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当ABO线的夏油诚穿越到原著

abo线的夏油诚(夏五儿子)乘坐电车,没想到穿越到了原著里,刚刚好碰到夏油杰五条悟新宿街头吵架,他的到来,能否让夏油杰放弃大义。

私设人物:夏油诚

ooc超严重,简陋文笔

叮铃

“喂,老爸。”夏油诚接通夏油杰打来的电话。

“喂小诚,有事要麻烦你了。”

夏油诚一猜夏油杰来电话就没啥好事“好,爸,你请讲。”

“你帮我去新宿,那边蛋糕店上新了一些新品,你帮我买回来给你妈,我今天外出任务有点忙,可能过不去,你也知道你妈那脾气。”

夏油诚翻了一个白眼:“好,爸,我知道了。”

“不愧是我的好儿子,我等会把地址发给你,先挂了,我要进入帐里了。”

还不等夏油诚回话,夏油杰直接挂断电话

“靠,人渣老爸。”夏油诚吐槽到

叮铃,[人渣老爸发来一条信息]

夏油诚点开聊天框,点开夏油杰发来的地址

“好吧,没办法,那现在就出发吧。”

夏油诚把手机放在兜里去乘坐电车


坐上电车,电车灯闪烁了两下,

夏油诚并没有在意,毕竟可能电车电力不足导致灯泡闪烁也是有可能的。

到站[新宿]

夏油诚出了地铁站,看着新宿和印象中不一样

“怎么感觉变简陋了呢。”夏油诚一边走着一边想

“还是抓紧去蛋糕店买蛋糕吧。”夏油诚跟着导航来到新宿某个街头,从手机屏幕里抬头看四周时候“这导航这是把我导哪了。”

目光锁定在人群中站着的两个人

“哎,那个人好像我爸啊!”夏油诚眯着眼看着不远处的穿着黑色毛衣,双手插兜的男人。

夏油诚把手机揣兜里抱怨道“老爸不是在执行任务嘛,怎么来新宿了,真的是,自己来就要给我说一声嘛,我这不是白来一趟嘛。”

夏油诚快步走近,看清那个人模样,吃惊道:“我靠,真是我爸呢,那么那个白头发一定就是我妈咯。”


“你太傲慢了,悟,如果是悟就能做到吧。”夏油杰说完就看到五条悟身后一个人挥着手臂,笑着朝他们跑了过来。

“爸,喂,爸啊。”夏油诚停在夏油杰和五条悟中间一脸高兴看着夏油杰“爸,你干嘛呢,不是说有任务来不了吗?”

“爸???”“爸!!!”五条悟和夏油杰两人异口同声震惊喊道。

五条悟一脸不可思议看着夏油杰“不是,你,你你都有儿子了,所以是想和你情人在一起,才叛逃的?!”

夏油杰慌忙解释道:“不是的,悟。”

夏油诚转头一脸懵逼看向五条悟:“你说什么呢?妈,我爸哪有小情人!?还有,你怎么没戴你那死眼罩啊?”

“妈!!!”“妈????”夏油杰和五条悟又一次异口同声发出震惊的声音

五条悟立马喊道:“你乱叫什么呢?老子才17岁怎么可能有你这么大的儿子,再说,老子是男生,男生怎么生的孩子?”

夏油诚这时候发现了不对劲


五条悟坐在椅子上,手撑着头看着扎着黑色长发,有着和自己一样的蓝色眼睛的夏油诚

“所以说,在你那个世界我和杰生下来的你?”

夏油诚因为嘴里塞着太满,只能点头回应。

因为刚刚好了到中午,夏油诚太饿了,就拉着还在震惊的两个人来到了身后的KFC,毕竟七折KFC哎。

夏油杰:“那你怎么来到这里的。”

夏油诚拿起桌子上的可乐,喝了一大口,可算把嘴里的汉堡咽了下去

“啊,是你,哦,不对,是我那个世界的你,让我给我妈来新宿买蛋糕,然后,我下了电车就来到了这里。”夏油诚把可乐放在桌子上

“奥,我想起来了,我坐电车时候,电车上没人,而且电车灯闪烁了两下,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我穿到了这里。”

五条悟:“真神奇啊,那你怎么回去。”

夏油诚又开始吃了起来,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夏油杰好奇的问道:“你喊我爸,你那个世界,我和他怎么生出来的你?你叫什么名字?”

