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雪豹的一些焦虑 by 夜梦姻人

五条悟在产下小雪豹们之后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以动物的形态来看护幼崽,他休了产假,omega护崽的天性高度集中爆发,几乎日夜寸步不离的守在三个孩子们身边。

 

由他负责的外勤都交给了夏油杰,咒术师缺人缺的厉害,工作永远做不完,夏油杰尽可能的在交接的间隙中见缝插针的回家陪伴产后的妻子和刚出生不足月的宝宝。卧房里充盈着奶香,纵然夏油杰的嗅觉和味觉在常年吞食咒灵的摧残下已经大幅减退,还是闻到了那股特别的腥甜味,他脚步放的很轻,缓慢打开门生怕惊扰到雪豹们。

 

“你回来了。”说话人的声线低且轻柔,庞大的猫科动物正卧在床铺里,三只尚未长到能化形的小雪豹挤在他们妈妈的腹部,虽然从夏油杰现在的角度和距离看不清,也能想象到孩子们争先恐后的从五条悟那里汲取滋养的画面。

 

心中动容,走近抚摸五条悟脖颈的绒毛,熟练地找到能让雪豹发出呼噜呼噜的位置挠着,“辛苦了,悟。”能闻到雪豹身上疲倦的费洛蒙,照顾幼崽是非常耗费心力的工作,夏油杰帮不上什么忙,愧疚的贴住五条悟的额头。

 

孩子总是饿,没办法,而且我有反转术式,也没有很累。五条悟用脸颊蹭了蹭夏油杰,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打着滚嚷嚷诉苦,要夏油杰给他买很多甜食还有很多亲亲才罢休。也许生产过的omega真的会变成熟,夏油杰凝视着五条悟,后者正低头柔和的望着吃奶的幼崽们,神情倦怠而温和,简直判若两猫。

 

但他接下来的话立刻打碎了滤镜,五条悟抬起眼睛,湛蓝的无辜的对夏油杰提出请求,“奶水太多了,孩子们吃不完,下面好涨。”边说边朝夏油杰翻开肚皮,露出粉红鼓胀凸出皮毛的两排乳房,小雪豹们占了三个,其余都可怜兮兮的挺着,看起来的确很难受,有些奶头已经溢出了些奶水,沾得附近的绒毛一缕一缕的。

 

“我去拿奶瓶。”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五条悟给孩子们喂奶,这回却莫名其妙的心率加快,本该是很温馨甚至神圣的场景,阴茎偏偏不合时宜的在裤子里跳动了一下。夏油杰尴尬的趁着反应还不算明显时匆忙起身,悟才刚生产过没多久,黑狼在心中自责,怎么能给他身体再添负担。

 

五条悟看着夏油杰难掩慌张的背影,瞳孔眯成细缝,又低头甩着尾巴逗小雪豹玩,三个孩子相继吃饱,在他们母亲用身躯圈出的温暖领域里互相抬着爪子你推我我推你,玩得挺高兴。抱着消毒过的奶瓶回来时夏油杰看到的就是这样可爱的场景,雪豹喂过奶,正懒懒的趴着,尾巴在幼崽的上方一点一点,引得三只小雪豹直立起上半身去扑那团蓬松。

 

眼见夏油杰过来,孩子也喂完,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动物能吃能睡,玩了一会儿就显出困倦的模样,夏油杰将他们小心的捧在臂弯里抱到专属的婴儿床里,再转头回到床边时五条悟眼睛却莹莹发亮。现下他依然无法变回人形,却不妨碍黏着夏油杰,变成猫科动物后甚至更方便他理直气壮的翻肚皮求抚摸,雪豹沉甸甸的在床上打了个滚,生产前后他肚子都备皮刮掉了绒毛,露出还没长回原样的粉红肚皮。

 

“杰,来帮帮我嘛。”两排饱胀丰满的乳肉也完全暴露在夏油杰面前,随着翻滚的动作还在左右晃动,荡出肉粉色满是奶香的肉浪。

 

雪豹为了繁衍而囤积的脂肪即便在生育过后也没有明显消减,这也是五条悟更喜欢维持本体的另一个原因,想在爱人面前保持最完美的形象。没想到夏油杰对他多长出来的那些肉爱不释手,挤奶时更是堂而皇之的在他肚子上揉来捏去,五条悟又痒又不能躲生怕弄洒了母乳,咬着蓬松绵软的大尾巴可怜兮兮的在忍着,终于等到夏油杰挤满了三个奶瓶。

 

挤奶器刚从乳头上拿走五条悟就毫不犹豫的抬起爪子拍他作乱的手,“我知道自己长胖了,不用你这样提醒我。”

