人,值得去做一切的人。”

五条愣了一下,抬起头去看夏油,他真的很想弄明白夏油在想什么。

当初走的那么干脆,又为什么回来了?

现在这样回来,是不是不实施大义了?

还是计划之后再实施?

能看清一切的六眼,却不敢去探寻夏油的真心。

他又想到新宿时夏油的背影,他已经不想再去经历一次夏油的离开了。

他很想问他,“你还会走吗?”“孩子出生之后呢?”但他只能沉默。

曾经有一个人那么那么关心自己,把自己排在第一位,陪在自己身边春夏秋冬,无数个日日夜夜,但现在那个人离开过了,留给自己背影的离开了。

即使现在他回来了,自己甚至不敢问他一句“你还会走吗?”

他怕听到自己不能承受的答案,他已经没勇气能在新宿时再尝试一次了,无法再像新宿时他以为自己能拉住他了,他并不想失败2次。

到底还是吃了食物,夏油一口一口小心的喂着,“我买了甜品,等下吃完可以吃,是你喜欢的口味。”

即使可能永远都听不到想要的答案,这片刻的温存,久违的陪伴,五条也想拼命去珍惜感受。

“好吃吗?”夏油看向五条。

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进食,又或者这是那个人给他买的,这家一般般的店五条竟然觉得原来是这样的味道。

“抱歉,我不知道它那么难吃,下次我给你做好吗?”没有等到五条的回答,夏油以为这份食物很难吃。

虽然嘴上说着如果你做的不好,我也不吃,五条脸上却明显出现了惊喜之色。

喂完五条吃甜品,收拾好一切之后,夏油询问五条还要不要继续休息,五条则想先去洗澡。

夏油表示自己可以帮忙,五条只说不用,自己能行,夏油只好说如果要帮忙,一定要告诉他。

趁着五条去洗澡,夏油想着把房间收拾一下,那些容易磕磕碰碰的地方,都贴上了防撞条,全部打扫好之后,夏油打算下楼把垃圾扔了。

正在擦身的五条,听到关门声,连衣服都没穿,身上还在滴水,穿着浴衣出来的他,看见的是空无一人的房间。

果然是骗他的吧,是想趁自己去洗澡,好走人,如果自己在的话,又要很麻烦,才能走掉了吧。

心里越想越委屈,一直到夏油回来之前,他甚至都没察觉到自己的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夏油一进门看见的就是五条满脸的泪水,他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的一层层剥开,痛得揪了起来。

他轻轻的握住五条的手,帮他擦去眼泪,“悟,我在呢。”

“我在,为什么要哭呢?”

“你刚刚去哪里了?”五条这才发现自己很丢人。

“你看一下房间,我只是去倒垃圾了,”害怕被丢下的心理让他变得很没有安全感,“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应该先告诉你的。”

“悟,相信我,我不会走,我就在这里,”夏油抚摸着五条的泪痕。

“先去换件衣服好吗?这样容易感冒,”五条吸了吸鼻子说着“好。”

“冷不冷?我开了暖气,被子很暖和,”夏油拉了把椅子坐在床的旁边。

五条躺在床上半天后,夏油只是一会调温度,一会烧水。

五条终于忍不住了,“你不睡觉吗?”

夏油停下手上的动作,“你先睡,等你睡着了我再睡。”

五条接着问“你去哪里睡?”

“沙发,”五条只是哦了一声。

又过了一会,夏油见五条还不休息,“悟,睡不着吗?”

五条只说“很冷。”

“很冷吗?那我把暖气调高一点,”又打算去摸五条的被子,看看是不是真的很冷。

“不用,你上来就不冷了,”五条几乎把自己的整张脸都盖进了被子里。

“真的可以吗?”夏油有点不敢相信的再次寻问。

“不愿意就算了,”五条又把被子往上拉了拉。

“知道了,悟,我陪你一起睡,”夏油把被子往下拉,“不要盖过头啊。”

黑暗中夏油感觉到身边的人还在动,“悟,还不睡吗?很晚了。”

五条不动了“还不困。”

怎么可能还不困啊?说话都带着困意了。

“太晚睡可不好哟,”夏油帮他掖了掖被子。

五条脱口而出,“你也还没睡。”

夏油听完这句之后才反应过来,所以悟还是担心他会走,才坚持这么困了还不先睡的吗?