夏油诚放下汉堡:“啊,我叫夏油诚,是啊,什么叫怎么生下来的,就是我妈五条悟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啊,你这是什么烂问题啊,爸。”

夏油杰皱起眉头:“我们都是男生怎么生孩子啊?”

夏油诚:“啊!我妈是omega啊,你是Alpha,然后omega可以生孩子啊?”

五条悟:“Omega?”

夏油杰:“Alpha?”

夏油诚点了点头:“是啊。”

夏油杰和五条悟对视了一眼,很快消化了这个信息。

夏油杰看着夏油诚狼吞虎咽吃了四个汉堡了,一脸不可思议问道:“你是受过虐待,没吃过饭吗?”

夏油诚:“不是啊,我爱吃汉堡。”

夏油诚可算吃完了,他早就看着夏油杰和五条悟直接氛围很奇妙,就好像他爸和他妈吵架的气氛

夏油诚弱弱地问了一句:“我想问一下,您们两位吵架了?”

夏油杰看了眼五条悟没说话,五条悟抱着胳膊不看夏油杰

夏油诚更肯定了,是吵架了,

看来又到我出手了。

“哎哟,吵架就和好嘛,爸,你不都是主动哄我妈嘛,哄哄呗。”

夏油杰没说话

夏油诚又对五条悟说道:“妈,不能让我爸一直哄你,你也示示弱,给我爸个台阶下。”

五条悟看也不看夏油杰。

夏油诚:完蛋了,看来不是普通吵架啊。就算不是一个世界,但是始终是夏油杰五条悟吧,难道这个世界我爸不喜欢我妈?难道…因为我妈…

夏油诚偷偷瞄了一眼五条悟

也不丑啊,这不是跟我妈当年生我时候一模一样嘛,不愧是我妈,不管什么时候都超美。难道,难道

夏油诚满眼责备看着夏油杰,夏油杰则是一头雾水

“不是我说你,爸,你是不是背着我妈找小情人,我妈发现了,所以生气了,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夏油杰立马解释道:“我没有,而且我们,我们也没有在一起,不是恋人关系。”

夏油诚直接拍桌子站起来,超大声质疑道:“什么玩意,没在一起,不是恋人???!!!”

夏油诚动静太大,周围的人都看向他,夏油诚尴尬的朝四周道歉。

默默坐了下来:“那因为什么吵架?多大的事啊让您们二位都不看对方!”

夏油杰:“我杀了112个普通人,被通缉了,然后悟就来找我了,就是这样。”

沉默的五条悟终于说话了,呵斥道:“什么叫就是这样,你不是想杀光所有非咒术师,实现你那所谓的大义嘛,你怎么不说这个啊!!!”

夏油诚满眼震惊看着夏油杰:“不是,爸,你疯了?这…”夏油诚知道他爸性格,没继续说“根本不可能”就住嘴了。

三个人都保持了沉默,周围的氛围那可是尴尬到了极点。

这时候夏油诚开了口,一本正经说道:“爸,你要去实现你的大义我是不会阻拦你的,那是你想实现的事情,你所谓的意义。”夏油杰抬起头看着夏油诚的眼睛

是五条悟一样清澈的蓝色。

“但是我妈怎么办?你有想过我妈吗?就算你们不是我那个世界的父母,但是你们始终都是夏油杰五条悟啊,我爸他说过,他从见到我妈第一眼就爱上了他,那你呢?大义真的比我妈还重要吗?”
2.
夏油诚说完,夏油杰就别过头,他不知如何回答,五条悟则一直看着夏油杰,等待着他的答复。

夏油诚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好极了,我是真服了,这死大义比我妈五条悟还重要呗,看来这个家没我都得散,还是得靠我了。

夏油诚的腿在桌子底下碰了一下左边的五条悟

随后立马捂住心口,从椅子上摔在了地上,大口喘着气“爸”手紧紧抓着夏油杰毛衣边角

夏油杰看见夏油诚痛苦捂住心口,慌忙喊道“喂,夏油诚,你怎么了?”