 

“可是我好喜欢悟现在的身材。”夏油杰索性将脸埋进五条悟胸腹的软毛里深深吸豹,吞食咒灵带来的负面情绪和压力迅速得到舒缓,“悟的可爱又变多了一点。”

 

一人一豹相互搂着,或者说是夏油杰单方面趴在雪豹柔软的怀抱里。猫科动物更高的体温透过绵软的绒毛熨帖过来,让人舒服得昏昏欲睡的同时,夏油杰发现自己的鸡巴非但没能在这充满纯洁爱意的温存里平静,反而涨硬得愈发凶猛。

 

连五条悟都感觉到有硬物硌在自己的肚皮上,起先他以为是夏油杰裤兜里揣着的手机没拿出来,他们从孕晚期到产后哺乳都没机会做爱。保护身体等待恢复是一方面,照顾幼崽的疲惫也让五条悟难得没什么思淫欲的兴致,所以直到他明显的感觉到怼着自己的是个柱状体时他才恍然明白那根本就是夏油杰的鸡巴。

 

看着夏油杰逃避似的将脸埋在自己脖颈里,五条悟故作惊讶,“给我挤奶都会发情吗,原来杰是这样的色狼,人家才刚生过宝宝...”边说边做作的身上盛着夏油杰扭动起来,爪子没什么说服力的假装捂住眼睛,对于六眼来说并无实际意义,他依然能看到夏油杰的体温以阴茎为中心迅速的升温扩散。

 

倒是提醒了夏油杰,五条悟生产后刚过两个月,虽然有反转术式修复身体,此时做爱对于他来说仍不算友好。雪豹柔软温热的躯体几乎包裹住人形态的夏油杰,后者良心好不容易压过情欲,正准备下来去浴室自行解决,五条悟看穿他在想什么,尾巴先他一步勾住夏油杰肌肉紧实的腰。

 

“杰是怕弄伤我的话,这样直接做就可以了哦,没关系的,下面已经全部恢复好了。”通常不出意外,他们都是以相同的形态做爱,偶尔夏油杰在肏他时兴奋过头会恢复黑狼的原型,用狼粗长带有坚硬阴茎骨的鸡巴弄得五条悟两眼翻白再被他逼成一只眼泪汪汪的雪豹。直接用人类的鸡巴干已经是雪豹的五条悟还是头一回,体型差距可以让他们爽的同时兼顾产后虚弱的身体,夏油杰被说服了,也因为即将发生的特殊结合而硬得发痛。

 

只有皮毛的雪豹无需脱衣服,仰躺着看夏油杰藏在宽大高专制服下结实肌肉覆盖的好身材逐渐完全裸露,扯下内裤时弹出好久不见的阴茎,五条悟眯着眼睛抬着尾巴去拨弄它,“好像又大了一点?杰怎么背着我偷偷长身体,那身高有变高没有——唔!”话没说完就被夏油杰捧住脸颊,强行阻止了开合的嘴迫使他安静,五条悟维持着半张开嘴的状态和夏油杰对视几秒,忽地伸出粉红的舌头轻轻舔了舔夏油杰的嘴唇和下巴。

 

这回轮到夏油杰不好意思了,但他们婚已经结过孩子都生完三个,这点羞涩来得快去得也快,少年夫妻迅速迈入老夫老妻阶段,所以夏油杰只是松开钳制五条悟禁言的手,改去熟稔的往他下身摸,找那个许久没有好好碰过的雌穴入口。

 

小洞藏在浅浅的银色毛发里,夏油杰的手指抚过它时五条悟哼叫了一声,示意他找对了地方,夏油杰就挪到他身下仔细观察雪豹产后的变化。拨开压下周围保护的短短毛发,藏匿其中的肉穴完全展露在眼前,形状和大小基本没有改变,可见五条悟用术式精心修复过,当初的撕裂惨状已经彻底不见痕迹,夏油杰还是心疼的用嘴唇轻柔的亲吻着那些消失的伤口。

 

双性的雪豹发育的不算成熟,加上五条悟怀孕和分娩时都未成年,生得很艰难,夏油杰陪产时看得满额冷汗。人类和雪豹有生殖隔离,现在夏油杰也不用戴避孕套,和他以后再不让五条悟受生产的罪的决定也不相悖,五条悟被屄口温暖的触感弄得放松而舒适,接着夏油杰用上了舌头,在他批上湿润的舔吻,雪豹喘着气忍着想扭的快感,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嗡鸣。

 