想到这,夏油的心又如刀绞,放在被子底下的手摸着找到了悟的手,身体也往旁边的人靠近了些,毫不犹豫的抓起悟的手紧扣,见悟没有反抗,“睡吧,我一直在。”

十分钟后,听着身边人安稳的熟睡声,夏油笑着说了声“晚安,悟。”

磁,磁,磁。
半小时前,早醒的夏油蹑手蹑脚的下床,想着他都没怎么吃东西,打算先为五条做一些有营养的早餐,希望自己做的能让他多吃点。

刚把早餐端上餐桌,房间里就传来了走路的声音。

“悟,醒了吗?”夏油走去客厅发现悟看了自己好一会,“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我刚刚做的,”五条这才走动去洗漱。

“合你口味吗?悟”此时的五条刚吃完最后一口。

“还可以,”五条放下筷子。

夏油那能不知道悟是满意的,“中午我给你做点新吃食。”

见杰在屋子里收拾来,收拾去,收拾好了之后,又研究起中午的菜谱,“杰,好无聊啊。”

夏油看向五条“你想做什么?我陪你。”

在沙发上的五条“我们来玩游戏机吧。”

夏油走去拿游戏机机“可以,但不能玩太久。”

给五条调整了软垫的位置,又帮他披上了毯子,倒好了热水。

“杰,我怎么感觉这关卡变难了?”闯了2次才过关的五条不满到。

“可能是玩法变了吧。”

“杰,我们来单挑吧,”五条兴致勃勃的将游戏机调到单挑模式。

“单挑完这把就要下次再玩了哟,”夏油边操作边哄猫。

“杰,你变强了啊,我都打不过你了,”五条撇了撇嘴。

夏油伸手摸了摸小猫的头“是你让看我啦,玩的那么好。”

收好游戏机,再看回沙发上,五条已经闭上眼睛,身体也靠在了枕头上。

困了啊,怀孕的负担这么大,如果自己能再多做点事情就好了。

夏油抱起五条时,五条的眼睫毛动了动,刚想睁开就听见夏油说“悟,你困了,我抱你去床上睡,等下做好饭了再叫你。”

听完之后,五条又重新闭上眼睛,嗯哼了两下。

(五)

七个月的肚子已经越来越大了,这几个月五条基本没怎么出过门,除了和夏油一起去买日用品和吃的,还有晚上会在公园里散散步。

两人在家就是打打游戏,追追DⅤ,夏油会变着花样给五条做吃的,就为了五条能多吃点东西。

五条越来越习惯夏油的一切照顾,有时还会命令夏油去做些什么。夏油倒是很开心,他认为悟终于又重新接受和信任他了。

硝子来看过几次,每次都觉得这两人幸福得过头了,自己是白担心了,还不如多研究点好喝的酒。

这天午饭过后,夏油刚想问五条要不要睡午觉,五条就接到了伊地知的电话,“喂,是伊地知啊,什么事?”

“市区出现一级咒灵,半小时前七海先生外出执行其它任务了,虽然只是一级咒灵,但还是要麻烦五条先生了,”伊地知表示自己已经在高专门口了。

五条则说不用他去了,自己现在不在高专,发咒灵的位置就可以了,伊地知只好再三强调要放账之类的。

见五条一副收拾准备出门的样子,夏油问“你要去哪里?”

五条动作不停,“去处理一级咒灵。”

夏油觉得五条怎么可以说的那么平淡,“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去,太危险了,我替你去,你在家里等我。”

五条一听就要生气的样子,声音都提高了,“你觉得我很弱吗?”

夏油一见状况不对,便连忙去哄到“悟,我不是这样想的,只是现在我已经回来了,什么事情我却会帮你完成的,对吗?”夏油把2只手搭在猫猫的手上,“你可以继续依赖我,你先休息,回来我再陪你一起游戏,好吗?”

五条松口,“我和你一起去。”

夏油还想说些什么,抬眼就望见五条一副又要落泪的样子,便只得做罢。

乘着虹龙,五条在夏油怀里一路很平稳的坐着,夏油心想自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千万要保护好悟,不能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放账前夏油认真的看着五条,“悟,等下情况如果不对,你就直接先走,不用管我。”

五条就在他旁边,“我们是最强的。”

夏油愣了几秒,熟悉的话语把他带回了两人从前无数次一起出任务时的那种平常,不同的是现在悟的肚子里多了他们的孩子。

夏油把五条的衣服往上拉了拉,“对,我们一直都是最强的。”

账内,好浓的诅咒气息。

“悟,你开好无下限。”

五条开启无下限,“知道,你小心点。”

突然间大雾四起,周围的视线完全被模糊,夏油刚想向悟看去,就发现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悟,你在哪里?”夏油一下急起来了,五条不在自己身边,万一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很快他冷静下来,只要自己能快点解决掉这只咒灵,悟就不会有事。

夏油能感觉到他的附近诅咒气息越来越强烈,一个侧身躲开之后,一个雾化的咒灵出现,怪不得刚才他感觉后方有凌冽的雾气袭来。

“你就只见到我一个人?”夏油始终放心不下五条,他想问的是这个咒灵有没有见到过五条。

雾化咒灵摇摇晃晃,“你还有同伴吗?”