五条悟蹲在地上扶着夏油诚:“带他回高专找硝子,快啊。”

夏油杰一脸纠结看着夏油诚

五条悟吼道:“夏油杰,这时候你还在犹豫什么,人都昏过去了,夏油诚他又不是普通人,你是要看着他死吗?”

加上夏油诚还紧紧抓着夏油杰的衣服,夏油杰没办法,直接抱着夏油诚回到了高专

[医务室]

五条悟直接踹开门

家入硝子被吓了一跳,朝门口看过去:“哟,这不是犯罪小哥啊,不过五条你把门给我踹坏了要赔的。”

五条悟冲到家入硝子面前:“硝子,你快来看看这个孩子。”

家入硝子这才注意到夏油杰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

“快把人放在床上。”家入硝子说道。

夏油杰小心翼翼把夏油诚放在病床上

家入硝子走近夏油诚,看着躺在床上夏油诚的模样又看了看夏油杰

“夏油,这是你弟弟?”

五条悟着急说道:“硝子,你快看看这孩子怎么了,别聊了。”

家入硝子点了点头,手刚伸到夏油诚身体上空

还没发动咒术,夏油诚直接睁开了眼睛,竖起大拇指:“大夫真是妙手回春啊,我好了。”

歪头看到站在旁边一脸懵逼的家入硝子,夏油诚蹭一下坐起来:“哟,硝子阿姨,好久不见啊,你怎么越活越年轻啊,好厉害啊。”

夏油诚说完才想起来,自己在其他世界线里,路上因为吃饱太困睡着了,刚睁开眼还有点发懵。

夏油诚尴尬的干笑了两声“哈哈。”

家入硝子看见对方的蓝眼睛,转头看了看五条悟又看了看夏油杰,发出了疑惑的声音:“这是?”

夏油诚直接开口替他们回答道:“我叫夏油诚,他们俩的儿子。”

“啊?”


家入硝子听夏油诚解释完,一切了解的点了点头。

夏油诚从床上下来:“太神奇了吧,这里也有高专,对了,七海叔呢?我还没见过这个时候的七海叔呢!”

说完夏油诚就跑了出去,刚刚好看见在走廊的七海建人,“七海叔,七海叔啊。”

七海建人听见有人喊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看见夏油诚

“夏油…五条前辈???”夏油诚跑到七海建人面前,等七海建人看清这个人模样,愣住了。

“果然,七海叔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帅气哎。”夏油诚惊喜的左看看右看看

“请问你是哪位?高专的新学生吗?”七海建人疑惑的问道,毕竟没见过夏油诚。

“奥,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夏油诚,是夏油杰五条悟的儿子。”

七海建人还在努力消化这个令人震撼的信息,夏油诚继续问道“对了,灰原叔怎么没和你一起?”说着就往七海建人身后看去。

“哎,灰原叔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嘛,难道出任务去了?那快给灰原叔打电话,我要伴手礼。”说完夏油诚看着七海建人欲言又止的样子。

转身看着走过来的三位。

“爸?”夏油诚看着夏油杰问道“灰原叔呢?”

夏油诚看着五条悟张了张又紧紧闭上的嘴,仿佛嗓子被卡住了一般

家入硝子难以启齿的表情,始终没有说话,点了一根烟。

“不会吧?”夏油诚心里开始猜测灰原雄是不是死了!


最后夏油诚接受了灰原雄的死亡。

夏油诚坐在台阶上,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环境。

“这个世界一点也不美好嘛。”

五条悟走在夏油诚身边坐了下来“是啊,一点也不美好。”

“妈。”夏油诚看清来者是五条悟。

五条悟:“你还是喊我五条悟吧,你喊我妈,还真是不习惯,毕竟老子才17,有你这么大的儿子,感觉怪怪的。”

夏油诚:“抱歉啊,喊习惯了,我妈生我时候也是17岁,而且你们都是五条悟,那我喊你悟吧。”

五条悟点了点头:“在你那个世界,我是怎么样的,和杰怎么样?”