应该并非夏油杰的心理作用,狼族灵敏的嗅觉和味觉无不提醒着他五条悟私处的味道的改变,和未怀孕前的青涩和孕期汁水四溢的腥甜都不同。产后的雪豹因为激素减退,没那么敏感水也不算很多,需要他的丈夫重新二次开发,味道也浅淡却温和成熟得让人着迷,吸引着舌头钻入更深处搜刮。舒服的猫科动物会无意识的抬起屁股,下腹的绒毛紧贴夏油杰的整张脸乱蹭,舌头虽然热,比起雪豹自身比人类高的体温仍显得凉,像一条湿润的小蛇钻进高热的阴道,打着圈扭动还要往更里面滑。

 

雪豹声带单薄,叫起来像只喉咙沙哑的猫,咪咪叫着接受夏油杰的口交,施加在逼里的一点湿逐渐诱发出更多的湿润,花道也在抚慰里慢慢习惯异物的搅弄松懈下来,夏油杰意犹未尽地抬起脸,恋恋不舍的又在穴口前舔,周遭的绒毛都湿漉漉的黏成一缕缕。“里面够湿了...你进来。”五条悟还在大口喘气,没能从细密的快感里抽离,久未经事的甬道也隐隐抽痛着期待起填入的充实饱满。

 

而夏油杰此时却来了耐性,手指按上产后色素沉淀,颜色深红看起来像个熟妇的逼口,“悟准备好了吗?我不插进去也可以,悟舒服了就好。”

 

他不着急,五条悟听了这话却急得火大,原本生产之后就爱胡思乱想,夏油杰自他生完之后迟迟没碰过他,让不安的雪豹先是反思自己是不是身材走形,魅力流失。偷偷在网上搜索过相关词条后甚至怀疑是生出过三只雪豹幼崽的阴道松弛,或是夏油杰陪产时被血腥场面弄出什么心理阴影,完全忽略了夏油杰身为咒术师的强大心理素质——可见怀孕确实有损母体的智力。

 

夏油杰看着雪豹仿佛受了很大的委屈,挥动尾巴打开自己的手,气乎乎的翻过身背对着他趴着,留给他一个愤怒的后脑勺。“怎么了?”夏油杰一时没想通自己哪里惹到了五条悟,总之先去给雪豹顺毛,呼噜声却没有响起,甚至还被凶了回去。

 

哄了半天,猫才冷着脸生硬的推开夏油杰,爪子搭在对方肩膀上倒没有拿开,代表他没那么生气的信号,“嫌我松就直说,不用在这里假惺惺的问我。”五条悟说完就又回身趴着,留夏油杰哭笑不得,他没想到五条悟会想到这一层,也没想到五条悟会对这个在意到这种程度。

 

比起言语解释,此时直接用行动证明更能让雪豹相信,烦躁摆动的尾巴忽然被攥在手里拨到一边,在五条悟反应过来之前,私处猛地传来一阵涨痛刺激先让他忍不住弓起后腰呜咽鸣叫。女花被人类的肉棒贯穿,体型差距的好处之一就是无需再多扩张,夏油杰就能不太费力的径直一枪入洞,而五条悟也不会受伤,疼也很轻微,很快就消退不见。

 

插进雪豹体内,被暖热的媚肉包围,夏油杰故意慢慢耸动着抽送,边操边说悟别担心,我这就看看悟的屄到底有没有松。说得他好像以前肏过雪豹形态的五条悟的逼一样,分明是偏人的话,五条悟却紧张得信以为真,悄悄努力夹紧了阴道口,肉壁也竭力往内缩,生怕夏油杰对他这里的紧致度不满意,以后再不给他吃肉棒。

 

阴茎被咬得越发紧,尽管雪豹本身的雌性器官就相应的要大不少,装下人类的阴茎颇有余裕,自然状态下是很难有这样的包裹感的,夏油杰感觉到五条悟的努力,开始后悔自己玩笑开过火让猫不安。舍不得产后的雪豹还这样辛苦,边顺着他后背因为哺乳营养缺失而略微黯淡的毛皮边在热情讨好的阴道里冲撞顶弄。

 

“咪......!”腰立即往下塌软,屁股积极地往夏油杰鸡巴的方向挺起,夹紧带来的刺激是双向的,五条悟也爽得眼睛不太睁得开。

 

舒爽从被鸡巴猛戳的花道内扩散到周身,五条悟爽利得渐渐顾不得夹紧了,透明的淫水从无法完全堵住的深粉肉洞不断渗出,每次抽插就会磨蹭出很大水声。原来人形态较浅,可以随意插到底顶着宫颈口,现在却宛如置身于一口深不见底的热泉,夏油杰的囊袋已经紧贴着批外的嫩肉,龟头仍离神秘的花心相距甚远。