看样子它没有和悟接触,夏油稍微放心了些。

“没关系,我都会让你们相见的,”之后咒灵便不见踪迹。

夏油警惕观察四周,在气体袭来的一刹那,夏油召唤出了乌贼挡住了攻击,一圈又一圈的气体不断的吹,雾化咒灵可以隐身,又不善抓住实体,但不可能毫无破绽,只要命中它,就一定会显现实体,到时候直接消灭它。

“你可别忘了地底,”沙丘蠕虫从地底快速的钻出来,碎石被拍向空中,“打中了。”

咒灵见被发现,直接升到空中,从上往下铺下用雾组成的网,咒灵听见一道声音“我美吗?”

“这就是你的领域吗?你个丑八怪,”话毕无数把剪子向咒灵飞过去,这些剪子一碰到网就被浸透吸收。

夏油乘着鬼蝠鲼浮空,“就是现在,”夏油先是用自己的术式“漩涡”对咒灵进行强力的打击,再唤虹龙撞击,之后将咒灵一口吞下。

雾气全部散去,夏油心切的寻找五条的身影,虹龙告诉他在前面看见了五条。

他连忙跑过去“悟,你没事吧,”他仔细的检查五条有没有受伤。

“杰,我没事,”五条遮了一下衣服的开口。

夏油到看五条的手时,五条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道红色的划痕。

他拉过五条的手,看了那道痕好一会,眼里都是对五条的愧疚和心疼,“悟,对不起。”

“不关杰的事了,杰没必要说对不起,是我不小心碰到的。”他发现夏油不在身边时,雾气太浓,他根本看不见任何地方,又担心自己随便乱用术士会伤害到孩子,只能先保护好自己,开启无下限到现在,他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力的下降,身体变得又累又沉重,他怕敌人来之前自己会消耗太多能量,决定先关掉无下限,结果之后不小心被什么物品给刮到了,有了好长一条红痕。

夏油却问他“很疼吧?”

短短的三个字,让五条感觉真的很想哭,想起以前夏油和他在一起时,无论是出任务还是平时打闹,无论是不小心,还是因为自己贪玩才弄伤的,夏油都会细心的观察伤口,轻轻的帮他上药,再叮嘱他没好之前不可以干嘛干嘛。

那个时候夏油最常问的就是疼不疼,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看五条没有回答,夏油又盯着伤口一直看,他想自己如果能再细心点就好了。

“我没事的啦,不还有杰吗?”五条撑了撑腰,立刻被夏油捕捉到了。

“腰很累吗?”夏油靠近帮五条扶着腰。

“也不是,感觉有点乏力,”虽然路程可以靠虹龙,但五条孕期如果忙太久,就会全身乏力,何况刚才自己无时无刻都紧绷住的神经,真的消耗太多体力了。

夏油又召唤出虹龙,“我们回去吧,回去好好休息。”

五条躺在夏油怀里,他眼皮困的都在打架,又不想现在就睡,等回到公寓再说吧。

谁知夏油快速而又珍重的在他的额头上献上了一吻,五条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夏油,“困了就睡吧,有我在,悟永远可以做被照顾的一方。”

五条这才从刚才茫然的状态里反应过来,立马低下头,闭上眼睛。

夏油心想耳垂都红了啊,悟很容易害羞呢。

迷迷糊糊彻底睡着之前,五条感受到自己眼前的光暗了很多,杰在帮我挡光啊,有杰真好。

(六)

临近产期,夏油越发紧张,每天都在看孕期指引书,要不就是买一堆孩子的衣物,有时还会盯着五条的肚子一直看,五条调侃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你生孩子呢。

夏油则从书上看过,都说生孩子时会很痛,再能忍的人也接受不了,他忧心忡忡了好几天,悟那么怕疼,到时候他要经历怎样的痛啊。

想到这夏油脸上又一副自责的神情,五条看夏油的表情就知道,夏油又乱想了。

刚想开口只来得及发出“嘶”的一声,手不知觉的搭在了肚子上,夏油知道他这是又疼了,连忙去拿热水袋给五条热敷。

月份大了之后五条疼过几次,虽然他都说只是微微抽痛,但夏油还是心痛的不行,又恨自己那么无可奈何。

“杰,”听见五条在叫他,夏油回应到“我在。”