夏油诚想了想:“我那个世界,我妈五条悟和我爸夏油杰都是高专老师,虽然都是我爸上课,我妈可是当代最强,我超级崇拜我妈,虽然两个人一点也不靠谱吧,完全就是不靠谱的两位人渣家长。还是未婚先孕,生出来了我,但是和爸感情一直很好,听说他们俩一见钟情就一直在一起了,真的有时候感觉自己就是个意外哈,老爸很宠我妈,真的是无底线的宠爱。”

夏油诚想着他爸对他妈的宠爱,不禁笑了出声。

五条悟看着夏油诚幸福的表情,也能猜到那个世界的他们有多么幸福。

“你的身体怎么样了?”五条悟关心问道。

夏油诚摆了摆手:“啊,我没事啊,本来就是为了把我爸,哦,不对,把夏油杰带回高专想的馊主意,我当时给你信号,碰你的腿,你都没get到吗?”

五条悟挠了挠头:“我以为你那时要晕倒的预兆呢。”

“哈?”夏油诚接着说道:“不过,能让夏油杰回高专,这就说明还有机会让夏油杰留在这里,对吧,悟。”

“也许吧。”五条悟看向远处:“你为什么执意要把杰留在这里,如果他真的想离开,让他离开就好了。”

夏油诚看着五条悟侧脸,等他把话说完,转过头也同样看向远处

“我不知道,可能因为你们是夏油杰和五条悟的原因吧。你知道的,如果他真的离开当诅咒师,就相当于让你亲手杀了他,谁能杀了夏油杰,只有你,不是嘛。”

一阵晚风吹过,吹动夏油诚和五条悟的头发,秋季的傍晚还是有点小冷,夏油诚把手揣进了卫衣兜里,低下头看着面前的台阶接着说道:“你下得去手吗,如果下得去手,在新宿,你早就把他杀了,不是嘛,因为我妈就是那样的人,不会手下留情的,说到底,就算这个世界观和我那里不一样,但是你们始终都是夏油杰五条悟啊。”

夏油诚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来,缓解自己的情绪:“我不希望你们结局是一方杀掉另一方,不管在哪一条线上,有没有我,即是你们不是我真的爸妈,我也希望你们能幸福,我真的很爱你和夏油杰,主要是我不想看到你难过,Satoru。”

说完五条悟转过头看着夏油诚和夏油杰很相似的侧脸,夏油诚感觉到五条悟的视线也微微偏头看向五条悟。

五条悟看着和自己一样清澈蓝眼睛与要溢出眼眶的爱意,慢慢伸出手,手心附在夏油诚脸颊,用大拇指擦掉夏油诚马上要流下来的眼泪。

“谢谢你,小诚。”


[晚上]

咚咚咚

“是我,夏油诚,我能进来吗?”

夏油诚敲响夏油杰宿舍的门。

由于五条家的保释,夏油杰目前从死刑变成了死缓,住在他原来的宿舍里。

没有得到回应,夏油诚自顾自推开门走了进去,进门就看见坐在床边的夏油杰,他是十五年来第一次看到夏油杰这幅样子,他现在就像溺水一样,不挣扎任其深陷海底。

怎么说都是夏油杰,看见他这幅样子也会心疼。

夏油诚轻轻的关上门,随后走向夏油杰,然后非常端正的坐在了他旁边,手乖巧的放在大腿上。

这时夏油杰开口问道:“你有事吗?这么晚还不睡觉。”

夏油诚干笑了两声:“什么嘛,没事就不能找您说说话嘛,我还是第一次见17岁的您呢,虽然我是今年出生的吧,但是对这时候的您完全没记忆的,感觉一切都好神奇,哈哈。”

夏油诚尴尬笑了两声偷偷瞄了一眼夏油杰,夏油杰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夏油诚心里给我自己打气:快点说啊,夏油诚,一定要拿下夏油杰,加油,说话啊,张嘴啊,啊啊啊。

“爸!” “小诚啊。”

两个人异口同声喊着彼此

夏油杰:“你先说吧。”

夏油诚立马摆手:“不不不,爸,还是您先说吧,我要说的不重要。”

夏油杰点了点头,开口问道:“咒术师为何而存在?”

夏油诚用食指挠了挠脸说道:“为了拯救非咒术师。”

夏油诚没想到夏油杰会问这个问题,他感觉自己回答的也没有问题,毕竟他爸经常说这样的正论。

夏油杰并没有惊讶夏油诚的回答,紧接着问道道:“那你知道咒灵如何产生的吗?”