 

也就激发起黑狼更狂热的探索欲望,操干的力度越来越猛,连沉甸甸的雪豹都被顶得在床上一耸一耸,两只前爪半是为稳住自己半是爽得狠了抓住床单,甚至呼噜着在柔软的床垫里踩奶。耳朵乖顺的趴在头顶,咪咪呜呜的叫唤,快慰和许久没做过的生疏导致五条悟暂时讲不出以前信手拈来的骚话,从骚猫变成乖巧的只会抬着屁股求肏的温顺大猫。

 

甬道被肉棒鞭挞得软烂多汁,夏油杰感到里面不寻常的松软,知道这既是操开了也是生产后的功劳。五条悟能修复好自身伤口,间接让阴道也因为新生的嫩肉变紧致了些,却暂时无法完全恢复到生产前没被三个孩子强撑开扩大产道的程度,夏油杰当然不会因此有丝毫的抱怨或是嫌弃情绪,他插得十分顺畅,为里面柔嫩褶皱的温软吸嘬上头得不行,五条悟变得那么软腻,简直要让人完全陷在里面不肯出来。

 

从背后抱着雪豹动腰,插着晃着夏油杰忽然产生了现在的悟甚至连自己的囊袋都能塞得下的出格想法,在已经迷迷糊糊的雪豹耳边稍一请求,五条悟就嘶鸣着答应了他,好说话到夏油杰心疼。疼惜归疼惜,鸡巴倒是很主动的积极往里插,夏油杰轻柔地拉开雪豹翕动的屄口嫩肉,见五条悟没表现出疼的反应,另一手托着满装精液的鼓胀往里推。

 

呼噜声短暂的停顿一瞬,随后更响亮的像大功率引擎一般继续震个不停,五条悟只觉得花穴里愈发充盈,他其实一直没能被塞满,当然欢迎现在更有实感的纳入。双囊都完整的被逼肉吞下,阴茎在身体里抖了抖,夏油杰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整个进到五条悟体内,感觉好到他需要屏气凝神忍住立刻射精的欲望。

 

囊袋塞进后鸡巴自然也插得更深,夏油杰骑着雪豹,俯身,整个人都覆在了散发着奶香的绒毛和充满肉感的后背里,交媾体验好得不能更好。他抱着咪咪叫着的雪豹尽力往深了操,因难以碰到宫颈而肆无忌惮,在五条悟耳边絮絮称赞着他生完宝宝之后有多迷人,亲昵地又吻又吸他的后脑和脸颊。

 

五条悟忽然开始挣动,夏油杰环抱着按住他时手臂蹭到很多湿润,空气里满溢浓郁的奶香味,心下了然,五条悟这是被他肏到流奶了。“杰...不能浪费......啊...”母性的本能让雪豹霎时清醒了不少,硬是含着夏油杰还在批里深深抵着的鸡巴转了一圈翻过身,奶子朝上避免更多溢出。

 

正在兴头上的黑狼也冷静下来,奶瓶已经装满,夏油杰抚上五条悟涨得挺立溢出白色乳汁的奶头,产生了一些坏心眼。

 

看到夏油杰下床离开时五条悟还以为他是去拿新的奶瓶,谁知他竟然抱着三个小雪豹回来,意图在明显不过地将孩子们放到雪豹袒露的肚皮上,三只闻到熟悉母乳味道的幼崽立刻爬到合适的位置纷纷叼住五条悟的乳头。“正好到了孩子们喝奶的时间,悟的奶水真的好多。”夏油杰面带笑容,爱抚着吃奶的小雪豹的头顶,“真是个好妈妈。”

 

给孩子喂奶没什么羞耻的,但夏油杰还没肏完,在五条悟哺乳途中还要拉着他继续刚刚打断的活塞运动,这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坚挺的阴茎又滑进湿润的花穴时五条悟惊叫了一声,“夏油杰你干什么?!”他压低声音警告在他身体里作乱的黑狼,后者则依然在阴道里堂而皇之地抽送肏起烂红的媚肉,插得五条悟一抖,险些将孩子们摔下肚皮,慌忙去护。

 

“悟都在喂宝宝了,也顺便来喂喂我不可以吗。”

 

“你...不要脸...!哼嗯——轻点顶...孩子要掉下去了......”囊袋一下又闯进慌乱的屄穴里,五条悟爽得同时还要压抑着生理本能,克制自己别抖得幅度太大。前爪围着奶子上嘬吸的幼崽们,夏油杰抽插着在穴里使坏顶他的敏感区的凹陷褶皱,五条悟甚至被带动着奶子也可耻的爽了起来,孩子们纯洁的咬着乳尖吸吮都让快感不断攀升,爽得浑身酥麻。