“杰,不要露出那种神情,我不喜欢啦,”五条拉了一下夏油的衣袖口。

都被看穿了啊,“悟,我……”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哟,杰,“杰,我一直没有跟你讲,我很开心,也很喜欢这个孩子,因为这是我和杰的孩子,是五条和他喜欢的人夏油杰的孩子,我一直希望你能和我一起期待他的到来。”

夏油俯身抱了抱五条,他想给五条一个温暖的怀抱,他想让五条聆听到他的心跳,“是的,悟,我就在你的身旁,谢谢你愿意给我机会。”

“悟,我爱你。”

这为你而跳动的心脏,你能感受到吗?

五条哼哼道“这算是告白吗?”

夏油摆了摆热水袋,“当然。”

“不行,”五条这话一出,夏油的手就停住了。

所以其实五条到现在都没相信自己吗?

还是要和自己划清界限吗?

哪知五条开口,“那我要改一下,我不仅喜欢你,还很爱你,只有杰一个人爱我太不公平了。”

夏油以为自己会迎来最坏的结果,没想到等来的是悟的爱啊。

终于在第九个月的某一天,吃完晚饭后,五条有点焦虑不安的告诉对方,自己的肚子从刚才开始就有点阵痛。

夏油先给足安全感的安慰五条别慌,又去收拾好生产要用的东西,在路上先联系好了硝子的医生朋友。

到了医院检查过后,医生说宫口还在潜伏期,后面有规律的宫缩后,会有渐渐加重的阵发性肚子痛,现在不是很痛,可以先下来走走,之后吃点能补充体力的食物,保证生产时的力气。

“悟,怎么样?很痛吗?”夏油全然没发现自己的手心都是汗。

“没事,杰,我们走一走吧。”

夏油扶着五条在产房走廊里慢慢走着,一开始还好,五条还能时不时的回应几句话,走了几个来回之后,疼痛也越发的急,阵痛时间变得越来越长,五条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冷汗,脸色比起刚才差了很多,夏油边帮他擦汗边尽量让他靠着自己。

五条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医生过来看了之后发现已经开了五指,让五条可以去产床上生产了。

夏油换好衣服陪在了五条的旁边,尝试喂五条吃一点东西,吃了两口之后就再也吃不下了。

五条感觉到胃里一阵恶心,腰好像被人反复捶打般的痛,五条痛的一直把脸往下埋,手也捏着很紧。

夏油怕他掐伤自己,用很轻的很柔和的声音让五条抓自己的手,五条的手被夏油放在了自己的手上,却没有像刚才抓的那么紧了。

宫口全开了,医生示意五条,跟着自己的节奏来深呼吸,几次过后,医生让五条坚持十秒钟的吸气,但没有成功,到第七秒的时候,五条就坚持不住了。

他从来没想到生孩子能这么痛苦,深入到了自己的肉里,超过了自己所能承受的一切能力。

五条没注意到一旁的夏油眼框已经变红了,眼尾也变得湿润。

在第二次没有成功时,五条好像感觉到有什么很温热的东西,滴在了他的手臂上。

他想转头去看杰的脸,只是医生的一句用长力让他又攒了一次力气。

一滴一滴眼泪砸在了床单上,夏油在这之前从未觉得自己有一天会留这么多的泪,但看着悟疼得连话都说不了,仿佛是做了此生最大一件错事。

他不该一时冲动,他不该如此决绝的就走,

不该如此狠心,只留给那个人背影。

他抓着五条的手,带着颤抖的声音,“悟,加油,你一定可以的,我们再试一次。”

听到夏油鼓励的声音,五条鼓足了长气,医生反复的说着“再用力,能看见头了。”

“悟,就快了,”夏油的话语不断的传入耳边。

五条又挺起腰身,“头出来了,再加把尽。”

五条的衣服已经全湿了,他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躺在床上的身体仿佛被不断的拉扯,他感觉自己真的太累了。

“悟,就差一点点了,再用一次力,好吗?”

这是五条在生产中第一次看向夏油的脸,他看见夏油脸上的两道痕迹,原来之前砸在自己手臂上,温热的东西竟然是杰的眼泪吗吗?