夏油诚想都没想回答道:“人类啊。”

这时夏油杰终于转头看向夏油诚,因为他没想到夏油诚会知道人类产生咒灵。

“因此咒术师会因他们负面情绪产生的咒灵而死,咒术师终点只会是同伴的堆积的尸体,那些猴子们不懂得感恩,还会愚蠢到把年轻术士当成怪物。”

夏油杰还没有说完,夏油诚说道:“是菜菜子和美美子吗?”因为菜菜子美美子姐姐给他说过他爸拯救她们的故事。

夏油杰点了点头

夏油诚:“还有其他办法的,不一定要杀了非咒术师啊。”

“被保护的猴子们才是咒灵无穷无尽的源头,所以我要创造一个只有咒术师的世界。”

夏油诚听完,满眼不可思议直接站起来吼道:“夏油杰!”

怎么可以称非咒术师为猴子,这根本不是他所认识的夏油杰,这是他第一次吼夏油杰。

夏油杰依旧很平静。

夏油诚站着手臂垂在身体两侧,双手紧紧蜷成拳头:“这怎么可能办得到,你父母是非咒术师,但是诞生了咒术师的你啊,如果只剩下咒术师,你怎么能确定诞生下来的一定是咒术师。”

夏油杰说的没错,人类确实是源头,虽然要解决问题就直接解决掉源头,但是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是不正确的,而且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夏油杰:“悟是最强,是悟就可以办得到吧;我杀了我父母,你不就是我和悟生下来的嘛,是咒术师吧。”

夏油诚呼吸一滞,他怎么也没想到夏油杰可以这么狠心,杀了自己父母,都完全不给自己留后路,也要实现那狗屁大义,杀了全非咒术师,c。

“这根本不可能,悟怎么可能做的到,这和灭世有什么区别,排除掉他是六眼,他也只是个高中生,你也是啊;你也好,悟也罢,谁都不可能做到,杀掉全世界的人类,这根本就不可能。”

“你的大义最大的阻碍不就是悟吗?你要杀了悟吗?”

夏油杰低头看着交叉的双手没有回话。

“你太残忍了,夏油杰,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早就知道结局了,你和悟其中一个一定会死,你明明什么都知道,对你自己,也对悟,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夏油诚深吸一口气,稳了稳情绪缓缓说道:“我就问你,你是非要执意实现你那根本不可能的理想世界吗?”

夏油杰毫无犹豫点了点头:“这个世界让我没办法打心底的笑出来。”说完,夏油诚就抬起手对着夏油杰聚集咒力。

这时五条悟破门而入,朝夏油诚喊道:“小诚!!住手。”

夏油诚被五条悟喊醒,机械转过头看着五条悟,慌忙缩回手:“悟,你怎么来了。”

五条悟快步走过去抱住夏油诚,安抚性拍着他的后背。

“我刚才,我刚才只是…对不起,对不起…”夏油诚枕在五条悟肩膀颤抖说道。

“没事的,小诚,没事的。”五条悟手揉着夏油诚后脑勺的头发安抚道。

夏油诚看着地板,大口呼吸,他被自己吓到了,他刚才要干什么,他不敢想象如果五条悟没来,夏油杰会不会死在自己手上,因为夏油杰完全没有想要还手的动向。

他怎么可以想杀了夏油杰,就算再生气,他也不能对夏油杰出手啊,那可是他“爸”啊,如果影响到他那个世界的夏油杰该怎么办,不管哪个五条悟都会伤心的,可是他劝不动犟驴夏油杰啊。

晚饭夏油诚没有吃太多,五条悟去给他买了点夜宵,因为夏油诚没有在自己宿舍等他,所以准备去找找他的时候,在走廊听见从夏油杰房间传来他生气的声音,他只是站门口想听听夏油杰的回答,没想到夏油诚真的想杀了夏油杰,还好他就在门外。

待到夏油诚稳定下来,门口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哎哟,可真热闹啊!”

夏油诚立马抬头看向门口,等看清来人,惊喜喊道:“妈!”