 

含着夏油杰鸡巴的阴道开始胡乱收绞,由内往外一阵阵失控的抽搐,夏油杰加快了挺腰的速度,从简单的抽送变成完全退出再连着囊袋整个狠狠捅进滚烫的逼里,带出一滩又一波情动的蜜水和雪豹沙哑的嘶叫,“要高潮了吧,悟要小心不要喷到孩子身上哦。”

 

令人面红耳赤的提醒听得五条悟浑身发颤,又是羞愤又是爽得忍不住哆嗦。小半年没体验过高潮的滋味,身体简直被没顶的快感袭卷到疼痛,却只能失措地忍耐等待着彻底沦陷其中失去控制。

 

“把孩子...抱走...!”深处有狂热的潮水呼之欲出的预感越来越迫近,五条悟急得眼里含满泪水,在临界点前绷紧身子忍得直哭。终于夏油杰大发慈悲的抱起三只小雪豹放到一边,五条悟眼见孩子们都躺好了,这才哭喊着瘫软打开身体,夏油杰留在五条悟肉穴里的鸡巴被从花道深处强烈喷出的阴精从头到尾吹淋了十来秒,时间长到他都要以为五条悟尿了,想来是太久没潮吹过,宫腔里攒了太多淫水爱液。总算得以开闸释放,汹涌了好久才渐渐收势,但也淅淅沥沥的半天没停。

 

失神半天,简直小死一回,五条悟从激烈的快感里找回意识时第一反应是先扭头照看孩子们,检查过并没有沾到自己的淫水后松了口气,这才注视到夏油杰整个上半身几乎无一幸免的被他给喷湿了。夏油杰和雪豹面面相觑,抬手抹了把脸,“我都不知道原来悟的水这么多,抱歉,以后会经常帮悟解决掉这些的。”

 

雪豹形态的五条悟不会脸红,于是浑身都烧得厉害,他在夏油杰身下扭动了一下,这一动发现夏油杰居然还硬着,也不知道是射过一次又勃起还是刚刚没射。如果是后者的话...眼看五条悟又开始消沉的胡思乱想,自我怀疑是不是屄穴里不能让夏油杰满足,夏油杰连忙又慢慢耸动腰部。

 

“我想等悟清醒的时候再射给悟,别瞎想。”他在花道里画着圈,往上挺了挺找准位置,坚硬饱满的龟头压在五条悟酸软的一处敏感点里。

 

“啊......”高潮后的甬道媚肉更容易被煽动,余韵拉长,五条悟舒服得呻吟着咬住了自己的尾巴。

 

“既然没办法顶到悟的子宫,就只好先射在这里了。”夏油杰在软热的肉道里冲刺了一阵,闷哼一声,微凉的精液打在五条悟的敏感区,雪豹发出满足的呜咽,完全舒展了四肢接受人类的灌精。阴茎没能进去的地方,精液缓缓流入,生殖隔离的缘故不会孕育生命,纯粹是为了快感。

 

疲软下去的阴茎抽出屄穴,大部分精水都淌到了深处的宫颈,所以没滑出多少,想来过段时间就会被雪豹吸收。情欲寻得出口,夏油杰也放松的变成黑狼的原形,和五条悟贴着额头。

 

“什么时候打算变回人?”黑狼伸出舌头舔五条悟刚刚被眼泪打湿的眼周。

 

“等我恢复原来的体重。”五条悟被他舔得闭起眼睛,“怎么,杰已经迫不及待想睡我的人类形态了吗?”

 

“什么样子的悟我都喜欢,你明明知道。”打理完五条悟的脸,雪豹也热情的回馈给黑狼舔毛,听到后者又说,“不过确实也有这个原因,想抱软绵绵的悟。”

 

“那最近是不行了,让它再休息几天。”五条悟懒洋洋的抬起腿,黑狼会意地钻到他下身帮他舔累坏的花穴。明明是人类的鸡巴怎么还那么会折腾,五条悟小声嘀咕着,下面都累得没力气了。

 

夏油杰听到他的抱怨,拱着有些肿的小洞表达愧疚,“下次会小心温柔的对它的,悟别生气。”雪豹哼哼唧唧的原谅了他,口是心非的开始偷偷期待起下次。

 

【fin】

140 Likes

:heart_eyes:

3 Likes

笨蛋豹豹!:heart_eyes:

4 Likes

爽飞妈妈,裤子飞飞

爸爸妈妈我出生了

2 Likes