顾不上疼痛,他抬了抬手,想告诉杰自己没事。

他一动夏油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悟,我没事。你先把孩子生下来,一切之后再说。”

医生提醒五条吸气,用力,再接着吐气,在第五次长力之后,五条成功的将胎儿分娩了出来。

闭上眼睛之前夏油在他的唇上留下了一吻,“辛苦了,悟,好好休息吧。”

五条慢慢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第二眼看见夏油在倒水。

“杰,”五条想起身坐起来。

“悟,你还需要躺着休息,不要剧烈运动,”夏油连忙把枕头垫了起来。

五条稍微撑起身,“什么嘛,杰又小瞧我了,就是起个身而已。”

夏油给五条递过去了一杯水,五条一撇发现夏油的手背上好像有几道红痕, “杰,你手臂上的红痕,是不是我弄的?”

夏油闻言将左手往后藏了一下,“看着深而已,其实没什么感觉的。”

五条低下头,埋怨自己把杰的手抓的那么深。

“悟,可以拉你的手吗?”五条似乎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

有什么闪光的物品从夏油的口袋里拿了出来,夏油将一枚蓝色的戒指戴在了五条的无名指上,“悟,你愿意收下吗?”

夏油在五条孕中期,就已经悄悄准备好了这枚戒指,看到它的第一眼,他想和悟的眼晴一样,非常好看苍蓝色,只是悟的眼睛更加漂亮百倍。

五条征征着消化夏油的话,“这是送给我爱人的戒指,从今往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将陪伴在悟的身边,用我最大的能力去保护悟的周全,永远不会再让他一个人。

“悟,你是比我自己还要重要的人。”

五条眼眶一红,鼻子一热,他并不想哭,可是他控制不住,“杰是大笨蛋,现在才肯说出来。”

他自己又何常不是呢?

面对自己不可或缺的人,请再多袒露一点点,再多多的袒露一点点。

夏油将戒指为五条带上的那一刻,没有人讲话,但两人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喜悦,这意味着他们将永远在一起。

“孩子呢?”

“被医生抱去检查了,等下抱回来。”

(番外)

两个月后,夏油解散了盘星教,将菜菜子、美美子带回了高专。

至于高专那边,在五条悟说要让夏油杰回来时,就已经有各种抗议的声音出现。

后来夜蛾说让人去调查一下当初村庄村民的真相,加上五条一副不答应就轰了这里,一走了之的语气,便只得先派人去叫调查。

结果发现村民们确实如夏油杰所说的有伤害幼女的行为,而且还做过不少坏事。

之后开会讨论了很久,鉴于五条悟对夏油杰的偏袒,使得高层寸步难行,最后有人提议签下合约,如果夏油以后无故伤害普通人,或无故对他人进行攻击,五条将一同受罚和处刑。

五条平静的签完了合约,走时还告诉他们,没事别老来打扰自己和杰,我们要照顾我们的儿子呢。

只留下神色各异的众人,过后有人高声道“五条悟你放肆!”

“悟,可以了,可以了,”此时的五条在点菜单上不停的加餐,“吃得完吗?”

“没事,带点回去给硝子和菜菜子、美美子,”说完后,一个小男孩的手就动了一下。

“你也想吃?没有,这是杰给我吃的,”五条转了转手上的戒指。

夏油把甜品放在五条面前,“悟,这是你儿子啊。”

“那又怎么了?杰心里的第一爱永远是我。”

夏油觉得孩子长大之后,会不会觉得自己的两个父亲原来是这么的幼稚。

但看着悟吃甜品的样子,他突然间就笑了,真的很幸运自己能与悟相伴。

“杰,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没有。”

“我明明看见了。”

“看着悟吃甜品就笑了。”

“什么嘛。”

“是真的。”

这时老板娘走上来送餐,夏油发现这并不是他们点的菜品,老板娘笑着说这是送给他们的。

五条和夏油向她道谢,夸赞了店里面的食物很好吃。

“老板娘,你怎么心情那么好?”店员有点好奇到。

“有情人终成眷属,”她望着桌子上已经吃完的蛤蜊凉面,“心情当然好了。”

“硝子姐姐,我们吃饱了,我们来洗碗吧,”两姐妹拿起碗筷就走进了厨房,“硝子姐姐就去休息吧。”

硝子听见她们在讨论夏油和五条又又又又去干嘛了。

菜菜子说他们今天好像会带甜品回来。

硝子心想下午也和菜菜子、美美子出去多玩玩吧,不能只有那两个人在逍遥。

36 Likes

我蹲

蹲蹲希望是HE

放心 必是he

谢谢~ 四更了

我吃吃吃吃!悟都怀了,杰哥再弃猫就得给他关起来了!禁止弃猫!

1 Like

虹龙不是被甚尔给劈了吗?

没有 我这个把原著向改了 在最前面的新宿硝子不知道时就改了

1 Like

哦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