“嗨嗨,小诚,玩的还开心吗。”五条悟(前后两*为abo线夏五)戴着方形墨镜依靠在门框笑着朝夏油诚挥了挥手,随后身旁出现穿着黑色夹克的夏油杰,当夏油诚看到夏油杰脸上贴着几块药膏贴,不用猜就知道被他老妈揍了。


小彩蛋:

“小诚呢?我问你咱孩子呢?”五条悟质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就是让他去新宿买点东西。”

五条悟脸上没有戴任何东西,眼睛直接露在外面,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副要吃人的表情看着夏油杰“你让小诚自己去新宿,现在好了,孩子丢了,你高兴了?”

夏油杰跪在地上,慌忙解释道:“不是啊,老婆,我也不知道小诚他自己会丢嘛,就是去买个蛋糕而已。”

“而已!!你,你,气死我了,夏油杰!”

气的五条悟拳头硬了,直接挥拳打在夏油杰帅脸上。


夏油诚推开怀里的五条悟,飞奔跑向门口,一把抱住五条悟:“妈,我好想你呀。”

五条悟揉了揉夏油诚头顶,调侃道:“才一天不见,你都多大了还撒娇。”

夏油杰看着这诡异的氛围,还没有开口,就被夏油诚拉出去,夏油诚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夏油诚叉着腰,生气看着他,夏油杰则是不明所以问道:“这是怎么了?看见自己年轻时候的老爸,不开心吗?”

夏油诚终于爆发了,边说边做着夸张的动作:“爸,你都不知道屋里这个夏油杰。”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头:“他就是个神经病,他要灭世啊,灭世!就是毁灭世界!”

夏油诚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五条悟的爆笑声

“笑死老子了,杰要灭世,这是什么超级大反派的发言,志向远大啊,杰,哈哈哈哈。”五条悟直接笑的扶着墙,夏油诚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他老妈能笑成这样。

夏油杰抬起手臂,大拇指抵在额头上无奈说道:“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油诚把事情经过讲给了夏油杰五条悟

夏油诚讲的慷慨激昂也阻挡不住他爸妈秀恩爱,只见五条悟靠在夏油杰怀里,手指不停的缠绕着夏油杰的头发,夏油杰则搂着五条悟的腰,嘴唇轻轻点了一下五条悟的脸颊。

夏油诚额头爆显井字:“喂,人渣父母,你们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五条悟放开了夏油杰的头发:“当然听了,小孩子不能这么暴躁,容易英年早逝。”

夏油杰拍了拍夏油诚肩膀:“我和悟都了解了,这不是你能解决的事情,交给我们吧。”

夏油诚点了点头,双手竖起大拇指:还是老爸靠谱!


[房间内]

房门刚关上,夏油杰就开口问道:“你都听到了?”

“嗯。”在门外什么都听到了。

五条悟朝夏油杰伸出手,伸到半空,咬了咬牙又放弃了缩回手臂垂在身体一侧,他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说放你离开?他做不到。


夏油诚好奇问道:“爸,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夏油杰打夏油诚的电话,都会传来该手机不在服务区的提示音,放出咒灵去找夏油诚,也是杳无音信,夏油杰五条悟打去电话,着急说道:“喂,悟,小诚不见了。”

“什么?”

五条悟夏油杰来到五条家的咒具仓库找可以寻找人的咒具,五条悟拿起架子上的咒具:“找到了,来试试吧。”

夏油杰点点头,两个人一眨眼就被带到了原著07年的新宿街头

夏油杰看着这熟悉的环境:“这好像是07年的新宿,小诚这是穿越了。”

五条悟伸出腿踢在夏油杰屁股上:“还不是你,让小诚自己去买东西,不知道那小子有没有遇到什么坏人,要是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夏油杰你就等死吧。”

夏油杰委屈说道:“那可是你和我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有事啊,”

五条悟点头表示赞同夏油杰说法。

不过好不容易来一趟,两个人首要任务不是找儿子,五条悟拉着夏油杰重新回忆他们俩的青春,钻进游戏厅打起了电动。

玩到晚上,五条悟感觉差不多该找找夏油诚了,夏油杰提着一袋子蛋糕走过来:“买完了,去找夏油诚吧。”

五条悟直接从袋子里拿出来一块就开吃:“好吃,真可惜,咱们那里已经没有这款蛋糕了。”

两人跟着咒具指引来到了高专,五条悟抓了抓头发:“没想到这小子来高专了,那应该没啥事。”

两人刚踏进高专门口就感觉到了夏油诚的咒力波动,两个人对视一眼,夏油杰直接打横抱起五条悟,主打一个不能让老婆累着。

夏油杰抱着五条悟站在咒灵身上飞向高专宿舍楼,刚到夏油杰宿舍门口,就看到年轻的自己抱着夏油诚。


听完夏油诚拳头硬了:这明明就是人渣父母,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打不过他们俩,高低得给他们俩一人一拳。

五条悟突然想起来什么:“我们来这边时间有限,还是抓紧解决灭世杰的问题吧。”

说着走向门口,象征性敲了敲门,敲完就直接推开门:“嗨,少年们,我们聊一聊如何?”

夏油杰支开夏油诚,让他去五条悟宿舍先呆会,等会去找他。

夏油杰走进去,看着坐在床边的自己都感觉头疼,说道:“小小年纪就想着灭世了,你又不是救世主,这个烂世界的一切不应该由你来承担。”

说着夏油杰拉出一个椅子搬到五条悟身后,五条悟完全不拘束的直接坐了上去对着年轻的五条说道:“我不得不批评一下你啊,六眼是干嘛用的,六个眼都让你看不到杰的不对劲吗?杰也是哑巴,不说自己的状态;不过嘛,我记得你当年怎么说的来着?”五条悟往后仰起头看着自己身后的夏油杰

夏油杰单手搭在五条悟肩膀处,大拇指摩挲他的脖颈,尴尬的说道:“苦夏,凉面吃多了。”说完五条悟翻了个白眼坐正后道:“对,不是,这种蠢话你也信?我可不承认我和你是一个人,我可没你那么蠢。”

五条悟也不想承认他和面前这个人是同一个人,他说这话真是对他的嘲讽拉满。

“你知道咒灵什么味道吗?知道杰的咒术是怎么操作的嘛?”就算带着墨镜也能感觉到那压迫人的眼神,五条悟被问到了,他是真的不知道,他好像对杰的了解很少,他以为他们是挚友,一辈子都会在一起,他好像错了。

五条悟叹了一口气看向灭世杰:“你来说,还是我替你说,嗯?”

“要吃掉咒灵球,才能操纵咒灵,味道像处理过呕吐物的抹布味,就是这样。”夏油杰轻描淡写说道。

五条悟第一次知道这个:“所以你每次都放在兜里,回到宿舍背着我吃掉咒灵球。”

“因为样子会很难看,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失态。”

五条悟直接打断他们俩对话:“好啦,时间有限啦,灭世杰,我问你,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又是沉默,五条悟直接站起来走过去单手抓着夏油杰衣领子,把他从床上领了起来:“老子问你话呢,你是不是活腻了。”五条悟刚想阻止,夏油杰已经快他一步从后面抱住他:“Satoru,亲爱的~消消气哈,生气对身体不好。”说着亲了亲五条悟脸颊安抚性给他顺顺毛。

五条悟才松开夏油杰领子,夏油杰还没有整理衣服,又被夏油杰抓着衣领子:“灭世小子。”

夏油杰感觉有点微妙,呵斥年轻时候的自己,多少有点羞耻。

“不是悟选择了六眼,是六眼选择了悟,不要让他一个人背负最强这个沉重的名号,当最强也是很累的啊,他需要你;小哑巴,不要把自己困在牢笼里,也和他进行交流啊,你是他现在的善恶指南啊。”说完夏油杰松开他的衣领,给他抚平褶皱:“你们都不是救世主,不要给自己那么沉重的担子,如果你的人生非要一个意义才能活下去,你就把让五条悟活着视为大义吧,改变咒术界方法有很多,要靠你们自己去发掘。”

夏油杰拍了拍哑巴灭世杰的肩膀:“你记住了,你们俩在一起才是最强,苦夏终会过去的。”

五条悟站在旁边提醒道:“杰,时间快到了,我们该走了。”

夏油杰点点头:“这么快嘛,我们去跟小诚说几句话,让他们俩自己单独待会吧。”

说完两人就走了出去,留下夏油杰和五条悟两个人


“悟。”夏油杰率先开口说道。

五条悟直接扑过去抱住夏油杰:“对不起杰,是我没注意到你的苦夏。”

夏油杰反手紧紧抱住五条悟:“不怪你,是我,想不明白,一直在原地打转,没有走出理子妹妹的阴影,没有走出灰原的死,我都没有告诉你,对不起,悟。”

“不要离开我,杰。”五条悟抱的更紧了,好像下一秒夏油杰又要去灭世了。

“我不会离开你的,悟。”


“喂,爸,妈,解决了?”夏油诚站在刚进门的两人面前询问道。

“算是吧,因为我们该回去了,不知道他们俩有没有听进去呢,看他俩自己了,我们是有心而力不足了。”五条悟说道。

“不过,小诚没办法跟我们回去,咒具只能带我们两个人。”夏油杰说道。

夏油诚:“啊?我怎么回去。”

夏油杰拍拍夏油诚胳膊:“你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你应该是被时空咒灵带来的,收服了他就能回去了,我相信你儿子。”

夏油诚着急说道:“可是,爸,你没教我怎么操纵咒灵啊?”

夏油杰指了指隔壁房间:“让他教你啊。”

五条悟整个人挂在夏油杰身上直接打断了想要接着询问的夏油诚:“杰,咱们快点回去吧,你刚才亲我那两下,都把我亲硬了。”

夏油杰直接抱起五条悟对夏油诚略感抱歉的说道:“抱歉啊,小诚,我们先走了,你要加油啊。”

夏油诚还没说话,人就不见了。

“天杀的,你们俩,人渣父母!!!”


次日三人来到夏油诚新宿的电车站

“就是这里了。”夏油诚下着楼梯。

夏油杰询问道:“我教你的,你都明白了吗?”

夏油诚骄傲的说道:“当然了,我可厉害了,一学就会。”

三人来到站台,这个时间点没有人,就没有落下帐,夏油诚感觉到了咒灵在站台柱子上,小小一发苍,咒灵变成咒灵球落在夏油诚手里:“一次成功,芜湖~不愧是我。”

夏油诚走到夏油杰面前,炫耀般举着咒灵球:“然后吞掉?”

夏油杰点了点头,夏油诚不带犹豫放进嘴里,还没吞下去,就吐了出来,吐槽道:“这,呕,也太难吃了吧。”

这时候夏油诚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爸只教给他体术,说用他老妈的咒术就够了,不让他学他的咒术了,我回去一定要给夏油杰说我爱他,我的好老爸。

夏油诚再次放进嘴里吞了下去,扶着柱子不停的干呕,多次都要把早饭给吐了出来。

夏油杰接着说道:“然后就汇聚咒力,召唤出咒灵,操纵他。”

夏油诚想着咒灵,然后伸出手召唤出了咒灵,兴奋说道:“成功了。”

这时候电车也要进站了

广播:[前往东京的电车即将到站]

夏油诚走到五条悟面前,一把抱住他:“谢谢你,悟。”

五条悟拍了拍他的后背:“是我应该要谢谢你,小诚。”

松开五条悟,走到夏油杰面前,伸脚踢了他的小腿:“还有你,不要让悟难过了,不然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回来轰死你。”

夏油诚并没有用力,夏油杰笑了笑说到:“知道了。”

电车门打开了。

五条悟:“快上车吧,小诚。”

夏油诚点了点头,转身走向了电车。

在电车即将关门时候,夏油诚朝他们俩人喊道:“爸,妈,要一直幸福下去,永远。”

五条悟朝他挥着手:“我们会的。”夏油杰也举起手臂朝他摆手。

夏油诚重重的点着头:“再见。”


电车开走后,五条悟挽着夏油杰胳膊:“我要吃草莓巧克力蛋糕。”

夏油杰:“好,咱们一起去买。”

“嗯嗯。”


夏油诚出了电车站,看着熟悉的东京。

“我回来啦。”

叮铃叮铃,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夏油诚的庆祝。

夏油诚接通电话放在耳边,传来夏油杰低哑的声音:“喂,小诚,回家时候帮我带两盒套,草莓味的。”

嘟嘟嘟,夏油杰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喂,喂,我要收回他靠谱那句话,这明明就是人渣老爸。”。

19 Likes

让小孩子帮忙买tt,你可以的杰哥

6 Likes

啊?啊啊???让自己孩子帮买套,真有你的呀,杰哥,人渣:+1:

1 Like

杰哥你是真的屑,竟然让自己儿子给你买草莓味的套 :rof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